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06  

  - 第三章 夕日流光天漸逝 -

   本系列每週一、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兩人身後傳來汽車引擎的聲音,駕駛還對著擋到路中央的兩人按了三下喇叭。曾伯良差點轉頭對著來車破口大罵,但在他剛看見那臺停下腳步的墨綠色休旅車時,慕昱薇卻已用力地緊緊勾住曾伯良的手臂,曾伯良嘴巴慢慢張大,不敢相信地看著慕昱薇,慕昱薇原本開朗大笑的臉已收斂成淺淺的微笑。

 

休旅車駕駛座的車窗緩慢地降下來,一名五官深邃膚色黝黑,看來年紀約莫四十多歲的男人探出頭來。

 

「小薇,妳回來了啊?」

 

「叔叔!好久不見!氣色看起來很好呢!」慕昱薇欣喜地喊道,隨後拍拍曾伯良的手要他先拋下行李,拉著他跑到休旅車旁,眼珠子掃過車內另外兩名乘客,輕輕地點了點頭,「你和嬸嬸、皓皓堂弟一起回來呀?」

 

「村裡有大事要作決定,怎麼能不回來呢?」被慕昱薇稱呼為「叔叔」男人說完便爽朗地笑了幾聲,接著他的眼睛移到曾伯良身上,「他是……」

 

「他呀!」慕昱薇燦爛地笑著,轉頭對曾伯良眨眨眼睛,然後手又勾得更緊了些,「叔叔覺得呢?」

 

「哦……小薇長大啦,在臺北交了男朋友是吧?」

 

「叔叔真厲害,一眼就看出來了呢!」慕昱薇機靈地附和道,曾伯良默默挑起左眉。

 

「曨發,讓小薇和她的男朋友上車吧,不然拖著那麼多行李,走到天黑也到不了『暮城村』。」車內一個尖細的女人聲音傳了出來。

 

「妳聽到妳嬸嬸的話啦,還不快上車?」男人說完,順手解開車子的門鎖。

 

「太棒了!謝謝叔叔跟嬸嬸!」慕昱薇勾著曾伯良走回大包小包行李旁後,才鬆開手,慕昱薇趕緊彎下腰整理行李,準備搬上叔叔的休旅車,但是曾伯良卻仍是那副怪表情,呆站在旁看著神色自若的慕昱薇。

 

慕昱薇背起自己其中一個包包時,才注意到曾伯良的怪樣,她皺著眉頭以眼神示意曾伯良快點動作,但後者仍舊一動也不動。慕昱薇只好往他靠近些,盡可能地壓低聲音:「你在發生什麼呆呀?」

 

「男朋友?」曾伯良的眉毛一高一低,嘴巴也歪了一邊。

 

「不行嗎?」慕昱薇嘟起嘴,將手中剛提起的三個大袋子塞到曾伯良懷中,「所以這幾天你要對我好一點,像男朋友對待女朋友那樣!不然如果被別人知道你是我請來的私家偵探的話,我就完蛋了!」

 

「不行,我不能演妳的男朋友。」曾伯良認真地搖了搖頭,「至少要有更明確的角色設定才行,但是關於演妳男朋友這點呢……」

 

「幹嘛?我沒資格演妳的女朋友嗎?」慕昱薇小聲地說,「我很犧牲耶!」

 

「什麼很犧牲?我才真正犧牲吧?我曾伯良走到大街上,可是人人搶著要的!」

 

「那你苦惱些什麼呀,偵探先生?怕我破壞了你的身價嗎?」慕昱薇說完輕聲竊笑起來。

 

「我剛剛說啦!我苦惱的是角色設定!妳說妳這個男朋友的性格是什麼?興趣又是什麼?」

 

「反正你不要操心太多,少說話、少發表意見,其他的你就演你自己就好囉!就這樣啦!」

 

慕昱薇話一說完,便提著最輕的兩件行李逕自走向休旅車。曾伯良在心中暗暗罵了幾句髒話,還是使勁拖著剩下的沉重行李跟了上去。

 

