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4

  - 第十七課 東方惡鬼其實也很崇洋媚外 -

本系列每週日於網誌更新!

(如果沒更請鞭打作者!)

※本回補更的是6/30的進度

 

「九皇!」

身旁的祭泠大叫一聲,他伸出手想制止突然衝上前的九皇,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九皇猶如脫韁野馬,一股勁兒地疾馳向前,目標正是寶座上樊判開口閉口「Queen」來「Queen」的……

惡鬼?

我歪著頭,愣然看著紅毯盡頭的Queen

坐在鋪有毛皮寶座上的是一個怎麼看都和「惡鬼」、「Queen」、「領死吧」這些字眼搆不上關係的小女孩,視覺年齡不超過五歲。厚厚的娃娃頭齊瀏海將她鮮紅色的眼睛襯托得更大,微捲的黑色長髮以黑色緞帶紮成兩個高高的馬尾,簡直就是國外那種作功精美的陶瓷娃娃!她穿著一襲黑白為主的蘿莉塔洋裝,渾身上下充滿了蝴蝶結、風琴摺與荷葉邊。

層層疊疊的蓬蓬裙似乎很難移動,面對九皇的突襲,這名小女孩不知道是來不及反應還是沒有反應,她面無表情地坐在寶座上,既沒招呼部下保護她、也沒有召來武器反抗,只是睜著紅瞳直勾勾地望向前方兇神惡煞的九皇。

不眨眼的帶柄大刀高舉,眼看就要朝可愛的小女孩直劈了下去──

鑠口。」

銀鈴般稚嫩的陌生嗓音不急不徐地響起,那應該是Queeen的聲音吧?但是我看她小小的嘴巴動也沒動呀?

就在大刀化的冥判筆將把小女孩漂亮的腦袋像切西瓜般劈成兩半時,一道中世紀騎士在用的巨大盾牌陡然浮現,輕輕鬆鬆擋下九皇的攻擊,盾面與刀刃碰觸的那一刻炸出刺眼的金色火花,我突然有種置身鐵工廠的錯覺。

炸了幾秒的火花後,九皇竟然沒有堅持要砍破小女孩的盾牌,彷彿知道這樣硬碰硬堅持下去不會有任何結果般,他大氣不吭一聲地收回攻勢,輕盈地跳回祭泠的身邊,靛瞳不悅地瞪視著盾牌。

叩叩兩聲,有著磚頭書般厚底的黑色娃娃鞋落到地面,護主的盾牌跟著消失,留著超長雙馬尾的小女孩不發一語地站起身,慢慢走下台階,毫無畏懼地步步逼近九皇。

宛如鮮血的紅瞳緊盯著惡鬼王,惡鬼王也不甘勢弱地反瞪回去,這樣一來一往的瞪眼攻擊持續了一分鐘後,九皇那握著大刀刀柄的右手按捺不住地動了起來。

這樣的場面還滿奇怪的,我記得九皇對於年紀小的小女孩好像有某種特殊愛好,像在公司時他有時也會突然戀童癖症狀一起,開始騷擾浮茹或是……我。

哎,我到底哪裡像小女孩了啊?明明身高號稱一六三……

我不由得羨慕起這位蘿莉塔裝扮的小女孩,她敢用這種凜冽的態度對待九皇不說,既然連九皇都對她沒什麼太大的興趣,為什麼這個小女孩沒辦法激發出九皇的戀童癖呢?

「去……死……」九皇咬牙切齒地喃喃著,就在此時,小女孩總算開口了。

「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

一陣像是寵物鼠細啼般的氣音從蘿莉塔女孩嘴裡傳了出來,本來怒氣沖天的九皇忍不住皺起眉頭,差點高舉大刀的手變得有些無力。

「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唏咻……」

蘿莉塔小妹妹無視在場其他人一臉莫名奇妙的反應,自顧自地繼續用那詭異的氣音發出稀哩呼噜的聲音,這種狀況再配上她那毫無改變的淡定表情,很難不以為她是在搞笑。

這個時候,一直在旁挺拔站著的樊判總算有動作了,他快步走了過來,微笑地對九皇說:「Dear九皇,You聽不懂Queen說的話嗎?」

──那種聲音都糊成一團,像是把滷蛋含在聲帶裡面說話一樣誰聽得懂啊?

