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七章 就是四人行

『快!快!快』

四個男孩在塞滿學生的走廊上奔跑,下課鐘才剛響不久,他們便忙著衝到下堂課的教室,途中也像平常一樣,因為某些原因,耽誤了點時間。

『吼!天狼星!在那邊猶豫那麼久,直接拒絕不就行了!』詹姆半調侃地說,他的頭髮比平時還要亂。

『喂喂!我是怕傷害到她的自尊心!』天狼星的長馬尾在身後恣意飛舞,『女生都很麻煩──莫名其妙傻笑、寫一堆肉麻噁心的信給我……無聊!』

『因為你很受女孩子歡迎,天狼星,』雷木思笑,『我想,如果我是女生,也會為你做這些事吧?』

『噁……』詹姆吐吐舌頭,『如果我們待會兒趕不上魯道夫的課,都是因為雷木思太噁心了!』

『走這兒!』

天狼星停下腳步,推推右手邊的牆,牆裂出一個能讓人穿過的縫隙,幸好這裡沒什麼人,要不然女孩子看到天狼星剛才帥氣的動作,一定會爆出足以讓霍格華茲所有玻璃窗碎掉的尖叫聲。

『這不是通到入口大廳的嗎?』沉默以久的彼得終於問道。

『呆子,』天狼星爬進牆縫,他靠在窄小入口的旁邊,讓詹姆先鑽進去,『每個週三這裡就會變成通往黑魔法防禦術教室的路了,你得在記這些捷徑上多下點功夫。』

『如果是你記錯咧?天狼星,』已經爬進牆縫的詹姆把頭伸到入口外,狡獪地問,『如果這裡根本通不到你說的地方怎麼辦?』

『哎呀!囉嗦!快進去!』天狼星捉住詹姆的衣領把他扔進牆縫,然後轉向仍在走廊上的另外二人,『你們兩個需要幫忙嗎?』

『當然,』雷木思依舊笑著,他也轉過頭,『彼得先吧!』

『喔……』彼得緩緩走向牆縫,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居然有些遲疑。

『彼得,把手給我,』天狼星說,『我拉你上來。』

『你確定……這條密道真的能……』彼得問,他曉得,他心中所有的疑問並不是對這條密道的懷疑。

『你不相信我嗎?』天狼星問,他伸出右手,語氣相當輕鬆。

『呃?』

『你不相信我嗎?』天狼星又問了一次,面帶笑容地望著彼得。

『我……』彼得抓住天狼星的手,『相信。』

雷木思於彼得身後推他上去,天狼星忙著拉他上去,然後詹姆也回過頭來幫忙──折騰了一會兒,彼得靠在捷徑通道的牆邊呼呼喘氣,邊看著雷木思如此輕易鑽過窄小入口進入捷徑;這條捷徑和外頭走廊差不多,只不過陰暗了點,牆上點了幾盞小燈。

彼得揉揉臀部,那道縫隙對他來說可不是普通的狹窄。雖然和詹姆、天狼星、雷木思相處已兩個禮拜,他也瘦了兩、三公斤有吧(每天都忙著逃跑、冒險,想不瘦也難),而身上也多了幾道傷口──他曉得,他很快樂,這兩週是他出生到現在,最快樂的日子,他第一次交到這麼棒的朋友。

希望這一切可以這樣繼續下去……

『走了,彼得,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跟不上……』雷木思轉頭對彼得說,天狼星和詹姆已經提著燈,消失在遙遠的黑暗中。

『喔,好。』彼得爬了起來,和雷木思一起努力趕上詹姆、天狼星。

走在看不到出口的空間內,四人沒說半句話,只是一直走著──這種沉悶下,總會讓人忍不住開始思索、回憶或是猜測事情──彼得是最後一個,他看著前面三人的背影,一陣令他鼻酸的事湧上心頭。

但他們真的把他當朋友嗎?他們之所以相識,不就是自己跑去跟蹤,還害大家逃命而促成的?彼得‧佩迪魯,做任何事都慢半拍、記憶力又差、做事笨手笨腳、反應不快、長得又不討人喜愛、膽小怕事、又不能和其他人分享一些家中溫馨故事……

