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 獸足、鹿角與花謎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Riddle of Flower

 

M.S.Zenky◎ 著

 

 

 

第七章 草帽德萊斯

霍格華茲列車真如艾蜜莉所說的,在活米村車站停靠下來,詹姆與雷木思攙扶著莉莉,天狼星與戴草帽的德萊斯教授則扶著雪妃,然後由艾蜜莉領路,彼得墊後(其實是他的腳步跟不上大家),一行人順著車站外的小徑往燈火通明的三根掃帚前進。

艾蜜莉向貌美的羅梅塔夫人說明了情況後,羅梅塔夫人很熱情地招待大家飲用號稱活米村名產的『奶油啤酒』,不僅是昏倒失溫的兩個女孩,就連幫助她們的男孩們,身體也在喝了以後溫暖起來。

羅梅塔夫人不曉得用什麼方法和霍格華茲教職員取得連繫後,低聲在德萊斯教授的耳邊說了些什麼。那拖掉涼鞋、赤腳蹲在扶手椅上的德萊斯教授便露出燦爛的微笑,不停地向羅梅塔夫人道謝。

『謝謝妳,羅梅塔,妳可以去忙妳的事了。等馬車來時,我會負責護送這幾個小傢伙回城堡。呵呵,我好期待他們被新任的葛來分多導師欺負呢!』德萊斯教授目送羅梅塔夫人離開後,豪爽地舉起馬克杯,將裡頭熱呼呼的奶油啤酒一飲而盡,『呼哈──這個東西還是一樣好喝!』

在場七名葛來分多學生,除了艾蜜莉閉著眼默默喝著她自己的黑咖啡外,其他六人全都用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盯著德萊斯教授。

『嗯?怎麼了嗎?擔心以後再也喝不到如此美味的飲料嗎?』德萊斯教授放下空杯子,興高采烈地扶正頭上的大草帽,用他宛如兒童般幼嫩的聲音,說著活像上年紀的老酒鬼才會說出來的話,『放心吧、放心啦!你們應該升上三年級了吧?霍格華茲三年級以上的學生可以到活米村參觀喔,你們暑假時應該有收到貓頭鷹送去的通知單吧?』

『的確收到了……教授?』莉莉不太肯定地回答道,雪妃不轉睛地看著德萊斯教授,不時按摩她的太陽穴。

『還有什麼問題嗎?孩子們?』德萊斯教授放下原本縮在椅子上的雙腳,手肘懶洋洋地擱在大腿上,整個身體放鬆地往前傾。

『當然有!而且問題大得很!』詹姆毫無畏懼地說出在場眾人的共同問題,『你真的是個……教授嗎?

聽到詹姆的問題,艾蜜莉差點沒把黑咖啡吐回杯裡,她皺著眉頭看向詹姆。

『哈?什麼意思啊?』德萊斯教授不解地傻笑著。

『簡單地說……』詹姆拍著桌子站起來,『你不是冒牌貨吧?』

『波特,你真的很沒禮貌耶。』看不慣詹姆行為的莉莉罵道。

『少裝了伊凡,』詹姆指著德萊斯教授的鼻子大聲地說,『妳明明對這個看起來大我們沒幾歲、卻自稱是新來的教授同樣不相信啊!』

莉莉嘟起嘴,沉默地低下頭,故意躲開德萊斯教授笑吟吟的眼睛。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都怪我看起來實在太年輕了!』德萊斯教授笑得更開心了,『怎麼樣?要不要猜猜我幾歲啊?』

