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08

- 第七章 癥結蟄伏的邂逅 -

    本系列每週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海水的鹹味被風颳起,嗅覺敏銳的林以寒花了一點時間,才終於適應這種靠海的特殊風味,然而身體上的不自在,卻好像不管花費多少時間,也無法裝作毫無不在乎似的習慣它。

  一想到這裡,被藍天與靛海擁抱的她,忍不住回頭瞪視趴在船尾、對著汽艇打起的浪花發出陣陣驚呼的曾伯良。

  雖然天氣好到不像冬天,但在海風吹撫下,搭乘著朝目的地小島迅速前進的私人汽艇,被迫換上有著大扶桑花圖案淺綠色及踝長洋裝的林以寒,整個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膚彷彿能夠結出一層薄冰了。

  那個記得隨身攜帶洋裝的曾伯良不僅忘記帶可以搭配的薄外套,還自私地把林以寒的行李扣留在腳邊,直用「換穿這種度假風情的服裝才不會讓人起疑」的理由,拒絕聽進林以寒任何想換回原本服裝的請求。

  「這種服裝才真的可疑好嗎?」林以寒不悅地對著海面小聲抱怨。

  林以寒、曾伯良和高正杰三人正坐在開往棲瞳鎮網聚小島──瞳貝嶼──的私人汽艇上,汽艇的駕駛是一名膚色黝黑、身材壯碩,並在冬天赤裸上身的中年大叔。

  他相當沉默,儘管臉皮比城牆還厚的曾伯良用盡各種語言,試圖和這位駕駛大叔交談,對方不吭聲就是不吭聲,當曾伯良使出最後絕招──掏出他碩果僅存的一根香煙請駕駛大叔享用時,對方更以「別打擾我開船」一口回絕。

  也難得愛演戲的曾伯良沒當場演起淚汪汪的娘娘腔,他一反常態,正經地自己接收那根香煙,然後抓著高正杰對著浪花與海大呼小叫,活像是第一次離開家裡的都市小孩,或是說,更像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這也是演出來的嗎?林以寒偏著頭思考著,曾伯良的動作表情始終誇張,卻又誇張得像是真有那麼一回事一樣,但是區區一艘汽艇和澎湖群島,在這個曾經隻身闖進百慕達三角洲的私家偵探眼中,真有驚訝到令他足以尖叫個十分鐘不停止嗎?

  「喔喔!高正!你看看!已經看得到度假小島了啊!那個白白的一點就是了啊!看到了嗎?」

  「我看到很多白白的點,你說的是哪一個?」高正杰冷靜地反問,一張臉嚴肅無比的他穿著和曾伯良同款的花襯衫,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股帶著反差喜感的特殊風格。

  「從這個地方還看不到瞳貝嶼喔。」林以寒翻著說明手冊上的其中一張地圖,「從手冊上的標示看來,要繞過前面的小島後,才能看見我們的目的地欸,伯……」

  「哎呀呀!我說我有千里眼嘛!哈哈哈哈──我早就知道瞳貝嶼還沒到啊!我是用超能力看見的嘛!啊哈哈哈哈──」曾伯良搔著腦袋放聲大笑,笑聲硬生生打斷林以寒的說話,後者嘟起嘴,靜靜地闔上手冊。

  引擎聲、浪聲、風聲和海鳥的叫聲,說實在的,對林以寒而言是有點吵雜,但在小艇轉彎繞過小島,迎面而來是更寬闊的海洋時,那些額外的聲音好像都不存在了。

  看著璀璨的陽光灑落在海面上,幾乎讓她遺忘自己來到澎湖的真正原因,就好像自己真的是來度假一樣。

  「那個才是瞳貝嶼吧。」高正杰穩重的聲音響起,身旁的夥伴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座和附近小島比起來略小的島嶼靜悄悄地漂浮在海平面上。

  隨著船的接近,一行人才發覺,它似乎比其他擁有著名的旅遊景點島嶼還要大,面對小艇方向的島嶼邊緣就是一片雪白的沙灘,而後方地勢微微隆起,形成一座海上的小山。

  坡度上植滿了綠意盎然的樹木,夾在天與海之間的瞳貝嶼,夢幻的超出林以寒的想像,眼前閃閃發光的小島根本就是網路上被修過圖、美化過的某個未受汙染的南洋小島,或者是出自於某位畫家彩筆下的油畫作品。

