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醫生手記之一〉

時間:20××年12月7日

地點:N412特殊病房

紀錄人:陳琿頓

今天是編號487病患進入N412特殊病房的第七日,487依舊呈現昏迷狀態,但依據七天以來各種儀表數據判斷,病患的生理機能並無異常,也許是日前為防止487清醒後會崩潰失控,而加重的麻醉藥劑量,導致487至今未甦醒。

依照檢方提供之筆錄,487不僅有暴力傾向,也有相當嚴重的妄想症症狀。487堅持10月31日傍晚發生在××區F大學的恐怖攻擊是「鬼怪」爭鬥造成的,聲稱現場慘死的46人因受鬼怪影響,轉化成具有傳染性的危險喪屍,最後由一批代表「正義」的「好鬼怪」與兩名專門除去鬼怪的天師忍痛殺害。但其他在場傷者的說詞卻與487大相逕庭,73名傷者異口同聲地表示,那場死傷慘重的校園恐怖攻擊事件,根本是487一人所為。

檢方調查了487的身家背景,發現他生活單純更可說是無趣,父親已過世多年,由居住在臺中的母親一手帶大。而個性古怪孤僻、在校內沒有任何朋友的487,其父親即是因為患有精神官能症,親手結束自己的性命。或許487身上有著精神病的遺傳基因?雖然這方面的假說在學界仍充滿爭論,但本院長年研究觀察的數據去明確地顯示出,精神病與遺傳確實有關。

只不過,在疑似犯下重大案件的487清醒前,任何的推斷都是猜測,我們只能祈禱他早日清醒了。

 

〈醫生手記之二〉

時間:20××年12月11日

地點:N412特殊病房

紀錄人:王濤帖

N412特殊病房的編號487病患已住院十一天,九日晚班的陳醫師表示,這兩天487的眼皮都有些許跳動,經過他的檢查後推斷,雖然487至今尚未清醒,但他已由大腦無運轉的昏迷轉變為接近沉睡的狀態。

果然,在昨日下午三點左右,487終於睜開雙眼、醒了過來。對於身處病房的自己,487的情緒算是穩定,毫不驚訝的他彷彿早料到自己會被帶到本院來。本來主治吩咐我們,暫時不觸及F大事件的相關話題,但幾位夥伴還是沉不住氣。聽聞這番言談的487反應極大,他強烈否認自己犯下任何罪行。最後我們靠鎮定劑才讓他恢復平靜。

今天,我替他做了身體方面的各種檢查,一切正常。期間和487聊了一些音樂話題,他相當熱愛音樂,似乎偏好古典音樂?

建議各位,觀察期間還是別談論「F大事件」較好。

 

〈醫生手記之三〉

時間:20××年12月15日

地點:N412特殊病房

紀錄人:朱之泰

本日為N412特殊病房487號病患入院第十五天,也是其清醒後第五天,在主治的判斷下,今日由黃穎醫師試著與487談論關於F大恐怖攻擊一事,由我負責紀錄談論內容,詳細對話如下:

※黃:黃穎醫師;L:第487號病患。

黃:今天過得怎麼樣?

L:跟昨天一樣無聊,不過陳醫師帶了三張莫札特的CD給我,很感謝他。

黃:你喜歡莫札特嗎?

L:還不錯,不過比起他CD,我更希望陳醫師可以給我紙筆,我想作曲。

黃:你會作曲啊,真厲害!你以前作過多少曲子呢?

L:我大概是一年前才開始真的作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在此之前都是一些小段落。這一年來已經作了五首完整的曲子了,如果情況允許,我很希望存錢買臺電腦、買些軟體,然後用數位製作的方式完成它們。

黃:一年五首啊!這樣很多呢,你是一個量產的創作者喲!那麼都是些怎麼樣的曲子呢?

L:這個……我不知道能不能說……(L有些支吾其詞)

黃:為什麼不能說呢?

L:我怕妳不相信我。(L的眼神很不安定)這裡的人都不相信我。

黃:你放心,我相信你的。

L:你們這些醫生老是這麼說,還不是為了自己的研究。

黃:也許有的醫生真的只是為了自己,但我可以保證我不是。我想幫助你。

L:隨便妳,我不需要妳的幫助。(L抬頭看看四周)我只希望妳能讓我離開這裡,放我出去。

黃:那得視你的身體狀況允不允許囉。你有什麼重要的事必須辦嗎?

L:嗯……醫生……其實我……我一直以來都看得到鬼……

黃:鬼?你是指死者的靈體嗎?

L:除此之外,還有鬼怪。

黃:上次聽你說過,不過我還是不太瞭解,鬼怪跟卡通影片裡的妖怪一樣嗎?

L:嗯,有點像。比如說那邊那個醫生手裡拿的筆,它雖然看起來像筆,但事實上它可能有五官跟四肢,只是暫時隱藏起來,這種物品變成的鬼怪就叫付喪神。然後像我們租房子可能會租到鬧鬼的房子,不過很多時候那些房子並不是真的鬧鬼,只是一種叫「騷鬧小靈」的鬼怪在搗亂。

黃:你好瞭解喔!所以你有很多鬼怪朋友囉?

L:嗯……是有一些……

黃:它們是怎麼樣的鬼怪呢?

L:嗯……有一隻像果凍的小鬼怪,大概跟我手掌差不多大,叫作「相鬼」;還有一隻毛是淡藍色的山羊,那叫「貪音」,它能化為人形;另外還有一隻狐妖……

黃:都是好鬼怪?

L:對呀,都是好鬼怪,它們是我很重要的……嗯………

黃:所以說,也有壞鬼怪囉?

