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二章 斜角巷的布萊克


   雖然那兩張羊皮紙詹姆已經看了不下數百次,裡頭的內容可以半個字母都不漏地從頭默背,就連從尾巴倒背回去也不是問題,但詹姆就是會把那兩張羊皮紙安安穩穩地保存在淡黃色厚重牛皮紙信封內隨身攜帶。這幾天來,他最常做的事除了背誦以外,就是仔細看著信紙,然後不停吃吃竊笑。

  『真無聊!』包曼也養成一種習慣,他只要看到詹姆就會冒出這句話──包曼長得跟詹姆很像,只是沒有近視,黑髮也不會像詹姆一樣亂,但他總愛抹些美髮魔藥製造出油膩膩雜草般的亂髮,每回自霍格華茲回來他總會換種髮色。今年暑假他頂著蘋果般刺眼的綠髮,波特太太整個夏天都想剪掉那把礙眼雜草。包曼也沒有詹姆臉上散發出的聰明與幽默,冷靜下來的包曼並沒有他外表來得狂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自尊心過重,撇除熱愛音樂和搞怪髮型後,包曼嚴肅到讓人覺得難以相處。

  『你收到時不也把它放在四角褲裡隨身攜帶!』詹姆輕鬆地說,低頭望著第一張羊皮紙──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

  (巫師國際聯邦梅林勳爵士團第一級大魔法師,巫師協會會長,最高獨立異議人士、英格蘭巫師十柱球戲聯盟最高榮譽顧問。)

  親愛的波特先生:

  我們很榮幸能在此通知你,你已獲准進入霍格華茲魔法與巫師學院就讀。隨信附上一張必要書籍與裝備的清單。

  學期預定九月一日開始。我們會在八月二十五日前,靜候你的貓頭鷹帶來回音。

                          你誠摯的副校長奧莉薇亞‧哈維


  『我入學了……八月二十五日。』詹姆想著,記得結束『訓練營』(實際上是樂團練習)的包曼一回到家,知道詹姆收到入學通知單後,兩眼瞪大一把搶走他的入學通知信,隨後跳到沙發上尖起嗓子,隨口編出〈我的弟弟是巫師〉這種怪歌,當然惹來波特太太的一頓罵,兩人還在屋內上演追逐戰,那時他爆笑的表情活像一尾缺氧的金魚。

  『可是今年的入學信怎麼這麼晚寄呀?』當包曼恢復正常,安穩坐在沙發時,他轉向波特先生問道,『開學日是九月一號,八月二十五日前回寄貓頭鷹郵件不會太晚嗎?我記得我入學時是七月三十一日前回信耶。』

  『霍格華茲方面尚未做出說明,《預言家日報》倒是早早替他們下了假設。』波特先生將《預言家日報》攤開扔在桌上,頭版照片裡一位有著長長銀髯的老巫師,左右手各搭在一名面色沉重的女巫肩上,那兩位女巫緊握著彼此的手,包曼拾起報紙細讀:

  霍格華茲副校長鬧雙胞 鄧不利多惹惱新生家長

  新生未收到入學信 家長怒稱:『十五年老糊塗?錯把龍鬚作網補』


  〈本報記者愛波‧鬥芮報導〉二十日上午八時,四十名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一年級新生家長帶著自家小巫師,紛紛來到倫敦魔法部大廳靜坐陳情。這些家長表示,家中孩子天天期待著進入霍格華茲就讀,但夏天幾乎要過完了卻遲遲未收到入學信,不少魔法家族都以為家中出了個爆竹。此外霍格華茲的副校長在日前才做出最後確認,由原副校長奧莉薇亞‧哈維繼續接任,原呼聲較高的變形學教授麥米奈娃,則代表英國變形學學術協會出席『二十世紀全球變形學術研討會』。

  二十日上午八時魔法部大廳擠滿了來向魔法部陳情的霍格華茲新生家長,據瞭解今年霍格華茲新生入學通知信,竟然於八月初才緩緩寄至各個巫師家庭手中,霍格華茲創校以來入學通知總是會在七月中旬寄發,今年引發如此缺失,讓所有家長們不敢相信。『鄧不利多從一九五六年接任校長至今,哪年沒有搞出紕漏,這讓我們這些家長怎麼還敢將孩子送進霍格華茲呀?』家中長子今年入學的渥波嘉‧布萊克夫人忿怒地表示,『「十五年老糊塗?錯把龍鬚作網補」,鄧不利多真是愈老活得愈回去了!』魔法部長宙斯‧威樂希的兒子也是今年新生,二十日晚間部長接受記者專訪時沉重地表示,校方人事問題處理應該更有效率點。『學生們是無辜的,不該因為校方內部的問題影響學生們的權益。但是家長們也不該到魔法部來陳情抗議,畢竟霍格華茲校內之事,魔法部無權干涉。』

  入學通知信誤點寄發的原因究竟為何,校方直至記者截稿前仍未給予回應。但據不願透露姓名的霍格華茲董事會成員指出,早在今年五月時,校內即因為教職員人事異動無法協調,引發一連串的爭議與口水戰,甚至在七月初發生了副校長鬧雙胞的嚴重疏失。『大家試著想想看嘛,如果妳是麥米奈娃,早上一起床就收到校長的貓頭鷹,要妳快點進駐副校長辦公室,可是妳帶著家當走進去時,哈維夫人卻睡眼惺忪地問妳發生了什麼事……這像話嗎?』不願透露姓名的董事會成員表示,『而副校長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寄發入學貓頭鷹呀!鬧了雙胞當然會害孩子們收不到信嘛!』