『嗯……十八歲?』莉莉說,德萊斯教授搖了搖頭。

『二十?』天狼星好奇地問,『你應該是霍格華茲畢業的吧?』

『是啊,我以前是雷文克勞學院的。』

『嗯……』一直不發一語的雷木思終於開口,『我們前年入學的,在霍格華茲沒有見過你,所以你應該是在我們入學前一年就畢業的學生……』

『這樣的話,』彼得折著手指算到,『是十九歲以上嗎?』

『小彼得,你的算數不太好耶,』詹姆試算道,『依照雷木思的說法,這位教授應該像天狼星說的那樣,至少二十歲以上。』

『還有沒有人要猜猜看呢?』德萊斯教授樂在其中地問道,一對藍眼看向垂著頭慢慢啜飲奶油啤酒的雪妃,『妳覺得呢,女孩?我記得妳叫雪妃,對吧?』

沒料到自己會被突然點名雪妃,嚇得差點弄翻杯子,她羞赧不已地低下頭。

『嗯……我……』

『三十四歲。』艾蜜莉插嘴道,全桌的同學們發出『可惜了』的悲嘆,雪妃崇拜地看著艾蜜莉,紅眼的年輕女巫不以為然地端著杯子說,『當年在普等巫測(O.W.Ls)拿了黑魔法防禦術、魔藥學、符咒學四門「傑出」的成績,幾乎可以保送到魔法部正氣師局參加準正氣師訓練的雷文克勞傳奇人物……』

『哇喔!』詹姆和天狼星同時驚呼道。

『這麼厲害?』彼得瞪大眼睛,『那、那怎麼會跑來霍格華茲當教授呢?』

『這說來話長了──』德萊斯教授不好意思地拉低帽沿,『我後來沒有當成正氣師,事實上普等巫測過後,我的正氣師之路就喀嚓一聲、斷掉了。』

『為什麼?』全場哀叫道。

『──因為他的變形學拿了「山怪」。』艾蜜莉說完,默默地喝下最後一口黑咖啡,詹姆與天狼星原先崇拜的眼神立刻都黯淡下來。

『哎呀,陳年往事就別再提了,』德萊斯教授笑著說,他突然抬起右手靠在耳邊,『喔喔,馬車來了喔!我聽見車輪的叩嘍叩嘍聲了!孩子們,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我們該上路啦!』

『啊?可是我還有很多問題──』詹姆叫。

『我也是滿肚子疑問啊──』天狼星附和。

『學期開始以後,我們有機會在課堂上聽到教授談論陳年往事嗎?』莉莉雙眼發光期待著。

『到時候再說、到時候再說,我們這學期有的忙呢!現在最要緊的事就是趕回去參加開學宴,各位的學院導師急得直跳腳了!』

德萊斯教授站了起來,一口氣拿走桌上全部的杯子,將它們轉移到吧檯上,他對著吧檯後方的小門喊道:『羅梅塔,我們走囉!』

詹姆一行人站了起來,男孩們伸出手想主動協助女孩們,但莉莉與艾蜜莉絲毫不領情,她們彼此扶著對方,不理會男生逕自往門口走去。詹姆不以為然地揉了揉鼻子,目不轉睛地看著莉莉的深紅色長髮。

三根掃帚的木門自動打了開來,屋外仍下著誇張的大雨,兩匹不畏風雨的騎士墜鬼馬忠心耿耿地拉著車,不管風吹雨打地等待他們。德萊斯教授揮舞他的白色魔杖,控制被莉莉和雪妃留在椅子上的桌巾,輕飄飄地飛到馬車上方,變成加工後的屏障,替他的學生遮擋雨勢。

『快點快點,動作快點,加把勁、加把勁!』德萊斯教授唱歌般地說。

『梅林啊,我快餓死了。』詹姆喊道,『希望能趕上餐後甜點。』

『我們應該沒有耗掉那麼多時間吧?』彼得問。

『是啊,各位頂多是錯過每年最精彩的分類儀式而已。』德萊斯教授笑著說。

『啊!分類帽之歌!』詹姆悲痛地喊道,他們停下腳步,先讓女孩子坐定位。

『分類帽的歌曲每年總是預言了不少事情呢。』雷木思惋惜地點點頭,等到艾蜜莉爬上馬車後,他才小心地跟了上去。

『算了吧……』天狼星的臉突然沉了下來,他悶悶不樂地喃喃道,『今年的分類儀式鐵定無聊斃了……』

『啊?天狼星?你說什麼啊?』詹姆大聲地喊著,『雨聲太大,我聽不見你的聲音!』

『沒事!沒事!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天狼星跟著大聲回應道。

被莉莉與雷木思夾在中間的艾蜜莉稍微欠了點身,好讓她能看清楚馬車旁的動靜,如紅寶石般閃閃發光的紅色眼睛,若有所思地在與詹姆打鬧的天狼星身上停佇了許久。

 