『喂喂,我們跑了很久了耶!這到底是不是正確的路啊?』詹姆在爬上第三百零三階的樓梯時抱怨,『如果到不了,我們就要剃光天狼星的頭髮囉!』

『哼,只有你才會那麼狠心。』天狼星不在乎地說。

『天狼星,我可是舉雙手贊成的喔!』雷木思笑著說。

『沒關係,我還有彼得的支持。』

『是嗎?』詹姆說。

『彼得,你覺得呢?』雷木思轉頭問因體型而落後的彼得。

『什麼?』彼得被雷木思溫柔的嗓音嚇了一跳,讓他猛然從思緒中清醒。

『如果天狼星害我們被魯道夫處罰,我們就剪掉他的頭髮。』雷木思問,他的雙眼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這當然好囉!我可以當他新髮型的設計師。』彼得笑。

『你看,天狼星,三比一,你輸了!』詹姆一把摟住天狼星的脖子,兩個人邊笑邊打鬧,一溜煙不見蹤影。

『我們也快一點。』雷木思說完,拉著彼得開始跑。

每一次,只要看到雷木思的笑容,總會讓彼得想起他可憐的母親,雷木思和他的母親非常相似,他們都是會主動關心他的人──天狼星和詹姆雖說是他的朋友,但他們兩個玩心很重,腦筋又動得快,常常一會兒就跑不見,彼得的聰明才智完全比不上他們兩個,有時他們聊天時,彼得也插不上嘴。

說不定,對他們來說,我根本是個拖累他們的麻煩傢伙──對,我從來沒有做過一件值得讚賞的事……

或許這幾天他會和他們三人相處在一起,只是為了報答那天晚上,彼得提供一條捷徑逃命的貢獻吧?是啊,這世上怎麼會有人想跟一個笨手笨腳的矮胖窮酸膽小鬼當朋友呢?連自己家人都不喜歡他了……

佩迪魯家的一家之主因工作緣故,長年在外地獨自奮鬥,偶爾會有一兩個貓頭鷹包裹帶著錢或是什麼回來。彼得對他的父親沒什麼印象,在他生命中的十一個年頭,父親似乎從未出現在他面前過,彼得有一張他父親的照片,他看起來像個強壯的大塊頭,彼得相信他將來會跟他長得一模一樣(身上的肥肉都會變成健康的肌肉)。雖對父親沒印象,但望著他微笑的照片,心中總會湧上溫暖的感覺。被人欺負、惹母親傷心、摔倒、祖母罵他沒出息時,他會邊哭邊躲進他那小小的,沒什麼東西而顯得空蕩蕩──流露出如這個家般,籠罩絲絲寒氣的房間,他會拿起照片,手指和淚水一起滑過冰冷相框上的玻璃,他父親嚴肅但溫暖的臉鼓勵著他,鼓勵他走過每一次的挫折。他是多麼遙遠,卻又無時無刻不陪在他身邊。

他這生中最愛的人是他的母親,母親體弱多病,老祖母說,那是因為她堅持要生下彼得才會這樣,在她生產時還差一點失去生命。他的母親原本應該乖乖在聖蒙果休養,但卻因無法支付龐大的醫藥費(每想到這兒,彼得便氣他所尊敬的父親什麼都沒做),又得維持家中生計,還要照顧老祖母和彼得。彼得聽說魔法部想頒贈獎金或救濟金給她,但老祖母總是會氣沖沖反對大罵。

彼得不怎麼喜歡他的祖母,祖母也不喜歡他,她已經快一百歲,或是更老,她一直不肯相信佩迪魯家會衰落到這樣。祖母大概也有點老年癡呆吧,她總會大呼小叫地要人來幫她換衣服、洗衣服,到外頭市集大肆購物,更多時候,她會待在家裡逼彼得施符咒或熬藥給她看,然後動不動罵他沒出息,佩迪魯家的榮耀名譽就斷送在他手上(其實應該是他父親手上才對……)。

『到了!終於到了!小天狼星,如果這回我們遲到,我一定會剃光你的頭髮!』詹姆威脅道,他推一推左手邊的牆,牆開了另一個縫,詹姆將頭伸出去確定後,又回頭對天狼星笑了笑。

