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十章 紫霧瀰漫

場上的兩名搜捕手被這突如其來的煙霧遮蓋住視線,他們忙著咳嗽而追丟了金探子,全場一片嘩然,對那煙霧深感不滿。

『這是什麼?』包曼猛地停在半空中,雙手輪流揮舞著。

『我們得要求暫停!這煙霧很奇怪!』提娜掩著自己的鼻子,迅速飛到包曼身旁。

『暫停!暫停!』哈而法邊叫邊比,也深感不對的哈維夫人看到手勢,匆匆忙忙地吹響哨子,要所有場上球員集合起來。

『《預言家日報》有說今天會起大霧嗎?』天狼星問詹姆。

『就算有,』詹姆回答,他的鼻子嗅了嗅,『也沒有紫色的霧吧。』

從球賽開始就一直沉默的彼得說:『會不會這也是魁地奇比賽的一部份?』

『拜託,魁地奇哪會放煙霧啊?用腳趾想也知道,』天狼星說,『……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說不定是史萊哲林的蠢蛋們想出來招數,』詹姆微微思索,『他們以為這樣就能阻止葛來分多隊繼續得分。』

『詹姆……』雷木思小聲地說。

『什麼事?』詹姆不耐煩地轉向雷木思,他並不喜歡有人在他說得正高興時打擾他,但他一轉頭就被雷木思給嚇著了。

『雷木思,你沒事吧?』天狼星憂心地問。

雷木思一臉憂傷地瞪著場中央,他的眉頭都皺了起來,他緩緩低下頭並慢慢站起身來。

『雷……雷木思?』彼得被雷木思的表情嚇傻了。

『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已經沒有希望了,』雷木思的表情從憂傷轉成呆滯說,『這場比賽葛來分多早已與勝利無緣,我們不需要再看下去──很悲哀,缺了一名追蹤手,要贏也太難了……』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啊?』詹姆罵道。

『不用再比下去了!葛來分多輸了!葛來分多輸了!眼睜睜看著葛來分多輸了,我又能做什麼呢?』雷木思的眼睛中已經看不見原本的自己,他像精神病患一樣喃喃自語,接著雙手扶在看台前的圍牆,一腳跨上牆,『所以,我要跳進球場,以死謝罪──』

『雷木思!你瘋了!』天狼星跳了起來,一把抓住雷木思,詹姆也拚了命將他拉回座位上──

,雷木思,你說得對──』

『彼得?』詹姆回過頭,發現彼得也開始目光渙散,打算跳進場中。

『你們兩個搞啥啊?』天狼星急急忙忙地衝到彼得身旁,拉住他。

哇哇……』淒涼的哭喊聲自他們身後傳來,原本站得很高、興奮異常的雪妃蹲了下來,不停哭泣,她身旁的布依緹則是一直用頭撞看台椅子,莉莉也呆若木雞地看著手中魔杖,似乎在思考該用哪個符咒自殺。

『喂!天狼星,你不覺得不太對嗎?』詹姆大聲地問。

天狼星只顧著將笨重的彼得拉回來,並沒有回答詹姆問題。這時天狼星忽然恍惚了一下,差點摔下去,他趕緊揮拳毆打自己的頭,才稍微好了點,他又覺得一陣噁心,乾嘔了幾聲──

詹姆大喝一聲,將雷木思連拖帶拉地拖回看台,讓他重重摔在地上,再用雙手按住他,詹姆大喊:『你幹嘛莫名其妙的要跑去自殺啊?』

『這世界已經沒有真理……連葛來分多都輸了……我們身為葛來分多生,為什麼不會為此感到恥辱?我寧願死,也不要背負著羞辱活下去……』雷木思瘋狂哀嚎,他拚命地想爬起來往場中跳。

『詹姆,其他人也……』天狼星把彼得摔進看台時,朝地上嘔吐一陣後,抹抹嘴對詹姆喊道。

看台內的人們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自殘行為,有的想往下跳,有的不斷撞牆,有的拿出魔藥學課小刀割自己,有的對自己下咒;有的大哭大叫,有的到處亂跑,有的一臉呆樣,有的暗自哭泣;但也有人完全沒有這種反常的狀況,只是忙著救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啊?』威樂希似乎一點影響也沒有,他嚇得坐在位置上動也不動,身旁的吉格蘭一直打自己的頭,『那些教職員在搞什麼啊?我爸爸……』