九皇沒有回話,他依舊舉著金刀冷瞪著蘿莉塔小妹妹,後者不以為然地雙手插腰,紅瞳瞟向像個大臣似的樊判,他恭恭敬敬地對著他的女王點點頭後,繼續用不中不英的詭異語法說著。

Queen的意思是,萬魔會就快Start了,Dear九皇何必堅持要在這種Time了結彼此的恩怨呢?」樊判邊說,蘿莉塔小女孩邊跟著發出含糊不清的氣音,一來一往就像即時口譯似的,只不過樊判翻譯的顯然是另外一個世界的語言,「此外,Queen還有許多事想請教You呢,Dear九皇。」

「若是為了那件大逆不道之事,本王無可奉告。」九皇態度強硬地冷聲說道,此話一出,蘿莉塔小女孩冷淡的面孔終於有了點變化,精緻小巧的臉蛋瞬間罩了層陰影,纖細的眉毛也漸漸擠出一道直紋,她不悅地發出一連串唏咻唏咻外星語,就連面帶笑意的樊判都無可奈何地眉頭微皺。

All rightAll right、,我see了,QueenDear九皇今夜就到此為止吧,萬魔會We有的是Time能促KneeChat呢。」

──促KneeChat是什麼東西啊?麻煩你翻個字典解釋一下好嗎?

樊判作完最後的翻譯,立刻走近蘿莉塔女孩,親暱地握住她單薄的肩膀,彎下腰在她耳邊細語一陣,Queen鬆開眉毛,鼓著腮幫子甩頭就走,兩條捲捲的雙馬尾還差點打在九皇的臉上,後者看起來更火大了。

Dear九皇和Dear孤露,You就先Take你們的Students去休息休息,躺躺Bed吧。我Find個幫手,帶YouYour的房間。」樊判簡便說完,昂首對著挑高的天花板大喊,「聖伐!」

樊判大叫的那瞬間,我還以為他所謂的「找人來招呼我們」只是個騙局,直到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我們意識到樊判剛剛喊出的那個詞,並不是某種魔器或是魔器的名稱,而是──

「夜安,來自遠方的競爭者。」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名穿著修女服,瘦削而高挑的女子,她親切地說著不怎麼客氣的話語,「我會讓你們見識魔寨古堡的威嚴,好讓朔月戰場上的你們聽見魔寨大名便顫抖下場。」

熱帶小島上建了歐式古堡、不說話的蘿莉塔女王、外文能力差又愛裝的假吸血鬼、現在又來個口出惡言的溫和修女,這座怪島根本就是集太多莫名反差於一身、亂七八糟的異世界嘛!

「請隨我來,遠方的競爭者,」高瘦清麗的修女鬼體眨動藍眼,微笑地領著我們走出紅毯,步向右手邊的拱門通道,「我會讓你們輾轉難眠,使魔寨成為你們的夢魘。」

 

 

「這邊是三十六號行刑室,如各位失敗的競爭者所見,是用來實行凌遲之刑的行刑室。」

我們在石頭堆砌成的長廊上行走,兩側都是厚實的深色木門,名為「聖伐」的修女裝女子一一打開那些木門,煞有其事地簡介一番後,又帶我們去下個房間,再打開另一扇木門,展示裡頭可怕的玩意兒,然後不停重覆同樣的行為。

「這邊是四十四號行刑室,裡面擺放著世界上第一架『格洛堤』。」

「浮茹茹有問問題題!浮茹茹有問問題題!」浮茹眨著大大的眼睛,像參觀博物館的小孩般墊起腳尖熱切地提問,「格洛堤堤什麼是東西西呢?好吃吃嗎?」

「格洛堤就是斷頭檯唷,弱小的競爭者。」聖伐微微一笑,「喜歡嗎?要不要試試看呢?」

這種顯然就是想害死對方的邀約,浮茹居然還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這些惡鬼是聖伐溫柔的外表迷惑了嗎?還是壓根覺得她那些恐嚇威脅般的言語只是說說、開玩笑的?

