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樂章 大學校園裡的相鬼

高跟鞋清脆的叩叩聲,從文學院校舍三樓走廊的尾端響起。

趴著矮牆翻雜誌閒聊,或是靠著教室牆面吃早餐的人們,本想轉頭給製造噪音的高跟鞋主人幾個白眼,但他們惡意的目光卻全在看清楚那人時柔軟了下來。

高跟鞋依舊恣意響著,自尾端最後一間教室,一路輕快地往第一間教室走去。

「啊啊、吵死了,誰一大早走路那麼大聲啊?這裡是學校,不是伸展臺啊。」掛在矮牆欄杆上,試圖用早上七點多陽光曬跑睡蟲的柯胤昇,半瞇著眼,懶洋洋地向身旁專注於雜誌上的女同學們抱怨。

「阿胤,你要嘛直接去跟她說,要嘛就乖乖閉上嘴。」其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同學頭也不抬地應道。

「就是嘛阿胤,男子漢大丈夫,不要沒事就躲在我們女生背後要我們保護好嗎?」另一個披著黑髮頭戴白布細髮箍的女同學說,她們倆和另一位短髮的女同學,正擠在一塊兒一起讀著一本名為《魔幻University》雜誌。

「好!」柯胤昇用力搥了下矮牆,懶洋洋的他整個人跳了起來,頭上的鴨舌帽激動到歪了一邊,「我阿胤這次就硬起來給妳們看!看妳們這群三八還敢不敢把我當病貓──」

「阿胤,你說誰是三八啊?」

一個甜蜜纖細卻隱約帶著凌人勢氣的嗓音響起,在那同時,嘈雜的高跟鞋聲也停止了。

柯胤昇目瞪口呆地看著聲音的主人,戴歪的鴨舌帽讓他看起來更呆了,那專心讀著同本雜誌的三個女孩也被聲音吸引住,她們慢慢放下雜誌,緩緩抬起瞠目結舌的面孔,三人的神情與動作完全一致。

四個人、不,正確來說,是整條三樓走廊上的大學生,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在說話的康凝之身上。

白底黑點的襯衫連身裙透著上午的日光,搭上紅色的針織短版罩衫後,又在最外層穿了件軍裝風格的金釦藍外套,黑色蓬紗襯裙下是雙穠纖合度的白皙美腿,全校也只有這個人敢在腳上套了雙花俏的短襪,然後再誇張地踩著大紅色的高跟鞋。她甩了甩綁著小小雙馬尾的褐色帶金微捲髮,白色小髮夾讓她的笑容更顯甜美──

一切的一切,都跟她們手上的那本《魔幻University》封面一模一樣,就連嘴角揚起的幅度、眼睛彎曲的角度,都是同個模子造出來的。

「幹嘛啊?幹嘛全都不說話了啊?」雜誌封面的模特兒眨眨纖長的睫毛,似笑非笑地問道。

「不是、不是!」緊抓著雜誌的馬尾女孩將手中的刊物捲長棒狀,她語無倫次地試圖解釋,「不是啦!哎呀,我到底要說什麼──我的意思是──哇塞!阿凝!妳今天也太正了!正翻天了!翻到整個臺灣連根拔起翻面再種下那樣的正!」

「謝鈺妮,妳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啊?」戴髮箍的女孩一把搶回雜誌,她紅著臉嘗試將捲曲起來的書壓平成原樣,「討厭,說話就說話,沒事把我的雜誌弄成這樣做什麼?」

「雜誌弄壞了,再拜託阿凝一下就好了啊。」短髮女孩微笑著拉起成為眾人焦點那位的雙手,「阿凝,妳這樣直接穿模特兒工作的衣服出來好嗎?廠商不會說話嗎?雜誌社也不會說話嗎?還有妳的經紀人……」

「我沒有經紀人,愛愛,我記得我說過很多次了哦?」她舉起右手食指輕輕搖晃,不遠處傳來別班男同學宛如心臟中箭的慘叫聲,「而且這套衣服本來就是我的私服,妳自己看雜誌封面不是寫了嗎?『魔幻Girl的春季私服大解密』,別人才沒辦法限制我什麼咧。」