 

魁里努斯‧奎若!』

餐廳大門忽地打開,在飄浮白蠟燭下專心觀看著分類儀式的全校師生們,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戲劇化登場的遲到八人組。詹姆與天狼星驕傲地抬高下巴,帶著一副不把大夥兒逗笑勢不罷休的神情,學著軍人踢起正步來,默默跟在他們身後的雷木思輕輕掩嘴竊笑,彼得則是露出極度佩服的神情,德萊斯教授蹦蹦跳跳的彷彿要去郊外郊遊般,而走在最後頭的三名女孩紅著臉,深感丟臉的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被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和外面的天空一樣,都被厚重濃密烏雲佔據了,雲霧深處不斷透出閃電的光亮,幸好它們沒有在詹姆等人遲到入場時,誇張地衝出雲外打落下來。

學院長桌上的學生們無不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一些仍是天狼星愛好者成員的女孩們發出陣陣驚呼,她們的目光從未自天狼星身上移開;不少因為黑巫師祭典事件,而變得非常崇拜葛來分多四人組的學生,就像看到偶像明星出場一樣,忍不住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詹姆他們在葛來分多很要好的同學甚至鼓起掌、歡呼起來。

就像迎接偉大人物登場般,霍格華茲最具代表性的分類儀式被硬生生中斷了,雖然大部份的新生已經找到他們的新家,但在矮小的板凳上,仍坐著一個緊張無比、臉色慘白到看起來就像昏過去的小男孩,裂出五官的分類帽在他腦袋上方十公分處不耐煩地等待著。

『謝謝、謝謝大家!』詹姆停止踢正步,高舉雙手接受大家的歡呼,餐廳內的人們鼓譟得更厲害了,『謝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

『謝謝各位的熱烈歡迎!』天狼星學著詹姆的動作同樣呼喊著。

『咳咳。』

吵鬧喧騰的歡呼鼓掌聲中,一個宛如劃過天際的閃電般的乾咳聲引起天狼星的注意,他警戒地向前看去,目光停在椅子上的小男孩旁,拿著分類帽的那個人。

『欸,詹姆!』天狼星愣愣地肘擊好友,好友卻誇張地跑去旁邊和別人握手,天狼星忍不住喊了聲,『詹姆‧波特,別鬧了!』

詹姆不解地回望天狼星,此時餐廳的吵鬧突然安靜下來,大家不約而同地看向最後一位等待接受分類的新生,那名小男孩看起來就快哭出來了。

魁里努斯‧奎若。』負責分類的教職員又說了一次他的名字,那個嚴厲的聲音就像另一道閃電,殘忍地鑽進詹姆的耳中般,詹姆不敢相信地轉過頭──

史萊哲林!』

分類帽大聲喊道,同一時間,史萊哲林餐桌的學生們全跳了起來大叫,他們是剛才詹姆進場時唯一沒有參與歡呼行列的一群,所有的精力似乎全用在這最後一位新生身上了。

『幾經波折後,分類儀式總算圓滿落幕了,恭喜各個學院的新成員,也感謝我們的新任副校長──麥教授。』

留著一把銀色長鬍子的鄧不利多溫和地說完,餐廳響起正常音量的掌聲,那被鄧不利多稱為麥教授的新任副校長,一手拿著分類帽,一手提起小板凳,抬頭挺胸地快步走向門口,與愣在原地的詹姆和天狼星擦肩而過。

貓般的眼睛凜冽地瞪了他們倆一眼,詹姆與天狼星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在麥教授消失於門外並掩上餐廳大門時,詹姆難掩激動情緒地對著天狼星大叫:『怎麼會是她?

