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s04

 

- 序章 -

 

本系列每週一、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該死的聯誼!明天再找我我死也不去!」


卸下黑色側背皮包,姚馨潔懶散地踢開高跟鞋,一手胡亂抄起亞麻色鬈髮,搖搖晃晃地走進小卻溫暖的租屋。


孤身自南部北上,至今業已邁入第六個年頭了,大學畢業搬離宿舍後,她便搬入這間遠房親戚的小屋。


雖不是她如所希望地住在臺北市(反過來想,北市房租和生活花費都高得嚇人),但現在出門走個十分鐘,便能搭捷運或公車到北市公司上班,如此便捷她相當滿意。


她撐著腰,舒展勞碌了一天的僵硬脖子,然後滿意地打量第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窩。


淡橘色漆牆與淡粉色窗簾,一塵不染的黑白相間大理石地板,客廳裡只有一張木頭矮桌、幾個座墊和一臺擱在橫放小書櫃上的電視。廚房就在客廳之後,窄小程度和浴室有得比,但一個人生活已經足夠了。


姚馨潔提起扔在鞋櫃旁的皮包──說是鞋櫃,其實只是幾十個鞋盒堆疊起來的小山──緩慢步進臥室,臥室裡擺了一張沙發床和一臺從大學用到現在的電腦。姚馨潔脫去套裝外套後,二話不說立刻坐上電腦桌前的附輪椅子,手腳敏捷地開啟電腦。


等待開機的同時,她瞧了一眼床頭那整排玩偶。


就像眾多女孩子一樣,外表成熟、工作表現亮眼的姚馨潔,骨子裡還是很喜歡可愛的東西,像是小狗、小貓、粉紅色蝴蝶結與蕾絲,以及各式各樣的玩偶。


數十隻玩偶一字排開,有一臉呆樣的小猴子,也有張大嘴巴打哈欠的小貓,更有宛如標本縮小般的哈士奇。


最大的玩偶就屬床頭右手邊那隻真人大小的史奴比,那是某次和前任男友到夜市閒逛,玩夾娃娃時得到的贈品──也是姚馨潔與他分手後,唯一仍留在身邊的物品。


不耐地擺擺手將視線移開,姚馨潔的目光停在才加入玩偶堆一天的新成員身上。


其實她不怎麼清楚新成員的來頭,也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得到這隻精緻玩偶。


在她打開宅急便送貨員搬來的箱子時,裡頭除了她於網路訂購的五雙新鞋外,最底下還多了一個黑色厚紙製的小鞋盒。她原本以為是賣家舉辦什麼「買五送一」的活動,而自己沒注意到,便迫不及待地打開多出來的鞋盒想瞧個究竟。


樸素簡單的鞋盒裡,沒有「買五送一」的高跟鞋或娃娃鞋,倒是躺了一個約莫兩個成人手掌大小,宛如珠寶盒的矩形木箱。上漆的黑褐色胡桃木表面閃閃發光,兩朵她不認識的重瓣花卉浮雕交叉盛開著。


「贈品變得這麼高級?」姚馨潔笑著說:「我跟他買了快一百雙鞋現在才送啊?」


在她打開木箱時,忍不住發出驚呼。


木箱裡躺著一只玩偶,一只她從未看過、無法形容的玩偶──


那是一只做工精美的女孩人偶,雙手交疊腹前緊閉雙眼,像小時候女孩子人手一個的發條玩偶一樣。


纖長濃密的黑色睫毛如羽翼般地披在臉上,皮膚雪白而光滑,雙頰上有著嬰兒般的小小紅暈。它穿著飄逸的雪紡長罩衫,裡頭則是不符它年紀的紗質小肚兜,黑色柔順的長髮剪了齊眉平劉海,這點設計像極日本娃娃。


姚馨潔小心翼翼地將玩偶捧了起來,它的重量比她想像得要重了點。


玩偶並沒有因為直立起身體而睜開眼睛,它彷彿睡得很熟,在夢的國度裡悠遊。


姚馨潔稍稍掀開玩偶的衣物,她原本以為這麼漂亮的玩偶是最近很流行的某種昂貴人形,但仔細觀察後才發現,這個玩偶身上找不到任何球體關節。


「就像真的小女孩一樣……」她將玩偶放到床上,然後檢查箱裡有沒有其他說明書。奇怪的是,賣家似乎連「恭喜中獎」或「謝謝惠顧」的小紙條都沒放進去。


姚馨潔瞪著玩偶好一陣子,她想私佔這個美麗的玩偶,卻又害怕是賣家不小心送錯的商品。於是昨天晚上她上了臺灣近日火紅的拍賣網站「噴泉花園」,找到賣方網頁並留下私密留言給賣家。


