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黑巫師祭典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Ceremonial of Dark Wizard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十八章 誤闖夜行巷

就像是天使在空中盤旋一樣,祂們聖潔的羽翼紛紛落下,積起一地柔軟的雪花。霏霏白雪,透著冬季少有的日光,映上佇立森林之中,一幢白牆紅瓦的兩層樓建築。繫著米白色窗簾布的窗邊,一個小巧的臉蛋偎著窗臺,雙眼惺忪地望著院子步道發愣,步道上的積雪已經除去,就算現在仍飄著小雪,但也不會干擾將來拜訪的客人腳步。

那是海茵西絲在天還朦朧亮,完全沒有動用魔法的情況下,一鏟一鏟清除出來的,本來父親奧古斯汀‧波特說好,會親自鏟雪,然而當客廳大鐘敲響十點的鐘聲,他仍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當然,她的兩個哥哥──詹姆和包曼也是,各自窩在各自的房裡,就算天塌下來也不曉得。

至於她的母親凱薩琳‧波特呢?

她雖然在海茵西絲鏟雪時醒來了,但這個母親對女兒的辛勞一點也不關心,她只是匆忙穿上圍裙,對著屋外的海茵西絲喊道:『小海!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海茵西絲還來不及抹去額上的汗珠,抬頭回答,她的母親立刻回應道:『是聖誕節前一天喔!我等了三個月,總算等到「雪月草」結果的日子了,這下對於「閃亮水快速調配法」我又會有一套新論點了!』

語畢,這位一提到魔藥和藥草就會發狂的波特太太,戴上龍皮手套,全副武裝踏進她個人專屬的天堂──溫室。一直到海茵西絲剷完雪,在窗邊發呆時,她還沒從溫室出來。

此外,家中唯一清醒的生物就只有家庭小精靈哩答了。

波特家有別於其他古老魔法家族,對家庭小精靈的待遇非常好,他們不把哩答和哩答的祖先當作奴隸,倒是像親人、朋友,或是被雇用的員工,哩答不用穿著破舊的枕頭套或是發臭的抹布,波特太太總是為牠準備好應有的衣裳,像是現在,彷彿為了聖誕節應景一樣,這隻有著兔耳尖鼻的家庭小精靈把自己打扮成聖誕老人,有些滑稽地清掃客廳地毯。

海茵西絲回頭看了一眼時鐘,從假期開始到現在,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看了幾次時鐘了──波特家的時鐘有五根指針,分別代表月日時分秒,而鐘面是波特一家五口的全家福照,此時,照片裡的詹姆正對著海茵西絲吐舌頭。

海茵西絲非常難得地沒有對鐘面上的詹姆大吼大叫,她看起來有些憔悴,沒有上腮紅的臉頰特別蒼白,烏黑頭髮像剛睡醒般毛燥亂翹。

思緒飛快流動,時光回溯到那天夜裡,同樣也下著雪的霍格華茲,她和天狼星站在城堡大門口的大理石階梯上,氣溫很低,可是海茵西絲全身發熱,手心冒出絲絲汗水,她的眼睛直視天狼星深色雙眼,就像炙熱的陽光。

我是真的喜歡你,天狼星。

她記得那個時候,說出這句話時,聲音顫抖的頻率,她也記得話一說完,嚥了口口水,靜待天狼星回答的那幾秒等待。

只是短短幾秒,卻像幾百年那樣冗長。

『呃……』天狼星的聲音有點沙啞,仍很有磁性,『妳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海茵西絲覺得很受傷,她低下頭,淡淡地說:『沒事。』

──這傢伙,根本從來不把我當海茵西絲,他總是叫我『詹姆的妹妹』。說不定他寧可聽見詹姆對他說『我喜歡你』,也不想聽我說任何話吧。

『沒事。』海茵西絲又說了一次,她擦過天狼星的肩膀,頭也不會地往城堡內走,『很晚了,我累了,我要去睡了。』

她努力噙著眼框中的淚水,盡可能的放慢腳步,愚蠢地渴望天狼星能喊住她,或是大聲回應她剛才那一句話……

『喂!』

海茵西絲停下腳步,她沒有回頭,微捲的黑髮輕輕飄逸。

『我只是開個玩笑,妳不要在意。』天狼星仍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似乎得知自己不需回到古理某街,心情相當好,『嗯,海茵西絲?』

『開個玩笑?』海茵西絲真的覺得生氣了,她的眼睛發紅,血絲裡的悲傷變成忿怒,她身上任何一條感覺神經都無法忍受天狼星的玩笑,『我這麼認真,你居然開我玩笑?』

『喂、喂……』天狼星趕了上來,他有點無奈地表示,『妳也知道我跟妳哥在一塊兒那麼久,個性多少會受他影響嘛……』

海茵西絲別過頭,天狼星根本不想正面回應剛才那句告白。

『好啦,妳不要生氣好不好?詹姆跟包曼都那麼疼妳,我可不想忍火妳瞬間惹火他們……』天狼星有些焦急地解釋,『妳也知道,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談感情的事,況且我對妳們……那個親衛隊的印象很不好……還有那些圍著璐努娜,一天到晚把顏料往自己臉上抹的……』

『我知道,』海茵西絲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在天狼星面前,她很容易發怒,刻意將情緒遷怒在天狼星身上,上次在醫院廂房也是,現在也是,雖然她才十一歲,海茵西絲深深覺得自己這種行為非常幼稚,『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請你不要再解釋了,現在很晚了,我說過我累了,我要去睡了!』

之後,一直到回到女生寢室,海茵西絲只記得天狼星在她身後大喊的聲音:『喂,妳幹嘛老是裝得很懂的樣子啊?我告訴妳,我不是詹姆,不是包曼,我沒必要老是看妳心情行事!我們又沒有很熟,何況──我又沒有說我不喜歡妳!

──所以,事實到底是怎麼樣呢?天狼星,我還有機會嗎?那一句『我又沒說我不喜歡妳』到底意味著什麼?

