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 獸足、鹿角與花謎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Riddle of Flower

 

M.S.Zenky◎ 著

 

 

第三章 姊姊的嫉妒

當寶藍色轎車駛出充滿石造建築物的市區時,車內廣播正巧播起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悠揚的音樂因為不同樂器一一加入,而愈漸大聲,其中長笛的聲音彷彿鳥鳴一樣輕盈地躍著,和窗外霧景中的鄉村十分搭配。

莉莉‧伊凡鮮綠色的杏仁大眼眨都不眨地看著不斷後退的田園,彷彿要將這宛如風景畫的景貌烙印在自己腦海中般認真。斑駁的白色籬笆圍起田野,朦朧中一條小河幽幽地逕自流動著,車子繼續往前行駛,霧氣中的山巒漸漸放大。

『好漂亮喔……』莉莉目不轉睛地讚嘆道,『我想我在都市裡待太久了。』

『親愛的,妳們那所學校不也在蘇格蘭嗎?』莉莉的母親,伊凡太太從前坐轉頭問道,夏日的北國旅行讓她心情更加愉悅。

『霍格華茲是在愛丁堡,又沒有印威內斯這麼北部。』莉莉嘟嘴說道,『而且除了霧還滿大的以外,霍格華茲附近都是山,也看不到那麼漂亮的田園嘛!妳說對不對,艾蜜莉?』

被莉莉喊到的艾蜜莉一動也不動,依舊撐著左臉冷看窗外,不知道是沒睡飽還是無聊得發慌,又或者是在沉思些什麼一樣,她完全沒聽見莉莉說的話。

『艾蜜莉?』

穿著黑色高領無袖的她露出纖細手臂,絲毫不將印威內斯清晨的氣溫放在心上,莉莉搖搖艾蜜莉的右肩喚了她第二次,她才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著莉莉。

『這裡很美吧!我們在霍格華茲都看不到這麼美的風景,對吧?』莉莉開心地說,『就像風景畫一樣!』

『如果像風景畫,那麼也沒必要跑來這邊看風景,去藝廊看畫就好了。』艾蜜莉不解風情地說,但是莉莉和伊凡太太卻忍不住笑出聲來。

『呵呵,艾咪(Emi,艾蜜莉的親暱叫法)真可愛!』伊凡太太差點沒鼓掌叫好,『很有趣的想法呢!』

『請叫我艾蜜莉,』艾蜜莉皺起眉頭,『我不喜歡暱稱或綽號。』

『呵呵,是是是,對不起喔,艾蜜莉。』伊凡太太微微一笑,田園交響曲早已結束暴風雨的第四樂章,第五樂章也在伊凡太太的哼聲下逐漸步入尾聲。

車子拐了幾個彎,伊凡太太伸長手臂換音樂,廣播中披頭四的經典歌曲〈yesterday〉飄了出來,莉莉和伊凡太太愉快地一同哼著,當第一次主旋律結束進入間奏時,伊凡太太突然說道:『披頭四真的很棒呢,可惜他們解散了。莉莉很喜歡披頭四喔,她小時候聽到披頭四的歌都會跟著跳舞呢。』

『我才沒有呢!』莉莉抱怨道,『那是媽跟爸只愛放披頭四的唱片呀!』

『艾蜜莉喜歡披頭四嗎?』伊凡太太又轉頭問道。

『甲蟲?』艾蜜莉皺起眉頭,『我沒聽過會唱歌的甲蟲。』

『不是啦!那是個合唱團體,做出很多很動聽的音樂,』莉莉笑著說,『原來巫師世界沒聽過披頭四──』

『我不聽音樂的。』艾蜜莉又看向窗外,左手邊的小河變得非常寬闊。

『真可惜,音樂是很棒的魔法喔,特別在妳需要冷靜與休息的時候,它能讓妳的身心舒緩。』伊凡太太親切地說,艾蜜莉眼睛飄過默默地看著她。

『嗯……』艾蜜莉小聲地說,『我以後會聽聽看的。』

『艾蜜莉真的變得很不一樣呢。』莉莉說。

『喔?』

『對呀,』莉莉認真地點點頭,『真的很不一樣。』

艾蜜莉不再回應,莉莉和伊凡太太也不再出聲,因為她們母女倆已經陶醉在披頭四的歌曲中了。艾蜜莉覺得有點頭昏腦脹,這都拜那輛營業好幾十年的騎士公車所賜,不暈車的人搭過以後很少不會想嘔吐,再加上為了與前一天就到達印威內斯,下榻在市區旅館的伊凡一家會合,艾蜜莉早上五點就到火車站等了。

早知道就不答應了。』艾蜜莉在心裡暗暗想著,反正自己也沒有那麼想旅行。

路邊是看不見邊際的原始森林,遠方是看不見兩端的橫臥山巒,艾蜜莉伸長脖子,約幾英哩外的水面上佇立著黑影,她猜測那應該就是尼斯湖的碼頭了。伊凡太太唱歌的聲音越來越大,艾蜜莉覺得有點吵、又有點蠢,但她也沒多說什麼,彼此不熟,對方是單純的麻瓜,又是莉莉的母親……

說實在的,第一眼看到伊凡太太時,艾蜜莉根本想不到她會是莉莉的母親。

伊凡太太非常的瘦,整個人像一條拉長的皮帶,馬臉上佈滿不少雀斑,這讓她的年紀看起來比實際上輕許多,她長得普普通通,跟莉莉一點都不像,唯一遺傳給莉莉的大概就是那頭美麗深紅色秀髮,以及活潑開朗、大方聰慧的個性。可能是結過婚的關係,也可能是艾蜜莉個人觀感,她覺得伊凡太太比莉莉還要聒噪。

