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us,降雷=


| 個人網站 | 作者介紹 | 最新出版 | 近期活動 | 小說索引 | M.W.P.P.系列 | 常見問題 |

E-mail:msmoonshine1022●gmail.com(●→@)
網誌小說連載:閉鎖密室】►每週三、五更新         【M.W.P.P.】►獨家連載/暫停
點選書名閱讀 魔法禁止】►每週六上午10:00獨家連載/加密  【惡啊~補習班!】►獨家連載/暫停
新作限時刊載 夜‧魔市】►每週一、四更新

目前分類:[vol.1] 莫名其妙開始舉辦的惡鬼檢定考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第十課 從天而降的白衣者不一定都是天使 =


    

「唐芯苗,這裡有些萬用治癒藥。」九皇收起冥判筆,左手仍摟著我不放,空出來的右手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一個裝了蜜色液體的玻璃瓶,就像前幾天祭泠幫我擦的那個一樣,「趕緊抹上傷口。」

「好……」我伸手要接過那個玻璃瓶,頭部突然一陣暈眩,身體又不自主地癱到九皇身上。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第九課 檢定考二夜:小心市內所有突然開幕的鬼屋 =


    

原來自己的身份不是考生時,考試這件事感覺上就不算人生中什麼重大事件了。

昨天晚上監考六小時的檢定考下來,我突然有了這樣的感觸。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第八課  檢定考首夜:被抓到作弊就等著被滅魂吧=

    

 

就在我還摸不著頭緒時,門外傳來電梯抵達樓層的「叮」聲,亭佳學姐匆匆忙忙地拉著霜輪的手衝到櫃臺裡,手忙腳亂地抓住那張巨大簽到表的邊緣,毫不溫柔地將它一把拉了起來,紙的氣味、紙張凹折到發出的聲音,都在電梯門完全敞開飄來怪聲和異味時,被掩蓋過去了。

「快點,攤開!舉起來!反了、反了,轉一邊,嗯對,就是這樣,舉起來!」亭佳學姐指揮著,我們三人一字站開,正好符合簽到表的寬度,「好,脫掉鞋子,站到櫃臺上。」

「啊?」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第七課  不管啥時考試學生都不能有異議=

    

 

 

 

我在冰箱裡翻找到一罐幾天前還沒開瓶的含糖綠茶,洗了老爸的馬克杯和客用玻璃杯,注滿蜂蜜色的綠茶後小心翼翼地端了出去。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第六課  別把成為吸血鬼獵物這事想得太過夢幻美好 =

    

 

 

 

看著公司派下來的粉紅色手機,蓋子上發亮的小巧LED燈排出「二十三點整」的阿拉伯數字。渾身痠痛的我嘆了口氣,傾斜身子讓背部完全陷入立銀大樓一樓大廳的舊沙發裡,即使它硬梆梆的一點都不舒適。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 第五課 莫名其妙開始舉辦的惡鬼檢定考=

    

 

「芯苗?芯苗?」

隱隱約約中好像有什麼人在叫我,還一直搖晃我的手臂,雖然我很想醒來,但是春天太陽照在身上實在太溫暖,我好想繼續在夢境裡遊走──

「……冰封的王者已經可以往來夢的境地……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第四課 來自小島的魔寨補習班使者=

    

 

 

「『蝕目』,那是樊判『寄體魔器』的名稱。」

祭泠收回冰冷的手問道:「苗苗,你對魔器瞭解多少?」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第三課 就算成群結隊坐電梯還是會遇到變態殺人魔=

    

 

 

吸血鬼!」

我的腦海完全被這三個字外加一個驚嘆號給佔據,然後霜輪跟阿傑剛才才講的那個什麼變態殺人魔的東西,一古腦兒地全攪和成一團瘋狂旋轉著。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第二課 新學期新氣象什麼都是新的、還有新同事=

    

 

 

「等一下、等一下!」我瞄了眼管理員慶伯,幸好熟睡的他沒被岳霜輪三八兮兮的吼叫聲吵醒,不然我可不知道要掰什麼樣的理由解釋了。我一把拉住岳霜輪的手腕,阻止她拿著竹掃帚危險地四處亂甩,「講了老半天妳還是沒回答到我的問題啊!」

「有啊!」岳霜輪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第一課 新學期、新氣象、什麼都是新的 =

    

 

 

我侷促不安地坐在這個跟我家廁所差不多大的狹小房間裡。

我坐在一張木頭小板凳上,身後就是出入這個房間唯一的門,只要門一打開,我的背部就會受到門板的重擊。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楔子 =

    

 

 

「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對很多人來說,在他們的一生裡,這句話永遠是個問句,直到生命終結躺進棺材時,仍無法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對很多人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