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跟風巫巫茲拉遊戲指定文】

 

時辰之雨

The Rain, Timely Help

 

本文獻給下雨天aysrthing_love

下雨天《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原創角色指定之衍生創作

 

 

G,你知道嗎?首領竟然想讓那個小妮子接任下代首領呢。」

無色的酒落入剔透的玻璃高腳杯中,吧台前的A半嘲諷似地說道。

「你是指DN的女兒吧?」吧台後的G輕笑,纖長的雙手靈巧地耍起酒瓶,除了殺人外,他唯一感興趣的東西就只剩調酒了,「作為一個殺手,她在這方面是挺有天份的。」

「還是找了安全範圍內的答案嗎?」A恨恨地一口飲盡杯中酒,「在我看來,那小妮子就算再有天份,都不該踏進可特蘭家族才是。」

「喔?」A放下酒瓶,身子靠向吧台,笑意不減地說,「願聞其詳。」

「道理很簡單啊,G。」

A似笑非笑地搖了搖空空如也的高腳杯。

DN是為了那小妮子才企圖退出組織,下令抹除他們夫婦的是首領,怎料首領卻將她帶進組織,還希望她擔接任下代首領?這一切都充滿了矛盾。」

「的確是充滿矛盾呢,不過──」

G撐著自己的臉蛋,笑意更深了。

「就因為那女孩的人生充斥著矛盾的悲劇,她的可能性才會如此無限吶……」

是夜,可特蘭家族根據地,發生了多年來第一起未經允許的脫離事件。

當事者,正是AG口中,那名被視為下任家族首領的女孩。

 

 

那一晚,即便雙眼已疲憊得發痠,癱在座椅上的身體軟得使不上力,千華整段飛行旅程仍然未曾闔上眼睛。

深色的雙眸瞪得大大,直勾勾地看著前方,腦海裡所有想忘卻忘不掉的記憶不停地重演、翻攪──女人的尖叫、男人著急的吶喊、毫無預警的槍響、然後是更多男人的交談聲……

最後,一切歸於平靜。

妳、以後就是我們殺手家族的一員了。

那個被尊為首領,父親和母親曾經服從的上司,同時也是結束他們性命的兇手。

那個金髮藍眼的少年,像在盤算著什麼般,給予了那樣的命令。

我會親自培育妳成為頂尖的殺手,」十五歲的艾維斯.傑斯路德淡然說道,並緩緩伸出那隻不曉得帶走多少生命的手,「到時,想殺我也不遲。

「討厭的傢伙……」

千華緩緩抬起雙腿,抱著膝蓋,整個人瑟縮在座椅上。

機艙窗戶的遮陽板半開著,外頭是一片灰茫茫的世界。

她攤開冰冷卻溼潤的右手,滿是皺折幾近發爛的登機證靜靜地躺在掌心裡,熟悉的文字寫著陌生的國度──

日本,母親的故鄉。

V早將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班機一降落,她的雙腿踏上日本的國土後,就會有V的人來接她。

住宿、身份、金錢、學籍、安全……一切的一切,都不須擔心喔。」脫逃的前一刻,V握緊她的手,另一手抓著愛槍,身上又負著一大堆千華也無法正確喊出名字的裝備,露出溫柔的笑靨說道。

V姊……」

小巧的臉蛋埋進臂彎中,烏黑的髮絲落了下來,將她整個罩在自己的世界裡。

那個捨命幫助自己離開,從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就這樣留在義大利了,留在那個黑手黨的國度。

分別之時,雖然盡了全力地笑著,雖然堅定地承諾會回來帶她一塊兒走,但那都不過是走了悲劇盡頭,一時內分泌激起的荒唐反應罷了──這是她替「勇氣」下的註解。

只要靜下心思考所有的可能性,怎麼不知道留在機場的V,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呢?

V姊!妳一定要等我──我會帶妳逃離這裡的,一定!