我縮在牆邊偷看放了什麼格格的房間,裡頭地板、四面牆和天花板全是鮮血炸開的痕跡,雙腿便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如果不是聖伐盡責地講解著,我自己看到的時候絕對會以為那是印有紅花圖案的壁紙。

「這裡是七十四號行刑室──」

「總算有一間正常的了,」搶先偷瞄第七十四間房間樣貌的霜輪收回目光,吐了口氣,不以為然地說,「至少這間沒有那些蕃茄醬壁紙,說真的那種壁紙有趣歸有趣,但是品味真的很不怎麼樣呢。」

……能把血跡看成蕃茄醬壁紙的妳有資格評論別人的品味嗎?

「此間能保持乾淨清爽的狀態,都得歸功於──」聖伐笑容燦爛地退開,好讓我們所有人都能看清楚房內的東西,一只鉛灰色猶如埃及木乃伊棺材般的鐵製人形箱子立在房中央,「──鐵處女。Queen貼心地在下方設計了活動式地板,如此一來血液就能透過通道匯集到儲血槽,不成人形的屍體也能透過活動地板搬運,省時、省力又能保持乾淨,一舉數得,虐殺人類時效率佳、慘叫聲又夠吸引人……」

「可以不要再說了嗎?」亭佳學姐倚著牆,瑟縮成一團,「為什麼要帶我們參觀這些房間……」

「女王陛下寬大為懷,將古堡內四百四十四間行刑室外加七十四間地牢提供給無用的競爭者,作為萬魔會期間休憩的場所。魔寨全體人員居於北側塔樓,西側塔樓已由枉城佔據,南側和東側則讓兩校負責人自行揀選、分配。」

「什麼?」霜輪忿怒地大叫,「你們的意思是,要我們這幾天都睡在那些沒品味的房間?」

重點不是有沒有品味吧?重點是這些房間全是行刑的地方吧?而且古今中外各種酷刑都有!躺在這些不知道害死過多少人的地方怎麼可能睡得著?

「古堡空間就是如此,你們倘若不喜歡,大可到外頭黑森林搭帳篷。」

我寧可搭帳篷過著浩劫重生般的生活,不但不用睡得膽戰心驚,餓了還有現成的香蕉、椰子可以吃。

「孤露老師……九皇大人……眾位老師……」亭佳學姐上下排牙齒不停打顫,雖然她是補習班裡最資深的人類員工,但從她的反應能夠推測,亭佳學姐平時一定鮮少遇到這麼「惡鬼」狀況,「我們……今晚真的要睡在這些……酷刑房裡嗎?」

「有什麼問題嗎?」祭泠笑著反問,顯然聖伐威脅式的展示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

「浮茹茹要睡睡!浮茹茹要睡睡!」浮茹亢奮地又叫又跳,顯然愛死這些酷刑房了,「浮茹茹每個房間間都喜歡歡唷!好難選選喔……」

「亭佳寶貝,如果害怕,我不介意抱著妳睡喲。」浪仙曖昧地眨眨眼,「苗苗寶貝要不要加入呀,我們三個可以睡在一塊兒喲。」

「哼!」被忽略的霜輪雙手環胸,不怎麼高興地哼道,「就算老娘怕得要命,也不稀罕跟你們三個一起睡!老娘一點也不在乎!」

……分明在乎斃了。

魔寨古堡中這條充斥行刑室的長廊像是永無止境般無限延伸著,當聖伐帶我們參觀第一百二十一號行刑室時,我對於滿牆血跡與滿地乾肉末已經沒有感覺了,身體與心靈的疲憊愈來愈明顯,我的眼皮也變得沉重,彷彿那些囚禁犯人的鐵球就繫在我的睫毛上。

