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五章 跟屁蟲與死對頭



  『快起來!天狼星!』

  『你很煩耶,讓我再睡一分鐘……』

  『管你的!快起來!』

   剛剛升起的日光,將早晨的希望與溫暖悄悄送進這個能睡五人的男生寢室──除了黑髮男孩外,另外四張古典四柱大床上的孩子仍沉睡著。男孩起了個大早,他花 了一個小時將行李整理好(昨晚實在太累,以致於他們所有人進房便倒頭就睡),換上霍格華茲的黑色制服長袍,將那支桃花心木魔杖放進口袋,便開始靜靜打量這 個房間──但他坐了十分鐘就悶得發慌,馬上走向友人的床邊呼喊他。

  『起來啦!天狼星!』男孩邊搖動他朋友的肩膀邊喊。

  『走開……詹姆……』天狼星翻了個身,將身軀移離詹姆,黑色長髮散亂地披在床上,他抱緊軟綿綿的枕頭繼續打呼。

  『好啊!』詹姆手插腰點點頭,然後爬到天狼星的床上,深吸口氣,站直身子,開始跳上跳下高喊,『天狼星!布萊克!天狼星‧布萊克!長髮小子!長髮笨蛋!長髮白癡!天狗!小星星!大狼星!狼人!』

  『什麼?』

  雖然這樣大喊是有點用,是吵醒人了,但那個人偏偏不是天狼星,而是睡在天狼星隔壁的雷木思‧路平──他瞪大溫柔的褐色雙眼,臉上不是一貫的微笑,而是一種仔細評估、異常嚴厲的表情。

  『呃……抱歉,小雷木思,不小心吵醒你了──我是想叫天狼星這睡豬起床啦。』詹姆顯然是被那個表情嚇到了,他聳聳肩,輕聲對雷木思說。

  『原來是這樣,』雷木思似乎鬆了口氣,恢復他特有的微笑,『……需要幫忙嗎?』

  『沒關係,我自己來,你要不要先梳洗加換衣服──早餐時間差不多到了。』詹姆瞥瞥自己床頭櫃上的金探子時鐘。

  『這樣啊……』雷木思笑著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走出寢室去尋找浴室。

  詹姆等雷木思瘦弱的身影離開他視線後,又將焦點轉回天狼星身上,他繼續在床上彈跳,繼續大喊:『天狼星!布萊克!天狼星‧布萊克!長髮小子!長髮笨蛋!長髮白癡!天狗!小星星!大狼星!狼人──色狼!』

  『喔……』威樂希跳了起來,他對著詹姆吼叫,『你閉嘴行不行!我爸爸在的話他一定會用封口咒封死你的嘴巴!真是的!怎麼到現在家庭小精靈還沒來替我更衣啊……』

  『威樂希,你有病啊?』詹姆毫不留情的回應,『你出來唸書就是要學獨立,還那麼幼稚──要別人替你換衣服?』

   『別以為你父親是大老闆就說這種話。』威樂希爬下床,口中喃喃有詞地開始找衣服──詹姆和這個魔法部長公子一起生活過一晚後,發覺自己已經摸清他的本 性:一個幼稚、愛裝模作樣、對外人彬彬有禮、對自己討厭的人或熟人就超級不屑,天狼星的評語更加直接:『就是智障一個嘛。』

  『天狼星!』詹姆用腳推推天狼星的身子,然後把腳移到天狼星的面前。

  『喔!』天狼星連忙從床上爬起,卻因此撞到詹姆的腳丫子,他掩著鼻,大聲抱怨,『你幾天沒洗腳了?臭死了!』

  『你該慶幸自己醒了,不然我下一招就要祭出屎炸彈囉!』詹姆說,他跳下床,把天狼星的被子拉開,『快換衣服啦,我們得花一段時間才找得到餐廳。』

  『我不是說過我最會做的事就是找路嗎?』天狼星摀著鼻,用腳找尋他的拖鞋。

  『是、是、是,』詹姆說,『你又不是狗──再說你鼻子也被我燻爛了,要怎麼認路啊?』

  『閉嘴吧,小詹姆,』天狼星走到門口,『等我回來再修理你。』



   天狼星沒說謊,他的確很會認路──就連哪裡有機關、陷阱、惡作劇樓梯等等,他都可以察覺出來──詹姆和雷木思跟在天狼星後面,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如何找 路,他們左轉右轉、下一段樓梯又爬一段樓梯,雖然走著走著一路上都見不到什麼學生,但天狼星還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就在詹姆想提出『不信任天狼星』的想 法之前,他們就從一扇小門穿過,來到美麗的入口大廳。

