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08

- 第五章 即將啟程的旅途 -

    本系列每週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馬世勳開門走進寢室時,被那晚餐時間前、難得坐在電腦椅上專注看著螢幕的曾仲行嚇了一大跳,他誇張地發出獅吼般的驚叫聲,宛如動畫人物一樣成大字型往後退了三大步,緊緊貼上甫闔上的寢室房門門板。

  「幹嘛大驚小怪啊。」明明是冬天,曾仲行卻穿著短袖系服與短褲,一邊喝著冰冷的盒裝鮮奶,一邊專注於電腦上,而且寢室的窗子還大大開著,冷風全灌了進來,「倒是你身上的汗臭味才想讓我退避三舍咧,東西放好快去沖澡行不行啊?」

  「哎呀,什麼風把曾大少爺從暖和的被窩裡吹出來了呀?這個時段不是曾大少爺的睡覺時間?而且聽說動物冬天都會冬眠呢。」

  「是思考時間。」曾仲行心不在焉地糾正道。

  馬世勳將裝有球具的大袋子扔至被他當作倉庫使用的空書桌上後,動手脫掉彷彿從河中打撈起來的濡溼上衣,赤著上身走到曾仲行背後時,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發什麼抖?不會把衣服穿起來啊?」曾仲行的手仍握著滑鼠,但沒有做任何的移動與點擊,倒是左手食指不時按壓著鍵盤上的F5鍵──那在網頁瀏覽器中有著「重新整理頁面」的功能。

  「我熱嘛。」馬世勳說,伸長手取走被曾仲行擱在電腦喇叭旁,塑膠袋裡的未開封大瓶礦泉水,雖然保特瓶上布滿了退冰的水珠,但礦泉水冷藏過的低溫仍在,馬世勳輕易扭開瓶蓋,無視曾仲行的白眼,大口灌了起來。

  「那是我的水耶。」曾仲行瞪著他再次抱怨,「還有,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難聞。」

  「咦?你在看什麼?」

  不等室友回答,馬世勳隨即湊上螢幕,他再熟悉不過的論壇頁面立刻跳進眼簾,曾仲行右手手指趕緊轉動雙鍵中間的滾輪,將他原本急著瀏覽更新的頁面轉到底部,左手手指也迅速按下「全螢幕」的快捷鍵,破舊中式村莊的黑色剪影幽幽占據了半個螢幕。

  馬世勳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

  「唷……不錯唷……」馬世勳混了汗水和退冰水珠的手,黏答答地搭上曾仲行左肩,他一副父親看著青春期兒子的表情,故作和藹地說,「你也迷上我的版了嗎?」

  「哪可能啊!」曾仲行放聲大笑。

  「幹!沒迷上我的版,幹嘛那麼怕我看?欸,曾大少爺我說真的,如果你有什麼特別需求呀……你也知道論壇一些比較好的東西,權限得高一點、積分得多一些、資歷也要夠,才能沒有限制的去點閱嘛。

  「我是這個版的版主,那些權限對我來說跟沒有一樣,你有需要跟我說一聲,我的帳號借你用──」

  「靠,就說不是逛你的版,聽不懂中文喔。」

  「不是那擋個屁!再說這個論壇是還有什麼版可以吸引到你,又需要遮遮掩掩──」

  「好啦、好啦,那麼想知道是吧……」曾仲行恢復原本的視窗畫面,再按了一次重新整理,整個人往左邊靠,好讓馬世勳可以看清楚頁面。

   

  「棲瞳鎮冬季度假網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資格賽

  