『咦?你們見過麥米奈娃嗎?』德萊斯教授感興趣地問,『她是葛來分多的新導師喔,教授的是她最拿手的變形學……』

詹姆絕望地癱在天狼星身上,這個舉動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遲到的同學們,快找個長椅上的空隙擠一擠吧。』鄧不利多教授看著仍站在走道中央的一票人淺淺地笑著,『另外,在開始大吃大喝前,請容我介紹一下這學期最後一位新來的老師。』

天狼星與雷木思合作,聯手將詹姆拖到海茵西絲佔好的空位上坐下,海茵西絲不悅地瞪了他們一眼後,完全不理會天狼星,甩過頭認真地聆聽鄧不利多說話。

『這位是各位的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該隱‧德萊斯,鼓掌歡迎他!』鄧不利多帶頭熱烈地拍響手掌,但餐廳內的學生們卻不領情,每個人都用一種驚訝無比的神情看著走道中央,唯一仍站在原地沒有移動腳步的草帽男孩。

德萊斯教授無視大夥兒對他從頭到腳的打量,他愉快地拉著草帽帽沿鞠躬行禮,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

一道彎彎曲曲的閃電打落下來。

 

 

『真沒想到波特的妹妹居然還跟親愛的小天天在一起!他們早該分了吧!』

用過豐盛的大餐後,大夥兒魚貫地離開餐廳,三五成群地循著不斷變來變去的樓梯,往各個學院的交誼廳前進。在前往葛來分多交誼廳的路上,雖然很久不見的同學們都扯著嗓子大聲交談笑鬧,但沒有一個人的音量可以抵過布依緹‧天茍的嗓門兒,而她又像是恨不得全校都聽見她的聲音般用盡全力嚷嚷著。

『布依緹……是不是太大聲了?』雪妃擔憂地說,『被波特他們聽見的話……不好吧?』

『我才懶得管他們好不好呢!照我來看,親愛的小天天根本是把他對波特的好友情感,投射到波特的妹妹身上了!誰叫我們家小天天那麼重朋友呢?不過就算波特是他再要好的朋友,實在沒道理連朋友的妹妹也一起愛啊!』布依緹抬高下巴,張大的鼻孔噴了口氣,就像西班牙的鬥牛一樣,『而且波特的妹妹怎麼看都還是個小鬼頭,小鬼頭哪會懂什麼是「愛」、是「喜歡」啊?一想到那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頭會跟我們家的小天天親吻……我就想想剝了她的皮!』

『布依緹……』雪妃皺著眉頭,她害怕地左顧右盼,『別再說了啦!』

『雪妃,妳擔心那麼多做什麼?妳不是也很喜歡小天天嗎?』布依緹趾高氣昂地說著,『全校不管是哪個學院的,只要審美觀不要異於常人的話,就絕對跟我們一樣愛死小天天了!既然愛死小天天,相對的也就會恨死波特他妹妹啊!可惡!那種貨色──』

『像天茍這樣的貨色,也沒好到哪裡去呢。』

布依緹猛地回過頭,一直遠遠走在她和雪妃身後的莉莉和艾蜜莉,似乎因為人潮擁擠的關係,已經來到她們的背後,而布依緹大嗓門兒之下所說的話,都被在場的人聽得一清二楚,可是唯獨艾蜜莉敢冷冷地回應她。

『唔……』布依緹厭惡地靠向牆壁,『妳剛剛說什麼?』

『像天茍這樣的貨色,也沒好到哪裡去呢。』艾蜜莉的紅眼凝視著布依緹,認真地重覆著,『給我一百萬金加隆要我收下天茍這種貨色,我也不會答應的。』

『妳剛才明明沒有後面那句!』布依緹氣惱地大叫,但過了數秒,她冷靜下來,小心翼翼地說,『好,妳現在是巫師世界裡人見人愛的「戰神艾蜜莉」嘛!當然可以這樣目中無人啊!哼哼,妳以為妳做了一些好像很偉大的事,我就會跟其他人一樣尊敬妳、把妳當朋友嗎?哈哈!告訴妳,永遠不會!』