  『你真的很厲害呢!』雷木思笑著說,『連第一次遇到的陷阱都知道……』

  『對啊,』天狼星自信滿滿地說,『阿法叔叔常說我很有「危機意識」!』

  『你又知道什麼叫「危機意識」啊?』詹姆喃喃自語。

  『那你知道嗎?』天狼星反問。

  『我又沒說我知道。』詹姆說。

   他們走到葛來分多餐桌,發現幾乎所有的一年級新生都還沒到,他們挑了個離包曼有點距離的位置(他正瘋狂地對那些高年級生展現一首新寫的開學賀曲) ──在桌首,那裡離教職員桌最接近,似乎所有人都刻意避開那邊位置(才不會在互抄作業時被老師們發現)──現在,只坐了艾蜜莉,她默默吃著麥片粥,就連雷 木思坐到她對面時,她看也沒看一眼。

  過了十分鐘,學生們才總算到齊──赫夫帕夫的級長領著新生來到餐廳,他們臉上都掛著驚慌失措的表情;雷文克勞新生有幾個摔得鼻青臉腫;史萊哲林新生零零散散、三三兩兩的找到坐位。

  當葛來分多的一年級女生氣呼呼坐到艾蜜莉身旁時,莉莉‧伊凡忍不住小聲抱怨:『都是皮皮鬼害的,害大家花那麼多時間才走到這裡來……』

  『明明自己是路癡還敢說……』詹姆嘴巴不動地對天狼星說。

  『你說什麼?詹姆‧波特?』莉莉瞪著鮮綠色眼睛直問。

  『沒什麼。』詹姆聳肩。

  『對了、對了,』莉莉轉向艾蜜莉,『艾蜜莉,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走呢?』

  『啊……』雪妃‧默裘拉拉莉莉的衣服,露出害怕的神情,莉莉不解地望著雪妃。

  『怎麼了,雪妃?』

  『不要和她說話……』雪妃低聲地說,『她很怪……』

  『對啊,莉莉,』布依緹‧天茍點頭附和,『瑞斗她真的很怪,為了妳好,還是不要招惹她……』

  『請叫我艾蜜莉,天茍小姐,』艾蜜莉突然冷冷說道,布依緹全身發抖地往旁邊退,艾蜜莉只是望著她的早點,『我不希望我說過的話還需要再說第二次,我想,妳不會蠢到無法理解我的話吧?』

  詹姆、天狼星、雷木思三人面面相覷,他們沒聽到莉莉和另外兩個女生的耳語,更不知道她們為什麼會嚇得退離艾蜜莉有一公尺遠──事情並沒有繼續下去,艾蜜莉依舊一個人享用早餐。

  『各位請在位置上坐好,我會發給大家這學期的課表!』級長法蘭克‧隆巴頓高聲喊著,早晨的碗盤碰撞聲間多了一點紙張摩擦的聲音,『一年級新生注意,上午第一堂課是從八點十分開始,請各位一定要掌握好「前往教室」的時間,掉到某個城堡陷阱裡教授們也不會給予同情的……』

  在法蘭克發下課表前他們沒說一句話,詹姆看到自己的課表上用紫色墨水,清楚地寫著: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葛來分多一年級生課表