她話剛說完,第一堂課的鐘聲立刻響起,身後整條走廊不分男女都跟著發出比中箭還要悽慘的哀嚎,她聳聳肩無奈地笑了笑,舉起的食指轉個方向指著教室的門,示意大家準備上課。

「討厭,我還想多聊一會兒呢。」髮箍女孩抗議道。

「等一下下課還有時間啊,」康凝之眨了眨不用化妝就很完美的大眼睛,「如果妳們有任何問題,我可以把今天的午餐時間留給妳們喔。」

Yeah!阿凝果然是大好人!」綁馬尾的芋泥高興地大叫,「這就叫作人美心也美囉?」

「阿胤,你中午也要一起來嗎?」被稱作愛愛的短髮女孩問向那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唯一男生。

「呃……我……行嗎?」

髮箍女孩搶話:「機會難得,不要的話──」

「有什麼不行的呢?當然歡迎囉。」提出邀約的康凝之甜笑著,優雅地轉身穿過後門,在她踏進教室的同時,身後隨即爆出巨響,女孩們笑得花枝亂顫,東一聲「阿胤」西一聲「丟臉」地嘻笑著。

康凝之搖了搖頭,帶著略微收斂的笑意,有點不耐煩地打量著教室裡其他早就坐定位的同學們,而同學們也全向她投以渴望的目光。

又來了啊……」她在心裡暗暗想著。

緊接著是每堂課都會上演一次的戲碼──每當她跨出一步,教室內不分男女,全都往自己的身旁擠了一下,希望在她選定座位前擠出一個足以讓她塞下的空位,好愉快地肩併肩度過九十分鐘的煎熬。

「康同學,坐我這裡,來嘛。」

「學妹,妳有什麼不懂的,學長都可以教妳喔。」

「同學,我這裡沒人坐啦,快過來。」

「凝之,我旁邊還有位置喔。」

可怕的氣音此起彼落地冒了出來,這樣製造出的噪音遠比她剛才高跟鞋踩出來的還要令人難受。

「阿凝,我們幫妳佔好位置囉!」芋泥搖晃著馬尾指著她身旁的空位,她們一行人早就佔據了右手邊中央,一整個行排的位置。

康凝之稍稍吐了口氣,勾起專業的笑容,輕巧地朝友人留下的座位走去,整間教室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瞬間缺少了一半的活力。

「看妳要坐我和阿胤中間,還是阿胤跟愛愛中間,還是愛愛跟Peggy中間。」芋泥熱情地問道。

「我坐這裡好了。」康凝之看也不看旁邊是誰,直接往最中間的位置坐下去,「老師來了,找個座位沒必要耽誤那麼多的時間。」

這一席話順利打消戴髮箍的Peggy,強烈爭取她坐來自己身旁的念頭,Peggy鼓起面頰,有些不大高興地掏出課本,然後瞪著一位年老駝背的教授慢步走上講臺。

康凝之這才總算鬆了口氣,每次上課前都要為了「坐哪裡」這個問題浪費好多時間,而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那股恨不得破口大罵的衝動。她的脾氣本來就不大好,但是為了維持完好的面貌,以及在這所大學安安穩穩地讀下去,能讓自己完美、受眾人喜愛,那是她最重要的功課。

老教授含糊不清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出來,又加上了好幾道令人頭暈的嗡嗡聲,康凝之瞄了眼左手邊的阿胤,他連課本都還沒打開就趴在上面睡了,她再偷看右手邊的愛愛,愛愛低著頭與Peggy繼續專心讀著雜誌。

真不懂得惜福。

康凝之在心中暗忖,她搖了搖頭,依著教授說的在哲學概論課本上畫了重點線。

這裡是F大哲學系一年級的哲學概論課堂上,不曉得是因為八點鐘上課、還是教授帶著方言腔調的嗓音催眠功力過強,上課鐘響不過十分鐘,教室內已經有一半的人趴在桌上睡著了,剩下一半醒著的,有的仍在吃早餐、有的在低聲閒聊,而更多的是在閱讀昨晚上架的《魔幻University》三月號雜誌。

每次看到同學寧可認真讀雜誌,把每一頁服飾的品牌名稱和價錢背得滾瓜爛熟,或是煞有其事地辯論著星座專欄的本月運勢,身為這本雜誌裡人氣最高的學生模特兒,康凝之總覺得自己種下了誤人子弟的嚴重大禍。