「這位姑娘,請問,還有多少酷刑房得以參觀?」孤露溫和地問道。

「剛才那些只是三分之一,在魔寨古堡中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行刑室,」聖伐同樣溫和地說道,「不知道偽裝貧窮的孤露看中了哪一間呢?」

「咳、咳……在下並非偽裝……在下是真的生活困苦啊……」

「喂!妳這個假修女憑什麼污衊老師?」

「妳們這些惡鬼前輩未免欺人太甚!孤露老師身體瘦弱、經濟不佳,這是全幽冥界惡鬼都知道的事!」

「把妳剛才無禮的指控收回去!我們老師勤儉持家、慈悲為懷,才不是妳胡說的那樣!」

孤露又彎下腰咳起嗽來,身旁的戰隊學生旋即一湧而上,又拍背又拍胸的,並忿怒地瞪視聖伐。

「不要緊,諸位,」孤露像在擦眼淚般,刻意用寬袖子輕抹了下眼側,柔聲地安撫他的戰隊學生,「聖伐姑娘亦是盡地主之誼,好心招待咱們,魔寨眾人本就喜愛玩笑,聖伐方才所言都是玩笑話,無須在意──」

「我是認真的。」

「總而言之,」孤露拔高嗓音蓋過聖伐的聲音繼續說,「咱們酆都私塾有意入住南棟,方才所參觀的格洛堤等室,挺符合敝塾學生。」

等等!怎麼這麼突然就選起房間了啊?

「討厭厭,都把浮茹茹最喜歡的選走走了。」

「哼,孤露,你還是一樣老謀深算吶,」浪仙冷聲說道,「斷頭臺那幾間空間最大,裡面的亡靈也最兇惡,真會選吶……」

等等!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什麼「亡靈」之類的字眼?亡靈是挑房間的重要依據之一嗎?

「既然如此,南面格洛堤周邊三間斷頭臺房,提供給無能的酆都使用,」修女的藍眼瞟向對參觀行刑室毫無興趣的九皇,「那麼,惡鬼王眾人,就使用太陽升起之處、世間最為骯髒的東面吧。」

「哼,東面無妨,」九皇冷眼瞪視聖伐,「有朝一日,本王會讓太陽一律從北面昇起,曬死你們這些崇洋媚外的東方惡鬼。」

「呵呵,惡鬼王真愛說笑,」聖伐眨眨眼,「依您目前的實力,絕非我們月季陛下的對手。」

「月季?」我困惑地低聲重覆了這個詞。

「月季是魔寨補習班的負責人,」站在我身旁的祭泠喃喃地解釋著,「也就是剛才差點和九皇大打出手的那位女孩樣貌的惡鬼。」

「總之,東側塔樓就供惡鬼王眾人使用,喜歡哪間房就住下吧,如遇用餐時間、活動時間與特殊狀況,鐘聲皆會響起。」聖伐拉起裙襬行了個禮,「萬魔會將於朔月初昇之時正式開始,各位註定失敗的競爭者尚一整天可休息,以上。」

聖伐甜甜地笑了笑,藍眼因笑容而瞇成一條細縫。

「祝福你們有個痛苦難眠的夜晚。」

修女裝扮的惡鬼隨隨便便地說完話後,便轉身逕自離去了。孤露也向九皇、祭泠等人點頭致意,隨後率領著酆都僅有的五名學生,走向離這裡有段距離的斷頭台區。

「好啦,礙事的傢伙都走了,」精神很好的霜輪挽起衣袖,興奮地吆喝道,「我們就來猜拳決定誰睡那個房間吧!」

 

 

