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三章 火車上的路平



  現在是九月一日上午兩點整,天空是由普魯士藍與淡紫色混和而成。一隻頗有精神的褐鴞在籠中整理羽毛,他很清楚,再過不久,他就能接到下一個任務──褐鴞用鳥喙梳理右翼一根特別顯眼的白色羽毛,並不時抬起頭,看看坐在書桌前,那仍在振筆書寫的小主人。

  『接下來是──東非毒豹的毒氣──你覺得毒豹墨──汁瓶──如何呢?』詹姆反常地坐在書桌前,拿著羽毛筆迅速書寫,身邊還攤放著課本《怪獸與他們的產地》,詹姆一邊翻閱尋找需要的資料,一邊唸唸有詞,『還有──吸魂衣──這個炫──我們可以研發假的……』

  詹姆的父母與兄妹早在隔壁呼呼大睡。打從斜角巷購物日之後,詹姆趴在書桌睡著次數明顯多於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他幾乎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內,但是這樣做並非因為被處罰。他一直在寫東西,不論白天、晚上,甚至到大半夜……

  不過,波特一家人總以為詹姆是在房間裡睡懶覺。

  一陣振翅的啪啪聲與東西掉落窗台的聲音傳了進來,詹姆立刻從椅子上跳起,衝到房間唯一的窗子前用力推開。一陣夜晚特有的冷風直撲他的臉,隨後,一隻嘴裡叼著羊皮紙的灰色貓頭鷹便闖了進來。

  『渥勒林!』詹姆高興地低聲喊道,那隻灰色貓頭鷹將羊皮紙交給詹姆,並親暱地在他的手上啄了一下,然後飛到詹姆的貓頭鷹籠子旁。

  詹姆攤開羊皮紙,直接坐在地上開始閱讀:

嘿!詹姆!

  我終於找到一個超棒的惡作劇玩意兒唷,我把那玩意兒丟進……啊,算了,明天列車上我再拿給你看!你今天晚上就在我這張『最後的信函』下,好好入睡吧──明天不要睡過頭啦,我知道你一定會睡過頭!

  明天車上見囉,小詹姆。

                            宇宙無敵超級霹靂帥的天狼星

  P.S.叫渥勒林快點滾回來,每次送信都送那麼久。


  『帥個頭喔!』詹姆暗暗罵道又忍不住對羊皮紙會心一笑,他走向書桌,將天狼星的信放進右邊數來第二個抽屜──裡頭已經放滿厚厚一疊羊皮紙,那全都是天狼星的信,至於內容,通常都在討論惡作劇商品、符咒或是奇獸等等,偶爾也會提到自己家裡發生的事──詹姆闔上抽屜,並在他剛才擱著的、那張書寫完畢的羊皮紙上,簽好自己的名字,接著捲成一綑交給那隻叫作渥勒林的灰色貓頭鷹。渥勒林伸出右腳,很高興地接下這件工作。

  『瑞達加斯特,抱歉啦!今天就不派你送信囉,你還是安靜的睡吧。』詹姆對因為無法出去送信而發出陣陣抱怨聲的褐鴞說。

  渥勒林先是飛上窗台,然後挑釁似地朝瑞達加斯特點點頭,才振翅飛向夜空。

  打包好的行李就放在門邊,霍格華茲制服帶著洗淨的香味掛在牆上,詹姆將扔在地上的幾本課本全都拾起,再用力塞進早鼓成球狀的行李箱內,然後他將瑞達加斯特的籠子提到行李旁邊,滿意地點頭微笑。

  『只剩下幾個小時……』詹姆回坐床邊,從枕頭下拿出他收藏起來的車票,上面寫著時間十一點,王十字車站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詹姆知道他的母親一定嚴厲要求包曼能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但是詹姆下定決心:一到車站、一找到天狼星的身影,他會立刻離那個包曼遠遠的;當然,包曼也很希望弟弟離自己遠遠的,包曼可不希望自己的樂團生涯受盡弟弟的打擾,此外包曼也不想讓他那些『級長朋友』、『資優生同學』知道他有個調皮搗蛋的弟弟。

  詹姆躺到他最愛的床上,很反常地一點睡意也沒有──至少現在是如此──詹姆緊盯著天花板。

  『大概有好幾個月沒辦法躺在這張床上吧,也看不到爸和媽和小海。』詹姆心想,突然他開始在大床上用麻瓜的蛙式『乾泳』起來。

  『第一次要離家那麼久咧!』詹姆喃喃自語,然後一把抱住大大的羽毛枕頭,『感覺真像作夢!帥呆了!』



  『詹姆!詹姆!快點起床啦!』海茵西絲在詹姆房間外用力拍打著門,走廊盡頭的落地窗已照進金黃色日光,但詹姆房內一點動靜也沒有。

  『可惡!詹姆是大笨蛋!』海茵西絲不悅地喊道,接著她思考了一下,清清喉嚨大聲地說,『親愛的霍格華茲同學們,我們的特快車即將出發,請注意好你們的寵物與行李,我們預計於傍晚到達霍格華茲──』

