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十五章 勞動服務

費格教授的辦公室就是上變形學的教室,五個人在前往那兒的路上一點聲音也沒有,誰也不敢跟誰交談,費格教授紮成刷子似的薑黃色馬尾像是動不動就會打到他們一樣,她一路上都緊繃著臉,比平常看起來嚴肅好幾百倍,她領著他們走著,越走越快。

彼得走在她後面,大概是嚇得兩腳發軟吧,他總會走到一半便停下來,天狼星和詹姆只好用力推他往前,雷木思墊後,他的笑容也淡了,臉色蒼白且凝重,像是不小心便會倒下來一樣,走在他旁邊的莉莉卻相當鎮定。

詹姆多麼希望這條走廊可以無限延長,讓他們永遠走不到費格教授的辦公室,但這終究是無法實現的想像,費格教授最後還是在變形學教室門前停下腳步,她用魔杖解開鎖住門的咒語,將門敞開。

『進去。』她對五個人說,語氣中不帶一絲感情,五個人低著頭,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在那邊站好。』費格教授要他們站在她的辦公桌前,然後坐到扶手椅上,拿出一卷羊皮紙開始書寫。

彼得拚命發抖,詹姆瞥瞥他,他覺得他快要哭出來了,詹姆將目光轉向天狼星,天狼星似乎相當不高興,只是對他眨眨眼,然後用下巴點了點費格教授,詹姆皺著眉搖搖頭,接著他注意到雷木思──他身體微微顫抖,臉上表情非常難看──詹姆猜這應該是雷木思身體不好的關係,最後,他的眼神飄到莉莉那兒,莉莉低著頭,和平常一樣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舉動。

『我一開始以為魯道夫教授所說的話,都是他的想像,』費格教授推推眼鏡,抬起頭望著他們,她的聲音有點沙啞,『你知道他說些什麼嗎,布萊克?』

『不知道。』天狼星冷冷地回答。

『你們一定知道,』費格教授瞪了他一眼,『他告訴我們教職員,說要好好盯住你們──他很嚴肅地說了一大堆你們的事──像是結黨恐嚇、私闖禁地、違反規定、挑釁其他的學生、半夜起來遊蕩等等,他認為你們做這些是是為了引起別人注意……』

我們沒有。』詹姆說。

『請聽我說完,波特先生,』費格教授像貓一般的眼睛銳利地掃過詹姆,『他希望校方能對你們嚴格管教,身為學院導師,我自然比他更了解你們,也更能說「嚴格管教」這句話吧?一開始我只是把這些當作某些人我的無聊針對,不過──』她低下聲音,『看來我完全誤會魯道夫教授了。』

詹姆聽到彼得吞了口口水,他也跟著吞口水,天狼星則是咬緊下嘴唇。

『自他說那些話後,校長准許他看住你們一舉一動,他似乎私下和校長說了關於你們的事,總之,魯道夫教授開始注意你們,而你們倒也挺機靈的,認真讀書,是吧?』

詹姆不知道費格教授說這些作什麼,她放下筆,雙手交疊在桌上。

『今天晚上,我無意到校園散步,竟然發現你們在城堡外草坪上大吵大鬧,你們知道我心裡怎麼想嗎?我不得不相信魯道夫教授的話:他說你們最近那麼安靜,是在等待時機,想知道為什麼學校要把所有畫作收藏起來──你們就是上個學期,半夜溜進藏畫閣的學生!』費格教授沒有大吼大叫,她的口氣中帶了點失望,她嘆口氣,又繼續說,『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好奇?難道鄧不利多教授在開學宴上說的話,你們都當成耳邊風嗎?有這項措施,是為了保障各位的安全,為什麼不把這當一回事?』

雷木思似乎想開口說什麼,他的視線和費格教授一對上,便黯淡下來緊閉著嘴,天狼星忍無可忍,脫口說道:『魯道夫看我們不順眼,他處處找我們的麻煩!他跟蹤我們,不管是上課下課上廁所吃飯洗澡,他都跟著我們!他本來就很奇怪,上課喜歡亂罰人,情緒又不穩定,我不知道像費格教授這麼明智的女士怎麼會相信他的話?』

