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遊戲上癮 -

 

 

狹長型的房間以木頭搭建出床、書桌、衣櫃三位一體的學生專用家具,所有住宿生待遇相同──需要爬樓梯才能上床,作夢驚醒會撞到天花板,床下則是書桌,趴在那玩電腦跟睡覺的時間總比讀書多。唯一窗透進日光與涼風,但夏天還是很熱,幸好學校裝了冷氣,不然氣溫高再遇上宿舍停水,住宿生都快走上街頭抗議了。

這裡是靠近文學院的男生宿舍,也是F大中最老舊的。每四人一間寢室,通常寢室都照床位分成四個完全不同世界。

就拿曾仲行、許元仁、楊惟嘉跟馬世勳的寢室來說,曾仲行的書桌上擺了攜帶方便的筆記型電腦和各式各樣的課外讀物,櫃上塞滿積了一層灰的課本,衣櫃裡的衣服收得整齊,外頭報紙卻胡亂堆放。

許元仁的書桌則被一堆模型與電腦用品佔滿,超寬的液晶螢幕,結合影印、列印、掃描的事務機,一堆外接式硬碟,總是有新存貨的空白光碟,另外還有USB插頭的遊戲把手。衣櫃與牆上貼滿動漫畫美少女海報,一疊一疊漫畫藏在書桌底下。

楊惟嘉的東西是最少的,筆記型電腦、課本、參考書、論文集都在桌上排列整齊,所有筆記皆打字列印後放入各色資料夾整理。除了讀書的東西外楊惟嘉沒有其他特殊物品──如果衣櫃上掛的那面大鏡子,與衣櫃內多到嚇人的衣服不算的話。

馬世勳的位置是最臭的,他每天都有一堆訓練要做,天生又易出汗,常常太晚回宿舍便脫了衣服爬上床呼呼大睡,汗臭味都將別人給薰醒了。馬世勳也貼了海報,不過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球員的海報,另外還貼了計劃表跟訓練小秘笈,他當然也有準備電腦,只是除了看影片之外(包括電影、愛情動作片、各國棒球影片)沒什麼在用。

今天是小週末星期五,系上大一課程中只排了一節必修共同體育,一大早四人便和全班到操場上奔跑,在體育老師的指揮下做動作奇怪的暖身操。過不久操場就被豔陽籠罩,女生全跑去樹下聊天,就剩他們四個稀有「男生」,汗流浹背地打籃球……許元仁沒跑幾步便喘得要死,害與他一隊的馬世勳一直問候他娘親。

體育課結束後四人便匆匆忙忙跑回宿舍沖澡,然後開始各忙各的:楊惟嘉去文學院圖書館借書;馬世勳跟學長姐吃家聚,他說他晚上還有隊聚,錢都快花光了;許元仁整張臉貼在電腦前,手指忙碌地操作「夢不落島」角色;曾仲行閒來無事,便跑去系辦公室跟陳國夫助教要了報紙,中午他爬上床思考(補眠),許元仁繼續玩他的遊戲,兩個懶人還逼楊惟嘉跑腿買午餐回來。

吃完飯曾仲行照例繼續思考,楊惟嘉一臉嫌惡地替兩人處理掉餐盒廚餘,打算研讀今早借來的資料時,許元仁跑過去抽走他的書,露出可怕笑容:

「公主呀,難得週末該浪費在美好事物上呀……」

「我覺得讀書是件美好的事。」楊惟嘉淡淡地說,作勢想搶回資料,「還給我。」

「欸,你幾等了?」

「六十五啊,問這個幹嘛?」楊惟嘉皺起眉頭,「喔……又想騙我玩電腦!人家才不要!」

「一個男子漢開口閉口『人家』來『人家』去的成何體統?」許元仁大聲地指正,「好吧,不玩就算了,朱奕君剛升上六十六等……我們幾個再去找其他玩家組隊好了……」

「朱──奕──君──」楊惟嘉一聽到死對頭朱奕君在校園另一頭女生宿舍超越自己的等級,滿腹怒火立刻湧升,他氣呼呼地蓋上筆記本,打開電腦,「從小被她壓榨到大!我不要連玩遊戲都得看她臉色!」