口中脫出的承諾,變得可笑且幼稚。

一直以來,她都是這麼愚蠢的人,總在事發之後,才察覺自己又做出絕對會後悔的選擇。

只因為自己忍受不了,無論是作為殺手之女被鄙視,又或是不願繼續走著殺手之路而逃脫,在這些決定之後,造就的只是一個又一個因自己而死的靈魂,而引發這一切的自己,卻又安然無事地茍延殘喘著。

想到組織可能採取的行動,想到V可能受到的對待,那差點奪眶而出的淚水又硬生生地縮了回去。

「什麼時候才會看清自己?看清所有的事情呢?」

深夜的班機,影山千華不斷地捫心自問著,直到混亂思緒讓腦袋運轉到體力的盡頭。

然後,她沉沉地睡著了。

毫無防備。

 

 

在向澤田綱吉一夥人坦誠自己的殺手身份後,本來晴朗無雲的天空,轉瞬間下起滂沱大雨。

穿著並盛高中制服的千華,懷裡抱著今晚晚餐的材料,獨自一人站在超商的屋簷下,靜靜地頭看著頭頂密佈的烏雲。

如同往常一樣,日子沒有改變,這對千華來說非常的不尋常。

從小,她光是有對職業為殺手的父母,就遭受到許許多多不公平的對待與欺壓。

「為什麼那些人……願意接受我呢?」

不管是澤田綱吉、獄寺隼人,甚至是以為自己參與什麼怪遊戲的山本武,他們對待她就像之前一樣,毫無異狀。

「就因為……澤田他們,是彭哥列家族的人嗎?」

在艾維斯的訓練教育下,她對一些黑手黨家族多少有初步概念,但那些概念就像是教科書上的內容一樣,一些基本到相當於什麼都沒詳述的內容,甚至已經很久沒有更新了。當小嬰兒般的里包恩純真地指出,呆模呆樣的澤田綱吉,竟是龐大的彭哥列家族第十代首領時,千華真的大吃一驚。

「……看不出來。」

人不可貌相,是用在這種地方嗎?

簡單到彷彿隔靴搔癢的介紹過後,對彼此又有了更不一樣的認識過後,他們又像平常那樣嘻嘻哈哈地吵鬧不休。

和可特蘭家族充斥的肅殺之氣截然不同,完全不一樣。

千華垂下頭,黑髮簾子般散落下來,完全遮蔽住她清秀的容貌。

「幸福……快樂……也是殺手可以擁有的東西嗎?」

「欸,這不是影山嗎?」

爽朗的招呼聲從身後傳來,千華淡淡地回過頭。一手抓著雨傘、一手拎著球具還有啦哩啦雜其他大包小包,顯然是幫家人出來跑腿的山本武,燦笑地出現在她身後。

她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轉了回來,繼續低著頭。

「妳忘記帶傘了啊?這段時間很容易有雷陣雨,以後上學,還是帶著雨傘比較好喔。」

「謝謝。」冷漠地回答,轉學生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致搭理她。

「嗯?」

山本先是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眼睛掃視千華一陣後,他突然收起大紅色的雨傘,結實的手臂忽地伸至千華面前。

「吶!」

「……做什麼?」千華愣愣地問。

「借給妳吧,雨傘。」山本綻放笑靨,大紅色的傘溼漉漉地滑下幾滴雨珠。

千華難以置信地看著山本,這個在她印象裡,可以簡單用「棒球」一詞取代的人物。

「那你呢?」秀麗的眉毛皺了起來,千華搖了搖頭表示拒絕,她不可想隨隨便便受人恩惠。

「不用客氣,拿去用吧!明天再帶去學校還我就行了,」山本認真地說,手伸得更直了,「妳頭髮那麼長,淋雨的話很容易感冒喔。我家離這兒不遠,稍微跑一下就好了。」

「我能等雨停。」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儘管用吧!」

山本熱情到不覺得自己已經造成困擾,轉學生鬆下眉頭,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紅傘。