『布萊克先生,請注意你的態度。』費格教授站了起來,生氣地說,『是你們先違反校規,這和教授的教學方式無關。』

『魯道夫,他上次還這樣抓住詹姆的衣領恐嚇……』天狼星大聲地回說,他一把抓住詹姆,開始模仿上回被魯道夫訓的狀況。

站好,布萊克先生!』費格教授的忿怒讓她的馬尾豎了起來,天狼星被她嚇一大跳,只好悶聲不響地站好,『我們現在先不談你們以前犯的錯,就拿今晚你們不睡覺跑到校園遊蕩這事做討論──你們上哪兒去了?』

『我們──』天狼星又要開口大叫,詹姆立刻阻止他。

『讓我來說。』詹姆說,他怕天狼星性子一急惹惱費格教授就慘了,他們不能把海格拖下水,當時他們是可以早走的,但是玩心一起,還是留了下來,把海格灌醉。

『波特先生。』費格教授的目光仍停在天狼星臉上。

『今天葛來分多──輸了球賽,』詹姆這句話說得很痛苦,但他發現,費格教授的眉毛抽動了一下,詹姆決心,要把整件事說得可憐一點,『我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打從魁地奇球季一開始,我們就認定葛來分多是最強的,我們對它很有信心,相信今年──魁地奇冠軍獎盃──一定可以刻上我們的名字……』

天狼星愣了一下,應該說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詹姆說這話的語氣,非常誠懇且哀傷,方才的緊張氣氛慢慢地軟化。

『我們都這樣相信,尤其是我……因為爸爸的關係,我一直很期待魁地奇,看了一次後便迷上它,所以……今天的比賽,最不能接受這結果的就是我──』詹姆低下頭,『比賽結束,大家黯然離開,而我卻完全崩潰……我坐在看台動也不動,我覺得這世界上的一切都離我遠去──』

聽到這裡,天狼星突然咳嗽了一下,雷木思瞪了他一眼,詹姆用餘光發現他在偷笑。

我在地上打滾,教授,』詹姆抬起頭,一臉無辜地看著費格教授(天狼星這時又打了個大噴涕──也是因為他快笑出聲的關係),『大吵大鬧,尖叫哭喊,我覺得我不如死了算了──』

費格教授站了起來,詹姆這番話似乎說進她心坎。

『後來,是他們拉我去校園走走,散散心,我才慢慢鎮定下來,我們吃了一些零食,然後在校園內不斷地走、不斷地繞,我們希望大自然的一切可以讓我們忘記悲傷,讓吹過草坪的風颳走一切的不愉快──我們躺下來看夕陽落下,然後睡著了……』詹姆說到這兒,便低頭不再說話。

『波特先生……』費格教授按按眼角,『你們該不會是睡到剛剛吧?』

是的,女士。』天狼星一臉憂傷地說,詹姆突然很想扁他。

『我懂了,我能懂你們的心情──我也希望葛來分多贏球啊,我們今年表現的那麼好……』費格教授柔聲地說,她慢慢轉向莉莉,『伊凡小姐,妳呢?』

『我原本在交誼廳自習,』莉莉認真地說,『十點左右,我看他們沒回來,有點擔心,所以……擅自跑出來找他們。』

『這樣啊……』費格教授輕聲地說。

『對不起。』莉莉輕聲補上一句。

接下來是一段冰冷漫長的沉默,詹姆覺得他可以清楚聽見所有人的心跳聲。費格教授掏出有花邊的手帕,按了按眼角,然後輕聲地說:『我瞭解了,雖然你們的心情很差,但是也不能遺忘校規──所以──』

眾人屏住氣息。

『──葛來分多必須因此被扣分──四十分……』

詹姆鬆了口氣,他正想對其他人眨眼微笑時,費格教授又說了下去:『每個人四十分,所以葛來分多在今晚損失了兩百分──』

『什麼?』

『不,教授!』

『這太……太慘重了!』

『每個人扣四十分已經算少了!校規是規定凡是擅自走動,一個學生扣五十分!』費格教授嚴厲地說,他們才安靜下來,『此外,你們每個人都要勞動服務──勞動服務的時間和內容我會另外通知你們,回去睡吧。』

