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FORE THE STORY -

  這是2009年時,為了所屬同人社團的合誌所寫的原創BL文。

  當年的我甚至是現在的我,始終BL苦手(掩面)。

  當年還很熱衷於CPBL,是個十足的SS控(遊擊手的意味,不要亂想),也忘了為什麼決定寫個球場故事放進合誌......或許寫當時熟悉的棒球可以用些似是而非(?)的描述、專有名詞花費不少字數吧,反正也就寫了,也就生出應該是有史以來第一篇BL文(//艸//)。

  直至今日從資料夾裡翻出來,大致看了一下還是會覺得全身不自在啊,太可怕了(什麼?),我果然是個男的吧(什麼啊!)

  由於在此文之前我真的沒寫過BL,甚至到現在對BL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所以請大家輕鬆看待此文......這樣。

  至於合誌的部份,我記得是已經完售了,本次就趁著WBC熱潮來貼一下舊文,如果本日戰勝古巴就會持續更新,反正只要中華隊有比賽就會更新。

  大概是這樣......還請大家多多指教。(?)然後開頭那個文案不是我寫的,是專業人士寫的。

  最後請BL無法者快點離開本文!謝謝合作!(話說這篇鋪陳很長,所以前三節倒能安心服用。)


 

 

【可以吹出大泡泡喔】01

 

有沒有那麼準的啊!什麼泡泡吹得大就有好成績?

啊~~那不重要啦! 現在重要的是要怎麼保住自己的貞操啊!?   

 

本文收錄於沒有這個團NTT合誌《愛的筆記本》

 

 

 

那是一顆即將穿越二游防區,直往左外野飛去,非常強勁的平飛球。

而且是由去年職業棒球冠軍隊伍、多年來的不動第四棒,一位旅外時,曾經升上美國大聯盟的強打前輩所擊出的。

這是他進入職業棒球界後,第一次入選國家代表隊。

那陣子,他的狀況好得不得了,無論是打擊,還是守備方面。

為了迎接世界盃棒球錦標賽,聯盟讓國家隊與職業棒球隊舉辦了多場練習賽,他不僅場場三支安打,場場更有精彩的守備演出。

在打擊區面對投手時,不管是快速直球,還是各種變化球,於他眼前就像電影慢動作一樣,球的軌跡、路線、一切的一切都如此清楚!

守備時也是,就算是國家代表隊不動四棒擊出的強勁滾地球,還是左外野平飛球,就像魔法牽引著一樣,那顆球就是會安穩落入自己的幸運手套中!

他常想,這可能是自己這輩子的第一波高峰吧?

最後確認的代表隊名單上,一定可以大大印著他的名字。

國家隊第一號先發遊擊手、各國搜集情報時的焦點,教練們也說,將會讓自己擔任第一棒開路先鋒的角色。

「一、二壘有人,兩人出局,兩好三壞滿球數。」他在心裡默念一遍。

那顆在他眼裡慢到不能再慢、路徑明顯不過的、他的身體感受百分之百確定絕對能漂亮地飛身接殺的平飛球,就像夏日涼風一樣悄悄地拂過他的眼前。

接著,他聽見休息室其他前輩、隊友振奮的歡呼,也聽見看台上少數觀看者高興的尖叫。身體完全地伸展、在空中橫飛著,幾乎與地面平行,手套「咚」地發出厚實的碰觸聲,圓滾滾的白球安穩地躺在裡面。

一切都如此美好,再過一個月,他就要代表整個國家參加世界盃了,他不僅要為自己贏得冠軍,也要為所有支持他的民眾贏得冠軍!