  「原來我們的曾大少爺也對那一百萬虎視耽耽啊!」馬世勳興奮地笑道。

  曾仲行沒有理會他,即使他知道馬世勳的笑容並不是嘲笑,滿身大汗的室友沒發覺曾仲行的沉默,他自顧自地繼續說著,雙眼未曾離開螢幕。

  「這個資格賽要怎麼參加啊?那個一百萬到底要怎麼拿到手啊?」

  「你身為棲瞳鎮論壇的版主之一,到現在都還沒讀過置頂的活動公告嗎?」

  「欸欸欸,身為棲瞳鎮論壇版主之一的我天天都很忙碌耶!哪像大少爺那麼有閒情逸致,看全論壇置頂公告這種千篇一律的無聊東西?」

  「既然你覺得它無聊,那請閃開別礙著我做事。」曾仲行語畢,動手推推渾身汗的馬世勳。

  「啊──我亂講的啦!我是說『公告』很無聊……這個活動事關一百萬欸!有錢白拿哪裡會無聊?哈哈,講啦!告訴我要怎麼弄到一百萬!是要先取得資格嗎?」

  曾仲行看了馬世勳一眼,禁不住後者散發出的期盼眼神,他面無表情地操縱滑鼠游標,打開那被室友抱怨「很無聊」的置頂公告,淡淡地進行簡單講解。

  「你們論壇要在一月下旬舉辦網聚,要到南邊的私人小島度假,算是一種回饋論壇所有會員的活動,無論是版主、資深會員、還是剛加入論壇的會員都可以報名參加。

  「而且這次網聚最特別的,就是『一百萬爭奪戰』的部分,似乎會有什麼特殊的選拔方式、或是競賽,來決定一百萬的得主,不過在公告裡關於這份獎金的部分,說明得並不詳細,感覺好像要故意保持神祕感、要隱藏些什麼似的。」

  「那資格賽是什麼?不是只要報名都有機會變成一百萬元得主候選人嗎?」

  「不是,活動辦法有說,僅有十三名取得資格的會員,享有前往私人小島參加度假網聚的招待,而且是全部金額都是由論壇方面負擔,也只有這十三個人能成為一百萬元得主的候選人。」

  「真小氣,只有十三個人啊……」馬世勳雙手叉腰皺著濃眉問,「那資格賽又是怎麼回事?要怎麼參加?」

  「在今天六點前以站內短訊息的方式,寄報名表給論壇管理員就可以了。」

  曾仲行瞄了一眼螢幕右下角的電子時鐘,「六點整時會在我剛剛一直看的那個資格賽文章串中,發布取得資格的任務題目,一樣是以短消息方式回答正確答案寄到管理員那兒就好。現在距離六點還有五分鐘,所以可以暫時別吵我嗎?」

  「我當然不會吵你啦!我怎麼會吵你咧!」

  馬世勳仰頭大笑,他總算捨得離開室友身邊,自信滿滿地一屁股坐到自個兒電腦前面,熟練地打開螢幕後,動手關閉畫面上一個個好像是下載軟體用的程式視窗。

  他伸個懶腰對曾仲行說:「既然還能報名,那身為中文系棒球隊隊長以及棲瞳鎮論壇成人短片版版主的我,當然要為一百萬做些什麼啦!想想看!如果我拿到一百萬的話,我就能振興臺灣棒球啦!」

  「不是全部在一天內花光嗎?」曾仲行吐槽道,馬世勳還想反駁,他急忙制止了他,「你不快點填報名表,趕不上報名的話連一塊錢都拿不到。

  「而且等等的題目任務也是比速度的,就算答對,只要寄信時輸給別人,很有可能就成為第十四個人終生飲恨……」

  「幹!那你還一直跟我說話!別吵我啦!」馬世勳複製好報名表格,雙手手指飛快地敲打填寫起來。

  曾仲行也不再管那聽到一百萬就昏頭的馬世勳,他整張臉貼上螢幕,繼續保持著原本一手滑鼠滾輪、一手鍵盤F5重新整理的動作──他也很好奇資格賽所謂的「題目任務」究竟是什麼?

