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十四章 逮個正著

氣溫日日升高,窗外畫面是一片翠綠,舒適的綠色和微悶的風,就連時間都忘記自己的步伐停止腳步。如果有人說詹姆是個聽話的乖孩子,這倒也沒說錯,或許他骨子裡還是有體貼乖巧安靜沉著的一面吧!就拿上回魯道夫恐嚇他的事來說,這幾個月來他也頗聽話的,乖乖上課乖乖下課,霍格華茲總算有點學校的模樣,雖然無趣了點……

大家對於四人組的大改變總是不太習慣,有時拉他們玩,他們還會拒絕,只是四人圍在一起用功讀書──

『就算考試快到,也不用認真成那樣嘛!』布依緹說。

『用功讀書的小天天也很帥啊。』不知道幾年級的葛來分多女生說。

詹姆的改變也有人到因此開心。

『我家詹姆其實腦袋不錯,在家裡老是被我媽,抓去一起作研究!我想他這回的考試一定可以考得很好,什麼?你說什麼?超越我?還早呢!他怎麼可能超越我──』包曼在和法蘭克下巫師棋時大聲說道。

『本來就該讀書,我們是學生,這是我們的本份。』莉莉說,『不過不管他做了什麼好事,我都不會原諒他!』

很明顯地,莉莉還在生氣。

雖然在大家看來,四人組是在讀書沒錯,實際上呢?當然還是在讀書,不過也會無聊地聊起天來,不知道是書本太簡單還是他們太聰明,就算課堂上不聽,詹姆和天狼星隨意讀一讀也就了解了,再加上超級用功的雷木思幫忙,沒花多少時間,所有課程就複習了三次,只有彼得較辛苦,同樣的話雷木思得說個十遍他才大略了解。

其實也不是他們不想玩,只是他們想玩時,魯道夫總冷不防地出現,他們只好打道回府──魯道夫像幽靈一樣,老是飄在他們附近。

『他不罰我們勞動服務是不會罷休的吧。』詹姆說,『他根本想找麻煩。』

『但這樣跟在我們身後真的很……』天狼星做了鬼臉,『很像變態狂。』

『不過,能靜心讀書也不錯啊。』雷木思點點頭。

『雷木思,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詹姆無可奈何地說,『或是你喜歡被跟蹤的感覺……』

『莉莉!快來幫我!』

在藥草學課堂上,布依緹突然尖叫,原來她負責對付的修果苗,正費盡心思地伸出附有細毛的藤蔓,她不斷敲打那些藤蔓,卻仍不停生長。莉莉皺著眉頭,拾起來忒立教授發給他們的小木槌,輕輕敲了敲苗邊的泥土,它總算停下動作。

『太好了,我快嚇死囉!那些長毛的藤蔓最愛傷人的臉了,像我這樣的面孔,萬一被毀不是太可惜嗎?』布依緹摸著臉頰說。

『萬一沒被毀才真的太可惜了吧。』天狼星小聲地說。

『沒必要這麼說吧,天狼星,她跟你可是同道中人。』雷木思說。

『同什麼道?』天狼星不悅地問,『跟那隻……』

『喔,我知道了──是自戀!』彼得喊道,天狼星立刻撞了他的胳臂一下。

『我自戀也是有本錢,像那種……哎,真是悲哀啊。』

天狼星說完,四個人又哈哈笑了起來,布依緹朝他們吐吐舌頭,又繼續做未完的工作。

『妳是不是忘了說什麼?』艾蜜莉的冷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哎呀!』布依緹摸著胸口,『嚇死我了──』

『妳是不是忘了和莉莉說什麼?』

『什麼什麼說什麼?』布依緹不高興地吼,『妳和她什麼關係啊?居然到了互相叫名字的地步?我幹嘛要跟莉莉說什麼,妳不要莫名其妙跑來和我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好不好?而且莉莉又沒有要我跟她說什麼!』

艾蜜莉沉默了──她瞥瞥莉莉,發現莉莉並沒有看她。

『怎麼樣,莉莉根本不想理妳!我聽說妳們聖誕節時還一起過!而且是在莉莉家過的,妳不是很聰明,又很厲害嗎?怎麼聖誕節不回自己家裡過咧!聖誕節本來就是一家人團聚的好日子嘛──看來是那幾天的生活讓莉莉看透妳這個傢伙了吧?』布依緹壓低聲音說,沒有人注意她們兩個的對話,『我早就跟她說少和妳這傢伙在一起,她現在總算聽我們的話了吧。』