不過,會變得怎麼樣都不關我的事。

即使不斷在心裡如此告訴自己,教室裡包含老師在內的六十四對眼睛,卻不時朝她身上投射過來。

嘴角微微上揚,說到底,她還是很享受這種被眾星拱月的優越感。

但,今天不太一樣。

教室裡加上她自己的話,事實上是坐著六十六個人。

康凝之的柳眉微蹙,些微透著綠光的雙眸,看向坐在講桌正前方,那個不起眼的背影。

乾燥凌亂的長髮、洗褪成又髒又灰的藍襯衫──那是一個任誰都不想接近、極為瘦削的男性,但他竟有著那對看也不看她一眼的新來的眼睛。

康凝之深吸口氣,一股像長年沒洗過澡的恐怖酸臭,窒息般地竄進她的鼻子中,她猛地瞪大雙眼,努力地轉移注意力回課本上,希望重新墜入人類知識的殿堂。

好像隱約有著一股……很不尋常的氣味……

再次看了那個新來的怪人一眼,康凝之最後還搖了搖頭,捏住鼻子。

是我多慮了吧。

 

 

「阿凝、阿凝!妳知道這件海洋風的拼貼洋裝在臺北哪裡買得到嗎?哪間百貨公司有設櫃啊?」

「阿凝──我昨天買了好多頂藤編紳士帽喔,可是我怎麼戴都戴不好欸,教我嘛──」

「阿凝,我的腿適合穿這雙楔形鞋,還是這雙西部牛仔靴呢?我想配這一頁妳穿的這件蕾絲連身裙……」

痛苦的九十分鐘之間,夾著對康凝之而言更為痛苦的十分鐘,當下課鐘一響,行動緩慢的教授前腳還沒踏出教室,整間教室的同學宛如浪潮一樣往康凝之的位置湧了過來,那瞬間她總覺得自己的身份是汪洋大海中的漩渦。

即使內心充滿無可奈何的怨懟,她還是甜笑著一一回答同學們的問題。

像這樣瘋狂癡迷的行為,應該要怪她自己,還是要怪這些人的定力不足,輕而易舉就受到影響呢?每每成為漩渦時,康凝之都會陷入這樣的思考中。

所以,剛才那個初次見到、瞧也不瞧自己一眼的長髮男子,或許真的是個特殊的存在。

「阿凝……」

「阿凝──」

「阿凝!」

自己的名字此起彼落被喊著,康凝之的耳朵漸漸承受不住,她索性猛地站了起來,掛著迷倒眾生的笑容,糖般的嗓音大聲、清晰,卻不刺耳地說:「大家聽我說──」

比菜市場還要鬧哄哄的教室總算寧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睜著有所期待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這位亮眼的少女。

「每次工作完廠商都會提供很多衣服、配件給我,我一個人只有一個身體、一年也只有三百六十五天,好多衣服我根本穿不到。」康凝之略作苦惱地說,「不如這樣好了,我明天先帶幾件衣服過來,中午的時候,大家看喜歡哪些就免費帶回家吧!」

「喔耶──」

爆炸般的歡呼幾乎要衝破教室屋頂,不少女同學一聽到康凝之發表這樣的「好康」活動,便匆匆忙忙跑出門到處宣傳嚷嚷了,更有不少女同學自告奮勇地舉手說要到康凝之家幫忙打包搬運,其實她們的內心都是想搶在別人之前,先將搶手的貨色給私吞帶走。

「好啦、好啦,就這樣了,可以停止跟衣服有關的話題了嗎?」

康凝之本想用分給別人家中快變成破布的衣物妙招,來阻擋聊個沒完的服裝問題,結果似乎造成了反效果,就算大家焦點不再全然放在她的身上,但是同學們七嘴八舌、妳一言我一語地的噪音,快讓康凝之的情緒衝破理性最後的界線了……

「我告訴你們,昨天會計系的副會長告訴我,她們系上才剛有個女生遇到那隻吃人的狐狸精咧!」

一個信誓旦旦、很有古代說書人音調的男生聲音,衝破女性聒噪的尖銳嗓音,直挺挺地穿進康凝之的耳中。本要站起來走去廁所之類地方避避吵鬧的她,詫異地環顧四周,尋找那男生聲音的來源。

最後,她看到教室最後一排,一群以柯胤昇為首的班上男同學,正人手一本抓著這一期的《魔幻University》煞有其事地討論著。

「欸,《魔幻University》是專門替女孩子編寫的雜誌,你們男生看這個幹嘛啊?」

坐在桌上的柯胤昇嚇得摔下桌,其他聚在一起的男同學們,也全用驚訝的目光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的校園美女康凝之。