他的內心還是一樣紊亂,即便知道慕昱薇是慕昱薇,不是他從前熟識的那個人,但是那極為雷同的長相和說話口吻,還是讓一向不畏世事的曾伯良綁手綁腳了起來。

 

 

 

 

 

 

坐上慕昱薇叔叔的休旅車後,曾伯良全身筋骨立刻又僵硬又痠痛,一路上毫無心思觀看窗外景色的他,如坐針氈似的不停地扭來扭去,這讓坐在中間位置、不時偷看他的慕昱薇一直掩嘴偷笑。

 

就在曾伯良扭動脖子不知道第幾回,響亮的關節喀喀聲傳出來時,慕昱薇總算忍不住地「噗」了一聲,坐在前面駕駛座的叔叔與副駕駛座的嬸嬸,也對於曾伯良老頭子般的舉動感到有趣,細微的笑聲不停地自前座傳來。

 

車內就屬坐在慕昱薇右手邊,一直低頭專注在掌上型遊戲機PSP、看起來像是國中生的男孩,對於曾伯良的行為舉止絲毫不感興趣。

 

「小薇的男朋友叫什麼呢?在什麼地方高就?你看起來不像學生喔?」慕昱薇的嬸嬸好奇地問道,她是個有張馬臉的瘦削女子,唇上點綴著鮮紅色的唇膏。

 

曾伯良停止扭動脖子,正想回答時,慕昱薇卻用手肘狠狠撞了他一下,代替他大聲地說:「他姓曾,叫伯良,伯仲的伯,良心的良。他是我們高中社團畢業的學長唷。嬸嬸,妳別看他有點老成,其實他現在還在讀大學唷!」

 

「原來是小薇社團的學長呀,」慕昱薇的叔叔說,「社團的確很容易認識異性呢。不過,小薇,妳之前不是不喜歡參加社團嗎?是什麼社團吸引了妳呀?」

 

「圖書資訊管理社。」慕昱薇隨口胡謅,「就是社團活動時間要窩在圖書館,學一些目錄學之類的學問,但更多時間是可以在圖書館裡讀自己想讀的書。」

 

曾伯良冷冷地瞪著慕昱薇的臉,用唇語無聲吼出「我才不會加入這種鬼社團」,慕昱薇不理他,又重重地以手肘撞他。

 

嬸嬸瞇著眼,她從照後鏡裡打量著曾伯良一臉迷惑的面孔,警戒地問:「不知道曾先生現在在讀哪所大學呢?」

 

慕昱薇頓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臺灣的哪所大學名字適合說出來,首先不在臺北境內的必須先行排除……短短數秒內,慕昱薇尚未整理出頭緒,一直被壓抑著的曾伯良迫不及待地接話:「紐約市立紐約大學。」

 

此話一出,車上除了慕昱薇的堂弟以外,所有人都看向一臉得意的曾伯良。慕昱薇的表情彷彿曾伯良說了什麼糟糕到極點的話一樣,她恐慌地看看前座的叔叔嬸嬸,左手偷偷摸摸地在曾伯良腿上搥了一下,完全不給曾伯良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阿良他是N大四年級的學生啦!他剛剛說的紐約大學是……是他畢業後準備要去讀的學校!」

 

「喔?是這樣嗎?」嬸嬸又問,「曾先生專攻的科系又是什麼呢?」

 

「啊……這個……」

 

慕昱薇慌張地看看曾伯良,正在腦中編寫新的故事,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曾伯良又繼續驕傲地吐出三個字:「犯罪學。」

 

慕昱薇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的嬸嬸看起來還是對曾伯良有些意見,但是專心開車沒注意到異狀的叔叔卻附和起曾伯良。

 

「犯罪學很好呢!曾先生,社會上就是需要你這樣的學者!小薇,妳也要考大學了,一定要認真讀書,向曾先生看齊也進N大讀犯罪學,繼續當曾先生的學妹吧!」

 