屋沿上結滿冰錐,海茵西絲的目光從步道移到冰錐上,等著融化的水珠滴下來,她總覺得那種像是屋子的眼淚,滴落地面是會響起清脆音符一樣──等待屋子的眼淚就像等待將來的訪客,這個假期海茵西絲一直在等待,雖然覺得自己這麼做很傻,但她還是願意一直等下去。

『你的話,應該還沒說完吧?』海茵西絲喃喃自語著,『這個假期,這個聖誕節,你會把話說完嗎?』

視線拋向遠方,幾個小小的人影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往高錐客洞方向走來,海茵西絲緩緩坐直身子,先是瞇起眼觀察,然後是欣喜若狂地從沙發上跳起來,她衝向哩答,抓著牠骨瘦如柴的手臂大聲喊道:『他們來了!哩答,他們終於來了!來了、來了!』

『啊啊啊……小小小姐……誰誰誰來了啊?他他他們……?』哩答被海茵西絲不停搖晃,發出的聲音像口吃一樣顫抖。

『詹姆哥哥的朋友!』海茵西絲手忙腳亂的將剛才鏟雪穿的大衣、圍巾、手套,全扔上玄關的衣架,開心地喊著,『我等了整個假期!他們終於來了!』

『詹姆小少爺的朋友?』哩答摸不著頭緒,牠跳上剛才海茵西絲坐的沙發,往屋外一望──遠方幾個人影穿著厚重大衣,拉著掛有葛來分多雄獅名牌的行李,正浩浩蕩蕩往高錐客洞走來,哩答嚇得大叫,『哇!真的有客人來,是小少爺的客人!哩答什麼都沒準備好──沒準備好!』

哩答開始在客廳裡奔走,差點沒跟忙著尋找魔杖的海茵西絲撞在一起,當哩答施法讓掃帚飛回掃帚櫃、讓拖把自動擰乾時,海茵西絲從書架上翻出被詹姆藏起來自己的魔杖,跑到溫室門口敲門。

『媽咪!媽──快開門,快點幫我忙──』

『什麼事啊?小海,這麼心急,妳想試試媽的「閃亮水」嗎?』波特太太滿臉泥巴地探出頭,海茵西絲立刻將魔杖送上前。

『他們來了!快點幫我啦,妳答應過我的──』

『喔,小海,』波特太太取下右手手套,纖細的手輕輕拍女兒的臉頰,『媽跟妳說過,妳還不需要化妝,這樣就很美了。』

『媽,我也跟妳說過,冬天的我臉色白得跟吸血鬼一樣,妳看,』海茵西絲指著自己乾裂的嘴唇,『嘴唇也是。』

『好吧,就這麼一次喔,』波特太太接下海茵西絲的魔杖,『我會要包曼跟詹姆看好妳,不許妳在霍格華茲裡化妝,大搖大擺到處招惹別人。』

『我才沒有招惹別人咧,』海茵西絲抬起臉蛋,『而且包曼和詹姆連自己都管不好了。』

『不要講話,閉上眼睛。』波特太太舉起魔杖,敲了敲女兒的額頭,一陣粉紅色光暈籠罩著她的臉,然後是一串門鈴響起的聲音,當粉紅色光芒落盡,第二聲門鈴響起時,海茵西絲嚇得跳起來,她尖叫一聲衝上二樓,『妳要上哪兒去啊?』

『我去叫詹姆大睡豬起來,妳先開門吧!』

海茵西絲爬上二樓,心急如焚地在詹姆房間外一蹦一跳,雙手與雙腳併用不停打、踹木製房門,她緊張地喊道:『詹姆!起來啦!快點起來!快點!』

然而詹姆房內一點動靜都沒有,海茵西絲正想下樓請母親或哩答幫忙開鎖時,她從樓梯欄杆的縫隙,瞧見哩答已經打開大門,詹姆的好友之一──四位中最矮最胖的彼得已經彆扭地走進來了,海茵西絲倒抽一口氣,她瘋狂地拍打房門。

『詹姆──求求你,快點起來好不好──』

正巧窩在海茵西絲房內的古怪玻璃獸『希望』來到主人身邊,磨蹭著她的腳踝,海茵西絲靈機一動,抱起希望對牠說:『把門鎖拆下來。』

希望聽懂般地掙扎跳上門把,用牠挖掘發亮物的天份,拚了命地拆掉詹姆房門鎖,房門應聲打開一條小縫,海茵西絲抬起腳,用力踹開房門,隨後翻上詹姆柔軟的四柱大床,像體操選手一樣跳了起來。

『詹姆、詹姆、快起床!詹姆、詹姆、快起床!』

『不要吵啦!』詹姆拉起被子,把頭埋在裡面,海茵西絲蹲了下來,手圍著嘴巴,貼在詹姆耳朵的位置,大聲吼叫,詹姆彈了起來,很生氣地吼道,『海茵西絲,妳少來煩我了!要耍白癡自己到樓下耍,不要故意鬧我!』

『你那麼兇幹嘛?明明是你錯了耶,現在都十點多了,要吃中餐了,我來叫你這樣不對嗎?』海茵西絲不甘勢弱地回應道,『而且路平他們都已經來了,正在樓下等著呢,你忍心讓你的好朋友乾等嗎?人家作客的都喝掉三壺茶了,你居然還在床上睡大頭覺?』

『妳管我!』詹姆忿怒地說,『我是留機會給妳,看妳喜歡我朋友裡哪一個,這個機會讓妳去招呼他們,順便熟悉一下。』

誰、喜、歡、你、的、朋、友、啊?