柯胤昇扶好歪掉的鴨舌帽,從地上狼狽地爬了起來,他不解地看著一秒前,康凝之被整班女生圍繞住那個教室正中央的座位,再看看一秒後神不知鬼不覺從自己身後冒出頭來的康凝之。

「阿、阿凝……妳怎麼……怎麼這麼快?」柯胤昇問道,「妳剛剛明明還……」

「你是聊得太起勁了,才沒發現我早就離開位置囉。」康凝之輕鬆地跳上另一張桌子坐好,那群男同學的臉頰立刻揚起一抹緋紅,有幾個男生還吞了口口水,康凝之很有魅力地翹起腳,雙手捧著右腳膝蓋,「怎麼啦?我怎麼不知道《魔幻University》對男孩子也會有吸引力?你們沒看到副標的『Just for girl』嗎?」

「我們當然是衝著校花康凝之買的囉。」其中一個走穨廢風的男生油腔滑調地說。

「真的是這樣嗎?」康凝之抬起下巴,半瞇著媚眼狐疑地問,「可是我怎麼會聽到你們一直在聊什麼『食人的狐狸精』呢?」

「阿凝、阿凝,我們不是罵妳!真的不是!」阿胤緊張地說,旁邊一些穿著系服的男孩放聲大笑。

「不是嗎?」康凝之歪了頭。

「阿凝啊,妳是我們哲學系之光,又是本校創校以來最正翻天的校花,全校我還沒聽過有人討厭妳的咧……像妳這樣宛如女神般的存在,誰捨得說妳是『狐狸精』呢?」油腔滑調的頹廢風男同學又說了。

「對呀,我們是在討論這一期《魔幻University》的〈昨夜聊齋〉單元啦。」一個剃了小平頭身材健壯的男生翻開粉紅色雜誌,指著接近雜誌尾聲、唯一字比圖還多的專欄。

「〈昨夜聊齋〉?」康凝之的頭歪向另一邊,幾個男孩子像被噎掉般羞怯地低下頭。

「阿凝不會看〈昨夜聊齋〉這個單元嗎?」阿胤有些驚訝。

「《魔幻University》對我而言是工作,休息時我不會去翻開它。」

「這個單元常寫很多真實發生的靈異事件,還有一些網路謠言啦……鄉土傳說之類的……很精彩呢!寫的人文筆很好!」阿胤興奮地說,「不只我們男生愛看,那些女孩子也都滿期待每期這個單元的。」

「《魔幻University》裡最紅的模特兒居然不看〈昨夜聊齋〉,」頹廢風小子笑著,「這真是個大新聞!我今天要回去PO在BBS上!絕對會被推爆的啦!」

「哎呀,隨便PO一篇文裡面隨便提到阿凝,就會被隨便地推爆啦!」不知道誰這麼說。

「阿凝,該不會美麗大方活潑亮眼的妳……」阿胤瞇起眼睛,「會怕鬼吧?所以才不看〈昨夜聊齋〉呢?」

「喔……這個嘛……」康凝之的食指輕壓著櫻色雙唇,她看著天花板思考了數秒,「其實我還沒決定要不要加入『怕鬼』這個屬性呢。」

「哈哈哈哈哈哈──阿凝,妳真幽默!」

「又不是動漫人物,不如加上獸耳好了!」

男孩子們愉快地笑著,那些吵完服裝、終於發現女主角早溜到另一個聊天群體的女孩子們,也漸漸聚集了過來。

「你們男生不要隨便嚇阿凝喔!」

「是說……〈昨夜聊齋〉真的很可怕欸!」

「這一次提到那個『食人狐狸精』的謠言,其實已經在網路上傳了一兩個月了喔。」

「對呀,而且有一些地方新聞,或是BBS上的尋人啟事,都跟『食人狐狸精』不謀而合欸!」

康凝之微微地挑起左眉,帶著微笑,靜靜地聽著同學們一個接一個討論起來。

翻開的雜誌上,白色光滑的紙張印著密密麻麻的黑色鉛字,幾張作了鮮血特效、穿著高中制服或國中制服的不露臉少女照片,凌散地排列在〈昨夜聊齋〉專欄裡面,一共跨了三大頁的專欄最後以一張昏暗的畫作作結──很顯然是模仿西門町夜間街景的圖畫,中央主角是個長著獸耳與狐狸尾巴的瘦長人影,地上那人影的影子拉得好長,在畫面的最前端,幾根似乎是人類手指的肉塊散落在那裡。