『布依緹!布依緹!』

布依緹亂七八糟地吼叫完,便加快了行走速度,擠過前面的人群後拔腿狂奔起來,懊惱的雪妃喊了幾聲,看對方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後,擔憂地望了一眼艾蜜莉與莉莉之後,迅速地穿越人潮追趕布依緹。

『有病。』艾蜜莉喃喃地替布依緹下了結論,她與沉默的莉莉併肩行走著,紅眼不時飄到莉莉身上,她看起來有些恍惚,走路時一直盯著地面,一點活力也沒有,艾蜜莉皺起眉頭,淡淡地問道:『妳還好吧?』

莉莉第一時間內沒有回應艾蜜莉,她的思緒像飄到遠方,腦袋像是完全空白了一樣。

『莉莉?』艾蜜莉伸手握住莉莉的手臂,兩人停下腳步,讓其他歡欣鼓舞的同學們一個接著一個擠進交誼廳內,『妳怎麼了?』

『艾……蜜莉?』莉莉的聲音有些飄飄然的,她茫然地看著莉莉好一會兒後,突然用力甩甩頭,整個人頓時恢復清楚,她有些驚慌地說,『沒事!沒事!我沒事!喔,是胖女士……這次的通關密語是什麼?』

艾蜜莉沒有回答,她拉住莉莉的手腕,頭也不會地向前直衝,撞過無數個肩膀,無視其他人的抱怨,又搶在級長引領的新生之前鑽進交誼廳,然後拉著莉莉直奔她們的寢室。

擺了五張四柱大床的圓形寢室裡空無一人,走在艾蜜莉之前的布依緹與雪妃似乎在底下的交誼廳高談闊論(當然又是關於天狼星戀情的議題),艾蜜莉抓著莉莉的雙手要她坐上柔軟的床上,隨後她轉身關上寢室的門,並上了鎖。

莉莉不解地看著艾蜜莉,微微歪斜的頭讓塞在耳後的深紅色長髮落了下來。

『這裡沒有別的人了,妳可以把話說清楚了吧?』艾蜜莉雙手環抱在胸前,她面無表情地說道。

『說、說什麼?』莉莉苦笑地反問,她無法理解艾蜜莉的行為。

艾蜜莉向前踏了一步,在莉莉對面的床上坐下,血紅色的眼珠眨也不眨地緊盯著自己。

『妳和默裘在車上究竟遇到什麼事了?』

『車上……』莉莉的綠眼骨碌碌地打轉,她努力地思考著,『妳是說……』

『妳們為什麼會昏倒在級長專屬車廂?路平他們說妳受到史拉轟的邀請,到底在他的下午茶宴上發生什麼事了?』

『下午茶宴……沒什麼事啊?』莉莉誠懇地說,『茶很好喝,點心也很好吃,史拉轟教授介紹很多人讓我認識……』

『莉莉,妳的狀況看起來不像被下了遺忘咒,但是妳說的這些都不是我想知道的。』

『那麼艾蜜莉想知道的是什麼?』莉莉淡淡地問道。

『我想知道的是──』艾蜜莉話突然停了下來,硬是把話吞了回去,總是沒什麼大情緒在臉上的她難得憂心地看著莉莉,接著她小聲地說道,『天茍她們回來了。』

『嗯,把門鎖打開吧,』疲憊的莉莉伸直雙手躺到床上,她盯著天花板的吊燈幽幽地說,『不然布依緹又要大吼大叫了。』

艾蜜莉轉身開門,布依緹砰砰砰踩著階梯而上的腳步聲,響亮到幾乎要把寢室走廊給拆了,艾蜜莉冷冷地站在那裡,準備再和布依緹好好地『聊一聊』。

史拉轟教授的下午茶之後,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

獨自躺在久違床上的莉莉暗暗地想著,午後火車上的場景一一閃過她的眼前。

精緻的下午茶三層點心、繪有美麗小花的白瓷茶壺、蜜色熱茶裡直立起來的茶葉梗、史拉轟教授喜悅的笑聲、菁英學生間的自我介紹、葛來分多的獅子、雷文克勞的老鷹、赫夫帕夫的獾、以及史萊哲林的蛇──