之後慕昱薇似乎又熱絡地回應了幾句,但是詳細的內容,曾伯良已經無心思再聽了。他將身子完全放鬆,懶散地靠在車座椅背上,遠望左手邊窗外的山林景色。相較於不久前公車行經的山路上漫山遍谷的檳榔樹,越靠近「暮城村」,越能看見層層起伏、被各種樹木掩蓋的墨青色山巒,悅耳的鳥語與蟲鳴此起彼落地響著,只是慕昱薇駕駛休旅車的親友,比較喜歡車內音響播放的流行音樂。

 

所以,縱使長相雷同、性格雷同,但本質上還是有所差距的。

 

所以,必須將自己既有的念頭、曾有的懷念拋開,靜下心面對接下來的委託工作……

 

Sanae……當年的妳,真的不存在了嗎?」

 

他依然望著車外景色,無聲喃喃。

 

即便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但還是無法完全扔開緊繫心頭的情感。

 

「阿良、阿良,」慕昱薇突然靠向曾伯良,柔聲地在他耳畔喊著,「你發什麼呆呀?準備準備,我家到了喔!」

 

「唔?到了啊?」曾伯良瞪圓雙眼,精神飽滿地高舉雙手,旁若無人似地發出如大型犬嚎叫般極為雷同的聲音,與前一秒判若兩人的模樣,讓車上所有人包含顧著打電玩的男孩都不由地看向他,「快累死了,我需要好好睡一覺養足體力。對吧,小薇?」

 

曾伯良說完,熱情地摟住慕昱薇的肩頭,對她擠眉弄眼,慕昱薇訝異地看著偵探,以唇語吐了句:「你在幹嘛啊?」

 

「我在為了妳的幸福著想啊。」曾伯良嘻嘻哈哈地說,慕昱薇瞥了眼前座,車窗上照出嬸嬸一臉不悅的倒影,她趕緊擰了曾伯良一把,要他別再說話了。

 

休旅車轉進一條小道,穿過一個以簡單木頭搭建的拱門,上面掛有刻著「暮城村」的匾額。

 

再向前行駛不久,於他們的左前方,一棟宛如電影中才會出現、類似歐式建築的白色三層樓房屋,沉靜地佇立在平緩的坡原上;右手邊則是一大塊空地,深褐色的泥土上散佈著少許瓦礫,眺望過去則是另一幢同樣款式的白色歐風建築,只是略小了些,也只蓋了兩層樓。

 

慕昱薇的叔叔將車子停在三層樓建築旁的柏油空地上,那裡早有一臺黑色轎車在了,當手煞車拉起的同時,慕昱薇立刻推推曾伯良,催促他下車拿行李,自己則向叔叔嬸嬸道了聲謝,才跟著跳下休旅車。

 

「你到底在搞什麼啊?」慕昱薇嘟著嘴瞪視曾伯良,然後接過她眾多行李中最輕的一個。

 

將所有行李搬出車外的曾伯良,從自己唯一的破舊土黃色行李袋中,找出一支滿是灰塵的矩形墨鏡,他滿不在乎地戴上,又從襯衫胸前口袋中拿出煙盒,挑了根白煙叼在口中,口齒不清地說:「工作呀。」

 

「工作?」慕昱薇一手撥開曾伯良準備點煙的手,後者看了他一眼又想點煙,慕昱薇再撥了一次,兩人來來回回好幾次後,慕昱薇乾脆搶走曾伯良的打火機塞進自己的包包裡,曾伯良彷彿扮演起流氓般地吼了起來,腳還一抖一抖的。

 

「妳幹嘛啊?」

 

「這句話是我該問你的吧?偵探先生,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男朋友耶!還有,不要抖腳啦!」

 

「男朋友就不能抽煙嗎?不能抖腳嗎?」

 