  一位霍格華茲資深教職員工向本報記者透露,實際上原副校長哈維夫人一直覬覦著校長職務,但是專業項目為飛行學的哈維夫人無法在學術界立足,因此校長鄧不利多渴望由同樣是變形學教授出身的麥米奈娃接任副校長,霍格華茲內的權力鬥爭戲碼漸漸浮上台面。『現在走在走廊上,都要當心其他教職員逼問「你是鄧派的還是哈派的」,沒想到霍格華茲會變成這樣,葛來分多、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和史萊哲林地下有知,絕對會抱頭痛哭吧。』資深教職員工哀傷地說。

  不過日前變形學學術協會已公開表示,麥米奈娃將代表協會出席為期兩年的『二十世紀全球變形學術研討會』,期間麥米奈娃將暫停霍格華茲內中低年級的變形學課程,僅擔任高年級『超勞巫測變形學班』的教授,而中低年級課程則由同樣是資深變形學教授的伊拉貝拉‧費格擔任。至於副校長一職仍由原副校長奧莉薇亞‧哈維繼續接任。


  下一秒包曼又擺出『缺氧金魚臉』,接著將報紙捲成一團,跳到沙發上又唱又跳地罵起《預言家日報》記者。

  『《預言家日報》不該這麼說鄧不利多,他是當代最偉大的巫師,我想會延誤寄信絕對是有其他的因素,不會像報紙所說的這麼簡單,』波特太太用她戴著龍皮手套的手對準包曼的綠鳳梨頭狠狠一打後,溫柔地向詹姆與眨巴大眼的海茵西絲解釋,『鄧不利多是那種會排除萬難,想盡辦法幫助任何擁有才華的孩子入學的人,包曼,你應該知道海格吧?那個鑰匙管理員。』

  『當然知道。』包曼捂著傷口嚴肅地說,『魯霸‧海格人是很好,但是常常給鄧不利多教授添麻煩,上學期開學宴他還坐壞了教職員餐桌咧。』

  『教職員餐桌?』詹姆瞪大眼睛興奮地問,『他怎麼辦到的呀?他是大力士嗎?』

  『喔,小詹姆,嘖嘖嘖……』包曼對弟弟眨眨眼睛,『海格他呀……不算是一名「真正的巫師」。』

  『什麼意思啊?他出身於麻瓜家庭嗎?』詹姆皺起眉頭反問。

  『他很特別,』波特先生接替包曼的話,『不過,鄧不利多還是讓他入學了。我是很贊同這樣的,教育本來就不該有不平等的分別。』

  『鄧不利多教授就是這樣我行我素,才會讓人對他有不同的評價,他遲早會惹上麻煩的……哎呀!』包曼又想跳上沙發演唱〈海格的故事〉時,波特太太索性抓了把黏答答的藤蔓給他,而他因此被藤蔓狠狠地『咬』了一口,波特太太推著親愛的大兒子步入她最疼愛的溫室,包曼臉上自然又擺出『缺氧金魚臉』。

  詹姆一想到這兒又開始笑。

  『你笑夠了吧──你笑夠了吧──你從上路到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笑啊!你笑夠了吧──你笑夠了吧──你不知道你的行為會讓「麻瓜」起疑嗎?』包曼不高興地吼唱道。

  『噓,』海茵西絲趕緊用手肘撞撞包曼的肚子,低聲地警告,『不要唱啦!司機先生在看我們了……笨蛋。』

  包曼氣嘟嘟地哼了一聲,詹姆總覺得包曼對海茵西絲比對他客氣很多,包曼每次數落詹姆都毫不留情,而海茵西絲數落包曼時也相當不留情,可是包曼卻不會跳起來又唱又罵他的妹妹──這或許是因為海茵西絲長得和他們母親很相像的關係吧。

  詹姆、包曼、海茵西絲,以及他們的父親,奧古斯汀‧波特,現在正坐在一輛開往倫敦的麻瓜計程車上,剛才包曼突然大吼一聲,惹來麻瓜司機白眼。詹姆和他的兄弟姊妹三人坐在後座,包曼和海茵西絲自從上車後便一直吵個不停(因為『希望』被塞在她的背包內,不知道為什麼包曼一直為此發牢騷,還編了首〈希望放在口袋〉的怪歌),不過他們的父親卻在前座安穩地睡著。

  詹姆掏出第二張羊皮紙頭,上面寫滿一大堆書籍和用品,詹姆也早將它們背得滾瓜爛熟(『如果我寫的魔藥學書籍也能背得一樣熟就好了。』他的母親說)。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制服

  一年級新生將需要:

  1.三套素面工作袍(黑色)

  2.一頂白天戴的素面尖帽(黑色)

  3.一雙防護用手套(龍皮或類似材質)

  4.一件冬天穿的斗篷(黑色,銀釦銀帶)

  5.一套正式場合所穿的禮袍

  請特別注意,學生所有衣物都應縫上名牌。

  學院徽章在分類完後當天晚上,會由校方縫上。

  課本

  所有學生都應準備下列用書:

  《標準咒語》(初級),米蘭達‧郭汐客著

  《魔法史》,芭蒂達‧巴沙特著

  《魔法理論》,阿達柏‧瓦林夫著

  《變形世界大門──從小開始》,提基凡‧瑞斯達著

  《魔法藥草與蕈類》,凱薩琳‧波特著

  《大釜、瓶子與魔藥》,凱薩琳‧波特著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扭特‧卡曼德著

  《面對黑魔法:你該如何自保》,費茲羅瓦德‧天上著

  其他設備

  魔杖1

  大釜(白蠟製,標準尺寸二)1

  玻璃或是水晶小藥瓶1

  望遠鏡1

  黃銅天平1

  萬用銀製小刀1

  學生尚可攜帶寵物(如:一隻貓頭鷹或一隻貓或一隻蟾蜍),嚴禁攜帶有毒及危險的奇獸(如:毒蛇、毒蠍)。

  在此特別提醒家長,一年級新生不得擁有自己的飛天掃帚。


  詹姆從不知道他母親所寫那些『無聊到極點』的魔藥書,居然會是霍格華茲的課本。但也拜他母親之賜,像是大釜、小藥瓶、黃銅天平、小刀等用品家裡多的是,不需要另外花錢去買。至於剩下的,就只有『斜角巷』才買的到了。

  他們正前往斜角巷,包曼即將升上三年級,而海茵西絲是想帶希望到『奇獸動物園』檢查一下,那隻胖胖球最近有點嗜睡。原本波特太太要陪著這些孩子一起出門的,但是臨時有隻貓頭鷹派信,說是新書出版發生了小問題,所以他們的母親便沒一塊兒上路──這讓所有的孩子都鬆了口氣。

  詹姆盯著車窗外,那些來來往往的麻瓜,以及一幢幢房屋、一件件麻瓜用品。詹姆對麻瓜並不排斥,他和他的父親一樣很喜歡麻瓜的東西,包曼說這種怪行為一定是遺傳到他們的蓋比爺爺(『記得他後來從麻瓜的「灰雞」上摔下來吧?他還以為那是麻瓜新發明的飛天掃帚!』包曼不以為然地說)。

  『啊,司機先生,在這裡停車!對,就是這裡!』海茵西絲尖聲叫道,一面搖醒前座的波特先生,『爸比,我們到了喔!』

  計程車停在一條熱鬧非凡的麻瓜街道上的大書店前,波特先生算完麻瓜鈔票,輕鬆地將錢塞給司機,便領著三個孩子下車。他們的目的地不是那家大書店,也不是旁邊客人絡繹不絕的唱片行,而是夾在它們之間一棟狹窄、破爛的小酒吧,詹姆小時候來過這裡幾次。

  『好,到哪兒啦?』波特先生把麻瓜錢收好高興地問。

  『破釜酒吧!』海茵西絲喊道,『多麼有名的地方!』

  『我們最好快點進去,我下午得到法蘭克家──你們知道的,他是葛來分多的新級長,我跟他有點事要談,我可不希望遲到。』包曼趾高氣揚地說。

  『是是是,大忙人。』詹姆小聲地回應。

  他們走進酒吧,雖然這裡看起來很黑暗寒酸,但是客人卻多的不得了,尤其是一大群批著霍格華茲斗篷的學生以及陪同的家長們,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客人:三名老巫婆偎在牆角不斷地比手劃腳,她們指著一隻有小嬰兒這麼大的美洲水鼠;十來位鄉下小女巫擠在吧台邊,吱吱喳喳地炫耀自己的戰利品,一名骨瘦如柴的老酒保忙著把一小杯一小杯的白蘭地分給她們,但那老酒保一看到波特先生便笑著點點頭,差點翻倒了白蘭地。

  『嗨,湯姆,一切都好吧?』波特先生笑著說。

  『是的,奧古斯汀,還是老樣子,每年這時候一定湧入一大群人潮,』老酒保說,他是湯姆,破釜酒吧的老闆,此時他的目光快速掃過包曼、詹姆和海茵西絲,『帶孩子出來玩嗎?』

  『我的二兒子,詹姆,』奧古斯汀把詹姆拉到一旁,用力地拍拍他的肩,『要上霍格華茲囉!』

  『真不錯,這孩子一定會有非凡的成就。』湯姆回應,詹姆突然覺得四周空氣變得非常清新。

  『噫,先生,』吧台前一名小女巫尖聲指指波特先生,『那是不是奧古斯汀‧波特哩,先生?』

  『是的。』湯姆簡要地回答。

  『疾駛的蛇髮妖怪噫!我居然忘了帶那筆來哩!』小女巫尖叫道,她的同伴們紛紛掏出羽毛筆、羊皮紙、或是才新買的書等等,一窩蜂衝到波特先生面前。

  『先生,請幫我簽名哩!』

  『先生,我也是哩!』

  『先生,我很喜歡你哩!』

  『波特先生,不知你有沒要復出哩?』

  詹姆被人潮擠到一旁,他看看也被擠開的海茵西絲,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海茵西絲聳聳肩,然後低頭忙著將希望從背包放出來讓她透透氣,包曼在旁不高興地打量那些女巫,此刻的神情活像他的母親。

  波特先生高高瘦瘦的,有頭需要抹很多美髮魔藥才能變整齊的黑髮,他是個熱心又樂觀的巫師,也是著名魁地奇用品公司『冠軍之鑰』的老闆。他原本是名魁地奇球員,還代表英格蘭參加過世界盃,但他不太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老爸退出球隊──好像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吧,當時詹姆年紀很小,記不太起來,他只知道是很恐怖的意外,連在家中也很少有人會提起這件事。

