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公關店!(中)

 

瑠、瑠奈?」雖然覺得這個名字很女孩子氣,但他也不好意思多問什麼,只是傻愣愣地回握眼鏡男瑠奈的手,「你、你好啊……」

在帶你瞭解本店環境前,在下先帶你去宿舍放行李吧。」瑠奈完美優雅地轉過身,完全沒有多餘的動作,他對著角落黑色樓梯比了個「請」的動作,「走這邊。」

比起趙校長,炅昊對這個名字有點娘的瑠奈還較有好感。於是他不疑有他,安心地跟在瘦削的背影之後,慢慢爬上了這家神秘店舖的樓梯。

 

 

炅昊對本店瞭解多少呢?」

在爬上二樓朝三樓前進時,瑠奈頭也不回地猝然問道。

「呃,這個嘛,」炅昊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其實到現在,我除了自己莫名其妙得罪趙校長,要打工還債外,其他東西還真的搞不清楚。」

「那麼,你曉得『大門之店』的意義嗎?」

「這個趙校長剛剛稍微提過,」炅昊抓起裝了家當的破包包,讓有點沉重的包包擔在肩上,能稍微減輕徒手抓的負擔,「就是指要前往亞細亞魔法學園的話,一定得通過這家店的意思吧?」

「是的,本店是唯一一個通往學園的通道,而我們就是這個通道的看守者。」

「像警衛一樣?」

「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不過警衛的工作只需要看門,」前者的腳步停了下來,他們已經爬到這棟洋房的頂樓四樓了,瑠奈轉頭對炅昊露出微笑,「而我們,還必須經營這家店。」

「雖然趙校長說過,但是我還是不懂啊,大門就是大門,怕被攻擊或闖入,那蓋得堅固一點就好了,為什麼非得搞成一家店呢?」炅昊跨過最後一個台階,來到瑠奈所站的四樓平臺,他們面前是扇狹窄的單門,和一樓店面裝滿水晶燈不同,這裡就只有一個結了蛛網的燭臺掛在牆上,「就算學園本身有觀光旅遊的額外功能,但那跟『大門』這個東西也沒什麼關係,不是嗎?動物園、博物館也有門啊,就連百貨公司的門都沒那麼複雜……」

「那是因為,我們守護的是亞細亞聯邦唯一的魔法學園。」瑠奈的笑容消失了,他面無表情地掏起褲子口袋,從中抓出一串叮噹作響的鑰匙,「事實上,學園的招生狀況不是只有正規的兩次考試,任何人只要突然有了想當魔術士的心意,都能直接前來大門,尋求特殊管道進入校園。不過,並不是『想當魔術士』就一定適合,因此『大門之店』的功能即包括進行這些特殊求學者的初步篩選。」

「那……也不見得一定要用『店』吧?」炅昊有點不安地看看黑漆媽烏的周遭,「還是一個掛了奇怪告示牌的店,瑠奈前輩……這個地方真的沒問題吧?」

瑠奈挑出一把特別細長的黑鑰匙,插進單門鑰匙孔後,「喀嚓」一聲轉開,他輕輕推動門板,一股冰冷的風隨即從門後的走道吹了出來。

開了門的瑠奈並沒有邁開腳步,他收好鑰匙後,仍站在門前動也不動。

炅昊,你知道什麼是『Host』嗎?」瑠奈淡淡地問道。

「呃……『主人』的意思?」

「除此之外呢?」瑠奈半瞇起眼睛,靛色眼珠瞟至眼角盯著新來的後輩,「特別是舊日本地區?」

「這個嘛,」炅昊苦惱地皺起眉頭,「好像在哪裡聽過,如果讀成日文片假名發音的話……」

Host就是男公關,男公關就是牛郎,我們這家店是一家Host Club,男公關俱樂部,講得更白話一點呢,就是牛郎店囉。」

清亮的陌生男孩聲響起,在炅昊仍搞不清楚狀況時,一團冰涼的東西突然貼到炅昊的臉頰下,後者愣然地伸手去摸,不摸還好,這一摸卻發現那團冰涼的東西竟然是塊淌血的心臟!微弱的跳動規律地觸擊炅昊的掌心,他頓時震懾住了,緊接著,一股反胃感從腹部湧出。