海茵西絲大聲吼完這一句話,便抱起玻璃獸希望,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梳妝打扮,而詹姆又滾進被窩裡,揉揉雙眼,打了個哈欠喃喃地說:『妳明明就喜歡天狼星,還在裝……』

 

 

高錐客洞裡所有的人都清醒了,連同訪客在內,所有人都懶洋洋地賴在客廳沙發內,喝著波特太太特製的藥草花茶,寒暄問暖著,包曼一直想把話題切到詹姆惹出的禍事,又不斷拿雷木思和彼得跟詹姆這個搗蛋鬼做比較,惹來詹姆不少白眼。

波特太太對於詹姆結交的朋友很感興趣,她非常想知道他們身後有怎麼樣的家庭背景,因此不斷以巧妙的言語想誘導雷木思等人說自己的身世,詹姆害怕雷木思是狼人的事會被母親套出來,只好一直搶話回答;至於波特先生,他根本不想學校或是詹姆朋友的事,他想說一些『冠軍之鑰』公司內的笑話,或是今年魁地奇聯盟的戰況,再不然就是以往自己打魁地奇時的英勇事蹟。

當中話說最少,幾乎沒說半句話的,是盛裝打扮一番的海茵西絲,她有些失望地撫摸著希望,眼睛看著窗外,一點笑容也沒有──今天來到高錐客洞的,只有孱弱的雷木思‧路平,和懦弱的彼得‧佩迪魯。

『喔,雷木思住在添德爾村啊?』波特太太帶著恐怖的甜美微笑說,『聽說之前那兒有狼人肆虐,而且是狼人之王焚銳‧灰背喔?是不是真的啊?』

『我不清楚耶,』雷木思同樣以微笑迎擊,『我們家是在添德爾村附近的森林內,「馬茲洞」那裡離村子有點距離,有沒有狼人我不清楚,不過野狼到挺多的……』

『──最後啊,維格城流浪者隊和查德利砲彈隊的比賽,史無前例地以和局收場。』波特先生手舞足蹈地對彼得說。

『可是,魁地奇比賽不是一定要抓到金探子才結束嗎?而且抓到的可以得一百五十分……』

『在零比一百五十的狀況下,查德利砲彈隊抓到金探子,讓掛蛋分數變成一百五十分結束比賽啦!』波特先生瞪大眼睛。

『為什麼他們不等到自己這隊得分再抓呢?』彼得好奇地問。

『那是因為,』波特先生得意地說,『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對伍根本打不過維格城流浪者隊堅強的防禦,所以決定賭上他們的老經驗搜捕手實力,來了和局收場!』

彼得露出一臉崇拜的表情,包曼則是無聊地大打哈欠。

『老爸,你這個故事我早就聽到會背了。』包曼說。

『接下來他就會告訴你──那個老經驗搜捕手就叫作奧古斯汀‧波特。』詹姆對彼得說,沒想到彼得看波特先生的眼神裡多了更多崇拜。

『不過呢,』波特先生彷彿沒聽見兒子吐槽一樣,沉浸在自己過往的英勇中,『我看清隊上的實力,加上蒙綽斯喜鵲隊高額薪水聘請我,以及與砲彈隊的合約到期,所以我就跳槽到蒙綽斯喜鵲隊了──』

『小海,』詹姆對於父母的聒噪感到有些無奈,他察覺妹妹反常地安靜,於是靠到海茵西絲身邊問道,『妳怎麼啦?是因為剛才我對妳太兇──在生氣啊?』

『才不是咧。』海茵西絲小聲地說,她看也不看詹姆,自顧自地撫摸希望的毛。

『那是怎麼啦──』詹姆看了看聊天的眾人,突然恍然大悟,『喔!因為天狼星沒來,妳在生氣啊?』

『我才沒有咧!你不要亂講!』海茵西絲羞紅了臉,她跳了起來大聲反駁,原本熱烈討論的五人都被她的反應嚇到了,高錐客洞裡安靜瀰漫,海茵西絲尷尬地低下頭,『對不起……』

『嗯,我昨天才收到天狼星的回信,』雷木思溫和地說,試著轉移大家對海茵西絲的關注,『他人在親戚家,離倫敦有段距離,加上那邊靠海,天氣不怎麼穩定,他可能晚一點才會到。』

『親戚家?』詹姆有點疑惑,『他不是回古里某街嗎?』

『我也這樣懷疑過,不過他人若在古里某街,應該沒辦法回我信吧?』雷木思解釋說。

『你們說的古里某街,』波特太太好奇地問道,『是布萊克家的古里某街嗎?』

『是啊,』詹姆輕鬆地說,『媽,我不是告訴過妳,天狼星是布萊克家的異類嗎?老是被他們家的人當成眼中釘、怪胎,暑假時還因為被分到葛來分多,被他的親生父親吊起來打,他原本還想殺死我們咧。』

『布萊克家是有名的黑巫師家族,』波特先生停止了他的魁地奇經,他搔著下巴說,『他們從中世紀開始就很有錢了,是魔法世界裡血統最純淨,但家族仍然龐大的一族,他們很以這一點自豪。』

『黑巫師家族?』包曼皺起眉頭,冷冷地對詹姆說,『你怎麼跟著種人混在一起啊?他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交朋友應該擦亮眼睛,要交一些像是魔法部官員、學校老師之類的朋友,而不是殺人不眨眼,墮落又腐敗的黑巫師家族!』

『喔,你的意思是像艾奎某擬那類人嗎?』詹姆故意說道,他很開心地發現包曼的臉稍稍泛紅,而且刻意乾咳了幾聲逃避問題。

『可是,天狼星不是那種人,他不是黑巫師,他也不墮落不腐敗,』彼得著急地說,『所以才被家裡的人當成異類,被關到「極刑室」鞭打……』

『可憐的孩子,』波特太太憐惜地說,『那個父親實在太狠了,極刑室,喔,居然用那種玩意兒對付一個十二歲男孩?』

『他父親為了逼他回家,還到學校逼他施展契約咒,』海茵西絲突然說道,所有人立刻轉向她,她趕緊撇清,『我……我是聽胖女士說的。』

『哎,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幫助天狼星這個孩子。』波特太太說。

『不知道他會不會打魁地奇呢?』波特先生抬起頭,看向窗外,然後開心地說,『喔,說人人就到,看看,我們的馬尾小子正在外頭呢。』

海茵西絲第一個跳了起來,她的臉變得比包曼的還要紅。

──真的是他!