「你們講的那些都過時了啦!」平頭男孩的聲音就像古代說書人一樣,「我剛就說了啊,會計系有個女生被西門町的吃人狐狸精抓走了啊!我手上握有證據!」

吵吵鬧鬧的同學們再度安靜,看著平頭男孩揮舞從口袋裡挖出來的一張照片。

康凝之仍坐在桌子上,看著兩旁的同學如水流般湧到平頭男孩身邊,伸長脖子、擠來擠去,搶著看傳說中的照片。

「哎哦──真的欸!」

「太可怕了!就跟謠傳的一樣!」

「這個女生呢?她還好吧?」

大夥兒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平頭男孩得意洋洋地甩著照片說:「會計系學會的副會長一早告訴我啦,這張照片上的美女,昨晚失蹤了!副會長和她是住在學校旁邊租屋的室友,她說照片中的美女打從拍完這張照片後,人就變得很古怪,不但很愛吃生雞蛋,每天早上起床她的手指都纏繞著OK繃和繃帶呢!」

「就跟謠言說的一模一樣……」愛愛害怕地看著康凝之,「在西門拍了比V手勢的照片,照片洗出來會是靈異照片,然後主角開始嗜吃生雞蛋……最後連自己的手指都啃掉……」

「行為舉止和外表會變得像狐狸一樣,然後會夢遊到拍照的地點,然後……」芋泥嗚咽一聲,「然後被狐狸精帶走……消失不見……」

「呀──好可怕啊!」

「太恐怖了!我以後都不去西門町了啦!」

「誰認識什麼道士會收妖的?不過是隻狐狸精,應該很好收伏吧?」

沒什麼大腦和吵死人的尖叫又響了起來。

康凝之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無奈笑著,看著所有人的反應。

「真的這麼恐怖嗎……」沉默不語的阿胤終於開口,他恐慌地看著大家,並抓來自己的背包掏出他的數位相機,「可是、可是我上週末才到西門町拍照……而且……」

「讓我看看。」康凝之打斷了阿胤的話,她伸手取過那臺輕盈的銀色數位相機,其他第一時間也想搶相機的同學們看到康凝之出手,只好收回雙手,擠來擠去搶著康凝之背後的位置。

相機螢幕顯示出柯胤昇那張符合謠言的照片,在西門徒步區裡,有著時常播著電影與歌手專輯廣告的大螢幕大樓前,戴著鴨舌帽的柯胤昇,獨自一人靦腆地比著「V」字手勢,和螢幕上新發專輯的甜美系女歌手合影。

怎麼看都像是一張普通的照片,從照片來判斷,頂多能推測出柯胤昇很迷戀那位甜美系女歌手罷了。

「阿胤,你不是臺北人嗎?幹嘛做觀光客才會做的事啊?」

「他是為了電視上那個糖糖啦!用肚臍想也知道。」

「哎唷,原來阿胤喜歡糖糖喔……」

「看不出來欸,糖糖不是宅男才會喜歡的嗎?」

「你怎麼可以背叛阿凝呢?糖糖有阿凝正嗎?妳看她修圖修多大!」

「那些根本不是重點好不好!」柯胤昇紅著臉抗議道,「重點是我在西門町拍了一張比『Yeah』手勢的照片啊!我會成為吃人狐狸精的下一個目標啊!」

「蠢死了,」Peggy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吃人狐狸精只會想吃少女,對你這種迷戀糖糖的宅宅才沒興趣呢,吃下去說不定會拉肚子喔!」