  他對於網路論壇的運作和生態很不瞭解,像這種綜合性的論壇,其實網友主要使用的,都是那些提供下載各種東西的版面,再來就是線上遊戲的版面,不過線上遊戲版面中,多數也是關於下載非法程式、私人伺服器的東西。

  別的論壇,曾仲行真的不清楚,但就他觀察到的「棲瞳鎮」,並不像是個鎮,裡面自稱鎮民的會員其實就與論壇版面風格、色調給人的感覺差不多,彼此陌生、冷漠。

  雖然回覆、討論的文章很多,但都像那些房屋廢墟或是枯木一樣,僅僅是存在那兒而已,彼此間沒有交集,大家各為了自己想要得到、知道的事行動,而到處都有著眼睛緊盯著這個論壇的一舉一動,不懷好意的視線幾乎掛在棲瞳鎮上空,如星辰一樣放肆占據。

  這到底是網頁論壇這東西的問題?還是「棲瞳鎮」才有這樣的問題?

  他以前曾和林以寒一起上過專門供網友張貼文字創作的網路文學創作平臺,那裡雖大大小小爭執不斷,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活絡的、活生生的,甚至相當熱情。

  曾仲行肯定這和論壇色彩毫無關係,畢竟那個文學網的網頁黑漆漆一片,做得像是西洋的鬼屋般。

  「曾大少爺!我寄成功了!鎮長在線上,他馬上回覆我了!恭喜我參加資格賽!」馬世勳開心地大叫,彷彿自己剛打出一支安打一樣。

  「說不定是自動回信的設定。」

  「這種論壇本身的短訊息系統有高級成這樣嗎?」

  「不知道。」

 

  下午05:59

 

  曾仲行目不轉睛地看著工具列右下角的小時鐘,食指點選F5的速度越來越快,馬世勳看他認真成那樣的表情,也從驚訝轉變成困惑不解。

  「欸,你那麼需要那一百萬嗎?幹嘛拚成這樣……啊!」馬世勳大叫,「我知道了!你太衝動……一不小心……所以現在你要籌錢帶你家的學妹去……」

  「你最好把突然沉默的那幾個空格該填的字講清楚。」曾仲行惡狠狠地看著馬世勳。

  「開個玩笑嘛。」

  數字由五十九跳至零零的瞬間改變,不太會讓人感覺到中間所存在的短暫停留,但在曾仲行的眼中,那瞬間的跳轉卻好像被放慢好幾倍的電影畫面,一格一格清楚地烙印在他眼簾上。

  同一時間,他的食指迅速滑動,重新整理過後的資格賽文章總算出現變化,原先短短的公告文章突然變成兩倍長,曾仲行嘴角忍不住露出微笑。

  聖誕節那天上午,他在徵信社發現了三個「玩家」帳號,這三個帳號的短訊息收件匣中,都有著自稱棲瞳鎮長的論壇管理員發送的「邀請函」,邀請三名玩家出席一場遊戲,曾仲行懷疑信裡指的遊戲,就是這個有機會得到一百萬的冬季度假網聚活動。

  此外在他偵探哥哥的電腦裡,也特別針對這個活動收集了相當多資料,並幾乎備份了整個棲瞳鎮論壇裡,有關這個活動的任何文章,無論是一般討論、上一次網聚的心得、就連這次活動的所有筆戰文章也全儲存了下來。

  加上「棲瞳鎮」與齊嵐有著微妙的巧合,曾仲行不由得對兩者間的關係下了假設,然而那三個玩家帳號包含了曾伯良、高正杰與林以寒,唯獨自己被遺落,幾乎驗證了平安夜聚餐時,曾伯良所說的推測。