  然後她深吸一口氣,發出一長串活像汽笛的聲音。

  『什麼!車開了!』詹姆瞪大黑色眼睛,頭髮比從前還要亂地出現在海茵西絲面前,海茵西絲忍不住笑了起來。

  『妳耍我!』詹姆吼了一聲,又關上門。

  『喂,你這個大笨蛋!爸都要出發了,你還睡!』海茵西絲大聲地說。

  門又打開,詹姆換好全新的霍格華茲制服,一邊梳著頭髮(雖然一點也沒用)再度出現在海茵西絲面前,他輕鬆地說:『你以為我會繼續睡啊?小海,妳太瞧不起妳的二哥了。我本來是打算熬夜不睡啦,但沒想到撐到六點還是睡著了……』

  『自己貪睡還敢說。快到樓下去吃早餐吧,』海茵西絲用力跺腳走下樓梯,『居然讓全家等你一個。』

  詹姆帶著滿面笑容(和黑眼圈)沿著雪白的樓梯走至一樓,波特太太早已換好麻瓜的外出服,不太高興地瞪著詹姆。

  『早安啊,媽。』

  『現在幾點了啊?』波特太太甩著如同今天陽光般的長髮往餐廳走去,一路上還是不斷地說著:『到了霍格華茲不要給我闖禍,讓我收到任何抱怨的信的話……你就試試看吧!包曼是沒辦法一直照顧你的,他也有他的事要忙。還有,你可不要把朋友們帶壞,多和人家學習,懂嗎?』

  『我要和天狼星學什麼?學耍嘴皮還是耍帥?』詹姆忍不住偷偷笑起來。

  波特家的餐廳和廚房是連在一起的,通常都是哩答做早餐,凱薩琳煮中餐,兩人則一起準備晚餐。哩答雖然是隻家庭小精靈,但波特一家待他就像對待自己的家人一樣,詹姆不得不承認,有時他還會吃哩答的醋。

  『大家早!』

  『早安。』

  波特先生邊喝咖啡邊閱讀今日的《預言家日報》,海茵西絲則是抱著希望,餵牠食用熱騰騰的麥片粥。餐桌上已經收拾差不多,只有包曼看著他的《標準咒語‧第三級》,用非常緩慢的速度吃土司。

  他一走近餐桌,正在享用土司的包曼立刻皺起眉頭。

  『你這是在做什麼?』他厲聲問道。

  『什麼什麼做什麼?』詹姆自然地坐到他的位置上,哩答馬上跳上他身旁的椅子,把一盤培根和蛋擺到他的面前。

  『你為什麼現在就換上長袍?』包曼說。

  『沒有為什麼。』

  『詹姆,』包曼氣呼呼地站起來高歌,他身上穿著麻瓜的服裝,『詹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看看我們,每個人都穿了麻瓜的衣服,麻瓜的褲子,麻瓜的鞋子,詹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我愛校,所以穿制服,』詹姆說,『我老早就想穿這個長袍到處亂晃了。』

  『你喔!』包曼幾乎是吼的,『我們要搭火車前往霍格華茲!是倫敦的王十字車站!』

  『我知道啊,』詹姆心情非常好,他想不透包曼到底在氣什麼,說不定是因為媽媽的『忿怒劑』不小心加到自製果醬裡了,『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詹姆──』包曼懶得編歌,他直接大吼道,『倫敦的王十字車站多的是麻瓜!我們必須穿過一些關卡才到得了霍格華茲列車所在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我看你是想被分到赫夫帕夫吧?』

  『我絕對會跟爸一樣分進葛來分多!』詹姆認真地喊道。

  『是嗎?我們等會兒還得搭麻瓜計程車去車站,你想這樣大剌剌地穿著長袍,走在人聲鼎沸的車站內?』

  『喔,包曼,一大早不要隨便動怒,』波特先生把報紙折了四折,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等一下詹姆再回樓上換麻瓜衣服就行了,他第一次去霍格華茲,自然有很多事不清楚。包曼,你是大哥,要好好照顧他。』

  詹姆的確不知道這件事,在包曼到霍格華茲讀書的第一年,只有他們的老爸陪他去而已,詹姆也不想為了一個月台特地跑去『華麗與污痕』查資料。

  『你最好不要給我惹麻煩,媽也警告過你了!』包曼把最後一口土司塞進口中,臭著臉將餐具拿進廚房。

  『他怎麼一大早就那麼兇?』詹姆小聲問。

  『不知道,或許是他養的蟑螂搞亂了行李吧。』海茵西絲聳聳肩。

  波特家全體出動,他們分批將包曼與詹姆的行李搬到高錐客洞外的大馬路上,在哩答將瑞達加斯特的籠子交給詹姆之後,哩答便難過的和他們道別(他還狠狠地抱了詹姆有一分鐘),獨自一人和胖胖球希望一起待在家中。

  波特先生攔了兩輛計程車,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好把行李塞進狹小的後車廂,詹姆聽見他的母親不斷地低語著:『我真該去麻瓜鎮上學學怎麼開車,不然年年遇到這種狀況,實在是太麻煩了。』