球場內,所有的球員都飛到哈維夫人身旁,葛來分多球隊氣得發狂──他們深信是史萊哲林球隊做出這個紫色鬼霧,打算害他們輸掉球賽;而史萊哲林卻是一臉嚇到的樣子,彷彿他們也不知道紫霧的來源,這讓葛來分多隊相當不悅。

『你們怎麼可以製造煙霧咧?』包曼率先吼道。

『這是自然現象!』史萊哲林的隊長說,『關我們屁事!』

『胡說!』包曼正想過去和敵隊評理,哈而法將他攔了下來。

『包曼,是我要求暫停的。』哈而法認真地對哈維夫人說,『哈維夫人,就算紫霧真的對我們造成影響,我還是希望比賽能繼續進行。』

史萊哲林七人聽了哈而法的話,開始冒冷汗。

『比賽不可能再進行下去。』哈維夫人凝重地說,『看台上已經開始騷動,這個詭異紫色煙霧也越來越濃,再說這似乎也不是普通的霧……比賽必須暫停!所有學生必須回到城堡!』

比賽呢?』包曼和哈而法尖叫問道。

『就這樣結束了呀!』史萊哲林的打擊手微笑,『如果保留比賽用現在的比數,他們又派了球員上場怎麼辦?這根本不公平啊!直接判定輸贏吧!』

『就是嘛!除非你要用一樣的比數、一樣的掃帚、一樣的球員,今天受傷的不能再上場!這樣才公平!』另一個打擊手說,『不然乾脆分數高的贏吧。』

你說什麼!』葛來分多隊抗議聲四起。

『史萊哲林贏啦!』史萊哲林的看守手挑釁道,『不然比賽繼續進行啊!讓看台的人死光光啊!』

『噓!』他們的隊長瞪了看守手一眼。

了!』哈維夫人說,『所有人回到交誼廳去,比賽的事將來再說!』

哈維夫人說完,便騎著掃帚飛到坐滿教職員的看台。

葡萄紫的煙霧已瀰漫在整個魁地奇球場內,呼喊尖叫不斷,詹姆還是壓著雷木思不知如何是好,天狼星坐在彼得身上,不停賞好友巴掌,又不時頭暈想吐,他茫然地重覆問:『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想知道啊!』詹姆滿頭大汗,『唯一可確定的,就是那紫霧有病!』

『是這樣沒錯,』艾蜜莉坐在位置上完全沒受影響,她冷冷地說,『那個紫色煙霧能讓人感到絕望──除非是完全沒煩惱、沒被麻煩事物纏身、或是有足夠魔法能力能對付這個符咒的人,才不會受到影響。另外強迫自己保持清醒的人,會引起生理不舒服,像是頭暈、嘔吐,嚴重者會一直嘔吐至死。』

『什麼啊──』天狼星皺起眉頭想說什麼,卻又趴下去嘔吐。

『這不是一個十幾歲小巫師可以施展的魔法,這涉及到黑魔法……』艾蜜莉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如果說這些霧是學生製造出來的,我倒想看看那會是什麼樣的人。』

『不是學生能施展的魔法?』詹姆愣了一下,抓住想撞牆的彼得。

『比賽臨時取消!請各學院導師與各級長、男女學生主席立刻帶學生回到學院交誼廳!』哈維教授用魔法放大的嗓音傳送到每一個人耳邊,聲音中帶了點焦急與驚恐。

『一年級的!通通過來!快啊!你把孟德司抓好,不要又讓他想跳下去球場!喂!那邊的過來!我們必須快點回到交誼廳去!』法蘭克使勁大喊,幾個看起來比較鎮定的高年級生也忙著安撫眾人情緒。

『呵呵,看來他們並不知道有什麼咒語可以抑制嘛,原來鄧不利多不在,教職員的程度只有這樣。不過那也不奇怪,這些黑魔法多是需要很古老的解咒術才可解,那些解咒術難免會有些危險性,他們恐怕不願去學吧。』艾蜜莉順手抓起布依緹的衣領,將她丟進往葛來分多塔移動的人群。

『無聊。』天狼星對艾蜜莉咕嚕了一聲,他緊抓著竄到他身旁想撞椅子尋死的雷木思。

『讓我死啦……』雷木思哭喊,還不斷翻白眼,『快讓我死!』

另一邊的彼得與詹姆也是一樣情況,彼得雖然沒詹姆高,他重量可重了不少,他總是又哭又鬧地打詹姆一拳後,又往看台圍牆撞下去,詹姆只好再使力抓他回來。

一行人混亂地回到交誼廳,詹姆身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彼得打的傷口,天狼星的手臂上也被雷木思抓出指甲痕跡,他們一踏進交誼廳,那些原本大哭大鬧的人突然清醒,彷彿被催眠了一般。