  林以寒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身處的地方,仍是她自幼生長的臺灣。

  一陣微小的喀嚓聲響起,林以寒猛然回頭,才發現曾伯良不知何時掏出數位相機,對著自己按下好幾次快門,正開心得合不攏嘴。

  「我第一次看到丫頭露出這種表情呢。」曾伯良叼著煙,愉悅地瀏覽相機裡的照片。

  「給我看看。」林以寒平靜地伸出手。

  「這樣看就好了。」曾伯良將數位相機上的小螢幕轉向林以寒,小小的照片裡,一個長髮被風吹得凌亂、穿著細肩帶印花洋裝的女孩,正出神地望著前方,背景就是那美麗的瞳貝島,「丫頭妳看,妳呆滯得好可愛啊!」

  「刪掉!給我刪掉!」林以寒大聲抗議,「醜死了啦!刪掉啦!」

  「哪會醜呢?」曾伯良驕傲地看著照片不停點頭,「可愛透了,我一定要以高價賣給我家老弟!我果然很有攝影天分呢!」

  「刪掉啦──」

  「啊!說不定可以放到網路拍賣上,丫頭的書迷讀者說不定會爭先恐後地訂購喔?欸,高正,你覺得標題用什麼好呢?『新生代美少女網路小說家望宸的放空獨家玉照』……」

  「去死啦!我舀海水潑你們喔!」林以寒氣得大叫,「把你連人帶相機推進海裡喔!」

  「啊啊,生氣了欸!那來拍個『新生代美少女網路小說家望宸的大發雷霆獨家玉照』吧!說不定還可以賣給藝文記者……」

  「誰要買那種東西啊!你到底是要弄成網拍還是賣給報社啊!」

  「都會賣啦、都會!」曾伯良搖著手指,「不過第一個顧客當然是我家老弟、妳親愛的丈夫囉!我想他如果知道我把妳照片放到網拍上,一定會氣得買下底片吧──哇喔!那我可以大賺好多筆呢!多拍一點!」

  「不准拍!你那臺是數位相機,哪來的底片啦!幹嘛說得好像我拍了什麼奇怪的照片一樣……不准拍啦!聽不懂中文喔……我說──不、准、拍!」

  船的搖晃幅度似乎變得更大了一點,沉默的駕駛大叔濃眉皺得更深了,看起來像是隨時會爆發,大喝一聲弄翻汽艇一樣。

  高正杰無奈地嘆了口氣,決定不參與這場莫名其妙又孩子氣的老闆與員工之戰,繼續平靜地享受抵達瞳貝嶼前,最後幾分鐘的輕鬆。

  畢竟在雙腳踏上那座小島的同時,由齊嵐主導的遊戲就要正式展開了,之後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地前進……

  「喔……那棟是……」

  高正杰的眼睛突然瞪大,瞳貝嶼上,一個緊鄰著貝殼沙灘而建的兩層樓雪白建築反射著耀眼日光,它的屋頂與窗子是比天空要深、比海洋要淺的湛藍。

  隱約可以看見白牆外爬著不止一座的無扶手不規則階梯,簡單的花草盆栽點綴在窗下,儼然模仿著地中海一帶浪漫的藍白建築。

  「那就是我們要住的地方,也是島主精心打造的地中海風格別墅。」林以寒不理會仍在扮鬼臉的曾伯良,她和高正杰一樣被瞳貝嶼上的藍白建築物吸引住了,她自言自語似的喃喃著,「好難想像在這個地方會發生什麼樣不好的事情……」

  小艇的速度緩了下來,沉默的駕駛員大叔熟練地停好小船後,依舊不發一語冷眼看著曾伯良一行人自行上岸,高正杰主動接手林以寒的行李,而曾伯良無視大叔的冷漠,毫不在乎地又鞠躬又揮手,不停道謝。

