大概是去年春天之前吧?我和讓先生瘋狂地愛上了日本料理,也不小心對生魚片開始有些挑剔。

  然而嗜吃生魚片的日子卻持續沒多久,在我們因工去了趟中國後,讓先生的腸胃便開始對海鮮過敏,花了滿常的一段時間調整,也因此戒掉了動不動就想吃日本料理的衝動。

  日子眨眼過了,作為臺灣人最開心的莫過於一年四季隨時都有當季的海產能享用,而不知不覺也來到黑鮪魚的季節了......

  雖然我們都愛生魚片,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我還參不透黑鮪魚的美妙之處,這幾年前前後後也在臺北的幾間店家吃了少少數片的黑鮪魚,卻始終無法將嚐到的味道口感與黑鮪魚該有的威名連結在一起,倒是讓先生似乎以前就和家人去過東港,他曉得也記得黑鮪魚的美味。

  只是近年幾次經驗下來,不管讓先生如何形容,我依然無法想像並結合自己吃到的味道去理解黑鮪魚生魚片(就如同讓先生形容他所吃過唯一一次的美國和牛一樣......)。

 

 

, , , , ,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