  於是他二話不說註冊了棲瞳鎮的會員帳號,不知道為什麼直接以本名註冊──看著註冊頁的輸入帳號欄位,他毫不考慮地打上了自己的本名,這個舉動有種奇妙的熟悉感。

  馬世勳也安靜下來了,他同樣專注於螢幕上剛公布的資格賽賽題,在曾仲行讀完題目,輕快地勾出微笑時,誇張地放聲大叫起來。

  「幹!這是外星語嗎?怎麼我每個字都看得懂,串起來就不知道它的意思?」

  「外星語的話你應該連一個字都看不懂才對吧?」

  「欸欸,曾大少爺──」馬世勳滑著附有滾輪的電腦椅來到曾仲行身後,「你知道答案吧?你一定知道答案吧?對吧?」

  曾仲行仍帶著微笑,他移動滑鼠直接開啟書寫論壇內短訊息的畫面,將原本的資格賽公告文章關閉了。

  「幹!曾大少爺你是外星人欸,幫地球人翻譯你們星球的語言是宇宙禮儀耶!」

  「算了吧,你只是想抄我的答案寄過去。」曾仲行直截了當地說。

  「有那麼明顯嗎?」馬世勳搔搔自己刺蝟般的短髮,「告訴我答案嘛。」

  「我邊打邊說,只說一次,沒記起來自己想辦法。」

  「沒問題。」

  曾仲行有些狐疑地抬頭看了笑容燦爛的馬世勳一眼後,騰出雙手架在鍵盤上,喀噠喀噠聲隨著他手指的節奏不停傳響。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題目,其實其他會員如果聽說過,上網搜尋一下應該很快就能找到正確答案。這裡所寫的題目不過是把原題的海盜改成貪婪的棲瞳鎮民,也就是論壇會員,而一百枚金幣則替換成一百顆鑽石。

  「五名貪婪的棲瞳鎮民因為加入論壇的時間不同,擁有的積分不同,給予他們一百顆鑽石的棲瞳鎮長,提出了五點在他們分配鑽石時,必須符合的條件──

  「第一、積分最高者擁有提出一種分配方式的權利;第二、是否採納這個分配方式,必須由包含積分最高者在內的所有鎮民投票決定。

  「第三、當贊成與反對的票數相同時,則積分最高者擁有決定權;第四、分配方式的提議表決過關則立即分配;第五、表決不過關則將積分最高者的雙眼挖出,該鎮民亦喪失獲得鑽石的權利,然後由剩餘者中積分最高的提出新建議。

  「在五名鎮民靈颻、嗣馬、小可愛、第二先生、歐藤中,靈颻的積分比嗣馬的高,嗣馬的積分又比小可愛的高,小可愛的積分則比第二先生的高,第二先生的積分比歐藤的高。那麼最後的分配結果會是如何?誰又能獲得最多的鑽石?」

  「這不是很容易嗎?」馬世勳大聲地說,「五個人、一百顆鑽石,那就平分一人二十顆就好啦,管他那麼多條件幹嘛!

  「平分又不用花時間想分配方式跟表決,也不用怕變成盲人幹按摩!所以分配結果就是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大家都是贏家!獲得一樣多的鑽石!」

  「你的想法還真直接,題目可是強調他們為『貪婪的棲瞳鎮民』呢……」

  曾仲行搖了搖頭,「不過該考慮的你的確是都有想到。在這五人之中,無論是誰輪到自己提分配方式時,都會想到至少三個要點:

  「一、要能保住自己的眼睛和獲得鑽石的權利;二、要讓自己能得到最多的鑽石;三、在所有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擁有把別人眼睛挖掉的優先選擇。」

  「靠,這也想得太黑暗了吧!」馬世勳驚訝地呼喊了一聲,隨後又靜下來思索道,「照你這麼說,如果五個鎮民都有這種黑暗想法,那積分最高的那個,應該給自己分配到很少的鑽石吧,畢竟他是第一個就有著被挖掉眼睛危險的鎮民。」

  「乍看之下是這樣沒錯,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曾仲行說話時,打字的手未曾停止過,「我從積分最少的人開始看好了,假使前面三個鎮民都瞎了,只剩下第二先生和歐藤,其中第二先生的積分是高的那位,那他會怎麼做?」

  「五五分?」

  「當然是自己拿走一百顆鑽石呀!這時剩下兩人,投票表決的結果也只有第二先生贊成歐藤反對、或是兩人都贊成,然而就算贊成與反對的票數以一比一戰成平手,那分配決定權還是在第二先生身上。」