「這就對啦!來『南禺山』找我們,要解『山神祭典』的組隊任務。」許元仁看見楊惟嘉輕易地被自己說服,便得意地移動臃腫身體來到曾仲行床下,「喂,曾大少爺……」

「不了,現在是飯後思考時間,」曾仲行躺在床板上連眼睛都沒睜開,「人類能夠思考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是啦,不過,所有人類中也只有你會把『睡覺』講成『思考』。」許元仁擺擺手,「不玩就算了,我也沒有很想找你一塊兒解。」

「喔,晚安。」曾仲行說完翻了個身。

除了許元仁以外,楊惟嘉操控的「僧侶」等級是第二高的,他三天內就練上六十幾等,偏偏朱奕君選了很好升等的「冰系巫師」,兩人一碰面便吵著要PK。馮竣茜跟江舒婷一樣選了「忍者」,只是馮竣茜比江舒婷瘋狂多了,她將租雜誌的錢撥出來,每週都買遊戲點數,把自己的角色妝扮的漂漂亮亮的,走在路上總有一堆玩家追求。林睿珈使用男生角色,職業是「劍士」(可以轉職成闇騎士或聖騎士),總是到處騷擾模樣帥氣的男生角色。

曾仲行是七個人中遊戲時間最少的一人,再加上他被許元仁陷害選了最難玩的職業「毒系巫師」,不但等級是眾人間最低的,又老是負債累累,只要一上線馮竣茜就會黏到他身邊,丟給他一大把一大把錢和裝備道具。

「僧侶、僧侶呢?快補啊!喂!楊惟嘉!你跑錯方向了啦!Boss在你右邊!你去哪啊?喂!」許元仁手指激烈地按壓著鍵盤,嘴巴也沒閒著一直大吼大叫,曾仲行翻來覆去,不一會兒便被他的吼叫給吵醒了,「幹!楊惟嘉!馮竣茜掛了啦!幹!你是沒聽到我說Boss在右邊嗎?你一直往反方向走,我們全部都補不到血呀!」

「可是江舒婷被卡在左邊呀,她的等級比馮竣茜高,命中率和攻擊力也比較高嘛!如果要砍死Boss,同職業中我當然會選擇先救她呀!」楊惟嘉抱怨,「再說是『你』一直講會好好保護馮竣茜的耶……」

「出去啦!從頭再來一次啦!這次你給我好好照顧竣茜,她升等已經夠慢了還讓她死掉少一堆經驗值!」許元仁碎碎唸著,右手滑動滑鼠。

曾仲行坐起身子,瞪了眼底下背對背玩著相同遊戲的室友,然後嘆了一口長長的氣,爬下樓梯坐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喔?我們的思考大師這麼早結束思考了呀?」許元仁嘲諷道。

「沒辦法,有宅男為了女神一直哀哀叫,我的思緒都被打亂了。」曾仲行抓著頭髮說。

「思考大師,來玩呀。」許元仁的眼睛未曾離開螢幕。

「噓──」曾仲行半瞇著眼,食指輕放在唇前,「我的等級差你們這麼多,去那邊一下就掉墓碑啦!」

「說的也是啦!喔!幹──楊惟嘉你又跑錯了啦!奇怪耶,你腦子有問題嗎?」許元仁又罵了起來,楊惟嘉默不作聲地繼續他的任務,曾仲行搖搖頭,自顧自地開啟電子信箱──楊惟嘉的脾氣算很好的(除了面對朱奕君),任人打罵嘲諷都沒關係……

在一般入口網頁的會員登入處輸入帳號密碼,經過緩慢的頁面系統轉換後,曾仲行來到他慣用的電子郵件信箱。搬來宿舍前他的哥哥曾說,只要臺灣那些「意外」死亡事件的調查有了新發現,就會寄mail過來──曾仲行認真地翻過每封未讀郵件,除了免費電子報和兩三頁的垃圾郵件以外,根本什麼都沒有。

「嘖,又被那傢伙耍了。」曾仲行皺起眉頭嘟嚷,也許哥哥早就有新線索,故意暗藏起來……想騙他回家一趟?

