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us,降雷=


| 個人網站 | 作者介紹 | 最新出版 | 近期活動 | 小說索引 | M.W.P.P.系列 | 常見問題 |

E-mail:msmoonshine1022●gmail.com(●→@)
網誌小說連載:閉鎖密室】►每週三、五更新         【M.W.P.P.】►獨家連載/暫停
點選書名閱讀 魔法禁止】►每週六上午10:00獨家連載/加密  【惡啊~補習班!】►獨家連載/暫停
新作限時刊載 夜‧魔市】►每週一、四更新

目前分類:散文與作文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高三產物,其實某次國文課的作業的樣子

鬥魚 

一尾閃耀著成功希望的寶藍色鬥魚在水晶魚缸中活力沖沛地游著。

國中三年級,毫無離情的送舊會再次玩起交換禮物的遊戲。高我一個頭、微壯,富有表演慾與不輕言放棄的個性,有如北方大漠駿馬背上,胡人般豪放不羈──這是兩年來,直系學妹給予我的印象──然而,送舊時的她卻低著頭,沉默不語地捧著一只寶特瓶,在會場一隅等候我。

牠像是想衝出拘禁自由的瓶,不斷地以柔軟身軀撞擊瓶壁,這般莽撞如同選擇牠的學妹一樣,活力充沛,意志堅定,又明確地反映出她的性格,卻又天真地帶有一股傻勁。

學妹臉上渲染著寶藍色陰鬱,啞聲接過我手中一小盆開著精巧黃花的仙人掌,迴盪在耳邊淡淡的「謝謝」似乎開啟了什麼,我輕聲關心:怎麼了?悶悶不樂的?不像平日的妳啊。

「我害怕看不見的未來,我感到茫然迷惘。」她啞聲地說,與會場歡騰氣圍差距甚遠──鬥魚累了,疲憊了,牠緩遊下沉,不費力地浮在三、四顆晶瑩剔透的彈珠上方,眼神有些渙散,漆黑如珍珠的目,光芒漸失,牠知道現實有些什麼禁錮著牠,牠本擁有鋼鐵般的意志,原可突破一切困難的堅持陷入迷惘──是不是這個世界上,一定有那道無法逾越的牆?

拍手、鼓掌,三年級的班與二年級的班各推代表上台獻唱,周華健的《忘憂草》前奏響起,小鬥魚擺一擺胸鰭,昂首向上游動,想再一次鬥破這個透明監牢。我將手搭上學妹的肩,我知道她一向喜歡唱歌,尤其是在這種熱鬧的大場面。不用害怕,國三是一個成長過程,我也迷惘過。我笑著說,指指瓶中再次妄想逃離、奔向自由的鬥魚。去做妳認為對且喜歡的事,只要對得起自己,不後悔,就卯起勁力行吧。

陰沉被陽光蓋過,叮叮噹噹的寶藍色魚鱗唱起歌來,她咧嘴而笑,眼神恢復成我熟悉的火炬,我將麥克風遞給她,那活力充沛的小鬥魚跳出半滿保特瓶的海平面,學妹躍上她熱愛的舞台,歡愉地唱起歌來。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三產物,好像要參加某個小品文的比賽吧?忘了。

 

西門 

 

迴游人們,誘引的繁華。 

靜坐藍線出口,磚鋪徒步區上,有所求無所求的遊盪。歌星跳唱,觀眾瘋狂。覓食、尋衣,金錢揮灑,感情放諸,翻騰西門,魚貫而出魚貫而入── 

建城前,日間有牧童前來,入夜餘下纍纍塚墓。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三產物,收錄於某年板中青年(校刊),當年板青文學獎散文組首獎

Run

漫天飛舞的彩帶,一道自天懸下的瀑布,捲起雪花,漾著鮮綠,喜悅激出浪波。如雷的歡呼,沸騰球場滿滿的情緒;亢奮的激情,聚集於劃天而過的小白球,它安穩落入背號十二的外野手手套裡,人們站起,尖叫,哭泣。盼了多年,這夢寐以求的榮譽,總算深深刻於歷史,與球迷的心。

電視前的我早已淚流滿面,掌中溽溼的兩張內野球票,淌著激動的汗水,熱情的血液,與五味雜陳的淚。

我應該在那兒的,與喜悅的巔峰同在,也與妳一同分享……

最後一次的紙條,是妳準備換座位離開時,特地詢問我意見而留的。也許,妳想挽回,但我早狠下決心。記得是個氣溫驟降的星期二,七天未交談的我們,踩著步伐直往教師辦公室拿取老師的物品,當時妳的突然回首,向一位同學使了個眼色──那是什麼?輕蔑、勝利、驕傲、竊笑?我發現,自己不懂妳們的語言,那瞬間的教室,似乎只存活著妳們,而我,僅是孤島上冰冷岩石,不重要、不需要,被遺忘的憤怒交雜多日來的傷痛爆發,我恨著、怒著,與妳一言不發、一路沉默到辦公室,再沉默著返回。那是一個秋意盎然的早晨,我在二樓樓梯口,詢問,長久以來一直埋藏於心的疑問,我忍著不對妳惡言相向,狀似輕鬆地望向窗口,我相信妳會為我解答,會對我真誠,就如過去的兩年一樣。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事?為什麼妳最近對我那麼怪?」

「朋友本來就有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

我們之間連繫著的一條什麼,跟希望的真誠一瞬間崩解,燥熱的火山立刻凍結,我抱持殘餘的火苗,就像童話中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劃下最後的希望。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