電腦桌面浮現出來,姚馨潔連上網路後,立刻打開「我的最愛」裡,她每天耗上五、六個小時的「噴泉花園」。


「噴泉花園」頁面就像BLOG一樣可任由賣家編輯設計,連線速度品質一直都很良好,過多的裝飾或過大的商品照片都沒有給顧客帶來困擾。


自從兩大拍賣網站其中一個經營不善倒閉,另一個開始收取賣家基本費用後(包括商品刊登費與交易手續費,其他諸如個性化商店功能等還要再付錢),原本小巧主打女性服飾的「噴泉花園」,搖身一變直往最大拍賣網站的目標前進。


商品不再限於女性服飾,所有買家想得到的東西應有盡有,完全適用於很久之前「什麼都不奇怪」的網拍廣告詞。


姚馨潔登入會員後進入喜愛商店列表,找到名為「OL小舖」商店,點選顧客留言板想看看賣家回覆昨晚的留言了沒。



親愛的小潔OL您好喔!


「OL小舖」的商品就只有各式女鞋而已,絕對沒有任何玩偶娃娃商品喔!我們這邊也沒有人有收集玩偶的嗜好耶……您說的玩偶應該不是我們的東西唷。會不會是您在別的商店所購得的商品呢?




姚馨潔皺起眉頭,不死心地再留了一次言:「可是它跟鞋子放在同個箱子裡呀。」


儘管滿腹都是對於「OL小舖」的不解與疑惑,但她還是接受了對方的建議,在「噴泉花園」之中輸入「玩偶」、「人形」、「娃娃」等等關鍵字,一間一間商店進入尋找,但就是找不到與這個來路不明玩偶一模一樣的商品。


最後姚馨潔來到一個專門討論玩偶人形的網路論壇。註冊成為會員後,她擱下電腦,拿起皮包裡的手機撲向沙發床。


「妳這個可愛的小傢伙,」姚馨潔捧起玩偶,讓它在沙發床上坐好,將手機的拍照鏡頭對準它,「雖然我很喜歡妳,但是妳還是不能待在我家,我現在幫妳拍幾張美美的照片,好讓妳回到主人身邊喔!」


本來只想拍一兩張照片好上傳詢問的,但姚馨潔拍著拍著,螢幕上雪白的玩偶向發光的天使一樣,輕閉雙眼沉睡,讓人忍不住想獻上一吻。即使手機相片解析度不是很高,但朦朧之中的玩偶卻更有一種不可侵犯的神聖美。


最後手機的相片容量滿了,姚馨潔有些不好意思地苦笑,等待相片傳進電腦的同時,她再一次憐愛地盯著睡在她床上的玩偶。


「真的好像小女孩喔……」


挑選上傳網站的照片也花了不少時間,每一張相片裡的玩偶全都美麗得可怕,她乾脆閉眼挑了三張上傳。文章剛發表完不到一分鐘,立刻有其他會員回覆。



回覆一:
這不是BJD(Ball-jointed Doll)嗎?大大妳也太幸運了吧?
買網拍免費得到一隻BJD?




「就已經說它沒有球體關節了啊。」姚馨潔小聲地抱怨,正想回覆這個連文章都沒看清楚的網友時,又有新的留言進來了。



回覆二:
她不會睜開眼睛嗎?沒有任何機關能睜開眼睛嗎?
那張頭部特寫好美喔,髮型設計讓我想到「市松人形」耶!


回覆三:
大大如果找不到失主可以賣給我嗎?


回覆四: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大大是在哪個拍賣網站買了什麼啊?我也想試試看能不能免費獲得一隻娃!




接下來的回覆不是圍繞在「這隻娃是究竟是哪種人形玩偶」,就是圍繞在「大大真幸運,可以賣我嗎」,一股怒氣直衝姚馨潔腦門。她索性關掉電腦,倒到沙發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電腦桌上的鬧鐘正好一點整,新的一天又要來臨了。姚馨潔隨便脫掉窄裙與絲襪,單穿著襯衫爬進被窩,她一早八點就要出門上班了。


「為了那個玩偶浪費我一堆時間。」


拉好被子,姚馨潔翻個身側躺,身旁正巧是那仍熟睡的玩偶。她鬆了口氣,左手輕輕觸碰玩偶的面頰。


「連肌膚都像真的……」姚馨潔喃喃地說:「妳該不會是被施法變成沉睡娃娃的小女孩吧?」


玩偶當然不可能答話,粉紅色雙唇微啟著睡得很沉。


「妳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妳會不會想家呢?」姚馨潔竟然開始向一只玩偶吐露心事,「我啊,自己住在臺北已經六年了。唸書時還能常常回家,現在開始工作……遇到長假還要擔心訂不到車票呢!」


