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 蔚藍之海的訪客

=第四章 突然頒佈的魔法禁止令(下) =

 

 

平時勇猛無比、留著大鬍子的魚店老闆,緊張地雙手抓握一把小菜刀,渾身發抖地瞪著工作檯上,一條瞪圓眼睛、鱗片反射著陽光的海洋大魚,老闆的妻兒們躲在店門口的門之後,不停替他們的一家之主加油打氣。

北城內最受年輕女孩歡迎的下午茶店大門深鎖,不少以為自己精心打扮好,實際上釦子扣錯、蝴蝶結綁歪、頭髮凌亂、妝容足以嚇壞親生父母的女孩子,撐著小洋傘聚集在門前交頭接耳。一直是城內女孩目標的尤里西斯和萊恩嚇得低下頭,連忙快步躲進對街來來往往的行人中。

一路上,沒有一家店跟往常一樣正常營運,不是早早關門休息,就是把店搞得一團亂,肉品店的生肉四處亂飛、砸在行人的頭上;蛋糕店的窗戶噴滿了鮮奶油,一些愛玩的小孩開心地跑過去舔舐;專賣塔拉索風味餐點的餐廳前塞滿餓壞的人們,不喜歡爭吵的塔拉索人難得地對著店經理破口大罵;跑得東倒西歪的馬匹、一直撞向房屋木門的馬車、忍住不施展魔法的老人、阻止太太召喚法杖的丈夫、嘲笑彼此穿著的年輕人……

整個北城鬧哄哄的,雖然塔拉索人本來就愛熱鬧、一刻也靜不下來,但在萊恩出生到現在,他可還沒見過族人是因為沒辦法妥善完成事情,然後引發爭執、凌亂,失去秩序。

不過,在糟糕透頂之中,隱約間又瀰漫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和樂趣。

「不知道廣場那邊的狀況怎麼樣。」沉默許久的萊恩猝然問道。

今天是一連六天的黃狩祝日首日,熱愛宴會派對與各種慶典的塔拉索人,傳統上自每月祝日首日的上午開始,就會陸陸續續前往位於南北城中間交界處的祝日廣場,搭建慶典需要的活動舞臺、帳篷,還有吃都吃不完的美食珍味。

「鐵定很慘。」尤里西斯毫不猶豫地說。

好不容易踏進人滿為患的廣場,萊恩差點被倒下的大花籃壓個正著,幸好尤里西斯眼明手快,即時將他拉開,否則他就要缺席魔法禁止令頒佈後的第一個慶典了!

「抱歉!抱歉啊!桑門爾之子!」負責架設裝飾大花籃的幾個壯漢不好意思地說,他們沒在萊恩身上停留太久,幾分鐘後就又開始苦惱那盆被摔壞的花籃了。

「太可怕了,根本處處危機。」萊恩心有餘悸地說。

「多做體能與速度的基本訓練,」尤里西斯認真地說,「即使是魔法師,也不能凡事依靠魔法。」

「你這句話的前提跟我們現在的情況不一樣吧……」萊恩彎腰蹲了下來,有點不習慣地徒手繫好鞋帶,尤里西斯站在一旁環顧整個廣場。

在鋪設大理石地磚的圓形廣場上,充滿準備祝日慶典的塔拉索人,他們大部份是南城非從事商業活動的居民,有不少是寧芙學院的學生,尤里西斯輕易認出幾個煩惱著帳篷繩索的熟面孔。

「連鞋帶都要親手綁。」站起來的萊恩微笑地又嘆了口氣,「為什麼黑卡帝要頒佈這道緊急命令呢?」

「外海人生活體驗營?」尤里西斯隨口答道,兩人開始往廣場南側走去。

「但是禁止令看起來不像『體驗』,」萊恩收起笑容,「記得嗎?使用魔法的人,將直接交由十名大魔法師公開審判,我在史書上可沒讀到任何公審的紀錄,一些行政的規定章程上,也只有罪大惡極的罪犯,才會動用到公審。」

「或許是想讓我們別把禁令當成玩笑?」

「我相信就算沒有審判那行,我們也會奉行黑卡帝的命令,塔拉索人不需要被嚇阻才守法。」

「關於違反者的處置,是假設性的後續處理?」

「就算是……我還是無法把禁止令想得那麼單純。」萊恩的藍瞳瞥了好友一眼,隨後壓低音量,「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而且這道命令看起來並不完整。」

「不完整?」尤里西斯稍微歪了頭。

「嗯,昨晚我母親在廚房忙著晚餐大戰時,我跟奶奶稍微討論了一下,她說她也不曉得命令頒佈的原因?」萊恩的表情變得很嚴肅,「她也是黑卡帝的十大魔法師之一,要做出這麼重大的決定,怎麼可能不知情?」

「嗯,」尤里西斯又搔著自己的下巴,「我父親也說不知情。」

「連蒼空大魔法師也……看來蒂芬妮跟妮可的父親也說了同樣的吧?會是刻意隱瞞嗎?」萊恩瞪大眼睛,一些思緒落入他的腦海中他突然激動地問道,「難不成……跟南海道岬角的事有關?」