『出去啊!』天狼星嘟著嘴,踢詹姆一腳,詹姆便摔了出去──正好撞到乖乖走在走廊上的學生,碰碰聲和尖叫聲此起彼落。

『怎麼回事?』雷木思和彼得也追了上來,他們兩個隨著出口往外看。

『哇哈哈……』天狼星掩住嘴忍不住笑了起來,『要害人先害到你自己了吧!』

『詹姆‧波特!』莉莉揉揉頭從地上爬起來,怒目瞪視詹姆,她的書包掉在一旁。

『妳……』

詹姆剛才摔出來撞到莉莉後,是用一種很難看的姿態倒在人聲鼎沸的走廊上,他來不及說什麼,莉莉馬上以連珠炮似的高亢嗓音喊道:『你們這群人!又找到一條捷徑密道是不是?昨天、前天、大前天,你們哪天晚上不是這樣?用學校的密道啊、捷徑啊、在那邊闖禍!我們葛來分多的分數一定會被你們扣光!尤其是你,詹姆‧波特!撞倒人還不道歉,只會在那沒禮貌地指著我!對了,我想起來了,你上次騙我說出「放畫倉庫」的位置對不對!果然是你!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害我被教授找去談話?而你和你的同伴闖完禍後,什麼責任都不用負,倒在那呼呼大睡!我告訴你!你們總有一天,一定會被送去勞動服務的,等著瞧吧!』

『喂,你這女生很奇怪耶!我什麼話都來不及說就被妳那囉哩叭嗦一大串給堵住嘴!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囉嗦的人了!而我從來沒見過像妳這麼囉嗦的女生!』詹姆不甘勢弱地吼。

『不道歉就算了!還這麼兇!』莉莉氣得臉紅脖子粗,她忿怒地撿起書包背至肩頭。

『是、是、是,伊凡大小姐,』詹姆爬起來,裝模作樣對她行了個禮,『我撞到妳是我不對,但是妳那麼兇,就是妳不對了。』

『不對?』莉莉氣急敗壞地說,『你們晚上偷溜出去的事整個葛來分多都知道啊!既然敢做,為什麼不敢承認?』

『妳一直說我們晚上溜出去玩,有證據證明嗎?沒證據就不要在這裡血口噴人。』詹姆邊說邊白了天狼星一眼,天狼星也覺得事情不太對,這小倆口在這兒吵架,萬一被魯道夫撞見了,所有人必定遭受同樣的懲罰,而莉莉又不斷大叫,把他們半夜溜出寢室的事吼了出來。

『得想個辦法才行。』天狼星對雷木思說。

『我過去勸他們。』雷木思收起笑容,跳到走廊上往詹姆走去,天狼星也跟著跳下去,彼得怯弱地瑟縮了一下,也跑到詹姆身旁。

『好了,』雷木思拉住詹姆,『快去上課,別在這兒吵了。』

『對啊,莉莉,我們去上課,別和這個白痴囉嗦。』布依緹邊說邊瞪詹姆。

『妳說誰是白癡?』詹姆生氣地問。

『誰回應就是誰囉。』布依緹說。

『布依緹,妳說得對,我們進教室去吧。』莉莉轉身就走,『總有一天,你們一定會吃到苦頭。』

『願妳也是,伊凡大小姐。』詹姆帶著不懷好意的笑說。

『你說什麼?』莉莉板著臉孔說,『你有事就叫我莉莉,沒事就叫我伊凡大小姐!我才不是什麼大小姐咧!』

『是、是,伊凡千金大小姐!』詹姆說。

『詹姆!』雷木思厲聲喊道。

『哼!』莉莉提高嗓門,『你們三個一定會吃到苦頭的!一定會!』她加重步伐,與三五好友一塊兒衝進黑魔法防禦術教室。

『不是三個,是四個!』詹姆吼,『妳連算數都不會啊!』

『好了啦,詹姆,』天狼星說,『女生就是這樣!』

『不見得吧,』雷木思嚴肅地說,『若雙方能彼此尊重,也不會有衝突發生──』

『走吧。』天狼星推推詹姆。

『哼!』詹姆低聲說,不服氣地走進教室,這時走廊上看熱鬧的人潮才散開。

『走啦,彼得。』天狼星回頭對彼得喊道──他像是凝固一樣傻在那裡,直到天狼星喊了他幾聲,他才回過神跟著踏進教室──莉莉和她的幾個要好女同學坐在第一排,詹姆則嘟著嘴坐在離莉莉最遙遠的最後一排,雷木思等三人也走到最後面和他坐在一塊兒。