一對漂亮如寶石的藍色眼睛在她腦海裡一閃而逝,莉莉的心頭突地一緊,一股不知道哪裡來的強烈哀傷灌入她的體內,她又驚又怕地彈坐起來,希望艾蜜莉能快回到自己身邊,隨便說些什麼安撫她,在她的左手滑過靠近枕頭的床面時,一個與床舖寢具截然不同的觸感驚嚇到她!

莉莉迅速地收回左手,碧綠色的杏眼戰戰兢兢地延著床面看去,有某個小小的東西就像個人一樣,靠著枕頭、蓋著棉被熟睡著似的。她嚥了口口水,鼓起勇氣一把拉開棉被!

白色的紙張裡外繫著粉紅色的緞帶,被簡單大方的包裝緊裹住的,是一束淌著晶瑩露水的鮮花。熱情的紅色鬱金香、高貴的紫色鬱金香,將近十朵含苞待放的鮮花,靜靜地靠著她的枕頭熟睡。緊張的莉莉抽出她的魔杖,小心翼翼地用魔杖前端戳了戳那束花束,確定上面沒被下任何惡咒後,她才出手抱起那束鮮花。

『──妳真的很愛多管閒事耶!我就是不爽波特他妹妹不行嗎?我就是覺得她跟我家的小天天不相配不行嗎?她就是個討人厭的花癡,跟她哥一樣自以為是正義的使者,小天會跟她交往大概是吃了她的愛情靈藥啦!』

『在妳對別人品頭論足、亂下定論前,妳最好去洗洗妳的嘴巴。』

『哼!妳自己的嘴巴也沒乾脆到哪裡去!不要以為有莉莉在妳背後撐腰,就可以這樣得意忘形,當年妳還是個交不到朋友,在霍格華茲裡被排擠的怪胎!』

『布依緹……妳說得太過份了……』

『呵呵,妳盡量地逞口舌之快吧,』艾蜜莉用力關上寢室的門,她柔聲地笑道,『這一學年,我會讓妳過得刺激又精彩……』

『放馬過來啊!』

布依緹雙手叉腰回應道,雪妃連忙擋到兩人中間,不停苦笑地想要阻止,然後她的視線突然被莉莉手上的花束吸引過去。

『莉莉!』雪妃走到莉莉的面前,驚嘆無比地說,『好漂亮的花喔,是誰送妳的?』

『哇哇哇哇哇!梅林的鬍子啊!』布依緹見狀,也跑了過去,『這花是打哪來了?哪個男生送妳的?裡面有沒有卡片──』

布依緹正要伸手搶花過去檢查時,艾蜜莉連忙掏出她的魔杖打了下布依緹那沒禮貌的手。布依緹嗚咽一聲收了回去,氣極敗壞地冷瞪著艾蜜莉。

『莉莉?』艾蜜莉困惑地看著她。

『我發誓,艾蜜莉,我真的不知道這束花怎麼會出現在我床上。』莉莉激動地解釋,『我檢查過了,花上面沒有被下咒,這些花也像麻瓜花店賣的鮮花一樣,不是什麼經過特殊魔藥處理的花……』

『呵呵,大家冷靜點嘛!』雪妃喜悅地坐到莉莉身邊,靜靜地觀察那束花,『在我看來,這不過是某個不願意具名的人的心意喔!』

『心意?』莉莉和艾蜜莉不解地瞪大眼睛,雪妃笑得更燦爛了,她那白得誇張的臉頰終於浮現粉紅色的紅暈,雪妃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猜……莉莉的春天,就快到了呢!』

