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夜 凶鬼

 

「阿帆啊,要不要跟阿嬤去買菜?」

搖搖欲墜的木板門被敲得砰砰響,昏暗的小房間裡沒有任何回應。

「……那阿嬤自己去買啦。」

門外拖地的腳步聲逐漸遠離,床上鼓起的被單這才慢慢掀開,露出一張憔悴的面容。

那夜過後,林伊帆幾乎足不出戶。

不,更準確的說,是根本不離開她的房間。

縱使村民不再闖來她的家中追問那夜的事,縱使她強硬地發誓那夜絕對沒有跑到外頭,但林伊帆很清楚,那些村民壓根不相信她的任何說詞。

有時因為阿嬤的請求無可奈何地跨出門楣,幫忙搬些東西或是丟個垃圾的,左鄰右舍像是裝有偵測雷達般,總是說好似地探出頭、走出家門,用冰冷的目光瞪視著林伊帆。漸漸的,她開始不肯走到戶外,即使只是到院子收個曬乾的衣服。

夜裡的失眠變得更加嚴重,就算足不出戶、就算家中只有她與年邁的阿嬤,林伊帆依然覺得身邊時時刻刻都有無數隻的眼睛緊盯著她,家裡的每個角落也似乎存在著監視自己的人,只是她看不到。雖然麻煩不再找上門,雖然她更加安份守己,但這依然無法減輕沉重到快壓死自己的壓力。

有時候,她甚至覺得連阿嬤都開始不信任自己,對她不像以前那般疼愛有耐性。

有時候,她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

她失去了所有的動力,不再想盡辦法離開這個村莊,不再幻想著重返都市後的生活,不再耗費時間結交能夠提供金錢援助的網友,甚至連上網的時間都少掉了大半,成天窩在床上發愣,渾渾噩噩地一天過一天。

 

 

自從那夜的辯解之後,林伊帆幾乎不說話了,某日沉默的晚餐時間,阿嬤久違地開了口。

「阿帆啊,村長拿了這個申請書來給妳填一填。」

眼睛飄忽地看去,林伊帆只覺得有張紙落在自己面前,看了半天仍讀不清上面印的文字。

見孫女一點反應也沒有,阿嬤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妳現在在等開學,啊這半年時間還是找點事情做會比較好啦,才不會整天閒閒關在房間上網。這個是隔壁村一個說大家都可以去上的課啦,妳可以挑妳喜歡的課去上,都是晚上喔,在隔壁村的國中上課,村長他兒媳婦阿弟──印尼來的那個啦,也在那裡學中文,說老師很會教喔。」

林伊帆花了不少時間終於理解了,似乎是鄰村中學進修部的課程。

「另外阿滿嬸她姪子的朋友在隔壁村開書店啦,說缺人手,看妳要不要去那邊幫忙。騎車過去大概二十分鐘……」

「我吃飽了。」林伊帆放下碗筷,不給阿嬤說下去的機會,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拖著腳步走向房間。

「阿帆──」

阿嬤蒼老的聲音在她身後喊著,林伊帆毫不理會,逕自鑽回房內,用力地關上木門並上了鎖。

「開什麼玩笑……那些傢伙……那些傢伙……全都不安好心!」瘦削的手捂住面孔,林伊帆靠著門板,無力地滑坐在地,「什麼唸書……什麼工作……他們對我的態度那樣……看我的眼神又是那樣……怎麼可能為我想……」

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林伊帆已經一點想法也沒有了,但她唯一確定的就是──絕不能接受那些假惺惺村民任何的安排和協助。

那、未來的路究竟該如何走下去?

額頭抵著因過瘦而骨頭突出的膝蓋,大把大把的眼淚無法控制地湧了出來,她不曉得自己到底怎麼了、也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體內的每個器官都像繫上了鉛塊般重,跟著地心引力不停往下沉,有朝一日,它們恐怕會突破她的身體,血肉模糊地炸開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阿嬤步履蹣跚的腳步聲轉進另個房間後消失,屋子內的氣溫也隨著入夜轉冷,她的眼淚總算漸漸地止住了。

哭泣是很疲憊的事,身體不自主尋覓起床板。林伊帆揉著眼睛,扶牆慢慢站了起來。

然後,她腫脹到幾乎睜不開的眼睛,無預警地被「那個東西」闖入。

緊閉的窗前,一個留著長髮的女人赤腳站在那裡,她雖然站著,但卻墊著腳尖、腳板如芭蕾舞者般垂直地面。及膝的紅裙子飄飄然,烏黑的長髮在無風的室內舞動。

長髮女人一動也不動佇立窗前,專注地盯著上了鎖的窗子,彷彿目光能穿透簾價窗簾看到什麼東西般……

林伊帆一時反應不過來,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因為過度哭泣導致視線產生殘像,直到那個女人開始倒退滑行,以詭異的姿勢無聲無息地逼近,林伊帆這才猛地清醒。目瞪口呆的她想要移動,看是開門衝出去或是鑽進被窩躲起來,身體卻不聽使喚。

動彈不得的林伊帆連自己的眼皮都控制不了,只能直挺挺地看著那女人,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女人的樣貌反而變得模糊,林伊帆驚恐地發現,她竟然能透過女人的身體看到後方的窗簾與屋內擺設!

「不要……不要過來……」聲音哽在喉嚨,林伊帆只能在心裡吶喊。

眼看長髮女子的後腦杓就要貼上林伊帆的鼻頭了,那瞬間,林伊帆發現另個更令人不寒而慄的真相──

一對滿佈血絲的純白眼球,正從髮絲間隙兇惡地瞪視自己!

長髮女子並不是以詭異的姿態倒退移動,而是因為頸部斷裂,頭顱失去支撐後大幅轉動,就像掛在木杖上的燈籠搖搖欲墜。

嘔吐般的哀泣自四面八方襲來,一古腦兒地灌入林伊帆的腦袋裡,她聽不懂長髮女子的話語,只能感受到她的忿怒與痛苦,以及她企圖將林伊帆帶入相同地獄的渴望。

「不要──不要啊──」

在紫青色的手架上她的脖子時,林伊帆總算能尖叫出聲,但在下一秒,她便失去了知覺。

昏暗的臥室內,一名瘦削的少女倒臥在門邊,除此之外並無任何的異常,不久前襲擊她的斷頸女子像是不曾存在般。

老舊的磨石子地上,一枚充滿刮痕與髒污的貓咪模型,靜靜地落在少女的腳邊。

 


 Free Talk

  早安,這裡是Zenky。

  最近都會在早上十點自然醒(感動),以前要自然醒都是快中午啊(好孩子不要學)。→不過還是都兩點多才睡

  本週《惡啊補習班》暫停更新一次,下週日照常更新,然後鮮網那邊連載我是希望不要斷掉啦,所以22號時大家說不定可以先去鮮網搶先閱讀(?)。

  只是說不定XD

  因為這幾天想要趕快把稿子修上手些,再加上上一期《惡啊》好像週三還周四才更新,這樣短期內炸出兩章有點累(其實是因為有別的故事必須先寫),So......

  還是照自己的步調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