那和殺手扯不上關係的小手,正準探向雨傘時,山本突然改變主意,再次將傘撐了起來,這樣舉動讓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接受他人好意的千華,有種被耍弄的不悅。

「我乾脆送妳回去吧!」

「不順路吧……」

「不會、不會,不然妳手上那麼多東西,再拿把傘太辛苦了。」

縱使知道對方毫無惡意,但有種被看輕的不悅油然而生,和前一秒遭耍弄的心境混合在一塊兒。

這個叫山本武的棒球笨蛋,正在挑戰她的底線。

「山本同學……你忘了我是個殺手嗎?」再說她身上也只有書包,跟一些青菜、麵包之類的晚餐材料而已啊。

「影山怎麼還在講黑手黨遊戲的事啊?」山本呵呵笑著,「妳如果那麼不好意思的話,我送妳一段,等到妳家附近,雨又小了很多的話,妳再自己淋雨回去吧。」

「居然叫我自己淋雨……」

「不然,我出的主意影山好像都不太喜歡呢?」和自己相似的深色眼睛閃透著光芒,「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那不是很好嗎?」

雙眼圓睜,千華怔怔地看著據說也是黑手黨一份子的同班同學。

「千萬不要讓別人奪走妳的選擇權,如果連自己的守護不了,那是沒辦法做任何事情的。」

朱紅色的大傘瞬間撐開,將難看的灰色天空遮擋住,豆大雨點無情地砸在塑膠傘面上。

 

 

「到這裡就可以了。」

纖細的雙腿在一棟高聳的豪華大廈前停了下來,一旁抓著球具、跑腿買的東西與紅色大傘的山本,目瞪口呆地仰望著這幢至少三十層樓,門禁森嚴的現代化大樓。

「怎麼了嗎?」

山本回過神來,赫然發現轉學生正用一種漠然的眼神凝視自己。

「呃,沒事,只是沒想到影山妳的家──」

「這是別人幫我安排的,不是家。」黑髮女孩幽幽地離開紅傘,一步步走近大樓前院。

「影山,雨還在下啊。」山本快步追了上去。

所有的事情都在同一個瞬間發生。

千華還來不及反應,手裡的超市提袋已經掉落,青菜、水果、麵包全灑了一地。耳邊響起另一個袋子落地的吵雜聲響。然後,她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摟住,朱紅色大傘像盾牌般遮擋住她的視線。

砰!砰!

兩發毫無遲疑的槍聲,在漸小的雨勢下響徹整個社區。

雨傘自然不是槍支的對手,但它多少有些功用,千華看著兩道細微火光穿透傘面,準確地打進地板,而那個地方就是不久前她兩腿站的位置!

「唔──」

紅傘被放棄的同時,連發的子彈毫不留情地直線掃射。

千華只覺得自己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緊擁,像搭乘著肉身建造的電車一樣,順著預想中的軌道迅速移動,輕易地逃過對方的追擊。

然後,山本武抱著她躲進一旁枝葉茂盛的樹裡,像個忍者或是武士那般蹲在枝幹上。

千華的嘴被充滿厚繭的手捂住,她極力地想掙脫山本,對方卻輕鬆地箝制住自己所有的行動。此刻的她,只能愕然地看著山本判若兩人的側臉。

他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專注地直盯著對面老舊的公寓。

千華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雨勢漸緩的空中,初升的微弱月亮透過淡薄的灰雲灑下光輝。