在曾仲行刪光郵件,想關掉瀏覽器上「夢不落島」晃晃時,又一封新的郵件寄了進來。

他瞪大雙眼……迫不及待地點選郵件閱讀。

 

寄件者:Imprintingimprintingxxx@yahoo.com.tw

主題:警告!夢不落島棲宿著惡魔

收件者:曾仲行(zjhngx3@gmail.com

 

夢不落島的夢永遠不會降落

地獄惡魔在後蠢蠢欲動

頭頂一對發散毒液的角

等著愚蠢玩家紛紛上勾

在你為它瘋狂著迷的時候

爬滿全身的烈火

將燒透你的雙眸

 

夢不落島的夢永遠不會降落

眾多玩家在你身後頻頻發抖

白晝時警告你逃離災禍

入夜時嚇得你無處可躲

亡靈唱誦蒼涼哀歌

屍骨跳動奪魂舞步

鬼魂都在對你招手

要你加入死亡的秀

 

夢不落島的夢是個惡夢

奉勸你快點逃離毒手

別再為遊戲如癡如醉

 

致各位親愛的網友:

請別將這封信看成網路垃圾信件或是惡運連鎖信,本信將能助你脫離險境。

上面這首短詩,是今年夏天八月中旬,在家上吊自殺的年輕作家所作,他在死亡當天的中午,於部落格上發表此詩後,隨即上吊自殺。沒有錯,他正是「萊姆」公司所代理的「夢不落島On-line」玩家!

「夢不落島On-line」是一個受到詛咒的遊戲,裡面住著帶給人災禍的惡魔。你們知道截至八月暑假結束,六月底剛開放遊戲的「夢不落島On-line」擁有多少玩家嗎?七八兩個月的在線人數平均為二十萬人!會員帳號超過百萬人!其中有二分之一是學生,更有四分之一是國小國中學生!多麼可怕的數字!一個被詛咒的遊戲居然有這麼多愚癡的玩家接觸!

「夢不落島On-line」的詛咒是讓你上癮之後,再讓惡魔吞噬!千萬不能大意!全臺灣已有百萬人受到詛咒!更有幾萬人因這個遊戲死亡了!

你還在玩「夢不落島On-line」嗎?你的孩子還在玩「夢不落島On-line」嗎?你身邊有人在玩「夢不落島On-line」嗎?快點阻止自己與他人的自殺行為!千萬別讓「夢不落島On-line」的惡魔有機可趁!

快把本信傳給你身邊的親朋好友,然後把「夢不落島On-line」永遠從電腦裡移除吧!

夢不落島的夢是個惡夢,奉勸你快點逃離毒手,別再為遊戲如癡如醉!

 

曾仲行的心臟跳得好快,雖然這封來歷不明的信,怎麼看都像為了抹黑遊戲公司的無聊傳言,更像嚇唬網友騙取E-mail那類轉寄信。文中除了驚悚詩詞和呼告式語句外,對於「惡魔」的存在原因、目的、形式、詛咒手法、結果、確切的死亡事例等等都沒有詳細說明。

曾仲行本想直接刪除此信的,但看到「全臺灣已經有百萬人受到詛咒!更有幾萬人因這個遊戲死亡了!」這句時,他卻不小心聯想到一波又一波的「意外死亡」……

「『夢不落島』是在六月底正式開放玩家遊玩,之前都是封閉測試。開放時間正巧與那些『意外死亡』大量出現的時間重疊……哥說那些『意外死亡』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樣……難道這跟『夢不落島』之間真的有關係?還是巧合?」曾仲行糾緊眉頭,左手撐著臉頰思索,「如果這封信所言是真的……一個線上遊戲要怎麼引發類似意外的死亡?要怎麼殺死玩家?而且所謂的『上癮症狀』也不限於網路遊戲呀……」

