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5

- 第十四課 華麗麗的制服是最重要的會前準備 -

本系列每週日於網誌更新!

(如果沒更請鞭打作者!)

 

和祭泠簡單聊過後,我又被趕去睡覺了。

本來以為身體已經回復了大半,沒想到一躺下來,又昏昏沉沉地睡著,睜開眼睛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久未進食的肚子也開始咕嚕作響。

啊、希望我那些好同事們有留便當給我……

我邊伸懶腰邊走到辦公室門邊,門還沒打開就能聽到外頭依然吵吵鬧鬧,不時還傳來瓷器餐具碰撞的清脆聲響。我悄悄地開了點縫隙,一股濃郁的茶香伴隨著剛出爐的烘焙氣味立刻鑽進我的鼻子裡。

咕嚕──

肚子也很不爭氣地發出巨大哀鳴,我不好意思地抱著肚子正想走出辦公室時,一張鑲著淺藍大眼的可愛臉龐頓時跳進我的眼中。

「菜鳥鳥!妳醒醒了!」浮茹像是把我當成某種新產品汽水般興奮地大叫,看似纖弱但實際上一點也不的手用力抓住我的手腕,把我連拖帶拉地扯出辦公室,直往擺了沙發的小休息廳跑去,一路上還不停大叫:「大家家!菜鳥鳥醒醒了!菜鳥鳥醒醒了唷!」

圍繞著休息小廳木茶几而坐的幾個人不約而同抬起了頭,骨摧和骨偎這對沒什麼表情的雙生鬼體盤坐在淺紫色地毯上,亭佳、霜輪和阿傑則分佔了四張沙發,亭佳學姐一見到我,連忙起身清出一張空椅子給我,笑盈盈地拉我坐下。

除了骨偎與骨摧外,現場還有一個顯得很格格不入的傢伙席地而坐──一身燦金華麗洋服的浪仙,正一手勾著精緻的茶杯,一手捧著一塊紫色緞布研究,彷彿上面繡了什麼一般人看不見的小字。

「苗苗,來,先吃點東西吧。」亭佳學姐好心地揀了兩塊司康給我,還付小碟子讓我裝碎屑,「如果這邊吃不飽,等一下還有披薩跟炸雞外送,再吃不飽,阿傑說他能去買便當唷。」

「便、便當?」我驚恐地重述道,有點呆滯地越過茶几上堆積如山的食物,看向一旁的阿傑。

「哼,如果我的推理沒錯的話,桌上這十盤三層點心根本無法彌補餓了一千四百四十分鐘的苗苗,幸好我早有準備──」阿傑推推眼鏡,用他一貫自以為是的口吻哼道,右掌一攤開,十來張名片大小的集點卡躺在掌心,「這邊共有兩百零六點,假設十點可換一個便當,那就可以換……嗯……」

「──總共可換二十點六個便當。」偎偎像是自動計算機般反射性地回道,紫瞳冷冷地瞟向阿傑,阿傑不高興地拍桌站起。

「那如果五點可換一個魯肉飯、十點可換一個排骨便當、十五點可換一個雞腿便當、二十點則能換限量鰻魚飯便當,請問我要怎麼換才會最划算呢?」

「題目否決,請出題者定義何謂『最划算』。」

「哼哼,如果我猜得沒錯,妳根本算不出來吧?所以這場推理賽還是我名偵探倪傑贏了!」

「吵死了,姊姊就說是題目有問題,你一個人在那邊高興什麼啊?」摧摧不滿地跳起來罵道。

「怎麼?外行偵探骨催?你對我的推理有所不滿的話,就用推理來一決勝負啊!」

「這裡沒有人想跟你一決勝負!你這個連幫華生擦鞋子都不夠格的傢伙──」

「喂!吵什麼吵啊!統統給我坐下!」霜輪猛地踏上沙發,雙手叉在腰間居高臨下地吼著,她在藍色制服外罩了一大堆深淺不一的紫色布料,右掌則抓著一個咬掉半塊的甜甜圈,「萬一翻倒紅茶和點心,把我們精心收集回來的高級布料都弄髒了,你們要負責嗎?」

