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 蔚藍之海的訪客

= 楔子 =

 

穿梭在地下隧道的末班電車,發出煩躁的叩嘍叩嘍聲。

整齊懸吊的握把,孤伶伶地隨著列車顛簸而搖晃。

時近午夜十二點,就連平時乘客搶著佔據的水藍塑膠座椅,也空蕩的淒涼。

這節車廂唯一的乘客,靜靜坐在面對車頭的位置上,如此一來,當列車快速行駛時,她能感受到移動的真實感,不致於在黑暗包圍的地底下迷失方向。

大腿上的紙袋窸窸窣窣互相碰撞,幸好宛如要壽終正寢的車廂噪音,就連十來個大紙袋掉到地面的聲響,也能完完全全掩蓋過去。

穿著白襯衫女乘客面無表情地彎下腰,伸長纖細的雙手撿起紙袋,然後再度擺上大腿緊緊抱著。

那全是百貨公司的紙袋,從袋子的大小和掉落時的聲音判斷,裡面裝著衣服的可能性很高。在沒有週年慶的季節,能夠一口氣帶回那麼多戰利品的,往往是這座海島上經濟能力極佳的頂端消費族群。

但是這位女乘客,怎麼看都像高中女生,身上的白襯衫甚至繡了所知名女校的校名。一個可能未成年的少女,為什麼會有那麼驚人的消費能力呢?

臺北車站,往淡水、新店、南勢角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

伴隨著警示聲,車廂閘門朝兩邊退開,月臺上等候的乘客步履蹣跚地走進來,不一會兒,原先只剩少女一人的車廂,瞬間多了十幾個人。

貓般大眼往上一翻,剪了齊眉厚瀏海的少女,慵懶地倒向一旁的車窗,纖長的睫毛優雅蓋下。

多了乘客的車廂變得吵雜,儘管少女仍舊沒有表情,但秀麗的柳眉已經微微皺起。

左手邊,只有此時才敢霸佔博愛座的年輕情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等一下要去哪裡繼續他們糜爛的夜生活,結果一言不合地吵了起來。

靠窗的少女頭越垂越低,她全身都在顫抖,黑髮有氣無力地落了下來,將她姣好的五官完全遮住。

後方,一對牽著四五歲小男孩的夫婦正在爭吵,妻子嫌棄丈夫是個路癡,丈夫抱怨妻子脾氣差,夾在中央的小男孩睡眼惺忪,不停吵著要抱抱,但父母無暇管他,於是小男孩放聲大哭起來。

「夠了吧……」她環抱著自己,牙齒輕啃下唇喃喃。

前方,解開領帶的中年上班族,帶著一身酒味、煙味、以及酒店小姐的香水味,急促地戲手機另一端的妻子解釋著,腰間另一支手機卻不斷唱著電音舞曲,催促他快到某家酒店應酬,避避家中可怕的老婆大人。

「夠了……拜託……」

女子的妒嫉、男子的忿怒、爸爸的無奈、媽媽的怪罪、孩子的疲憊、丈夫的尷尬……滿滿的負面情緒一古腦兒灌入她的身體裡,彷彿她的身體是個空水瓶,等著裝滿所有乘客的痛苦。

「不要再吵了……求求你們……」

捂住耳朵沒有用,咬緊牙關忍耐也沒有用,四面八方的爭吵越來越激烈,強行進入的各種情緒,沖擊她的感官、腦子與心臟。

乘客繼續他們的人生小衝突,自顧自地發著脾氣、發洩不滿,而那些廢棄物般的情緒,正排山倒海淹向抱著一堆百貨公司紙袋的少女。

「不行……快受不了……」

「喂?」

一名穿著整齊套裝的OL接起手機。原本面露微笑的她,在接了電話後表情驟變,她啞著嗓子淒厲地喊道:「騙人──不可能!不可能!為什麼是車禍?為什麼啊──」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這通帶來兄長過世消息的電話,衝破滿載的臨界點,擊敗了獨自忍受一切的少女。紙袋應聲落地,未剪標的新衣服散了出來。

少女抱頭哭喊,眼淚如雨般地不停湧出。

然而,爭吵的乘客依舊爭吵著,彷彿看不見那個崩潰的少女,也聽不到她的尖叫與哭泣。

手指在臉上留下紅色的爪痕,她頹喪地倒向椅子,劇烈的痛苦幾乎令她窒息……

漸漸地,周遭變得不太一樣了。

她吸著鼻子平靜下來,視線模糊地環顧深夜的捷運電車。

沒有吵架的情侶、沒有晚歸的全家福、更沒有大聲講電話的上班族。

「人……」她啞聲問道,「人呢?」

少女慢慢站了起來,黑色百褶裙微微擺動,她移動雙腿,越過散落一地的紙袋,走到車廂正中央。

行經彎道的捷運車廂,將眼前的通道彎折出扭曲的空間。

車廂內,只有少女一個人。

褐色大眼不解地眨動著,珍珠般晶瑩的淚珠一個接著一個無聲落下。

她努力地深呼吸穩住激動的情緒,再一次抬起頭、甩開長髮,看向已經變回直線移動的通道。

一個小小的白色影子,出現在最後一節車廂。

「咦?」

少女不敢相信地看著那個從車尾走過來的白影,它越來越大、模樣也越來越清晰,直到它踏進少女所在的車廂時,她的背脊頓時發冷。

那是一名渾身散發出白色光芒,有著淺藍色飄逸短髮和一對海藍色眼睛的小男孩。

「鬼……鬼嗎?」

少女心中只閃過這個字眼,她試圖移動腳步,雙腿卻生根似地無法動彈,隨後失去平衡,跌坐在地。

小男孩笑得好開心,小巧的嘴輕輕開合,說著唏哩呼嚕的異國語言。

「我聽不懂。」

勉強支撐著身體的少女說道,但那藍髮藍眼的小男孩仍逕自說著,並一步步朝她走來。

「你不要過來……我不認識你……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少女閉上雙眼大叫,「走開!不要靠近我!」

耳邊忽然傳來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一陣緩慢優雅的熟悉旋律伴隨浪聲飄揚。

少女心中超載的負面情緒,突地完全消散了,她疑惑地睜開眼睛。

藍髮藍眼的小男孩略微彎腰地站在她面前,向她伸出雪白的手,聽不懂的異國語言再一次從他的嘴流瀉出來。

熟悉的旋律與海浪聲依舊,黑髮少女愣然看了看那隻小手,又抬頭看看那名小男孩。

她的右手,慢慢地握了上去。

 

★ ★ ★

 

穿梭地下隧道的末班電車,發出煩躁的叩嘍叩嘍聲響。

時間接近午夜十二點,米黃色的車廂內,孤伶伶的懸吊握把,隨著列車顛簸晃動。

下一站,臺北車站,往淡水、新店、南勢角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

  車廂裡,一個乘客也沒有。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