「你的角色設定就不是這樣子呀!你是一個就讀犯罪學系的大學生耶!」

 

「有人說大學生就不能長得像流氓嗎?」曾伯良冷哼一聲,輕而易舉地拿起腳邊所有的行李,一搖一擺囂張地過了小馬路,逕自往三層樓歐風小屋的大門走去。

 

慕昱薇看著性格驟變的偵探,完全摸不著頭緒地跟了上前。

 

 

 

 

 

 

即使左手掩住耳朵,還是完全阻隔不了身旁不停傳來可怕噪音。慕昱薇不好意思地挾了幾根青江菜,趁著身體移動時,偷看身旁正不顧形象粗魯大吃的曾伯良──曾伯良端著瓷碗,碗外沾滿醬油滷汁,面前桌上散落著各種食物的殘渣,臉頰上黏滿飯粒,他張大嘴嚼著菜餚,更不顧任何禮儀地伸手挾遠方的菜,還好幾次與這家的男主人筷子相撞。

 

慕昱薇痛苦地低下頭,她根本不敢看坐在對面的父親的面孔,她右手邊幾個位置旁的嬸嬸不停發出不以為然的鼻音哼聲。

 

「呵呵,看來我燒的菜很合曾先生的胃口呢。」見場面尷尬,才三十歲的夏采芝趕緊打圓場說道,整桌晚餐都是出自她的巧手,她也正是慕昱薇口中的阿姨、慕家主人的第二任妻子。

 

「不知道是餓了幾頓,吃成這樣。」有著馬臉的嬸嬸王美和小聲說著,她身旁的丈夫慕曨發苦笑著要妻子閉嘴。

 

「啊、曾先生如果還餓的話,再盛點飯吧?」夏采芝大聲地說,她臉上擦著淡妝,是個挺有氣質的少婦。

 

「好哇。」曾伯良二話不說將空碗推到夏采芝面前,讓只是說說客套話的女主人傻了眼,她愣了好一會兒才笑著起身替曾伯良盛飯。

 

沒事可做的曾伯良頂著一張花臉,面帶微笑地打量餐桌上的每一個人,慕昱薇痛苦地小聲在他耳邊說:「擦擦臉吧。」

 

「為什麼?」曾伯良像唱反調般大聲反問。

 

「你……」慕昱薇抬起臉冷瞪曾伯良,後者竟舉起雙手在臉頰旁比了比,像是擁有貓咪的鬍鬚一樣。

 

「曾先生,請用。」夏采芝端著仍冒白煙的一大碗白飯過來。

 

「嘩!還熱的!」曾伯良連聲謝也不說,接過碗又大口大口吃著。

 

「成何體統?」只見夏采芝還沒坐定位,慕昱薇的爸爸便重重地將筷子拍在桌上,怒斥一聲,身材健壯的主人慕暉振丟下仍剩有飯菜的碗筷,臭著一張臉離開飯廳,這讓剛坐下不久的夏采芝更困窘了,她安撫般地拍拍慕昱薇的肩,也走出飯廳。

 

王美和又開始冷哼,帶著她扒完飯的兒子慕炅皓,拉著先生慕曨發一塊離開餐桌,說什麼要上樓玩玩叫作「Wii」的遊戲機。

 

原本熱熱鬧鬧的餐桌,只剩下心情低落到極點的慕昱薇,與闖了禍還不知道克制的曾伯良,他見大家都走了,索性站起來將餐盤裡所有的菜都搜括進碗中,堆成高高的山。

 

「偵探先生,你可吃的真開心啊。」慕昱薇氣呼呼地說。

 

「我餓了很多天耶,再說在這裡吃又不用錢,當然要吃得夠本。」

 

「偵探先生,」慕昱薇一字一字咬牙切齒地說,「你現在可是我的男、朋、友!你這樣──這樣我很丟臉耶,很難跟我爸爸他們交代……」

 

