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十一章 惡魔與惡魔

週日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學院的魁地奇補賽打得難分難解,最終葛來分多還是以一百六十比一百七十,十分之差落敗。整個奇蹟似的慘況發生在葛來分多搜捕手抓住金探子的前一秒,史萊哲林最瘦小的追蹤手瞬間射門得分。

『本來以為紫霧事件能影響他們隊伍……』詹姆在走向餐廳時難過地表示。

『說不定史萊哲林根本就以紫霧事件為榮,』天狼星掏出兩邊空空如也的口袋,『打牌贏來的錢又沒了。』

在詹姆爆炸性地冒出『石內卜就是魁地奇球賽施展絕望紫霧的施咒者』後,這原本只是葛來分多學院內私下閒聊的議題,卻在隔天中午莫名傳遍整座霍格華茲,一開始大家多半不相信一年級新生施得出這種魔法,到了晚上,卻傳成『史萊哲林學院想謀殺其他三學院所有學生』的可怕謠言。除此之外,《預言家日報》也再次以『紫霧事件』當作攻擊鄧不利多的利器,報紙上塞滿來自英國各地的巫師評論,霍格華茲的早餐時間也被數以百計的咆哮信侵襲著。

幸好,週日晚餐時,校長鄧不利多總算現身,他一臉疲憊卻仍帶著笑容安撫大家情緒,並保證會親自調查紫霧事件,更希望眾人別再傳播各種不實謠言。他並沒有與全校共進晚餐,在宣佈開動後便靜悄悄離開教職員餐桌。餐後點心出現時,副校長哈維夫人代表所有教職員發表聲明:嚴格禁止於校內公共場合(不含學院交誼廳)散播不實謠言……

『什麼聲明嘛,他們教職員猜兇手猜得才高興咧。』詹姆一踏進寢室,便倒向床大肆抱怨,『昨晚我經過二樓南邊那個密道時──你們也知道哈維夫人的辦公室在那兒──魁立教授、孚立維教授都聚在那邊討論紫霧,只差沒掏出加隆賭博。』

『這是真的嗎?』彼得瞪大眼睛,看看詹姆,看看天狼星,再看向坐在書桌前一言不發的雷木思──彼得昨晚睡死了,只有詹姆與天狼星到外頭閒晃。

『我們騙你幹嘛?』天狼星隨便脫掉鞋襪,故意將發臭的襪子扔給詹姆,『教職員可不相信學生會施展那種程度的魔法,所以全都懷疑到自己同僚身上啦!』

『還是魯道夫教授嗎?』彼得有興趣地問道。

『哼,一群老頑固,』詹姆以飄浮咒將天狼星的襪子扔出窗戶後,不以為然地說,『誰說一年級新生就施展不了那種高超魔法?拜託!我們可是親耳聽見史萊哲林混帳們聚在一塊兒,對鼻涕卜和他的偉大黑魔法歌功頌德耶!』

『我只剩那雙襪子!』天狼星趴在窗臺,眼睜睜看著襪子往下墜,隨後炸出燦爛火花,『詹姆,你對它們做了什麼?』

『一點小煙火。』詹姆輕鬆地說,敏捷地閃過天狼星攻擊,兩人又開始在寢室各張四柱大床上蹦蹦跳跳。

『但是……』沉默許久的雷木思終於開口,『我還是不太相信石內卜就是兇手。畢竟那個紫霧不是符咒學課本上會記載的東西,就算石內卜知道那個魔法好了,但憑他的魔力,不可能將魔法施展成這個樣子。我私下問過孚立維,他說巫師的魔力對於符咒的效果有很大影響。而什麼因子會左右魔力的強弱?那就是長時間的練習,無論是外在的手腕動作、咒語聲調,還是內在的專注。以我們這種剛進入魔法學校,剛獲得魔杖的十一歲孩子來說,即使是對蟑螂施展不赦咒,也比不上直接購買一瓶「強力滅蟑胡椒」對付牠們來得有效。』

『那麼瑞斗呢?』詹姆聽了雷木思的話,輕鬆跳到威樂希床上後,提出質疑,『瑞斗也是一年級新生,你第一天在火車上也看到了,她可施展了不少稀奇古怪的魔法,還輕易教訓了維卡斯和莫賽博那麼多次──既然瑞斗可以,不代表鼻涕卜不行──說不定鼻涕卜只是沒有瑞斗那麼囂張,悄悄將實力偽裝起來罷了。』