和霜輪、亭佳學姐安置好補習班的鬼學生後(已經看不到鬼的我覺得自己像個對空氣說話的瘋子),累得半死的我拖著腳步回到萬魔會期間被迫入住的行刑室。

其實,一開始看到魔寨古堡時我還滿興奮的,雖然這輩子大概也沒機會出國,但對那些可以聯想到奇幻故事的城堡算有點興趣,縱使是跟惡鬼在一起,但可以入住古堡依然很棒的事……

至少在知道魔寨古堡中、所有的房間都是行刑室前,我是這麼想的。

後來,我們也沒猜拳決定哪個房間歸誰(倒是惡鬼們猜的很開心,他們好像很想搶最可怕的房間)。對我來說,這裡每個房間都一樣噁心恐怖,睡哪裡根本無所謂,我甚至真的想去睡外面的樹林──如果它很安全的話。

「啊啊,終於可以休息了。」霜輪在亭佳學姐忙著開門時放鬆地喊道,她們倆提著大包小包迫不及待地走了進去。

話說她們的行李到底收在哪裡啊?剛剛搭熱氣球時,好像沒有這麼多呀?魔寨島外表雖然很有渡假勝地、觀光勝地的味道,但應該不會有購物商場這類東西吧?

我一邊在心裡嘀咕著,一邊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們後面,兩隻手捂著臉,像看恐怖片一樣透過指間縫隙看向成為我們臥室的行刑室──

然而,萬魔會期間我們暫時的居所,竟然跟不久前聖伐參觀解說時截然不同!

這房間既沒有鮮血印成的壁紙,每塊淺色石磚都乾淨的像剛被清洗過一樣,三個粉紅色睡袋鋪在地上,上方又加了兩層糖果色調的棉被,還擺著一大堆馬卡龍造型的枕頭。旁邊白色鐵鑄桌上擺了一只漂亮花瓶,色彩柔美的粉紅玫瑰與紫色玫瑰點綴其中,除此之外還有金色的燭臺,每根蠟燭都搖曳著橘紅火光。

「奇……奇怪?」我錯愕地呆站在門口,不懂房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難道剛才聖伐展示給我們看的只是嚇人的幻影嗎?

「小豆苗,快來快來。」霜輪早就撲到柔軟的床上了,抱著馬卡龍枕頭滾來滾去,「接下來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畢業旅行必備的──女孩兒真心話時間!」

畢業旅行必備的不是鬼故事時間嗎?再說我們現在又不是來畢業旅行的!

「苗苗,進來吧,找個位置坐好,」亭佳學姐抱著一大堆東西從角落走了過來,我這才發現角落堆了好幾個色彩鮮豔的大行李箱,亭佳學姐脫了鞋跳上床,然後將手裡那袋東西全倒出來,餅乾零食琳瑯滿目,彷彿亭佳剛搬空一家便利商店似的,「睡前聊聊天、吃點點心,可是人生一大樂事呢!」

……妳們這些吃不胖的傢伙,該不會想陷害我吧?

雖然心裡這樣暗暗吐槽著,身體還是很老實地在臨時的床上坐了下來,看著霜輪嘴裡叼著三根巧克力棒,右手抓著起士夾心餅乾,左手抓著巧克力,又想手腳併用打開洋芋片的罐子,我的肚子也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來,熱奶茶。」霜輪拿了冒著煙的保溫杯蓋給我,裡頭裝著香濃的奶茶,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準備了!

「謝謝……」我捧著暖暖的杯蓋不好意思地說,「妳們準備的真周到,哪像我什麼都沒帶……」

「呵呵,因為我常常跟系學會還有社團一起到外地辦活動嘛,」亭佳邊說邊倒奶茶給吃掉一大堆零食的霜輪,「出門在外的經驗多了,自然就知道什麼東西該準備、什麼東西不該拿來佔行李箱空間囉。」

「就是說啊,」霜輪抓了把碎洋芋片丟進奶茶裡,然後大口喝了起來,「像我們亡靈獵人常常要外出出任務、降妖伏魔什麼的,收拾行囊的智慧也是必要的修行呢,啊,真令人懷念吶。」

……明明就是「前」亡靈獵人,如果妳那麼念念不忘降妖伏魔的日子,拜託妳先把這個古堡裡的亡靈抓一抓,盡點職業責任好嗎?