「我知道呀,」曾伯良一口塞進雞屁股,口齒不清地說,「又不是真的,沒差啦。我來是要調查案子的,又不是要提親。」

 

「哼!討厭鬼!」慕昱薇推了曾伯良一把,甩過頭不再跟他說話。

 

此時夏采芝緩緩地走了進來,她看看桌上幾乎清空的盤子,擠出複雜的笑容。

 

「阿姨,」慕昱薇跑到後媽身旁,心急地問,「爸爸他還好吧?他是不是很生氣?是不是不喜歡阿良?」

 

「放心放心,妳爸爸只是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長大了嘛。」

 

「真的是這樣嗎?」慕昱薇看看那拿起盤子狂舔的曾伯良身影,「但是阿良他……」

 

「他不拘小節嘛,像這樣真誠的人已經很少了,更別說是來自大城市呢。別擔心了,不會有人阻止妳們交往,如果暉振反對,我一定會替妳說話。」夏采芝再次拍拍慕昱薇的肩膀,「對了,太陽快下山了,曾先生第一次到我們村來,妳帶他去觀景臺瞧瞧吧。我要幫妳爸爸切些水果。」

 

慕昱薇目送後媽走進廚房,然後不悅地轉向曾伯良,氣呼呼地拉起他:「吃飽了就吃飽了!你以為你是狗呀?一直舔盤子……」

 

「我還沒飽呀。」

 

「不准你吃了。」慕昱薇將曾伯良手中的筷子扔到桌子,拽著他的手往外走。

 

「要去哪呀?」

 

「去外面。」

 

「要幹嘛呀?」

 

「問那麼多幹嘛?」

 

兩人拉拉扯扯地來到客廳,慕暉振一人坐在三人座的駝色皮沙發上,冷冷地看著電視新聞。兩旁的雙人座沙發,坐著的並非慕昱薇的叔叔一家,而是一個頂著大肚子、滿臉笑容的中年男子,還有一位穿著深紅色套裝、戴眼鏡的女人,與一位白襯衫的斯文男子。

 

慕昱薇低下頭,她沒想到家裡就這麼突然地來了其他客人,被曾伯良激怒的父親恐怕對客人的態度也不會好上哪去。此外客人之中,還包括看著她長大的昔日鄰居在場,如果不快點跑出家門,恐怕會被喊住、被迫談談近況與身旁的──「男朋友」。

 

相反於慕昱薇的緊張,扮演「男朋友」的曾伯良卻充滿好奇,誇張地打量著客廳內的所有人,還揮揮手跟他們打招呼。

 

「哎呀,這不是小薇嗎?都長這麼大了呀?急著去哪裡呀?」笑容可掬的中年男子說,慕昱薇翻了白眼後,一臉苦笑地與大家點點頭。

 

「成叔叔好……」

 

「後面那位男孩子是……」

 

「啊!他是──」

 

「我是小薇的男朋友。」曾伯良不等慕昱薇介紹,他驕傲地挺起胸膛,「敝姓曾。」

 

「喔喔!小薇交男朋友啦?那麼曾先生將來很有可能是我們集團的一份子呢。」

 

「什麼集團呀?」曾伯良感興趣地問,無視慕昱薇的搖頭與臭臉。

 

「『慕成集團』!一個即將成立的集團,由我和小薇的爸爸兩家領軍,我們要大手筆地改造暮城村唷。」中年男子欣喜地說,接著他指指坐在對面雙人座的男女,「整個改造的第一步,就是要將我成家的地建造成富有特色的高級民宿!我今天特地從山下帶了兩位專家上來呢。」

 

那對男女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一句話也不肯說的慕暉振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兩位專家好!我是小薇的男朋友,N大犯罪學系四年級曾伯良。不知道兩位是哪方面的專家呀?」曾伯良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後,溫和有禮地反問,但這樣的舉動看在慕暉振與慕昱薇眼中卻是極端地沒禮貌。

 