『彼得,』雷木思首先開口,他帶著笑容問道,『你今天怪怪的?有什麼心事?』

果然,』彼得心想,還是被你給看出來了……

『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都可以跟我們說啊?』天狼星也問,他瞥瞥詹姆,詹姆似乎沒那麼生氣了。

『我……』彼得不知道如何開口。

『你是不是怕我們不把你當朋友?』沉默的詹姆開口說,話語一針見血地刺進彼得的心。

『呃……』

『而你剛才聽到詹姆吼說「不是三個,是四個」,就高興到傻在那兒了?對吧?』天狼星接口道。

『你總覺得在這世上,有你沒你都差不多是不是?』詹姆又說。

『對你來說,好像所有人都不在乎你,把你當空氣一樣?』天狼星說。

『你猜我們這幾週和你玩在一起,都只是為了報答那天你幫助我們逃跑的事嗎?』

『你在心裡偷偷倒數,想知道我們到什麼時候就會嫌你煩,把你丟掉了嗎?』

這一連串的問題都直接地說出彼得的想法,他默默地坐在位置上,不知該說什麼好。

『彼得,別把這些事放在心上了,這些想法都是多餘的,』雷木思拍拍他,『我們都是誠心對待你……怎麼會把你扔到一旁呢?或許其他人不知道我四個有多麼要好,但只要我們互相明白自己的心意不就行了?』

彼得抬頭,望望天狼星,看看已經不生氣的詹姆,和笑容可掬的雷木思。

『我們對我們彼此來說,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彼此第一次交到的朋友,這樣的角色會一直存在,一直扮演到我們畢業,甚至會永遠這樣下去……』雷木思說,『懂嗎?』

彼得沒說話,他訝異地說不出話──是他自己太過自私,而把別人都想成像自己一樣那麼自私──聽到雷木思的這般話,天狼星點頭認真的表情,詹姆的微笑。真的想太多了……詹姆、天狼星、雷木思……他們會對自己付出真心,那自己也會對他們付出真心……

『我懂,』彼得說,『我懂……』

『開始上課!』

穿著藏青色長袍的魯道夫走了進來,他銳利的目光確定所有學生都進教室後才繼續說道:『我前幾堂課已經教了兩個帶有攻擊性的咒語,一是呵癢咒,二是「哩吐三卜啦」。今天,我會教一個比較難的符咒,並要學習巫師決鬥的方式……我先警告,你們有誰敢不聽我的話,所有人都不用上課了!』

每個學生都顫抖了一下。

『很好,』魯道夫對於眾人的反應很滿意,他轉身在黑板上寫下咒語,『「去去,武器走」,繳械咒,它的效力便是解除敵人的武裝,有時會因力量過大,讓對方飛了出去──吉格蘭,拿著你的魔杖站起來,』

吉格蘭忍著不發抖,乖乖照做,他將魔杖舉在胸前。

去去,武器走!』魯道夫說,一道紅光射向吉格蘭,他的魔杖騰空飛起,魯道夫熟練接下他的魔杖,吉格蘭嚇得坐回椅子上,魯道夫面無表情地將魔杖還給他,並隨手將黑板的字擦掉,『懂了吧,我給你們十秒鐘把這個咒語背下來!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路平先生,告訴我是什麼咒語。』

去去,武器走。』雷木思輕鬆地說。

『很好,』魯道夫臉上雖然沒表情,但他語氣卻透露了點失望,『站起來,我們需要一個空間來學習決鬥。』

數秒內,所有人就從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來,魯道夫揮揮魔杖,讓桌椅往兩旁靠,並指示所有學生分成兩隊站到兩旁。

『艾蜜莉,』魯道夫說,艾蜜莉冷冷地從隊伍中走了出來,『妳當示範。』

『她當示範?』詹姆在心中暗暗叫道。

多數人的反應也很吃驚,為什麼魯道夫會選艾蜜莉來當示範?但是艾蜜莉對此毫不在意,她默默站在教室後方,拿著自己的魔杖。

『首先,我們要先互相鞠躬行禮──在一般的正式決鬥之前,雙方巫師都應選一位副手,做為巫師死了以後代替上場的巫師──好,接著我們必須拿著魔杖擺出攻擊姿勢,決鬥時只能使用魔杖,其他的,就連丟石頭都算犯規,』魯道夫邊說邊將魔杖像拿劍般地指著艾蜜莉,艾蜜莉大膽地打了個哈欠,也擺出類似姿勢,『三秒後,我們將施出我們第一個符咒……三、二、一!』