她拿出魔杖敲敲桌子,兩秒後辦公室的門打開了,穿著灰色發酸旅行斗篷的老巫師阿破‧普哥站在門外,肩上停著他的寵物蝙蝠黑影,他賊笑著,細小似會發光的黃眼睛微微上揚。

『阿破,麻煩你把這群小鬼帶回葛來分多交誼廳,謝謝。』費格教授說。

『沒問題,教授,』普哥冷笑了聲,『違規的小鬼,過來吧!這路上你膽敢出什麼鬼主意,我就叫這蝙蝠殺了你們。』

早餐時間,通往餐廳的入口大廳異常擁擠,所有學生都擠在計分用的四個大沙漏前,不斷指指點點,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紅色沙漏──原本滿滿的,一夜間居然少了兩百分,所有葛來分多的學生都很訝異。級長法蘭克詢問過費格教授後,一踏進入口大廳便被團團圍住。

『怎麼回事,法蘭克?』

『為什麼被扣了兩百分?』

『費格教授怎麼說?』

『是計分沙漏壞了嗎?』

『有人犯規嗎?是誰?』包曼一把拉住法蘭克。

『這……』法蘭克靠在包曼耳邊,『我覺得你應該要知道──昨天晚上,你的弟弟和那些朋友,在校外遊蕩被抓到了,分數是費格教授親自扣的,他們也被罰勞動服務。』

我弟弟!』包曼大聲地重覆一次,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到他身上,法蘭克要他小聲,他又大吼了一次,『又是他!

『他說什麼?』

『他說「我弟弟」。』

『這樣一來,不就是詹姆‧波特搞的鬼?』

『好像是,他們上次差點殺了達維耶──這次果然是他們。』

『他們老想出風頭,總算吃到苦頭了吧!』

『胡說八道!人家的小天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太過份了,愛出風頭也不要害我們啊!害群之馬!』

這下入口大廳吵了起來,不只葛來分多生,其他學院的學生也瘋狂地討論。

『我聽說魯道夫早就知道他們會闖禍了。』

『他們好像闖到禁地喔。』

『是禁忌森林嗎?』

『很有可能──』

『他們該不會在暗中學黑魔法吧?』

『我上次經過他們身邊,帶頭的布萊克和波特居然跟我勒索耶!』

『亂說亂說!人家的小天天才不會這樣呢!嫉妒人家就說嘛!幹嘛怪小天。』

『行為跟惡霸一樣嘛!還以為自己多受歡迎。』

『我早就看他不爽,我早就看他很不爽,我真的看他很不爽,我真的真的看他很不爽……』

睡眼惺忪的四人組打了個大哈欠,緩緩走下樓梯,這時全場的都瞪著他們──天狼星嚇了一跳,詹姆也嚇了一跳,彼得乾脆是一屁股跌坐在樓梯上,雷木思臉上依舊沒有笑容,沉默了好久,入口大廳的學生開始竊竊私語。

『喔耶,我還是第一次受到那麼多熱情目光注視咧。』天狼星打趣地說。

『我覺得他們是在生我們的氣──計分沙漏……』彼得小聲地說。

四人穿過人群,人潮自動的讓出通道,天狼星和詹姆對望一眼,打算化解這僵局,便點了點頭,昂首闊步、大搖大擺,像是軍人一樣用誇張的動作朝餐廳前進,他們原本以為這樣可以惹得所有人哄堂大笑,但是──卻是一點效果也沒有,反而那些難聽的耳語越說越大聲。

『天狼星、詹姆──』彼得小聲地說,『不要這樣……』

他們兩裝沒聽見,繼續這樣走向餐廳。

就在兩人要推開餐廳門的那一剎那,一個高瘦人影一個箭步的衝上前,然後是一聲響亮的──

啪!