『但是──』

『──喔,對了,』詹姆打斷雷木思補充道,『孚立維教授賭魯道夫是兇手喔──從昨晚他說的話中聽起來是這樣啦。』

『雷木思,關於你所說的魔力,我曾聽過我家有別的說法,』天狼星停止追逐,他蹲在床上嚴肅地說,『你也知道布萊克家一直以「血統純正」為榮──我是不那麼認為啦──除了布萊克家,在魔法世界中也有許許多多古老魔法家族,這些家族的最大特色,就是只肯與純種巫師聯姻,他們深信巫師的血液是魔法根源,而血統的純淨影響了巫師的魔力強弱,巫師的魔力又影響了一個家族的聲譽地位。』

『這就是很多家族歧視麻瓜與麻瓜出生的巫師的原因?』雷木思皺著眉。

『是啊,他們以為巫師與麻瓜通婚,小孩的魔力就會因此減弱,魔力減弱則家族就跟著沒落。自古以來,有不少巫師針對血統與魔力的議題進行探討,有人支持──當然是那些智障古老家族──有人反對,並提出質疑,像是:如果魔力真的受到血統影響,並以血液傳承,那麼從未與巫師接觸的麻瓜家庭,為什麼可以生下擁有法力的小孩?而講究血統的家族,為什麼又會出現沒有魔法的爆竹?』

寢室跟著陷入一片沉默,詹姆看起來沒什麼興趣,他聳聳肩:『我們還要繼續這個……魔力遺傳的無解話題嗎?』

『詹姆沒聽過血統問題嗎?』天狼星略微詫異地看著詹姆搖頭,『這在魔法世界鬧得很大呢。』

『我們家從不討論那些,』詹姆裝模作樣地擺擺手,『什麼血啊、遺傳,又不是要生名犬,搞那麼多幹嘛啊!』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老師他們的要求並沒有錯,』還在思考紫霧事件雷木思說,『謠言不能再傳下去了,你們也聽到走廊上有多少離譜的流言傳著。詹姆,石內卜與紫霧的謠言因你而起,在我們找到證據前,真的不適宜再大肆宣揚,即使你有多麼討厭石內卜……』

『是啊、是啊。』詹姆似乎聽不進雷木思的話。

『我覺得雷木思說得對,』彼得小聲地贊成,『我們已經違反很多校規了,只是好運沒被抓到,如果詹姆一直說石內卜……』

『……一定會引起老師的注意,然後我們幹過的大事都要公諸於世了。』天狼星微微笑,『聽起來真不錯。』

雷木思不再說話,他走到窗邊背對著好友們。天狼星爆炸的襪子屍體仍躺在草地上,很難得沒見到阿破‧普哥飛奔出來尋找兇手。

『嘿,彼得,明天星期幾?』詹姆突然問,他刻意不看雷木思的背影。

『星……星期三吧。』彼得緊張地說,他察覺氣氛不太對。

『喔!有飛行學呢!』詹姆興奮地拍手,『這可是整石內卜的好機會!聖誕節要到了嘛!就送他這個大禮幫他慶祝!怎麼樣啊,天狼星?』

聽起來真不錯。』天狼星發出狗吠似地笑聲,『你記得鼻涕卜第一次飛行學怎麼害詹姆嗎,彼得?』

『呃……害他摔下來?』

『瑞斗說石內卜是用昏擊咒和不知名魔法──啥怕死咒──攻擊我,』詹姆故意提高音量,『你覺得我該怎麼回敬他呢,天狼星?』

『當然也是讓他摔下掃帚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天狼星笑道,『不過我不太清楚有什麼符咒可以對付鼻涕卜耶,詹姆,你想到了嗎?』