  但奧古斯汀‧波特對魁地奇的熱愛還是不變。

  在波特先生接受完最後一位女巫的獻吻後,他們才緩緩踏進破釜酒吧的後院,那裡被圍牆環繞,除了雜草和垃圾桶外什麼都沒有。不過詹姆知道,在倫敦的破釜酒吧隱藏了一個通往熱鬧的巫師巷道──斜角巷──的入口。

  『好,我的魔杖呢?』波特先生開始在自己的麻瓜衣服上摸索,看來剛才那小型簽名會讓他有點昏了頭。

  『讓我來吧。』包曼冷冷地盯著父親鼻頭上的唇印,並掏出腰際的魔杖走上前去。

  『就讓包曼來吧。』波特先生笑著說。

  『愛現。』詹姆和海茵西絲小聲地嘀咕。

  包曼的魔杖在牆上輕輕敲了三下,那面牆開始蠕動,慢慢出現一個洞,然後那牆就變成一座拱道,映入他們眼中的是一條蜿蜒但寬大的圓石路,在他們走過拱道後,拱道又變回原本的牆。

  『我們先幫小詹姆買一根屬於他自己的魔杖吧,』波特先生說,『到奧利凡德去,動作快點──剛才耽擱了點時間。』

  『我贊成,』包曼說,『只希望詹姆不要拖拖拉拉的。』

  『好啦,每次都是我。』詹姆忿忿不平地說,『你怎麼不待在家裡唱你自己的歌!』

  斜角巷每家商店幾乎擠滿了人潮,他們走過藥店,一大群霍格華茲學生在那邊大聲地喧嘩(『顛茄精油為什麼要漲價呢!這樣我就不能多買一點惡作劇玩意兒了啦!』『什麼都好貴,蠱肺一盎斯要賣二十西可!這真是天價!』『魁立教授的瘋病又犯了,買什麼雙角獸角粉……』),在他們路過一家櫥窗擺滿飛天掃帚的店面時,一位店員大聲地朝波特先生喊了聲『敬禮』,店中所有店員甚至顧客全都朝他們行舉手禮,惹得包曼、詹姆和海茵西絲哈哈大笑。然後,一棟高聳的白色建築出現了,那是著名的巫師銀行『古靈閣』,裡頭有許多妖精,地下銀行內還有龍,不過波特先生並沒有走進去,看來他身上已經帶了足夠的巫師錢幣。

  『到啦,「奧利凡德」,優良魔杖製造商,創立自西元前三百八十二年!我們快點進去吧!』

  波特先生推開一家既小又簡陋店面的店門,詹姆以前來斜角巷時從未進去過,他看見櫥窗內躺了兩根孤獨的魔杖,接著被極度不耐煩的包曼推進店內。

  一進門,便可見到整整齊齊,堆到天花板的長盒子。

  『那裡面大概都裝著魔杖。』詹姆心想。

  這家店內如同它外觀看來一般狹小,此處沒有其他店來得熱鬧,除了一個老男人外,就只有一位穿著黑色高領袍子的長髮小女孩。老男人看見詹姆一行人走了進來,彎腰低聲和那小女孩說了幾句話後,便走向波特先生。

  『早上好,波特先生,』老男人說。

  『早上好。』波特先生笑容可掬地答道。

  『樟木,十一吋長,裡面有著鳳羽,揮起來有股淡淡香味。』奧利凡德先生說。

  『沒錯!』波特先生說,『這次來是為了替我的兒子找根新魔杖。』

  『難道他對那枝特別的八吋白色樺木魔杖,內有鳳凰尾羽──有什麼不滿嗎?』奧利凡德先生毫不留情的說,水亮亮的無色眼睛轉向包曼,讓包曼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做出缺氧金魚臉。

  『不、不,是我的二兒子,他九月要上霍格華茲了!』波特先生驕傲地鼓起胸膛。

  『喔……收到信了,是吧?』奧利凡德先生把注意力放到詹姆身上,詹姆突然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奧利凡德先生,我決定好了。』那名長髮女孩說,她的聲音很清靈,但不帶有一點感情。

  『波特先生,先失陪一下。』奧利凡德先生走回那女孩身邊,『讓我瞧瞧,是哪個?』

  那女孩指著一只放在最底層的盒子,等著奧利凡德先生替她拿出來。詹姆仔細的觀察那女孩,她有頭長到腰際的黑髮(自然不像詹姆那樣亂翹),她的瞳仁是難得一見的紅色,那女孩看起來跟海茵西絲差不多年紀,身高也高不了多少,但她散發出一股令人恐懼、冷酷無情的感覺,漂亮的臉蛋微微能感覺到她不只是個小女孩,而是遇過很多大事──或是說,她是個變成孩子模樣的成年女巫。