  「喔喔!也是耶!」

  「那如果剩下三個人,小可愛、第二先生、歐藤呢?因為小可愛知道,第二先生在下一輪時,一定會給歐藤零個鑽石,讓歐藤什麼都拿不到,所以小可愛會故意分給歐藤一個鑽石,並告知自己的推測,好讓歐藤支持自己,所以會提出『小可愛九十九顆鑽石、第二先生零顆鑽石、歐藤一顆』的分配方式。」

  「歐藤一定會答應小可愛的提議嗎?」

  「理論上是一定會,不管小可愛提出怎麼樣的分配方式,歐藤如果反對、與第二先生站同一陣線的話,那最後就造成我一開始說的『剩下兩個人』狀況,歐藤鐵定一顆鑽石都拿不到,他的積分最少,本就沒有地位說話。

  「同樣的狀況,如果剩下四個人,嗣馬、小可愛、第二先生、歐藤,而嗣馬知道另外兩個積分比他低,等著下幾輪取得分配與決定權的人他們心中的盤算,所以為了避免自己被挖掉眼睛,嗣馬提出分配方式進行表決時,必須至少拉攏其中一個人站在他這一邊,讓票數形成至少二比二的狀況,那嗣馬即擁有決定權,也不會被挖掉眼睛。

  「所以他只要跟被小可愛和歐藤排擠的第二先生合作,分給他一個鑽石,取得第二張贊同票就可以了。因此嗣馬的提議會是『嗣馬九十九顆鑽石、小可愛零顆、第二先生一顆、歐藤零顆』。」

  「這樣聽起來很有道理……」馬世勳想了一下又問道,「嗣馬不會考慮跟最倒楣、沒地位的歐藤合作嗎?」

  「你是說提出『嗣馬九十九顆鑽石、小可愛零顆、第二先生零顆、歐藤一顆』嗎?」曾仲行笑了笑,打完答案的他,輕鬆地將短訊息發送出去。

  「歐藤當然不會跟嗣馬合作呀。

  「因為他很清楚,就算挖了嗣馬的眼睛,他也不會再拿到更多的鑽石,不過貪婪的棲瞳鎮民會優先考慮挖人眼睛,所以和歐藤合作的話,歐藤會臨陣變卦成為叛徒,投向小可愛的陣營,選擇挖出嗣馬的眼睛,然後照小可愛的提議得到一顆鑽石。

  「依此類推的結果,當靈颻、嗣馬、小可愛、第二先生、歐藤五人都等著分鑽石呢?

  「積分最高的靈颻自然是知道前面我所說的一切,因此他會選擇讓小可愛與歐藤支持他,故他的提議、也就是這個問題的分配答案會是這樣──『靈颻九十八顆、嗣馬零顆、小可愛一顆、第二先生零顆、歐藤一顆』。

  「當然跟第二先生與歐藤合作的話,則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第二先生在挖人眼的前提下,一樣會把靈颻犧牲掉,從嗣馬手中得到一顆鑽石。」

  「哇……」馬世勳聽得目瞪口呆,他愣愣地看著曾仲行已經寄送完答案的電腦螢幕,嘴張得老大,像是還在思考他們剛才的討論一樣。

  「所以這場鑽石分配的最大贏家會是靈颻。」曾仲行站起來伸展身體,像解決了什麼大案子似的輕鬆,他悠哉走到窗邊將窗子稍微關緊些,「我記得這個問題被稱為『海盜博弈』,是數學博弈裡簡單的一種,所謂的博弈就是──你在幹嘛啊?」

  曾仲行的滔滔不絕斷然停止,他回過身皺眉看著眼前的景象。

  「寄答案過去啊。」馬世勳就坐在曾仲行的椅子上,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腦,他回到上一個頁面,將曾仲行打好的答案結果與簡易推論過程全部複製下來,正忙著登出「曾仲行」這個帳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登入他的版主帳號。