「南海道岬角?」

幾隻青鳥活潑地停在廣場邊緣的石階上,蹦蹦跳跳地鳴叫著。

「昨天下午,我和蒂芬妮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些奇異的海象,還有岬角上的住家好像不見了。」萊恩在石階旁蹲了下來,溫柔地看著那些鳥兒,緩緩伸出左手,彩花戒指閃爍著日光,「我想下車看看,蒂芬妮卻一直反對──」

「節哀。」尤里西斯語氣有些苦澀。

「晚上想偷偷跑去調查時,也被母親發現拎回房裡關起來。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裡發生什麼事情。」

尤里西斯的眼神飄離萊恩,兩人一塊兒看著活力十足的青鳥,牠們一點都不畏懼人類,就跟塔拉索島上其他生物一樣,也不需要萊恩拿出食物引誘,便可愛靈巧地跳至他的掌心。

「我和你一樣。」

「被母親關起來?」萊恩輕輕捧起一隻青鳥,讓他在自己掌中鳴唱,

「嗯,」尤里西斯雙手環在胸前,微微抬頭看著藍天,「南海道岬角,那棟不見的住家。」

「有著紅色屋頂的漂亮房子?」

「兩個小男孩,與父母同住。」

「他們常在門口玩著──」

「──貝鈴花風箏。」尤里西斯慢慢地闔上雙眼,「今年橙果月,他們本將進入崔頓學院就讀。如今……」

「尤里西斯,我們果然很有默契!你該不會是打算調查時,被發現然後被關了起來?」

「不,是溜出去回來後才被關的。」

「你家到南海道很遠耶,用走的嗎?」

「我只走了一圈。」尤里西斯睜開眼,牛頭不對馬嘴地說著,有些哀傷地凝視萊恩,「什麼都沒有、完全消失,彷彿那戶人家從不存在。」

「怎麼可能……」萊恩不敢相信地喃喃道,手中青鳥擔憂地跳上他的肩頭,不停用小小鳥喙輕觸萊恩的臉頰,「一點痕跡也沒有?不是被巨浪吞噬?或是遭人毀壞……可是塔拉索人做不出這種事的啊。尤里西斯,你曾和其他人談及這件事嗎?」

「你是第一個。」尤里西斯聳聳肩,「我不曉得還能找誰談。」

「不如,」萊恩緊揪著眉頭,「不如,在慶典開始前,我們再去一趟、仔細調查看看?」

「好,」尤里西斯沉聲答應後,突然挑起左眉,冷淡地問道,「蒂芬妮的邀約呢?」

聞即此言,萊恩全身都癱軟了下來。

「我都忘了還有蒂芬妮的邀約……可是,又不太適合帶她同行,」萊恩嘆了口氣,「她不像妮可那樣,她是個真正的女孩子。」

「礙手礙腳的女生,」尤里西斯殘忍卻準確地說出蒂芬妮的反應,「又是特別傳統的塔拉索人,她不會答應前往調查,如此純粹的魔之血。」

「排斥悲劇和災難,關魔之血什麼事啊?」萊恩不以為然地說,「我們兩個血裡流的就不是純粹的魔之血嗎?」

「呵,」尤里西斯指了指自己的灰眼,又微微甩動在身後綁成一束的銀色長髮,「但我們之中,只有絲平依的姑娘是個真真正正的『海之子』啊。」

「你把妮可擺到哪裡去了啊?」

「她是希森族異類,無法比較。」

萊恩還想回應一些想法時,背部突然一陣吃痛,就像有個小石子擊中他一樣,他摸不著頭緒輕撫疼痛部份邊左顧右盼時,一旁的尤里西斯微瞇起雙眼,迅速抬起長腿,準確踢開一顆想再次偷襲萊恩的圓石。受到阻礙的小石頭被迫改變軌道,畫出小小弧線後,在萊恩的腳尖前方落地。

萊恩看看小石頭,再看著把腳慢慢收回去的尤里西斯,滿懷感激地說:「謝謝你,尤里西斯。」

「缺乏警戒心。」尤里西斯皺起眉頭,指著萊恩淡淡地說。

「反正一定是有人鬧著玩嘛,幹嘛那麼認真呢?」萊恩微笑道,本來插在口袋中的右手突地伸出,鑽進右手邊的草叢裡,像捕捉溪裡小魚一樣用力一抓──

「哎喲!」

  清亮的女孩聲音哀叫道,萊恩小心翼翼地收回右手,只見他的掌心裡多了一條像極貓尾巴的藍色麻花髮辮,隨後一張沾了泥土與樹葉的臉蛋出現在兩位少年眼前。

 


故事之後

  拚稿子中,有點想閉關。(艸)

  最近寫稿的BGM依然是和風&日系的民族風曲子~

  日系的民族風好像一直聽不膩說......

 

  天氣貌似有點轉涼了。

  哎哎,我的夏天......今年沒去海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