數秒後,眾人目瞪口呆望著詹姆,站在較遠處看不到的人拚了命地墊起腳尖──彼得和雷木思匆忙地趕到詹姆身旁,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詹姆低著頭,雜亂的瀏海遮住他半張臉,他身子歪了一邊,像是快摔到地上般,他面前站了一個人──和詹姆一樣有著黑髮但一點都不亂──那是包曼‧波特,他的臉漲紅得像柿子。

我沒有你這個弟弟。』包曼冷酷地說,接著他穿過人群,爬上樓梯。

『詹姆?』天狼星拍拍他。

詹姆左手舉了起來,他緩緩摸著左臉,包曼修長的手指滑過他滾燙面頰時,他的腦袋一片空白──現在,那個掌印還印在他臉上,像火一樣燒著。

『這裡怎麼啦!還不快去準備上課,還沒吃飯的快吃飯啊!』矮小的孚立維教授突然現身,他輕鬆地說了幾句話,圍觀的人潮便慢慢散去,這時他也瞧見詹姆四人,他慢慢走過去,小聲地說,『去吃飯吧,孩子,事情過了就算了,反省,然後想辦法補救吧。』接著他走進餐廳。

『詹姆,』天狼星又拍了拍他,但詹姆只是摸著臉頰動也不動,天狼星無可奈何,轉身對彼得和雷木思說,『彼得先帶他去教室,雷木思回去拿書包,我去拿早餐,盡量避開人群──』

他們點點頭,然後分開行動。

彼得扶著詹姆爬上樓時正好撞到要去吃早餐的莉莉與雪妃、布依緹,莉莉看到詹姆的樣子,好奇地問:『他怎麼了?』

『這個……』

彼得正要開口說明,詹姆便打斷他:『不關妳的事。

然後甩開彼得,逕自往上爬,彼得急得大叫:『詹姆!

『不說就不說嘛!神氣什麼。』布依緹朝他們的背影吐吐舌頭,直到他們消失為止,『我真搞不懂妳,昨天晚上幹嘛那麼好心去找他們,結果惹得別人不高興,又搞得自己要勞動服務。』

『布依緹……莉莉她只是擔心他們……』雪妃說。

『擔心他們?拜託!莉莉!你告訴我們,那四隻廢物哪一點需要妳操心啊!那麼愛找麻煩,不如被趕出學校算了。』布依緹說,她們走進餐廳。

『我不知道……』莉莉吐出這句話,『昨晚被教授發現,心情反而平靜下來。』

『莉莉,妳到底怎麼了?』雪妃憂心忡忡地問,莉莉只是搖搖頭。

『喔──』布依緹瞪大眼睛地表示,『我懂了──莉莉,妳、愛、上、波、特、了!』

『啊?』莉莉抬起頭疑惑的望著她,『什麼?』

『騙人──』雪妃居然紅了臉,『騙人,莉莉!這是騙人的!』

『從上次魔法史的情書就可以知道,你們兩個互相愛戀──昨天葛來分多輸球,妳看到詹姆很傷心,到了晚上又還沒回來,所以就跑去找他囉,對吧。』布依緹三八地說道。

『別亂說,』莉莉撥開布依緹,她的心情很沉重,『我只是因為──』

『哎哎,別害羞嘛──』布依緹正想摟住她調侃一番,這時,莉莉突然跑了起來──布依緹撲了個空,如果不是雪妃拉住她,她便摔到地上了,『她怎麼啦?』

『她……』雪妃指指葛來分多餐桌的最前方,黑髮女孩吃完早餐正要離開。

『又是惡魔……』布依緹不屑地說。

莉莉衝上去,抓住艾蜜莉的手,艾蜜莉沒有什麼反應,先是冷冷地看著抓住她的那手,再看看手的主人,莉莉漲紅臉,艾蜜莉看她的神情就像她沒穿衣服一樣。

『什麼事?』艾蜜莉冷冷地問。

『我……』這時艾蜜莉又看看自己的手,莉莉馬上放開,『對不起。』

『沒事就別煩我。』她拿起書包準備離開。

妳為什麼要躲著我?』莉莉猝然問道。

艾蜜莉緩緩轉過頭:『我沒有刻意躲妳,是妳沒注意到我。』

『騙人。』

『不相信就算了。』她甩甩頭髮頭也不回地走掉,莉莉又拉住她的手。

『妳到底怎麼了?什麼事讓妳那麼難過──』莉莉說,『如果是我讓妳傷心難過的話,我也會很難過……』

『閉嘴。』艾蜜莉又甩開她的手,才一甩開莉莉又抓住她,艾蜜莉的眼神充滿忿怒,『妳再煩我我就殺了妳!不要得寸進尺!』

艾蜜莉說完,用力甩開莉莉,大步離開餐廳──莉莉傻傻站在那兒。

『看清楚了吧,這個女的還是別理她。』布依緹說。

『對啊,莉莉。』雪妃點頭附和。

『我知道了……』莉莉難過地說,『我知道了……』

你們的勞動服務今天晚上在醫院廂房進行,請在九點到辦公室來,務必遵守時間。

費格教授

 