伊凡先生在某間小型公司當主管,有頭黑色亂髮和鮮綠色的漂亮眼睛,他長得相當俊秀,和莉莉有幾分神似,只是比較沉默寡言,從火車站開始到現在,艾蜜莉沒聽過伊凡先生說話,就連他開車來接她時,伊凡先生僅僅是點點頭而已。

艾蜜莉從莉莉的背後偷瞄了眼佩妮,佩妮‧伊凡是莉莉唯一的姊姊,她似乎遺傳了父母所有不好的外貌基因──黑色宛如稻草般乾硬的亂髮,隨便在頭上紮成的硬馬尾,和母親相差不遠的臉型,同樣佈滿雀斑。

艾蜜莉一樣還沒聽過佩妮說話,她連正視自己、點頭招呼都沒有,對父母和妹妹同樣不理不采。但會有這樣的反應,艾蜜莉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大驚小怪或是生氣不開心的。

畢竟,原本和諧普通的幸福麻瓜家庭,出了個女巫。

而這個女巫在學校結交了另一個女巫,還帶她參加暑假的家庭旅行。記得自己上車時,佩妮便急著說『自己暈車,非常不舒服想坐窗邊』,而和莉莉換了位置,雖然她一路上臉色鐵青,卻絲毫看不出暈車的症狀,她不過是想讓莉莉坐在中間,將自己與女巫艾蜜莉隔開罷了。

『啊啊!我們到了!』莉莉興奮地大叫,她身上粉紅色的無袖薄衣飄起,『艾蜜莉、佩妮,妳們看!那就是尼斯湖!』

艾蜜莉搖下車窗,順著莉莉的手指往外看──小河注入寬闊的水域,水域上飄凝著淡淡霧氣,透過霧氣可以看見對岸,順著山勢延伸的黑色森林。湖面上的碼頭停泊著幾艘小船,艾蜜莉猜測那是麻瓜巡邏用的,湖邊佇立著不少石建小屋,其中一棟難得的木屋就倚著湖邊,一座木橋平穩地從木屋內爬上湖面,朦朧在迷霧中。

車子開始硿嚨硿嚨晃動,道路逐漸蜿蜒爬升,當披頭四〈Hey, Jude〉演唱完畢的同時,寶藍色轎車終於回到平穩路上,而一個親切的小村莊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我們到囉!』伊凡太太笑著說,伊凡先生將車速減慢,路邊一位穿著湖水綠圍裙的大男孩匆忙跑了過來。他在駕駛座窗邊彎下腰,親切地更大家打招呼,伊凡先生立刻搖下窗戶。

『諸位好!是伊凡先生五位吧?』男孩笑著說,『我是卡斯汀‧屠特,「水怪旅店」的服務生!請將車停到那邊的停車空地好嗎?』

伊凡先生沒有說話,他點點頭,待卡斯汀‧屠特退後幾步才開往停車空地。停妥位置手煞車一拉起,伊凡太太便將廣播關掉,拍拍手要大家收拾物品下車。首先衝出車子的是佩妮,她似乎想離女巫妹妹跟女巫妹妹的女巫朋友遠遠的,只穿了白色背心的她手中緊抱著薄外套,痛苦地蹲在路邊──最後的爬坡轉彎道真的讓佩妮暈車了。

『來幫忙。』伊凡先生總算開口,他的聲音很有磁性,他輕鬆地推開行李車箱,然後將每個人的行李提了出來。莉莉一手拿了自己的綠色行李,又搶著幫艾蜜莉拿她的黑色包包。

『我可以自己拿。』艾蜜莉說。

『我幫妳拿!』莉莉吐吐舌頭,『又沒有多重。』

卡斯汀‧屠特就站在停車場門口,他微笑著跟大家打招呼,然後領著他們往那棟依傍湖岸的木屋走去。

『水怪旅店』這個名字非常奇特,它的建築也與一般的石造建築不同,在湖邊潮溼的氣候下還大膽使用了原木建造,而水怪旅店也比其他商店大上許多,看起來是經營有成、賺不少錢的店面。旅店入口處擺著一座大理石水怪雕像,看起來活脫脫像隻放大過、長了烏龜腳和獅子牙的蛇,幾位看起來是大學生的遊客搶著跟雕像拍照。

『請到櫃台辦理住房登記,祝各位玩得愉快。』卡斯汀揮揮手和大家道別,又立刻衝向一輛剛開進村莊的紅色轎車。

推開玻璃門,柑橘般的香氣撲鼻而來,大廳裝飾簡樸但好看,顯示出旅店老闆的品味。幾張與木頭搭配起來相當合適的沙發擺著,與小桌子合成一組,幾盆青綠色的盆栽點綴大廳,天花板上閃閃發光的藝術燈,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夢幻。櫃台前站了兩位小姐,她們穿著湖水綠色的套裝,胸前都別著名牌,櫃台後方有電話、櫃子、文件夾,以及好幾個不同時區的時鐘。除此之外,大廳最特別的一點,就屬牆上掛的油畫了,那不是名畫的複製品,而是各種風格所繪的水怪幻想圖。

伊凡先生大步走向其中一位櫃台小姐,她一看見伊凡先生便有禮貌地說:『伊凡先生對吧?兩房?』

『是的。』

櫃台小姐左手將兩把鑰匙遞給伊凡先生,然後招招右手,一名年紀看來與莉莉她們差不多的褐髮馬尾女孩跑了過來,她穿著跟卡斯汀一樣的圍裙。

『你們好,我是茱莉亞‧屠特!』茱莉亞活潑地說,『你們的房間在三零五。由我帶路。』

『可以看到湖嗎?』伊凡太太問道。

『我們旅店所有的房間都能看到尼斯湖美景,中庭廣場除了烤肉和野餐、辦活動外,也能散散步喔!』茱莉亞殷勤地介紹著,一行人跟著她走進左手邊長廊,狹長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見整座尼斯湖,前頭是好幾間客房,左手邊則有一道樓梯,『我們旅店特地架了座木橋,可以從廣場走到湖面上呢!很多人會在那邊待上一整天,就為了目睹水怪一面。』