  『喂,詹姆,』小海靠到詹姆的耳邊低語,『你不要一直看她啦!你不覺得她看起來有點怪怪的嗎?』

  那女孩猛然朝詹姆和海茵西絲一瞪,他們倆差點沒嚇得摔倒在地。那女孩彷彿聽見了他們兩人的耳語,這一瞪嚇得詹姆跟小海趕緊走到波特先生身邊,不再去看那名令人恐懼的女孩。

  『嗯……十三吋長,黑檀木加上鳳凰羽毛……孩子,這鳳羽很特別……是隻黑色鳳凰的尾羽……嗯,力量很強大……好吧,試試看。』

  奧利凡德先生將那根黑色帶有點暗紅紋路的魔杖交給那女孩,女孩輕輕一揮,整個屋內便降下花雨。

  『不錯……』奧利凡德先生接回魔杖,把它放進盒子內,用張紫色的紙包起來。

  『多少錢?』女孩問道。

  『十個金加隆,孩子。』

  女孩從口袋中摸出十個金幣交給奧利凡德先生,點點頭,走到一旁擱在地上的紙袋子,將魔杖也放進去,然後提起紙袋,大步地擦過詹姆身邊,推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那個女孩也是新生嗎?』波特先生忍不住問。

  『是的,她很特別……』奧利凡德先生簡要地說,然後掏出長捲尺,問詹姆說:『你的魔杖手是哪一隻?』

  『右手。』詹姆憂心忡忡地回道。

  『請把手抬起來,』奧利凡德先生開始測量詹姆的肩膀到手指的長度,然後是手肘手腕,過了一會兒,奧利凡德先生開始到旁挑出數枚盒子,並把它們集中放在一起,那捲尺則自顧自地量著詹姆的頭圍。

  『你剛才說那女孩很特別?怎麼個特別法?』波特先生看著詹姆和捲尺說。

  『魔杖挑選了巫師,波特先生,我總是那麼說……』奧利凡德先生敏捷地爬上爬下,『但那孩子不同,她可以選擇自己的魔杖,這原因我並不清楚。是的,波特先生,我跟你有一樣的想法,她極有可能是那個家族的孩子,也是最後一個那個家族的人……但是她並不是姓那個姓氏。』

  『那個家族?』詹姆心裡冒出了幾個問號,『什麼家族那麼偉大啊……』

  『但願她能好好善用那根魔杖,』奧利凡德先生說,他拿了最後一個盒子,『這樣就行了。開始了,波特先生。』

  捲尺應聲掉落,詹姆接過奧利凡德先生手中的魔杖。

  『胡桃木與龍的心弦,八又二分之一吋長,適合下符咒。』奧利凡德先生說,『揮揮看。』

  詹姆照著剛才那女孩的動作揮舞魔杖,心想會不會屋內也下起花雨,或是雨蛙雨──但奧利凡德先生馬上奪走魔杖,詹姆還來不及抗議,右手又被塞進另一根魔杖。

  『特殊的組合,冬青木與鳳凰尾羽,十一吋長,柔軟且順手。』

  詹姆手還沒舉起來,奧利凡德先生馬上說:『不行不行,那這個呢?杉木與獨角獸毛,九吋。』

  『哎,』詹姆才摸了一下魔杖,奧利凡德先生又拿了一根魔杖給他,『若用錯了魔杖,施法時會大打折扣的,波特先生──相思木,十吋,裡頭有龍的心弦,很有彈性。』

  詹姆不耐地揮了一下,奧利凡德先生又把魔杖搶走,詹姆心中暗暗罵道:『真囉嗦的老頭子,難怪店會那麼破,下一根再不行就跟你翻臉。』

  『波特家還是適合鳳羽:十吋的檜木與鳳羽,揮來會有咻咻聲。』

  詹姆敷衍地揮了揮,魔杖當然又被收了回去,他一臉不悅地看看他的爸爸,波特先生竟然對他豎起大姆指,詹姆不解地又接下下根魔杖:柚木與鳳羽,七吋──然後又是一根:鳳凰木和鳳羽,八吋,直且堅硬──然後又有下一根:榆木與鳳羽,六吋,彎曲且柔軟。

  『別擔心,我們這裡一定有適合你的魔杖。』奧利凡德先生說完,就在地上那堆盒子間找尋目標認真地思索。

  詹姆極度不悅地來回踱步,一不小心被一個盒子絆了一下。他匆忙撿起那個盒子,深怕裡頭的魔杖有所損壞(雖然他很不爽挑個魔杖挑那麼久,但詹姆還是有點怕這位奧利凡德先生),他打開盒子──拿出魔杖──

  『桃花心木魔杖,為什麼不行呢?十一吋長──對啊,質地柔韌,相當適合施展變形術,雖然力量稍強了點……揮揮看啊,波特先生。』奧利凡德先生認真地說,詹姆驚嚇之餘稍稍揮了揮魔杖,魔杖頂端冒出紅色和金色的火星,並且變出一隻羽毛不斷變色的鴿子。

  『就是這個了,波特先生。』奧利凡德先生拿走魔杖,開始包裝,『七個金加隆。』

  波特先生數了七個金幣給奧利凡德先生,隨手將魔杖放進口袋,然後道了謝,迅速領著詹姆三人走出那店,他在店門外掏出兩個裝滿沉重銅板的錢包,分別交給詹姆和包曼。

  『聽著,我們沒多少時間了,你們的媽媽還在家中等我們吃午餐──包曼,你拿著這個快點去買要的東西──詹姆,你拿這個──我們一個小時在古靈閣門口見,我陪小海跟希望到奇獸動物園。』波特先生說道。