去去,武器走!』魯道夫說,他的魔杖射出一樣的紅光。

默抵除。』艾蜜莉輕鬆地說,她的面前浮出一片薄霧,包裹住紅光,然後兩者一起消失。

符咒抵消咒?』魯道夫微微訝異地說,但很快又恢復原來的表情,『……好了,現在你們都知道該怎麼決鬥了吧!我們要實習一下,使用咒語僅限於三者:呵癢咒、繳械咒、哩吐三卜啦,誰敢用這三個以外的咒語,很好,就不上課,通通做伏地挺身!現在和你對面的同學一組,不准換!在我下達口令時,就照我剛才所做的去做!』

詹姆對面是天狼星,雷木思對面則是艾蜜莉,可憐的彼得居然和威樂希一組,詹姆很想和彼得交換,但是魯道夫剛剛已經恐嚇過他們了。詹姆只好憂心忡忡的瞪著威樂希,只要一發生問題,他就要……要怎麼辦?

『互相行禮,顯示出應有的禮儀,無論你多麼恨對方都要這麼做!現在行禮吧!』魯道夫一聲令下,他們互相行禮,然後擺出攻擊姿勢。

『三、二、!』魯道夫說。

教室內冒出各種光芒,此起彼落的唸咒聲響起,幾個人倒下又爬起;幾個人躲過攻擊,心有餘悸地望著對方;幾個人看對方不爽,他們扔掉魔杖打了起來;幾個人因施不出魔法而道歉……詹姆和天狼星心有靈犀地都施展呵癢咒,兩個符咒撞在一塊兒,如同泡沫般消失;雷木思三個咒語都施展了,艾蜜莉只是輕揮魔杖邊打哈欠,輕鬆抵消雷木思的符咒;至於彼得……

哩吐三卜啦!哩吐三卜啦!哩吐三卜啦!』威樂希彬彬有禮地揮舞魔杖,彼得像被定身般,傻在那兒無法動彈,任由威樂希下咒。

『好了!威樂希!好了!』詹姆冷冷地說。

『威樂希,放下魔杖!』天狼星恐嚇道。

『為什麼?這是決鬥啊!哩吐三卜啦!』威樂希對他們微笑,然後繼續對付可憐的彼得,他彎下腰不斷喘氣,在他還沒站直身子前,下一個符咒就擊中他了。

威樂希!』

『在教授沒說停止以前,我是不會停的,我們都該聽他的話──如果不想惹麻煩的話哩吐三卜啦!而且佩迪魯也很樂意和我決鬥,對吧?哩吐三卜啦!』威樂希有禮貌的說。

『你這兒哪是決鬥!根本就在施暴!』詹姆說,他看看魯道夫,魯道夫似乎陷入沉思,對眾人的衝突與決鬥視而不見。

『你們什麼時候對佩迪魯那麼好了啊?哩吐三卜啦,』威樂希輕鬆說道,『哩吐三卜啦!像他這種膽小鬼……哩吐三卜啦……他眼中只看到自己,這小子我老早就看透他了,我醜話先說在前面……別對他太好……哩吐三卜啦!』

『那你呢?威樂希,你自己又多高尚了啊?我真想不透像你這種人怎麼會進葛來分多!』天狼星說,他看起來就要衝過去給威樂希一拳似的。

『大家收起魔杖吧!』魯道夫說,威樂希這才乖乖放下魔杖,似乎很有紳士風度地鞠了個躬,彼得完全跌在地上,詹姆和天狼星趕緊扶他站起來。

『今天課程到這兒結束,你們回去讀關於決鬥的章節,寫一篇以「決鬥是好?是壞?」為題的報告,再寫一篇今天決鬥的過程與心得,外加課本的摘要報告,下週三交,好,你們快走!下次若有人再遲到就……』魯道夫恐嚇道,所有學生帶著自己的東西匆忙逃出教室。

詹姆不小心發現,威樂希在走過魯道夫面前時,他們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並露出相同的笑容。

『送彼得去醫院廂房。』雷木思淡淡地說。

 