「話說回來,魔寨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惡鬼補習班啊?」霜輪一臉不屑地問道,「他們的品味還真特別呢。」

「這個嘛,我之前聽老師們說過,」亭佳學姐優雅地放下茶杯微笑道,「魔寨補習班是四間惡鬼補習班中最晚成立的一所,在負責人的帶領下逐漸壯大,實力也變得很堅強。老師們曾說過,各家補習班中最有可能和我們分庭抗禮的,就是魔寨補習班了。」

「他們的實力到底哪裡堅強啊?」霜輪皺著眉頭說,「品味怪、鬼也怪,明明就東方鬼還想裝洋鬼子,萬魔會又不是化妝舞會。」

「這個嘛,據說穿著打扮的部份只是魔寨教職員的偏好,」亭佳學姐也拆了一包巧克力棒,好心地遞給我一根,「我記得……魔寨最厲害的是,他們培育的學生中,出現非常非常多擁有『寄體魔器』的鬼體,除了剛剛見到的女王月季和吸血鬼裝扮的樊判外,其他的鬼體都是在魔寨補習班修煉新生出來的。」

「而且、都擁有寄體魔器?」

我有些驚訝,鬼體的修煉不是很難嗎?

我們這邊有九皇、豔、祭泠,還有浪仙、圭峰、浮茹等厲害的惡鬼,然而開業至今還沒聽說有學生成功修煉成鬼體,而魔寨的鬼體又多擁有寄體魔器?現在是打線上遊戲開外掛了嗎?

「寄體魔器就是魔器長在身上的意思對吧?使用起來有點像超能力那樣?」霜輪咂了咂舌頭,「哼,就算這樣,我也不會承認魔寨是個厲害、品味又好的補習班。」

……可以不要再糾結品味了嗎?

「但是,」我吃完巧克力棒,又拿了點洋芋片,「為什麼他們能培育出那麼多擁有寄體魔器的惡鬼?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老師們也沒提到。」亭佳學姐輕輕地搖了搖頭。

「該不會是品味差的鬼才會有寄體魔器吧?看來我是無緣了啦。」

「妳的意思是摧摧和偎偎的品味很差嗎?」我扯著嘴角苦笑地看了霜輪一眼,「還是妳準備變成鬼──」

「──噓!」霜輪沾滿餅乾屑的手突然伸了過來,油膩膩地捂住我的嘴,大眼警戒地飄向天花板,「小聲點!」

「怎、怎麼了嗎?」亭佳學姐緊張地抱住面前好幾包零食,「是……是靈嗎?」

呃學姐、我想靈應該不會對妳的零食出手才對……

「看來是時間到了,全部傾巢而出了呢。」霜輪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數量將近五十隻喔。」