姚馨潔溫柔地替它撥去擋住臉龐的髮絲,替它蓋好被子,如哄小孩一樣隔著棉被輕拍著它的胸口。


「工作其實也沒有想像的那麼順利,大人的世界就是這樣啊……我好想快點賺到錢,回到老家、回到爸媽身邊……


「就算沒有對象、不結婚也沒關係……我知道爸爸媽媽他們一直夢想想開一間民宿,我可以拿錢出來當做資本協助他們,然後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地生活在一起……」姚馨潔眨了眨眼睛,「這就是我的夢想喔……」


她嘆了口氣,換成跟玩偶一樣平躺的姿勢,看著天花板。


「只要快點賺夠錢回家就好,這段時間就算一個人住也沒關係,雖然一個人住有些孤獨……」姚馨潔緩緩閉上眼睛,「如果找不到妳的主人,真希望妳能陪在我身邊……我一定會像個母親一樣好好照顧妳……」


寧靜的夜晚,姚馨潔就這麼癱著整天的疲憊沉沉睡去了。


雪白的人形仍闔著眼,窗外透入的微弱光線照亮她的面孔,一滴露水般的晶瑩物體順著臉頰弧度滑了下來。


 

 




「臺灣的治安呀──」電腦前的張純益打了個大哈欠,他推推眼鏡後移動滑鼠,關掉剛閱讀完畢的頭條新聞。


那是今天發生的一起離奇案子,二十三歲的上班族姚馨潔,中午時被房東與公司同事發現陳屍於租屋處。


姚馨潔家中大門深鎖,而且所有窗戶都是緊閉的,但是姚馨潔卻躺在床上,左胸口插了一柄水果刀,早已氣絕多時,現場找不到任何遺書。同事、朋友、房東與住在屏東的父母都表示姚馨潔不可能自殺……


張純益打開「噴泉花園」拍賣網站,他前幾天才在上面買了一條比市面便宜太多的進口圍巾,算算時間,應該今天就會送到。


他原本是很厭惡網路拍賣,覺得那漏洞很多,萬一被賣家騙了錢,或是私人資料外流怎麼辦?他這樣告訴大學班上同學,所有人都奮力地嘲笑他,還當場辯論起來。


什麼時候扭轉對於網路拍賣的印象呢?應該是受到這學期室友吳冠麟的影響。


張純益這學期沒抽到宿舍,於是他只好搬到附近的學生租屋去。正巧室友在「噴泉花園」有個小商店,專賣他手工創作的商品。吳冠麟畫得一手好畫,常批些空白鴨舌帽或是帆布鞋,在上頭塗塗抹抹,不一會兒一件獨一無二的個性商品就這麼出現了!


由於室友是個優良賣家,待人又很親切。某次,張純益不知道上哪兒找辦活動布置時所需的金色流蘇,吳冠麟便鼓勵他使用網拍。


他開始用網拍買教授指定的補充教材,再來他連出門逛街都嫌麻煩了。


在網路上輸入關鍵字,不一會兒幾百項商品便「咻」地跑出來。點點滑鼠,到樓下商場轉個帳,過幾天送貨員就來按門鈴,既不用出遠門,也不怕老闆對著你碎碎唸不停推銷。


在他一邊打量著一組抗痘洗面護理組,一邊比較官方網站和網拍價格時,門鈴突然響起。他對著對講機喊了一聲,便匆匆忙忙跑到一樓,不到一會兒,他便捧著裝有圍巾的箱子回到房間。


「酷耶!觸感真好!」他迫不及待撕開紙箱,包在一堆紙張裡的藍色圍巾立刻現身,他得意地將圍巾套到脖子上,跑到鏡子前看了看。


「冬天都靠你了!哈哈哈哈……」


欣賞了好一會兒,張純益才想起散落一地的包裝紙。他取下圍巾,蹲下身開始收拾,但眼神卻離不開那條他夢寐以求的圍巾──


「欸?」


本想將紙箱壓扁的張純益突然回神,撥開紙箱裡亂七八糟的廢紙,一個不該屬於自己的華美黑褐色木箱躺在裡頭。


「不會是炸彈吧?」


他不解地拿起箱子搖了搖,但聽不出所以然,最後還是小心地打開它──


人偶,一個留著黑色直髮的白皙女人偶出現在他眼前。它安穩地躺在盒中沉睡,穿著一件深紅色哥德羅莉風格的精緻服裝,東方味的臉蛋與髮型和身上衣物一點都不搭軋。


「哇靠!這什麼啊?充氣娃娃嗎?這麼小!」張純益驚訝地說,差點沒把那宛如真人的人偶丟了出去,「寄錯人了吧?我什麼時候會買這種娘娘腔東西?」


張純益隨手丟下人偶,翻開箱子上的紙條,上頭的的確確寫著自己的名字。


「搞什麼啊?這個賣家在想什麼啊?」張純益不敢相信地邊抱怨邊跑回電腦前,找到訂購圍巾的賣家商店後,仔細地看著上頭的一字一句,「見鬼了,根本沒有贈品啊,這家是賣衣服的,怎麼可能寄娃娃給我?」