『怎麼回事?』雷木思甩甩頭,一副剛睡飽的樣子,『天狼星,你的手?』

『這是你的高超傑作呢。』天狼星爬向一張猩紅色沙發,奮力往上一倒,『我說,你以後又想不開,想自我了斷的話,我絕對不會救你的,所以……你最好給我好好活著!』

『我為什麼要自我了斷?』雷木思恢復平時常見的微笑,『我是什麼時候回交誼廳的?怎麼每個人都一臉疲憊?』

『對對啊……發生什麼事?』彼得邊躲詹姆邊跑到雷木思旁邊,詹姆握著拳頭也跑過來,彼得害怕大叫,『哎呀!詹姆……你為什麼一直要追打我……我做了什麼啊?』

『你一直想從看台跳下去自殺,要不就是撞牆!我為你好要救你,還被你打了好幾拳,現在你醒囉,我當然要打回來啊!』詹姆露出狡黠的笑容,半開玩笑地繼續追彼得。

『我什麼都不知道啦!』

『胖子還跑得那麼快!挺會躲的嘛,嘿!』

『詹姆……饒了我啦,我真的都不知道……』

這兩個在交誼廳內上演追逐戰,完全不理會癱在一旁的葛來分多學生們,雷木思笑了笑,坐到天狼星身邊,望著那兩個打打鬧鬧的好友。

『他們精力真充沛呢。』雷木思微笑。

『要不是這裡有那麼多人,我早把他們打到地上去……』

『不過,這樣也很好啊,』雷木思柔聲問道,『天狼星,告訴我剛才的狀況。』

『那個骯髒紫霧,』天狼星說,『瑞斗說它會令人感到絕望──除非是完全沒煩惱或是有足夠魔法能對付的人才不會受到影響。』

『這麼說……』雷木思收起笑容,『你和詹姆都沒被那霧影響囉?』

『只有詹姆。』天狼星撫撫腹部,『我快吐死了。』

『紫霧應該不是學生施的魔法吧……那會是誰?是老師們嗎?』雷木思思考著。

『喂……』天狼星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沉默了下來。

『什麼事?』

『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

『煩惱?』雷木思依舊笑著,『好像不少喔。』

『說幾個聽聽,說不定我們可以幫你的忙。』

『好啊──像是……最近甜點都沒巧克力了……』

聽到這個答案,天狼星『碰』一聲摔到地上。

『你沒事吧?』雷木思問。

『沒事,』天狼星嘴上這麼說,但剛剛那一下摔得挺疼,他難過地爬起來,心裡暗暗唸道,『這什麼鬼煩惱……我是為你好,還故意和我裝傻……

『你會幫我解決這個煩惱嗎?』

『等我有錢再說啦!』天狼星本想繼續追問下去──

直到他準備好、需要你們幫忙時,他自然會告訴你們……

直到他準備好……

到底是什麼事讓你那麼煩惱呢,雷木思?』雷木思的笑容看起來是多麼燦爛,這樣的笑容會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嗎?在雷木思笑臉面具下,到底還有什麼樣的事,是連他們這幾個最要好的朋友都不能解決的呢?

 

 

這場魁地奇過後好幾天,學校沒有提出任何說明,據說校長這幾天有事到倫敦去,因此無法針對這件事做處理。所以那天的紫色煙霧、眾人失去理智的行為至今仍是個謎。大家在課餘時間不免會開始討論並做臆測,不過艾蜜莉聽到那些猜測總是露出冷笑,這也讓更多人不想接近她,似乎還出現這樣的說法:那霧是艾蜜莉搞的、她是史萊哲林派來的間諜……等等會讓人笑掉大牙的言論。

某個星期三,破舊佈告欄貼了一張公告──葛來分多對史萊哲林的魁地奇比賽重新舉行,時間訂在週日──在知道上一場比賽的心血完全不算數、而校方也未對那天的失控情況做出任何解釋說明、再加上下場比賽包曼不會上場……這三點綜合起來,就讓交誼廳吵翻天,包曼總是會大肆唱著咒罵史萊哲林的歌,久而久之,詹姆他們便學乖了,只要包曼一跳到壁爐前,四人就會不約而同地離開交誼廳,防止耳朵長出韭菜來。