「邊吃甜甜圈邊摸高級布料的傢伙沒資格說我們。」摧摧不甘示弱地回道。

「哼,如果我的推理沒有錯的話,妳手上的甜甜圈是最後一個草莓糖霜口味!而是十分鐘前浮茹老師預定要吃的甜甜圈!」

「──啊啊!浮茹茹的甜甜甜甜圈圈!浮茹茹的甜甜甜甜圈圈!牛蒡蒡怎麼可以吃浮茹茹的甜甜甜甜圈圈呢?」

「這、這個甜甜圈上又沒有寫名字,我哪知道誰預定了啊?還有,不、要、叫、我、牛、蒡!」

好吵。

我無奈地啃著微乾而紮實的司康(亭佳學姐遞了葡萄果醬和奶油給我),配著添加牛奶的香醇伯爵茶,眼前上演的是惡鬼補習班習以為常的鬧劇──起因總是為了食物而引發的彼此指責吐槽大戰──通常這種戲碼會再其中一位惡鬼被徹底激怒時,掏出魔器準備大打出手,然後一看到有架打,旁邊本來毫無關聯的惡鬼也會跟著拿出武器加入混戰……

雖然很受不了他們為了這點小事打打鬧鬧,但是看到這番久違的畫面,心裡一塊不知道哪兒來的大石跟著放下了。

我胡亂吞下兩塊司康後,正準備去拿最後一個夾了滿滿生菜和火腿的可頌來配惡鬼大戰,亭佳學姐卻在霜輪一左一右舉起兩個三層點心架(滿滿的手工餅乾如雨般落下)時站了起來,臉上掛著笑意,亮出手中細細的銀針。

「那個、現在好像不是玩耍的時候囉?」亭佳溫和地說,我第一次看到沒使出怪力的亭佳學姐這麼有危險性,「後天就是萬魔會了,我們的準備時間非常少,大家必須加把勁在準備工作上吧?」

亭佳學姐話一說完,浮茹便收起藏靈傘,抱了杯水果茶輕輕啜飲,霜輪與阿傑也分別放下點心架和茶壺,把雙手撢乾淨後繼續抱著那些布料研究,骨摧與骨偎坐回原本的位置上,浪仙放下飲盡的茶杯,吐了口長氣。

「啊……亭佳寶貝說的沒錯,我們可沒那閒工夫玩樂了。小九的情況不佳,祭泠和豔身上都帶了傷,這次的萬魔會很麻煩、很麻煩吶。」

「浪仙老師,你怎麼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亭佳學姐收起笑容,有些譴責意味地厲聲說道,「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把準備工作做好,不能讓九皇大人失望──所以大家才去買了這麼多材料回來研究,不是嗎?」

材料?

我一面嚼著可頌,一面仔細掃過小休息廳這兒可歸類為「材料」的東西,除了我剛才注意到的紫色布料外,還有許多的緞帶、線段、毛線、釦子、閃閃發光的小飾品,甚至還有假羽毛跟合成毛皮,各式各樣的「材料」或是散裝、或是收在盒袋裡,擺得到處都是。

話說我倒不覺現場像是為了神秘的「萬魔會」做準備,怎麼看都像「明天要舉辦化妝舞會」的凌亂教室吧?

「……現在是要準備什麼?」我不解地問道,「萬魔會有化妝舞會之類的活動嗎?」

沒想到這問題才剛拋出,在場眾人全用一種驚奇的眼光看向我。

霜輪雙手環抱在胸前,披掛著一堆紫布的她看起來很像跑錯棚的偽羅馬人,她搖搖頭低聲說:「小豆苗……妳的腦袋是被驅魔使打壞了嗎?」

穿得像偽羅馬人的妳才是腦袋壞了吧!

吃完可頌的我一放下茶杯,整個人突然被一股力量往後拉!

下一秒,我感覺到有個人突然貼到我的身後,兩隻長手抓著一塊布料,然後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我包起來!