  時間    上  午        下  午     晚 上 

  星期一   變形學   藥草學  魔法史  符咒學  

  星期二   符咒學   魔藥學  變形學  魔法史  

  星期三 黑魔法防禦術  藥草學  飛行學        天文學

  星期四   魔藥學   變形學  符咒學 黑魔法防禦術

  星期五   藥草學 黑魔法防禦術 魔藥學


  『今天要上變形學耶!』天狼星高喊,『這樣我就能試試自己的魔杖是不是真像奧利凡德說的那樣。』

  『我也很期待變形學,』詹姆說,『下午還有符咒學,我也蠻期待那個的。』

  『雷木思呢?』天狼星問。

  『我最期待的課要等到週三。』雷木思簡略地說道,然後他像是聽到什麼般,抬起頭,『啊……郵件來囉。』

  五顏六色、各式各樣的貓頭鷹忽然飛了進來,牠們在他們的頭頂上盤旋,然後把信件和包裹扔到他們的大腿上──

  『渥勒林!』天狼星的灰色貓頭鷹什麼都沒替他帶來,他只是親暱地啄啄他的手,接著又振翅飛去。

  詹姆的褐鴞──瑞達加斯特,出乎詹姆意料的帶來一封信,詹姆接過信,那是他母親的字跡,上面提到他母親已經替他訂了《預言家日報》。

  『這樣不錯啊,你能多知道一些大事。』天狼星邊笑邊說。

  『那有什麼好笑的!』詹姆說,他把信收進口袋,『報紙明天開始送……』

  『我們去拿東西,準備上第一堂課吧。』雷木思說。



   變形學教授是葛來分多的學院導師,伊拉貝拉‧費格教授,她的薑黃色頭髮總是綁成一個像刷子似的馬尾。在第一堂變形學課上,她嚴肅地說道:『我不得不承 認,在學校各項課程中,一定有你們拿手、與不拿手的──這些或許得歸咎於你們的資質、天份、喜好、魔杖上──儘管如此,我還是希望你們能用心去學習每一個 科目──回到變形學,一開始我們會在物品上施法,接下來會運用生物甚至是你們自己,你們必須相當小心,否則一被變形咒擊中,就連我也沒辦法救你!』

  然後她就搖身一變,變成一隻薑黃色大貓,讓所有人嘖嘖稱奇,忍不住想讓自己也能隨心所欲變成動物──但費格教授嚴肅地表示,能變成動物的巫師叫『化獸師』,修煉『化獸法』是相當困難的,而且還要接受魔法部的密切注意。

  在下課前他們每人分到一小條毛線,費格教授要他們將毛線變成鐵線──詹姆和天狼星一下就成功了,這讓費格教授高興地加了葛來分多二十分──下課時班上同學紛紛注意著他們竊竊私語,有的人甚至主動上前攀談,這樣的狀況讓詹姆與天狼星非常得意。

  來忒立教授是個三十來歲的女巫,她穿著沾滿泥巴的灰色長袍,一手戴著磨損嚴重的龍皮手套,另一手不戴手套,指縫裡也全是泥巴──葛來分多生在一號溫室見到她時,實在不敢相信這個溫柔的女性,居然會那麼粗魯地對付神奇藥草。

   多虧詹姆媽媽的逼迫(畢竟課本是他母親寫的),詹姆對藥草的認知讓葛來分多又加了五分,來忒立教授對他甜甜一笑:『你是凱薩琳的兒子吧?難怪…… 難怪……她在藥草與魔藥這方面真的很有天份,原本她是本校魔藥學教授哩!可惜的是,教了兩年辭職跑去結婚──這在我們這行中,還是一個奇談呢。』

  詹姆又一次引起大家的注意,除此之外,那個莉莉‧伊凡似乎早就把課本都背下來,她對藥草的了解可不輸詹姆,她甚至在答完一道題後,還高傲地對詹姆眨眼。

  天狼星不用在課程上做什麼特別的事就夠引人注意了──雖然對象都是女生,不管是哪個學院、哪個年級的女生都想和天狼星說上一兩句話,哪怕只是『嗨』、『你好嗎』之類的話,但天狼星對此很不領情。

  『女生都很煩!』天狼星說這話已經不下二十次。

  魔法史課簡直是堂惡夢!丙斯教授是名幽靈,他最擅長的大概就是催眠術了,他總是能平淡無奇的將歷史慘劇唸得無趣得要死──在所有學生都昏昏欲睡時,只有雷木思一人很仔細地做筆記。

  符咒學的教授是孚立維教授,他相當矮小,上課時總是站在一疊書上──第一堂課他做的事就是點名,讓詹姆覺得很怪的是,孚立維教授在點到艾蜜莉時,居然只說『艾蜜莉』而已,似乎他早就知道艾蜜莉不喜歡聽到別人叫她的姓。

  魔藥學教授撒契利‧魁立是個瘋巔老頭,很難將他與魔藥學聯想在一起,他穿著破爛骯髒的袍子,有著灰灰的亂髮──這點讓詹姆挺高興的──魔藥學是在地牢上課,而葛來分多生必須和史萊哲林生一起上課。

   魁立教授要所有學生三人一組,調出一種治療蚊蟲叮咬的魔藥,詹姆和天狼星、雷木思一組,詹姆發現雷木思對大釜和藥材、天平那些相當陌生,而且老是越幫越 忙──在他不小心放錯藥材,燒壞詹姆的大釜時,史萊哲林的學生發出陣陣噓聲──尤其是在車上欺負雷木思的康瑁得‧莫賽博與凡艾斯‧維卡斯。

   『這真是太美妙了!你很有天份,這真是太有天份了!我希望你們能試著去找出鱷魚心和甲蟲的使用比例,沒想到所有人當中就你做的最成功!孩子!你是魔藥天 才啊……史萊哲林……嗯……我想想……加個三十分應該不會太多吧?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學院,若加太多會惹來閒話的……喔,這事一定要告訴校長,說史萊哲林出 了個天才!』