「反正狐狸精吃那麼多了,多吃個阿胤當胃腸藥也不錯啊。」

當話題全部轉到欺負阿胤身上時,上課鐘也在笑鬧中響了起來,同學們看著教授步履緩慢地走進來,也邊鬧著阿胤,邊紛紛回到座位上。

唯獨仍坐在別人桌上的康凝之動也不動,美麗大眼眨也不眨地看著阿胤的數位相機。

「阿凝……相機能還我了嗎?」阿胤不好意思地問道,「Peggy說的對,狐狸精只吃少女,不會吃我啦……」

「不、不是這樣的。」

康凝之抬起頭,陽光透過高高的窗戶,灑在她的身上,阿胤不敢相信地眨眨眼──

有那麼幾秒,他似乎看見康凝之的眼睛變成綠色的了,就像彈珠汽水的瓶子那樣。

「正確來說,狐狸精早就不吃人類了。」

「啊?」

「阿胤!相機借我一下吧!等等還你!」

「啊?阿凝,上課了耶──」

阿胤不解地看著康凝之飛也似地奔出教室,柔順的紅褐色長髮在晴空下閃閃發光,高跟鞋的腳步時也瞬間消失、聽不到了。

「柯胤昇,既然你都站著了,簡述一下我剛剛補充的,從康德的方向解釋一下『什麼是美』嗎?」

「那個,教授。」

搞不清楚狀況的阿胤手足無措地站在教室後面胡言亂語。

「像剛剛康凝之同學像天使一樣飛了出去,真的超級美的……」

 

 

康凝之在空無一人的三樓走廊上狂奔,速度快到她的腳幾乎飄浮起來,全身的色彩凝聚成彩紅般的色塊,在耀眼陽光下掀起一陣帶了芬芳的微風,她直往走廊盡頭、洗手間外的陽臺飛奔而去。

眼看盡頭在十步以內就能抵達,康凝之的腳步卻沒有因此停下,大紅色的高跟鞋靈巧地踏上塗著白色油漆的矮牆,左腳輕輕地朝矮牆上的欄杆一蹬──

這所大學裡被喻為創校以來最美麗的校花,手腳俐落地翻出矮牆欄杆,從三樓高的校舍走廊,毫不猶豫地一躍而下。

紅褐色長髮在空中舞動,藍色外套迎著風揚了起來,她的眼裡一點恐懼也沒有,彷彿跳樓這件事比吃早餐還要稀鬆平常。

數秒後,她像隻貓一樣柔軟安穩地降落一樓被花叢圍繞起來的大草坪。

康凝之臉不紅氣不喘地翻身躲進陰涼樹蔭下,順手將柯胤昇的相機往地上一摔,火紅的高跟鞋緊跟著兇神惡煞地踹了上去。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一個像極小孩子的細小聲音,急切地呼喊著,康凝之勾起邪惡的笑容,像沒聽見一樣繼續發狂地踩著別人的相機,踩到螢幕裂開、塑膠殼炸得飛了出去、踩到那小孩的聲音從呼喊變成慘叫。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黏稠的半透明物體,頓時從相機鏡頭如煙般竄了出來,它的速度已經夠快了,沒想到專注在破壞相機上的康凝之更快,纖細修長的右手輕鬆掐住那個半透明的玩意兒。

「抓、到、你、了、唄。」

康凝之唱歌般愉悅地說,如果這是一部動畫或漫畫,她揚起粉紅色紅暈的臉頰旁,一定充滿閃亮亮的愛心。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那個半透明的玩意兒瘋狂地甩著應該是頭部的地方,黏稠的本體在煙霧散去時,漸漸凝結成一個果凍般的東西。

「少說廢話了,你以為又哭又鬧的,就能改變你的命運嗎?」

康凝之閉上雙眼,羽毛般輕盈又捲又長的睫毛蓋了下來。

半透明的果凍化成一個只有康凝之兩個手掌大的小小人,那個小小人有張光滑的臉,上面什麼五官也沒有,手和腳倒是跟嬰兒的一樣真實,它的脖子被康凝之單手掐住,她的手勁似乎很強,小小人的脖子都被捏得爆出裂痕,一些發霉般的青色黏稠物從裂痕中汩汩流出。

「不要……不要……不要……」

果凍小人虛弱地哀求著,康凝之猛地睜眼,一對碧綠色玉般的大眼毫不留情地盯著它,像看著一桌豐盛的大餐,笑開了的嘴漸漸變長,平滑潔白的牙齒也開始浮突、變尖。

「我已經餓很久了,你知道嗎?」

「不……不……」果凍小人抽噎起來,發霉般的黏稠液體流得康凝之滿手都是。

「這就是你的命運,身為鬼怪,不是就是被除鬼的傢伙消滅,就是被弱肉強食。」

康凝之平靜地說著,果凍小人不再掙扎,它像嬰兒的小手微微顫抖,任由康凝之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舐從它身體流出來的噁心液體。