曾仲行決定存下這封信的內容,並且打開印表機列印。在印表機吵雜的工作聲響中,他收起嚴肅,換上平時無所謂的表情,嘻嘻哈哈地對仍在奮戰的兩位室友說:「兩位,我收到一封有趣的信喔。」

「什麼信?」許元仁問道,他的大臉都貼在電腦前了。

「情書嗎?」楊惟嘉看起來心情不好。

「不,是封主題為『警告!夢不落島棲宿著惡魔』的電子郵件。」曾仲行在讀出主題時刻意加重力道。

「聽起來好像嚇唬人的日本電視節目名稱。」楊惟嘉說。

「那個我也收到啊,」許元仁不以為然地說,「可能所有玩家都有收到吧。」

「你們不擔心嗎?」

「擔心?拜託!你該不會相信那封垃圾信的話吧?那不過是網路上千篇一律的惡運連鎖信嘛!它內容不也是『不傳會死』、『不傳會有意外』、『某某某就因為沒有照我說的做死了』。哎呀,那種東西刪掉就好了啦!擔心什麼?欸欸欸!楊惟嘉你跑錯邊了啦!靠,你左右鍵是裝反了嗎?」

「這麼說也有道理。」

「喂,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楊惟嘉問道。

「幹!你不要去那邊啦!聽不懂喔!」許元仁大罵,「專心打啦!那種垃圾信不用知道也沒關係啦──笑死人了,不過是個線上遊戲,要怎麼殺人啊?」

是啊,不過是個遊戲……

曾仲行嘆口氣,目前也不過是封轉寄信指稱「夢不落島」有問題,既沒推論又沒證據,怎麼能隨便相信呢?假如「夢不落島」真的有問題,自己玩了一個月,多少會有症狀吧?

游標對著桌面竹簡圖示點了兩點,熟悉的音樂響起,曾仲行熟練地輸入帳號密碼,打開那隻才十等級的毒系巫師「曾仲行」──愈看自己的暱稱愈覺得無奈,為什麼要聽許元仁的話傻傻打上自己的真實姓名?

「曾仲行」一上線,如慣例打開好友一覽表,表上顯示許元仁、楊惟嘉、馮竣茜、朱奕君、江舒婷、林睿珈六人都在『南禺山』,其他路上亂加的網友沒一個上線,除了──

「寒冰?」曾仲行有點驚訝,照理說玩這遊戲的應該多是學生,曾仲行加好友時也很避免去加一些「看起來明顯就是小學生」的人,現在是星期五下午兩點,大部份學生都在學校上課啊……

而且這個「寒冰」也說過,她一天只玩一個小時,晚上十一點到十二點,她怎麼會在下午兩點上線呢?

曾仲行露笑容,傳送訊息給那冷酷的「寒冰」玩家。

 

曾仲行:嗨,寒冰,今天真早。

寒冰:……

曾仲行:妳不用上課嗎?

寒冰:沒心情。

曾仲行:翹課?

寒冰:別惹我!我心情不好!

曾仲行:喔……

 

曾仲行看見「寒冰」正在「澤更水」地圖,於是他操作角色輕功般一跳一跳地跑到「澤更水」。一身火紅的「寒冰」正用火燄箭射殺頭上長角,名為「蟲雕」的怪獸,每射死一隻「蟲雕」便發出嬰兒啼哭般的聲音。「寒冰」一見到曾仲行的出現,便停止動作。

 

寒冰:你來幹嘛?我說過別惹我!

 

曾仲行沒有回答,只是開起組隊系統,邀請寒冰加入,然後兩人一塊沉默地打著「蟲雕」。綠色毒氣彈打到「蟲雕」身上,牠們中毒後過幾秒便紛紛死亡,紅色的火燄箭穿透「蟲雕」軀體,牠們渾身著火後趴下,隨即消失無蹤。

不知道打了多久,曾仲也升了等,「寒冰」才跳到他身邊,丟給他一件男巫師穿的裝備。

 

寒冰:剛打到的。

曾仲行:謝謝。

寒冰:你好奇怪。

曾仲行:什麼?