『你覺得飄浮咒怎麼樣?讓石內卜飄下掃帚──』

『你不是說要讓他摔下來嗎?飄跟摔差很多耶!』

『不然要用什麼符咒?飄浮咒最適合啊!』

『如果你們認為飄浮咒可以讓石內卜摔下掃帚的話,我會認真考慮換間寢室。』雷木思總算忍不住轉過身,表情雖然嚴肅像在生氣,嘴角卻不停顫抖。

『想通了啊?』詹姆嘻皮笑臉地看著雷木思,『要加入嗎?乖寶寶?』

『不要那樣叫我。』雷木思不耐地擺擺手,『好吧,為了你們,我決定變壞。』

『少男心,海底針啊。』天狼星亂七八糟地說,他手腳靈敏地從床頭櫃抽屜找出一小張空白羊皮紙,彼得則從書包找出羽毛筆與墨水,一行人各自從各自所站的位置朝房間中央前進。

『這計劃就叫作──』詹姆在羊皮紙寫下《鼻涕飛舞計劃》幾個大字,所有人都笑了,詹姆示意所有人靠近點,『時間是明天飛行課──我們就先這樣……』

聖誕節假期前的最後一堂飛行課,天氣也逐漸變冷,只差沒有漫天大雪──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的一年級學生一個個站在草地上,身邊擺著古老破掃帚,大家神情都很興奮,上回哈維夫人答應所有人,這堂課要讓大家自由飛行。

哈維教授替他們復習騎掃帚的注意事項和正確方法時,詹姆的心早就不知道飄到哪兒了,黑色眼眸透過鏡片,打量著放在溼潤草坪上的掃帚,清風將他的亂髮吹得更亂,他緩緩抬起頭,對著鑲有幾朵飄動白雲的天空,露出一個狡黠的微笑。

『你們可以自由練習,但在我喊到你們名字時就得過來。』

哈維夫人和藹地說,然後揮了揮手,這片草坪上憑空出現縷縷煙霧,她又揮了揮手,煙霧聚集成一個個足以讓人穿越過的圈圈,它們是鮮艷的黃色、粉紅色、綠色和藍色,煙圈外圍閃爍著星樣光芒;那些彩色煙圈在草坪上天空中排成一排,有的高底落差大,有的差了一百八十度,有的圈還會隨便亂飛。

『看見那些美麗煙圈了嗎?這是個小測驗──』

──』每個人的反應都一樣。

『安靜、安靜,』哈維夫人拍拍手,嘈雜聲音立刻停了下來,『不要擔心,不會很難的,就當作遊戲吧!先練習十分鐘,十分鐘後開始。』

學生散開,一個個蹬地往天空飛,也有的不管怎樣就是飛不起來;詹姆朝他另外三個朋友使了眼色,然後率先跨上掃帚。

『開始囉。』天狼星站在一旁,仔細注視著石內卜,石內卜的注意力只在詹姆身上,他不高興地甩開蘿絲貝,同樣跨上掃帚,雙腳一蹬──

『飛吧、飛吧──』天狼星笑著,『讓你看看詹姆和雷木思有多厲害。』

『雷木思的符咒絕對不會有問題,』彼得走了過來,指指天空,『但是──詹姆……他一騎掃帚就什麼都忘了。』

『那個笨蛋……主意還是他出的咧……』天狼星往天空揮了一拳。

詹姆在高空中翱翔,他讓風恣意地吹著,什麼事都拋到腦後,彷彿自己已與天空融為一體──

『你挺快樂的,波特。』一個討厭嗓音打破他的思緒,詹姆像從夢中驚醒般,猛然轉身。

『嗨,石內卜,』詹姆說,『你氣色看起來很好。』

『多虧你的胡扯,讓我最近的生活相當多采多姿。』石內卜繞到詹姆的左邊,『只差沒上報而已。』

『謝謝誇獎,關懷同學、友愛同學是我們的本份嘛!畢竟我們四個又不像你,小眼睛、小心眼、小鼻子……喔,抱歉,你的鼻子一點都不小。』詹姆哈哈大笑了起來,石內卜的黃臉變成綠色。

『太好了太好了!快把他激怒啊!快啊!』天狼星在地上跳啊跳的,彼得拍拍他的肩膀:『輪到你上場了。』

『知道啦!』天狼星跨上掃帚,對彼得眨了眨眼睛再加上一個微笑,然後輕輕地把身子帶上天。

『波特,你知道嗎?你有張臭嘴,』石內卜冷笑道,『我小心眼小眼睛就算了,你卻有張臭嘴巴,哎呀呀──還真是糟糕呢。』

『嘴臭刷刷牙就行了,你眼小還得把它挖大,多麻煩啊──』詹姆說完,扮了個鬼臉往上攀升,『沒時間啦!我要把握時間飛一飛。』

『那我就要把握時間將你撞下掃帚,』石內卜緊繃著臉,死命跟在詹姆後面,偏偏詹姆一會兒左轉一會兒右轉,飛行路線不斷變化,速度也慢慢加快,讓石內卜慢慢落後,他不甘心地呸了一聲,『學校掃帚怎麼可能飛得那麼快!』