  三人踏上木頭搭建的小碼頭向別墅走沒幾步,小艇的引擎聲又噠噠響起,不一會兒便載著大叔消失在海的另一端。

 

  在忽遠忽近的海鳥叫聲,與浪花拍打岸邊的沙沙聲伴隨下,腳踩夾腳拖鞋的三人隨著吱嘎吱嘎的木頭聲響,慢慢走過碼頭,再沿著灌木叢環繞出的黃沙小道,來到人工漆成鮮藍色的木頭大門前,曾伯良拋下行李,開始在門上、門邊尋找門鈴。

  「是說,為什麼沒有人出來接待我們啊?」曾伯良問道,像隻蜥蝪一樣貼著牆攀動著。

  「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或是別墅的主人,」林以寒說,「再說這只是一個網聚而已啊。」

  「可是,一般電視電影動畫漫畫不是都會演嗎?」曾伯良笑嘻嘻地說,「會有個可愛的女僕走出來迎接我們,外加處理這三天兩夜的日常瑣事啊!啊──如果是圍著圍裙穿著女僕裝的小妹妹就再好不過了……」

  「我倒覺得在現實的臺灣裡,開門的只會是打掃的歐巴桑。」高正杰幽幽地說出看法。

  「奇怪……門鈴到底在哪裡啊……」

  曾伯良仍在尋找門鈴,就在他打消主意想握住門把拉開木門時,突如其來的一個外力,猛地由屋內推開門板,重重地擊中曾伯良的鼻子,又將一旁的林以寒撞倒在地。

  擱置一旁的行李立刻翻倒,林以寒的兔子背包甚至隨著門前小道的坡度往下滾,高正杰急忙轉身追趕過去。

  一陣兵荒馬亂之中,捂著鼻子正想站穩腳步的曾伯良又被用力撞倒,同一時間,一股淡淡的香氣取代了鹹鹹海風直撲他的面孔。

  當他回過神想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時,赫然發現有個瘦瘦小小、綁著馬尾的女孩子趴在自己胸膛上,緊皺眉頭不停嚷著「對不起」並掙扎起身。

  「以寒,妳的背包。」

  高正杰跑來回來,輕輕撢掉背包沾染上的沙土再交還給她。

  「謝謝……」林以寒微笑接了過來,兩人無奈地看向擋住大門的曾伯良和那名馬尾少女,林以寒嘆了口氣,「哎,沒想到還真的有女僕欸……」

  「或許『棲瞳鎮長』聽見曾伯良內心的祈求了吧。」高正杰搖了搖頭,走到好友身邊踢他幾腳。

  「對不起、對不起!」

  馬尾女孩彈了起來,站在門前低下羞紅的臉,急得快哭出來了,「對不起……我總是笨手笨腳……我不是故意的……因為被其他客人耽擱到了時間,來不及去接你們三位,所以才這樣匆匆忙忙……」

  「沒關係啦!我不介意、不介意!」曾伯良緩緩站了起來,一副還希望對方趴久一點的表情。

  「客人?」

  林以寒睜大眼睛打量這位一副宛如從女僕咖啡廳走出來的女孩子,如果她沒搞錯,這個馬尾女孩的年紀恐怕比自己要小,但也很有可能只是她嬌小的身形給了林以寒錯覺,「這麼說,妳不是來參加網聚的鎮民囉?」

