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us,降雷=


| 個人網站 | 作者介紹 | 最新出版 | 近期活動 | 小說索引 | M.W.P.P.系列 | 常見問題 |

E-mail:msmoonshine1022●gmail.com(●→@)
網誌小說連載:閉鎖密室】►每週三、五更新         【M.W.P.P.】►獨家連載/暫停
點選書名閱讀 魔法禁止】►每週六上午10:00獨家連載/加密  【惡啊~補習班!】►獨家連載/暫停
新作限時刊載 夜‧魔市】►每週一、四更新

目前分類:【釣刀村】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十三夜 公仔

 

 

星空奔馳,跳入螢幕保護程式的筆記型電腦發出煩躁的運轉聲。

林伊帆無精打采地趴在充當電腦桌的檜木大桌上,黑眼圈包圍的雙眼緊盯著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尖輕輕戳弄倒三角形的黑色小鼻子。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二夜 凶鬼

 

「阿帆啊,要不要跟阿嬤去買菜?」

搖搖欲墜的木板門被敲得砰砰響,昏暗的小房間裡沒有任何回應。

「……那阿嬤自己去買啦。」

門外拖地的腳步聲逐漸遠離,床上鼓起的被單這才慢慢掀開,露出一張憔悴的面容。

那夜過後,林伊帆幾乎足不出戶。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一夜 質問

 

 

林伊帆是被一連串操著閩南語的大嗓門兒吵醒的,搞不清楚狀況的她才剛從床上坐起,脆弱的木板房門已被外頭的不速之客粗暴地拍打,十來隻手同時製造出的「砰砰」聲,一副不將門板搥破誓不罷休似的。

「哎呀,你們不要這樣敲啦,房子快被妳們拆了啊。」

「春美,鑰匙拿來,我們直接進去。」

「阿帆她還在睡,你們就不能等會兒再來嘛?萬一嚇到小孩子怎麼辦?」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十夜 逃亡

 

 

 

女人的長髮柔軟地批垂下來,遮住了大半的面孔,但林伊帆仍能隱約看見她那已變得帶紫灰白色的皮膚,以及懸在嘴外的黑色舌頭。

那個女人,想必已經死了;那個女人,就跟幾個月前,林伊帆在海邊撞見的那名女子一樣,穿著紅衣、留著黑色長髮,身材曼妙而且年輕。

但是這個女人就是那個女人嗎?那個不時闖進她夢裡追逐她的女人嗎?但都過了那麼久,死去女人的身體有可能仍維持這種狀態嗎?還是說……這只是另一個穿著打扮很相似的女人?那這不就意味著,釣刀村三天兩頭就有紅衣女子上吊嗎?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九夜 夜行

 

 

 

林伊帆困惑地坐了起來,側耳傾聽著不斷響起的巨響,在鞭炮炸裂的「砰砰」聲間,隱約可以聽見敲鑼打鼓,還有人們說話的聲音。只是相較於爆竹給人喜氣感,那微弱的鑼鼓卻節奏緩慢到有點哀傷。

「這麼晚了……為什麼有人在敲敲打打?」林伊帆喃喃自語道,到在床上坐了好一陣子,卻遲等不到那些聲響消失,相反的,她覺得那票大半夜製造噪音的始作俑者,好像離她們家越來越近了。

林伊帆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她匆忙地伸出腳尋找隨便扔在床下的拖鞋,穿好後跌跌撞撞地衝出房門,跑向阿嬤的房間。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八夜 夢魘

 

 

 

從前是隻夜貓子的林伊帆,如今變得畏懼黑夜。

當年邁的阿嬤看兩個小時半的長壽劇看到睡著後,就是林伊帆痛苦的開始了。

她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即使入夜仍專注在她的網路世界裡,曾經自己是多麼喜愛夜闌人靜的氣氛,那種無人打擾的寧靜對她而言是種真正的自由;但是現在的林伊帆,只要面對這種可怕的寂靜時,便會忍不住屏住呼吸,疑神疑鬼地側耳傾聽──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七夜 懂事

 

 

 

林伊帆飛快地跑著,就像半個小時前逃離家門時一樣奔跑,只不過這一次的目標和半個鐘頭前相反,即使都是想甩開一些她所厭惡與畏懼的東西……

她像田徑選手般馬不停蹄地奔走,並俐落地撞開老家大門,如跨欄般跳進屋中,再粗暴地闔上門,靠著門板不停喘氣。然後,阿嬤拖著疲憊的腳步,從珠簾遮擋的房間走了出來,老花的雙眼一見到慌張的林伊帆,對孫女的失望頓時煙消雲散。

「阿帆?怎麼啦?怎麼啦?怎麼那麼著急地回來啦?」阿嬤匆忙上前,扶著林伊帆的肩,輕拍孫女的胸膛,後者竟難得地沒有躲開,「阿嬤還以為妳再也不回來了……發生什麼事啦?妳的臉色好難看。」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夜 林投

 

 