「左沛然是我老婆姐姐的兒子,剛從國外讀完建築設計回來,我要請他幫我設計民宿啦。至於旁邊這位女士是我高中同學,C大生物學系的戴尹虹教授。」

 

「喔喔喔喔喔……生物學呀?」曾伯良好奇地問,「奇怪,為什麼蓋民宿要找生物學教授呢?」

 

曾伯良的話一說完,除了慕家父女外,全場都哈哈笑了起來。

 

「怎麼?小薇,妳沒好好介紹我們暮城村給妳男朋友認識認識,拓展一下我們的觀光事業嗎?」中年男子愉快地大聲說道,「曾先生,我敢在村裡發展觀光,就是因為暮城村永遠全台灣最特別的兩樣事物──一樣是全台灣最美麗的夕陽景色,另一樣則是……」

 

「蝴蝶。」戴尹虹推推紅框眼鏡,瘦削的臉透出一股精明能幹的氣息。

 

「蝴蝶?」曾伯良不解地抓抓頭,「可是我沒看到什麼蝴蝶呀?」

 

「阿良!我們快點去觀景臺啦!」慕昱薇大聲嚷著,硬是阻止眾人的閒聊,「不然要等到明天囉,如果天氣不好還看不到呢。」

 

「啊?可是我……」

 

「成叔叔、爸爸,還有兩位客人,我們回來再跟大家聊天,待會兒見!」

 

也不等客廳內其餘的人有所回應,慕昱薇便著急地將曾伯良推出大門。

 

 

 

 

 

 

「剛才那個肚子很大的人是誰呀?」

 

曾伯良與慕昱薇併肩走在村裡最大的柏油路上,染成朱紅色的天幕遠遠地送下橘光,將眼前所見一切都染了層晚霞的紗。

 

「他是成世雄,現在成家的當家。」

 

「成家就是前幾年全家搬去山下城市的那家嗎?」

 

「嗯,我們進村時,看到的那片大空地就是他們家拆掉後出現的。」慕昱薇淡淡地說,「現在那裡是民宿的預定地。」

 

「妳好像不怎麼喜歡他喔?」曾伯良說,「妳從看到那位成先生後,就不再罵我了呢。」

 

「人家好歹也是客人,我那麼有教養,怎麼可能在客人面前罵你呀?」慕昱薇嘟起嘴巴,「再說不僅是我,這個村子根本就沒有人喜歡那位成先生,爸爸也很討厭他。」

 

「怎麼說?」

 

「當初勸爸爸改種檳榔的,就是他。」慕昱薇不開心地說,「叔叔停車的空地旁不是有小路往山裡去嗎?那是通往果園的路,果園正巧就在我們村子後方的山坡上,暮城村是建在山間,有點凹陷像個山谷的地方。自從檳榔樹會破壞水土、導致土石流這種消息出現後,那個成叔叔就開始計劃搬家了!說什麼小孩要讀城裡的學校,不得以才要搬家,事實上誰都知道得很清楚,成叔叔是怕村子總有一天會被土石流淹沒、被山崩的亂石壓扁,才急著搬家!」

 

「不過事實上土石流的發生,不僅僅是因檳榔樹啊……」

 

「可是,最初說要種檳榔的是他,怕死要搬家的也是他!現在在山下做生意賠了錢、欠了債,才到處找人,說要來開發暮城村,搞什麼觀光事業!」慕昱薇氣呼呼地雙手叉腰,「自私自利到極點了,什麼『慕成集團』!好意思把我們家的姓掛在上面,我爸爸什麼都還沒答應,就自己帶了建築師和學者來!暮城村又不是他一個人的,另外一家呢?迭家的意見就都不是意見嗎?怎麼不將迭家的姓氏也掛上去?」

 

「迭家?」曾伯良折著手指頭計算,「妳好像說過暮城村原先的住民搬走不少,只留下你們慕家和另一家……另一家就是指迭家嗎?」

 