就在這時候,天狼星好死不死狠狠撞到石內卜,石內卜一個不留神差點摔下去,他兩手緊扣帚柄,搖擺身子再度坐回帚柄上。

『真對不起啊,我沒看到你耶,鼻涕卜先生,沒辦法啊!誰叫我天生不會騎掃帚呢!』天狼星邊笑邊大叫,不一會兒就竄到別的地方去。

『我要殺了你們!』石內卜吼,他忿怒到極限,順手摸摸口袋,掏出魔杖,想到一個很棒的咒語,就在他準備施展時……掃帚忽然失去控制搖擺不定,想盡辦法要將坐在上頭的人甩下掃帚,石內卜緊緊抱著掃柄,嘴裡不斷咒罵,而他越生氣,掃帚甩得更是厲害。

『終於開始了。』詹姆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氣,俯衝到石內卜身邊,『你在表演特技嗎,石內卜?要不要我拉你一把?』

給我滾!我要殺了你!你對了這掃帚做了什麼!』石內卜吼叫,掃帚突然一個超級大迴轉,石內卜臉一陣青一陣紫,差點沒吐出來,他面目越猙獰,掃帚就越想將他甩開。

『我們沒做什麼啊,又不像你學過那麼多有趣的魔法,怎麼會對掃把做什麼事咧?』詹姆還在裝傻。

『哼,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石內卜滿頭大汗,他拚了命將魔杖指著詹姆的鼻子,『我看你很想回味帕斯奧……』

他話還沒說完,掃帚又上下搖晃了一下,石內卜這會兒可沒時間管那魔杖,只是緊抓著不讓自己摔下去。

『石內卜,你給我聽著,我詹姆‧波特生平最討厭黑魔法!』詹姆換上認真口氣,『你不該做這些事的,學了那麼多魔法又怎麼樣?學來賣弄,是嗎?憑著所有老師都相信你不能使用那些力量為非做歹,這樣很有趣嗎?你知不知道上次那個紫霧差點殺了全校的人?專會利用別人內心的脆弱,這樣很好玩嗎?走在死亡邊緣的感覺怎麼樣?你現在知道了吧?我只希望你能跟老師說清楚魁地奇比賽的事,並承認你錯了,不再賣弄聰明使用那些魔法──只要你答應我,你不會再使用那些魔法,我就保證不讓你摔下去。』

『哼,賣弄聰明?你才是賣弄聰明吧?』石內卜說,『說了一堆自以為很有道理的話,全都狗屁不通──』他話還沒說完,掃帚又大力地甩了甩。

『你最好不要再生氣了,要不然一定會摔下去,』詹姆伸出手,『答應我,不要再使用黑魔法、和全校道歉、向老師承認自己犯的錯吧……拉住我的手,答應這三件事吧……』

『哼,把你的髒手拿開!你們現在這樣對我跟我又有什麼兩樣呢?更何況我從來沒施展過什麼紫霧!你那三個條件──』石內卜板著臉狠狠地說,『我、死、也、不、答、應!』

掃帚碰一聲爆炸,石內卜從高空摔了下去,詹姆嚇了一跳,他想都來不及想就俯衝下去,抓住石內卜往後飛的長袍。

『你……很重……』詹姆抱怨。

『放手!』石內卜大吼。

『你想死嗎?』

寧死也不答應你!』

『你們在做什麼啊!』哈維夫人尖叫,她停止測驗,匆忙趕到從空中降下來的詹姆和石內卜身邊,『梅林的鬍子啊!你的掃帚呢?』

『小勒!你沒事吧!我好擔心、好害怕!掃帚怎麼會突然爆炸呢?』蘿絲貝偎到石內卜身邊,用自以為很嬌滴滴的聲音說。

『一定是你們葛來分多想殺了他!』維卡斯指著葛來分多生大罵。

『誰想殺他?詹姆還替你們救人欸!要不是詹姆,這個油頭髮早死了!』提姆‧甘那尼說。

『住口,大哥才不會死咧!是你們的波特害死他的!』維卡斯又罵。

『別吵了!石內卜先生,你沒受傷吧?』哈維夫人憂心忡忡地問。

『沒有。』石內卜掙扎起來,蘿絲貝趕緊扶他,石內卜再次將她甩開,黑眼睛顧著在葛來分多學生群中,尋找紅髮莉莉的身影。彼得和雷木思也跑去扶詹姆,天狼星則匆忙地降到地面。