  「欸……你都聽懂答案了,自己重新打一篇文章不會喔……」

  「這樣說不定資格就被搶光啦!先搶先贏嘛!等我重打都不知道被占走幾個資格了。資格賽的結果什麼時候會公布啊?」

  「上面只寫了『會另行通知』。」

  「耶!一百萬!我下輩子都不愁吃穿了!」馬世勳得意地按下滑鼠右鍵。

  「你以為一百萬很多嗎?」

  曾仲行無奈地反問,他懶得走回電腦桌或是爬上床,於是靠在窗邊,側身遠眺男生宿舍外的風景,三零八號房正好位在大門口正上方,可以清楚看見男宿門口任何的風吹草動。

  越過外頭一排的榕樹,則可順著一條條筆直柏油道路,看見夏季晴天時沐浴在陽光下,陰影極為立體的社會學院圖書館,或是雨季時被雨水啪噠啪噠打得作響的理學院餐廳外遮雨棚。

  「對你這種大少爺來說當然不多,你又不缺錢……」馬世勳寄完答案後,自顧自地逛起他負責管理的版,「對耶,你又不缺錢,幹嘛對這個一百萬那麼熱衷?」

  曾仲行微微回過頭,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平靜地看著現在滿腦都是鈔票的室友。

  「等拿到資格時,你就會知道了。」

  

  由於鋒面來臨的關係,臺北的天氣變得又溼又冷,校園地勢本來就很低窪,加上排水系統始終不佳,使得平常走的有弧度坡道變成小河,有落差的戶外石階變成小瀑布,各種小湖、大湖更是隨處可踩。

  每每遇到這種天氣,F大的學生出門時,總是苦惱著是要忍腳臭穿靴子、還是忍著腳爛穿拖鞋,更多人直接煩惱到底要不要出門上課。

  現在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林以寒獨自一人坐在校內的學生實習咖啡廳裡,靜靜透過滿是雨水水痕的大玻璃窗,看著外頭下個不停的雨,與不斷因為踩到水窪而放聲尖叫的行人。

  似乎因為咖啡廳的暖氣漸漸有了作用,玻璃窗也跟著起霧,這樣一來窗外的東西就完全看不清楚了。林以寒將注意力轉移到快喝完的熱榛果奶茶上,雪白色的瓷杯有種滑順溫柔的感覺,難怪它能夠忍耐那麼高的溫度。

  今天是期末考週的星期三,大部分重要科目已經結束考試的她,一早剛與周友瑤在這家學生實習咖啡廳裡討論完明日的口頭報告。送走那位奇妙的靈感少女後,林以寒一個人坐在咖啡廳裡,等著下一場的邀約者到來。

  門邊的女服務生清亮地喊了聲「歡迎光臨」,隨後取代的竟然是一個大男人大聲模仿鴨子說人話的聲音。

  「我一個字也聽不懂。」另一個沉著的嗓音說,然後是雨傘放入金屬傘筒的碰撞聲。

  林以寒趕緊轉向門邊,果然不出她所料,下一場邀約的人已經到了。

  她的老闆曾伯良──穿著樣式誇張的紫襯衫、白西裝,戴了日本暴走族般的飛機頭假髮──以及身穿簡單襯衫牛仔褲的高正杰。他們一踏進實習咖啡廳,便引來其他客人──多是想要安靜準備考試的學生──的注意力。

  「嘿!嘿!丫頭!丫頭!」曾伯良眼神一與林以寒對上,隨即綻放出燦爛無比的笑容,他一把勾住高正杰的脖子,粗魯地往林以寒所坐的位置橫衝直撞過去。

  林以寒很想假裝不認識,她緩緩抬起右手,有些無奈地技巧性遮掩自己的臉,轉向玻璃窗。

  「妳有透視眼嗎?」曾伯良大剌剌地坐到林以寒對面的位置。

  「誰會有那種東西……」

  「不然這片窗戶霧茫茫的,哪看得到什麼東西。」曾伯良說完,看向站在旁邊一直對服務生投以眼神道歉的高正杰,大方地拍拍另一端的椅子,嘻嘻哈哈地說,「來!來!高正,坐啊坐啊!別客氣!」