事情就是在這種狀況下發生的。

來得突然、來得毫無預警,有如頭頂豔陽高照的藍天一瞬間烏雲密佈、悶雷震震,下起滂沱大雨……

先是從未聽過的「啪」一聲響,然後是一陣猛烈劇痛自他的左邊膝蓋開始蔓延──他砰地摔倒在地,右手手套裡的球仍紮實地緊握著,耳邊的歡呼與尖叫依舊,所有人都沉浸在他的Nice Play情境中。

他試著站起來,接受隊友的鼓舞;試著站起來,跑回休息室攻守交換,下個半局由他率先上場打擊呢!他必須將整個比數拉開,必須把對手遠遠拋在腦後──

疼痛更加嚴重,在其他隊友紛紛離開守備區域時,好強的他終於忍不住抱著左腳膝蓋,咬緊牙關微微呻吟著。

防護員與隊友見狀全湧了上來,眾人七嘴八舌地關切著,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陽光,也遮住了他幻想的未來……

 

 

「阿宥,快到了,你還要睡啊?」駕駛座上的領隊強哥,從長條照後鏡裡瞄了眼後座打盹的他,「你既然那麼累,還是先回去宿舍休息吧。反正練球時間也快結束啦,明天再去看也可以啊。」

「我瞇一下而已。」

田宥恩舒展舒展肩膀,調整好位置後繼續倚靠著車窗。窗外是他整整一年不見的B市街道,高樓和小吃攤一如往常不和諧地混雜著,雖然城市沒有任何改變,對他來說卻有些陌生。

「哎,總仔交待我說,你一下飛機,就要把你關回宿舍,不要讓你到處趴趴走!哎,結果咧,下來後就吵著要去球場!」強哥操著一口台灣國語抱怨著,「都是我心太軟,看你離開球場那麼久,才勉強帶過去的啊!你記住啊,只能在觀眾席看,不准下去場內啊!知道嗎?你傷才剛好,雖然球隊現在戰力吃緊,很希望你快點回來,但是一切都要按部就班慢慢來,先隨隊幾週、到二軍打幾場,再慢慢回到一軍,知道嗎?一切都急不來的啦!」

田宥恩沒有回話,仍是冷冷地看著街景。

田宥恩是B市X企業所屬「BX鷹虎隊」的球員,職業棒球三年級生,身材有別於一般球員的壯碩與豐滿,是比較像日本球員那樣高瘦型的。也許跟身材有一點點關係吧?他的腳程在隊上也是數一數二的快,前年更以一個盜壘數之差與盜壘王擦肩而過!

他進入鷹虎隊的優秀表現,馬上在眾多新生代內野手間脫穎而出,很快地便接替原本的游擊手前輩,成為鷹虎隊當家游擊手!更是隊上的固定先發第一棒!亮眼優秀的成績再加上他不像運動員的俊秀外表,迅速吸引了大量球迷,人氣不斷攀升!球隊加油團團長還戲稱他是「職棒界的花美男」!

田宥恩深吸口氣,挑染成咖啡色瀏海落到眼前。

一年了,一年沒回台灣了,一年沒打球了,自己究竟能做到怎麼樣的程度?

一年前的今天,B市氣候也像現在一樣天天掛了顆大太陽,田宥恩入選國家隊,表現極好的他卻在集訓時一場練習賽中受了傷。

「左膝內側韌帶斷裂」,醫生是這麼告訴他的,疼痛就算了、不能走動就算了、退出國家隊就算了,傷勢還嚴重到他整個球季報銷,更嚇得球團花大錢將他送去日本開刀治療,然後迎接他的是不停迴圈、無止境的觀察、復健、觀察、復健……很快地半年過去,他又錯過了新一季職棒開打……

白色轎車開離市區,四周房屋越來越矮、越來越少,放眼望去還可以看到綠油油的稻田以及有些乾涸的小溪。

鷹虎隊的球團小球場位在B市郊區,從宿舍大樓開車過去大概二十分鐘車程。

「阿宥啊,你到底為什麼急著去看練球啊?」強哥不死心地問道,一路上他已經逼問田宥恩好幾次了。

「沒有為什麼,」田宥恩簡單地說,「只是想看看,不行嗎?」

他不怎麼喜歡這個領隊,再說自己也不是那種慣把心事說出來的人。

不過,仔細想想,他也不確定為什麼剛下飛機明明累得半死的自己,這麼堅持想去球場一趟。

也許是害怕自己未來的表現吧?也害怕眾人拿去跟過去的自己比較……跟曾經輝煌耀眼的自己比較,以及……

跟後來,接替了他位置的人比較。

 

 


【Free Talk】

  今天沒有Free Talk。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