『分明有詐!』莫賽博跳了起來,『我知道了,你們早就計劃好,有人對掃帚施法,然後這幾個人飛去激怒小勒,以便啟動魔法!』

『少血口噴人!』雅森尼‧吉格蘭指著莫賽博大叫。

『怎麼?想打架是不是?』維卡斯剛吼完,一個拳頭就打在他自己的臉上,天狼星在他面前冷笑,維卡斯氣極了,他咬著牙回毆──

動手了!動手了!

天狼星的臉被維卡斯打了一拳,幾個女生很不高興地用掃帚打回去、彼得嚇得直發抖,詹姆摔了腰,只能讓雷木思拉著觀戰。

更多的吵鬧、更多人挨了拳頭、更多人丟下掃帚圍了過來。好脾氣的哈維夫人氣極了,她吹了幾聲哨子還是沒人理她,場面越來越混亂。石內卜看見莉莉了,她和她的朋友在不遠處交談,對於這場混亂顯得無奈又害怕,石內卜趁亂逃出人潮,步履蹣跚地想走到莉莉身邊。

『始作俑者夾著尾巴想逃啦?』

石內卜猛個轉身,他發現艾蜜莉正拿著魔杖指著他。

『妳是……那個瑞斗?』石內卜問。

永遠……』艾蜜莉的紅色眼睛瞇了起來,『不准……』她將魔杖舉高,大聲一吼:『叫我瑞斗!』

一隻像老鷹那樣大的黑手一把撲向石內卜,石內卜還來不及閃開,就被那隻手壓在地上,石內卜想叫也叫不出來,他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他手腳拚命掙扎,那隻巨大黑手只是越壓越用力。

『這麼喜歡死亡,就先讓你嚐嚐什麼是吧!』艾蜜莉再次舉起魔杖,火紅的眼睛裡不帶一絲感情,『阿哇呾……』

艾蜜莉!』哈維夫人再次尖叫,原本打架打得正高興的一群人停止動作,他們被艾蜜莉和石內卜嚇到了,那不是打鬧,艾蜜莉是真的想殺死石內卜

『小勒!』蘿絲貝跌坐在地上。

『艾蜜莉,住手!』哈維夫人衝過去搶走艾蜜莉的魔杖,黑手頓時不見,艾蜜莉冷冷地看著哈維夫人,哈維夫人臉紅通通,氣喘噓噓地對所有人說,『我們今天上到這兒!剛才發生的事,我會稟告各學院導師還有校長!帶受傷的同學去醫院廂房,快!』

莫賽博甩掉眼中的血,拉著石內卜狼狽地離開。學生們也帶著傷口與驚嚇離去,他們不時打量艾蜜莉。草坪上只剩下詹姆、天狼星、彼得、雷木思,和拿著掃帚,呆呆站在遠方的莉莉、雪妃與布依緹。

『艾蜜莉,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哈維夫人的聲音在發抖,『妳會殺死他啊……』

我就是要殺死他,』艾蜜莉面無表情地說,『他對黑魔法很有興趣,而且故意喊了我的姓氏。』艾蜜莉轉頭面向哈維夫人,清楚地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接下來的這句話:『喜歡黑魔法的惡魔,全部下地獄吧。

艾蜜莉!妳說什麼?妳跟我來,我們得去找鄧不利多!妳怎麼會說這種話!』哈維夫人明顯受到很大的驚嚇,『其他人快離開吧!不要再惹麻煩了!』

哈維夫人拉住艾蜜莉的手往城堡走去,艾蜜莉冷冷地跟著她走,黑色長髮飄呀飄。

『她……她……』雪妃的臉比平常還要蒼白。

『她……』平時辯才無礙的布依緹開始結巴。

『那女的……』天狼星吞了口口水,『沒問題吧?』

『好可怕……』彼得說。

『她一定也遇過很大的打擊。』雷木思小聲地說。

『不管怎麼樣,』詹姆痛苦地說,『先送我去醫院廂房啦!』

另外三人手忙腳亂地將詹姆抬起,走向城堡。

『我們也走吧,莉莉……』雪妃拉拉傻站在那兒的莉莉,莉莉卻一動也不動,『莉莉?』

『大家都說,小勒就是製造紫霧的人……』莉莉淡淡地說,『小勒跟我說不是他,但是剛才艾蜜莉也說──小勒對黑魔法很有興趣……』

『妳不是信了瑞斗的話吧?』布依緹像是現在才恢復說話能力,『她真的想殺石內卜耶!雖然我不反對,可是,她眼中一點同情與憐憫都沒有,她和石內卜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過是喊了姓氏!為了這種理由殺人──她自己才是惡魔咧!』