考試週的前一天,中午吃飯時,詹姆、雷木思、彼得和天狼星以及莉莉,五個人都收到這張紙條,勞動服務選在考試的前一天,讓莉莉有些不高興,雷木思也是這樣。

『我的複習時間又縮短了……』他們兩個不約而同地在餐桌上表示。

詹姆不曉得這幾週是怎麼過的,他的話變少,笑容也變少,每天就是讀書──他很羨慕天狼星還是可以有說有笑,雖然比以前收斂──

『你也可以笑一笑,就像以前一樣啊!』彼得說,『你比天狼星厲害多了。』

『那和厲不厲害沒關係,』詹姆說,『那是因為他沒有一個資優生哥哥。』

雷木思很認真地幫他們複習課業,但詹姆還是會莫名其妙跑得不見人影,而且不管其他三人怎麼問他就是不說。

讓葛來分多的所有人,就連自己的兄弟都不想理他,詹姆想,他大概是有史以來第一人吧!被扣那麼多分數還自以為是地在眾人面前耍寶,大概也是第一人吧……

那天被包曼打一巴掌,到現在他的臉還是隱隱作痛,包曼也一句話都沒跟他說,就像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擦身而過連眼神都沒交會,比陌生人還陌生──奇怪的是,家裡居然一封咆哮信都沒寄來,連普通的紙條兒都沒有,他心裡有些不安──畢竟包曼最後對他說的話是:『我沒有你這個弟弟。』