當身後那人的呼吸打在我的後頸時,我的臉跟著變紅,一些奇怪的影像畫面浮現腦海。

──嗚啊,唐芯苗,妳到底怎麼了?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了。

我掙扎地想要逃開,但那雙手卻靈活地將一堆布料弄在我身上,把我包得像顆端午節肉粽,當我感覺兩隻纖長的手臂往我因為吞太多下午茶餐點而微凸的小腹時,我恨不得立刻跑到連結走廊那裡一躍而下死死算了!

「最後這邊的釦子一個個釦起來就完成囉。」鴨子般扁扁的嗓音一傳進我耳中,我整個人頓時石化,浪仙又尖又長的下巴在我頭頂磨蹭著,釦好腹部布料上那排釦子的兩隻手,開始一手往上、一手往下亂摸了起來,「哎呀呀,苗苗最近食慾不錯呢,讓我檢查看看這裡是不是跟著長大──」

砰的一聲。

浪仙那雙不禮貌的手乖乖地鬆開了,人也跟著退後數步,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知道我的反應很糟,但我太久沒遇到這個狀況,也幾乎忘了浪仙會有這種舉動,就算脫離危機,也只能傻呼呼地待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浪仙仙,」浮茹擋在我和浪仙之間,藏靈傘筆直地指著浪仙的胸口,「衣服服穿好好就好好囉。」

「嘖,」浪仙不悅地咂咂舌,「差一點就摸到了……」

變態!你這個該被抓起來審問然後關進監獄永遠不被放出來的大變態!

亭佳學姐扔下兩只被她手力敲到變形的點心架,剛才的巨響就是亭佳學姐作勢要扔出點心架發出來的,似乎成功嚇退了浪仙,也讓浮茹有機會插入我們之間,替我排除威脅。

「苗苗快點過來讓大家看看吧!」亭佳學姐一臉笑意地把我拉離浮茹和浪仙的戰場,把我推到霜輪、阿傑、骨偎、骨摧面前,還催促我原地轉圈,「好漂亮喔!苗苗!浪仙老師真的很會看身材呢,版子打得真好!」

「哼……我才不會稱讚這件衣服呢!」霜輪不坦率地冷哼,「我一點也不羨慕胸口那邊看起來會比較大的設計!」

妳明明就很羨慕吧!等等,什麼胸口?

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被強硬地套上一件附馬甲的華麗洋裝,紫色紗裙層層疊疊的設計讓我想起動物園裡的駝鳥,肚子的地方被黑色馬甲束腹綁得好緊,剛吞下肚的點心都快被擠出來了,最令我感到不自在的是被馬甲整個托高的胸口,再加上風琴折的白襯衫,某個我很在意的部份產生膨脹的視覺錯覺……

這種害羞的衣服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我要穿這種東西?

我驚恐地看了看大家,但我的同事們多回以肯定的微笑,當我絕望地轉向在走廊上對峙的浪仙和浮茹時,一個數秒前並不在那兒的白色身影跳進我的眼中。

我的臉一定瞬間變得超紅。

我不加思索地跑了起來,用最快的速度躲到亭佳學姐身後,試圖躲避對方的視線。

「嗯?那就是萬魔會的制服嗎?」祭泠那個傢伙掛著淺淺的微笑溫柔地發表感想,「很好看呢,穿在苗苗身上適合極了!浪仙的設計?」

「當然,」浪仙驕傲地撥開長髮,一臉得意地說,「除了我,還有誰能單靠雙眼測量出苗苗扁平的身材呢?又有誰能靠神奇的設計讓只有A的苗苗變得像是C一樣呢?」

夠了!今天關於胸部的話題已經講得夠多了!給我閉嘴啊大變態!