  「不要把這裡當成自己家裡好嗎?」林以寒小小聲地吐槽道。

  「丫頭,我可是很看重這一次的約會唷,看我這麼盛裝打扮就知道了。」語畢,個性思想都萬分古怪的偵探,裝模作樣地摸了摸自己的飛機頭假髮。

  「我努力地嘗試阻止他了。」高正杰淡淡地對林以寒說,「但是……」

  「算了、算了,都已經這樣了。」

  林以寒和高正杰不約而同看向正招來女服務生,一邊讚美對方的美貌,一邊胡亂點著飲料(嘴裡說出的都是調酒名稱)的曾伯良。

  「早知道就約市區巷弄裡的咖啡廳了,特地跑來學校造成別人的困擾幹嘛……校門口的警衛居然會放『盛裝打扮過』的伯良哥走進來……」

  「我們是搭計程車進來的,警衛應該沒注意到阿良的穿著。」

  高正杰說完,和林以寒兩人陷入沉默。被討論的當事者則開心地闔上菜單,興奮地說:「這裡真不錯欸!我點了三種不同口味的三明治喔!」

  「伯良哥,我們可以進入重點了嗎?」林以寒嘆了口氣,「我希望……可以早點結束。」

  「是擔心被阿良的弟弟撞見嗎?」高正杰問。

  被說中心裡想法的林以寒沒有做任何的回應,只是靜靜垂下頭替瓷杯注了滿滿的榛果奶茶。

  「丫頭,」曾伯良一改幾分鐘前打打鬧鬧、開玩笑活像小孩子的神情,「妳還是不打算告訴我家小老弟──關於『遊戲』的事情嗎?」

  林以寒輕輕地搖了搖頭。

  「是怕他擔心?怕他不讓妳參與『遊戲』?」高正杰又問。

  「他不可能不讓我參與遊戲,畢竟那樣冒的風險太大了。」林以寒抬起頭,明亮的大眼認真地盯著高正杰,「只是……我現在漸漸能夠體會,為什麼伯良哥帶著早苗小姐去百慕達三角洲的事,會刻意隱瞞著高警官你了。」

  高正杰不再說話,他像在思索林以寒的言論般,背部緩緩地靠向椅背。

  服務生端來三大盤口味各不相同的手工三明治,以及兩杯普通的冰咖啡。

  「伯良哥,今天特地跑來學校,是『遊戲』的事有了什麼新發展嗎?」

  「是啊。」曾伯良微微一笑,他一口咬掉半個燻雞三明治,「棲瞳鎮長又派了信使來。」

  林以寒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上一回的信使,可是在三更半夜出現於高正杰和曾伯良面前,當著他們的面自殘的遊民,而且最後還慘死於砂石車車輪下。

  「今天凌晨的事嗎?」林以寒雙手捧住瓷杯,想溫暖發冷的手。

  「是今天清晨。」高正杰幽幽地說,「上回遊民車禍的案子剛結,我想來轉告阿良相關內容,畢竟事實真相並非如我們警方所下定論的那樣……但又無法以真正的真相作結,這類事在電話裡說太危險,所以我早早就去了徵信社。

  「鎮長像知道我的行動一樣,也早早派了信使迎接我。」

  「又……又是遊民嗎?」

  「丫頭,別那麼緊張嘛!」

  曾伯良笑著,「鎮長也不是傻瓜,短短一個月不到,讓我們徵信社附近發生兩次那麼嚴重的車禍的話,就算警方都以車禍意外結案,但是他可控制不了網路上的討論呀,更何況鎮長親手建造的論壇,可有一個相當於我們徵信社個版的討論版呢!」