『尼斯湖真的有水怪嗎?這世界上真的有水怪?』伊凡太太又問,『我剛剛看到村莊內有許多水怪紀念品,還有一個告示寫著「水怪博物館,將在此開幕」……』

『當然有呀!』茱莉亞不服氣地說,『而且還不少呢!』

『媽,真的有水怪,』莉莉急忙補充,『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中有提到,牠們可以自由改變外貌,很多時候是變成馬。』

『咦?』茱莉亞驚訝地看著莉莉,『妳為什麼知道──』

『茱莉亞!』正要帶著大家上樓的茱莉亞嚇了一跳,樓梯對面的房間,衝出一位年約六十歲的禿頭老爹,他也穿著一樣的圍裙,不太高興地瞪著茱莉亞,『妳又跟客人胡說了,嚇壞客人怎麼辦?』

『爸,是他們問我的呀!』茱莉亞不悅地說。

『妳忘了之前的約定嗎?』禿頭老爹說,『是妳不願意接雙號棟的工作。』

『那邊會有很多奇怪客人嘛!卡斯汀昨天還被一隻牽螃蟹退房的客人嚇到耶!那隻螃蟹有一頭小象那麼大!』

『別說那麼多了!』禿頭老爹用力壓著茱莉亞的頭,『很抱歉諸位,小女胡言亂語嚇壞大家了,放心,我們旅店非常地安全,也沒有真的看過尼斯湖水怪,水怪也不會變成馬……』

『爸!』茱莉亞不服氣地喊道。

禿頭老爹抬起頭還想說些什麼,眼神卻停在艾蜜莉臉上久久不願移開,甚至略微吃驚地緩緩張開嘴巴。

艾蜜莉面無表情地看著禿頭老爹,然後微微別過頭掩嘴竊笑,輕聲說了句:『禿頭。』

禿頭老爹誇張地倒退幾步,然後再次壓茱莉亞的頭,跟所有人道歉。

『真的很抱歉!真對不起!我們屠特一家子有眼無珠,把五位認成一般的麻瓜觀光客了!』禿頭老爹一臉歉意,隨後從圍裙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牌交給伊凡先生,『我是水怪旅店的老闆,渥克‧屠特,尼斯湖旁經營旅店最久的人。很高興認識諸位,我現在立刻替大家安排雙號棟三樓視野特別好的兩間貴賓房。』

『啊──不用啦!』伊凡太太笑了笑,『什麼貴賓房的。』

『再說我爸媽和佩妮真的都是一般的麻瓜呀。』莉莉幽幽地說,『而且貴賓房不是……』

『茱莉亞!去櫃台換鑰匙,給他們三零二、三零四的鑰匙,』禿頭屠特一把抽走伊凡先生手中的鑰匙,塞進茱莉亞掌中,茱莉亞愣在那兒,禿頭屠特又大吼了一次,『快去呀!我會帶他們去房間的。』

『我們真的不用貴賓房。』伊凡先生難得開口說道。

『不、不,你們是小店的貴賓,一定要用貴賓房,而且我們旅店對於魔法族群的收費很低廉,設備又比單號棟麻瓜客房好上許多。』禿頭屠特領著他們回頭走,不時偷瞄艾蜜莉,『再說我真沒想到這位姑娘會來到我們小店,這真的是我們的榮幸!』

『姑娘?』莉莉看向艾蜜莉,『是說妳嗎?』

『不知道。』艾蜜莉移開視線不去看禿頭屠特的禿頭,她總是會被反光的頭頂弄笑。

『是呀、是呀,前幾個月的祭典事件,雖然預言家日報上沒有報導,但我這兒房客多,內幕也聽多了,紅眼黑髮……準沒錯!妳就是以一擋百位黑巫師的「戰神艾蜜莉」吧!』禿頭屠特興奮地說。

『啊?』艾蜜莉挑起眉毛,與莉莉同時發出不解的嘆聲。

『沒錯、沒錯!全英國酒吧、旅店都在討論「戰神艾蜜莉」的事呢!』禿頭屠特認真地說,『一位專門研究前世今生的學者說,妳是希臘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化身!妳一定是火象星座吧?』