「嗯,是高潮迭起的『迭』喔。慕、成、迭三家是村子裡的大家,你看!」慕昱薇指著右手邊兩層樓的歐風小屋,「這間就是迭家了。」

 

「為什麼成世雄不詢問迭家的意見呢?既然要開發村子,就應該得到所有村民的同意吧?」曾伯良搔搔下巴,「而且建設民宿什麼的,一弄不好,也是會破壞整個山林。」

 

「只要能賺錢,成叔叔才不管那麼多呢!他又不住山上了!」慕昱薇嘆了口氣,「我想……他不問迭家的意見,也是想少一點人分利潤吧。而且迭家現在也只剩下身體不好的香霖阿姨跟香馨阿姨了,他大概不信任女人的意見。」

 

「妳這麼說也不對吧?他不是帶了個女人來?那個生物學家……妳見過嗎?」

 

「我怎麼可能見過?你剛才也聽到了,那位學者是他的同學、建築師是他的親戚,又是想圖利自家人。」慕昱薇生氣地說,「希望爸爸能堅持住!再一次強烈反對成叔叔!」

 

沿著名為「暮城路」的小路行走,經過迭家和菜園後,很快地來到小路盡頭,盡頭是一個傍著山崖而建、有些破破爛爛的中國風涼亭,紅漆斑駁、石椅充滿缺口,草叢綠樹都闖進涼亭空間了。

 

慕昱薇牽起曾伯良的手,一掃不悅的低落氣氛,蹦蹦跳跳地跑進涼亭裡,拉著曾伯良站上靠崖那邊的石椅,熱切地對他說:「偵探先生,你知道我們村子為什麼要叫『暮城村』嗎?」

 

「唔?因為你們村為首的兩個家族姓『慕』跟『成』呀。」

 

「傻瓜,字又不一樣。」她輕輕抓著身旁一叢誤闖涼亭的樹枝,「接下來是見證奇蹟的時刻囉。」

 

「妳要變魔術嗎?」

 

曾伯良話音甫落,一道刺眼光線便朝他臉上照來,他瞇起眼睛看著慕昱薇,這位高中女孩已將團團包住涼亭的樹枝葉片推開──

 

映入兩人眼簾的,是完全看不到一絲人工造物的自然美景。如西洋油畫般的樹、山、雲與天空,都被正前方,漸漸隱沒到山線下的金色太陽,染上層層酒紅色薄紗,而那道耀眼的光更肆無忌憚地投射進涼亭,替曾伯良眼前所見的每件事物,都鑲上燦爛的幻影。

 

「在我小時候,這座涼亭是村裡最適合欣賞夕陽的地方。」慕昱薇以一種彷彿在看自己小孩一樣幸福的表情說,「以前,崖邊的樹呀、草呀,還沒長得這麼高,每天太陽下山的時候,橙紅的日光從天空照下,灑滿整個村子。」

 

「所以才叫『暮城村』呀……」曾伯良點了點頭,「的確是美景,我走過很多地方,還沒見過這麼漂亮又這麼寧靜的落日。我真想──」

 

「吟一首詩嗎?」慕昱薇興奮地問。

 

「──抽一根煙。」曾伯良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喂,打火機還我。」

 

「早扔了!」慕昱薇哼了一聲跳下石梯,樹叢又彈了會去。

 

「討厭。」曾伯良撒嬌般哭喪著臉。

 

「等你找到我弟弟,我再買新的打火機給你!」一溜焉跑得遠遠的慕昱薇扮了鬼臉,「加把勁吧!大偵探!」

 

曾伯良抓抓頭,又從襯衫口袋裡搜出那副墨鏡戴上,他立刻搖身一變,宛如流氓上身似地大步跟上慕昱薇。

 

 

 

 

 

 

床頭櫃上的圓形鬧鐘指出時間,不知不覺中,已經快一點了。

 

將行李袋裡所有東西倒在地上與床下的曾伯良疲憊地踢掉拖鞋、脫下襪子隨手亂扔,邊伸懶腰邊發出狼嚎般的怪叫。

 