寒冰:沒事。

 

曾仲行繼續丟著毒彈,「寒冰」停頓了一會兒,又丟來一句訊息。

 

寒冰:你玩遊戲曾遇過什麼怪事嗎?

曾仲行:遇到妳算嗎?

寒冰:不是,是現實中的事。

曾仲行:什麼意思?

寒冰:最近,我身邊有兩個人相繼死亡。雖然沒深交,但這兩個人生前都沉迷於『夢不落島』……

 

曾仲行的心臟漏了一拍,難道「寒冰」也認為「夢不落島」和意外死亡有關?還是她也收到那封轉寄信,認為「夢不落島」被詛咒、內有惡魔?曾仲行還在思考他該如何與「寒冰」聊時,「寒冰」卻難得飛快地傳送訊息。

 

寒冰:雖然這樣想很沒科學根據,但是這遊戲……是不是被詛咒了?其中一個沉迷者車禍死亡,另一個沉迷者被說成久病厭世、自殺墜樓……可是他們死前都對這個遊戲很瘋狂……

曾仲行:哈哈哈,妳在說什麼呀?一個網路遊戲怎麼可能製造車禍?讓人自殺?寒冰,妳想太多了。

寒冰:不要笑好不好,我是認真的。

曾仲行:對不起。妳想發洩的話,我開PK任妳毆打……

寒冰:不用了。

曾仲行:如果還有心事,可以說給我聽啊……

寒冰:謝謝喔。

曾仲行:不會(笑)

寒冰:那個女孩子,她的生命從我手中流失,握也握不住、救都救不了。

曾仲行:墜樓、女孩……她是在學校墜樓的嗎?

寒冰:問那麼多幹什麼?

曾仲行:對不起。我以為妳說的是昨天新聞報導發生在P中的那件。

寒冰:是呀,我正是那個案子的第一目擊者。

曾仲行:原來(詫異)!那不是妳的錯,是她的父母不希望她的生命延續下去!

寒冰:……

曾仲行:妳不會是為了這件事沒去學校吧?

寒冰:……

曾仲行:這種時候不該窩在家裡,該出去散散心,找好朋友或是家人陪妳。

寒冰:算了,我從來不相信任何人,請你別說這種活像『輔導室』會說的蠢話好嗎?我真不知道自己吃錯了什麼藥!居然想跟你談──

曾仲行:嗯?

寒冰:我應該很害怕人類吧,年紀愈大愈害怕活生生的人。不知道哪些人說的是真、哪些人說的是假、哪些人想幫助我、又有哪些人想害我……於是我、甚至是所有人類都變得自私自利,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而戴上面具、憋住心事、嘴上說著跟內心完全不同的話──

 

曾仲行只是傾聽,沒有任何動作,他任由「寒冰」打字吐苦水。

 

寒冰:但是網路就不同了,好像隔著電腦和真實身份不明不白的人說話,會因為無實質的利益關係,一切言談反而變得真誠不虛假……也許我也開始依賴網路、進而沉迷於這個遊戲……

曾仲行:什麼?

寒冰:我說太多了。

曾仲行:沒關係,以後妳有什麼話想說跟我說都行,我會專心、用力地聽。

寒冰:不過自以為甜言蜜語就能打動人心的愚蠢行為,無論真實世界還是網路世界都一樣呢。(笑)

 