『不,我天蠍座的,』艾蜜莉淡淡地說,『水象星座。』

場面有點尷尬,但禿頭屠特還是哈哈笑了幾聲掩蓋過去,當他們回到大廳時,茱莉亞正好拿了鑰匙,再度交到伊凡先生手中,那鑰匙的形狀比較特別,就像是一隻小水怪縮影一樣。

『老爸,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茱莉亞賭氣地說,『我在打工耶!』

『好啦、好啦,我去處理午餐就是了。』禿頭屠特無奈地走開,離去時不停地回頭看著艾蜜莉,艾蜜莉在莉莉的安撫下才勉強忍住不去對屠特下咒。

『哦,原來你們旅店的單雙號,就是用來區分一般旅客跟巫師旅客呀?』伊凡太太感興趣地問。

『對呀,不過兩種客人的入口是不一樣的,』茱莉亞說,『在雙號棟地下一樓有好幾個大壁爐,提供巫師利用呼嚕粉來往。』

『呼嚕粉?』伊凡先生重覆了這個詞,佩妮像被什麼噎到一樣發出怪聲。

『巫師的旅行方式,在壁爐中丟粉,然後大喊要去的地方,就可以到達目的地的壁爐。』莉莉不厭其煩地解釋道,『很方便的方法唷!』

『哇,妳的解釋方式跟《就業諮詢手冊──魔法部篇》說的一樣耶!』茱莉亞驚訝地說,『妳也是六年級生嗎?怎麼沒見過妳?』

『不,我跟艾蜜莉剛升三年級,』莉莉害羞地說,『《就業諮詢手冊──魔法部篇》的資料都是引用《簡單易懂魔法百科大全》。』

『原來如此!我是雷文克勞的,我們一家都是,你們呢?是赫夫帕夫還是葛來分多?』

『葛來分多。』莉莉說,『雷文克勞呀,妳們家的人真優秀!』

『葛來分多也不差呀。』茱莉亞嘻嘻笑著,佩妮痛苦地嗚咽一聲,她完全不能接受任何有關魔法的話題、畫面、物品、事件。

一行人在走廊上走著,此處的樣式和裝飾、佈局都跟另一邊一樣,只是左右顛倒了而已,茱莉亞在樓梯前停了下來,伸出雙手,低聲唸了些什麼,才帶著他們往上走。

『一點點麻瓜禁制咒,可以隱藏樓上真正的房間,』茱莉亞說,『其實雙號棟的房間,比單號棟的還大、還要多,我們用了點小魔法讓空間完全利用。』

『真厲害。』莉莉說。

『這都是我爸爸想出來的。』茱莉亞得意地說,『他在這裡住了好久,霍格華茲畢業後就來了,當時的水怪旅店還在一對麻瓜夫妻手中,他們很沒有經營管理的概念,是我爸爸把水怪旅店經營起來的。』

他們爬上二樓,再爬上三樓,茱莉亞往左手邊拐彎,繼續走著。

『原本旅店很小,只有單號棟那樣大小,是後來爸爸收購了這塊空地,才又蓋了雙號棟。』茱莉亞突然沉下聲音,『雙號棟這塊地,原本是對巫師母女的小木屋……』

『她們怎麼了嗎?』伊凡太太緊張地問。

『一點小意外,女兒失蹤了,母親落到湖裡喪命。』茱莉亞在三零二前停下腳步,她搖搖頭換回原先高亢的嗓音,『啊!我說太多了!真抱歉!這兩間房就供你們使用囉!第三天早上十一點前要退房喔!我們現在樓下餐廳就有提供午餐了,你們也可以叫客房服務,要到村子的餐廳吃也可以──祝你們玩得愉快囉!』

茱莉亞急急忙忙地說完,便匆匆忙忙地下樓。五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兒,伊凡先生才將三零四的鑰匙交給莉莉。

『妳們三個一起睡。』伊凡先生說。

『不要!』佩妮總算再度發出聲音,『爸!我要跟你們一起睡!』

『佩妮,妳都這麼大了,』伊凡太太說,『之前旅行妳也都跟莉莉睡呀。』

『不管!』佩妮任性地說。

『佩妮這樣會給爸爸和媽媽帶來困擾……』莉莉皺起眉頭,她將水怪鑰匙插進鑰匙孔,鑰匙發出綠光後,房門便應聲打開,莉莉先提著自己和艾蜜莉的行李進去,然後又出來將佩妮丟在地上的行李提進房,『快進來吧。』

『我……』佩妮還想說些什麼,但另一邊爸媽也已經開門進房了。佩妮癟著嘴,她一點都不想住在什麼巫師專用的旅店套房,管它貴不貴賓,她寧可睡一開始的單號棟!但是,就算睡單號棟,佩妮也很排斥跟莉莉──那個怪胎朋友睡在一起!

艾蜜莉看了佩妮一眼,便自顧自地進房了。這個房間的大小大概跟霍格華茲的五人寢室一樣大,進門便能看採光明亮一整面落地窗,還附了三層功能與樣式各不同窗簾可供使用。房內擺了兩大張軟綿綿的四柱大床,所有的家俱都附有精美雕刻或是繪畫,此外牆邊還有一個小型壁爐,牆上所有的油燈座都鑲有寶石,造型當然是海蟒狀的水怪。

艾蜜莉將自己的行李提到衣櫃旁,搭配扶手椅的小茶几上擺著今天的《預言家日報》,梳妝台旁邊還貼心地準備了一只桌上型化妝用大釜。

『好特別唷!這就是巫師的旅店!』莉莉大叫,她摸著壁爐上一顆光滑的黑色石頭,『艾蜜莉!是廣播石耶!好有趣唷!可惜我們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不然就能聽巫師界的廣播了!我還沒聽過呢!』

『有我在的地方,妳可以盡量施展魔法,』艾蜜莉無所謂地說,她指著門外不停發抖的佩妮,『不過妳姊姊可能會嚇死。』

『佩妮。』莉莉嘆了口氣,走到房門口,『我關門囉。妳如果堅持不進來,就睡在外面吧。巫師旅店夜晚的走廊會冒出什麼玩意兒,我可不知道喔。』

『知道啦!』佩妮慘白著一張臉尖叫,『知道了啦!我進來就是了!我進來就是了嘛!』

佩妮用力地坐在四柱大床上,紅了眼眶,惡狠狠地瞪著四處打量的莉莉和艾蜜莉。

『我討厭妳們,討厭魔法。』

 

 