『你能不能叫你老哥閉上嘴啊,我快被他搞瘋了……』天狼星在前往魔藥學地牢時抱怨。

『嘴巴長在他臉上又不是我臉上,』詹姆不以為然地說,『反正能避則避,能躲就躲。』

『但是,那天的事為什麼老師他們都不再提了?』彼得疑惑地問,『一定要鄧不利多教授在才能處理嗎?』

『小彼得乖乖,』詹姆舉起右手食指在他面前搖了搖,不時發出嘖嘖聲,『之前就跟你說了,那不是一個小巫師能施展的魔法,那可能是黑魔法呢!黑魔法是什麼你知道吧?假如霍格華茲內所有的人都是正派人士,那這鬼霧從哪飛來的?總不可能是憑空出現吧!所以……』

『……所以,除非是外賊闖入,要不然就是,』天狼星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地說,『某個最有可能使用那些力量的人。』

『會是誰啊?』彼得問。

『笨蛋!』詹姆又舉起食指搖了搖,『我們今天下午還見他咧,今晚大概又會睡不好了。』

『你是說──魯道夫?』雷木思挑起一邊眉。

『既然紫霧是未成年巫師不可能施展的黑魔法,』詹姆說出自己的看法,『霍格華茲內對黑魔法最瞭解的除了魯道夫還有誰?再說他的教學行事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連教授中都有人對他有意見喔……』

『原來是魯道夫喔?』彼得恍然大悟。

『跟你說話真的很累……』天狼星又抱怨。

『所以我說嘛──小勒是個天才!』

另一群不屬於他們的聲音傳來,天狼星和詹姆敏銳地停下腳步,他們帶著另兩個人躲到牆邊──走廊另一方冒出一群黑鴉鴉的人──是史萊哲林學生,他們興高采烈、興奮不已地圍繞著一位黑髮至肩的瘦弱男孩,不時諂媚、巧言令色地說一些拍馬屁的話。

『是石內卜……』詹姆說,一股怒氣在他體內燃燒。

『石內卜?』天狼星再度用疑惑的眼神看詹姆,『什麼石內卜啊?』

『又是他……』

『喂喂,雷木思,到底哪個石內卜啊?』

『飛行課代表史萊哲林出來示範的那個。』彼得說。

『喔喔,頭髮油膩的鼻涕卜啊……我不是叫你們這樣跟我說嗎?這麼說我就懂了啊……一直石來卜去的……鬼才知道他誰咧。』

『小──勒──』一個留著深咖啡色長鬈髮的女孩親暱喊道,她緊緊挽住石內卜的手,石內卜立刻厭惡地甩開,那女孩氣呼呼地跺腳,『你都不理人家,我知道了,你在外面有女人對不對?』

『蘿絲貝!你不要老是來煩大哥好不好!』維卡斯瞪了她一眼。

『誰叫小勒那麼厲害呢?』蘿絲貝滿足地說,『帥呆了!我看到他拿起魔杖時還嚇了一跳呢!』

『那場比賽也因此變得精彩多了,呵呵,』同樣一年級的莎莉‧愛可樂森點點頭,她有一雙老鷹般的眼睛,『而且紫霧出現時,小勒還要我們幾個有心理準備,才不致於和其他人一樣做出白癡的動作呢。』