『我只是想提醒妳跟莉莉說聲謝謝,』艾蜜莉轉身背起書包,『畢竟剛才是她幫助妳,才沒有讓妳這個悲哀的臉變得更悲哀。』

她走到來忒立教授面前,低聲說了幾句後,便離開溫室。

『什麼話啊──她說什麼啊?』布依緹自言自語,她不懂艾蜜莉最後說的那句話,『悲哀的臉?』

空無一人的走廊上,艾蜜莉大步走著。

她剛才和教授說身體不適,要先回去休息。

而在教授建議『找個人陪妳』的時候,她拒絕了──不會有人想來陪她,她也不需要人陪,她一個人就可以做任何的事,她一個人就吃過苦,她一個人就可以從地獄爬回人間……

『我一個人也沒關係。』艾蜜莉心裡想著。

在莉莉家過得很快樂,很有趣,除了她那個麻瓜姊姊外,其他記憶都是美好且溫和的,她一直以為自己已經交到朋友,找到好夥伴──她生平第一位朋友。

『我太天真了,那個人說的沒錯,雖然他很可惡,但他說的話還是很有道理。』艾蜜莉拐了個彎,朝葛來分多塔走去,『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逃出來?逃到這兒請求鄧不利多保護,好過平常人日子?還是等待時間報仇?』

她停下腳步,視線隨著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看了出去,夏日的校園在藍天陪襯下更充滿活力,似乎連這棟冰冷古堡都活了起來,紅色眼睛在日光下閃閃發光。

她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所有的家人──在她小時候──她的父母,是活生生死在她的面前,她看著他們哀嚎、哭泣、尖叫,臨死前只想著要保護她……而她,只是個五歲小女孩,那日的邪惡火燄似乎還在她面前燒著,把她的一切燒到焦黑殆盡。

醒一醒吧,艾蜜莉,妳根本不需要夥伴──妳費盡千辛萬苦,賭上性命逃出那個地方,來到霍格華茲的原因,是為了學習更多的知識,再加上自那個地方學來的魔法,以及鄧不利多絕對會與他對立的情況,在這三者的支持下掌握時機報仇,為了父母報仇──那是我的父母,我的家族,我不需要別人幫忙,也不能把無辜的人拖下水……

艾蜜莉闔上眼睛。

報仇、報仇、報仇!是他奪走我的幸福、我的一切,讓我再也無法安身於天堂──對!我生命存在的價值,就是殺了他,毀了他的一切!即使要我賠上性命也沒關係,反正這世界早就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

太傻了,艾蜜莉,妳天真的以為,經由那叫伊凡的麻瓜小孩,可以讓妳找到其他活下去的目的嗎?妳以為那叫莉莉的女孩可以幫助妳,想起曾擁有的短暫幸福,和那已經被妳忘卻多時的真正名字嗎?

不對,我沒忘,我只是不想想起,一點都不想,那沒意義──過去的事已經過去,幸福也是,什麼都拿不回來的……那離我太遙遠……

艾蜜莉倏地睜開眼睛,瞳仁內燃著憎恨的怒火。

永恆不變的只有報仇,這才是我活下去意義!』

她轉身繼續往葛來分多塔走去,長髮在身後恣意飄動,她身上帶有的冷酷,比之前更加沉重。

或許莉莉並不知道,她無意間的舉動,對這個身經百劫的十歲小女孩來說,都是一個依靠。

『再見,莉莉‧伊凡。』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師長與同學!歡迎大家來觀賞我們霍格華茲魁地奇的冠軍之戰!我是播報員──蕭爾特‧費格!』柔和的嗓音隨著風傳到看台人的眾人耳中,『現在歡迎球員進場,身穿紅袍的是我們的葛來分多隊!另一邊是已經蟬聯五次冠軍的雷文克勞!』

歡呼聲、鼓舞聲、叫喊聲,全在球場內響起,詹姆在位置上跳上跳下──他很期待每一場魁地奇,這一年下來,看了不少校內魁地奇比賽,心裡自然是深深被之吸引,這回他又可以擺脫一堆書本,大搖大擺走出城堡,不必擔心魯道夫的跟蹤,而且──包曼這回不會上場,這些讓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騎上掃帚。』哈維夫人說道,她放出搏格、金探子,然後把快浮往上一扔,拿起掛在胸前的銀色哨子,吹響它,十四根掃帚瞬間往上彈去,比賽正式開始。