「不過……」祭泠托起下巴,若有所思地說,「作為萬魔會制服,這樣的服裝在製作上應該還滿費工的吧?制服不僅僅是員工與老師要穿,學生身上也得要有類似制服的東西,最好是能一眼看出屬於我們特色的設計。浪仙設計的這款美歸美,但恐怕會和魔寨的風格重疊?」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浪仙無奈地嘆了口氣,「你也知道,我就是喜歡這種調調。」

「如果我的推理是正確的,顯然浪仙老師的設計出局了,就來看看我的設計吧!」

我還來不及反應,又是同樣背後出現某個人、幾雙手在我身上亂拉亂扯,在我感覺到一股涼意時,一堆布料立刻從天而降包住了我。

「各位!看吧!這就是我!同時兼具服裝設計師與名偵探美名的倪傑嘔心瀝血處女作──」阿傑比了個蠢動作,彷彿會有鎂光燈從天而降同時打在我們兩個人身上一樣,「夏洛克‧福爾摩斯風制服!」

有集中托高效果的馬甲洋裝被亭佳學姐卸掉了,現在顯然一點原創性也沒有的紫色格紋獵裝緊緊包住我全身,頭上還被迫壓了頂獵兔帽,帽子大小和我的頭圍不合,我的眼睛都快被帽子蓋到了。

阿傑的大作沒有獲得任何喝采,霜輪和浪仙甚至掩著嘴轉身偷笑,看來這身衣服被我穿得很詭異。

「阿傑,我們知道你很喜歡福爾摩斯,但是,」祭泠無奈地說,「這樣的設計很不適合萬魔會呢,最好是輕薄方便活動的服裝,又能展現出我們的特色……」

「啊哈!看來這次萬魔會的制服設計師頭銜還是由我岳霜輪取得了!」

霜輪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到沙發上,她真的很愛爬得高高的,完全不在乎下半身是件短短的百褶裙。

在我有點疲憊地取下獵兔帽時,霜輪氣勢十足地指著我鼻子吆喝道:「小豆苗!脫吧!脫光衣服吧!」

「喂、喂……什麼脫光……」我抽動著嘴角苦笑,「剛剛那兩件我也沒脫光啊……」

「妳想無視師父的命令嗎?」霜輪氣極敗壞地吼道,「我,天才設計師所設計的衣服,一定要脫光光才能穿上!妳休想用廉價T恤污辱我高尚的設計!」

「好啊,苗苗要脫光光嗎?」浪仙突然高興地盤坐在地,「快吧,我這兒位置視野很不錯呢。」

「脫脫光光?」浮茹好像也被激起了興趣,她收起傘歪著頭看我,「苗苗是要像洗澡澡時那樣脫光光光光嗎?」

「沒有!絕對沒有!」我一邊扯下偵探服一邊尖叫。

「既然小豆苗不肯脫,為師只好自己動手了!」霜輪大喝一聲,猛地朝我撲來,粗暴地把我壓倒在地,然後開始掀我的衣服、拉我的褲子!

「不要啊!住手!這裡很多人──」我驚慌地尖叫,為什麼睡醒到現在所有怪事都針對我?為什麼要試穿那些莫名其妙衣服的人是我?為什麼你們不自己穿啊!

「小豆苗,妳就乖乖的不要動!」霜輪一屁股坐在我的肚子上,我的骨子差點散了,「放心!我會很快的!」

「妳會很快什麼啊──不要啊啊啊──」

「那個、霜輪,在這裡脫光不太好吧……」亭佳學姐的臉比我還紅,她害羞地制止著,但目光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徘徊在我和祭泠之間,「雖然祭泠老師可能已經習慣了,但是現場還有阿傑跟浪仙老師兩位男性呀……」

「還有我,」摧摧不悅地說,「是不把我當男的嗎?」

「摧摧是小男孩,沒關係的。」

什麼小男孩沒關係啊?我一點也不想在眾目睽睽下被剝光衣服啊!

「霜輪,還是別勉強苗苗了,」祭泠連忙上來解圍,「妳就把妳設計的制服給苗苗,讓她去廁所換吧。」

「嗯,」霜輪沉思了半晌,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我的身體,並點頭同意,「好吧,就照祭泠老師說的,小豆苗,妳拿著衣服去廁所換吧。」