「楊惟嘉!嘉嘉公主!公主殿下!公主大神!你腦殘喔!你又害竣茜死了啦!」許元仁終於丟下電腦,氣呼呼地跑到楊惟嘉面前大罵。

「是她離我太遠才沒補到血。」楊惟嘉冷瞪許元仁一眼,淡淡地說。

「喂,你以為練僧侶很了不起嗎?靠,我沒遇過那麼嫩的僧侶!你知道竣茜她死了幾次了嗎?」許元仁吼道,「從第一場到現在,竣茜不知道掉多少經驗值!她就已經練得慢了!」

「許元仁,你幹嘛這樣?」楊惟嘉站了起來,冷冷地指著電腦螢幕,「馮竣茜她也沒說什麼啊!她知道是自己的不小心,自己離我太遠才會死掉!真正嫩的是她吧?」

「你是僧侶就該注意隊友的血量!不然我要你這個僧侶幹嘛?」許元仁說,「少把錯推到馮竣茜身上!你到旁邊去練熟技巧再來組!我要把你踢出組隊!」

「你有必要那麼不可理喻嗎?不玩就不玩嘛!不過是個遊戲!」楊惟嘉氣呼呼地關掉電腦,背起書包拿著手機,甩門跑出寢室。

「鬧什麼脾氣呀?果然是公主!」許元仁氣急敗壞地坐回電腦前,打字安撫其他隊友。

目睹這一切的曾仲行不禁嘆了口氣,就算「夢不落島」沒被詛咒、沒有惡魔、無法讓玩家死亡,但它也會讓好友間的情誼死亡。曾仲行看著螢幕上對他說再見的「寒冰」,忍不住再嘆了口氣。

但「夢不落島」又讓「寒冰」與自己暢談心事……

曾仲行關掉電腦後,將印表機上擱著的「警告信」折疊收進背包。

「該去一趟那邊了……」

 

 

公共汽車上的冷氣總有種令人不舒服的味道,這對嗅覺很好的林以寒來說是一種痛苦折磨。她手拉吊環,和徐至冰、邰佳燕兩人搖搖晃晃地從學校返家。一路上邰佳燕不停與徐至冰聊天,說些「夢不落島」上發生的糗事,林以寒只是聽著,回以淺笑,較多時候都是看著窗外景色,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昨天請假,當天的讀書計劃都被打亂了,因此林以寒特地到圖書館自習好補回計劃中未讀的部份。也不曉得徐至冰跟邰佳燕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行程──很可能是媽媽多嘴──一到圖書館就見到這兩人在門口吃早餐,隨後用誇張的肢體語言招呼自己進去。

雖然知道她們擔心自己,可是林以寒就是開不了口和她們談心。

因為假日的關係,圖書館只開放到五點,徐至冰和邰佳燕兩人吞吞吐吐地說要陪她回家,於是三人就一塊兒搭上公車。

「小寒……小寒!」邰佳燕的大嗓門一喊,林以寒嚇了一跳,「真是的,人家在叫妳啦!」

「喔……」

「小寒,妳不要緊吧?整天都恍恍惚惚的。」徐至冰皺起眉頭。

「沒事,我在想還有哪些書沒讀……」

「讓自己休息吧,不要逼壞身體。」徐至冰說。

「對呀,我們等一下要玩『夢不落島』喔!一起呀!」邰佳燕興奮地說。

「可是我昨天已經玩了很久……」林以寒搖搖頭,「一堆書沒有……」

「小寒!妳再這樣大家會生氣喔!」邰佳燕搭著林以寒的肩,「我們很擔心妳耶!妳總是一直笑、一直笑,什麼都不跟我們說……也不跟我們玩……」

「我真的沒事嘛……」

「而且我們三個好少在『夢不落島』碰面喔!」徐至冰說,「小寒,妳在遊戲裡有其他網友嗎?」

「有是有,」林以寒想到那個叫「曾仲行」的怪玩家,「不熟就是了。」

「不會是男朋友吧?」邰佳燕眨眨眼睛,「上次那個『真命狗屎』嗎?」

「不是!」林以寒毫不考慮地回道。

「呵呵,小寒妳要加油啦!」邰佳燕看著徐至冰笑道,「冰冰她的『公』昨天跟她求婚囉!」

「什麼?」

「嗯,」徐至冰害羞地說,「我們認識幾個禮拜了,預計下週六要結婚,妳一定要上線喔!我好發帖子給妳──好朋友的婚禮,妳不會不來吧?」

「冰冰的『公』超級棒的!是一隻一百六十級的闇騎士!」邰佳燕羨慕地說,「而且超級有錢,對冰冰超級溫柔、超級體貼,天天陪她練功、買一堆東西給她耶!他們兩個感情超級好的!」