『葛來分多的席娜奪得快浮!現在正直往球門奔去──啊呀!當心!雷文克勞的打擊手不約而送來搏格!』費格尖聲說道,他是雷文克勞的學生,在播報時很難維持公平,但是他總會摀住麥克風,偷偷說些:『幹得好,雷文克勞贏定了』之類的話。

『喂,你知道嗎?』正專心盯著球場的詹姆突然被天狼星打斷。

『什麼事?』詹姆沒啥耐心的回問。

『我聽幾個六年級學長說,』天狼星附在詹姆耳邊,『他們比賽前有開賭盤喔……』

『賭……賭盤?』詹姆說,『這麼有趣的事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講。』

『怕你沒錢啊,笨蛋──』天狼星露出奸詐的笑容,『聽說他們比較看好雷文克勞。』

『誰說的?葛來分多一定會贏!』詹姆說。

『看吧!還好我昨天沒跟你說,不然你一定會把錢輸光光。』天狼星搖搖頭,『葛來分多能進決賽只是僥倖,如果不是史萊哲林積分輸給我們,進決賽的應該是他們。』

『你該不會有賭吧?』詹姆狐疑地問。

『不,買聖誕節禮物到現在,我錢根本存不夠……』

『那跟我說幹嘛?』

『天狼星是想告訴你,葛來分多贏的機會很小,』雪妃尖聲插嘴道,『!當心啊!接下快浮──雷文克勞真的很厲害,好歹他們也是上屆的冠軍啊──而且你仔細看兩隊使用的掃帚──喔!不!快把快浮搶回來啊──差太多了,雷文克勞的球員又有很多是高年級生……』

『喔,你們是故意的嗎?』詹姆不高興地說,『葛來分多一定會贏!』

『這笨蛋根本認不清事實真相嘛,』天狼星跟身旁的雷木思和彼得說,『真傻,我只希望他做好心理準備,不要賽後在地上大哭大鬧耍賴……』

『我覺得我們要對葛來分多有信心才行。』彼得瞪了天狼星一眼,『詹姆這麼做沒有錯。』

『是啦,你和詹姆最要好啦!同個鼻孔出氣。』天狼星故意學女孩子說,轉向雷木思,『還是小雷木思跟我最好了!』

『不予置評。』雷木思帶著笑容說。

『哼。』

球賽繼續進行,葛來分多明顯佔下風,所有猩紅色的學生站起來拚命叫喊,但在雷文克勞追蹤手連續殺進兩球時,眾人嘆息,甚至有一大半的人坐了下來。

『輸定了。』天狼星也坐了下來。

『才不會咧!』詹姆孩子氣的說,『只要有信心,就一定有希望!』

『是你爸爸說的對吧。』天狼星說,『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所以我說嘛,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天狼星說。

看台上的人幾乎走光,除了少數無法面對現實的人(像是法蘭克),天狼星站在座椅上,一附抽到大獎般看著在地上打滾的詹姆,雷木思仍笑盈盈地看著他們,彼得則想拉起詹姆,但是不斷在地上揮動四肢的詹姆只顧著大叫,完全聽不進彼得安慰。