康凝之的舌頭抹過櫻色雙唇後,興奮地張開嘴巴。

那足以一口氣吞下一頭牛的血盆大口,任誰也無法想像,它就這樣不搭嘎地長在最有潛力的學生模特兒、整個校園裡最為貌美的康凝之身上。

「再見了,危非作歹的小小『相鬼』──」

條件交換!」

「相鬼」,那隻果凍狀的半透明小人,用它裂開的脖子大聲喊道。

否決!」

原本已經張大嘴巴的康凝之呆愣了三秒不到,立刻用她那突然變得低沉的聲音回道。

「妳不能這樣子犯規啦!」相鬼哭鬧著,身體在康凝之的手中不停跳動,「鬼怪界有鬼怪界的規矩,妳不能這樣子犯規啦!」

「為什麼不可以?」

蜜糖般的甜美嗓音重新出現,康凝之咬動自己恢復原樣的櫻桃小口,那唯一仍顯得古怪的綠眼,不以為然地打量著手中奄奄一息的相鬼。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相鬼尖叫著,「我已經喊出『條件交換』了,妳至少要聽聽看我提出的條件,不能隨便就否決。」

「就算你的條件再美好、字數再多、講得再感人肺腑,」康凝之勾起媚笑,左手憐愛地撫過相鬼脖子上的傷痕,「我還是會二話不說地否決。相鬼,我說過了,我已經餓得太久了……既然都是否決,既然下場都是進我肚子,你又何必浪費這個時間講那根本沒必要存在的條件呢?」

「鬼怪界有鬼怪界的規矩!」相鬼的智商肯定不高,繞了好幾圈,它還是重覆著同樣的那幾句話,「妳不能破壞規矩!不能破壞規矩!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能──」

「吵死了啦!」康凝之吼道,「那西門町那個食人狐狸精又怎麼說呢?我是不知道那傢伙是哪裡來的鬼怪!哪一種鬼怪!但它不僅沒有遵守鬼怪界的規矩,隨隨便便就對人類出手!還違反了那幾百年前就訂下的『公式化行為禁令』!想替自己打造出一個嶄新的傳說!」

「『公式化行為禁令』也不過才訂了五十年……」

「總而言之,」康凝之拔高的尖銳嗓音蓋過了相鬼微弱的喃喃,「你廢話少說,乖乖進我肚子,把你的存在化為我的修為,接受弱肉強食的現實吧!」

「我的條件是,保留我的小命,讓我繼續活在這個世界,我願意用關於西門町狐狸精的小道消息跟妳交換!」相鬼用盡全身力氣喊道,喊完時它平滑的肌膚浮出小刺般的突起,它無力地癱在康凝之手上。

「小道消息?」康凝之挑起一邊眉,「你以為我會在乎那個無聊事件嗎?」

「當然、當然,」相鬼疲憊地說,「剛剛在教室裡,我附著的這臺相機主人和其他人類講到『西門町的食人狐狸精』時,妳馬上就瞬移到人類身後,很感興趣地參與話題了,又把我附著的相機搶走……」

「那是因為我餓了。」康凝之冷笑,「我應該早料到的,春天這麼溫暖可是相鬼們活動的大好時節,怪不得那啥鬼西門町傳言裡,會有一堆人拍到靈異照片。」

相鬼是一種附著在相機或是相片裡的鬼怪,外貌呈現半透明人形,果凍般的外型可以任意變化,有相鬼附著的相機很容易拍出靈異照片,靈異照片上的鬼影,大多都是相鬼的影子,也有部份是附著之上的相鬼本身。

相鬼是以被相機截取的生物部份靈魂為食,也只有相鬼附著的相機,才能夠截取生物的靈魂。至於相鬼產生的原因,是從人們沒有收藏好的相片轉化的,相片承載著生物的回憶與思念,被拋棄時這些念頭都會凝聚成怨恨,最後化為相鬼。

「說到底,你們這些相鬼,也違反了『公式化行為禁令』呢。」康凝之嘲諷道,「大肆繁殖,幫助那個啥食人狐狸精製造都市的鬼怪傳說……我這樣吃了你,對鬼怪界才是好事呢。」

  康凝之說完,小巧的嘴巴再度變大,相鬼悽慘尖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