  『我一定會準時的啦,希望小詹姆也能準時,』包曼邊說邊對詹姆笑了一下,『我先走囉。』

  在包曼離開後,詹姆忍不住問他的爸爸:『我的魔杖呢?』

  『先放我這兒,詹姆,不然你等會兒那麼多東西怎麼拿得動呢?(『只不過是根魔杖耶!』詹姆小聲地抱怨)還有……詹姆,錢包內的錢數得剛剛好──自然是你母親準備的──快點買完,不要貪玩,也不要搗蛋,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應該啦。』詹姆扮個鬼臉,偷拉一下小海的長髮後,便帶著錢包消失在人潮中。

  『希望他真的不會惹麻煩。』海茵西絲順順被拉疼的長髮。



  詹姆先到華麗與污痕書店購買他的課本,那是離奧利凡德最近的一家店,他拿了六本沉重的課本(心中有股想燒掉它們的慾望),匆匆付錢給店員,也懶得跟店員解釋為什麼不買剩下的兩本課本;接著他買了一個才一加隆的特價折疊式望遠鏡;最後他發現自己只差長袍沒買,其他都不需要了,所以他輕鬆地來到『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就因書本太重導致重心不穩,一開門便撞倒人,詹姆的課本散得滿地都是,被撞到的人狠狠地摔著臀部,詹姆還來不及說對不起,對方倒先開口了。

  『你還好吧?』

  那是一個男孩,有著長至手肘的黑髮並在腦後紮了條馬尾。

  『我沒事,很抱歉。你有沒有怎樣?』詹姆問道,並順手把《魔法理論》塞進手提袋。

  『被你這樣一撞撞到屁股啦!是有一點點痛,不過應該沒有大礙。』他輕鬆地說,順手將落在門邊的《變形世界大門──從小開始》交給詹姆。

  『謝啦。』詹姆總算將所有的課本重新放進袋內。

  『你也是新生,來買制服嗎?』長髮男孩問。

  『嗯。』詹姆站了起來,趕緊讓出一條通往大門的路──因為有對穿著黑袍,表情冷酷的母子在那邊瞪了他很久。

  『你一個人嗎?』長髮男孩又問。

  『嗯。』詹姆很想說些其他的話,而不是一直嗯嗯啊啊的,但又不知道能說什麼。

  『跟我一樣耶!我們一起好了!』那個男孩綻放出燦爛笑容,這讓詹姆有點不好意思,畢竟他撞到了人,對方非但沒生氣,還很高興地要跟他交朋友,再說這個男孩挺可愛的。

  『我叫作詹姆,詹姆‧波特。』詹姆說。

  『喔!你是奧古斯汀‧波特的兒子囉!』長髮男孩驚呼,『難怪你們長得那麼像!』

  『很多人都這樣說,』詹姆笑著說,『那你?』

  『我爸媽喔,』長髮男孩沉下臉平靜地說,『哼,不提也罷。』

  『我是說,』詹姆抓抓頭,『你的名字是?』

  『先說好,你聽之後不准笑。』

  『為什麼?』

  『反正不准笑就是了,也不准取綽號。』那個男孩故作嚴肅地說。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要不要笑。』

  『我的名字就是……』

  『兩位是需要霍格華茲制服嗎?』穿著淡紫色衣裳的女巫笑容滿面地問道,『我是摩金夫人,兩位請到這邊來。』

  詹姆和那男孩被帶到店面後方,她讓他們站到腳凳上,此時又走來了一位女巫,她們俐落地將長袍套到他們身上,開始用別針調整長袍的長度。

  『嘿,長髮小子,你的名字到底有多好笑啊?』詹姆問。

  『不要叫我長髮小子,』那長髮男孩不悅地說,然後他壓低音量,似乎他的名字有多麼丟臉難聽,『是……布萊克……』

  『你是因為頭髮黑才叫布萊克?』

  『不是,我的姓氏是布萊──克。』布萊克越說越小聲。

  『名字呢?再不說我就叫你小黑。』

  『說好不准笑。』布萊克嚴正聲明。

  『我現在先笑完,你再說。』詹姆也綻開笑容。

  『真是的,』布萊克深吸口氣,『是天狼──星。』

  『嚴肅?嚴肅?嚴肅?』詹姆重覆了好幾次,眼睛瞪得大大的,『你叫「嚴肅‧布萊克?』

  『是天狼星(Sirius)!不是嚴肅(serious)!幹嘛做出那種表情?這個名字又不是我想要的,誰叫我爸說我出生時剛好看到天狼星在天上,不然我才不要叫這名字咧!像你叫詹姆、湯姆、提姆、阿姆、哈姆都不錯,哪像「天狼星」,從嚴肅、天狗、小星星、大狼星、狼人,連色狼這種綽號都出現咧!』天狼星不高興地說,『我老媽卻說這個名字很特別,什麼很帥啊──我不管怎樣都不覺得它帥。』