 

接下來幾天,威樂希都躲著他們四個。就寢時,他一定比他們晚睡;早上起床時,又一定比他們早起。在龐芮夫人的嚴格指令下,彼得這幾天都乖乖待在醫院廂房休息,這四個小鬼也只好休兵幾天,窩在交誼廳下下棋、玩玩牌──悶都悶死了。

週末,悄悄地到了。

在詹姆與天狼星的苦口婆心之下,龐芮夫人總算點頭答應讓他們帶彼得出去走走。

蔚藍天空像是能包容下任何不悅的事情一樣,四人漫步在青草地上,天狼星心裡很想整整那個威樂希,但是他一想說出整人方式時,雷木思就會瞪他──而詹姆並沒有告訴其他三人他的發現:魯道夫和威樂希奇怪的笑容

『所以你們這幾天都待在交誼廳啊?』彼得訝異地說,『不就悶死了?』

『還好啦!』天狼星說,『我倒是玩牌贏了不少錢,也不會多無聊。』

『再說魯道夫的三份報告就夠我們忙了!』雷木思笑著說,『不過我寫完了,這樣也可以借給你們。』

『這世上會乖乖寫作業,又大方把作業借人「觀摩」的男性──大概只有你,雷木思了。』天狼星說。

『是嗎?』雷木思依舊笑著,『我還是別借好了。』

『喂喂,我不是這個意思!』

『哎呀!』

『怎麼了?』

詹姆猛然停下腳步,害天狼星撞到他──

『你幹嘛有事沒事停下腳步?你是以撞倒人為樂嗎?』天狼星說。

『我們又到這兒來囉!』詹姆興奮地指著不遠的一棵怪樹。

提姆‧甘那尼和死黨達維‧哥傑,正對著離他們幾尺遠的樹指指點點,天狼星搔搔頭,他搞不懂那樹到底是什麼品種,柳樹?還是烏木?還是榕樹?不過它長得比一般的樹粗壯許多。

『太棒了!那麼多人一起才好玩!』詹姆率先跑到提姆‧甘那尼的身旁,其他人對看了一眼也跟了過去。

『他又想玩前幾天那個刺激的遊戲了。』天狼星說。

『我有不好的預感。』彼得說。

『嘿,提姆!嘿,達維!』詹姆親暱地叫著他們,『你們在這做什麼?』

『嗨,詹姆,』提姆說,『我們剛才發現這棵怪樹後,想走近一點觀察它,沒想到達維才摸到它的枝椏,這樹就像發瘋似地亂打人!我們差點被他殺死了!』

『就是啊!嚇死人了。』達維說。

『嘿……』詹姆露出高興地表情。

『一棵會殺死人的樹有那麼有趣啊?』提姆說。

『那是渾拚柳!』詹姆高聲喊道,『一種珍貴樹木,通常只在熱帶地方皇宮中才看得到!太棒了!』

『啊?長那麼醜的樹會被種在王宮喔?』彼得說。

『大概是用來看守金銀珠寶用的吧。』雷木思輕輕地說。

『喂,各位,』詹姆拍拍手,要所有人注意到他,『我們來玩一個遊戲!』

『什麼遊戲?』彼得問。

『該不會又是要和這樹一起玩的那個吧?』天狼星吞吞口水。

『你害怕了嗎,天狼星?』詹姆笑了幾聲。

『害怕?笑話!除非這棵樹是女生!』天狼星拍拍胸膛喊道。

『那要怎麼玩咧?』彼得問。

『我們猜拳,按照輸贏先後,輪流去摸渾拚柳的樹幹,只要有人能摸到,其他人今天就得好好服侍那個人,讓他過得像國王一樣,國王不管說什麼大家都要聽。沒錯,天狼星,就算國王叫你跟莉莉接吻你也要聽(『噁!』天狼星吐吐舌頭)。好不好啊?』詹姆說。

『這個遊戲我們能學到什麼?』彼得問。

『測驗膽識──那樹是會打人的,一定有人害怕;測驗反應──你一碰到樹,那樹會攻擊你,所以要逃跑;測驗智力──看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安全碰到樹幹又不會受傷……就是這樣。』詹姆說。