天狼星穿著黑色大衣,圍著葛來分多紅黃相間的圍巾,提著大包小包走向高錐客洞,家庭小精靈哩答趕緊從自己專屬的椅子上跳下來,跑到門邊開門,彎腰歡迎天狼星的光臨,海茵西絲幾乎要尖叫出來,她嚇得躲在詹姆身後。

『嘿!老天狼星!老朋友!』詹姆站了起來,海茵西絲應聲摔倒,詹姆走到門邊,緊緊擁抱臉上都是雪花的天狼星,『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人魚崖有一點距離。』天狼星微笑,他開心地跟波特夫婦打招呼,『波特太太、波特先生,還有包曼,你們好──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孩子。』波特太太說,波特先生點了點頭,『哩答,把行李拿上去。』

哩答鞠了個躬,小心地接過天狼星的行李,施展飄浮咒,讓它逕自飛上二樓。

『雷木思,彼得,你們來了啊。』天狼星說。

『早就到了。』雷木思回答。

『你是不是還忘了一個人?』詹姆意有所指的提議道,此時的海茵西絲把臉埋進一本女巫雜誌裡。

『喔,詹姆的妹妹,海茵西絲。』天狼星禮貌性地點點頭,臉上看不出尷尬,海茵西絲避開天狼星的臉,只是應付地揮了揮手。

『現在時間正好,』波特先生站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時鐘,『我們到斜角巷吃中餐,順便準備今晚派對的東西吧?』

『我們要怎麼過去?』詹姆抓抓已經很亂的頭髮。

『你真的是巫師嗎,詹姆?』波特太太笑著走到壁爐邊,捧起一個精緻中國瓷器裝著的粉末,『當然是呼嚕粉囉。』

『你們先打理一下自己,我們準備前往斜角巷吧。』波特先生一邊說,一邊整理自己的巫師袍,然後走進浴室梳理那頭亂髮。

詹姆、雷木思、彼得和天狼星面面相覷,他們一點都沒有想整理外表的意思,倒是海茵西絲不知道為什麼衝進浴室,水嘩啦嘩啦地沖著,波特太太要包曼進去看看,波特先生也在此時走出來。

『她在洗臉,』波特先生有點好奇,『凱薩琳,她臉上到底沾染到什麼?』

『一些顏料。』波特太太說,她將呼嚕粉遞給他,『你先走吧,破釜見,我會帶著海茵西絲走,包曼殿後。』

『妳辦事,我放心。』波特先生親暱地吻了吻妻子的臉頰,詹姆在朋友面前做了一個嘔吐的動作,彼得卻看起來非常羨慕。

波特先生抓了一把呼嚕粉,扔進燃有紅色火燄的壁爐內,瞬間翡翠綠的火燄猛然燒起,波特先生站了進去,大聲喊道:『斜角巷。』

『接下來,彼得,好孩子,你先走吧。』波特太太將磁器推到彼得面前,『你有用過呼嚕粉吧?』

『呃──很少──』

『記得把話說清楚,不然走錯地方可就麻煩囉。』

彼得顫抖地走進火燄,他的眼睛瞇了起來,聲音發抖著:『斜、斜角巷!』

火燄高升竄起,將彼得團團圍繞,然後彼得失去了蹤影。

『雷木思,親愛的,輪到你了。』

雷木思看起來相當習慣以呼嚕粉旅行,他就像波特先生一樣迅速消失在壁爐,緊接著是對於來到詹姆家感到非常興奮的天狼星,直到他離開高錐客洞,海茵西絲才從浴室裡,滿臉是水的走出來。

『包曼,你最後,』波特太太說,她將海茵西絲推進火中,『我和小海先走,詹姆,跟在我後面──』

海茵西絲與波特太太一前一後地消失在壁爐裡,接著詹姆抓起一小把咕嚕粉。

『喂,你會害怕嗎?』包曼癡癡笑著,作勢擋住詹姆的去路。

『害怕什麼?』詹姆冷著臉,『你最好讓開。』

雖然詹姆知道包曼心情起伏很大,其中一個原因是談戀愛了,可是他們兩個魁地奇的事仍擺不平,彼此心裡都有些不愉快,包曼更是處處想展現自己詹姆優秀。

『你不是很愛出風頭嗎?』包曼撞開詹姆,詹姆手中的呼嚕粉撒了一地,包曼笑著跳進壁爐內,大喊道:『斜角巷!』

『喂!包曼!媽說你殿後!不是我!』詹姆站起來大吼,但是火燄已經吞沒了包曼。

『小……小少爺,不要生氣,要快點趕上他們……』詹姆氣得直跺腳,一旁看家的哩答畏首畏尾地安撫詹姆。

『知道啦!』詹姆又抓了一把呼嚕粉,『你把地上這些清掃乾淨。』

『是的,沒問題。』哩答鞠躬。

詹姆氣極敗壞地站進壁爐內,吼道:『斜──角──巷!』

火燄竄起,詹姆失去蹤影,偌大的高錐客洞只剩下家庭小精靈哩答,自己單獨地收拾灑落在地毯上的呼嚕粉。

 

 

他們從破釜的壁爐滑出來,詹姆大概是裡頭姿勢最醜的一個,當他到達人聲鼎沸的破釜酒吧時,母親正在斥責包曼,雷木思、彼得和天狼星站在旁邊,裝作對破釜的聖誕節佈置很感興趣,實際上他們都在偷看包曼挨罵,至於海茵西絲早跟著父親到旁邊幫魁地奇球迷簽名了。

『我不叫你殿後嗎?你耳朵沒聽見嗎?是長了韭菜還是花菜?』波特太太氣憤地說,她差點沒捏包曼的耳朵,『我叫你最後走是有原因的,你也知道你弟弟什麼德性,他最後走萬一順道把家裡炸掉了呢?萬一喊錯跑錯爐灶呢?萬一沒有呼嚕粉了呢?萬一把呼嚕粉打翻了呢?萬一故意闖進夜行巷呢──』

『我才不會闖進夜行巷咧,』詹姆拍拍身上的灰塵,靠到天狼星身旁,『那裡都是該死的黑巫師商店。』

『──他甚至會因此死掉!你知不知道事情非常嚴重?』波特太太越說越嚴重,越說越激動,幾個知道她是作家的客人經過,無不滿臉興奮地看著她,但波特太太只是繼續嘮叨,『你已經四年級了,你是家裡的長子,我實在不敢相信,像你這樣做事情、這種要命的態度,費格教授、鄧不利多教授他們怎麼可能選你當級長?』

