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 蔚藍之海的訪客

=第三章 被迫中斷的結業典禮(上) =

 

 

淡藍色的花瓣漫天飛舞,隨著海風飄進十根巨大石柱傲立的雪白競技場中。

上萬名塔拉索人塞滿階梯式的石造座位,但是還有數十萬人被石牆阻擋在外、不得其門而入,他們將競技場團團包圍,更把附近街道擠得水洩不通。不過,在這樣擁擠的人群裡,卻聽不到任何的抱怨與爭執,所有人的心情都一樣愉悅,眾人高舉著雙手、用盡力氣鼓掌、扯開嗓子呼叫,人們興奮的情緒幾乎沸騰了整個塔拉索魔法國。

海藍色的雙眸隨著抬起的頭部往天空看去,萬里無雲的晴空飄滿了只有在莫緹娜瑟笛絲(Motinacedies)祝日時,才會開花的蔚海樹花瓣。當那些淺藍到近乎純白的花瓣凋零時,意味著祝日的結束、新的一年即將展開,同時也意味著──

黑卡帝魔法大會就要進入尾聲了。

「萊恩,是時候了。」

蒼老的女性嗓音在他身後響起,萊恩轉過頭,他那外表比實際年齡要年輕的祖母遞了水杯給他,萊恩趕緊接下杯子。

「可是奶奶,這麼做真的好嗎?」雖然面帶微笑,但萊恩仍有些苦惱地問,「這場是黃狩級以下單人獨鬥組的冠軍戰,如果未成年魔法師在這個場合使用無聲詠唱……」

祖母爬滿皺紋的手輕輕握住萊恩的雙肩,一對深邃到一點都不像塔拉索人的眼睛無比認真地看著他。

「乖孫,我對你有信心,記得今年報名大會時,你對我說了什麼嗎?」

萊恩愣了半晌後,突然想通了什麼,他反握住祖母的手背。

「第四次參加黑卡帝,」萊恩閉上雙眼,像在朗誦詩歌一樣平靜地說著,「為的不是和別人競爭,也不是為了經由競爭來證明自己是最好的──」

「──重點是,你在黑卡帝魔法大會裡,所做的一切。」萊恩與祖母異口同聲地說道,話音落下時,兩人忍不住相視而笑。

一個一直在白沙廣場裡奔跑的黑袍男子飄了過來,他的肩膀上圍著藍色披肩,胸前開襟別了魔法大會的銀製胸章。

「桑門爾,準備好了嗎?」藍披肩工作人員緊張地問道,他不時看向一旁石牆上的掛鐘,「我們不能讓你休息整整一個小時啊!場邊的觀眾會受不了,大魔法師們也不斷關切,我們工作人員很為難啊。」

「這些話應該對尤里西斯說吧?」萊恩放開祖母後,一口飲盡杯中的水,他稍微整理一下服裝,慢慢走到黑袍工作人員身邊,雙眼看著遠在對面休息區的對手,「我是想多給他時間治療身上的傷口。」