『昨天也是這樣說,結果我們三個都辦到了啊──我昨天還以為我會死咧!』天狼星不屑地說,『不過,這遊戲,我喜歡。』

『天狼星要玩囉。』詹姆說,『還有呢?』

『算我一份。』彼得說。

『我也來。』雷木思點點頭,然後用一種古怪表情看著渾拚柳。

達維和提姆對望了一下──如果他們倆在這遊戲中贏了,那他們就能讓詹姆為首的霍格華茲風雲四人組服侍一整天,這樣不但能過一天好日子,也能對其他人宣布,自己比這四人組還要厲害……

『我們也玩!』他們倆說。

『猜拳吧!輸的先喔。』詹姆捲起袖子,『剪刀、石頭、布!』

決定的順序如下:詹姆、天狼星、提姆、達維、彼得、雷木思。

『加油啊,詹姆!』

『小心,安全第一!』

詹姆揮揮手,然後凝視著那株充滿怒氣的樹,雙方蓄勢待發,詹姆深深吸一口氣,接著拔腿衝向渾拚柳,速度快的如同在飛一樣,他的雙手伸長,在幾秒間,手掌就已經摸到渾拚柳的樹幹,那樹還反應不過來,在它揮舞第一條枝椏時,詹姆已經跑回其他人身邊。

『呼呼──』

『太棒了!』天狼星給詹姆一個擁抱,『幹得好啊!』

詹姆邊喘邊搖頭,指指天狼星又指指樹,表示輪到他了。

天狼星笑了笑,站起來──他亦以十分快速的速度衝到渾拚柳旁,那樹像是已經料到般,揮著樹枝,用力砸向天狼星,天狼星驚呼一聲,跳了起來,然後轉了個方向,往另一方跑,接著匆匆拍了一下它的樹幹,趕緊飆回眾人身旁。

『我──我發現,那樹的──的警覺性──越來越高!』天狼星說完,裝死倒在草坪上,大家哈哈大笑。

再來輪到提姆,他是一個有著結實軀幹的黑人男孩,原本大家以為他也會採取匆匆跑去的方式,沒想到他居然是一步一步,偷偷摸摸地觸碰一下渾拚柳,然後逃命似地跑回來,而他的腳被樹枝撇到,流了點血。

『太棒了!提姆!』

『還──滿好玩的──』提姆說,『哎呀……』

『我先幫你止血。』雷木思掏出魔杖。

『我真的──覺得,這樹到最後面……會非常難對付……』提姆說。

接著輪到達維,他也打算採取提姆的方式──這也是大家猜得到的,達維長得矮又瘦小,動作也相當敏捷,大家很看好他。

但沒想到意外那麼快就發生了……

那是一瞬間發生的事,眾人眼前迅速閃過一條條褐色樹枝,咻咻風聲在耳邊迴響,然後是哀嚎與尖叫聲──達維小小的身軀蜷縮在渾拚柳樹根旁,大聲哭泣──這回眾人才知道事情嚴重了,天狼星與詹姆對望一眼後,便抽出魔杖往達維跑去。

達維!』提姆尖叫,『他怎麼了?

詹姆和天狼星一手捉住達維,兩人合力將他拖離渾拚柳,那株脾氣超壞的樹不停地揮動枝椏,時而伸出樹根絆住他們的腳──彼得躲在一旁發抖,提姆也只會尖叫,而雷木思像是在評估什麼似的,心中仍在天人交戰。

『你們這群麻煩鬼又在幹嘛?』

隨著這聲音,那棵樹居然也停下動作,變得一動也不動──詹姆一把倒在草坪上,天狼星也驚魂未定地看著渾拚柳,艾蜜莉從樹後走了出來,隨手將一根緊握在手的枝條扔掉。

『艾蜜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提姆將躺在草地上的達維扶起來時,又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天啊!』

『他死了嗎?』

達維的臉全是鮮紅色血液,眼睛的部份不斷湧出相同的液體。達維已經昏迷不醒,全身癱軟倒在提姆身上。

『他了嗎?』

『他是不是了?』

『不要亂說話!』

『怎麼辦?』

『現在該怎麼辦?』

所有男孩愣在那裡,不知該做些什麼,只是看著流血的達維……

『還楞在那兒做什麼?』艾蜜莉冷冷地說,『還不送去龐芮夫人那兒?』

這時所有人像被打醒一樣,詹姆和天狼星、雷木思聯手將達維抬起來,急急忙忙地奔向醫院廂房。

 