「優格,別嚇新人,他什麼都不懂。」瑠奈平靜地說,雖然情緒不強烈,但語氣中卻隱隱帶著管理者般的命令口吻,「請收起來。」

「這是我一貫的歡迎方式嘛!」

一個頂著蓬鬆橘紅短髮的瘦小男孩從黑暗裡冒了出來,他身穿白襯衫與黑長褲,很輕鬆的打扮。他的雙手像在拉看不見的線似的,空手簡單扯了幾下,炅昊掌中的心臟立刻炸裂開來,噴灑出白色的花瓣,像雪一樣落在炅昊身上,他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名像是小學生的男孩。

「歡迎加入『Host of Horror』啊,菜鳥。」男孩俏皮地眨眨水藍色大眼,「剛剛那只是假心臟,用麵粉、糖、食用性紅色素加上一點點小魔法製成的,裡面包的是白櫻花的花瓣,吃起來味道應該不錯……我猜的啦。想想看,還在跳動的真心臟怎麼可能是冰涼涼的呢?嘻嘻,不用那麼害怕。」

瑠奈稍微退開幾步,讓炅昊能與這名男孩面對面。

炅昊,這位是Host of Horror的男公關,優格,他也是你的前輩。」

「這間店裡有哪個男公關不是他的前輩呢?」優格聳聳肩,有些不以為然地應道。

「優格,這位是張炅昊,Host of Horror的新進人員。」瑠奈不理會優格的話,自顧自地繼續介紹著。

「又一個得罪那隻鳥的倒楣鬼嗎?」優格蹦蹦跳跳地來到炅昊面前,小女孩般靈動的水藍大眼溜溜轉著,這讓炅昊的臉開始變紅,「欸,菜鳥,你跟那隻鳥有什麼恩怨?你是在她吃聖代時撞翻桌子,還是在百貨公司週年慶時跟她搶了同個商品?」

「不,優格,」瑠奈的眼鏡又反光了,他推推眼鏡,露出可怕的笑意,「炅昊欠了校長錢。」

「你、竟、然、敢、欠、她、錢?」

優格不敢置信地叫道,誇張的動作讓可愛性的他更惹人憐愛,應該能激起不少女孩的母性吧?

「欠了多少錢啊,菜鳥?」

「這個嘛……」炅昊的臉更紅了,但剛才的紅是因為害羞,現在卻是因為羞愧,「聽……聽說是……一億……」

「一億元堤幣嗎?哇喔!瑠奈!」興奮的優格笑著用手肘撞撞瑠奈的手臂,「這就叫人不可貌相,對吧?看來事發現場一定有趣的不得了!說一下那個時候的情況吧,說吧、說吧──」

「優格,別鬧了。」瑠奈嚴肅地制止優格,「炅昊今晚就要開始工作,在開店前必須教會他許多男公關的義務與責任,那些內幕消息晚點再問也不遲。」

「瑠奈真小氣。」優格的雙手像在作仰臥起坐般背到腦後。「好吧,既然我們的總管都這麼說了,就先放你一馬。」

「不好意思,炅昊。」瑠奈換上本有的溫柔笑靨,左手比向看不見盡頭的走道,「我們走這邊。」

「欸,瑠奈你現在要幫菜鳥安排宿舍對吧?」在炅昊與瑠奈離男孩優格越來越遠時,後者突然跑了過來,尖著嗓子問道,「不是沒有空房間了嗎?那他會跟誰睡一間啊?」

「我暫時安排他跟你同房。」不等優格反應,瑠奈急忙接著說道,「你那間空間較大,而且有兩張床。」

「什麼啊!月靈的房間也很大!那個娘戰士的房間也是!我房間擺兩床變得比他們窄很多欸!還有,那張多出來的床是之前離職的傢伙忘記搬走!又不是這個菜鳥的,你怎麼可以隨便幫他安排呢?」

 


Free Talk

  有種今天是星期五的錯覺......我腦袋怎麼了(毆飛)。

  魔法禁止2的心得突破10則我就釋出第三集的楔子(在這裡說應該不會太多人看到吧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