  在詹姆忙著收拾殘局時,魁立教授正用相當驚奇的語氣在稱讚人,詹姆的頭從桌邊冒了出來,想看看是哪個傢伙加了三十分。

  魁立教授站在有頭油膩膩黏球似的齊肩黑髮的男孩身邊,親暱地拍拍他肩膀──詹姆知道那是誰,他叫石內卜──石內卜似乎很享受魁立教授的舉動,但他並沒有仰起下巴睨視眾人,詹姆發現石內卜很得意地朝教室角落淺笑,而他的視線對象就是那個紅髮的莉莉。

  『嘿,怎麼樣?』天狼星撞撞詹姆的手肘。

  『什麼怎麼樣?』

  『這是你第一堂沒有被教授稱讚的課耶。』天狼星邊說邊將小刀遞給渾身沾滿甲蟲體液的雷木思,『結果那個沒腦子又沒肌肉的傢伙被稱讚囉?』

  『哼,他沒辦法囂張太久的,』詹姆輕鬆地說,『誰都知道魁立教授對自己學院的學生特別偏心──不過是鱷魚心和甲蟲的使用比例嘛!有什麼好驕傲的,還跟女孩子對望……』

   『你是說伊凡嗎?我聽瑪麗‧麥唐納說──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是麥唐納自己過來和我說話的──伊凡這兩天午餐時間都沒有跟天茍、默裘那些女生吃飯耶,麥唐 納說她看到伊凡捧著滿滿的食物,跑去校園花圃跟一個黑髮男生吃飯──』天狼星眨眨深藍色的眼睛,『──那男生打著綠色跟銀色相間的領帶……』

  『史萊哲林智障再配上高傲臭屁女,多麼相襯的組合啊!祝他們早生貴子、白頭偕老啊!』詹姆狠毒地說,他瞥了眼滿頭大汗的雷木思,『用壓的,雷木思。』

  甲蟲汁液果然聽話地漏進小瓶子裡了,雷木思愉快地對詹姆說:

  『我想我會給葛來分多加個五十分。』

  詹姆與天狼星都笑了。

  霍格華茲真的處處充滿驚奇──不管是課程或是學院本身,都相當有吸引力。而同儕好友間的相處,就像兄弟姐妹一樣,霍格華茲簡直就是眾人的另一個家。

   唯一比較令大家不悅的,大概就屬校長鄧不利多要求將所有繪有『生物』的畫像收起來一事。有些學長姐在帶領新生去教室時,習慣以畫像作為分辨方向的標準, 畫像拆下後幾乎每條走廊都長得差不多,風景畫、靜物畫又不好作為標準,畢竟上一秒還是豔陽高照的風景畫,下一秒就白雪紛飛完全不同了;靜物畫也是,上一秒 完好無缺的蘋果,下一秒又變成香蕉之類的東西。

  包曼替鄧不利多這個要求作了曲風各不相同的歌,老在晚餐過後的交誼廳演唱個十分鐘,他的頭髮顏色也常針對那首歌作改變,最令詹姆訝異的是──包曼居然還擁有不少歌迷,而他演唱完時都會順便宣傳自己組樂團、缺少團員的事。

  在包曼滿足自己的唱歌欲望後,便會乖乖坐下和交誼廳內和高年級學長們閒聊,開學這幾天來,他們的閒聊主題都是畫像收起來這事。

   『現在沒有這些繪有生物的畫,不僅讓校園缺少了一項有趣的特色,也讓新生在找尋路時,會變得更加不方便,』包曼激動地說,亮橘色韮菜般的頭髮晃動著, 『我認為,鄧不利多應該對此提出一個明確理由動機,這樣隨意將畫收起來,甚至要學生將照片、海報等全都教給教師……這根本沒有理由能促使我們依照這個規定 去做!』

  『你認為教授們在執行這項措施時,有義務向全體學生做出說明是不是?』法蘭克柔和地問。

  『是。』包曼點頭。

  『但是你曉不曉得,有些事是不能說出理由的呢?』法蘭克說。

  『我不知道,』包曼說,『能不能請你舉例?』

  『像是怪胎烏瑞克曾經為了幫助一個麻瓜,只好要那個麻瓜將他的氣球全都交出來……以免那個麻瓜的氣球因自爆咒而爆炸,但是他不能直接對那麻瓜說理由吧?第一,麻瓜不會相信,第二,他也不能將魔法的事告訴麻瓜。』法蘭克說。