中午,他們到村子口的胡拉克鄉村餐廳用餐,那裡的食物精緻好吃,上餐速度又快,伊凡先生還喝了兩大杯蘇格蘭威士忌。莉莉覺得餐廳內一直有人在注意著他們,她把這件事告訴艾蜜莉,艾蜜莉卻不以為意地說:『大概又以為我是「戰神」吧。』這句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吃完飯後,他們在村子閒逛,各式各樣的店散布在這個依著尼斯湖的村莊,除了一些水怪紀念品店、蘇格蘭文物紀念品店,伊凡太太和莉莉都很開心地逛著村中一家便宜的服裝店,她們一直拿艾蜜莉當作模特兒,不停叫她試穿、脫掉、試穿、脫掉。然後拗不過艾蜜莉的皺眉哀求,一行人也拜訪了村中唯一的書店,艾蜜莉還買了一本黑皮書,上頭寫著奇怪的文字。

逛完村子,他們朝尼斯湖前進,很多觀光客在湖邊爭相拍照,也有人租了腳踏車繞湖騎著。伊凡一家人站在湖邊眺望遠方,莉莉深深地吸了口氣,伊凡太太則看著風景感動地快哭了出來。

悠哉整個下午,在接近晚餐時他們回到水怪旅店,伊凡太太要大家先洗好澡打理一下,再一起去餐廳吃晚餐。於是笑得很開心的莉莉,與依舊冷淡但有些滿足(因為買了書)的艾蜜莉,還有從頭到尾臭著臉的佩妮,拖著腳步走進三零四號房。

『呼,真過癮!』莉莉買了幾套夏季洋裝,『我最喜歡暑假的家庭旅行了,很好玩吧,艾蜜莉?』

『我找這本書找很久了,』艾蜜莉指著那本黑皮書,『幸好有來。』

『太好了!』莉莉笑了,她的大眼認真看著艾蜜莉。

『嗯?』

『我很怕艾蜜莉會不喜歡旅行,不過艾蜜莉看起來很開心,真是太好了。』莉莉開心地說。

『呵,』艾蜜莉淺淺一笑,手中的書輕放到莉莉頭上,『妳好奇怪。』

『哈哈──』看到艾蜜莉露出笑靨──難得不是竊笑跟冷笑──莉莉也大笑了起來,她臉上發著光,『那麼我先去洗澡囉!』

『啊──等一下,』一直坐在另張床上,背對著艾蜜莉跟莉莉的佩妮終於說話,『我跟妳洗。』

『佩妮?』莉莉挑起一邊眉,『妳說什麼?』

『我不想一個人跟這個──』佩妮指指艾蜜莉,『「傢伙」,單獨相處。』

『佩妮,』莉莉拿好自己的換洗衣物,冷靜地看著姊姊,『請不要這樣說我的朋友。』

莉莉話一說完,便走進浴室關上門。三零四號房只剩下艾蜜莉和佩妮而已,艾蜜莉恢復原先的冷淡表情,她攤開那本書躺在床上,悠哉地翻著。佩妮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若住麻瓜單號棟的房間,說不定她還能看看電視,結果──

『什麼東西都沒有,連一個插頭都沒有!晚上還要點油燈!太誇張了!真的是無聊透頂!好好的家庭旅行,居然變成這樣!如果不是她、不是那個怪胎──老闆也不會帶我們到什麼巫師貴賓房間呀!都是她的錯!都是她的錯!那個怪胎!那頭母牛!』

一想到這裡,佩妮變漲紅臉,生起氣來,她轉過頭兇惡地瞪著背對自己讀書的艾蜜莉。

『妳就算滿臉怒容地看我,我的背也不會因為這樣燒起來。』艾蜜莉柔聲地說,『但是如果我轉過去看妳,妳恐怕連骨頭都燒燬殆盡。』

『妳少虛張聲勢了……我……我才不怕妳!』佩妮叫道,她從床上爬了起來,『妳這個怪胎!明明就是外人,憑什麼跟我們家一起旅行?我們家的人還要提供妳吃住?難道妳不會可恥嗎?』

『這本書是我自己買的,』艾蜜莉說,『我想要的東西我會自己出錢,我不想住在水怪旅店、也不想吃胡拉克餐廳,那是妳父母逼我的,如果我願意,我也不需要坐你父親的車千里跋涉才能到尼斯湖。只要我用呼嚕粉或是現影術,要從倫敦到印威內斯易如反掌。』

『少胡說八道了!妳跟莉莉一樣!自以為是、自視非凡!』佩妮生氣地大吼,『會魔法有什麼了不起!妳們都是怪胎!都到怪胎學校唸書!一群瘋子!拿根木頭亂揮,唸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然後變出一大堆噁心到極點的東西!妳們只會這些!妳們懂法律嗎?懂英國史嗎?妳們什麼都不知道!自以為會一點小把戲就沾沾自喜,噁心死了。』

『我們的法律跟麻瓜法律不同,妳也不懂我們的法律,更別說是歷史了,至少我肯用吹風機吹頭髮,也知道電燈、電話如何使用,我能夠接納你們的物品、你們的觀念,可是你們呢?自視非凡的,似乎是妳才對。』艾蜜莉淡淡地說。

『少強辭奪理了!年紀比較大就了不起嗎?妳不過是個和伊凡家毫無關係的外人!妳這隻大母牛!怪裡怪氣的豬!』佩妮舉起壁爐上的廣播石,走到艾蜜莉背後使勁地大喊,『去死算了!什麼戰神!什麼艾蜜莉‧瑞斗!』

一道紅色光束激射出來,佩妮手中的廣播石炸成粉末,她呆滯地跌坐在地,大口喘氣慌張地看著艾蜜莉。艾蜜莉已經站在地上,手中拿著黑色魔杖直指著佩妮的鼻子。

『妳罵我「怪胎」、「母牛」、「母豬」,或想致我於死地……都沒關係,』艾蜜莉冷冷地說,『不過我似乎說過很多次了,永遠不准叫我的姓氏,永遠!再讓我聽到一次,我就讓妳消失在這世界上。』