  波特一家在十點半的時候抵達王十字車站,他們又花了一段時間將所有行李從車廂搬上推車,等到準備完畢,匆匆忙忙趕進車站內時,已經十點四十分了。

  『梅林的鬍子啊!動作得快一點,看來明年必須更早出門囉。』波特先生說。

  『讓我去學開車嘛,我們可以買輛轎車,這樣就不用花錢找計程車了。』波特太太摟著海茵西絲說。

  『要學也應該是我去學,』波特先生說,『對妳來說,任何麻瓜用品都是可怕又危險的兇器。』

  『奧古斯汀!』波特太太瞪著自己的丈夫。

  詹姆很好奇他們到底要通過什麼樣的關卡才抵達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在不停卡答卡答的車輪聲與瑞達加斯特的叫聲之下,波特一家浩浩蕩蕩地來到第九與第十月台之間的路障前。

  『到了。』波特先生說,他瞄瞄手錶。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是在這兩月台之間嗎?』詹姆疑惑地問,『就在這個路障……呃……裡面?』

  『不然咧?』包曼低吼一聲,他們身旁有對年輕夫婦剛好聽見詹姆說『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而偷笑。

  『喔,夠了。你們兩個都閉嘴。』波特太太說,『我和海茵西絲先進去,包曼和詹姆一起,奧古斯汀,你最後。』

  詹姆不情願地點點頭,看著他的母親與妹妹輕輕鬆鬆地(雖然海茵西絲的表情很僵硬)往第十與第九月台之間一靠──眨眼間,她們倆消失了。

  『換你們了,孩子,』波特先生和藹地說,『詹姆,你的推車我幫你推,待會兒一直往前走──最好有點小跑步啦──記住,放輕鬆,不要引起麻瓜注意。』

  詹姆又點點頭,他和包曼肩並肩,望向那個路障。

  『萬一那路障突然壞了怎麼辦?它看來很不可靠。』詹姆心想。

  『走!』包曼說完,他們倆一起朝路障小跑步過去──就在他們快撞上路障時,詹姆不由自主的微微閉上眼睛──奇怪的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們一直跑著跑著──然後──

  冒著蒸氣的猩紅色列車與充滿穿長袍、帶蟾蜍的人們、提著大包小包的孩子的月台就出現在他的面前。包曼拉著詹姆往他們的母親走去,然後他的父親也跟在後面。

  他們不多說什麼,開始合力把行李搬到車上。

  『為什麼我們不把行李變小呢?』海茵西絲問。

  『我們得穿過麻瓜世界才能進來啊,萬一被麻瓜發現會惹上麻煩。』波特太太溫柔地回答。

  所有物品都擺上霍格華茲列車後,波特太太把詹姆與包曼叫來面前。

  『包曼,我知道你從不讓我操心,』波特太太說,『但是,你還是要好好照顧詹姆,不要和他吵架,不要讓他做危險的事、去危險的地方,如果他有課業上的問題要盡全力幫他,詹姆對很多事都不明白,你要好好教導他,知道嗎?媽媽不希望你只顧著自己,忘了你的兄弟──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寫信告訴我。』

  『我一定會銘記在心的。』包曼挺起胸膛,驕傲地說。

  『嗯,乖孩子,你先去替詹姆找個車廂吧。』波特太太在她的大兒子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包曼轉身離開,去跟他的爸爸和妹妹告別。

  波特太太表情嚴肅地轉向詹姆:『包曼在學校是數一數二的資優生(『對,他只會數一數二,數到三就不行了。』詹姆嘀咕),咳,你最好識相點,別一天到晚都惹麻煩──霍格華茲有很多地方真的很危險,要聽老師、包曼和其他比你大的學生的話──還有,不要一天到晚都只顧著玩,你是要去那裡學習的,期末會有考試,倘若你的成績無法順利過關,下學期就不要讀了,懂嗎?』

  『喔,沒問題,母親大人,您就安心地相信我吧!這一切我都會記得一清二楚!』詹姆也學包曼挺起胸膛,認真地說。

  『少作怪了。』波特太太綻放出笑容,她在詹姆的臉頰兩側都親了一下,『我愛你。我會想念你的。』

  『我也是。』詹姆回答,他覺得他的臉有點紅。

  『好了沒?車準備啟程了。』波特先生和海茵西絲走了過來。

  『嗯。』波特太太點點頭。

  『加油喔!詹姆!飛行課時用力地學一學,說不定你也可以進球隊喔!』波特先生拍拍他的肩膀,波特太太則瞪了她的丈夫一眼。

  『我知道啦!』詹姆說。

  『喂……』海茵西絲突然靠到他的耳邊,她的臉非常非常紅,她用一種如同對螞蟻說話般細小的聲音說,『如果你遇到那位在斜角巷認識的朋友──能不能邀他來家裡玩呢?』

  『喔……』詹姆斜眼瞧著他的妹妹,發出一陣『了解』的聲音。

  『知道了吧!』海茵西絲換上夠氣勢的口氣,裝模作樣用力拍他肩膀。

  『知道啦!』詹姆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我走囉!再見!』

  『再見,詹姆。』

  『拜拜!詹姆哥哥!祝你不會被分到史萊哲林!』

  『我當然不會!再見啦!』

  詹姆踏上車子,走進包曼找到的車廂,裡頭除了包曼外,還坐著一位臉緊貼窗戶的紅髮女孩。此時的包曼已經換上霍格華茲長袍,搖晃著綠色頭髮,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汽笛聲響起,列車開始往前滑行,他和包曼不停地對著車窗外他們的家人揮手──他們至少要到耶誕節假期才能再次見到面──火車的速度越來越快,漸漸地往北駛去,在一個轉彎後,這對波特兄弟才停止揮手。