  「不是、不是,當然不是。」馬尾女孩用力搖晃腦袋,「我是來打工的……擔任三天兩夜大家的指引……」

  「指引是什麼意思?妳不是女僕嗎?」高正杰不解地問道,「我以為妳是這間別墅的傭人。」

  「啊!不是的!」馬尾女孩緊張地說,「我是梁心怡,工作是擔任三天兩夜網聚,十三名參與者的解說和指引,不是女僕也不是傭人……」

  「那幹嘛打扮成這個樣子啊?」林以寒問。

  「打扮成這樣有什麼不好嗎?」曾伯良反問。

  「這個服裝是我一早到這裡來時,放在我的房間床上的,」馬尾女孩梁心怡有些害羞地說,「是工作服,其實我就是想穿女僕裝才會過來這裡打工。」

  林以寒和高正杰不約而同地對看了一眼,並隱隱感受到離梁心怡最近的曾伯良頭頂,彷彿冒出了某種看不見的光線。

  「是個Cosplay愛好者嗎……」高正杰近乎無聲地問道。

  「看來是這樣沒錯,她臉上洋溢著幸福表情。」林以寒吐了口長氣。

  「所以妳的意思是,妳也不負責我們的生活起居?也不準備食物什麼的嗎?」曾伯良有些失望地問道。

  「是的,像是三餐、洗衣服、整理別墅內部,這些工作都要由十三位網聚參與的朋友自行分擔喔!」

  梁心怡微微歪頭,甜甜地說,「我只負責歡迎各位客人的光臨,並且在三天後歡送大家離開。剩下的就是分配房間,以及活動流程的簡單說明了!不過,關於別墅、小島和網聚內容有任何問題的話,都可以問我喔!」

  「原來如此啊!」曾伯良恍然大悟似的彈響手指,「心怡啊,妳應該還在讀高中吧?」

  「是的!」

  梁心怡捧著自己紅通通的臉頰說,「我現在是高二生!正在放寒假!」

  「這樣三天打工下來多少錢啊?」

  「一天一萬元,三天三萬!」梁心怡毫不保留地直接說了。

  林以寒和高正杰在旁聽得都替她捏了把冷汗──

  這個高中女生到底是真的太單純、太天真,還是太笨?為什麼能毫無防備成這個樣子啊?

  「哇喔,很不錯欸!丫頭啊!妳要不要考慮也打這個工看看,只要穿上女僕裝裝裝可愛,三萬元就輕鬆入袋囉!多好賺啊!」

  「你那麼喜歡的話自己去穿女僕裝啊!」林以寒不悅地對她的老闆輕聲吼道。

  「啊!」梁心怡抬起手腕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趕緊過去碼頭接最後一批客人──三位就請先在大廳等候吧,如果要先拿行李到房間放好也是可以的喔!找不到自己房間的話,請在大廳等我一下下,我回來會立刻帶各位到自己的房間去!」

  「謝謝妳呀,心怡。」

  曾伯良揮了揮手,梁心怡甩著馬尾鞠躬道歉後,迅速小跑步往木頭碼頭奔去,一路上還不時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稍稍絆倒,不過都沒發生完全失了重心再度摔倒的狀況,曾伯良看著她遠去的背影,眼睛都瞇成一直線了。

  「啊……有這樣的小妹妹陪伴啊……這三天應該不會無聊到哪兒去了呢!這才叫作真正的度假啊!」

  「伯良哥,我們不是來度假的好嗎?」林以寒背著自己的包包,跟在高正杰身後走進別墅裡。

 

  一踏進室內,也被講究的地中海風情給團團圍繞,即使在別墅裡面,整個室內設計的色調也是以藍白做為主軸,玄關連結著一條小走廊,走廊盡頭以三面拱門作為結束,其中兩扇是對開著的,比較窄小。

  而正面對大門玄關的渾圓拱門雖然細長,但尺寸較大,透過拱門看過去的寬敞客廳布置,優雅地形成一種圖畫般的窗中景。

  三人將夾腳拖脫在玄關處的鞋櫃,鞋櫃裡已經擺滿十來雙的戶外鞋,有皮鞋、高跟鞋、球鞋等形形色色,就像預告著等一下會見面的「網友」身分一樣。

  他們換上白色布製的室內拖,順著黃褐色的光滑木質地板往大廳走去,林以寒稍稍環顧四周,右手邊的小拱門通往餐廳和廚房,左手邊則可以前往小小的平臺陽臺,那兒有戶外樓梯可以前往二樓。