  『我倒覺得滿帥。』詹姆說,『你看,你的名字是星星耶,哪像我在街上大喊「詹姆」,幾百人會舉手喊「有」。』

  『喔,少安慰我了,要不然你剛才就會說「喔!多麼帥的名字啊!」,而不是誤以為我叫「嚴肅‧布萊克」。』天狼星說。

  『我真的覺得天狼星很帥啊。』詹姆說。

  『別安慰我了,小詹姆。』天狼星擺擺手。

  『我又不是說你的名字,我只是覺得你長大以後一定相當英俊!』詹姆露齒而笑。

  『詹姆,我問你,』天狼星降低音量,挑起一邊眉毛,『你該不會喜歡男生,是個同……』

  『同你的大頭,』詹姆大聲地說,『我怎麼可能是「同什麼什麼」,我看起來像嗎?』

  『是很像沒錯。』天狼星打了個哈欠。

  『喂!你既然會這樣認為就表示你以前有被「同什麼什麼」找過吧。』詹姆笑著說,『嚴肅‧布萊克。』

  『喂,是天狼星,不是嚴肅!』天狼星說,『小詹姆,你要不要聽「忠言」啊?』

  『不要。』詹姆說,『你說完我一定會想揍你一頓。』

  『喂!』

  『忠言逆耳嘛,我以前早就對我媽用過這招了,她還被騙,狂問什麼叫「忠言」。』

  『聽我說啦!果醬(jam)!』天狼星認真地表示,『小詹姆,雖然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你,但我發現……你真的……很……三八!』

  『喔!』詹姆誇張地摀住耳朵,『還真逆耳咧,我的耳朵好像在抽筋一樣。』

  『要不要試試我的魔杖,保證讓你耳朵抽筋。』天狼星指指放在一旁的手提袋說。

  『多謝多謝,我可不敢嘗試。』

  『我的魔杖十一吋長,冬青木和獨角獸毛,那個老頭子說這很適合施展變形術。』天狼星驕傲地說。

  『我的魔杖十一吋長,桃花心木和鳳凰尾羽,那個老頭子也說很適合施展變形術,而且力量強了點哩!』詹姆也驕傲地說。

  『那你的魔杖咧?剛才幫你撿東西時沒有看到。』

  『呃,在我爸那裡,他老怕我惡作劇。』

  『喔?我爸也差不多,我爸那才叫真正的「嚴肅」呢。我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歡他,我們約好一個小時後在旁邊的夜行巷碰面。』

  『我爸則跟我說一小時候在古靈閣大門見面。喔,對了,夜行巷是什麼?』

  天狼星正想解釋什麼卻被摩金夫人打斷,她溫和地問天狼星:『親愛的,單子上提到你們需要準備一套正式宴會穿的禮袍,你喜歡什麼顏色呢?』

  『嘎?還要自己挑顏色喔?』天狼星訝異地說。

  『我們這裡有很多樣式,也有很多顏色可以挑選。』摩金夫人彈了一下手指,身後的牆便出現一件件漂亮華美的禮袍,各種顏色、各種樣式、各種尺寸都有,詹姆還看到一套超級華麗的變色禮袍。

  『像剛才有一位小女孩自己來買長袍,她二話不說便決定了黑色禮袍呢!說真的那女孩讓我覺得有點可怕。』摩金夫人說,『你決定如何?』

  『再考慮一下好了。』天狼星望了那五花八門的禮袍約五分鐘,才蹦出這句話,詹姆微微聽到天狼星在那邊喃喃自語,『為什麼要準備禮袍,該不會有什麼舞會,還要跳舞,還要跟女生跳舞啊?』

  詹姆笑了起來,他原本想跟天狼星說『不要擔心,一定會有一大堆女生來找你,讓你不知道怎麼挑』──但這回換他被摩金夫人打斷。

  『你呢?親愛的,有沒有喜歡的啊?』

  『呃……摩金夫人,』詹姆直截了當地說,『您能不能幫我選,我對服裝不太了解耶。』

  『喔,當然可以,』摩金夫人心花怒放地拿出魔杖揮了揮,幾件禮袍就飛了過來,『親愛的,你很適合這種藍色呢!』

  天狼星瞪大眼睛看著詹姆,似乎是想說『我怎麼沒想到』,然後他在詹姆對第三件粉紅色禮袍搖頭時忍不住說:『摩金夫人,待會兒能不能順便幫我呢?我也不太會挑。』

  『當然可以。這件很不錯呢,親愛的,跟你的感覺相當搭配,既幽默又不失禮儀,也能襯托出你聰明的臉蛋,』摩金夫人說,她招來一個鏡子,讓詹姆看清楚自己配上這暗紅色禮袍的模樣。

  『那就這件囉,請問它需要多少錢?』詹姆問,他的錢包內扣掉買制服的錢只剩下十一個金加隆和一點點銀西可與青銅納特。

  『十個金加隆,親愛的,讓我幫你把它包裝起來。』摩金夫人熟練地將禮袍與其他衣物一起包裝好,詹姆數好錢交給摩金夫人,然後從腳凳上跳了下來。

  『嘿,小詹姆,等我啦,跑那麼快。』天狼星有點著急地喊道。

  詹姆便在一旁的長椅子坐下,看著一件件禮袍飛到天狼星面前,最後天狼星選了件靛藍色禮袍,他從口袋中找出銅板,高興地接過制服,接著天狼星跟詹姆提著大包小包走出『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

  他們在斜角巷的街道上慢慢閒晃,他們對斜角巷都有一定的認識,畢竟小時候就常來這裡了。他們所有的用品都採購完畢,剩下的錢也不能買些什麼。

  越接近中午,天氣也越來越熱,詹姆提議到『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吃點冰淇淋,他們在戶外的餐桌下看著來來往往的客人,一邊談論自己家裡有趣的事,詹姆很訝異布萊克家的觀念如此傳統驚人,天狼星聽到大名鼎鼎的凱薩琳‧波特居然會迷信占卜也嚇了一跳。