  「如果他想控制,那也是很輕而易舉的事吧?」林以寒說。

  「是沒錯,但如果可以有別的方式避開的話,何必選擇要多費一番工夫的方式呢?」曾伯良輕快地說,「鎮長可是大忙人呢!」

  「嗯,忙著應酬、製造風流倜儻的形象。」高正杰壓低音量抱怨道,「總之,我一停好車,就看見十幾隻野貓跳上我的車頂,全部對著我嚎叫。」

  「野貓?」林以寒瞪大眼睛,「他連動物都能控制嗎?」

  「我們無法確定。也有可能是別的因素影響了野貓,不見得是靠『心瞳』的力量,」高正杰說,「那些野貓把我的車頂刮花後,在我趕跑牠們時,我才發現車頂不知道何時被人緊緊黏貼了一個牛皮紙袋。」

  說到這裡,曾伯良從他的白色西裝Cosplay服裡面,掏出一個有點皺巴巴的牛皮紙袋。

  「裡面有通知信、參加證,和說明手冊。」曾伯良說,他似乎有想點煙的衝動,「全部都是三份,又分別用三個小紙袋裝起來,在參加證上寫了我們三個人的名字。

  「至於說明手冊,我稍翻了一下內容還滿普通的,大概都是那場『遊戲』的基本說明,比如說──遊戲舉辦的地點、舉辦的時間、地點的地圖、分配的房間、論壇的簡介什麼的,做得滿煞有其事的。

  「跟我們一開始推測的──棲瞳鎮論壇的冬季度假網聚如出一轍,而說明手冊封面也確實印了那個活動的名稱。」

  林以寒接過其中一個白色的小紙袋,從裡面倒出了一張像是邀請卡的東西、一個裝有寫了自己名字的名牌、和一本印製還算精美的手冊,手冊封面就寫了「棲瞳鎮冬季度假網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字樣。

  「妳可以回去再慢慢看手冊。」曾伯良拿起林以寒倒出的邀請卡,攤開推到她的面前,「這封邀請卡上,明確寫了活動的時間與地點:下週一一月十八日開始,預計舉行為期三天兩夜的網路論壇聚會……

  「網聚活動包含一百萬元的爭奪戰,假使原訂的活動時間結束,一百萬元得主尚未產生,則活動時間將延長至結果出來為止。上面也有說,不接受這個條件的玩家可以放棄參加資格。」

  「伯良哥……」林以寒拿起邀請卡認真地看著,「為什麼鎮長那麼篤定他的論壇會員,一定會參加這個活動呢?他們不會起疑,質疑那個一百萬的獎金嗎?小小的網路論壇,怎麼可能拿得出這樣的獎品?而且毫無理由啊!」

  「這點在論壇上有熱烈的討論,妳可以仔細去看看。我大概說一下那些熱烈討論的結論──就是『信者恆信』。持反對立場的會員絕對不會參加這個活動,連資格賽都不會注意。

  「而論壇的死忠支持者也是有的,加上之前論壇也舉辦過不少真有高額獎金的活動,所以有不少思想單純或是想要錢想到發瘋的會員,都搶著要報名這次的網聚。」

  曾伯良吃完了一盤三明治,冰咖啡也喝掉半杯了,「這就是鎮長厲害的地方,棲瞳鎮論壇創立至今,已經三年了,三年內大大小小的活動毫不間斷地舉辦著──為的就是這一次的『冬季度假網聚』。」

  「意思是這個局已經布了三年……」林以寒淡淡地說。

  「丫頭,這是我最後一次問妳。」曾伯良直直地注視著他的工讀生助手,「這場『遊戲』,我們將面對一個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對手,看起來危險性低,但實際上比我們之前所調查的任何案子時,身陷的危險度還要高上許多……妳要參加嗎?」

  林以寒毫不畏懼地回望著她的老闆,她的薄唇微啟的同時,腦海突然浮現了曾仲行的影子,於是她靜靜地閉上眼睛,斬釘截鐵地說:

  「當然。」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