『我記得好像有句話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天狼星又說。

『天狼星,』雷木思適時介入,『該回去了,時間不早了。』

球場的另一邊,雷文克勞全體同學和各科教授(包括魯道夫)拿著獎盃拍照,他們的歡呼聲在詹姆聽來就像會鑽破耳膜般刺耳,詹姆停了一下,又繼續在地上大叫。

『把詹姆拉起來,我們回去了。』雷木思又說了一次。

『看他那麼「高興」的樣子,我真捨不得拉他起來,』天狼星賊賊地說。

『天狼星。』雷木思似乎有點不高興,笑容瞬間消失。

天狼星搖搖頭嘆了口氣,跳下座椅一把把詹姆抓起來,詹姆這時才稍稍平靜的推推眼鏡,但他還是不時瞪著遙遠一方那些歡欣鼓舞的藍色人群。

『放開我!』詹姆氣呼呼地吼,天狼星無可奈何的放開他。

『詹姆同學,你要節哀啊──』天狼星一臉正經,『話說回來,你剛才在地上打滾的樣子真可愛──』

『神經病。』詹姆推開天狼星,一個人臉沉沉地往出口走去。

『輸球對他來說真是個大打擊。』天狼星說。

『天狼星,你不要故意激怒他好嗎?』雷木思嚴肅的說,『他已經那麼難過了……』

『我不過是想逗他笑嘛,哪知道他根本不領情,辜負我一番好意。』天狼星說。

『我們不跟過去嗎?』彼得憂心忡忡地說,『他會不會自殺啊?』

『呸呸呸──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天狼星用力推彼得的頭,彼得差點失去重心。

『現在回交誼廳他一定會抓狂。』彼得站穩後說。

『拉他去海格家如何?』天狼星抓了抓頭髮,『海格總是會說些很簡單又很有道理的話,比老師她們囉嗦那麼久有用多了,他一定可以給詹姆一個最有效的安慰。』

『這主意是不錯,但是……』彼得縮了縮肩膀,『別忘了有個人一直在跟蹤我們。』

那個人忙著拍照,哪管得了我們?』天狼星大笑,『只要在睡覺前回寢室就沒問題了,別忘了,我們是跟海格在一起,擔心什麼?』

『可是……』

『悶在城堡裡那麼久,不知道是誰每天都嫌無聊呢──』天狼星說。

『我哪有……』彼得臉紅回應。

『你們再說下去就趕不上詹姆了,』雷木思恢復如同往常的笑臉,『讀了那麼久的書,真的很煩──就照天狼星說的,和海格聊天吧。』

『嗯,』天狼星點頭,『兩票對一票,你輸了!彼得。』

天狼星用力摸一下彼得的頭,然後飛也似地往出口跑去,彼得的小眼睛充滿驚慌,一動也不動,雷木思看不下去,便拖著彼得跟著天狼星跑去。冷清的葛來分多看台上,只剩下無法接受事實的法蘭克坐在那兒嘆氣,一臉遺憾瞪著拍照拍個不停的雷文克勞一行人。

『我一直在想你們怎麼那麼久沒來找我了呢!』海格一開門,他所飼養的獵豬犬牙牙便瘋狂擠出門,一蹬腳撲到天狼星身上,沾滿口水的大舌頭在天狼星臉上舔呀舔。

『喔──真噁心──夠了,牙牙!夠了!幾天不見你就肥了不少──老天啊!海格都餵你吃什麼?怎麼那麼重……好了,牙牙,你下去──』

『牙牙很想你呢!牠是個小孩,當然要多補充營養。』海格笑呵呵地說。

『你的意思是──牙牙還會更大啊?』彼得吞了口口水。

『是啊!好了,別站在外頭,進來裡面喝茶吧──你們還沒吃飯吧?那正好,三根掃帚的老闆娘送了一隻烤豬來,一起吃吧。』海格往後退,讓詹姆等人走進小木屋。

『喂!那我怎麼辦?』天狼星還在外頭哀嚎。

『牙牙,讓天狼星進來吧。』雷木思說。

『別管他,雷木思,這個烏鴉嘴還是少吃豬肉好。』彼得說。

『牙牙!』雷木思對彼得笑了笑後,又朝門外喊了一聲,牙牙這才放過天狼星,匆忙地闖進小木屋,坐在門邊等著吃飯,天狼星一臉難過樣地爬進海格家。

『有沒有手帕啊……』雷木思隨即遞給他手帕,他狼狽的模樣讓彼得笑得從椅子上滑了下去。

『住嘴,彼得。』

四個人拿了四張凳子圍著桌子坐了下來,當海格把那隻豬搬上桌時,除了詹姆外的所有人都驚訝的『哇』了一聲,過沒多久,那隻豬便不成原樣了。他們邊啃著海格準備的食物,邊討論最近發生的糗事,當話題轉向今天球賽時,所有人都激動的發表言論──

莉莉一個人悄悄坐在交誼廳看著魔法史課本,今天的葛來分多塔很安靜,幾乎所有人吃完晚餐後就衝回寢室了。當球員踏進交誼廳時,一群人湧上前去,還有不少人都哭了──隊長哈而法不發一語,推開人群,一個人冷冷地走進寢室,聽說只要葛來分多一輸球,哈而法就會關在房間,不停自言自語。