  「喔!來了、來了!」三人還沒踏進大廳,便聽見一個爽朗的男子聲音傳了出來。

  「動作真慢欸,如果拖到十二點才全員到齊的話,第一天準備午餐的工作要怎麼安排啊?」緊接著是另一個尖銳明亮的女孩子聲音,她的語氣裡滿是抱怨。

  「艾比姐姐,妳也看到小梁笨手笨腳的啊,妳剛才又一直故意刁難她,拖到時間也不能全怪別人吧?」

  又一個陰柔的年輕嗓音傳出,林以寒分不出聲音主人是男是女。

  她小心地跟在高正杰身後進入大廳,眼前的視線幾乎完全被高正杰和曾伯良兩人高大的身影遮擋住,她隱約只看見藍色的沙發前垂了四條腿,其中只有一位是露出小腿線條的年輕女性,另外三人都穿著冬季的長褲。

  「嗨!你們好哇!」曾伯良率先舉手打招呼,高正杰也稍稍讓開,使林以寒能進入已經在場的四人視線範圍。

  「這三位鎮民的打扮還真符合網聚的主題呢!」爽朗的男子開口了,他是一位身材中等,穿了襯衫和西裝褲,活像上班族的男性,他的雙頰豐潤但泛了點油光,頭頂的黑髮也有一點點稀疏的現象,不過這名男子並不以為意,他的笑容是四人裡最親切的。

  「戰神,你不是很會猜人嗎?那現在這三位是哪三個鎮民呢?」一名膚色雪白的男生戲謔地說,那讓林以寒雌雄莫辨的嗓音就是他的。

  「整個棲瞳鎮論壇的會員少說也有幾萬個,我怎麼可能記住所有的帳號啊?」獨自坐在單人沙發翹腳的男孩子毫不客氣地說,他戴著一般大學生慣戴的粗框眼鏡,看起來很聰明。

  「每個人怎可能都像傳說大那樣,特色那麼明顯又強悍,一進門就問有沒有電視啥的他可以放電影……也不像艾比在自己版上的教學文裡貼了一大堆自己的照片啊。」

  「可是你一眼就認出我是伊娃了欸!」白皙男子指著自己興奮地說,「我在棲瞳鎮裡假裝女孩子假裝了那麼久,我還以為這次網聚絕對能嚇大家一跳!」

  「呿,如果你是女孩子,為什麼在成人影片區可以找到你回覆的留言?」眼鏡男直截了當地說。

  「你們有必要在這個場合討論成人影片區嗎?」唯一的女性斥責道,有著驚人美貌的她身著短裙,頂著時下流行的日系包包頭,「這裡有女孩子在耶。」

  「艾比姐姐生氣了!戰神!你又把艾比姐姐弄生氣了啦!」被稱為伊娃的白皙男子驚呼,「艾比姐姐請息怒、請息怒!」

  「哼,要吵架我會怕她嗎?我可是筆戰之神『戰神歐加諾』欸!」眼鏡男高傲地推了推眼鏡,「棲瞳鎮的哪個版我沒進去戰過?有哪個版的版主沒聽過我的名字?哈。」

  「你們少說點話嘛!你看看,把新來的三個鎮民都嚇壞了啊!」

  上班族打扮的男人站了起來,他笑容可掬地走到曾伯良面前伸出手,「你們好、你們好,初次見面,我是棲瞳鎮的鎮民,如果你們曾在鎮上下載一些影片啦、音樂檔案啊,那很多都是我分享的──」

  「喔喔喔喔喔!我知道了!」曾伯良的臉亮了起來,他激動地反握住對方的手,「你就是『傳說F』,棲瞳鎮上沒有你解決不了的尋檔文章!影音分享達人『傳說F』!幸會幸會!欸!他超有名的啊!快點來跟他握手!」

  林以寒和高正杰又不約而同挑起眉毛,但數秒內,林以寒趕緊換上她的招牌笑容,也跟著握了握傳說F的手。高正杰仍繃著張臉,傳說F只好對他笑著點了點頭,退回沙發區。

  「來來來,來認識一下其他鎮民夥伴……這位正翻天的大美女就是美妝版版主,棲瞳鎮鎮花『艾比』。」

  「艾比姐姐!」曾伯良眼睛像卡通人物一樣猛地瞪大,「果然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沉魚落雁啊!」

  艾比很顯然並不想理會曾伯良,她雙手環在胸前,頭側了一邊,看起來仍在發脾氣。

  有這麼誇張嗎?林以寒苦笑著在心中暗想,怎麼覺得好像是隨口胡謅的讚美?