  『這是不能類比的,怪胎烏瑞克本身就是個怪胎,而且他的對像是麻瓜──現在是鄧不利多,和我們這些學生……』

   『但是鄧不利多這個夏天搞出來的新聞,對他形象有很嚴重的破壞耶。』一名三年級的男生說,他結實的體魄,雙眼不停瞄著在交誼廳內嘻嘻哈哈的女生,『像是 副校長鬧雙胞的事呀,搞得一年級新生差點入不了學,現在又不說原因拆掉一堆畫像,我看《預言家日報》說,「全球巫師繪畫協會」已經對鄧不利多這種不尊重畫 像的行為提出嚴重警告了!我的想法和包曼一樣,如果鄧不利多真的有他不得已的苦衷、有收起生物畫像的真正理由,只要是正當的原因,為什麼不能說出來呢?』

  『我相信鄧不利多,』另一位三年級的黑人男孩認真地說,『他認為不能說就絕對有他的理由。』

  在那些中高年級男生高談闊論時,詹姆注意到交誼廳中斑駁破爛的公佈欄上,多了一張新公告,有很多新生都擠在那裡,張貼好公告的女級長狼狽地逃了出來,然後,莉莉‧伊凡也從人群中爬了出來。

  『明天要上飛行課!』詹姆還在猶豫要不要問她時,莉莉馬上提高嗓門兒,興奮地對她的好友,默裘與天茍喊道,『而我們要跟史萊哲林一起上課耶!』

  『要跟那群人上課啊!』天狼星尖叫,他正和幾個二年級生玩牌,『梅林的鬍子啊……』

  『希望他們不要再欺負雷木思,要不然我就狠狠地揍他們。』詹姆說。

  『別讓史萊哲林壞了你的心情,詹姆,你不是很期待飛行嗎?』雷木思笑著,他坐在一張扶手椅上,閱讀著《面對黑魔法:你該如何自保》,『而且──明天有黑魔法防禦術呢!』

  『原來你期待的是黑魔法防禦術啊?我一直以為是飛行咧……啊哈!同花順!贏啦!』天狼星大叫,那幾個二年級生相當懊惱,他們已經輸了好幾回。

  『但是他們說教黑魔法防禦術的魯道夫教授人很……』詹姆說。

  『重點是他所教的東西與教學方式,而不是他人怎樣吧?』艾蜜莉冷冷地說,她就坐在離他們不遠的沙發上──當然是單獨一個人。

  『妳在讀什麼?艾蜜莉。』雷木思好奇地問。

  『喔,一本很普通的書,關於很基礎的符咒,』艾蜜莉將封面亮給雷木思看。

  『《盎格魯薩克遜黑魔法符咒歷史》,』雷木思微微一笑,『好像很難呢。』

  『我在圖書館借的,這其實是修訂給學生看的,原作提到的符咒比較有趣──看來原版得到禁書區借……』艾蜜莉冷冷地說,然後又繼續看書。

  『禁書區?』詹姆突然想了一下,又看看辯論中的包曼。

  『啊哈!又贏了!真不好意思喔!』天狼星笑道。

  『這不是真的!天狼星!拜託饒了我們吧!』那幾個二年級生哀求道。

  『喂,天狼星,』詹姆靠到天狼星旁邊,壓低聲音說,『關於禁止掛畫的事……你懂吧,或許我們明天可以……』

  『我知道你的意思!真是太好了!』天狼星眨眨眼,然後跳了起來,『嘿!雷木思!我們去討論!』

  雷木思一臉疑惑地跟著天狼星和詹姆走去。

  熱鬧的交誼廳內,除了艾蜜莉察覺到那三個人似乎有什麼搗蛋計劃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身影,跟著他們爬上樓梯。

  艾蜜莉聳聳肩,目光未曾離開書本,但她臉上擠出一個難得的、嘲笑般的微笑。



  『來,親愛的,把手伸直……跟著我做啊!對……伊凡小姐那樣很正確。喔,不不──佩迪魯先生,手伸直……平行,別緊張,掃帚們都很乖,不會吃掉你的。好,接下來把手移到掃帚上方……』

  哈維夫人認真地講課,在陽光普照的下午,霍格華茲綠意盎然的草坪上。穿著黑袍的新生們全都汗流浹背,雖然他們很期待飛行,但他們全都累的半死──因為魯道夫教授實在太累人了。

  他們因為上午晚了點進教室,魯道夫教授居然叫他們到走廊去伏地挺身,他冷冷地表示,伏地挺身是唯一一個他所認同的麻瓜發明,而且他恐嚇他們,以後只要他們比他晚進教室,就全罰伏地挺身,而整堂課也是上得膽顫心驚,魯道夫教授不斷罰人伏地挺身。