  『詹姆,』包曼故作嚴肅地說,『我和法蘭克有事要談,所以──』

  『我知道,你放心的去吧。』詹姆笑著說。

  『你總算聰明點了,』包曼也笑了,他站起來走出包廂,『你等一下不要買太多零嘴啊,在霍格華茲裡牙痛是非常愚蠢的事。』

  詹姆邊揮手,邊目送包曼離開,然後他嘆了口氣。

  『終於擺脫他了……不知道天狼星人在哪裡。』他倚著車廂門打哈欠,眼神不自覺地瞄到窗戶旁邊那個女孩身上,她低著頭身體不停顫抖,似乎在偷哭,詹姆皺起眉頭正想過去打招呼時──

  『喂!』

  詹姆嚇了一跳,長髮男孩笑著站在包廂門口。

  『天狼星,』詹姆難掩喜悅,但他卻裝成很冷靜的模樣,『你沒睡過頭啊?我一直注意著車外,看有沒有個留長髮的小子在旁追火車咧。』

  『別叫我長髮小子,』天狼星說,他將一堆行李搬進包廂,『我不否認我睡過頭,我是最後一刻汽笛響了才慌忙跳上車的,然後從第一節車廂逛到這兒──幫我把那個笨重玩意兒弄進來一點,謝謝──到處坐滿人了,我才想到和波特家一塊兒擠個包廂,應該很不錯……』

  『是是是,』詹姆笑著說,『你說的「惡作劇玩意兒」呢?』

  『在這兒。』天狼星把行李放好坐到詹姆對面,他掏掏夾克的口袋,拿出十來個灰色藥丸般的東西。

  『這是啥?好像我餵哩答吃的安眠糖果。』詹姆揀起一個藥丸仔細觀察。

  『什麼安眠糖果啊?』天狼星說,『我來示範給你看。』

  天狼星用右手食指與姆指,將手掌上一顆灰色玩意兒彈到包廂外,不偏不倚打中走廊上一位路過男孩的皮箱,灰色玩意兒瞬間爆炸開來,那個男孩嚇得跌倒,走廊上瀰漫著灰色煙霧,並夾雜一股令人作嘔的噁心氣味。

  『你不要緊吧。』詹姆捏住鼻子站起來,走到跌倒的男孩身旁,天狼星也跟了過去,他們一把將他扶起,並把他的皮箱遞給他。

  『我沒事……』那個男孩有著深褐色頭髮和水粼粼的小眼睛,個子矮小,大概和詹姆跟天狼星差了一個頭,他吃驚畏懼地看著天狼星手上剩下的灰色東西。

  『喔,這真臭──』天狼星揮揮空氣,對那個男孩說,『你真的沒事吧?嗯,你的皮箱好像也沒事。』

  『剛才……那個東西是……』

  『是綁馬尾的傢伙搞來的。』詹姆說。

  『嘿,我只是那天從斜角巷回來時順便買了一大箱!』天狼星高傲地說,『這是屎炸彈!』

  『你……買了一大箱?』男孩瞪大他的小眼睛,『你們……是高年級學生嗎?』

  『不,我們是新生!』天狼星說,他打量一下矮胖男孩,『你也是新生?你沒繡學院。』

  『對……』男孩膽怯地說,『我正要……去找我的鄰居……她是二年級生……』

  『不打擾你了,快去吧!』天狼星高興地說。

  『很抱歉讓你嚇到呀!』詹姆用力壓天狼星的頭,讓他鞠躬賠罪──當然是開玩笑的。

  『不要緊……』男孩微笑,顫抖著離開。

  『學校見!』詹姆和天狼星對著他的背影喊,隨後回到包廂。

  『那到底是怎麼做的?屎炸彈?夠酷!』詹姆興奮地問。

  『你猜,』天狼星說,『我想身為名作家凱薩琳‧波特的兒子對這兒應該很了解。』

  『嗯──那個爆炸後有很難聞的氣味,』詹姆開玩笑地說,『感覺很像……你上完廁所後沒沖水。』

  『我?是你吧,你啥時跑到我家廁所啊?』天狼星笑。

  『好啦,那一定是加了一個叫「夕拉史」的鬼東西,它遇熱會發出類似排泄物的氣味。』

  『算你厲害。』天狼星說,『不愧是波特家的人……』

  火車穿過城鎮近郊、樹林、田野、鐵橋、河邊、一座座山丘,不斷往北開。詹姆和天狼星一碰面就有說不完的話,他們光是一顆屎炸彈就說了兩個小時,他們偶爾會被窗外美麗的景色吸引,但那也是極少數。包曼也沒回包廂來打個招呼,在十二點時,推著推車、賣食物的女巫來過後,他們的包廂馬上被大釜蛋糕、南瓜汁、柏蒂全口味豆、橡皮帶糖(『檸檬、柳橙、酸蘋果口味──考驗您的牙齒咬勁兒!』)等等塞滿,他們兩個都各自買了點零嘴,嘻嘻哈哈地邊吃邊玩。