 

 

不曉得是因為上個學年結束時的遭遇太過刺激,還是新來的學院導師一副很難搞的樣子,放暑假以來一直滿心期待著開學的詹姆,突然覺得開學後的霍格華茲生活,沒有期望中的有趣,甚至在他享用完豐盛的霍格華茲早餐,看了貓頭鷹送來的媽媽寫的信、然後從麥教授手中顫抖地接過嶄新的課表後,想回家的念頭莫名地油然而生。

『雷木思,你選了哪些課啊?』天狼星吃完他的雙蛋培根後,一邊喝牛奶一邊伸長脖子想要看雷木思的課表。

『嗯?應該跟你們一樣吧?』埋首在《預言家日報》裡的雷木思說道,『奇獸飼育學算命學。』

『我也是這兩門。』天狼星轉向玩弄著湯匙的詹姆,『詹姆也是吧?』

麻瓜研究占卜學。』詹姆淡淡地說。

『你的選擇還真特別呢。』天狼星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他抓了詹姆的課表和自己的比較,上面同樣有著『奇獸飼育學』與『算命學』的字樣,『怎麼了啊?一臉心事重重的。』

『沒什麼啊,只是有點無聊。』詹姆嘆了口氣,『如果可以一次選修四門課就好了……』

『最好是無聊成這樣啦!』天狼星發出狗吠般的笑聲,無視身後一個一年級女生深情地注視著他。

『雷木思……我選的課沒錯吧……我有點不記得這個字是指什麼……』

彼得不好意思地問道,雷木思抬起頭看了一眼後,柔聲地說:『彼得,你選到的奇獸飼育學占卜學喔。』

『啊!這個字是占卜學啊?這樣的話……我不就跟大家上不一樣的課了嗎?』彼得驚恐地說。

『不錯啊,小彼得,占卜學跟算命學雖然都是想預測命運啦、未來,指引人生方向什麼的,但是占卜學是去年才開的新課程,修過的同學都說超輕鬆的喔。』天狼星嘻嘻哈哈地比了個大姆指,『反倒是算命學的作業非常、非常地多呢!你不是很討厭做作業嗎?』

『是沒錯……』彼得哀傷地垂下頭。

『偶爾也是要獨立一點、靠自己嘛,朋友雖然很重要,但也沒辦法一輩子都陪在你身邊啊。』天狼星自以為很有道理地點點頭,此時心情不太好的詹姆出手搶走彼得的課表,他面無表情地瀏覽了一下。

『你的課和我們的一樣,』詹姆歸還課表時說,『那個字是算命學,不是占卜學。』

『可是……雷木思和天狼星說……』彼得驚訝地指著對面和旁邊不斷竊笑的好友。

『他們騙你的。』詹姆直接說道,天狼星和雷木思笑得更開心了,彼得也感染了這個氣氛,跟著呵呵笑了起來。

四人組中,就只有詹姆無聊地撐著臉,面無表情地繼續玩著他那快喝完的麥片粥。

『嘿!老友,你怎麼了啊?一大早就悶悶不樂的?』天狼星勾住詹姆的肩膀充滿活力地問,『我是特地要逗你開心,才對彼得惡作劇的耶,你也捧場一下嘛!』

『嗯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詹姆拍拍手,機械化地笑了幾聲,然後又恢復成數秒前軟弱無力的模樣,天狼星與雷木思交換了一下眼神,像在彼此詢問解決之道一樣。

『大家早安!小天早安!』

氣色紅潤的海茵西絲活蹦亂跳地來到天狼星身邊,她一翻進長椅坐下,天狼星便送上一個熱情無比的吻,他們餐桌附近的女孩們都像說好似地,不約而同地別過頭,不去看那讓她們又難過又生氣的畫面。