L:是的,有壞鬼怪,它們壞透了。那些不好的鬼怪不但想破壞鬼怪界的安寧,也對人類造成很大的危害!我們一起遇過不少次這些壞鬼怪,像是西門町的「狐精」、才藝安親班的「饕餮鬼族」、深山裡的「簑魈」、傷害付喪神的「肉芝太歲」,還有不久前在校園裡惹事生非的「闇影娘」。

黃:校園裡?「闇影娘」?你指的是萬聖節時發生在F大的那些事故?

L:對啊!不然人類哪可能引發那麼可怕的事件?那隻闇影娘附身在一名女學生身上,在學校附近的墓園裡,利用被闇影娘迷惑住的男人,還有一種叫冥土障的鬼怪,製造出一大批菜屍軍團!菜屍就跟電影裡的活屍、喪屍一樣,被它咬到也會變成喪屍,如果不是狐妖和幾個除魔者對抗的話,整個F大……不對,整個臺北可能早完蛋了!

黃:狐妖跟除魔者?它們是怎麼對付那些菜屍呢?

L:狐妖說,要讓菜屍死透,就得砍下它們的頭。

黃:喔喔,砍掉頭啊……那麼你有幫它們的忙嗎?一起砍菜屍的頭?

L:我沒有砍,幾乎都是狐妖和除魔者砍的,我很害怕,我根本什麼都幫不上忙。

黃:那麼你有沒有想過,那些菜屍也是人類變成的呢?也許他們的異變是有辦法解決的呢?當狐妖砍掉菜屍的頭時,你會不會難過呢?有想到它們跟你是同類嗎?

L:有……但是……但是不殺的話,會害到更多無辜的人啊!所以……所以……

黃:犧牲是必要的?

L:只能這麼說了。對於死了那麼多人……我覺得很抱歉。

黃:是因為他們犧牲了生命而覺得抱歉嗎?

L:不然呢?不然是妳以為我在胡說八道嗎?妳跟其他醫生一樣覺得是我殺了那些人!是我在學校裡面放火?是我大鬧特鬧搞得大家人心惶惶嗎?

黃:請你冷靜點,我並沒有這麼說。請你坐下!坐下!

L:你們醫生讀了那麼多的書、那麼聰明,為什麼跟我說話都要預設立場呢?你們從頭到尾都不是真心想聽我說!你們只是期待我會親口承認那些愚蠢誇張的假設!

黃:我並沒有預設立場!請你冷靜下來!

L:鬼怪是真的存在的!而且我說了好幾百遍了──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

黃:這裡沒有人說你殺人!

※討論被迫中斷,情緒激動的487又靠注射鎮定劑才穩定下來。

 

〈醫生手記之四〉

時間:20××年12月21日

地點:N412特殊病房

紀錄人:黃穎

487號病患入院第二十一天,近日487的警戒心提高許多,不大理會醫師的問話,總是沉默,關於F大恐怖攻擊事件一點進展也沒有,雖然我覺得再聊下去,487依舊不會改變他最初的說法──一切都是鬼怪搞的鬼。然而他的拒絕溝通,導致我們無法說服他「鬼怪根本不存在」、也無法更加深入瞭解他所幻想出來的「鬼怪世界系統」。

昨日替487安排了新的腦部掃瞄,今日結果已經出來,487的腦部似乎長了東西,卻又不像是腫瘤,於是團隊只好將主力轉移到研究487腦部異物。主治認為,為了487的健康,或許該考慮開腦。

主治在會議中提出一份瑞士的資料,資料紀錄了一種奇特的寄生蟲,該寄生蟲會寄宿在人類的腦部,使人類產生嚴重妄想症、且會有暴力傾向,最可怕的是,該資料顯示出,那種腦部寄生蟲竟然可靠飛沫方式,如同感冒一般傳染。不過主治也說該資料的真實性有待考察,但再搞不清楚487身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的話,這份瑞士腦部寄生蟲資料或許能參考一下。

此外,寄生蟲的形體,與487腦部異物的陰影,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

 

〈醫生手記之五〉

時間:20××年1月4日

地點:N412特殊病房

紀錄人:芎祈

編號487病患入院第三十四天,F大事件的檢方下了最後通牒,若在一月三十一日時,仍無法解釋487究竟患有何種病症,則檢方將強行帶走487,不再讓他待在Narrenschiff醫院裡,且之後會採取一般正常的法律程序。即使我再三和檢方表示487的狀況絕對不能離開Narrenschiff,那將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然而檢方仍然不相信我的說詞。

關於西元一九一四年瑞士的腦部寄生蟲案例,該腦部寄生蟲尚未命名,僅以發現者的姓名縮寫簡稱為SOF,當然,這個簡稱在Narrenschiff裡,已有另一種只有院內同仁能瞭解的解釋。經由抽血、腦部掃描等等,487的初步症狀與檢查結果皆與該案例的資料紀錄、數據吻合,且該寄生蟲會在患者患病兩個月後,開始產卵繁殖,受精卵能經由患者的唾液、體液排出,具有強大的傳染性。然而即使拿出再多資料比對、佐證,檢方仍不相信我的說詞。Narrenschiff本就是研究這些特殊精神病、腦部病變的場所,所擁有的機密資料庫之龐大、先進,早已超出他們的想像,但一提到487腦中可能有SOF寄生,卻只得到檢方的嘲笑。

如今,要證明487腦中是否真有SOF,就只有開腦一途,我會努力在一月三十一日前達成此目標,再決定之後的方向。

或許,SOF這種腦部寄生蟲,對487來說,也是一種鬼怪吧。

但,事實上,鬼怪並不存在。

487能夠從這樣的幻想裡清醒過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