公寓的頂樓,一個穿著風衣的少年舉著雙槍,藍寶石般的眼睛銳利地看著他們,像是隨時都能舉槍制裁目標獵物般。

當他的金髮隨風揚起時,千華的身體忍不住發起抖。

「妳認得那個人,對吧?」山本的聲音變得沉著冷靜,「他是誰?」

千華沒有馬上回答,她的鼻子嗅到一股血味。移開視線,她在山本的左小腿褲管上,看到子彈擦過的焦痕,一點淡淡血液淌了下來。

那是剛才為了保護她,躲開突襲是受的傷,雖然不嚴重,但傷在腿上,多少會影響山本的行動。

她顫抖得更厲害了。

金髮藍眼的雙槍少年露出冷笑,出乎兩人意料之外地,他竟然選擇回頭,循著其他建築物的頂樓一跳一跳地離開現場,拋下躲在樹上的兩人。

山本吐了口氣,不管腿上的傷,抱起千華跳回平地。千華連忙擺脫他的掌握,既憂心又惱怒地看著山本。

「你在幹什麼啊?」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問你的吧?」

「有什麼好問的?」千華雙手緊握成拳,沒好氣地罵道,「那個傢伙……我自己會解決,不用你們彭哥列家族插手!」

「是嘛?」有別於平時爽朗的棒球男孩,山本嚴肅地看著轉學生,「但剛才的妳,絲毫沒感覺到那個傢伙的存在,不是嗎?」

「那還不都是因為你──算了。」

千華警戒的肩膀垂了下來,她撇過頭,看看兩人散落一地的東西,最後決定蹲下來收拾。

山本很快地加入他的行列,千華不時透過髮絲悄悄窺視他的一舉一動,左腿的擦傷,對山本而言像是沒有影響一樣,她察覺不出山本有任何行動受阻的狀況。

「那個人是艾維斯.傑斯路德。」

在山本將收拾好的提袋遞給千華時,後者口氣平淡地說道。

「外國人?」

「嗯,可特蘭家族的首領。」千華頓了一下接著說,「他是來殺我的。」

「又是黑手黨遊戲?」山本困擾地搔搔短髮,「像妳這樣的女孩子,不適合吧……」

「那才不是遊戲!」情緒驟變的千華咬牙切齒地吼道,原本閃爍不已的目光變得堅定且忿怒,「你到底在想什麼啊?山本武?你不是彭哥列家族的人嗎?從你的身手看來,你應該比我還要有當殺手的天份,而且也有充份的實戰經驗,為什麼你口口聲聲說黑手黨只是個遊戲──」

山本沉默地看著眼前的女孩,眉頭微微蹙起。對方像觸發了什麼開關一樣,無法克制地低吼著。

「──你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黑手黨手下嗎?你知道有多少家庭因此破碎?有多少小孩失去父母、失去溫暖的家?又有多少人沒辦法想個平凡人,在社會上抬起頭嗎?你知道我為了逃離這樣的生活,失去了多少東西嗎?你竟然用『遊戲』這個詞來……」

女孩激動到再也說不出話,她好看的臉蛋全被頭髮遮住了。

「對不起。」

山本厚實的手,輕輕握住女孩單薄的肩膀。

「妳想必,經歷過很多我沒有經歷過。這些年來,辛苦妳了。」

溫柔的嗓音,像擁有神奇的魔法一樣,已經很久沒哭的她,莫名其妙地落下眼淚。

「剛才的事,妳不介意我告訴阿綱他們吧?」

「咦?」

千華猛地抬起頭,溼潤的雙眼困窘地看向燦笑著的短髮少年。

「既然要玩黑手黨遊戲,找些老練的玩家幫忙,比較有勝算吧?」山本爽朗地笑道,「只有一個人是打不了棒球的喔,況且還是看到血就怕得發抖的女孩……」

「我、我才沒有怕到發抖呢!」千華大聲地反駁,「不要小看我!我影山千華是個貨真價實的殺手──」

「我知道。能讓對方的首領輕自出馬的妳,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一根手指覆上千華的雙唇,「不過,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喔。」

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

背著月光,僅用一根手指止住了千華所有舉動的少年,看起來異常高大且可靠。

「我們不會讓妳孤軍奮戰的。」

山本武,那個在她腦海裡一直只有「棒球」一詞取代一切的男孩子,突然給了她截然不同的感覺。

「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那樣的笑容、那樣的話語,她想起了V

「怎麼又哭了?咦──」

長髮的少女猛地撲進山本懷中,好不容易停止的眼淚,又一股勁兒地傾瀉而出,就像剛才的那場大雨一樣。有些茫然的手不知道該往哪兒擺,他只好意思意思地摸摸她的頭,姿態僵硬地任由女孩抱著,在他胸口恣意哭泣。