  『忍耐一下吧,威樂希,』雅森尼‧吉格蘭痛苦地對同樣也很痛苦的威樂希說,他們兩個人都被罰了做兩百下的伏地挺身。

  『現在大家仔細看著我,先不要動作──對著那美麗的掃帚說「上來」。』哈維夫人一說,她手邊的掃帚就竄進她的掌心,所有人發出一陣讚嘆的喔喔聲。

  『輪到你們了。』

  『上來!』詹姆一說,掃帚就乖乖竄進他手中,他忍不住大笑,『這太帥了!天狼星!』

  『喔!各位看看,波特已經成功囉!非常厲害!非常標準啊,波特!葛來分多加二十分!』哈維夫人看見詹姆成功握住掃帚,便開心地對詹姆說,『你的父親奧古斯汀是位很優秀的飛行者,我想他一定很以你為榮!大家要多跟波特學習喔……』

  『真厲害,詹姆,』雷木思點點頭,然後笑著看著他的掃帚自顧自翻滾,『它不太理我耶。』

  『再試試吧!加油!拿出你上黑魔法防禦術的魄力啊!』詹姆高吼,雷木思笑笑地點點頭。

  『好!』天狼星捲起袖子,幾個史萊哲林的女生心思不在掃帚上,默默地注意天狼星,『看我的吧!上來!』

  掃帚沒動,天狼星皺了眉頭,又喊了一次:『上來!上來!』

  他喊了三次,掃帚才乖乖竄進手中。

  其他學生有的摔倒,有的被掃帚打到,能順利讓掃帚飛進手中的沒幾個人──詹姆注意到石內卜也很輕易地成功了,詹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那個石內卜似乎看到他就會做出一副恨不得他去死的樣子。

   『好,親愛的──都拿到掃帚囉!現在騎到掃帚上吧,握好帚桿,維克德納斯小姐,妳的手不對,是這樣──等我哨音一響,就馬上蹬腳往前飛一段,第二聲哨音 後,請將帚柄往下壓,降到地上……我需要兩位示範……嗯……』哈維夫人想了一下,並抖開名單,『嗯,葛來分多……就波特吧!詹姆‧波特!』

  詹姆開心地看著哈維夫人,他從小就被壓抑不可以騎掃帚,現在哈維夫人竟然直接要他擔任示範。

  『過來這兒,波特先生。』哈維夫人笑著說。

  詹姆往前走,在經過艾蜜莉面前時,他聽到她說:『小心點……波特……這事是必然的,當心。』

  詹姆不懂她的意思,大概她以為他根本不行騎掃帚吧。

  『波特!他就是波特啊!』

  『是「冠軍之鑰」的波特嗎?』

  『就是那個奧古斯汀的兒子?』

  『喔,波特,你又出名了。』

  『自以為是。』

  『好好,安靜安靜,』哈維夫人拍拍手,所有人安靜下來,詹姆不好意思地搔頭──然後他感覺到一陣寒意──是史萊哲林的那個石內卜,他正用一種極度憎恨的表情瞪著他。

  『我需要一名史萊哲林的自願者,有沒有人願意呢?』哈維夫人問道。

  『我。』一個冷酷的嗓音說。

  『喔,賽佛勒斯‧石內卜。』哈維夫人點點頭。

  是那個石內卜,他帶著掃帚,快步走到詹姆身旁,在哈維夫人講解時,他一直緊盯著詹姆──詹姆覺得很不自在,通常會這樣盯人的,除了他暗戀他以外,就只有他很恨他。詹姆別過頭,不小心發現那個紅髮莉莉,正雙手合十、一臉擔憂地看著石內卜,這樣的畫面讓詹姆有點作嘔。

  『你們兩個騎上掃帚──嗯,他們兩位握掃帚的姿勢很不錯──』

  『波特……』石內卜低聲地說。

  『啊?』

  『好,注意哨音,』哈維夫人說,她拿起胸前的銀哨子,『注意喔──』

  嗶──

   他們兩人同時雙腳一蹬,便朝蔚藍的天空飛去──詹姆不知道他該說什麼,他只能確定一件事──他早該接觸掃帚的──他想永遠掛在空中,成為天空的一部份 ──這真是太美好,就像夏天最熱的一天在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吃份免費超大豪華冰淇淋,或是在冬天最冷的那天,和全家人一塊喝杯暖烘烘的熱茶──似乎比這 一切還要美好──那無法用言語形容……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他們飛得多棒!』

  『不愧是詹姆啊!』

  『我也要試試看!』吉格蘭一把跨上掃帚。

  詹姆的飛行技術讓哈維夫人看傻了眼,而吉格蘭固執的舉動,讓所有學生開始大吵大鬧,她極力去安撫其他躍躍欲試的學生──

  『波特,』石內卜靠到他身旁,詹姆不知道他這樣飛得到底算不算好,石內卜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太過自以為是……到處招搖並不是件好事……』