「五、五十隻?」我和亭佳學姐不約而同地驚嘆道。

「怎、怎麼會這麼多?」我慌張地轉頭張望,但什麼都沒看到,紙是感覺到室內的溫度又降了不少,「是路過的靈嗎?還是魔寨的學生……」

「不太清楚,但是感覺起來挺兇的呢,」霜輪悄悄地從百摺裙口袋裡掏出黃色的道符,「不但渾身淌血、身體千瘡百孔、眼珠子掉出來一晃一晃的,臉上還籠罩著綠色的光芒呢。」

「綠色的……憎靈嗎?而且有五十隻……」我甩了甩頭,制止自己順著霜輪的形容想像畫面,我突然慶幸自己的陰陽眼失靈。

「它們……該不會是在這間行刑室裡喪命的靈吧?」亭佳學姐擔憂地問,「它們會離開嗎?」

「顯然不會離開,」霜輪警戒地說著,「看來死在鐵處女懷抱之下的傢伙還頗多的嘛。」

「鐵處女?」我愣然地重覆了這個詞,「這、這間是鐵處女的……」

「那還用問嗎?小豆苗?」霜輪不以為然地看了我一眼,「我們花了一番工夫才從矮個子惡鬼手中搶回這個房間的呢,要我去住其他間壁紙很醜的行刑室?哼,門兒都沒有!」

矮個子惡鬼……該不會是指浮茹吧?既然是浮茹看中的房間,那──

我嚥了口口水,戰戰兢兢地轉動脖子看看四周,想當然什麼都沒看到,只覺得氣溫越來越低,皮膚爬滿了雞皮疙瘩,甚至還有點反胃想吐……

亭佳學姐抱著零食靠向我,她渾身都在發抖。

「哎,看來,這間房間裡面,就只有我能夠收服這些憎靈了,這就是亡靈獵人的宿命嗎?」

霜輪的左手背靠著額頭,故作哀傷地仰天長嘆,右手則亮出黃底紅字的符紙,像攤開折扇般地打開。

「臺灣四大亡靈獵人,北部的岳派第八十七代長女!除魔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愛甜美前亡靈獵人美少女──惡鬼補習班界最有潛力的正妹員工──」

接著她不顧自己的裙子有多短,輕盈地跳了起來,毫不害羞地一邊吆喝莫名其妙的登場台詞,一邊像個陀螺般在空中快速旋轉,朝四面八方射出符紙!

「老娘──岳霜輪!甜美登場!你們準備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然後再死一次吧!」

 

 

待續

 

本系列每週日於網誌更新一章/鮮網輕小說專欄【亞細亞魔法學園】每日凌晨12:15更新一節

 


  【Zenky's Free Talk】

  各位好,這裡是Zenky!今天更新的是上週日的進度第17課唷,本來要拚在週日寫完還是趕不上QQ

  上個週六開始Z去一連四晚都去當觀眾,聽了三場音樂會和看了太陽劇團(其實也跟音樂會/演唱會差不多了)~

  比起文字以音樂進行創作更有趣呢......單是不同音符串成旋律就可以觸動觀眾聽眾的情緒,再加上一點點文字解說(比如歌名比如歌詞),又能輕而易舉引導聽眾想像畫面、或是融入故事劇情裡。(不過音樂創作的門檻比文字高上許多就是......)

 

  好,回到這一課的內容~

  這次分了很多天寫,有的是在客運上寫的、有的則是在高鐵上寫的、有的是在咖啡廳寫、有的是讓先生和朋友討論事情時我在旁邊寫......

  因為分了很多次寫,中間大概有簡單重讀幾次,本來有超多語意怪異的句子,有稍微做點更改了,不過沒有看的很仔細,或許還是會有一些語句不順的地方,請大家見諒XD(畢竟我很久之後才會修稿,現在先求寫完吧~)

  本來有很多想在這課裡寫的東西但後來沒寫到或沒寫出來,比如魔寨具寄體魔器的惡鬼產生的原因,月季和苗苗的閒聊、亭佳開導心情不好的苗苗之類的......

  畢竟延續前一課的內容,其實苗苗心裡應該有點混亂而且鬱悶才對,不過正式寫17課時又不小心寫了別的劇情,總之沒寫到的就紀錄下來下次再說了XD

 

  由於預定計劃要忙的東西進度落後(掩面),我猜這週日的更新會暫停一次(啊而且這週末還是有事得出門QAQ),確定暫停的話,我最晚會在週六晚上發噗和FB公告唷。

  另外今早編輯跟我說《魔法禁止3》發印了,出版日待確定中,下一次發布阿魔的相關消息應該就是新書出版資訊了~

 

  不過實在沒有辦法高興啊QAQ 因為我得關進CWT修羅場才行啊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