擱在一旁的紅傘骨碌轉動一下,落進陣雨積起的水窪。

無論是影山千華、山本武,還是彭哥列家族,一場無可避免的激戰,終於拉啟了序幕……

 

〈時辰之雨〉完 2012/4/23

 

「欸,G,最近好像沒看到首領呢,他上哪兒去了?秘密任務?」

吧台前的A一如往常要了瓶白乾兒,雖是道地的義大利人,卻莫名喜歡東方烈酒。

「首領吶,」吧台後的G用塊乾淨的布擦乾眼前一個個高腳杯,「現在人在日本吧……」

「日、日本?去那兒幹嘛?渡假嗎?」A差點把心愛的酒自口中吐了出來。

「你忘了DN的女兒嗎?那個害V死去,效法DN逃離可特蘭家族的影山千華?」

「又是她,還沒死啊?首領不會是自己一個人跑去殺她吧?那小妮子值得那麼大費周章嗎?」A忿忿不平地罵道。

「那個女孩對首領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呢。另外,首領當然不會獨自一人貿然行事,他只是在等待時機,先自行前往探勘,剩下的就待M將空缺的位置全都補上囉。」

G笑了笑,他變了個魔術,從空蕩蕩的高腳杯下發亮出一張紙,然後緩緩地推到A的面前,A瞇著眼拿起那張紙端看──

「這是你的份。」

一張飛往日本的機票。

期待已久的A,露出殘忍的微笑。

 

暴雨直降的午夜,直屬可特蘭家族首領的二十六名菁英,皆以不同的方式獲得機票,紛紛動身趕往位在菲烏米奇諾的李奧納多‧達文西國際機場。

一切都是為了回應那給予他們嶄新生命的人。


艾維斯.傑斯路德。

 


【Zenky's Free Talk】

  嗚啊,都四月二十多號了,我現在才想到還有巫巫茲拉人品遊戲的指定文還沒寫囧~

  本來在寫欠西瓜精的惡補文(孤露相關),大家應該也看到我文章已經開了,只是上密碼鎖起來提醒自己......但是實在有點難寫(因為涉及太多本篇還沒提到的東西)而且好像字數會失控,於是就先暫時停止了(炸)。

  等這幾天有感覺了再來繼續。

 

  回到本文,這是下雨天同學指定的作品,本來指定HP的路平X東施BG文,不過後來改為下雨天同學的自創人物文了。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閱這裡:〈影山千華設定〉、〈艾維斯‧傑斯路德設定〉,下雨天的網誌還有影山千華的故事。

  一開始以為是原創故事的人物,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家教」裡的原創角色(標題不就寫了嗎!?)。

  話說,我看家教應該是四五年前的事了吧(遠目),而且是看漫畫,還只看了二十集而已,而且是租的,而且我內容什麼都快忘光了,只有人臉跟名字稍微能連的起來而已......orz

  因為在下雨天的創作〈雨憶 〉裡有略微提到一點東西,加上「雨」對小千來有些意義,所以我選擇山本武先生來擔當主角,不過我除了山本熱愛棒球外什麼都不記得了,還跑去查了一下維基的介紹(艸),熱愛家教的朋友請不要鞭打我,對不起orz

  好啦,反正最重要的主角是小千嘛啦啦啦拉拉山。

 

  下雨天同學希望看看別人眼中的小千是怎麼樣的人,呃,我覺得我文章太短好像還看不太出來(毆)。

  我是這樣認為的──

  父母因為想脫離組織的關係而被殺害,而脫離組織的動機,是為了保護小千不要因作為殺手之女而受到歧視和欺負、交不到朋友──雖然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些小鬼居然敢欺負小千,他們是不要命了嗎?」(毆)