徐至冰微微低頭,咬著嘴唇。

「那不過是個遊戲呀。」林以寒瞪大眼睛,「冰冰,妳不會當真吧?」

「哎唷,放心啦,一大堆網路公婆變成男女朋友的例子,妳怕什麼。」邰佳燕說,「冰冰也跟那個人交換MSN了呀,他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工程師喔。」

「是喔。」

林以寒按下停車鈕,紫紅色的燈亮了起來,公車司機像要展現開車技巧似地猛然拐彎,接著不偏不倚地停在公車停車格中央。林以寒掏出「悠遊卡」刷卡下車,徐至冰和邰佳燕也跟著跳下來。

「妳們幹嘛?不回家?」林以寒問道。

「沒有呀。」徐至冰笑笑。

「擔心妳嘛!」邰佳燕開心地說,她們兩人一左一右勾著林以寒的手往前走。

三人搖搖晃晃地在大馬路上走著,這邊的場景林以寒已經看到不想再看了──張右軒就讀的國中就在對面,出事的路口則在她們身後派出所旁那家便利商店,而林以寒打工的店在比較前面的地方──她們一塊兒轉彎,來到林以寒家附近的夜市,她記得小時候這夜市規模非常小,現在已經擴展到好幾條街外了,攤販也愈來愈多。

三人肩併肩走到夜市旁一條小巷子,林以寒停下腳步,轉身對兩名好友說:「回家吧。」

「啊──可是妳家還沒到呀!」邰佳燕忍不住嚷嚷起來,林以寒無奈地笑。

「到這裡就好了,我真的沒事──妳們不快點搭車,等一下回家會來不及吃晚餐喔。」

「要小心點喔!如果有什麼萬一我不會放過妳!」邰佳燕吐吐舌頭,鬆開緊抓林以寒的手,輕輕擺了擺,「就此告別囉。」

「記得玩『夢不落島』喔!」徐至冰大聲地說,「Bye-bye!」

「再見……」林以寒站在橘紅色夕日下揮手,隨後頭也不回地往巷子裡走。徐至冰和邰佳燕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在那站了好一陣子。

「小寒……到底在想什麼呢?」徐至冰喃喃著。

「雖然我們很要好,不過說真的,我們之中好像沒聽過她發牢騷、說心事,她是不是什麼事都悶在心裡?」邰佳燕和徐至冰沿著夜市那條馬路往回走。

「很有可能……」徐至冰點點頭,「暑假時她不是在這附近便利商店打工嗎?後來有個男孩在這邊車禍死掉,聽說他天天都到便利商店買東西吃,說不定小寒早就──」

「啊!等等,那個小男孩是死在便利商店前的耶!」邰佳燕驚恐地說,「所以這次隔壁班墜樓,已經不是小寒第一次看見活生生的人死在眼前?」

「小寒一定承受很多壓力……」徐至冰嘆口氣,緩緩抬頭看著四周商店,忽然有塊不起眼的招牌吸引了她,她忍不住停下腳步,拉住一直想往前走的邰佳燕,「燕子!妳看!」

「嗯?看什麼?」

順著徐至冰的手望去,可以看見隱身在老舊公寓四樓的一塊木製招牌,它被隔壁鄰居胡亂生長的盆栽擋到,如血般的紅字草率地寫了「超便宜徵信社──案子破不了一律不免費」幾個大字,而且因為木板太小,那些字全擠在一起非常難辨認。