  忽然包廂門打開了,一位換上學校制服,膚色蠟黃的瘦削男孩走了進來,他的黑髮有點過長,散發著油膩的光澤。黑髮少年不發一語,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只是自顧自地坐到窗邊,那位同樣沉默已久的紅髮女孩對面。詹姆與天狼星瞥了他一眼後,又繼續那聊不完的搗蛋話題。

  『我不要跟你說話。』紅髮女孩哽咽地說,詹姆忍不住斜眼偷看她一眼,那女孩有對鮮綠色杏仁般的大眼,可是她的眼睛因為長時間哭泣微微紅腫。

  『為什麼?』黑髮瘦削男孩急切地問,他們似乎早就認識了。

  『佩妮恨──恨我,因為我們看了鄧不利多的來信。』女孩吸了吸鼻子。

  『那又怎樣?』黑髮少年有些不以為然。

  『她是我姊姊!』女孩忿怒地瞪了他一眼。

  『她不過是個──』黑髮男孩吞下差點說出口的話,沉默地看著女孩擦拭眼淚,男孩深吸口氣,他無法抑制聲音裡隱藏的狂喜說道,『可是,莉莉,我們要去了啊!我們現在就要到霍格華茲去了!』

  被稱為莉莉的女孩邊點頭邊擦淚,她雖然不知道為了什麼難過,卻在聽了黑髮少年的話後,綻開小小的笑容。

  『妳最好是在史萊哲林!』男孩更加開心地說,莉莉也高興地看著他。

  『史萊哲林?』

  原本對紅髮莉莉和她的黑髮朋友毫無興趣的詹姆,突然回過頭提高嗓音說道,他的臉上帶著無法理解黑髮男孩想法的厭惡表情,身子微微往對面的天狼星那兒挨了些。

  『這裡好像有人想進史萊哲林耶?那我得快點溜了,是不是啊?』詹姆皺起眉頭問道,隨後換上微笑,但是天狼星並沒有捧場地回以微笑。

  『我們全家人都在史萊哲林。』天狼星淡淡地說。

  『哎唷,』詹姆挑起眉毛,認識天狼星有段時日,他只知道天狼星對自己的家庭不是很滿意,卻從來沒聽天狼星談到全家人都在史萊哲林這件事,再說天狼星看起來也不像爸媽、包曼口中所說的『史萊哲林人』那麼討人厭,『不過,你倒還挺正常的嘛!』

  『我們家的人在前面佔了好幾個車廂,一片綠油油的,』天狼星嘻嘻一笑,『說不定我會打破傳統呢!詹姆,如果能夠選擇的話,你想進哪個學院?』

  詹姆假裝舉起一把隱形的劍,比劃著西洋擊劍動作。

  『「葛來分多,那裡有著蘊藏在內心深處的勇氣!」就跟我爸一樣。』詹姆唱歌般地說。

  黑髮少年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詹姆再次皺眉回頭看著他,紅髮莉莉似乎想拉拉黑髮少年的衣袖。

  『怎麼?你有意見嗎?』詹姆緊盯著眼前這個不懷好意的黑髮男孩,雖然他的身材與詹姆差不多,但氣色相較之下非常差。

  『沒。』黑髮男孩柔聲地說,『要是你情願要肌肉不要腦子的話──』

  『那你要唸哪一個呢,既沒肌肉又沒腦子的傢伙?』天狼星大聲地反問,看得出來他對眼前這個想進史萊哲林的新生非常反感,詹姆聽了好友的話忍不住放聲大笑。

  紅頭髮的女孩坐直身子,她的面頰就跟她的眼白一樣紅,她厭惡地看看詹姆,又看看天狼星,隨後鼓起勇氣拉住黑髮男孩的長袍袖擺,清靈的聲音高傲地說道:『走吧,賽佛勒斯,我們換個車廂!』

  『喲喲喲……』詹姆和天狼星異口同聲地模仿起那女孩驕傲的口氣,紅髮莉莉則拉著被叫作『賽佛勒斯(Severus)』的男孩往車廂外走,詹姆在男孩經過身邊時,假裝伸出右腳,作出想絆倒男孩的模樣,對面的天狼星笑得更大聲了。

  『再會了,鼻涕卜(Snivellus)!』天狼星對著離開的那對新生高喊,然後用力地甩上車廂門。詹姆已經佔據一邊的椅子了,他像躺在床上一樣以雙手枕頭,翹起腳嘆了口氣。

  『太棒了,那個女生終於走了。』天狼星說。

  『是呀,居然有人這麼想不開,要進那個惡名昭彰的史萊哲林?』詹姆冷哼一聲,『如果被我爸、我媽、包曼還有小海知道我跟一個史萊哲林坐同包廂,不被笑死才怪。』

  『我是討厭女生才慶幸她終於走了,』天狼星掏掏耳朵輕鬆地說,『從進來就看她一直靠在窗邊哭個沒完沒了,真的很受不了。欸,你想剛剛那個頭髮油膩膩的大鼻子,是不是她男朋友啊?』