『妳……妳不能……妳未成年……妳不能在校外……』佩妮斷斷續續地說著,她全身都在發抖,牙齒拚命打顫。

『那是一般的霍格華茲學生,小佩妮,』艾蜜莉懶洋洋地說,『妳也看到今天的禿頭老闆、胡拉克餐廳的人,是怎麼樣對我,妳應該看得出來──我可是怪胎世界的特例喔。』

『我洗好了囉!換誰洗?』莉莉愉悅地走出浴室,拿了大毛巾擦頭髮,她踏進房間,不解地看著坐在地上的佩妮,還有散落一地的小碎石,『咦?妳們怎麼了?』

『沒有什麼,聊聊天而已。』艾蜜莉柔聲地說,她拎起自己的黑色小包包,『我先洗了。』

『嗯!這邊的設備真的很好唷!還有好多種泡泡浴可以選!』莉莉開心地目送艾蜜莉走進浴室,然後走到艾蜜莉剛才坐的床上。

『佩妮,妳在做什麼?』

佩妮低著頭,一句話都不說,身體仍發抖著。

『妳是不是跟艾蜜莉吵架了?』莉莉板起臉孔,『艾蜜莉是客人,妳不能這麼沒禮貌。』

『莉莉,』佩妮抬起頭,她的眼睛紅了盈滿淚水,『妳不該跟那種人當朋友!我討厭妳們!』

話一說完,佩妮便奪門而出,莉莉緩下擦頭髮的動作,若有所思地看著佩妮沒關上的門,然後蹲在地上研究那些小碎石。

『啊……是廣播石的碎片……』莉莉可惜地說,『這樣就不能聽廣播了……』

 

 

穿過水怪旅店櫃台大廳旁一扇小拱門,就可以來到旅店最引以為傲的庭院,一半是貼了瓷磚並有寶藍色好看琉璃裝飾的屋簷,無論下雨或下雪都可以在屋簷下看著尼斯湖,一邊享用旅店的美食。另一半則是定期整理的草坪,往湖岸走就能到達那座新搭建的木橋,而庭院另一端與單號棟間也開了扇門,門內可以通到麻瓜專用的餐廳跟酒吧。

灰紫色的顏料染遍天空──即使到了晚上,尼斯湖上的霧氣仍散不開。伊凡一家人就在庭院裡面烤肉,而禿頭屠特為了款待他心中仰慕的『戰神』,特地舉辦了每月最後一個週才有的『吃到飽自助餐』,磁磚上的長桌全擺滿了可口佳餚,香味四溢。

『來!「起司生牛肉片」,』禿頭屠特熱心地替大家解釋,『我特別選用了頂極牛肉片,搭配超新鮮檸檬汁和現磨的胡椒做成調味料!吃了保證讚不絕口!還有還有,這道「蘇格蘭肉卷」也是用我的超頂極牛肉做成,我把超頂極牛肉攪碎,再用新鮮的香草、蒜茸、麵包糠、辣椒和威士忌,把它們跟牛肉黏結起來,卷好燒熟後切片……妳一定要嚐嚐!』

茱莉亞在父親的指示下,不停地替艾蜜莉碗中盛滿各種美食,蘇格蘭燻鮭魚、炸魚和馬鈴薯片、起司焗雞肉塊、白豆沙律、黑車厘子巧克力餅、蜂蜜威士忌蛋糕、香橙蛋塔、提子杏仁餅……

『來,艾蜜莉,』茱莉亞親切地笑著,『請用!』

艾蜜莉面無表情地接過那疊得有如塔般的晚餐,一旁莉莉和伊凡太太早就笑得彎下腰了。

『爸,你們怎麼把鹹的主菜跟甜的點心弄在同個盤子裡呢?』負責替所有旅客烤肉的卡斯汀滿頭大汗地說,『而且伊凡先生他們點的是烤肉呀,又不是自助餐……』

『卡斯汀,』禿頭屠特湊到卡斯汀身旁,搖搖頭,『我知道你也喜歡戰神,可是戰神是我先發現的,自然是由我來服侍她囉!妳說對不對呀,艾蜜莉?』

『一群笨蛋。』艾蜜莉不想多說什麼,只是冷冷地坐到莉莉身邊,然後默默將盤中的食物移到莉莉碗裡。

『屠特先生一家人很喜歡妳耶。』

『我又沒有要他們喜歡。』

『可是艾蜜莉看起來很開心呀。』

『今天一整天妳老是用這種主觀思維替我的情感下判斷,』艾蜜莉咬著炸馬鈴薯片說,『不要以為自己是我第一個朋友就這樣。』

『艾蜜莉……』莉莉輕笑著,並將碗中的烤羊腿肉分給艾蜜莉,『我記得在霍格華茲開學宴時,妳很喜歡吃這個。』

『嗯……』

『莉莉‧伊凡!』一個細細的女聲喊道,莉莉和艾蜜莉不約而同轉過頭。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那是一位黑髮馬尾少女,看起來跟莉莉年紀差不多。

『瑪莉安!』莉莉幾乎是跳了起來,她放下碗盤衝過去給了黑髮少女一個大大的擁抱。

『姨丈他們也來了嗎?』黑髮少女說。

『當然!』莉莉拉著黑髮少女的手走到正在對飲威士忌的伊凡夫妻面前,『爸、媽!看看是誰來了?』

『喔!』伊凡太太誇張地放下酒杯,『這不是瑪莉安嗎?』

『姨丈、阿姨,好久不見!』黑髮少女有禮貌地打了招呼,她指了指單號棟內的餐廳,『我爸媽在那邊!是他們先看到你們的!』

『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伊凡太太立刻決定,她挽著丈夫的手,『莉莉、佩妮,帶艾蜜莉一起來打個招呼吧!』