『早安,寶貝。』天狼星輕撫海茵西絲的頭髮說,『妳要吃什麼?』

『呵呵,跟你一樣的。』海茵西絲點完菜後,天狼星便起身替她拿了幾塊小圓麵包以及培根,『咦?詹姆怎麼了啊?臉色看起來好差喔,吃壞肚子了嗎?』

『不,詹姆只是有點犯憂鬱。』雷木思微笑道,他將看完的《預言家日報》整齊地折疊起來。

『喔……憂鬱啊……為什麼會這樣呢?你不是非常期待開學嗎?在家裡時天天掛念著霍格華茲的一切?』海茵西絲毫不留情地說道,突然間她的臉亮了起來,聲音也跟著變得高亢,『啊!我知道了!詹姆!你該不會是聽到那件事了吧?』

『哪件事?』天狼星好奇地問,詹姆懶洋洋地轉動脖子。

『今天凌晨時,整個女生寢室都吵得沸沸揚揚呢!』海茵西絲的身體往前傾,其他人也自然地靠了過來,『聽說……昨天晚上莉莉姐一進到寢室,就發現她的床上擺著一束花!』

『一束花?』彼得不解。

『是把她的床誤認成誰的墓嗎?』天狼星毫不留情地說。

『才不是咧!小天真沒情調!』海茵西絲嘟起嘴巴,『那是一束好大、好漂亮的花喔!裡面全是盛開的紫色鬱金香和紅色鬱金香!』

『既然是送給莉莉的,那不是應該選百合花才對嗎?』雷木思冷靜地說完,天狼星和彼得立刻被他逗笑了。

『哎呀,你們男生真的很不浪漫,很沒情調耶!』海茵西絲抱怨道,『難怪小天你從來不送花給我!』

『我送給妳的東西還不夠多嗎?為什麼一定要送花啊?』

『可是送花比較浪漫啊!』海茵西絲嘟嚷著,『花很漂亮,而且又不是平常沒事、隨隨便便都能收到,也只在談感情時,才有機會送花啊──』

突然間,金屬湯匙墜落盤底的聲響引起熱烈討論的眾人的注意,大夥兒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詹姆,他有些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牛奶壺。

『小、小海……妳的意思是……』詹姆慢慢轉過頭,就像受到什麼巨大的驚嚇一樣,『有人喜歡……伊凡?』

『怎麼?你有意見嗎,波特?』莉莉忽然出現在詹姆後方,那對漂亮的綠眼不大高興地瞪著他。

『沒有!當然沒有意見!收到花很好啊!被別人喜歡很好啊!』詹姆跳了起來,不曉得為什麼,他剛才那無聊不耐的情緒全部一掃而空,『總比老了以後沒人要好嘛!恭喜妳呀,伊凡!』

『你這話什麼意思啊?是說你以為我永遠都收不到別人送的花嗎?』莉莉反問。

『欸……這話是妳自己說的喔。』詹姆賊笑地說道。

『我才懶得理你!詹姆‧波特!』

莉莉氣呼呼地從桌子上拿了兩塊麵包後,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詹姆回頭搞不清楚狀況地扮了鬼臉、聳聳肩:『她到底在氣什麼啊?』

『詹姆,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雷木思收好東西,和彼得與天狼星一起站了起來,他溫柔地微微一笑,『你到底在氣什麼呢?』

『啊?我沒生氣啊!』詹姆裝模作樣地說,『快點吧,我們快點去上第一堂課!我實在等不及詢問德萊斯教授一大堆問題了!快點、快點……』

『小海,我先走了喔。』

天狼星彎下腰,在海茵西絲的左右臉上各給了一吻。

『慢走,路上小心。』

『哥哥真是的,也表現的太明顯了吧……』海茵西絲開心地獨自享用著早餐,她看著衝出餐廳的四個男孩的背影,喃喃地自言自語著,『該不會……莉莉姐的花,是哥哥送的?』

海茵西絲停頓了半晌,忍不住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