  然後父母死去後,進入可特蘭家族的小千,因某些原因結識了對她很好的V姊,V姊甚至為了讓小千獲得自由,不再受組織控制,而犧牲了自己。

  所以我的想法是,比起懦弱害怕,在小千心裡最多的應該是「復仇」和「負罪感」。

  負著父母之死與V姊之死的罪,懷著對可特蘭家族尤其是艾維斯的恨意──一個人生只剩下復仇的女孩。(話說我HP文裡的原創角色艾蜜莉就是一個人生只剩復仇的女孩)

  不過,在原作者的設定裡,小千感覺是個天然呆角色,因為悲劇而害怕失去,因為接受殺手訓練而可動手殺人,一個擁有兩種狀態,本質純真天然又殺人不眨眼的少女。本來是有點想寫出這兩面的她,但篇幅不夠(限定五千字內結束),結果只帶出第三個面相(艸)......

  就是到了日本後的武裝──假裝冷漠。

 

  總之,寫到最後這篇超像超級序幕的序幕啊(艸),因為家教很不熟、又不確定下雨天能否接受小千跟山本發展,所以根本不敢寫太深(毆飛)。

  我想像中的小千,應該是那種跟阿綱一群人混在一起時可以和樂融融的角色,然後戰鬥時一開始進入不了狀況會害怕,等到某些契機,會點燃別的人格狀態,變成真正的殺手那樣......

  不過寫不到啦啦啦啦啦。

  至於艾維斯,很可惜完全淪為跑龍套配角。我對他的想法(腦補)是──被迫接手黑手黨家族,對這個世界、家族、黑手黨內心都有著憎惡,卻又不得不接受的早熟少年。偶爾會做出些看似莽撞的行為(如文中身為首領卻孤身跑到日本射幾槍),但實際上在他心裡很多事情都已經算計好了(像是最後段26人集結出動)。

  他培養小千,不是單純只是讓她做為一個殺手,最大的目的,是想讓自己獲得救贖。(個人腦補)養小千的目的是想讓小千殺死自己,所以她溜掉對他而言很困擾,但身為一個黑手黨首領怎麼可能猜不到小千躲到日本去呢?小千不殺他,他自己就先來挑釁一下這樣~  他喜歡小千,但是又自私的只想讓自己獲得救贖,他一廂情願地以為他所做的一切對小千是好的,卻讓小千與他所想的背道而馳。

 

  好,腦補完畢,來談一下標題唄。

  標題在〈時辰之雨〉與〈及時雨〉猶豫不決(最早是想叫「時雨」啦),最後選了自以為較有詩意的〈時辰之雨〉,不過意思就是及時雨啦(英文也是)。

  「雨」是本篇的意象,帶有一些意涵,小千應該不喜歡下雨,因為父母死去時是個雨天,原作者的作品〈雨憶〉也直接在標題用了「雨」,然後山本的屬性是「雨」,招式裡面一堆雨。

  在小千坦誠自己身份的傍晚下了驟雨,本來獨自一人打算回家的她,因此碰到了山本。若不是這場雨,她碰不到山本,會在毫無準備之下與埋伏的艾維斯激戰(輸贏可預見的)。如果不是山本這個「雨」,艾維斯也不會射了幾槍就跑。如果不是山本,小千的武裝也不會崩解。

  在失去了爸媽和V以後,她終於又遇到一個再也不想失去的人(腦補中),如果原作者大人是希望小千配山本的話啦>//w//<

 

  以上,後記也打太多字orz

 

  現在還剩下星新的任意生日賀文、舞揚的舊文天籟補完(我覺得本月可能做不到,要趕兩份新稿QAQ)、以及舞揚一篇惡補的九祭BL(還指定要激情囧)。

  近期書寫順序應該會是:星新的→西瓜精的→舞揚的惡補→舞揚的天籟(需要大改),希望五月底前能完成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