  『哈,兩個史萊哲林湊在一起生出更多小史萊哲林,那場面一定很驚人。』詹姆笑著說,『我爸以前常跟我說他和史萊哲林死對頭競爭的事呢。』

  『我爸倒是一天到晚都對史萊哲林歌功頌德,』天狼星說,『每次家族聚會聽那些在霍格華茲讀書的親戚吹捧對方,我就想找個刻有蛇標記的碗盤好好嘔吐一番……不過……』

  『怎麼樣?』

  『聽說同個家族的通常會分到同個學院……』

  天狼星沉默了,換他頭貼著窗戶,不知道在思考什麼。詹姆無奈地抓抓亂髮,隨後挖出行李裡的霍格華茲長袍,脫起衣服來,並順手將麻瓜襯衫丟到天狼星臉上。

  『你幹嘛啦?』天狼星驚呼。

  『好不容易那個女生走了,還不快換制服,是要穿麻瓜衣服進霍格華茲嗎?我可不想在月台上跳脫衣舞。』詹姆嘻嘻哈哈地說,天狼星也難掩笑容,從行李裡找出制服。

  在他們換上制服時,包廂外頭傳來一陣陣嘲笑聲。

  『看看他的長袍──是──二──手──貨耶!他的行李箱!喔,我快笑死了!』一個尖聲音的男孩說。

  『你看看他,威樂希少爺,他一副病厭厭快死掉的模樣,居然還想上霍格華茲喔!真是好笑,不知道他那些書是從哪來的──你把它們拿出來啊!一定髒得要死,破得要死喔!』另一個低沉的男孩聲音說。

  『他還有白頭髮耶!哎呀呀!您今年貴庚啊?』第一個男孩說。

  『如果你們幾位沒有事的話,可不可以請你們移步呢?請回到你們的包廂,這樣隨意走動是很危險的……』一個男孩用柔和的嗓音說。

  『閉上嘴,髒東西!』低沉的聲音吼,『我們的包廂有點問題,我們看上你這間包廂啦!你!滾到外頭去!這個地方我們要了!』

  『呃……』柔和的嗓音有點疑惑。

  『哪由得你考慮啊!死窮人!』有著尖聲音的男孩尖聲說道,『我們的威樂希少爺看上你家的包廂是你的福氣!還不快滾!』

  『他們很吵耶!』天狼星從座位上跳起來,『我們過去看看。』

  『好哇,不過我可不想打架──不然我媽一定會殺了我。』詹姆說。

  他和天狼星走出包廂,來到他們斜對面的包廂,雖然有不少人都注意到那些吵鬧的人,卻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

  『我是很樂意換包廂,但是我認為你們不應該說那些話……這樣是不對的……我希望你們能收回那些話。』

  詹姆和天狼星好不容易擠到圍觀的人群之前,他們看到三個穿著嶄新長袍的男孩瞪著一名穿著破舊制服的男孩──他的東西被翻亂,看來很古老的公事包被扔在地上,一些已被撕毀的符咒書散落在地上。

  『叫你滾!廢話那麼多!威樂希少爺哪輪得到你教訓!』一個在三人之中最矮小的紅捲髮的男孩尖聲說。

  『你知不知道威樂希少爺是什麼人?』另一個有著深咖啡色梳理整齊的男孩低沉的說,『聽他的姓你早該知道了吧?威樂希,現任魔法部部長的兒子!卜瑞登‧威樂希!』

  『莫賽博,別把我的身世說出來,』站在他們之中,一個看起來很有風度的褐髮男孩說,『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認為我們在找別人麻煩,或是有任何人覺得我瞧不起窮人。』

  『威樂希──你說過他原本就不適合入學的……』莫賽博說。

  『對啊,我們現在可以把他給攆走!讓他滾回家吃自己──你說他有個很恐怖的老毛病,對吧?』那個捲紅髮男孩說。

  『是這樣沒錯……但我不希望你們隨便欺負人啊……』威樂希彬彬有禮地說,但他的語氣分明是想要有人問他這男孩到底有什麼毛病,『他根本不該出現卻又出現了,想必是跟霍格華茲校長套關係囉。』

  『他有什麼毛病啊?』捲紅髮男孩饒有興味地問。

  『我不能說,維卡斯──這對大家都沒好處的。』威樂希故作懸疑地說。

  『那我們來揍他吧!把他揍到包廂外。』維卡斯捲起袖子。

  『長進點,』莫賽博說,他掏出魔杖,『我們文明點,用魔杖吧。』

  『好主意!』維卡斯也掏出魔杖。

  『你們別這樣啊……』威樂希露出一副想制止的模樣,但是那兩個新生還是舉起魔杖朝那位穿著破長袍的男孩逼近──那個男孩自莫賽博提到他不適合入學後,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黯淡,圍觀的人也開始交頭接耳──

  『你們住手!』詹姆吼。

  『把魔杖收起來!』天狼星也吼。

  全場焦點立刻聚集到他們兩身上──這讓這兩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子有點不好意思──然後莫賽博拿著魔杖走近他們,他有雙綠色眼睛。

  『你們認識嗎?』莫賽博略帶威脅地說。

  『是不認識啦。』天狼星說。

  『但待會兒就認識了。』詹姆說。

  下一秒,維卡斯就扔掉魔杖狠狠地朝詹姆打了一拳,詹姆被突如其來的攻擊疼得往後退了一步。圍觀人群開始散開,並大聲嚷嚷了起來,有的人直喊:『別打了』,有的人則說:『打回去啊!』,更有的嚇得往車頭跑:『快叫男女學生主席來,有人打架啦!』