「喔,徵信社,幹嘛?」邰佳燕不以為然地問,「妳先生外遇?」

「不是啦,我公希望結婚後找一天出來吃飯……」徐至冰害羞地說。

「那很好呀!妳就去嘛!這關徵信社什麼事?」

「不是啊!電視上不是常有見網友結果被『怎麼怎麼』的新聞嗎?再說這是我第一次見網友……」

「我可以跟妳一起去呀!」

「為什麼我有種更不安全的感覺?」

「好嘛。」邰佳燕不耐煩地說,「如果不喜歡,可以不要見面,說妳想等考上大學再說呀。」

「可是我想見呀……」徐至冰嘟著嘴,「我之前就在想了,不知道有沒有徵信社呀,或是電腦高手,幫我查查他的真實身份……」

「這樣不好吧?」邰佳燕說,「不會違法嗎?再說徵信社接不接這種業務也是個謎耶。」

「我們上去看看嘛!」徐至冰苦苦哀求,「燕子──妳最好了、最美了、心地最善良了……」

「噁心死了啦!快放開我!好啦好啦,陪妳上去問問看行了吧?」

兩人拉拉扯扯地走進老舊公寓特有的紅木門,淺灰色磨石子樓梯稍嫌陡峭,白牆的油漆已經剝落,樓梯扶手的塑膠皮也掀了起來。她們緩緩爬上四樓,在右手邊門口掛了與屋外招牌一般的木板前停下。

「呼……終於到了……」邰佳燕氣喘噓噓地說。

「燕子,妳太少運動了啦!」

「胡說,我每天都走路上學耶……」邰佳燕看向那塊木板,一旁樓梯牆上貼滿徵信社的服務項目:從婚前徵信、外遇抓姦、婚姻挽回、離婚證人,到尋人查址、仿冒調查、債權追償、工商徵信,甚至連家暴蒐證、文書鑑定、密碼破解、大陸二奶調查、靈異事件調查、新生兒命名、住宅風水等等都有……最後像怕委託人離開似的,還補上一張「各種疑難雜證皆可委託,委託事件完成不了,一律免費」的單子。

「哇,真是大雜燴……妳要查妳『公』的服務──應該是這個吧?」邰佳燕指著「尋人查址」的牌子說,但徐至冰只是站在門口,歪頭不解地看著這家徵信社的招牌,邰佳燕湊了過去,「怎麼了呀?」

「臺灣的徵信社會叫這種名字嗎?」徐至冰歪頭問道。

木頭製的小招牌上,歪七扭八的難看紅字遼草勾出六個大字──「馬車道徵信社」。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電腦裡找不到封面圖只好抓網誌上N年前鮮網做的廣告圖當刊頭囧>

  《閉鎖密室》系列開始書寫、連載、出版至今也快六年了(2007年寫,2008出版),不太確定實體書還買不買的到(掩面)。

  不過口袋書版本應該還有,大家可以到金石堂奇豆搜尋看看,再不然鮮網我的推理驚悚專欄也可購買線上閱讀的VIP文。

  想說這個原創作中的處女座也有六歲那麼大了,應該可以開始慢慢在網誌貼出全文了......吧(遠目),不過速度會很慢就是,畢竟目前只是手邊稿子不夠多拿來墊一下檔的。

  另外就是前傳的部份我終於要下定決心寫了,請大家多多鞭策我(炸),目前計劃是先邊練手感邊把〈釣刀村〉補完,然後動筆寫《熔城血沙》。

  《熔城血沙》是閉鎖密室的前傳,本來系列名叫【七瞳咒物】但我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好像沒什麼Power XD

  所以昨晚失眠時乾脆把它改為【閉鎖密室 -Seven Eyes-】,一眼看出這故事和閉鎖有關這樣~同時也是鮮網專欄的新名字。

  Slogan(?)的部份也想好了,點進專欄就可以看到介紹。

  【閉鎖密室 -Seven Eyes-】是以曾伯良&高正杰為主角,兩人年紀約20歲上下,為紐約的大學學生,故事發生背景會在不同國家(為此我看了好多資料,還開google街景去體驗那些街道囧)。類型不是純粹推理,比較偏向懸疑冒險故事,而且有怪力亂神^^"不過不會是阿飄那種靈異的可怕,比較西洋風還有獵奇吧......

  五月份網誌這邊會大概隔個三四天更新【閉鎖密室1閉鎖病毒】,如果對閉鎖系列有興趣歡迎之後支持一下【Seven Ey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