  他們倆同樣被『嬉戲與戲謔巫術惡作劇商店』的櫥窗給吸引,但實在是沒有足夠的錢讓他們買下任何商品,詹姆說他們以後在霍格華茲如果碰到面,乾脆一起研究惡作劇魔法商品,並以非常便宜的價錢來販售,天狼星舉雙手贊成。

  詹姆總覺得天狼星像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樣,凡是詹姆有興趣的他也剛好很喜歡──像是『優質魁地奇用品商店』內的掃帚,那家店員還以為天狼星也是波特先生的兒子,便免費送給他們倆一人一大本飛天掃帚全目錄,還說只要訂購一律都打個六折;他們一起在『奇獸動物園』,對著一籠不斷翻跟斗的灰色老鼠哈哈大笑,並異口同聲地說出『七彩蟾蜍好噁心』,惹得店員很不高興;他們還一塊兒在藥店『欣賞』各種特別的藥材、腐爛包心菜的味道和中年女巫們討價還價的聲音 ──這都是那些魔藥書上所感受不到的。

  天狼星告訴詹姆,他家中還有一個很欠扁的弟弟,反倒羨慕起詹姆上頭有位哥哥,下面則有個可愛的妹妹(『你根本不能想像我弟一哭,全世界都認定是我揍他的畫面,他不過是自己摔了一跤!』)。當天狼星高興地說到九月一日就能脫離噁心的布萊克家族生活,像騎著掃帚一樣飛出牢籠時,詹姆忍不住問天狼星有沒有騎過飛天掃帚。

  『沒有呀,但是我一直很想試,』天狼星說,『我爸媽總說我還太小,不可以騎,我想偷騎,但每次還沒碰到掃帚就被發現。』

  詹姆也把自己『疑似爆竹』的事從頭到尾講給天狼星聽,天狼星說他以前非常希望自己是個爆竹,他爸媽一定很樂意因此將他逐出布萊克家。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小時一下子就過了,詹姆在天狼星的陪同下也乖乖地往古靈閣走,詹姆遠遠便看到他父親的亂髮,他站在大門前的階梯上,努力地在人群中尋找自己的孩子。

  『老爸!』詹姆一邊喊一邊跑到他爸爸的身邊。

  『你總算來了,不過你不是最後一名。包曼遲到了。』波特先生邊說邊看手錶,然後就注意到天狼星,『你是……』

  『久仰你的大名,波特先生。』天狼星笑著說。

  『我和天狼星是在「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遇到的。』詹姆說。

  『喔,這樣啊?詹姆有沒有給你添麻煩呢?』波特先生認真地問。

  『沒有啊,他很好笑。』天狼星說完便撞了一下詹姆的胳膊。

  『如果不是快開學了,不然我會邀你到我家玩。』詹姆笑著說。

  『沒關係,我們可以在搭車時見面,』天狼星說,『我家是古里某街十二號,你可以派貓頭鷹給我,保持聯絡。』

  『我家叫高錐客洞,你也要寄信給我,不過不要咆哮信喔。』詹姆說。

  『你家在哪我早知道了。有誰不知道波特家就在高錐客洞呢?那麼就開學見囉!再見,詹姆,再見,波特先生,』天狼星最後對海茵西絲笑了笑,『再見,海茵西絲和希望。』

  『開學見!』詹姆對著天狼星的背影喊道。

  『詹姆,你曉得那個男孩的家庭背景嗎?』波特先生問。

  『嗯……』詹姆見自己父親的表情不太對,也不多說什麼,只是簡略說道,『他說他父母腦子有問題……』

  『怎麼會這樣說自己的父母?』波特先生眉頭深鎖,『不過你們倆遠遠跑來時活像對兄弟。詹姆,雖然交朋友是件好事,但也要仔細選擇對象。包曼怎麼這麼慢啊。』

  『會不會是交了女朋友不告訴我們?』詹姆問道,海茵西絲突然拉拉詹姆的衣服,『幹嘛啊?』

  『這個給你,』小海紅著臉塞給詹姆一個大籠子,裡面裝了一隻褐鴞,『老爸送的開學禮物。』

  『哇!謝謝!』詹姆興高采烈地接過籠子,『妳臉幹嘛這麼紅?』

  『你管我!』海茵西絲尖聲說完,就抱著希望到階梯的另一頭去尋找包曼的身影。

  他們又多等了十分鐘包曼才出現,他極力辯稱自己是因為一本很棒的書害他忘記時間,這當然讓詹姆與海茵西絲很不高興,可是包曼直到上了麻瓜計程車前,都想高歌一曲來展現自己看完那本書的心得,詹姆與小海只好掩耳原諒他。

  對詹姆來說,這次斜角巷之旅,有著『跨時代』的意義。他在計程車想著今天一整天,與天狼星在斜角巷裡東奔西跑的事(海茵西絲已經靠在他的肩上呼呼大睡)。這是他第一次交到一位與自己那麼相像的朋友,詹姆相信,他們以後一定可以幹出很多驚人的大事。

  『真是個越來越有吸引力的對象。』詹姆想著,『天狼星‧布萊克啊?』

  詹姆在斜角巷交到的新朋友,天狼星‧布萊克,緩緩走在斜角巷街道上,接著他轉進一條人煙稀少的黑暗巷道內,一名穿著黑色華麗長袍的高大巫師就站在那兒等著。

  『詹姆‧波特,奧古斯汀‧波特的兒子,』天狼星心裡想著,不由得露出難得的微笑,『真是個越來越有吸引力的對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