和慕昱薇看過夕陽後,兩人一塊兒進了菜園,看慕昱薇很感興趣地指出每一種蔬菜的名稱,然後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雖然較多時候是慕昱薇在抱怨嬸嬸王美和與成世雄),在小小的暮城村裡繞了幾圈,直到天全黑,才回到慕家。

 

踏進慕家客廳時,王美和與夏采芝兩人正在看一口氣播出兩小時的八點檔連續劇,還煞有其事地討論著;慕炅皓一人佔了兩個位置,躺在沙發上繼續玩他的PSP

 

一樓的浴室傳來水聲,夏采芝告訴他們倆慕曨發在裡面,若要洗澡可以去二樓跟三樓的浴室;至於男主人慕暉振因和成世雄他們談不攏,眾人不歡而散,他自己連水果都不吃,直奔二樓的主臥室睡了。

 

曾伯良陪著慕昱薇和兩位媽媽看完接續八點檔的韓劇後,這對假情侶才拖著疲憊的腳步上樓,進了自己房間整理行李,並準備洗澡休息。

 

曾伯良走到窗邊,一上一下地解著襯衫扣子,隨口哼著不知名小調。

 

窗外一片漆黑,村裡似乎沒設幾盞路燈,從他住的客房窗子看出去,最多只能看到迭家的點點小燈。

 

曾伯良嗅嗅鼻子,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霉味般的水氣,沒什麼光害的空中也看不到星星,反被層層烏雲籠罩,大概再過不久,就會下起大雨吧?

 

「真掃興──我來這邊可是要避暑渡假的耶!」

 

曾伯良哼歌的聲音越來越大,還隨著旋律邊扭腰擺臀邊慢慢脫掉襯衫,他在房裡轉圈跳舞,嘟起嘴自以為賣弄性感似地模仿豔舞舞者。

 

就在他忘我地跳到門前,上半身全部脫光的時候,木門碰地一聲打開,已經換上睡衣,拿著一條粉紅色浴巾擦頭髮的慕昱薇立刻嚇大大叫,曾伯良下意識地抓住慕昱薇,連拖帶拉將她抓進房裡,然後又是一聲「碰」,將門重重關上。

 

「怎麼?妳看到我身材太好、太勇猛,所以才忍不住尖叫嗎?」曾伯良放開慕昱薇,不停地比些健美先生的動作。

 

「才不是!你把衣服穿起來啦!」慕昱薇不知道是剛洗好澡還是其他原因,小小的臉紅得嚇人。

 

「我要去洗澡啦,穿什麼衣服?」

 

「你這樣、你這樣別人會誤會!」

 

「誤會什麼?我們演的是情侶耶!小情侶晚上寂寞想見見面、抱一抱再睡覺,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你的頭!」慕昱薇氣得轉過身,繼續擦乾濕漉漉的長髮,「我說的誤會又不是那個……我看,是偵探先生其心可異!」

 

「其心可異的是妳吧!這裡是三樓耶,誰知道妳沒事會上來,還正好是我脫光光要去洗澡的時候!喔……我知道了,這幾天的短暫相處,妳已經深深愛上我了!想假戲真做!對吧?」

 

「少、少臭美了!」慕昱薇嘟起嘴巴,「我是因為聽到你一直、一直、一直在鬼吼鬼叫,才想過來叫你小聲一點!都十二點多了耶!再說三樓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住,萬一把成叔叔跟其他客人吵醒怎麼辦?」

 

「反正妳討厭他們,吵到他們有關係嗎?」曾伯良說著說著又開始扭腰,還動手解開牛仔褲的皮帶。

 

「下流!我不理你了!」慕昱薇尖叫一聲,連浴巾也不拿地衝出客房,一會兒便跑得不見蹤影。

 

曾伯良拿起她遺落的浴巾,低頭聞了聞。

 

「嗯,玫瑰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