張純益蹺起二郎腿,冷眼打量著那被丟在地上的精美人形。


他曾經看過幾部關於人偶的恐怖電影,也在網路上讀過不少以美麗人偶為題材的驚悚小說,更曾聽過,這類有人類形體的東西非常容易引來鬼魂附著的傳聞……當然美化過的人與人偶愛情故事也是看過啦,但是這些故事都有一個魔法般的前提──


人偶是活的。


「見鬼了、見鬼了……」張純益不停搖頭,他轉向電腦打開MSN,隨便抓了個在線上的人丟出訊息。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我遇到一件怪事。


J剪刀手陶德D說:怎?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我在網拍買了一條圍巾,剛剛送來了。可是……箱子裡有別的東西。


J剪刀手陶德D說:啥東西?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一個娃娃。


J剪刀手陶德D說:什麼娃娃?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很漂亮很漂亮的那種娃娃,電視新聞前幾天報過呀,要幫它作衣服,甚至化妝那種。


J剪刀手陶德D說:很貴的那種?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對對對對對對!


J剪刀手陶德D說:你花錢買啊?看不出來喔。




纖長的睫毛輕柔地顫抖著,在鍵盤聲與電腦音效聲中,脆弱的雪白眼皮間浮現黑珍珠般的瞳仁。隱沒在華美服飾下,找不到關節的軀體無聲坐起,柔順的黑色直髮隨著擺動飛舞。


它機械化地轉頭看了張益純好一會兒,又看向箱子旁擱著的新圍巾。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屁啦!我哪會花錢買那種可怕東西!一樣的錢我寧可買充氣娃娃!


J剪刀手陶德D說:哈!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媽的,不要笑啦!我很害怕耶!


J剪刀手陶德D說:為什麼要害怕?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這種娃娃看起來很不吉利……


J剪刀手陶德D說:拿去退呀。


【阿純】圍巾入手!酷!說:這就是最奇怪的了,賣家說他們沒有這種商品……到底這個娃娃是打哪來的啊……



人偶面無表情地開始行走,腰際一條長長的黑色絲帶在地上拖行。它扯下圍巾,默不作聲地來到電腦椅下方,抓著椅子邊緣緩緩爬上椅背,然後將那條圍巾對準張純益的脖子圍繞……


「唔?」張純益自然是嚇了一跳,他低頭看著跑到自己身上的圍巾,下意識地想將它扯掉,然而就在他伸手時,眼角餘光立刻瞄到已經爬上他肩頭的來路不名人偶。


「幹!」


張純益放聲大叫,用力扯著剛買的圍巾,但那沒有表情的人偶瞪著大到不成比例的眼睛,輕而易舉地將圍巾在張純益脖子上纏繞。接著,人偶像溜狗般地拉著兩端圍巾頭跳下椅背。


張純益發不出聲音,他使盡力氣卻徒勞無功,那個小小的人偶力氣居然比他還大。他順著人偶的拉扯從椅子上跌下來,任由那個人偶拖行自己。張純益滿頭大汗,雙手緊抓著喉前的圍巾,睜起一隻眼看向仍閃動著對話視窗的電腦螢幕──


「求救……我要求救……」


他咬牙切齒地在地上匍匐。此刻,美麗的小玩偶已將圍巾的一端綁在房門外側的門把上,輕描淡寫地關上房門,然後拎著另一端圍巾往反方向走去,那模樣就像小女孩要玩扮家家酒或是跳橡皮筋般稀鬆平常……


玩偶站在張純益面前,面無表情地凝視著不停掙扎的男大學生。


它示威似地晃了晃雙手抱著的圍巾頭。張純益只能咬牙拚命搖頭──他懂玩偶的意思──這個玩偶就跟他所看過的任何恐怖電影、恐怖小說一樣邪惡可怕……


人偶不自然地傾斜頭部,如機器人般轉身,緊抓著圍巾以它所能最快的速度往房間遠方角落奔跑。圍巾被拉成一條長而筆直的線,脖子間的空隙愈來愈緊、愈來愈狹窄……


叮咚叮咚。


螢幕上的對話視窗振動著,對方又丟來新的對話。



J剪刀手陶德D說:人咧?不會被人偶殺掉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張純益不再掙扎了,他全身癱軟在地,脖子上圍著他最鍾愛的圍巾,再也無法回覆新的訊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