『好!』

莉莉蹦蹦跳跳地拉住艾蜜莉的手,將她正要咬下去的羊腿放下,然後把她拉到餐廳裡去。至於不久前被艾蜜莉魔法嚇壞的佩妮,從晚餐開始至今,總是窩在父母身邊吃飯。

『好久不見了呀,大姐、大哥!』黑髮少女的父母也是一頭黑髮,他們都跟莉莉的媽媽一樣有著長長馬臉,大概是伊凡太太那邊的親戚吧。艾蜜莉對於這種禮節上的寒暄非常沒興趣,而這段寒暄又進行了將近三十分鐘,她都要睡著了。

『哈哈,那麼莉莉現在唸哪間學校呢?她的成績那麼優秀,頭腦又好──我記得莉莉很喜歡彈鋼琴,之後打算唸音樂學院嗎?』黑髮少女的母親,伊凡太太的妹妹笑著問。

『莉莉在霍格華茲唸書,一所魔法學校。』伊凡太太毫不避諱得意地說,『那邊那位紅眼睛的女生是她的好朋友呢,兩人在學校都非常優秀!』

『喔──霍格華茲?』黑髮少女的父親說,『我曾祖父的堂兄弟中,好像也有人唸那所學校呢!真不簡單!』

『是呀、是呀,魔法學校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讀的,哪像妳──』黑髮少女被母親敲敲頭,『一天到尾跟男孩子到處玩樂,當然成績不好、當然進不了魔法學校!』

魔法學校又不是考試考一百分就能唸的……』艾蜜莉在心中自語,『而且……這種事麻瓜間也會拿來大聲嚷嚷嗎?真無聊……

莉莉和那位黑髮少女正熱烈地討論著服裝流行的問題,並互相交換學校生活心得。艾蜜莉認定自己絕對融不入麻瓜親友間的閒談,決定回到位置上享用自己的烤羊腿,她捧起那裝滿食物的盤子走向小木橋,湖風將她的黑髮吹得有些凌亂。

夜晚驟降,眼前的尼斯湖有別於身後村莊的燈火通明,陣陣謎團般的霧圍繞著,整座湖彷彿浸泡在沉睡的寧靜之中,又像是隱藏自己的掠食者,等著獵物落入它夢幻背後的陷阱。

艾蜜莉放下餐盤,湖水的鹹味讓她想起書上的記載。尼斯湖擁有英國境內最有名水怪傳聞,報導、照片、謠言不斷,夢幻美景喚起遊客的新奇,而水怪的謠言卻是使尼斯湖觀光真正屹立不搖的主因。

既然旅店老闆都說尼斯湖有水怪了,那麼我們沒有理由不去相信,即使那很有可能是他們招攬客人的手段。』艾蜜莉身子微微往前傾,『尼斯湖的含藻量很高,水很混濁,的確是水怪最喜歡的窩……如果真的有水怪,那麼這座湖的附近或許會有──

突如其來的,有股重重的力量推向自己的背,那股衝擊如此突然。艾蜜莉瞪大眼睛──一向對自己觀察力、敏感度相當自豪的她,居然會察覺不到有不懷好意的人來到自己身後?她來不及轉頭回望,黑髮身後飄起,水花嘩啦濺起,身體便失去平衡落入湖中了。

尼斯湖與夜依舊寧靜,這座新建的小木橋與庭院仍有段不短的距離,所有旅客都在歡愉氣氛內用餐。因此在場沒有人發現,剛才有個女孩掉入水中。

佩妮‧伊凡收回推出的雙手,大口喘氣地跪坐在地。她不敢致信地看著自己顫抖的手,再看向那漣漪靜止的平靜湖面,被自己親手推下去的艾蜜莉不見了,就這樣沉入湖中了。

『我……我真的做了……』佩妮喃喃著,『我以為……她會……她會發現……怎麼……』

她又確認了一次湖面,什麼都沒有。

『天啊……天啊!』佩妮緊揪著頭髮,『我殺人了!我殺了她!不……像她這種怪胎、又對我做那些事,本來就該死!本來就──好,什麼事都沒發生!佩妮,什麼事都沒發生!妳只是看到艾蜜莉跳進湖裡!對,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什麼事都沒……』

水面上冒起一點點氣泡,咕嚕咕嚕的彷彿有東西在底下呼吸一樣,佩妮屏住呼吸,會是艾蜜莉嗎?她沒事嗎?她如果上岸了,會不會用魔法把我殺死?

『喂!死怪胎!』佩妮故作鎮定地喊著,『少裝模作樣了!快給我起來!妳嚇不倒我的!』

但是湖裡的艾蜜莉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浮上水面的氣泡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並且越來越急。佩妮趴在木橋,手抓著橋的木板,上半身幾乎是跟湖面平行。

『喂!妳別鬧了!是妳自己掉下去的!不關我的事喔!』佩妮緊張地大喊,氣泡的正下方出現一個明顯的黑影,『哼,我還以為死了咧!』

可是,那黑影越來越大,並伴隨著詭異的呼嚕聲,佩妮皺起眉頭,她很希望這是自己的錯覺──湖面下似乎有某種比艾蜜莉大上好幾倍的東西,在蠢蠢欲動著──佩妮想看得更清楚一點,她的身體就像剛才的艾蜜莉一樣緩緩地往前傾……

嘎吼吼──

佩妮的心臟幾乎停住了,她抬起頭,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約有一層樓高的巨大生物,牠有著溼黏的土灰色皮膚,上面爬滿水珠和藻類,牠的身體就像一條巨蟒一樣,長且彎曲,佩妮相信牠至少有一半的身體都浸在水裡,那個東西的頭部是圓的,細細的眼睛呈現蛋黃的顏色,牠的臉長得像蛇卻不是蛇,因為這個東西沒有蛇那樣細而分岔的舌頭,倒是整張嘴長滿了獅子般鋒利的牙!