「喔……我知道了。」雖然滿心的不願意,我還是伸出手準備接過霜輪設計的制服,「衣服呢?」

高高在上的霜輪慢慢擠出危險的燦笑,緊接著,兩塊碎布翩然落下,飄進我的手裡。

是的,兩塊紫色的碎布。

我皺著眉頭看了那堆碎布好一會兒,才困惑地抬頭望向它們的設計者。

「呃,請問衣服呢?」

「小豆苗,」霜輪輕盈地從沙發跳了下來,兩條馬尾像凶器一樣擊中阿傑的臉,「為師已經給妳了,去換吧。」

「妳是說……這兩塊碎布嗎?」

「那、不、是、碎、布!」霜輪忿恨地瞪著我叫道,「看清楚了!那是我岳霜輪,即將稱霸三界的新銳設計師最新力作!性感與可愛兼備、時尚與熱情共存,大膽而奔放,絕對易於靈活,就算穿著作戰也沒問題的──惡鬼補習班指定採用之萬魔會制服!」

我默默地把碎布攤開,認真看著那三塊接近三角形的紫色布料,幾條同色布料縫成細長型像極繩子的東西垂了下來,在我眼前晃呀晃的。

……突然覺得這幾塊破布組成的樣子好像在哪裡看過?

「唷喔,」浪仙吹了聲口哨,「是比基尼呢!多大膽的設計啊!在製作上又不難,更符合魔寨島的小島形象!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獲得浪仙老師的稱讚我才不會高興呢,」霜輪言不由衷地說,明明臉上就掛著喜孜孜的笑靨,她抓住我的手臂,強硬地要我去玄關處的廁所,「快去換啊小豆苗,還在那裡發什麼呆?」

「換……換這個嗎?」我惶恐地看著手中的碎布,不對,是比基尼,「我……我才不要!」

「沒有商量的餘地!早早就決定由妳作為萬魔會制度的模特兒了!哪有人事後才反悔?」

「等等!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模特兒啊?這種事什麼時候決定的啊?」

「少囉嗦,叫妳換就換!」

「不要!我絕對不要!」

剛剛那個集中托高馬甲已經超過我的尺度了!現在還來個比基尼是想怎樣?而且現場還有男生啊──

「救命!誰來救我啊──」

霜輪不愧是前亡靈獵人,她很輕鬆地把我拖到廁所門口,我只能在通過門口時使勁吃奶的力氣巴著門楣,放聲哭喊請求協助,但是公司小休息廳內兒卻傳來嘻嘻哈哈的談笑聲,我甚至聽到茶杯當成酒杯彼此碰撞乾杯的聲響。

不,我那些惡鬼般的同事和惡鬼同事全都拋棄我了嗎?他們就那麼想看到我穿破布筆基尼嗎?剛才不是還在嫌我要身材沒身材的,我穿比基尼最好會有看頭啦!

巴著門楣的手指一根接著一根無力地滑開,我的身體慢慢地被拉進廁所裡頭,芳香劑的氣味現在聞起來跟幽冥界的惡臭沒什麼兩樣。

「不……誰來救救我……誰快來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九皇大人──」

在雙手徹底滑掉的那瞬間,我似乎喊出什麼不得了的話語。

接下來的一分鐘內,很多事情同時發生了。

我重重地摔在廁所地磚上,而一直被我緊握在手的破布比基尼順勢飛了出去,在空中劃出美麗的紫色弧線。

一陣宛如喪鐘般的叮咚聲忽地高鳴,應該要緊閉的電梯門殘忍地打了開來。

一名穿著綠衣古裝的男子輕飄飄地滑了出來,他身後跟著五位頭戴不同顏色安全帽的人,詭異的是,這五個人居然都穿著泳裝!一桃一黃的比基尼像夏日的綜合水果聖代般不合時宜地走出電梯,而三個赤裸裸、瘦但結實的胸膛在我眼前一覽無遺,他們下半身說好似地都穿著子彈型泳褲!