『其實我比較訝異那個紫霧是黑魔法。』莫賽博微笑,『大開眼界啊!我保證,小勒你懂的符咒一定比大多數的高年級生還多。』

『酷啊!大哥!改天教我幾手吧!』維卡斯興奮地說。

『這些咒語不是笨蛋可以學成的。』石內卜總算開口說話,他對於那群同學的馬屁話沒興趣,臉上也沒有任何喜悅表情──維卡斯聽了這句話,打打自己的頭,說了聲:『對喔。』

『小勒,』莫賽博識相地湊到石內卜身邊,『最近有沒有更有趣的事能做咧?週日的比賽?葛來分多蠢貨四人組?下一步要……』

『哼,』石內卜輕輕笑了一聲,這舉動像是觸發到蘿絲貝的什麼開關一樣,她突然尖叫──石內卜繼續說,『不久,你們就會知道了。』

『原來是。』詹姆咬牙切齒地說。

『他才一年級耶,你們忘了瑞斗怎麼說嗎?』天狼星說。

『真難得你會記得她說的話。』詹姆笑。

『但是,他跟我們一樣都一年級,怎麼會使用那些力量?』雷木思認真地提出質疑,『再說他們言談間並沒有明確指出石內卜是紫霧的施咒者啊!』

『沒有嗎?你看他的夥伴恭維的噁心表情!』詹姆說,『這就是證據!』

『嘿!你們在這裡幹嘛啊!』突然有人大叫,四人組全嚇了一跳,正想轉身大罵時,發現那是另一個一樣討人厭的傢伙。

『你們在偷聽什麼?還是想做壞事咧?我爸爸小時候教我,看到有人在做壞事必須阻止他們……』威樂希露出微笑,『所以……』

『你這個笨蛋!』

『威樂希!』

『你真的很討厭耶!智商多少啊!』

『不要再說你爸爸了!』

這群人一吵起來,引起原本要步下最後一節樓梯的史萊哲林生注意,他們紛紛轉過頭,一臉兇悍。

『喔,有骯髒的溝鼠在偷聽呢。』莎莉‧愛可樂森說。

『大哥,我們的話被聽到了!』維卡斯著急地說。

石內卜冷冷地瞪了他的跟班一眼,然後轉過身,走向詹姆等人。

『完了、完了。』彼得說,他發抖蹲下,『他要用黑魔法對付我們了!』

『萬一我們死了,做鬼也不放過你,威樂希。』詹姆罵道。

『啊啊……這裡看來沒我的事了,』威樂希緊張地笑,『我先走啦!』

『威樂希!你這個──』

『我爸爸說,不要亂淌別人渾水。』威樂希一溜煙跑走。

『可惡的膽小鬼……』天狼星大罵,『我絕對會整死你!』

『你們是故意躲在這兒偷聽我們說話?』石內卜面無表情地說,『還是說,你們是打算偷襲我?應該是皆有可能吧。一個人一個腦袋,四個人四個腦袋,鬼主意多得很。』

『我們當然知道四個人有四個腦袋!』天狼星一副想揍石內卜一拳的樣子,雷木思趕緊按住天狼星的肩頭。

『鼻涕卜,我們又沒有偷聽或想偷襲你──這裡是通往魔藥學教室的唯一一條路,自然會碰面啦!就算我們躲在這兒是想捉弄別人,也不關你的事吧?你自己也說啦,我們鬼主意多的很。』詹姆回應道。

『我不想浪費我的力氣與時間來管你們的鬼主意,波特。』石內卜的黑色瞳仁散發出一股凜冽殺氣,詹姆的身影反映在他的眼中。

這傢伙有那麼恨我嗎?』詹姆心想,『我跟他又不熟,幹嘛一副要殺死我的樣子──算了,這傢伙本來腦袋就不太正常,他還使出那些紫霧,讓大家……

詹姆忿怒地瞪著石內卜,石內卜也是,兩人僵持在那兒,倘若將導火線引燃,便會爆出決鬥。

『詹姆?』彼得仍躲在三個高大朋友身後(至少他現在看起來很矮小),他本想先溜到教室內,但一看到冷冰冰的石內卜,便嚇得一屁股摔在地上,這笨蛋舉動也引起石內卜的注意,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笑什麼?』天狼星質問。

『我笑你們這群烏合之眾的溝鼠中,居然還有才剛出生沒多久,還需要吃奶、站都站不穩的小溝鼠……』石內卜說。

你說什麼!

詹姆和天狼星一起吼道,雷木思一手壓住天狼星,一手拉住詹姆,他輕聲說:『不要做傻事。你們知道,他不是普通的學生。』

『呵,』莫賽博也笑了一聲,『至少還有一個腦袋清醒的傢伙……你要去哪啊,小溝鼠?』

不知道何時,彼得拖著軟腳偷偷爬向最後一道樓梯,石內卜的跟班莫賽博賊賊笑著拎住彼得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扔到石內卜旁邊,彼得還來不及抬起頭,又被石內卜拎起來,石內卜瞪著彼得,露出奸笑。

『放下彼得!』詹姆大吼,他的手隨時準備抽出魔杖。

『雷木思!放手!這種傢伙就是要揍一頓才會學乖!』天狼星吼,雷木思沒說什麼,只是繼續將他往後拉。

『石內卜,夠聰明的話請將彼得放下來,』雷木思終於開口說話,詹姆被那表情嚇了一跳──那是開學的當天不小心吵醒雷木思時,出現的一種仔細評估、異常嚴厲的表情──雷木思冷冷地說,『快上課了,你也不想浪費時間和我耗吧?』