『好了啦、好了啦,凱薩琳……』簽完名的波特先生走過去握住妻子的手臂,『很多人在看妳呢,大夥兒的肚子也餓了,先去吃飯吧……別氣了,嗯?』

『回到家你就知道!』波特太太威脅般地吼出這句話。

回到家你就知道!』包曼對著詹姆低吼,詹姆對他扮個鬼臉。

『我們今天到古靈閣旁一家新開幕的餐廳吃飯吧,那家餐廳叫作「獨角獸的贈禮」,你們進去以後千萬不要大聲嚷嚷、大聲吵鬧啊。』波特先生摟著妻子牽著小女兒說,『那裡非常的──嗯──正式、高級──』

一行人來到酒吧後面的小院子,波特先生抽出自己的魔杖,輕敲牆上的磚頭──那條通往斜角巷的秘密通道,隨著磚頭的蠕動打了開來。

『我每次看這個,都覺得非常神奇。』雷木思摸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這會是指令咒加上永遠保存的變形術嗎?』

『夠了,雷木思,』天狼星說,『現在是聖誕節假期,你可不可以不要談課業啊?』

他們走進斜角巷,那一條蜿蜒向前,終點朦朧看不見的圓石道路,為了慶祝耶誕節,商店頂樓分別懸著各色彩帶,彩帶盛接著天空降下的紛紛小雪,詹姆左顧右盼,發現各個店家都為聖誕節到來替店裡作了裝飾。

離他們最近的那一家大釜店,店門口的大釜閃閃發光,有幾個小型大釜還是裝在襪子裡的;當他們經過藥店時,藥店門口擠滿了搶購能夠調配閃亮水材料的巫師──閃亮水可以用在包裝聖誕節禮物上──波特太太則伸長脖子,對於店前那一桶黑甲蟲很感興趣;咿啦貓頭鷹商場依舊是黑鴉鴉一片,各種貓頭鷹的鳴叫聲刺耳吵雜地傳了出來,店門口站著一家三口,當中的小男孩捧著一塊用布蓋著的鳥籠,上頭繫著一條紅綠相間的蝴蝶結,詹姆看見門口牌子寫著:特價!聖誕應景──進口雪鴞,送禮最佳選擇

魁地奇商品店的窗戶上噴滿雪花,幾個小巧的金探子模型在店內飛舞,招攬客人,店員看見波特先生經過,趕緊立正舉手禮,波特先生也認真地回敬他,看到這個場景,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波特先生以前是知名魁地奇球員,而現在是全球僅一家,專門生產魁地奇的快浮、金探子那些球,以及建築魁地奇球場的公司『冠軍之鑰』的老闆,他和各大掃帚公司跟魁地奇商品店的關係非常好。

他們走過各式各樣的店面,詹姆和天狼星很努力制止自己別停在惡作劇商店門口,並且想盡辦法拉回傻傻往『華麗與污痕書店』走去的雷木思,以及被一隻隻蟾蜍吸引的彼得,他似乎很想摸走店門口水族箱裡的蟾蜍。

經過一番折騰,高聳的白色建築『古靈閣』終於出現在他們面前,古靈閣前的小廣場擺了一棵非常非常高的聖誕節,上頭的小仙子發著光,點綴整顆樹,樹頂端的星星鑲了被施魔法的七彩鑽石,它正在改變自己的顏色,而樹上裝飾的小燈泡一邊閃一邊演唱『聖誕鈴聲』的歌曲。

『我們到了,「獨角獸的贈禮」在那兒。』

波特先生指著古靈閣旁一家兩層樓銀色建築,門口站了一隻迎風站立的獨角獸模型,牠的眼睛眨呀眨的,幾個經過的小朋友央求父母替他們與獨角獸拍照;大門玻璃窗上貼了一塊塑膠告式:本店絕無聘用任何家庭小精靈

波特先生大搖大擺地走向大門,詹姆趁著經過店外窗戶時,往裡頭一看──裡面就像是麻瓜的西餐廳,色調是溫暖的紅與咖啡色,和店面的銀色形成強烈對比,裡頭的客人不少,有一半以上的客人都穿著正式的禮袍。

『老爸,你確定我們真的要在這裡吃嗎?』詹姆問道,『這個地方──看起來很──』

『我們能不能回破釜啊?』就連海茵西絲都開口了,『這裡不適合詹姆……』

詹姆瞪了海茵西絲一眼,包曼卻開心地拍拍她的肩膀,讚揚她說的話。

『帶你們來這裡吃,你們這群孩子才不會到處亂跑,要去破釜?我看連你爸飯都甭吃了。』波特太太挽著海茵西絲說。

『是呀,忙著簽名。』波特先生走進店內,對穿著銀色制式袍子的服務巫師說,『八位。』

『好的,八位,』那位男巫笑了笑,然後敲敲他卡在耳朵上方的魔杖說,『溫妮,八位──』

一位同樣穿著銀袍的金髮女巫以現影術出現,她手中捧著四本銀皮菜單,有禮地行了個禮,柔聲說:『請跟我來。』

詹姆很難不去注意到這家餐廳的特別,因為沒有家庭小精靈的緣故,餐廳的餐點不能像霍格華茲一樣,在餐盤裡憑空出現,但在每一張餐桌旁的牆上,都有一只獨角獸的頭部浮雕,只要餐點準備好,那一隻獨角獸就會彎下頭,頭上的角發出光,隨即變出各個餐點。

『他們應該是把魔杖藏在獨角獸的角裡面……至於符咒嘛……大概是物品應用的瞬移咒……』

『拜託,雷木思,求求你不要再說課業的東西了。』詹姆抱怨。

他們花了一個小時吃飯,順道聊天多瞭解彼此,雖然當中出現一些小插曲──像是輪到彼得跟雷木思點餐時,這兩個人根本是節儉過了頭,居然說想要合吃一籃麵包就好,最後還是詹姆與天狼星幫他們選擇了他們會喜歡的菜色,當雷木思的牛排出現時,他一邊切著一邊低聲說:『這一塊要五個金加隆!五個耶!』