  「那這一位斯文小帥哥呢,是我們ACG萌版版主『Eva520』,我們都叫他伊娃啦!他的論壇頭像是自己畫的美少女CG圖,眼睛大大的、會眨的那個,你們如果有上動畫漫畫那個區塊的版的話,應該對伊娃不陌生。」

  「你們好啊。」伊娃微微一笑,「雖然網聚讓我的性別曝光,戰神又說我在鎮上有小辮子可以抓,但是我還是希望自己的性別能繼續成為棲瞳鎮的大祕密之一啦!總而言之,回去千萬不要透露我其實是男生的這件事喔!」

  「一定、一定!」曾伯良笑著說,「是說我自己有點小遺憾啦,我真的一直以為萌版的伊娃就跟他的頭像圖片一樣那麼萌呢!別看我這個樣子,我可是Cosplay版的常客喔!」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戴眼鏡的戰神翹著二郎腿一抖一抖的。

  「歐加諾,你本尊說話也要這麼衝嗎?」

  傳說F回頭笑著對戰神歐加諾提點了幾句後,有些不好意思地向曾伯良一行人介紹,「這位戴眼鏡的大帥哥就是棲瞳鎮上鼎鼎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筆戰之神『戰神歐加諾』,這一次網聚活動內容的筆戰,他在這個議題裡面也是一樣活躍呢!」

  「還好啦……」戰神歐加諾又推了推眼鏡,他冷笑道,「說實在的,我對於這次網聚的內容和形式、資格選取等等意見非常多。

  「基本上我非常排斥跟反對這次的網聚,但是我想說為了要客觀和公平看待這起活動,應該深入活動來多加瞭解,才試試看參加資格賽……沒想到出了那麼簡單的『海盜博奕』,就這麼入選了。」

  「哼,說那麼多廢話,我看你只是想拿到那一百萬吧。」艾比姐姐毫不留情地說。

  「艾比,我們在鎮上吵了那麼久,妳怎麼沒把我的話聽進去啊?」

  戰神歐加諾不以為然地反擊,「我一直站在反對的立場上,而且強烈質疑一百萬的存在可能性,還有它背後的來源什麼的,那些論點我已經清楚、條列、歸納了很多次,還配上大大小小的例子,妳是真的看不懂還是沒有看啊?」

  「歐加諾,你──」

  艾比氣得從沙發上跳起來,擋在中間的伊娃趕緊跟著站起來,林以寒這才發現他比穿了七公分高跟鞋的艾比還要高半個頭,而身材瘦削到宛如紙片。

  「這三天是棲瞳鎮快樂的網聚!大家就和氣一點不要再吵吵鬧鬧了吧?」伊娃笑著充當和事佬,並巧妙地轉移話題,「你們三位還沒自我介紹耶!」

  「伊娃,我是『名偵探』啊!」曾伯良露出雪白牙齒呵呵笑著,「『名偵探』!那個每週二、週四會張貼自製服裝和道具教學的『名偵探』!」

  「啊!你就是『名偵探』嗎?你的手好巧!我還以為你是女孩子……」伊娃嚇了一大跳,他臉上滿是驚喜,「那麼這兩位也是『動漫會場』的常客嗎?你們原本就認識嗎?打扮整個就度假風到非常一致……」

  「對,我們也是Cosplay版的常客。」林以寒見高正杰沒有開口的意思,急忙接話,「只是我們兩個很少發言,你應該沒有聽過我們的名字。」

  「原來是『潛水會員』啊……」傳說F摸著下巴點了點頭,「不過,這次資格賽的十三個資格擁有者名單不是沒有完整公布嗎?你們怎麼會……看起來就像是說好一起過來似的?」

  「是這樣的,我們剛好搭到同一班飛機,下車後被一個在洗刷地板的店家噴溼衣服,才匆匆忙忙在機場附近的店那兒買了衣服更換,也是因為這個小意外才發現我們都是棲瞳鎮的鎮民。」

  林以寒毫不遲疑地滔滔不絕說著,高正杰有些驚訝地看著她,曾伯良則偷偷在身後對她比了大拇指,林以寒面不改色,繼續誠懇地編著謊言,「又剛好發現三人的興趣雷同,就想說乾脆做個熱帶風情的打扮好了……」

  「真不虧是Cosplay的愛好者啊。」伊娃欽佩地說。

  林以寒在心中鬆了口氣,能夠騙過伊娃,那其他人應該多少會降低疑心吧?