『天狼星,你覺得我們會被叫去做什麼啊?』彼得問。

『不知道,醫院廂房耶──該不會是叫我們……當龐芮夫人新藥的試驗品?』天狼星笑著說。

『應該不是。』雷木思輕輕一笑,『應該是要我們做些麻瓜的打掃工作。』

『喔,那種事我練習很多次了。』彼得說。

『我死定了──這通常是我家的家庭小精靈最愛做的事。』天狼星說。

『天狼星家有家庭小精靈啊!真好──』彼得羨慕道。

『一點都不好,』一提到天狼星的家,他臉色就黯淡下來,『我家那隻腦子有病……麻煩死了。』

時針指著九,分針和它剛好成九十度夾角。詹姆凝視著手腕上,他父親送的錶,深吸口氣。他們五個人倚著牆,在費格教授的辦公室門口等著。

『教授好慢。』詹姆說。

『還要我們遵守時間。』天狼星抱怨,『詹姆,你最近說話都不超過四個字耶。』

『最好是。』詹姆說。

『你不必那麼在意你哥哥的事,』天狼星吞口口水,『他對你還是很好的,不管他說了多少難聽的話,那都只是氣話,像我啊,我在家還不是常這樣對我弟──』

『不一樣,』詹姆說,『你跟包曼根本不能比較,他骨子裡是把紀律奉為至高無上真理的人──如果他是你就好了。』

天狼星愣了一下,他看見眼前的好友不再是以前那樣快樂,心裡飄過一絲憂心。

『嚇到你了嗎?』詹姆問。

天狼星搖搖頭,他沉著臉說:『我也希望自己不是布萊克家的人,但我知道那不可能……』

『天狼星──我老早就想說這些話了,』詹姆一本正經地說,『那天在斜角巷,忽然與你偶遇,慌亂的我真的不知所措──』

『你們兩個少噁心了好不好。』彼得掩住耳朵說。

『彼得,別理他。』天狼星賊頭賊腦地說,『那是因為詹姆摔倒了,東西散了滿地。』

『你那雙含情脈脈的雙眸,我無法迴避──』詹姆又繼續說下去。

『我可以失陪,到旁邊去吐嗎?』雷木思笑著問。

『我也去。』彼得說,兩個人趕緊閃開。

『沒禮貌。』天狼星說。

『……我拚命跑開,你卻像狗一樣緊緊相隨。』

找死!』天狼星狠狠地撞他一下,『居然說我是狗。』

『這是我的真心告白耶!』詹姆綻開笑容,『那兩個吐到哪兒去了?』

『總算講完了啊?』雷木思說,他和彼得躲在走廊上一個凸出的柱子後面。

『我滿擔心天狼星和詹姆,』彼得對雷木思說,『不知道他們腦袋有沒有問題。』

『我們再來想一個跟雷木思告白吧。』詹姆提議。

『贊成。』天狼星說。

『我看我還是去費格教授的辦公室看看好了。』雷木思退了幾步。

『別跑!』詹姆和天狼星撲了上去,緊緊抓住雷木思。

『也幫雷木思想一個吧。』天狼星說。

『那是一定要的──』

四個人在走廊上玩鬧了起來,似乎有好久沒有這樣玩鬧了……每回想耍寶,總是惹來別人厭惡的眼光,現在這條走廊上,總算能恢復原來的本性──不過,他們似乎遺忘了一旁的莉莉,這次被扣分的事,對莉莉影響不大,大多數的人都以為闖禍的只有他們四個……

就算被處罰,還是這麼快樂。』莉莉心裡想著。

之前,她又試著去找艾蜜莉幾次,艾蜜莉卻完全不理她,一句話都不說,連看都不看她一眼──艾蜜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莉莉想破頭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她和雪妃、布依緹討論,換來結果永遠只有──不要理她

莉莉嘆了口氣,靠著牆蹲了下來。

『喂。』

她抬起頭,發現四個人站在她面前瞪著她。

『什麼事?』莉莉問。

『妳為什麼要嘆氣?』詹姆回問。

『是因為詹姆白癡到無藥可救了的關係嗎?』天狼星問。

『還是我們的行為妳覺得很笨?』彼得問。

『妳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雷木思問。

莉莉聽完這四個人的問題,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詹姆又問。

『我知道,因為詹姆長得很好笑!』天狼星誇張地舉手說。

『妳……真的是莉莉‧伊凡嗎?』彼得膽卻地問。

『是不是壓力太大了?』雷木思問。

『不是,不是……』莉莉站起來拍拍衣服,『我只是在想,你們四個個性差那麼多──從你們說的話就可以知道你們大概是怎樣的人了──怎麼會成為那要好的朋友呢?』

『我們厲害啊!』四個人異口同聲說。

『真想有像你們一樣的朋友。』莉莉悄聲地說。

『抱歉,久等了!』費格教授這會兒才趕到,她打開門,隨手將頭上戴得巫師帽扔進辦公室,『我遲到了十五分鐘!抱歉,因為剛才臨時有事,魁地奇球場那兒……算了,我們快走吧──』

費格教授轉身就走,五個人只好乖乖跟上去。

『費格教授似乎很緊張……』雷木思小聲地說。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彼得也說。

費格教授帶著他們左彎右拐,很快的來到醫院廂房門口──龐芮夫人和阿破‧普哥站在那兒等著他們,龐芮夫人一臉陰鬱地打量著普哥身上那隻蝙蝠,他們兩個站得遠遠的,誰也不理誰,詹姆看到眼前這景象差點沒笑出來。

『晚上好,教授。』龐芮夫人說。

『晚安。』普哥冷冷地吐了一句。

『兩位晚安,很抱歉,遲到了──』費格教授微笑道,『這五位就是今天勞動服務的學生,交給你們了。』

『沒問題,回去忙吧,伊拉貝拉。』龐芮夫人說。

『我一定會好好處罰處罰他們的。』普哥骴牙裂嘴地說道。

費格教授點點頭,拍拍莉莉的肩膀後,便匆匆忙忙地走掉──詹姆正在心裡猜想她在忙些什麼,這時普哥骷髏樣的左手搭上他的肩膀,他著時嚇了一跳。

『發什麼愣,小鬼──要不是教授們替你們求情,你們早就進到森林去了──』他搭著詹姆走進醫院廂房。

『普哥!』龐芮夫人喊住他,『該照程序來!先告訴孩子們勞動服務的內容!』

『帶他們去瞧,他們自然知道要幹些什麼。』普哥說,『那些程序──算老幾啊?』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請你尊重我!』龐芮夫人嚴厲地表示,看來她很不喜歡眼前這位老巫師。普哥這才放開詹姆,把他推到天狼星身邊,然後不高興地啐了口口水,但隨即又想起什麼,皺起眉頭來。