 

『因此,我們教職員一致決定,從此以後,所有學生都不可以靠近渾拚柳──違規者將依照校規退學處份……』鄧不利多臉色凝重地說。

現在是晚餐時間,詹姆等人默默坐在位置上,任何東西都吞不下去──他們把達維送到醫院廂房,龐芮夫人差點沒昏倒,她指示他們讓達維躺到病床上後,便將他們全部轟出廂房。然後,葛來分多的導師,費格教授匆忙地趕了過來,瞪了他們一眼,話也不說衝進醫院廂房。

他們不知道自己會遭受到什麼處份,更不知道只是一時貪玩,居然會造成這樣的結果──萬一達維有什麼不測的話,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波特先生、布萊克先生、佩迪魯先生,請跟我來。』費格教授在晚餐結束時把他們叫到教職員餐桌之後的小房間去。

『要做什麼?』彼得拉著天狼星問。

『不知道。』

『雷木思呢?雷木思到哪兒去了?』彼得又問。

『不知道……』詹姆小聲地說,『我從醫院廂房回來後就沒看見他了……』

『你們坐啊。』費格教授要他們坐到一張三人座的沙發。

接著,有著銀白色長髮和鬍子的鄧不利多走了進來。

『教授,達維他──』詹姆率先開口。

『沒事,差一點傷到眼睛。現在已經沒事,龐芮夫人說他需要休息一個禮拜,才能做進一步的治療與推斷,』鄧不利多和藹地說,『甘那尼先生在醫院陪著他。』

『好險。』

『不過,有些事我必須了解,』鄧不利多說,『為什麼哥傑先生會受傷?』

『這──』三人面面相覷。

『我們在玩遊戲,』詹姆低著頭說,『那是我想到的……為了測試自己的膽量,我們輪流去摸渾拚柳的樹幹……』

『梅林的鬍子啊!』費格教授驚呼,『這真的太危險了!你們怎麼可以……』

對不起。』三人異口同聲地說。

『這──不行!一定要處罰!』費格教授嚴厲地說,『勞……』

『等等,伊拉貝拉,』鄧不利多舉起手,要費格教授不要再說下去,他溫和地望著這三個嚇得發抖的孩子,『他們對這棵樹不瞭解,就連我們對那樹也不瞭解──那棵渾拚柳是今年夏天才種下的,是一所東南亞魔法學院贈送的,但是我們對它的瞭解實在太少。我們只略微知道,這棵渾拚柳在受到攻擊時,會揮動樹枝,攻擊別人,但我們並沒有想到,只是稍微靠近它,它便展開攻擊。或許是這棵渾拚柳和其他的不太相同吧?』

『但是,如果我沒有說服提姆和達維,他們根本不會跟我們一起玩那麼危險的遊戲,達維也不會受傷。』詹姆說。

任何痛苦都能幫助人成長。各位對渾拚柳並不了解,而你們也不顧危險,解救哥傑先生……,』鄧不利多微笑的說,『我不打算處罰你們。』

等一下!教授,這不對啊!這──』費格教授高喊。

『我還沒說完,』鄧不利多說,『但是葛來分多要因各位危險的行為扣五十分,又因為各位不顧危險解救朋友,每個人加五分。』

詹姆咧開笑臉,看看天狼星,天狼星緊皺的眉頭鬆懈下來,他高興地摟摟彼得,彼得聽到這些話才停止發抖。

『這還差不多。我根本不敢接近那棵樹,你們還敢玩遊戲。』費格教授鬆了口氣,『好了,我去看看哥傑先生。』

她站起來走出房間。

『幾位也回去吧,希望你們能記住我所說的。』鄧不利多問,湛藍眼睛在鏡片之後眨了眨,『可以嗎,天狼星?』

『我們一定會記得死死的!』天狼星高興地說,『等一下,教授,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鄧不利多笑,『你們四個已經是校內有名的搗蛋四人組,每個教授都會跟我報告你們四個的事,想不記得也難。』

整個房間頓時充滿笑聲。

四人組!四人組!四人組!四人組!』天狼星大叫,彼得則不停傻笑,然後詹姆突然親暱地拍拍鄧不利多。

   『對了、對了,教授,』詹姆問道,『你有沒有看到雷木思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