『你以為你的符咒贏得了我?』石內卜冷笑。

詹姆終於忍不住了,他放聲大喊:『各位聽著,你們眼前這位賽佛勒斯‧石內卜,天才新生,就是魁地奇球賽施展絕望紫霧的施咒者!』

『你再說一次!』維卡斯怒吼。

全場嘩然,大家開始竊竊私語,莫賽博站出來想和詹姆理論,維卡斯則對詹姆比了中指。

『這裡幹什麼?聯誼會嗎?』一陣輕快的嗓音傳了過來,原本趕著上魔藥學課的葛來分多生都站在階梯上不敢動,想等衝突結束了才走,沒想到紅眼艾蜜莉卻從人潮中走出來,其他學生紛紛後退刻意與她保持距離,艾蜜莉微笑打量著眼前的史萊哲林軍團,『喔?是維卡斯和莫賽博耶,好久不見啦。』

維卡斯和莫賽博的氣勢突然降低,他們聽見艾蜜莉的聲音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石內卜深覺情勢不對,關於艾蜜莉‧瑞斗的傳聞他也聽過一些,但是他沒想到這個女孩的外表居然如此無害。

『我很想念你們的呻吟聲喔……』艾蜜莉語畢,伸了個懶腰,口袋中的深色魔杖稍微露了出來,身後的葛來分多生中幾個男孩發出竊笑。

『大哥對不起!』維卡斯大叫,轉身就逃,在眾人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他早已飛了起來,被重重地甩了出去。莫賽博將手探向口袋,才摸到魔杖,一道紅光便將魔杖打飛,人也跟著撞上牆,莎莉和蘿絲貝見狀嚇得相繼跌倒。

艾蜜莉的魔杖已經指著石內卜的鷹勾鼻。

無聲咒。』石內卜淡淡地說,『黑魔法防禦術超勞巫測的課程內容。』

『懂得很多嘛。』艾蜜莉冷笑,『想試試更有趣的嗎?』

『喂!堵在這裡幹嘛?上課了啦!借過、借過!』階梯上傳來強勢女聲,布依緹拉著莉莉和雪妃,輕而易舉地來到人群前端,一看見劍拔弩張的狀況她嚇得放開好友的手忍不住驚呼,『哇喔!打架啦!打架啦!打架啦!打架啦!打架啦!打架也不要堵住路啊!』

雪妃捂住自己的嘴巴,莉莉則是撥撥亂掉的紅髮,一抬起小臉,綠色眸子便跟石內卜對上。石內卜愣住了,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莉莉,莉莉那張秀氣的面孔從吃驚瞬間變成忿怒,她抱好書,氣沖沖地撞開身邊的人,頭也不抬地走過艾蜜莉、詹姆等人、和石內卜身邊,直往教室跑去。

石內卜放下彼得,用力將他推向雷木思。

『滾。』石內卜嘴唇不張開地說。他轉身快步離去。其他被艾蜜莉教訓的史萊哲林學生也跟著過去,他們的背影一塊兒消失。

『有種別走!』天狼星掙脫雷木思拉起衣袖,『下一次,我天狼星見一次打一次!』

『沒事吧,彼得?』雷木思帶著慣有的微笑問好不容易才站穩的彼得。

『沒事……』

『智障威樂希!成天我爸爸他爸爸的,可惡,如果不是他我們還可以探聽出接下來那群人有什麼詭計!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威樂希……』

『教訓一頓,是吧?』詹姆接著說,『走吧,上課遲到了。』

『波特,你說石內卜是紫霧事件的兇手?這是真的嗎?』幾個班上同學追在他們身後問,詹姆加快腳步。

『喂!詹姆,你難道不會嚥不下這口氣嗎?你也很想把威樂希抓來打一頓吧?要不然整整他讓他出糗,還有那個鼻涕卜……還有那個莫賽博跟維卡斯,他們在火車上就和威樂希一起找雷木思的麻煩呀!』天狼星還在抱怨。

『彼得,要不要扶你,你剛剛摔得很重呢!』詹姆不理天狼星,伸手去扶彼得。

『我很好,沒事……』

『還有,瑞斗絕對沒那麼簡單,她一定老早就知道球賽會發生事情,那人邪門得很!說不定,她和石內卜是舊識……』

『不知道今天魔藥學上什麼……彼得,等一下小刀借我,我的扔了。』詹姆說。

『好啊,沒問題。』

『你們聽我說啊──還有天茍……』天狼星跟著三個好友迅速離開的身影,邊喊著邊繼續抱怨。

 