那件本來要穿在我身上的紫色比基尼,不偏不倚地掉在綠衣男子的頭上,該包著胸部的布料罩住他的耳朵,而害羞的三角形部位完全遮住了他的面孔。

「……這是?」

唯一沒穿泳裝的訪客慢慢取下比基尼泳褲的部份,孤露茫然蒼白的臉困惑地看著指間的破布。

「放下那個東西。」冷酷而嚴厲的嗓音響起,我的胸口像被看不見的手緊緊掐住。

高大挺拔的身影擋在我的面前,深藍色的長髮搔弄著我的臉。

「嗯?貴社也打算以泳裝作為萬魔會制服嗎?」孤露愉快地說,「哎呀,咱們還真有志一同呢。」

「放下,孤露。」嚴酷的聲音忿怒地命令道,一層淡淡的血霧開始在他身邊凝結、環繞,「否則──莫怪本王不客氣!」

黑夜上獨眼似的裂痕、如滂沱大雨般的鮮血、來自地獄苦難眾生等待救贖的手、跪地顫抖的驅魔使、還有舉著大刀的──

「不……」

那一夜的場景、那一夜我幾乎要忘記,宛如惡夢般的場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再次被喚醒。

「不可以……」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雙腿不受控制地邁開步伐,迅速跑向那個有點懷念背影。

「不可以──」

臉頰貼上冰冷大衣,靛色的長髮如瀑般罩住我。

我第一次察覺,那個人的肩背是如此地寬闊。

「不可以再那麼做了……九皇……」

那夜地獄降臨人間界的畫面完全佔據了我的腦袋,我只能神智不清地靠著那個人廣闊結實的背部,低喃著自己也搞不清楚意思的句子,然後沉沉地睡去。

 

 

「對不起,唐爸爸,最近公司要辦大活動的關係,變得比較忙碌,苗苗又很盡責賣力,才會害她累成這樣,昨晚也沒有回家……」

今天一直處在昏睡與清醒的交替循環中,對於時間的感受有些破碎,害我有種日子過得很漫長的錯覺。

我在一個有點悶熱的地方醒來,這裡沒有已經嗅習慣的補習班空調氣味,電風扇轟轟運轉的聲音有點吵,但轉出來的風卻很清爽舒適,那種空氣流動的感覺和空調比起來自然太多了。

微微睜開眼後,我翻了個身,發現自己窩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兩個高高的影子站在門敞開的陽台上,如眉彎月掛在空中,與其中一人的銀髮輝映著。

「嗯。」

「……最近我們公司正在集團化,另外也有異業結盟的計劃,我只是個老師,有些行政內務部份的事並不是很瞭解。因為公司高層在做這些改變,所以才會舉辦大活動,一方面為公司品牌形象做些宣傳,一方面也是試試水溫。」

祭泠的聲音,他正在和我惜字如金的爸爸說話,談話內容都是一些我聽不太懂,感覺也跟補習班正在做的事毫無關聯的東西。

「說重點。」我爸,唐明德冷冷地說。

「是的,不好意思,唐爸爸。」我看見被我爸擋住的祭泠伸出手,抓了抓銀白的頭髮,「總之,我們公司將與本市前三志願的高中舉辦為期七天的領袖營活動,地點是在高雄外海的小島,苗苗是我們公司很重視的員工,她的表現很好、能力極佳,在學校也是師長讚譽有佳的優秀學生,自然被選入領袖營了。希望唐爸爸能夠同意讓苗苗參加這個營隊,這絕對能讓她學到很多……」

「時間?」老爸冷哼,感覺好像不是很想讓我去一樣。

不過,領袖營是什麼啊?我怎麼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實不相瞞,」祭泠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尷尬,他輕輕地苦笑了幾聲,「明天就要出發了。」

明天出發的營隊……又是由祭泠開口……

我那個好像暫停運轉的腦筋活絡起來,「萬魔會」三個字以不同人的聲音在我耳邊瘋狂響著。

祭泠也太誇張了,居然能把惡鬼補習班間聽起來就很危險的「萬魔會」,講成補習班跟學校之間有著崇高培育計劃的領袖營?

不過,這種說詞,老爸會相信嗎?會被說服嗎?