負責服務他們這一桌的女巫溫妮相當興奮,她動不動跑來關切用餐狀況,還拉著波特夫婦幫她簽名,並免費贈送了一瓶紅酒,詹姆與天狼星很想偷嚐看看,波特太太卻要他們等著喝果汁就好。

在用完甜點,大夥兒有一搭沒一搭閒聊到一個段落,波特先生看看手錶表示:『現在一點半了,我們準備去購買今晚的東西吧。』

『海茵西絲,妳跟著媽媽和爸爸。』波特太太掏出一張紙條兒說,『至於你們五個男孩子,就在斜角巷晃晃吧,我可不想指望包曼和詹姆你們兩個幫忙購物!記著,千萬不可以跑進夜行巷,也不可以闖進麻瓜世界!』

『知道了啦,媽。』詹姆說,『妳的話我都聽到會背了。』

『我會看好詹姆這個混蛋的。』包曼說。

『喔,希望如此喔,』詹姆笑著,『希望你不會看到什麼瑞琪、迪米奇,就拋下我們不管囉……』

 

 

他們付了錢,雷木思看見波特先生搶著要付款的樣子,臉色有點窘,他不太好意思讓別人破費,尤其是第一次見面的長輩。

一行人在『獨角獸的贈禮』門口分別,海茵西絲被迫跟著母親走,她被強拉走時,眼睛一直飄到天狼星身上,只是天狼星根本沒有看她,不知道是在躲避,還是一點也不想注意她。

詹姆、天狼星、彼得和雷木思像跟班一樣走在包曼的身後,他們一路上都不敢說話,深怕包曼會突然跳起來對著他們大吼大叫,此時,包曼似乎想往華麗與汙痕走去,雷木思變得非常高興。然而詹姆不斷湊到天狼星耳邊,似乎在小聲討論著要怎麼甩掉包曼。

『我們騙他艾奎某擬一家人在華麗與污痕裡,然後趁機將他甩掉?』

『不,詹姆,這太難了,我們應該要做得更自然才對,乾脆假裝迷路走失好了。』

『迷路走失……』彼得抱著自己的頭,『我覺得我快要迷路了沒錯。』

『其實包曼沒有很討人厭啊,』雷木思輕鬆的說,『我們就跟他一起亂晃嘛。』

『那是因為他現在要走去書店,你才會有這種反應,』詹姆說,『等到他在書店裡限制你看哪一本書時,你就會恨不得甩掉他了。』

『哈哈,這麼離譜?』天狼星問,『他逼你看哪一本書啊?』

『喔,《優秀的級長們》。』詹姆唱歌般地說,『這整個聖誕節期!』

『好像很無聊。』彼得面有難色。

『喂,你們走快一點好不好?我們三點要在破釜酒吧集合耶!可以逛的時間非常少,還是你們根本不想逛?』包曼轉頭問道。

『你們看,現在開始了,戀愛中的人都會變得這麼古怪嗎──』詹姆聳聳肩,他閉起眼睛作了一個聽天由命的動作,忽然,一陣激烈碰撞,詹姆和天狼星一起摔倒在地,跌得哇哇大叫,路邊幾個女孩認出詹姆就是報紙頭版,那個造成『金探捏』狀況的男孩,紛紛尖叫起來。

『喔!波特!詹姆‧波特耶!』

『他好帥喔──頭髮好有型,好像剛從掃把上下來一樣!』

『哇──他身邊的朋友也好帥喔──』

『喔,閉嘴。』雷木思和彼得忙著扶起他們。

『喂,是什麼人走路不看路,撞到人連對不起都不說的啊?』天狼星生氣地喊道。

『很不好意思,布萊克,我想──是你們先撞到我的吧?嗯?惡人先告狀……』

詹姆的臉沉了下來,天狼星更是咬牙切齒,彼得皺著眉頭,雖然很生氣,但仍害怕地躲在詹姆身後,雷木思面無表情地盯著那個人──賽佛勒斯‧石內卜,油膩膩的頭和黑漆漆的拖地長袍,他的鷹勾鼻高高抬起來,似乎想用鼻孔打量詹姆一行人。

『瞧瞧,這個是誰呀?是大鼻子油油頭鼻涕卜耶。』詹姆冷嘲熱諷的說,『看來你會撞到人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你的眼睛──似乎是長在鼻孔上嘛。』

『說話小心一點,波特,』石內卜柔聲說,他瞪了一眼一旁尖叫不停的女孩們,『你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出門還要隨身攜帶隨扈,還有啦啦隊啊?』

『我喜歡跟誰出門,關你什麼事?』詹姆冷冷地說,『你走路不看前面,撞到人也不說對不起!我看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想撞我?』

『詹姆!你到底在做……』原本走到很前面的包曼跑了回來,正想大聲指責詹姆時,他看見那個挑釁的傢伙,『嗯,史萊哲林的石內卜。』

『又來了一個黑髮飛行自戀狂,兩個人為了出名,在球場上囂張對撞呢,原來這就是姓波特的人的通病啊……』

石內卜話還沒說完,詹姆跟包曼同一時間揪住他的長袍衣領,氣呼呼地瞪著他,包曼大聲咆哮:『你給我道歉!』

『怎麼了?被說到痛處了嗎?』石內卜冷冷笑著,『這麼想動手動腳嗎?那就打我呀──』

『你給我道歉!』包曼吼著,『我們家到底哪裡惹到你了?你罵詹姆不打緊,你罵我們家幹什麼?』

『你分明是討打!』詹姆氣得握緊拳頭。

『給他一拳,詹姆,告訴他什麼是「金探捏」!』天狼星高興地跳上跳下。

『好了,詹姆、包曼,這裡是大街上,不要這樣……』

『呵,果然是娘娘腔路平,像女人一樣膽小怕事──』

『媽的,你這個垃圾!』詹姆一拳揮在石內卜鼻子上,鮮血立刻流了出來,『跟雷木思道歉!』

『你道不道歉?』包曼說,他隨即在石內卜肚子上補上一拳,路旁原本圍觀看詹姆的女生嚇得跑掉,邊跑邊大叫:『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我幹嘛道歉?我有錯嗎?我說的事實啊!你打死我啊?你們打死我啊!』石內卜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們那麼想被打死,我成全你!』詹姆氣得又給了他一拳,然後天狼星也跑了出來,狠狠地打石內卜的臉……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一個女人尖叫著跑來,她有著粗粗的濃眉和蒼白的臉頰,瘦得皮包骨,看起來陰沉乖戾。詹姆和包曼趕緊放下臉上多了瘀傷的石內卜,他倒在地上,那位黑髮女性焦急地扶起石內卜。