莉莉比大多數的人都冷靜看待葛來分多輸球這事,當雪妃和布依緹坐在她身邊分析這場比賽時,她只是低頭讀書,偶爾發出一些無關緊要的『喔』,就連雪妃瘋狂大哭時,她也只是拍拍她,要她早點睡而已──說實話,莉莉並沒有仔細看這場比賽,有太多事情煩惱著她。

她除了在為詹姆的事生氣外,還有件事──就是艾蜜莉

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或是什麼,艾蜜莉似乎在躲她,每當莉莉想找艾蜜莉一起讀書或做其他事時,她總是找不到她──在課堂上,艾蜜莉好像又變成剛開學時一樣,總是一個人坐在角落,冷眼旁觀所有的事,到了休息時間,也不見她人影。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莉莉心想,『我在無意間做了什麼傷害艾蜜莉的事嗎?』

交誼廳的門突然打開,莉莉像彈簧似地彈起來:『該不會是那四個人吧?我得快回寢室……快十點半……都這麼晚了……

她看看手錶,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這時那個打擾她讀書的人走了進來,原來是保受打擊連晚餐都沒吃的法蘭克,莉莉又坐了下來,法蘭克看都不看她爬上螺旋梯。

『是法蘭克啊……』莉莉鬆了口氣,她又忽然搖搖頭,『不對,我在幹嘛?我為什麼要鬆口氣呢?搞什麼──我在擔心那四個笨蛋嗎?怎……怎麼可能……

莉莉臉色驟變,一股莫名忿怒衝上心頭,她把所有書本都抱了起來,轉身往寢室走,在第一隻腳踏上第一級階梯時,她停下腳步。

不對啊──他們這幾週都很乖的讀書啊──怎麼還不回來咧?』莉莉想,『聽說魯道夫教授很注意他們,該不會……他們又闖禍了?哎──』莉莉甩甩頭,『幹嘛替他們操心啊,以詹姆為首的四個笨蛋闖禍,又關我什麼事?那四個傻瓜……就算被處罰也是他們活該倒楣……就算被處罰……

他們四個……總是這樣……願意彼此分享所有歡樂……也願意承擔任何痛苦煩惱……

莉莉垂下頭,深紅色長髮擋住她的面孔

真正的好朋友……就像這樣吧……我根本就比不上他們,連艾蜜莉什麼時候離我遠去,有什麼煩惱我都不知道──又怎麼和她分擔喜怒哀樂呢?還有之前跟小勒也鬧了好幾次脾氣……我比不上他們,那還有什麼資格去討厭他們?』

她抬起頭,碧綠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像是作了什麼決定似的──莉莉後退幾步,將書擱在桌上,深吸口氣,從口袋掏出魔杖。

『走吧!』她對自己說,像貓一樣溜出交誼廳。

『我們今天有一個人特別──嗝──沉默呢──嗝──』海格揮舞著自己的大酒杯,當他們晚餐吃完,喝了兩壺茶後,海格便搬出酒大飲了起來,『──你……虧你還是……那個什麼……奧古──嗝──斯汀的兒子……嗝──平常談魁地奇,不是你說的最大──聲嗎?』

『他受不了葛來分多輸球的打擊……』天狼星睡眼惺忪地說,『幾點了啊?』

『嗯,』雷木思昏沉地看錶,『快十一點了!真糟糕!』

『怎麼辦、怎麼辦?這下一定會被魯道夫抓到了──怎麼辦、怎麼辦?』彼得跳了起來,不停全身發抖。

『坐下──彼得,』天狼星打了個大哈欠,『不如我們今晚在海格家睡吧──現在出去太危險了。』

『但是明天一早還要上課!我們……』彼得說到一半,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點子,『我們拜託海格現在送我們回去吧!』

『你覺得他這樣能送我們回去嗎?』雷木思指指滿臉通紅,眼神恍惚的海格。

『什麼?』海格笑瞇瞇問道,然後打了個打響嗝。

『我們該回去了,海格。』天狼星說,他眼皮瞇成直線。

『這樣啊,』海格突然站了起來,雷木思和天狼星想扶他,他卻撥開他們,搖搖晃晃地往門口走去,『──嗯,大概十一點了吧──嗝──我好像沒辦法帶你們回去──我喝太多了──你們還是快點走吧,萬一被罵那就慘了……快啊……說真的,今天聊很開心……你們以後要多來找我──嗯……』