  『你不該帶著跟班亂欺負人,』天狼星扶住詹姆,掏出自己的魔杖,像拿劍似的指向維卡斯,『你們再不走,別怪我施咒!』

  『我很樂意奉陪。』莫賽博的綠眼閃爍著危險光芒,他點點頭,示意詹姆把魔杖拿出來。

  『你們不要吵了,我這就離開,萬一惹上麻煩,大家很有可能被退學……』那個被欺負的男孩柔聲地說,詹姆看他果然一副快昏倒的樣子,這讓他更覺得不幫忙不行。

  『你是魔法部長的兒子還帶跟班找別人的麻煩!太可惡了!』詹姆將矛頭指向一旁無辜樣的威樂希。

  『不要吵了啊……萬一惹上麻煩……』威樂希也憂心地說,但這樣只是讓天狼星和詹姆覺得他更做作。

  『哩吐三卜啦!』莫賽博突然對著天狼星吼道,一道銀光從他的魔杖射出──天狼星趕緊拉著詹姆蹲下,那光則將他們身後包廂的玻璃給震碎──維卡斯一隻腿往天狼星掃去,他立即重心不穩摔倒……一陣碰撞聲和吼叫聲……四個人已經糾纏在地上……

  『夠了!』

  兩道藍光忽然出現,將莫賽博與維卡斯推向包廂上方,後腦勺狠狠撞擊天花板,他們的長袍隨意亂飄,莫賽博和維卡斯就被那藍光困在天花板上。

  摔倒在地的詹姆跟天狼星站起來,看看身後是誰來幫助他們──詹姆嚇了一跳。

  那是他在奧利凡德遇到的女孩──有著長到腰際的黑髮,她高舉著魔杖,忿怒的血紅色眼睛讓她看起來更加駭人,她從對面包廂走過來,微微打了個哈欠(似乎是被玻璃破掉的聲音吵醒的),然後用比詹姆想像中還要可怕一百倍的眼神瞪著天花板的兩個人。

  『欺負人、鬧事、上頭條,』那女孩冷酷地說,『就是魔法部官員最擅長的?還父傳子繼,真是個不錯的教育。』

  『放……放他們下來吧……』威樂希突然呆掉,『不要這樣……』

  『喔?我覺得他們的呻吟聲還挺好聽的。』女孩微微一笑,又揮動魔杖,天花板上的哀號聲更加淒涼,他們雙手捏著領子,像是被人掐住脖子般露出痛苦神情。詹姆看著那女孩,他知道,一個新生是不可能施展那麼強大的符咒。

  『妳……妳……妳是那個……』威樂希看著女孩的紅眼說,『妳……妳……』

  『怎麼樣?』那女孩說,『知道了還不快滾回去!』

  威樂希嚇得顧不得風度,連滾帶爬地往後面車廂跑去。此時這女孩對其他圍觀的人柔聲說道:『你們也是,只湊熱鬧也沒勇氣出手幫忙,還不快走!要我也把你們弄到天花板上才甘心嗎?』

  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消失,現在現場只留下愣在一旁的詹姆、天狼星,與被欺負的男孩,和天花板上兩個看起來像溺水老鼠的人。

  『你們快跟他道歉,對這個男孩,』女孩說。

  『對……對不起……』那兩個男孩痛苦地說。

  『很好,』女孩滿意地點頭,『還有那兩個見義勇為、但有點沒用的傢伙。』

  『沒用的傢伙?』天狼星不高興地重覆一次。

  『對不起!』維卡斯吼,他就快不能呼吸了,而莫賽博卻不肯開口,他憎恨地瞪著天狼星。

  『還不說!』女孩吼。

  『對不起!』莫賽博終於也開口。

  『很好,』女孩微微一笑,她再度揮舞魔杖,那兩人隨著魔杖摔到走廊上,『快滾吧!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就用「猛擊咒」對付你們。』

  不用她說,莫賽博與維卡斯早就爬到後面車廂去了。

  『呃……』詹姆和天狼星站在包廂內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謝謝你們。』倒是那個被欺負的男孩先說了。

  『是嗎?』女孩回應,她轉過身回到她的包廂,『看你的模樣,誰都能猜出你染上什麼病,奉勸你還是乖乖回家去吧。』

  女孩關上包廂的門,並把碎掉的玻璃修好,然後又坐回位置打起盹來。

  『真的很謝謝你們兩位,不要緊吧?』那男孩問。

  『沒事啦,我們好得很呢!』詹姆哈哈大笑地說,坐到那個男孩身旁。

  『我看車也快靠站了,不如我們兩個就陪你吧。』天狼星坐到男孩的對面伸出右手,『我叫天狼星‧布萊克,他是詹姆‧波特,你好啊。』

  『雷木思‧路平。』那個男孩笑容滿面地和天狼星與詹姆握手,他的手相當冰冷──這個叫路平的傢伙淺茶色的短髮夾雜了點少年白,褐色眼睛帶了點淡淡憂傷,他雖然笑著,卻讓詹姆莫名地感到難過──這個男孩子的眼睛下有著深深的黑影,一副大病初癒的樣子。