『小勒,你沒事吧?』

『不要碰我……』石內卜抗拒地撥開女人的手,掙扎地想自己站起來。

『你們這群野小孩,居然在大街上那麼多人打一個孩子,你們跟麻瓜一樣野蠻!』那個女人也有一張狠毒嘴巴,她的臉上有著深深淺淺不同瘀傷。

『喂,是他先挑釁我們的!』

『就算是,你們有必要打人嗎?』女人大喊,『你們的父母是誰?我要親自上門理論!』

『聽起來還不錯嘛,』天狼星往前踏了一步,『我叫作天狼星‧布萊克,我的父親是獵戶座‧布萊克,妳儘管到古里某街找他理論,他一定會打開極刑室為你們家開盛大的派對!』

女人瑟縮了一下,石內卜用力撥開那個女人。

『滾開!這是我自己的事!妳不要管!』

『小勒……媽……只是……』

『只是、只是?只是什麼?』石內卜轉向他的母親,『妳告訴我妳臉上的傷是什麼啊?妳告訴我妳究竟又跟那個男人在做什麼?妳以為我很有耐心,很能忍耐嗎?我告訴妳!我、受、夠、了!我寧可被波特他們打死!也不想過這種聖誕節!』

石內卜吼完,拔腿就跑,那個女人看了天狼星一眼,咬著牙追了過去。

『這是怎麼一回事?』彼得用唇語問詹姆和天狼星,他們全都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梅林的鬍子啊!這不是包曼嗎?』

包曼猛然轉身,臉紅了起來,他開始不由自主地壓頭髮──從華麗與污痕迎面走來的正是迪米奇‧艾奎某擬,而他的妹妹跟在他身後,刻意避開包曼的目光。

『嗨!迪米奇,嗨……瑞琪……』

『哼。』

『真巧,你也來斜角巷玩啊?』

『是啊,我爸帶我去吃「獨角獸的贈禮」。』

『那家餐廳真的很不錯呢!』

『沒有錯──對了,迪米奇,今晚我們家舉辦派對,你要不要──來──』

詹姆提起手肘撞撞天狼星,對他眨眨眼睛,示意他們:趁包曼被轉移注意時立刻離開這裡。天狼星對他比個大姆指,然後抓著傻傻站在原地的彼得,轉進旁邊一條小巷子。

跑了沒多久,一行人正想停下來休息時,身後卻傳來包曼的聲音:『詹姆──你們要跑去哪裡?快回來──』

『糟了!』詹姆暗叫一聲。

『快、快!我們快跑!』天狼星尖叫。

『這樣不太好吧?』雷木思邊跑邊說,『我們實在沒有必要甩掉包曼啊。』

『不,雷木思,你太不了解包曼了,那傢伙會把我們當成家庭小精靈奴役!』詹姆說著,彼得在他身邊咻咻喘氣。

『前面右轉,快點。』天狼星回過頭,大約五十公尺外,有個黑髮男孩正全力往他們跑來,不時被巷子內堆積的雜物絆倒。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行人才終於停了下來,他們倚著牆不停喘氣,彼得已經跑得滿身是汗。

『我們……我們在哪裡?』彼得憂心地問道。

『不知道──』詹姆抬起頭,環顧四周。

他們身處一條黑暗的巷道,和剛才的圓石道路比起來,這裡顯得既陰暗又潮濕,而且一點也不寬敞,它雖然蜿蜒看不見盡頭,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詭譎煙霧。雷木思跟著打量四周,這個街道的商店又破舊,櫥窗裡放的商品不是骷髏,就是萎縮的人體,還有一些怪異沾染血跡的書,這個地方一點都沒有聖誕節氣氛,倒像是城市的廢墟或者是某座鬼城。

『這裡好像不是什麼好地方。』雷木思看著櫥窗內枯槁的人手說,『我們還是快點離開──』

夜行巷。』天狼星喃喃地說,所有人都轉向他,他聳聳肩,『我以前來過,跟我的父母,你們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人。』

『夜行巷……』彼得揪住詹姆的衣袖,害怕地說,『所以,我們很有可能遇到危險……怎麼辦?』

『我先說,我一點都不想繞原路回斜角巷和包曼碰頭,』詹姆轉向天狼星,『你知道這裡要怎麼回到斜角巷嗎?除了剛才那一條路?』

『嗯,我不太確定,這裡的路長得都差不多,』天狼星說,『不過我可以靠方向感和斜角巷商店的氣味,盡量找到路回去。』

『天狼星,』詹姆無奈地拍拍他的肩膀,『我真的覺得你是一條狗。』

他們開始在夜行巷裡大步快走,彼得抓著詹姆和雷木思的衣袖,被另外三人夾在中間,他不停地走顧右盼,深怕自己被拋在這個恐怖的地方一樣。天狼星走在最前頭,他瞇著眼睛觀察附近的街道和商店,偶爾停下腳步研究方向和路牌號碼。

夜行巷的顧客不多,有時候屋簷下的陰影會突然浮出老巫婆,對著他們賊賊笑著,有的時候,黑魔法商店的大門會突然打開,飛出幾隻蝙蝠,或是走出一個長相醜陋、駝背斷腳的老巫師。詹姆覺得夜行巷讓他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一直很厭惡和黑魔法有關的東西,也許這和天狼星那個可怕的家庭有關吧?那些使用黑魔法的,若不是像布萊克先生那樣,就是像艾蜜莉那類的怪人。