『不、不是這樣的,』莉莉愁眉不展,『艾蜜莉不是那種人,她只是……』

『我們不要再待在這兒了,先去醫院廂房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吧。』雪妃阻止莉莉的胡思亂想,一行人也離開那片草坪。

她不會隨便殺人,艾蜜莉一定有什麼苦衷。她的內在是很善良,我感覺得出來,不然她為什麼不消掉我的記憶?她一定沒有遇過一個真正對她很好很好的人──』莉莉心中深信著,『反倒是小勒,他到底怎麼了?難道絕望紫霧真的是他施展的?為什麼小勒會變成這樣……

一時混亂的草坪,只剩下支離破碎的掃帚屍體,靜靜地躺著。

吃完晚餐後,費格教授來交誼廳狠狠訓了一年級生一頓,內容不外乎:惡作劇要適可而止、上課要專心、尊重老師、友愛同學、大家都是一家人。她沒有提到艾蜜莉的事,也沒有人敢問關於艾蜜莉的事──飛行課後就沒有人再看到她了──費格教授一離開,眾人便圍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談論艾蜜莉。

『她很厲害,但是很可怕。』

『你有沒有看到她的臉?真的非常非常的可怕!』

『她是不是已經殺過人了啊?』

『她不是比我們小一歲嗎?』

『說不定她本來是要分到史萊哲林,然後她威脅分類帽把她分到葛來分多。』

『我們怎麼會跟那麼邪惡的傢伙在同一個學院啊?』

『她還不准我們叫她瑞斗耶。今天那個史萊哲林生一喊,就差點被殺了……』

連高年級生都高談闊論了起來,只有少數人靜靜地不發表意見──詹姆和雷木思等人沒有加入討論,他們四個坐在角落玩牌。另外就是深信艾蜜莉有委屈的莉莉,她正心不在焉地寫作業。

『我有小道消息喔!』布依緹站起來大聲說,『我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哈維夫人帶她去見鄧不利多教授!瑞斗還冷冰冰地說:「喜歡黑魔法的惡魔,全部下地獄吧」!』

『什麼啊?』

『好那個……』

『她自己才是惡魔吧!』

布依緹這句話讓所有人開始說艾蜜莉的不是,什麼在魔藥學課時、她眼睛眨都不眨地殺死瓢蟲、什麼上黑魔法防禦術時怎麼樣怎麼樣、什麼吃中飯時做了什麼──詹姆快要連牌都玩不下去,他草草出牌,摀住耳朵。

『那麼邪惡的人,還是早早趕出霍格華茲吧!』

『夠了吧。』莉莉說話了,她平靜地邊寫作業邊說,『你們為什麼不想想艾蜜莉為什麼會這麼做?為什麼只會說她不是?』

『那妳又知道那女人為什麼要這麼做?』一個五年級男生反問,『妳是不是贊成繼續讓那個惡魔留下來,讓她一個個地殺死我們啊!』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莉莉扔下筆站了起來,股起勇氣發抖地說,『我相信艾蜜莉!她一定遇過什麼事才會變成這樣,她內心很善良……就像史萊哲林學院裡,也不是所有人都……』

『哼,史萊哲林,那裡面一個好東西都沒有。』天狼星冷冷地說。

『是啊!天狼星說得對,』瑪麗‧麥唐納甩甩頭說,『妳之前常和那個紫霧施咒者約會!他想害了全校,妳還不是繼續跟他約會?在妳心裡到底是怎樣的人才就過份?』

『伊凡!哈維夫人已經帶瑞斗去找校長了耶!說不定他們已經批准要開除那個女人,別忘了,她可是差點殺死一個學生!』

『莉莉,妳是不是被她下了什麼藥?』布依緹問道,『還是被妳的小勒下藥?』

『我才沒有!』莉莉紅了臉大聲地說,『好!你們哪個人和艾蜜莉接觸過,覺得自己很了解她?你們根本不敢靠近她,還裝得很了解她!』

『妳自己又很了解她嗎?』一個六年級女生吼,『惡魔是人不能了解的!』

此時交誼廳的門打開,所有人安靜下來──艾蜜莉冷冷地走進來,眾人口水不敢吞,呼吸也不敢,只是安靜地、慢慢地讓出一條路讓她過去。艾蜜莉不看那些人,自顧自地爬上樓梯,就在一片鴉雀無聲又轉為陣陣私語時,她轉過身,居高臨下看著那些人。