  『為了防止別人欺負你,你最好還是跟我們一塊兒行動,不然一到霍格華茲,他們一定又會來找你麻煩。』詹姆說。

  『對啊,詹姆說得對,』天狼星點頭附和,『我們三個來學麻瓜的故事裡什麼「三什麼客」怎麼樣?以後在霍格華茲,我們就一起走好了。』

  『謝謝你們,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們,』雷木思笑著說,『不過,我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們一起當「三什麼客」的,我們都不能保證彼此會分到哪個學院呢。』

  『對喔!我差點忘了。』天狼星說。

  『真希望剛才那些傢伙都能去史萊哲林,』詹姆說,他瞥瞥隔壁包廂那位黑髮女孩,『不知道她是哪來的,每次看到她都覺得心裡不太舒服。』

  『我也不清楚,』雷木思稍稍思索了一下,『她剛才施的符咒並不是課本裡的東西,不過,我想,那是一個很難的符咒。』

  『管她是誰,』天狼星掏出屎炸彈說,『我對女生才沒興趣咧,她們全都煩得要命──嘿,詹姆,我們來教小雷木思玩這個屎炸彈吧!』

  『那是什麼東西?』雷木思問。

  『你拿一個,』天狼星說,『往地板丟就知道了。』

  雷木思乖乖地照做──然後整個包廂都瀰漫著噁心的味道──和三個人的笑聲。

  『喂,雷木思,你要不要聽忠言啊?』天狼星問。

  『可以。』

  『你最好別理他,』詹姆警告,『我跟他第一次見面,也說要告訴我忠言,結果他居然罵我三八──』

  『沒關係,』雷木思笑著說,『我不會介意的。』

  『看吧,詹姆,全世界只有你會在意那種話,』天狼星說,然後他轉向雷木思,『給你的忠言,就是──你實在太柔弱了,像個女孩子,是男人就要鼓起勇氣對抗惡勢力呀。』

  詹姆突然滑下座位,等他好不容易爬起來便對天狼星說:『喂喂,幹嘛說別人像女生,雷木思才不像咧!他柔弱是是因為他生病啊!』

  『我知道啦,』天狼星說,『那,雷木思,你到底是生了什麼病?為什麼他們說你不可以來讀書咧?』

  『這個……』雷木思笑了笑,然後看向窗外已變成深藍色的天空,『我也不太會說……是一個很麻煩的病……如果處理不好,對你們都很危險……』

  『是種魔蟲傳染病嗎?』詹姆問,他曾在母親的書上看到這個詞。

  『類似。』雷木思小聲地說,不過他臉上還是帶著笑容,『鄧不利多教授會幫助我,所以那個病過不了多久就會好了。』

  『這樣啊。』天狼星掏出巧克力蛙來。

  『這樣就好,鄧不利多是個偉大的巫師喔!』詹姆歡呼道。

  『的確。』雷木思笑著附和,他雖然仍看著窗外,但眼角餘光微微注意天狼星手中的巧克力。

  『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詹姆說,他一把搶過巧克力,自己拿了點,也分給雷木思,『拿去吧。』

  『喔,你不用……』雷木思笑著說,但他的肚子卻發出響亮咕嚕聲。

  『拿去吧!』詹姆又說了一遍。

  『我們就快到了,再忍耐一點就可以吃到晚餐。』天狼星眨眨眼,『先吃一點墊墊肚子。』

  『喔,』雷木思雙手接下巧克力,『謝謝你們……』

  大概又過了二十分鐘,火車漸漸減速,一陣回音裊裊的聲音要他們把行李留在車上。最後,霍格華茲列車停了下來,所有的學生一窩蜂爭先恐後急著下車,詹姆、天狼星和雷木思也跳下火車,踏上小小的月台,他們全都冷得發抖。

  『接下來要幹嘛?』詹姆大聲地問天狼星。

  天狼星還來不及回答,就有一個高亢嗓音說:『會由鑰匙管理員來接我們,我們一年級新生必須搭船渡湖,到霍格華茲城堡,其他學生會到另一邊搭馬車。』

  詹姆、雷木思、天狼星一轉頭,那個叫作『莉莉』,有著深紅色頭髮的女孩,她正用一種銳利的眼光掃過他們三個,臉色蠟黃的男孩正從火車上緩緩下來。

  『你們就是在車廂打架的人啊?』那女孩冷冷地說。

  『又不是我們,是他們先開始的!』詹姆忍不住回道。

  『但是打架是不對!吃到苦頭了吧!』那個女孩眨著鮮綠色大眼睛說,『下次做事前,還是考慮清楚再行動!還有,嘴巴放乾淨一點!』

  『關妳屁……』詹姆原本想再回嘴,他以前遇到的女生從沒一個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他的母親例外),天狼星和雷木思急忙拉住他。

  『別管她,』天狼星在詹姆耳邊說,『女生都愛管閒事。』

  『長頭髮的!你剛才說什麼?』那個女孩氣沖沖地問,此時黑髮男孩已經回到她身邊了,他憎惡地瞪著詹姆和天狼星。

  『沒有啊。』天狼星回道。

  『你……』那女孩還沒說完,又出現另一個大嗓音吸引了他們,那聲音洪亮的足以蓋過整個月台。

  『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到這裡來!快點!一年級新生!』

  詹姆往前頭一看,一個他所見過最巨大、又毛絨絨的黑影,擋住了他面前所有的光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