『啊……啊……』佩妮喪失言語的能力,她的手腳發軟,倒在木橋上一動也不懂,她聽得見後方餐廳的嘻鬧聲,但沒聽見任何人發出驚叫,或是有腳步聲急忙跑向自己。

要死在這個玩意兒的口中了嗎?』她在心中吶喊,『這是我推那怪胎下水的報應嗎?

這隻巨蟒般的生物用力地吐了口氣,四周的霧似乎更濃了,牠的頭慢慢地往後拉,隨後就像一只弓箭,迅速飛向無法動彈的佩妮!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佩妮用力閉上眼睛掩住耳朵,在她以為自己會滾入怪物溫暖胃中的那瞬間,有個又溼又冷的玩意兒抱住自己,粗魯的拖抱著她往岸邊跑,佩妮感覺到自己的腳摩擦橋上木頭幾乎磨出血了,當她被那個抱住自己的傢伙用力扔在草地上時,她的身體才恢復動彈,她睜開眼睛,看著木橋上一個小小的身影,高舉的右手發出一絲淡淡光暈。

那隻怪物似乎非常害怕,牠低沉嗓音吼叫一聲,便沉入湖中消失了。

『佩妮!』

佩妮有驚無險地倒在草坪上,雙眼上吊地看著莉莉和爸媽一起朝自己跑來,他們身後跟著旅店老闆一家子,還有一些想湊熱鬧的旅客。

『佩妮,我的天啊!』伊凡太太一把抱住佩妮,『妳怎麼全身溼成這樣?』

『媽……』

『伊凡女士,還是快點讓她進到屋內,』禿頭屠特慌張地說,『她好像受到很大的驚嚇,全身溼成這個樣子,再待在這吹著湖邊的風一定會感冒的。我們村的醫生不怎麼厲害……』

『爸,別說了。』卡斯汀從伊凡太太手中接過快過凍僵的佩妮,『我們到裡面去,茱莉亞,去準備乾的大毛巾和熱水,好嗎?』

『好的!』茱莉亞點點頭,立刻跑向餐廳。

『佩妮……妳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伊凡太太問道。

『水……』佩妮全身顫抖地說,『水怪……』

鬧哄哄的場面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無論麻瓜或巫師,全都瞪圓雙眼看著卡斯汀懷中的佩妮。

『是水怪。』佩妮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再一次斬釘截鐵地說。

『佩妮,妳一定是摔到湖裡摔傻了。』伊凡太太認真地說,『別再說話了,我們快點進屋、進屋……』

眾人促擁著他們,不一會兒水怪旅店最引以為傲的庭院便空無一人了。惟有紅髮的莉莉仍站在橋頭,晚風吹著她的頭髮,她目送父母和姊姊離開,然後緩緩轉身看著橋的終端。

艾蜜莉全身溼透的跪在橋上,溼潤的黑髮垂了下來,在昏暗夜色中她的紅色眼睛閃閃發光,莉莉邁開大步跑到艾蜜莉身邊,擔心地扶著她的肩膀。

『艾蜜莉?到底怎麼回事?』莉莉急切地問,『我剛才看到妳在這兒看湖,才轉過頭一會兒妳就不見了,變成佩妮在這兒,然後又過了一會兒佩妮就全身溼透地倒在岸邊……到底怎麼了?難道真的有水怪嗎?』

『嘿,莉莉……』艾蜜莉看起來非常疲憊,『妳很擔心妳姊姊呢。』

『艾蜜莉!我知道我在洗澡時,妳跟佩妮在吵架,吵得那麼兇誰都聽得見!』莉莉生氣地說,『我知道佩妮很討厭魔法,也不怎麼喜歡妳,可是她做錯事就是她的不對──我猜……是不是她把妳推下湖了?』

『差不多。』艾蜜莉坐直身子,柔聲地說,『不過我是故意掉下去的。』

『別胡說了,艾蜜莉,妳都可以跟那麼黑巫師決鬥,怎麼可能被一個麻瓜女孩……』

『莉莉,佩妮說的沒錯,是水怪。』艾蜜莉的右手往前伸,莉莉這才發現她手中拿著魔杖,『尼斯湖裡真的有水怪,而且比我見過的水怪還要大上許多,牠……不,應該說牠們,一定在這裡生活很久了……』

『艾蜜莉?』莉莉挑起眉毛,『妳剛剛看到水怪了?』

『嗯,多虧佩妮推了我一把呢,』艾蜜莉說,『我才能掉進湖中,看見那隻水怪蠢蠢欲動……牠不知道被什麼人給餵養的胃口變大,連活人都想吃。』

『什麼?』莉莉有點驚訝,『妳說水怪……』

『要感謝我,』艾蜜莉看著莉莉,紅眼透露出奇異的光彩,『不然妳的姊姊早就被吃掉了。』

『可是水怪不是不會吃人……』

『那是一般的水怪,』艾蜜莉淡淡地說,『莉莉,妳知道水怪喜歡的棲息地吧?』

『湖泊,水質越混濁、藻類越多的地方牠們越喜歡,可是……』

『尼斯湖就是個水怪的天堂,』艾蜜莉站了起來,『而有另一種族類也喜歡依賴著湖泊。』

『嗯……滾帶落嗎?』莉莉在腦中翻找著讀過的資料。

『不,』艾蜜莉的視線從湖泊移到對岸漆黑的山上,她幽幽地說,『那個族類比滾帶落強大許多、高級許多,而且只要有他們在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水怪。』

『艾蜜莉?』

『或許……』艾蜜莉瞇起眼睛,『這裡會是最後一批的「那種生物」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