『我在門外站了一段時間,』她面不改色地說,『我都聽見了。』

短短幾句話卻有著莫名壓力,艾蜜莉說完轉身就走,樓下又是一陣吱吱喳喳地討論聲,莉莉愣了愣,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書本,匆匆忙忙跑上樓梯。

『伊凡?』詹姆看著他討厭的那個女生背影,『妳到底在想什麼啊?』

『艾蜜莉?』

莉莉悄聲推開房門,寢室內又暗又靜,莉莉試探地叫了一聲。

『幹嘛?』艾蜜莉站在窗邊,黑髮飄逸著。

『沒有……我只是……』和詹姆吵嘴從不口吃的她竟然吞吞吐吐起來。

『嗯,』艾蜜莉看著窗外,『今晚沒有月亮,風也挺大的……』

『艾蜜莉,』莉莉冷靜下來朝窗邊走去,她也看著黑天鵝絨般的夜空,『這樣會感冒。』

她們沉默了好一會兒,兩人都望著夜空,讓風恣意將頭髮吹亂。

『聖誕節快到了吧,』艾蜜莉柔聲地說,『所有人都會回到溫暖的家去──這樣也好,霍格華茲就會安靜下來。』

『艾蜜莉──』莉莉想要說些什麼,卻又闔上嘴。

『如果是什麼沒大腦的、勸人為善之類的話我是不會聽的,妳說了也沒用,如果妳以為妳能夠了解我、能夠幫助我,哼哼,別白費功夫了。』

『不是!我當然知道那些妳都不會想聽的──我是想,對、沒錯,聖誕節快到了……所以,』莉莉硬擠出笑容問,『妳會不會排斥麻瓜?』

『不會……怎麼?』艾蜜莉不太了解她的意思。

『雖然聖誕假期時霍格華茲的人會變少,但是還是會有零星的人和討厭的耳語存在嘛!而且這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耶!應該要快樂過這假期才對啊──我是想說……』莉莉整張臉漲紅,『如果妳的聖誕假期還沒安排行程的話,那麼這段時間,要不要……到我家玩?我爸爸、媽媽還有姊姊都是麻瓜,而且我們家會辦派對,那真的很好玩很好玩!所以……』

莉莉說到這兒喉頭又被什麼哽住似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想親近艾蜜莉、也不知道為什麼對她如此深信不疑,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邀她過節。在莉莉的心中總有一種小小的聲音,促使她接近她──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艾蜜莉跟一般的巫師沒有什麼兩樣,不需要排斥她……

『嗯,』有那麼一瞬間,艾蜜莉訝異地瞪大眼睛,她看了莉莉一陣子,嘴角上揚,繼續看著夜空,『……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真的?』莉莉大叫,『真的嗎?太好了!我現在就寫信給爸媽!』

她轉身衝出房門,房間再度恢復沉靜。

『真像個孩子……』艾蜜莉喃喃自語地,『不過,本來就是孩子啊……』

可惡!』

華麗書桌上的東西全被一掃而空,瓶瓶罐罐、書本紙卷、食物墨水全灑在地上。寢室門外帶著關心的史萊哲林生嚇得全往後退了一步,靠著牆拼命顫抖──賽佛勒斯‧石內卜,這傢伙脾氣古怪是任何人都知道的,尤其在眾人面前受到如此難以忍受的屈辱後,現在的他氣得想把所有人連同這破爛城堡一同毀掉……