 

現在是凌晨兩點,交誼廳空無一人,連平常熬夜與作業奮戰的高年級生也沒有。

詹姆未經證實說出石內卜是紫霧事件兇手後,葛來分多交誼廳的晚上多了許多娛興節目,像是級長法蘭克與班上同學的辯論賽,包曼寫了一首歌給石內卜,又在壁爐前發表,但這次的聽眾變多不少(『石內卜、喔耶!大鼻子、嗯哼!鼻涕卜、喔耶!去吃屎、嗯哼!我就知道絕望是你帶來的──我對你這人感到絕望!你像黏巴蟲一樣在紫霧中悠遊──我想把鼻屎黏在你身上!』),擅長說故事的人急著將四人組與史萊哲林對峙的狀況重現(艾蜜莉自然被刪了戲份)。

可能大夥兒玩得太瘋了,不到十二點便紛紛上樓睡覺,被眾人大力稱讚的四人組也累慘了,今晚自然沒有人會跑出去鬼混。

然而,此時卻有三個人影自螺旋梯上下來,她們躡手躡腳,藉著淡淡的月光往另一邊的通往男生寢室的螺旋梯移動。

『我們還是回去吧。』一個細細的嗓音說,『雖然女生可以進男生寢室,但這還是違反校規啊……』

『不行,他們說的事既然被我聽到,我一定要分到一杯羹!』另一個氣勢凌人的嗓音說,『那四個傢伙已經在霍格華茲出鋒頭成這樣了!他們四個在這裡就是流行!就是酷!波特的亂髮、布萊克的不紮衣服、路平的微笑、佩迪魯的無辜,走在路上大家都在學!等他們找到寶藏那還得了啊?我尋寶家族的顏面何在?』

『但是,那些傢伙真的知道范拿思寶藏的事?』一個拿著魔杖的人影不太相信地問。

『當然!他們不知道潛進什麼地方,發現范拿思的秘密!一定是之前天文學課他們騙你要猜謎語那次!他們一定因此得知藏寶的重要線索!對了,他們還有一個暗語之類的東西,我猜……他們現在一定是想等風聲過了,以後再去尋寶!』氣勢凌人的聲音是布依緹,她走在最前面,並將右腳放到通往男生寢室的第一節階梯,『我相信他們一定將那暗語抄在某個地方,我們只要拿到資料,憑莉莉妳的聰明才智,有什麼解不開呢?那些自大狂都猜得到的東西,我們會想不出來嗎?』

『但是我們闖進男生寢室,萬一被抓到,違反校規會……』雪妃細細的聲音在顫抖。

『那四隻還不是一天到晚在違反校規?他們有被怎麼樣嗎?』布依緹反問。

『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我們回去睡覺好不好,別淌這渾水──范拿思的寶藏,那真是太離譜了,妳不是說很多很厲害的成年巫師都找不到了,說這是個不可能的傳說──那麼我們這些小孩子、他們那些笨蛋,怎麼可能找得到?』莉莉勸著,『好了,布依緹,別想這件事了,我們回去睡吧。』

『妳怕了嗎?』布依緹繼續往上爬。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莉莉說,『這件事是不對的。』

『喔,這件事是不對的,莉莉,妳也會和他們說這些話吧?』

『當然。』

『哈,』布依緹轉過身來,『我就知道,其實妳──在偷偷喜歡他們之中的某個人吧?』

『誰喜歡他們了?要我喜歡他們,我寧可跳湖!』莉莉反駁,雪妃則是羞紅了臉,不敢相信地看著莉莉。

『哎呀,這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們是好姐妹嘛!有什麼事我們看不出來嗎?再說,這事很正常啊。』布依緹說,『如果妳想,我還可以當面跟他們說呢!前提是──妳的對象是哪一隻啊?』

『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布依緹,』莉莉嚴肅地說,『我不認同妳的想法,我想阻止他們純粹只是為葛來分多著想……』

『喔……上次不知道誰跟誰對罵喔。』布依緹模仿起莉莉,『「有事叫我莉莉,沒事就叫我伊凡大小姐」,其實妳根本是希望人家叫妳莉莉嘛,那就直說啊!第一堂天文課時,波特第一次叫妳的名字,妳不是高興要死嗎?』