  『我沒有到處招搖!』詹姆忿怒地回道,他們一直沒聽到哨音,只好在草坪上忽起忽落地飛──反正他一點也不想那麼快和天空告別。

  『喔,波特──你是用你父母的名字到處招搖,這點大夥都知道的──你母親是個作家,她胡扯的技巧就像你一樣高超,你父親和你一樣愛闖禍……你的兄弟也在這兒唸書吧,聽說他也很自以為是──你們家都一個樣啊,波特──』石內卜柔聲地說。

  『看來你家的人都像你一樣囉嗦了!』詹姆不高興地吼,石內卜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而且一樣沒肌肉也沒腦子。』

   『哼,你該不會想一個人去找那些畫,來引起眾人的注意力吧?我第一次看見你就覺得你不是什麼好東西……等著吧,你沒有辦法招搖太久的。』石內卜一說完, 便往一旁飛去──詹姆還反應不過來,隱隱約約間他似乎看見石內卜從口袋裡抽出一根魔杖,然後呼呼的風聲送來石內卜的嗓音──

  下一秒,詹姆覺得眼前閃過一道紅色的光芒,石內卜施咒了,那個咒語重重地撞擊他的胸口,在疼痛之中……他失去知覺……然後……



  『你還好吧,詹姆。』

  雷木思的聲音。

  這是他第一次到醫院廂房,他突然覺得自己以後會常常到這兒報到。

  『我很好。』詹姆甩甩頭,從病床上爬起來。

  『我原本想藉你不舒服的事來翹掉晚上的天文學咧。』天狼星說。

  『這樣喔?』詹姆斜眼看他,『原來我是你翹課的工具啊?要不要我在這裡多躺幾天啊?』

  『天狼星是故意的,』雷木思笑著說,然後又換了個嚴肅的表情,『你到底是怎麼摔下來的?差點嚇死哈維夫人!』

  『我不知道。』詹姆輕鬆地說,『有沒有東西吃啊?』

  『你很會吃耶!雷木思,你身上有巧克力嗎?』天狼星問。

  『有,』雷木思從口袋掏出巧克力,交給詹姆,『詹姆,請認真回答我的問題──在你摔下來前,艾蜜莉突然說了一句「原來是昏擊咒再加上帕斯奧特詛咒」,請問你們在空中飛行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昏擊咒?帕斯奧特?』詹姆訝異地問。

  『我在圖書館查了一下,昏擊咒是高級符咒,用來擊昏別人,符咒特徵是一道筆直的紅色光線。』雷木思解釋。

  『但是我沒有看到筆直的紅光耶,是一大片紅光……』

  『那大概就是艾蜜莉說的「帕斯奧特詛咒」了,我在圖書館找不到這個資料,』雷木思說,『如果是「詛咒」的話,那可能是黑魔法範疇……』

  『梅林的鬍子啊!』詹姆摸摸自己的胸口,被擊中的部位已經不疼痛了。

  『聽起來,她好像知道很多事,那瑞斗真的有點邪門!』天狼星說。

  『我不是在訝異那個!』詹姆說,『是石內卜!』

  『石內卜?』天狼星疑惑地望著詹姆,『石內卜怎麼啦?』

  『你是指史萊哲林那個自願示範的學生?』雷木思同樣不解地看著詹姆,他們似乎不懂詹姆到底想說什麼。

  『喔喔,頭髮油膩的那個鼻涕卜啊……你這麼說我就懂了。那,小詹姆,那個鼻涕卜做了啥好事?』天狼星問。

  『他一直在我耳邊說我家人的壞話……我和他又不熟,也沒欠他金加隆,他幹嘛一直說我們全家的壞話呢?我那時很生氣,所以就罵回去……』

  『幹得好哇!』

  『然後,』詹姆把最後一塊巧克力吃完,『他就飛走……』

  『嗯嗯。』天狼星和雷木思用力地盯著他。

  『然後……』詹姆慢慢的說,『我就被那道紅色的光打中了。』

  『你來不及閃嗎?』天狼星問。

  『我根本不知道它是從哪來的,感覺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不過我昏倒前他好像掏過他的口袋。』