  「小妹妹,請問妳怎麼稱呼?」傳說F對林以寒伸出厚實的手。

  「這個嘛……」林以寒愣住了,她剛才顧著合理化三人服裝一致又狀似親近的疑點,卻完全忘記要替自己編個暱稱帳號了──

  她在網路上一直都是使用「望宸」這個名字,但那也是她書寫小說使用的筆名,再加上棲瞳鎮裡的「私家偵探」中也提到「望宸」和馬車道徵信社的關聯性(畢竟她已經在幾個網路創作平臺,發表過《閉鎖病毒》的前幾個章節)。

  如果直接講出這個名字,在場說不定會有人對他們三人的身分起疑心,特別是那個看起來很精明的「戰神歐加諾」,剛才林以寒在編造謊言時,他的眼神裡似乎仍透露著一點懷疑。

  「嗯?」林以寒和親切的傳說F握了握手,後者以為她沒聽清楚自己的問題,又重複了一次,「怎麼稱呼?」

  「我、我是──」

  「『寒冰』。」

  林以寒的心臟彷彿漏了一拍,呼吸也差點瞬間停止,她不敢相信地緩緩轉動僵直的脖子,朝那飄忽不定、彷彿不屬於這個空間的空靈聲源看去……

  大廳中有著五、六個拱門,有的附有藍色門板,有的則能直接穿透到隔壁的房間和走廊,形成特殊的窗中景效果──

  那位她再熟悉不過的靈感少女,個子嬌小到完全不像大學生的同班同學周友瑤,正輕飄飄地從一扇連結到室內樓梯的拱門那兒走過來,穿著白色長襯衫和米白色襯裙的她,就像是從窗戶形狀的畫布裡走出來般。

  「瑤、瑤瑤?」林以寒眼睜睜看著同窗好友走到自己面前,歪頭眨著能看到不存在事物的大眼睛,一下打量著自己,一下又瞧瞧曾伯良和高正杰。

  「草莓搖擺,妳認識她嗎?」傳說F問道。

  「嗯。」周友瑤輕輕點點頭,「她是『寒冰』。」

  林以寒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只覺得「草莓搖擺」跟「寒冰」這兩個名字異常耳熟,下一秒,周友瑤便拉著她往室內樓梯的方向走去。

  「草莓搖擺,妳要帶她去哪兒啊?」伊娃好奇地問。

  「樓上。」周友瑤沒頭沒腦地回應道,然後繼續自顧自地往二樓走去。

  「她們很熟嗎?」傳說F不解地詢問曾伯良。

  「是啊,她們都是『夢不落島On-line』的資深玩家呢。」曾伯良輕鬆自若地點點頭,「對啦,草莓搖擺就是『夢不落島On-line』版的版主嘛!」

  「沒錯,就是她,」伊娃笑著,「一個奇怪的女孩子,不過……很萌呢。」

  高正杰眉心間的紋路皺得更深了,就在他想湊到曾伯良耳邊,低聲提議上樓放行李時,傳說F的注意力終於轉到他身上了。

  「這位先生又怎麼稱呼呢?看你的模樣不太像Cosplay愛好者呢……」

  破過許多離奇懸案的刑警高正杰,尷尬地不發一語,他腦中一片空白,無論他見過多少世面、解決過多少案子,他突然覺得要胡謅出一個假的網路論壇會員身分,似乎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了。

  

  「瑤瑤,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啊?」林以寒被周友瑤拉進一間擺著雙人床的房間時,終於開口問道。