『天狼星,你確定這條路是對的嗎?』雷木思突然說,他非常鎮定,『我覺得我好像離斜角巷越來越遠了,而且你不覺得商店越來越少了嗎?』

『說實話,雷木思,』天狼星說,『我一點都不確定,而且在夜行巷,你什麼時候被人下咒,自己也察覺不出來……』

『喲,四位小帥哥,你們是不是需要幫忙呢?』

一個陌生的女人嗓音響起,所有人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們緊張地轉過頭,手全部都伸進口袋內緊緊握住魔杖。發出聲音的是一位躲在暗巷裡,穿著很像黑色褻衣的女人,那個女人有著姣好的面孔和身材,不斷地搔首弄姿,詹姆和天狼星都看傻了眼了,彼得則是目瞪口呆,雷木思一臉想嘔吐的樣子。

『這個地方不是你們孩子可以來的唷,姐姐來幫你們吧,進來姐姐的店裡呀──』那個女人抓起詹姆的手,詹姆心裡非常抗拒,可是很奇怪,他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跟著走近那家黑漆漆的店內。

──在夜行巷,你什麼時候被人下咒,自己也察覺不出來……

咄咄失!

一道刺眼的紅色光線打中那個女人的額頭,她尖叫一聲身子往後一倒,摔進那間黑暗店內,然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那個女人的身體逐漸被地板很像觸手捲住、覆蓋、淹沒,然後消失不見。

『詹姆!天狼星!喔,還有雷木思與彼得,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詹姆回過頭,他看見整條夜行巷最明亮的色彩──金髮披肩,一襲銀色長袍──那是璐努娜,她手裡握著魔杖,驚慌失措地走了過來,拉著詹姆的手臂要他站起來。

『你們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璐努娜說話的口氣開始像詹姆的媽媽,『這裡是夜行巷!你們不應該到這兒來的!』

她瞪向那間吞掉女人的屋子,焦急地推著詹姆他們的肩膀。

『快點離開這兒,』璐努娜說,『那間房子裡有很多活壽衣。』

『活壽衣?』彼得被所有人促擁著,他像是想轉移注意力一樣問道。

『就是「吸魂衣」。』雷木思說。

『沒有錯,』璐努娜一邊看著四周,深怕有什麼妖魔鬼怪會突然跳出來咬死他們一樣,『一種只在熱帶地區出沒的殺人怪物,不過聽說最近有人特地培養牠們,使牠們也能在寒帶地區生長,看來那個謠言是真的──喔,詹姆,你乾脆如果踏進去,一定會被那些惡魔殺死!』

『教授,我並不是自己願意進去的!我沒有辦法控制我的身體……』詹姆解釋道。

『夜行巷真的是非常、非常危險!』璐努娜帶著他們彎過一個個巷子,『你們怎麼來的?』

『我們原本在斜角巷,後來遇上一些問題,不小心闖進這兒的。』雷木思說。

『好吧,我帶你們回斜角巷……』

『等等,教授,』天狼星沉著臉開口問,『妳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出現在夜行巷?』

『如果我說我是為了追犯人,這個理由你相信嗎?』璐努娜淡淡地笑著,『我的錢包被搶了,那個歹徒闖進夜行巷,我覺得我自己只要有魔杖,進去夜行巷趕快出來應該不是什麼問題,我是霍格華茲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嘛!只是,遇到了你們,詹姆差點遭到不測,所以……搶匪也追丟了,錢包也要不回來了……』

他們繞了好久,出現在破釜圍牆外的一條小巷,總算脫離了煙霧瀰漫的夜行巷,就在拱型通道的門口,波特太太與海茵西絲憂心忡忡地來回走著,波特先生看起來一點都不緊張,他抽著煙斗,很享受地穿出一個個煙圈。

『喔!詹姆!你把你的朋友帶去哪裡了啊?梅林的鬍子啊,你怎麼這麼髒?』波特太太一把抱住小兒子,詹姆有點噁心地吐吐舌頭。

『他們闖進夜行巷,』包曼冷冷地說,『趁著我和艾奎某擬一家聊天時,媽,我告訴過妳,我已經試著追過去了,可是我根本不想踏進夜行巷!』

『可是他是你的弟弟啊,不論敢不敢,你都應該上前阻止他。』

『拜託,媽,你要我怎麼阻止啊?我又還沒成年,不可以使用魔法……』

『未成年巫師遇到緊急狀況是可以使用魔法的!』波特太太說,『喔,天狼星、雷木思、彼得,你們到底是怎麼出來的?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的事?』

『放心好了,波特太太,他們只是身上髒了一點,沒有遇上什麼事。』璐努娜開口,現在波特夫婦才發現她的存在。

『妳……妳不是雜誌上的那位……』

『是的,』璐努娜甜甜笑著,『我是霍格華茲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敝姓史迪奇載恩。』

『教授,真的很感謝妳,是妳將這些孩子救出斜角巷的嗎?』波特太太激動地抓住璐努娜的手。

『我……我只是想追搶匪……誤入斜角巷……』

『我們一定要好好謝謝妳!』波特先生走上前,『請妳一定要來高錐客洞,參加我們今晚的耶誕派對!』

『這個──』

『請妳一定要來,我們要好好感謝妳!』波特太太的眼睛都快要落淚了。

『老爸、老媽,你們放輕鬆好不好,』詹姆說,『說不定教授她晚上跟別人有約了呢?』

『呃……』璐努娜尷尬地笑著。

『親愛的,妳晚上有別的計劃了嗎?還是打算回家過節?』

『呃,這倒是沒有……』

『就這麼說定了,請妳今晚一定要來高錐客洞,讓我們好好感謝妳!』波特太太說。

『呃……那麼……』璐努娜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我先走囉,就──晚上見──』

『晚上見,謝謝妳啊!』

詹姆深深嘆了口氣,一旁的天狼星、雷木思和彼得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笑什麼笑啊?』

『你們家真好客。』天狼星眨眨眼睛,撥了撥瀏海笑著說。

『少開我玩笑了,』詹姆雙手一擺,無奈地抱怨道,『萬一璐努娜告訴我媽我差點被一個穿很少的女人引進一家全是吸魂衣的店面,我一定會被五馬分屍。』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