  『所以,』雷木思手托著下巴,邊想邊說,『還是只有石內卜有機會下那個咒囉?』

  『但是他只是一年級生耶!怎麼可能會那種聽起來就很強的符咒。』天狼星抗議。

  『雷木思講的不是沒有可能,』詹姆說,『石內卜看我的表情,就像是我殺光他全家般……』

  『嗯……』

  眾人陷入沉思。

  『我想我們還是準備去上天文學吧。』雷木思說,他翻翻他扔在地上的破舊書包,『時間快到了,去天文塔需要一點時間。』

  『讓詹姆在這兒休息吧,雷木思,』天狼星說,『他看起來很疲倦。』

  『不,我想去上課。』詹姆從床上爬下來,將折疊在一旁的長袍穿到身上。

  『你沒有哪裡會痛嗎?』

  『沒,』詹姆笑了笑,『右手臂有點小擦傷。』

  『那就走吧,我們可以先到餐廳去看還有沒有剩東西吃……你一定很餓吧。』雷木思說。

  『要走就快走,』天狼星說,『龐芮夫人等會兒若發現他的病人不見了,一定會宰了我們。』

  他們三人踏出醫院廂房,肆無忌憚地打鬧──他們不知道在這幾天下來,他們身後總是跟著一個矮小的人影,像是影子一樣,默不作聲,鬼鬼祟祟地跟著。

  三人繞到餐廳,那裡已經沒剩幾個學生了,桌上東西收拾得一乾二淨──三人搖搖頭,只好先往天文學上課的最高塔走去。

  他們花了十分鐘就到達塔頂,那裡相當空曠,還有一架非常巨大的望遠鏡擺著,滿天星斗在他們頭頂上閃爍,晚風輕輕吹拂,讓他們感到有些涼意──不少葛來分多學生已經在那兒了。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然後教授天文學的辛尼區教授就出現了,她上課完全不提課外話,但是教學起來相當幽默,學生在她的帶領下舉頭欣賞群星。

  『天文塔是霍格華茲最高的塔,當然能看到那麼多的星星囉……』莉莉對好友雪妃說。

  『嗯,莉莉,為什麼妳總是知道那麼多呢?』雪妃問。

  『呵呵,』莉莉漾出甜甜的笑,『因為小勒呀!』

  詹姆假裝緊盯著課本閱讀,耳朵卻悄悄豎了起來。

  『妳是說史萊哲林的賽佛勒斯‧石內卜嗎?』雪妃又問。

  『嗯!他真的懂很多東西呢!』莉莉愉快地說,『如果不是小勒,我恐怕這輩子都沒辦法來到霍格華茲,沒辦法發現真正的我、真正屬於我身份的世界了。』

  『可是他看起來很不好相處耶,』雪妃小心地說,深怕會傷到莉莉似的,『你們怎麼會認識呀?』

  『他家在我家附近。我們好多年前就認識了,那時小勒就告訴我好多好多關於魔法世界的事,他還送了一本《霍格華茲‧一段歷史》給我。』莉莉沉浸在某個甜美的回憶裡,『那真的很有趣,裡面談到好多關於霍格華茲的事喔!等會兒回去寢室時,我再拿給妳看吧!』

  『《霍格華茲‧一段歷史》?』詹姆默默地重覆,他突然把注意力移到天文塔門邊牆上,唯一一幅畫繪有星星的畫上,原本空曠的夜空居然有個大鼻子女巫在那畫中盯著他瞧,等詹姆想叫天狼星和雷木思看時,那女巫像是受了什麼驚嚇,往畫的左側跑,消失無蹤。

  『我想知道畫到底被藏到哪兒了。』詹姆說,『石內卜似乎知道鄧不利多將畫藏起來的原因。』

  『怎麼,他有告訴你喔?』天狼星說。

  『是沒有,』詹姆抓抓頭髮,『但是他認為我一定會去找那些畫。』

  『會不會是他想害你?』

  『哎,』詹姆露出賊賊的笑容,『我以前就想在夜晚時的霍格華茲探險了!那一定很有趣,我們就以找畫為目標來探險吧!』

  『不會有問題吧?』雷木思憂心地問。

  『我是很贊成,但我想睡覺,今天被魯道夫操得好累。』天狼星搥搥手臂。

  『我們可以順便找廚房,』詹姆說,『別忘了我什麼都沒吃耶。』

  『我們要怎麼做呢?』雷木思問。

  『等一下我先打聽消息,等下課後,我們馬上行動。』

  『怎麼打聽?打聽啥啊?』

  『看我的,』詹姆慢慢走向仍在回憶過去的莉莉‧伊凡,『今天總算能挫挫妳這傢伙的銳氣了!』

  他拍拍仍滔滔不絕的莉莉,莉莉厭惡地回瞪著他。

  『有什麼事嗎,波特?』她的語氣很不溫柔,想必好友石內卜也抱怨了不少自己的招搖行為吧?

  『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