『孩子,我只說一遍──醫院廂房裡二十張病床,每張病床下都有兩個便盆和尿壺──』聽到這裡天狼星忍不住『噁』了一聲,『──你們的工作,就是清理那兩樣東西,然後把整個廂房打掃乾淨,包括地板、床舖、牆壁等等,最重要一點──記住──不可以用魔法,十二點我會來檢查,而普哥先生的……嗯……寵物,會看著你們。』

他們的目光停到那隻醜蝙蝠身上,牠似是知道龐芮夫人提到牠,便擺出相當神氣的模樣。

『普哥先生不留下來嗎?』彼得問道。

『你希望我留下來嗎?小子,我可是個大忙人──天知道今晚會不會又有人出來夜遊。』普哥露出他黃牙說道。

『總之你們快打掃吧!那邊櫃子有抹布和水桶,如果十二點檢查不通過,你們準備熬夜吧。』

龐芮夫人說完,便推推普哥要他走開,他瞪了她一眼,最後對詹姆毛骨悚然微微一笑:『我們以後一定會常見面的,小鬼,我記住你了。』

五人踏進醫院廂房,那隻蝙蝠詭異地飛了進來,停在一張床的欄杆上,牠跟牠的主人一樣噁心。

『我們分配工作吧,這樣比較快。』雷木思提議。

『好吧,那我和詹姆清那個便盆和尿壺好了。』天狼星說。

『啊?為什麼?』詹姆露出厭惡的表情。

『不然──我幫詹姆擦便盆好了,』彼得急忙說道,『反正我練習很多次了。』

『不用了,彼得,我自己來──』詹姆說完,走到櫃子旁把抹布跟水桶搬出來,『這些東西怎麼用啊……』

『我們讓水桶自己裝水吧──』天狼星挽起袖子,舉高魔杖,雷木思趕緊阻止他。

『不行,我們不能用魔法啊!』雷木思說,『不如我去裝水。』他說完就拿起兩個水桶往外走。

『那我呢?』彼得問。

『你和伊凡討論,看要整理哪裡──』詹姆說,『我看……擦地板好了……』

『好。』彼得也挑出一條抹布。

『等一下,』莉莉說,『打掃要從上面開始,要不然櫃子上的灰塵撢到下面來,又得拖一次地了。』

『對喔……』彼得搔搔頭。

『真不愧是伊凡大小姐。』詹姆說。

『哼!』莉莉哼了一聲,從櫃子找出雞毛撢,爬到櫃子上,開始清理天花板的蜘蛛網和灰塵,『我可不想在這裡耗整晚,別忘了明天是考試週第一天。』

『是、是、是。』詹姆邊說邊鑽到床底下,把一個便盆找了出來,『真髒……』

『我有個想法,』天狼星瞪著另一個便盆說,『一定有人知道我們今天要來擦這個──所以故意把它們弄髒……』

五個人生平第一次的勞動服務,便在蝙蝠的監視下,心不甘情不願的展開了。

明亮的大房間,牆上、地上、天花板上都是畫作,一個長髮女孩站在房間正中央窄窄的通道,紅色的眼睛凝視著房中石門內的另一間點燃火把的小房間。

『日曆已經撕到前人做了記號的那一頁──范拿思‧奧可‧艾福‧偉塔‧立提,他們已經踏進那個地方,請指引他們……幫助他們……』黑髮女孩低聲唸著,身邊的畫中人物嚇得躲在框後發抖。

『如果不這樣……我沒辦法……使用我的力量……』

小房間內的火把燃燒的更旺,畫像們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也不能阻止他……不能報仇……』女孩低聲說了幾句,然後抬起頭,柔聲說,『避開日光照射,忘記愚人恐嚇──你們找的不是寶藏,是未來的開端……』

小房間內,牆上畫中,灰色的石穴依舊潮溼,泉水像以前一樣流動著、流動著,但畫中主角,那頭銀色發光的龍卻已消失,牠身後原本黃金製的寶箱已經變成鐵灰色,敞開的箱子內空無一物──畫面左下角淺灰色的字變成像血一樣的暗紅色──

 

他開始行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