『別胡說!』莉莉蹬了幾腳,她爬上螺旋梯,擋到布依緹前面,推她往下走,『回去睡覺,回去!』

『然後妳再自己去找他囉,「親愛的詹姆,我可以陪你睡喔……」』布依緹三八地說。

『布依緹!』雪妃小聲尖叫。

『妳不要太過份了,天茍小姐。』莉莉板起臉孔瞪她。

『好,那妳考慮一下,是要找寶藏,還是要我把妳暗戀波特的事說出來呢?』

根本沒這檔事!我才沒有暗戀誰咧!』莉莉大聲地說。

『妳們的嗓門可真大,全世界都知道妳們想做什麼了。』一個不屬於她們三人的聲音說,她們三人抬頭,訝異地發現,艾蜜莉穿著她的黑色長睡衣,手裡不知道玩弄著什麼,她輕輕地從女生寢室樓梯走下來。

『喔,是孤獨一匹狼啊?』

『布依緹!』雪妃拍拍她,要她小聲一點。

『有何貴幹?』布依緹不理雪妃繼續說。

『沒什麼,我只是答應了別人,來辦一件事做為交換。』艾蜜莉步步向她們逼近,此時莉莉藉由月光,發現她手中拿著黑檀木魔杖。

『妳想做什麼?』莉莉問。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次。』

『艾蜜莉,我們現在就回去了……請妳不要……不要和別人……』

『雪妃,妳不會說話就閉嘴!』布依緹說,她拉著她身邊的兩人從樓梯上走下來,『怎麼?妳也在打范拿思寶藏的主意吧?妳也想去偷東西是嗎?』

『妳在說妳自己嗎?』

『別和她吵……』莉莉小聲對布依緹說,『她有魔杖。』

『有魔杖?有魔杖又怎樣?』布依緹說,『妳沒把握贏她嗎?妳覺得自己比她差嗎?比這個每天都躲在角落獨自哭泣,孤孤單單的雜種……』

一道紫光閃過,布依緹騰空飛起,她似被一無形的手壓在牆與天花板交界處,雪妃想尖叫,卻發現自己聲音不見了,莉莉也是一樣的,整個交誼廳安靜無聲,只有艾蜜莉高舉魔杖,發出細細笑聲。

『哼,孤單?雜種?我所遇過的事你們知道嗎?每個人都是靠著自己的力量活下去、靠著個人的力量成長,只有嬰兒才需要父母!』艾蜜莉說,『我一直如此深信,進而習慣一個人,這並沒有什麼不好。』

『妳……到底想做什麼……』布依緹面有難色,有氣無力地說,『妳到底……』

『不用妄想與我相互瞭解,人與人之間是絕對無法完全理解的。我們彼此走著自認可信的道路,全力以赴只為了活下去。』艾蜜莉讓布依緹飛到她面前。

『妳想殺了她嗎?』莉莉用唇語問。

『不然呢?』艾蜜莉笑。

『不可以……』莉莉無聲地說。

『我遭遇到的風風雨雨妳們永遠都無法想像,我活著的一天比你們活著的十年都還要痛苦……』艾蜜莉說,她將魔杖指著布依緹,『時候到了,天茍小姐。』

『不!』莉莉無聲喊著。

空空,遺忘。』艾蜜莉說完,布依緹立刻從空中降到地面,她眉心舒展目光渙散,好脾氣地環顧四周。

『那是?』莉莉無聲問道,雪妃則發瘋似地發出無聲吶喊。

『妳一樣,』艾蜜莉將魔杖指向雪妃,『空空,遺忘。』

雪妃做出一副作夢般的表情,高興地看著好友。

『帶她們回去睡覺吧。』艾蜜莉說。

『那該不會……?』莉莉發現自己的聲音回來了。

記憶咒,我答應了某人要封住知道某事的人的口。』

『那我呢?妳不對我施……』

『暫時沒有那個必要,伊凡,妳是個聰明人,我先讓妳保留妳的記憶──如果某些事真的發生的話,我會考慮……』艾蜜莉比比自己的脖子,然後笑著走上樓梯。

『嗨,莉莉,我們要唱歌嗎?』

『對啊,我心情好好喔。』

  莉莉目送艾蜜莉離去──她的言行舉止,我永遠想不透──又轉頭看著兩個失去記憶的好友,正心情大好地唱著歌,還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