海格身體一歪,差點摔倒,雷木思趕緊衝過去扶他。

『我們先扶他上床。』彼得說。

『酒真的很害人。』詹姆這時才說了今晚第一句話,他站起來和另外三人辛苦地把海格拖到床上,海格一倒到床上便呼呼大睡。

『這是主人應有的模樣嗎?』彼得狐疑地問。

『原諒他吧──』雷木思心細地替海格蓋上被子。

『我們再不走一定會惹上麻煩。』天狼星說。

『我的直覺告訴我,』詹姆冷冷地說,『不管怎樣我們一定會遇上麻煩。』

四個人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地關上門,開始在霍格華茲草坪上奔馳,黑天鵝絨般的夜幕點滿星晨,可惜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欣賞,只是瘋狂地朝城堡奔去。

一定要等到最後一秒……所剩時間不多了,但一定要等到最後一秒……』

是誰?』詹姆突然停下腳步,害得跑在最前面的天狼星也停了下來。

『你怎麼了?』天狼星邊打哈欠邊說,詹姆只是在原地打轉。

『為什麼要停下來?』彼得趕了上來問道,然後殿後的雷木思也問了一樣的問題。

『怎麼了,詹姆?』

『沒有……』詹姆皺著眉頭說。

『沒有就快走啊──』天狼星拉住詹姆,又開始奔跑。

就在城堡離他們剩沒幾公尺時,換成彼得停了下來,這四個小鬼只好又站在原地,讓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

『又怎麼了?』天狼星有點不耐煩。

『你們看,那個人──』彼得指著不遠的草坪上,有個小小人影正奔馳著,在微弱的月光下,那人的紅髮閃閃發光,『好像是……』

『什麼啊?大概也是個愛探險的學生吧?我們先管好自己再管別人好嗎?萬一被勞動服務,我一定會……』天狼星嘮叨著。

那是……』詹姆眼睛一亮,顧不得天狼星,一股勁兒地跑向人影。

『喂!喂!

無技可施的三人對望了一眼,也跟著跑去──詹姆的腳程很快,當他們追上他時,他已經在那兒破口大罵,他們這時才知道那個愛探險的學生是誰……

妳跑出來幹嘛?』詹姆吼道。

『擔心你不行嗎?』

莉莉‧伊凡?』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幹嘛?』莉莉沒好氣地吼。

『妳……怎麼會在這裡?』彼得說。

『奇怪,你們都可以亂跑,我就不可以出來散步嗎?』莉莉說。

『我們品學兼優的伊凡大小姐怎麼敢在半夜散步呢?』詹姆說。

不要叫我大小姐!』莉莉說,『我是看你們那麼晚了還沒出現,特地出來找你們的耶──誰叫波特這傢伙,比賽一結束就像發瘋似地在地上滾來滾去,我是怕你們四個想不開,所以……』

『原來是擔心詹姆啊,早說嘛──』天狼星柔聲說。

『少耍三八了,天狼星,』詹姆往天狼星一瞪,接著又開始數落莉莉,『難得伊凡大小姐那麼擔心在下,在下真是受寵若驚啊!伊凡大小姐不是在為上次某人無聊的玩笑生悶氣嗎?該不會這回是想來抓我們的把柄啊?』

『你說什麼?』莉莉氣急敗壞地說,『你再說一次啊!抓把柄!我怎麼會做那種事?』

『要不然咧?』

『你要我說幾百次啊!我就是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擔心你!不行嗎?』

『大家來猜猜看,伊凡大小姐說了幾次「擔心你」呢?』詹姆笑著對另外三人說。

詹姆‧波特!』莉莉咆哮道,『你這個大笨蛋!

『是不是十四次啊?』彼得數著首指。

『錯了!猜猜看嘛,天狼星,她說了幾次啊?』

『我懶得理你們,要吵回寢室再吵行不行啊?』天狼星說。

『是啊,詹姆──你該不會想把怒氣發洩在她身上吧?』雷木思說。

『到底伊凡大小姐說了幾次呢?看來所有人都想放棄作答──那我們三百金加隆的獎金怎麼辦呢?』詹姆還在耍寶。

忽然,一個巨大聲響響起,他們嚇到四處張望。

你們這群膽大包天的小鬼!晚上不睡覺在做什麼?

眾人轉頭一看,伊拉貝拉‧費格教授,板著臉孔吼道,她的腳邊掉了幾根薑黃色的毛。

『完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