「我們向危恩特確認過了,他的傷勢經過緊急治療與包紮,已無大礙,只希望冠軍戰能盡快結束。一旦你點了頭,我們便會宣佈比賽繼續。」

「那就繼續吧。」萊恩笑著說。

「知道了。」黑袍男子對他行了個禮後,擔憂地轉向萊恩的祖母,「那個……紫歌大魔法師,希望您能先回位置上就座……選手休息區這邊多少會受到戰鬥的波及……」

「怎麼?你看我年紀大,受到波及會閃到腰、跌斷骨頭嗎?」萊恩的祖母不以為然地反問。

「我沒有那麼說!紫歌大魔法師!」黑袍工作人員尷尬地邊行禮邊改口,「雖然本場是黃狩級以下的賽事,但您還是有可能受到影響啊!況且……」

「總而言之,你們還是認為──我、老、了、嘛!」萊恩的祖母張大嘴巴,用洪亮的嗓音向外吼道,恨不得全競技場的人都聽見她的聲音。

「不、不是這樣的,我們相信您的能力,只不過我們無法控制場內會發生的狀況,所以……」

「那個、你可能搞錯重點了。」熱身完的萊恩安撫地拍拍黑袍男子,「我奶奶在意的並不是能力的問題。」

被萊恩這麼一提醒,黑袍男子立刻恍然大悟,他想起關於紫歌大魔法師的傳聞,急忙鞠躬道歉。

「對不起!紫歌大魔法師!您……您一點都不老,不管過了幾年,都還是像蔚海樹的花一樣年輕貌美!」黑袍男子笨拙地昧著良心說道。

「哎喲,這年輕人還真是伶牙俐齒呢。」萊恩的祖母愉快地捏了捏黑袍男子的面頰,後者額上爬滿了汗滴,「好吧,看在你那麼誠懇的份上,年輕貌美的姐姐我這就回觀眾席囉。」

萊恩祖母的這席話,讓躲在休息區外偷聽動靜的其餘工作人員差點吐出早餐,但一想到紫歌大魔法師發飆的可怕模樣,每個人寧可將拳頭塞進嘴裡堵住,也不願不乾淨的東西灑出來和大夥兒大打招呼。

「真是太好了!紫歌大魔法師,這邊請──」黑袍男子差點沒喜極而泣,他領著萊恩的祖母往旁邊的石門走去,裡面有蜿蜒但卻堅固的石梯能通往大魔法師們所在的貴賓席。

「萊恩!」萊恩的祖母準備踏進石門時,回過頭對著正在檢查學徒法杖狀態的孫子喊了聲,清澈的眼睛連忙看了過去,祖母高舉拳頭,「加油啊!殺他個片甲不留!」

萊恩來不及回應祖母的鼓勵,對方便被推進漆黑的石門裡了。他不好意思地露齒而笑,一面搖頭,一面檢查法杖上被競爭對手刮出的刀痕。

「各位海浪般熱情的塔拉索人們!讓各位久等了!」

很有磁性又沉穩的主持人聲音,被魔法放大後響徹了整座競技場,人們的情緒激昂到最高點,不少人都忍不住站起來又叫又跳。

「休息片刻之後,西區選手尤里西斯‧危恩特手臂上的傷已經治療完畢!現在黑卡帝魔法大會黃狩級以下單人獨鬥組,將於莫緹娜瑟笛絲的見證下,誕生新的冠軍!登場吧!西區的尤里西斯‧危恩特,以及東區的萊恩‧桑門爾!」

觀眾的尖叫等同於賽跑時的起跑鳴槍,萊恩一扔掉擦拭法杖的布,對面的尤里西斯早一手提劍、一手握法杖,彎腰乘著風直往自己衝來!

風之精靈、沙之精靈,契約締結,沙霧瀑流!

廣闊的競技場內場頓時飛沙走石,被尤里西斯揚起的白沙就像濃霧一樣,瞬間遮蔽了場內決鬥的兩人。

一片不被狂風怒沙侵擾的花瓣,輕巧地飄浮在沙霧上方。

下一秒,那片淡藍花瓣突然變成宛如冰柱的銳利結晶,而且在短短數秒內便複製成數百枚!

每一枚約莫手指大小的冰藍結晶,紛紛將尖端指向兩名參賽魔法師所在之處。

全場觀眾倒抽了口氣,所有的呼喊尖叫都停止了,塔拉索人不敢相信地看著那些閃亮的冰晶。

「怎、怎麼可能?」看臺上,綁著麻花髮辮的少女詫異地捂住嘴巴。

「無聲詠唱?這個真的是黃狩級以下的戰鬥嗎?」少女隔壁,與她長得很相像的少年驚呼。

剛才那個複雜的魔法不僅轉換了花瓣的質,還在短時間之內複製了量,而這一切施展,整場數萬人,沒有任何人聽見咒文的詠唱!

白色沙霧猛地散開,黑色與冰藍色的長袍相距不到十公尺,兩名參賽者背對著彼此,其中一人將法杖指向天空,而另一個低垂地抵著地面。

當沙霧散盡,海風又送來一批淺藍花瓣時,人們才發現,尤里西斯的長劍孤獨地插在鬆軟的土地上。

「對不起了,尤里西斯。」


故事之後

  金石堂的海報送完囉!謝謝大家支持^w^

  博客來還有大概一百份海報,想要收藏的朋友可以多多考慮使用博客來購物喔!

  (因為有點累所以今天後記短一點......=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