厭惡的村莊景貌不停地向後退,林伊帆使勁地向前跑著,距離上一次這樣大步奔跑,已經是在日本學校上體育課的事了,她其實很討厭跑步,應該說全世界的運動她都不喜歡,但如今,如果不停地跑,就能夠逃離這個噁心的釣刀村的話,她不介意做些自己不願意的事。

破爛的紅白拖鞋忽然斷裂,林伊帆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停下腳步的她怨恨地瞪著沾染髒污的雙腿,索性踢掉腳上的紅白拖鞋,赤著腳踩在因為天氣炎熱乾燥而變得堅固乾澀的泥土地上,然後再度邁開大步。

林伊帆不停地跑著、不停地跑著,彷彿身後有人追趕的她一樣,但實際上,釣刀村那些討人厭的老年人根本追不上她,他們就像林伊帆腦裡所認知的其他老年人同個樣,最會的就是出張嘴、說些自以為很有道理的話、數落別人貶低別人,一副好像多了不起的模樣,用點年輕人的詞彙來形容就是「打嘴炮」,其實他們心裡比誰都還要自卑……

林伊帆是這麼想的。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五夜 崩壞

 

 

「來啦,阿帆,」阿嬤拿起扔在一旁的雪紡上衣,溫和地走近林伊帆,「把衣服穿起來,不然會感冒啦。」

「妳為什麼要帶那麼多人來看我出糗?」林伊帆頭也不回地冷聲問道,阿嬤愣了數秒,連忙辯解。

「阿嬤只是擔心妳啊……」

「擔心我就可以突然把我的門打開,讓全村看到我的裸體嗎?」林伊帆有點哽咽地問。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夜 視訊

 

 

「安安……哇喔,妳好漂亮、好可愛喔。」胖男的聲音十分難聽,「好幸運能碰到妳。」

「我也是啊。」林伊帆嬌聲笑著,她撩了撩頭髮,露出頸項與鎖骨,她看見胖男吞了口口水。

「我喜歡你的衣服。」胖男色瞇瞇地說,林伊帆猜這個人一定正死盯著她的胸前,她故意又傾了點身子。

「這樣子會不會好一點?」林伊帆挑逗地問。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夜 尋找

 

 

林伊帆很少出門,雖然釣刀村很小,空氣和自然景觀也還算好,但她實在不喜歡出去晃晃。 

原因之一,這裡只有爛雜貨店,其他什麼商店都沒有;原因之二,在村裡她沒看過半個與自己年齡相仿,或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原因之三,很莫名其妙地,幾乎全村的人都認得林伊帆,她討厭被陌生老人指指點點的感覺;原因之四,村子裡有票無所事事的老頭子,總是用一種猥褻的眼光打量她,還會拄著拐杖、若有期待地故意經過她家門口。 

「一群都快進棺材的死老頭!老不修!變態!」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夜 首月

 

「釣刀村」,一座靠海、自古以來一直靠漁業為生的小村子。然而隨著附近鄰海鄉鎮興建港口的關係,這個人口總數不超過百人的小漁村也漸漸沒落了,討海人遷移到漁港、經商者搬去大城市、年輕人紛紛離開釣刀村,到外面的世界打拚,很快地,釣刀村內只剩下無助的老弱婦孺。

村內到處都是紅磚褐瓦搭建的古老閩式傳統住宅,放眼望去全是只有一層樓高的低矮平房,村裡有些道路遲遲未鋪上柏油,一遇大雨便滿是泥濘,而村中的小孩們就會開心地到泥地裡打滾。這裡雖然有一些田、一些果園、菜園,但規模全未大到足以銷售至外地,而且多半是村民們自給自足還尚不足的情況。這裡沒有便利商店,只有一家什麼都有什麼都賣的破舊雜貨店,聽說那個癡肥的老闆娘是村中僅次於村長的有錢人。

林伊帆很難想像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在臺灣還有這種未開發的高齡化村子,她總覺得自己好像誤入的時光隧道,回到了四五十年前的鄉村。

只有打開電視時,看到熟悉的藝人與綜藝節目,才讓她有種沒跟社會脫節的感覺。

在釣刀村裡,時間過得很緩慢,也許是林伊帆總是無聊的緣故吧?或者是長期住在都市裡,早已習慣步調快的生活導致?以致於她看見阿嬤緩慢的一舉一動,總是會不耐地火氣直升。即使阿嬤是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林伊帆始終無法和這名老人親近。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夜 歸來

 

「來啦,阿帆,這間是妳的啦。」

阿嬤用不標準的國語大聲說道,濃厚的閩南語腔調令林伊帆忍不住皺起眉頭。

梳著兩條長馬尾的她,小心翼翼地順著阿嬤滿是皺紋的老手看去,她微微抖動地指著那個烏漆媽黑、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

「黑成這樣,什麼都看不到。」林伊帆不耐地抱怨。

「啊,燈在這裡啦,拉兩下就開啦。」阿嬤慢慢走入黑暗,啪答兩聲響起,天花板垂掛的日光燈管開始閃爍,數秒後,簡陋的臥室便出現在她的眼前。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