石內卜將他的魔杖扔在地上,忿怒地將挺愛看的一本關於黑魔法的書撕爛,並將所有擋在面前的東西一股腦兒往地上砸,燒著黑暗的忿怒瀰漫在華麗的房內。

『小勒!』莫賽博是第一次看到石內卜發火,他靠在門上,聽著自己心愛的珍貴水晶瓶被摔爛。

『大哥!』維卡斯也嚇傻了,他靠著牆緊抓住莎莉‧愛可樂森,莎莉則是不發一語地站著。

『小勒,我是不在現場,不知道這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你有必要把這口氣全發洩在我們身上嗎?』偉克,依佛冷冷地說,一個和石內卜同寢室的二年級生,他同時也是史萊哲林中少數成績頂尖的人,『而且你也受了傷,不管是身體或心理,你現在需要的不是這些垃圾出氣筒,而是好好休息!』

石內卜毫不理會依佛,他正忙著把椅子一張張踢倒,然後發出一聲像是積壓好幾百年、來自地獄的慘叫。

『小勒……』蘿絲貝蹲在牆邊心疼地聽著他發脾氣,當石內卜慘叫時,她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斷了一樣,她不顧一切地衝到門房邊趴下,哭哭啼啼地說道,『對不起……小勒……很抱歉我沒有想辦法幫助你……但是你不要再這樣了……如果要讓我看到你如此難熬如此痛苦,我寧願代替你承受……』

石內卜停止動作,不知道是因為他氣夠了,還是羅絲貝的安慰話語奏效,亦或是害怕羅絲貝說的話會越來越肉麻,他會聽不下去要她住口,這才乾脆地停止動作。石內卜悄悄打開門,對著倒地的蘿絲貝柔聲說:『滾開。』

蘿絲貝停頓了一下,石內卜再次鎖上房門,只剩蘿絲貝傻傻傻地跪在那裡。

『我們走吧,別管他了。』依佛要聚在門口的眾人下樓。

『我以為這傢伙生氣時只會悶不吭聲生悶氣,沒想到他居然這樣……』莫賽博說。

『換作是我我也會很氣憤,』莎莉沉聲地說,『不但之前想對溝鼠做的事沒成功,還被一個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女孩折騰,要是我沒羞愧而死,也會忿怒而死。』

『什麼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女孩?』依佛不耐煩地問,『你們飛行課到底發生什麼事?』

『不就是葛來分多的四人組,他們早就有預謀,反過來整小勒!』莫賽博說,『小勒從空中摔下來。哼,那個波特,到處造謠,誣賴小勒是紫霧的施咒者就算了!還自以為正義跑來害他!』

『呵?小勒施展出紫霧?別笑死我了,那個波特腦子這麼簡單啊?』依佛哈哈大笑,『當時在看台,小勒替我們解除咒語都來不及了,施展紫霧?哈,葛來分多果然都是群蠢貨!』

『除了四人組外,葛來分多那邊有一個女的,』維卡斯大聲地表示,『她才可怕加可惡好幾百倍咧!我不得不承認她很強──你們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啦──她真的很強,而且很可怕!』

『到底是什麼女的?』依佛好奇地問。

『艾蜜莉‧瑞斗,』莫賽博說,『我是從部長兒子那聽來的,她才十歲,比我們年齡都小一歲,據說是來自黑巫師家庭,從小就被訓練成黑巫師,活生生的殺人機器。』

『這樣的人怎麼會分到葛來分多?』

『大家說她威脅分類帽……』

『那個女的很可怕!她變出巨手壓住小勒!還想用索命咒殺了他!』蘿絲貝依舊跪在地上,『而我……我當時居然嚇得跌在地上,腳一點力氣也沒有……我最愛的人就要在我面前死去,我居然沒有膽量為他做些什麼……我居然沒辦法保護他……』

這些話兒如果是出自一個美女口中就好了──在場除了蘿絲貝外,大家都這樣想著,這些話從蘿絲貝口中出來,就像是一部沒水準的喜劇片一樣──莎莉輕輕掩住嘴巴,莫賽博別過頭,不讓她發現他們在偷笑。

『哇哈哈──』維卡斯真的是笨蛋一個,他毫不保留大笑,『蘿絲貝,妳真的不是普通的三八……妳再這樣纏他,大哥大概寧死也不想看到妳咧!』

『我是認真的!』蘿絲貝站了起來,拍拍衣服,『我一定要利用假期好好陪著他,散散心……萬一他自尋短見,那……我也不要活了!

她轉身跑向寢室,留下愣在交誼廳整理東西的人,整個氣氛竟然也因為她的三八輕鬆了起來。

『如果蘿絲貝再不快自尋短見,那我們都不用活了。』莫賽博淡淡地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