  她的同班同學個子小雖小,力氣卻比她外表看起來要大了許多,她輕易將林以寒的小行李靠牆擺好,然後自顧自地跑回門口,指著對面房間的藍色房門說:「我睡這裡。」

  「剛好對面門嗎?」林以寒從背包裡找出手冊,二樓房間的平面圖上只寫了「Player1」到「Player13」的代號,林以寒的房間正是寫有「Player3」,位於二樓長走廊最中央的一間,對面則標明了「Player9」,「妳怎麼知道我是Player3啊?」

  「直覺。」

  周友瑤站在門口,雙眼認真地盯著林以寒眨也不眨。

  「怎、怎麼了嗎?」

  林以寒有些不自在,儘管周友瑤古怪慣了,但她這樣帶有點情緒地注視自己,還是第一次發生。

  「感覺很不好,」周友瑤幽幽地說,她垂下頭不再看林以寒,「很危險。」

  「妳說我?」

  「都是。」

  周友瑤小小的背靠著門板,「一開始沒有的,你們出現後就有了。」

  「妳是指我……還有伯良哥跟高警官?」

  「你們都不該來。」

  周友瑤突地抬起頭,大眼睛不停眨動。

  「可是我們有非來不可的理由。」

  「一百萬?」周友瑤歪頭問道。

  「當然不是。總之,」林以寒坐到床上,伸伸懶腰躺了下來,「妳別問這麼多,自己也小心點就是。」

  「換男朋友了?」周友瑤停頓了一會兒,眼珠子骨碌碌轉向門外走廊的天花板,左手悄悄比了個「耶」的動作,「一次兩個?」

  「才不是咧!」林以寒猛地坐直身子,「他們一個是我的老闆,一個是老闆的朋友啦!」

  「徵信社的?」周友瑤幽幽地問,「偵探?調查案子?」

  「隨便妳怎麼想,」林以寒從床頭櫃取走房門鑰匙後,走到門邊打算鎖門下樓,「我真的不能再多說了,妳也千萬別把我們三個真實身分告訴其他人。」

  「嗯。」周友瑤讓開,好讓林以寒能方便鎖門,「他們氣不好。」

  「妳說誰?」

  「全部……只是有些微不同。」周友瑤像隻惹人憐愛的小動物再次垂下頭,「我不喜歡,很不舒服……」

  「妳指的應該是樓下那些網友為了一百萬而起的貪念吧?」

  林以寒鎖好門後,順手將鑰匙放進零錢包裡,「既然知道那種不好的念頭會令自己不舒服,為什麼又要參加呢?妳應該是經由論壇的資格賽,費盡千辛萬苦才取得資格的吧?」

  「直覺叫我參加的。」

  周友瑤又用簡單的一句話帶過,林以寒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繼續話題下去。

  就在她們要一塊兒回到大廳時,感覺比平時還要神經兮兮的周友瑤突然停下腳步,「他也在。」

  「什麼人?」

  「白白淨淨的,矮矮小小,和妳差不多高。」

  「和我差不多高叫矮矮小小嗎?」

  「如果是男孩子的話,那真的是矮矮小小呢。」

  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這一次林以寒沒有用力轉身或猛地回頭,雖然似乎再也沒有比周友瑤的現身更讓她覺得驚訝了,但樓梯旁第一間房間裡出來,正朝她們倆迎面走來的面孔,還是足以令她暫時止住呼吸,腦中甚至有著不切實際的嗡嗡聲作響著……

  「望小宸,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狀況下再次碰面。」

  世上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叫她,那人來到自己面前,兩人的視線近乎平行,對方的身高在同年紀男孩中的確不突出,而且應該也過了生長的年紀了,不過對方似乎從不把不高的個子當成一個困擾,有時候這樣小巧的個子還吸引了不少桃花。

  「你的髮型不一樣了。」林以寒捂著嘴試圖穩定心神。

  「想說冬天嘛,留長一點比較溫暖啊,而且染紅紅的,感覺就更溫暖了呢!我有稍微燙捲喔!好看嗎?」

  筆名「可愛可愛小乖乖」的網路小說家,文紹旻,薄薄的嘴唇在林以寒面前揚起柔和淺笑。

  完……了……

  極度不好的預感在林以寒心中暗暗湧現,如果被曾仲行那傢伙知道的話,我真的會完──蛋──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