沉默在我家陽台維持了一段時間,老爸突然從口袋裡掏出香煙與打火機,點燃煙後靠向陽台欄杆,開始吞雲吐霧。

「唐爸爸……您允許苗苗參加這個營隊嗎?」祭泠誠懇地問道,我終於能看到他的臉,為了不影響他說服我爸,我偷偷拉起旁邊的外套蓋住自己的臉,不讓他們發現我在偷偷注意。

「她的意思呢?」

「苗苗……很感興趣,」祭泠微微一笑,「雖然她會和大家開玩笑,拌嘴說不想去,不過大家感情都很好,而且公司真的不能沒有她。」

「她想去,就去吧。」老爸背對著我說,「你呢?」

「我當然會一起前往,以講師的身份。」祭泠一手覆在胸前,像在宣誓什麼似地說道。

「嗯,」老爸對天空吐了一絲的煙,白白的煙霧在夜空中繚繞一會兒便散去了,「好好照顧他。」

「我會的,唐爸爸。」祭泠毫不考慮地回道。

「務必、絕對、一定要好好照顧她,小子。」老爸嘆了口氣,接著,我聽到近幾年老爸所說過最長的一句話,即使沒有明顯的情緒,我還是感覺得到他的擔心,「她……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那當下實在有點震驚,但是當他把這句話說完時,我卻有種想哭的衝動。

「我會的,唐爸爸。」

祭泠重覆了一樣的回答,我屏住呼吸,忍不住偷瞄了他一眼,樣貌俊秀的祭泠依然掛著招牌般的微笑,綠色眼睛半瞇著,像是聽到什麼不得了的好消息似的。

「我務必、絕對、一定會好好照顧苗苗,請您別擔心。」

雖然祭泠臉上掛著微笑,這麼他斬釘截鐵地說保證會照顧我,但我心裡卻意外的沒有一絲暖意。不知道為什麼,那瞬間我總覺得祭泠並不瞭解老爸脫口而出那最長的話語、不能體會老爸把我託付給他的真意與擔憂……

就好像「親人」這個詞,祭泠他無法理解一樣。

 

待續

 

本系列每週日於網誌更新一章/鮮網輕小說專欄【亞細亞魔法學園】每日凌晨12:15更新一節

 


  【Zenky's Free Talk】

  各位晚安,這裡是Zenky!我、我終於趕上惡啊的進度了!(灑花)

  必須再接再厲,下週也要週日更新才行!

 

  這集故事回到比較吵鬧歡樂(?)補習班日常,不過其實大家在做的事也不是什麼日常工作@@a

  是的,是在做萬魔會的準備,其實制服這種東西就算沒有也沒關係啦其實,只要大家分得出自己的隊友就好(遠目)。

 

  本來做制服這段要讓孤露一起來攪和,但沒想到光浪仙、浮茹、霜輪、偎偎、摧摧、阿傑、亭佳和一點點祭泠就攪和成這樣了囧|||b

  最後孤露只有露了一點臉,而他的學生則露了點......(喂)

 

  其實有點忘了浪仙以前是怎麼色的(毆),啊大家原諒我,畢竟也是四年前寫的故事了QAQ

  中間又寫過浪仙以前的故事(東幽冥惡鬼錄),大家也知道浪仙的浪(?)有一半是假裝的......(而且苗苗又沒身材他怎麼色

  希望本課開了苗苗身材玩笑的部份大家可以接受(掩面),我沒有要物化女性什麼的(喂),小也有小的好、大也有大的好,我們的主角苗苗就是人小但志氣高的代表(啥)。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中間會有一大段環繞在騷擾苗苗身上(掩鼻),這不是正篇嗎!?

 

  話說,這一課後段應該要搭上交通工具去魔寨島了,沒想到中間衣服那裡大家玩得那麼開心......(不耐跺腳)

  本課最後面九皇大人與祭泠的部份都留了一點點謎團(希望跟以前的描述沒有BUG囧),之後會陸續說明~

 

  以上,喜歡這篇故事的話多推、多留言、多點讚唷謝謝大家~>w<

  下一課就要開始本集的重點了!希望我能在限制的字數內完成故事QAQ!!不能因為沒壓力就一直想爆字數啊!

  鮮網那邊每日更新中唷,不過進度目前是比網誌這邊慢就是~(因為上週忘記存稿QAQ)

  就這樣,大家掰逼~然後有看《魔法禁止》的朋友請幫我禱告書能快快出......orz

 

  忘記說刊頭圖是浪仙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