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作權所有,禁止轉載!首發於冒險者天堂www.ezla.com.tw


第一課 熱熱鬧鬧招生月開鑼囉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吵死了。

  我心不甘情不願地睜開雙眼,看著天花板發呆,任由一旁的鬧鐘逕自叫著。

  如果鬧鐘是人的話,他現在一定很痛苦,一直尖著嗓子鬼叫,而且他一定沒有什麼朋友,因為這傢伙實在是又吵又古板,連多睡一會兒也要囉嗦。

  我翻了個身,趴在柔軟的床上,將整張臉塞進枕頭裡。

  再睡十分鐘好了,天天去那種鬼地方工作,嚇得要死又累得要死,多睡點當作犒賞自己吧。

  腦袋思考機能才剛暖身又霎然停止,我沉重的眼皮輕眨了幾下,慢慢地蓋了下來……

  「苗苗,明天是陰曆七月一日喔!早上八點就要工作了。招生月第一天我們得早點開始準備,千萬不要遲到喔!知道了嗎?」

  亭佳學姐甜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像催眠曲一樣讓我安穩入睡……

  等等!不對啊!

  「啊!現在幾點了?」我彈了起來,一把撈起那個人緣很差還在鬼叫的鬧鐘,時針分針呈現完美的九十度角,這下換我尖叫了,「天啊啊啊啊!九點了!我死定了啦!遲到了!你這個混帳鬧鐘!」

  我把鬧鐘扔到一邊,匆匆忙忙地滾下床,找出白色T恤和牛仔七分褲,一邊胡亂套上、一邊跑進浴室擠牙膏,還差點在門口摔了一跤。

  啊啊啊啊!完蛋了!我一定會七孔流血內臟破裂全身爆炸而死啊啊啊啊啊!是不是該留封遺書再出門呢?

  迅速將頭髮往上盤好,用那酒紅色的鯊魚夾固定。我抓了包包和鑰匙頭也不回地往門口衝,跑百米似地奔下樓梯,然後活像逃命一樣地瘋狂奔跑!

  如果我是什麼漫畫動畫電影裡的女主角,此時此刻應該會有個翩翩美少年或是什麼仙子的現身,慈悲為懷地拯救會被殺掉危機的我啊!為什麼都在那麼莫名其妙的地方工作了,卻還是過著這種遲到也得在街上奔跑的人生?

  那段跑向立銀大樓的路上,我突然好想念總是對我溫溫柔柔的祭泠。


    ■


  我按照之前亭佳學姐教我的方法坐著電梯下到地下十三樓,今天的強哥依舊朝氣十足而且看起來餓了很久。身後的電梯門一打開,一大塊紅色橫布搶眼地掛在入口玄關的樑上,上頭白色大字豪邁地寫著:


  七月初一,「慶祝鬼門開」,四大基礎課程:浮茹老師《為惡基本理論》、圭峰老師《慾念控用學》、九皇老師《懾人藝術論》、祭泠老師《分子形變學》,免費試聽!


  「阿傑,這些報名優惠海報拿去貼電梯裡。」亭佳學姐的聲音高亢地喊道,然後是一陣碰碰碰的跑步聲,「用這罐膠水,這樣誤闖的普通人才看不到海報。」

  「喔喔喔喔!就是這罐!學姐!根據我的推理,這罐膠水實際上就是從浪仙的寵物『口水獸』身上萃取出來。口水獸顧名思義就是很會流口水的獸,牠長得很像鴨嘴獸跟穿山甲的合體,如果我的想法沒有錯的話──」

  「阿傑!我們今天沒時間玩!你快去貼啦!」亭佳學姐難得氣憤地喊了一聲,並把仍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看法的倪傑推了出來,「你再繼續推理下去,我就要告訴主任了喔!而且苗苗她到現在還沒──苗苗!」

  亭佳學姐一看到我便驚呼一聲,她用力地將阿傑往前一擠,阿傑來不及反應,重重地摔向早就關上門的電梯,眼鏡受到撞擊歪了一邊。而亭佳學姐給了我一個熱情的大擁抱。

  「我還以為妳出事不會來了呢!我好擔心妳唷!」亭佳學姐放開我,嘟著嘴擔憂地問,「是不是在路上遇到什麼危險了?被車子撞了?還是遇到孕婦要生了所以送她去醫院?還是有個盲人要妳扶他過馬路呢?還是在路上迷路了?還是遇到搶劫?天啊!苗苗!妳沒有受傷吧?」

  大姐,妳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

  「沒有啦……我只是不小心睡過頭而已……」

  「菜鳥菜鳥,幸好小九九還沒來,算妳運氣好!不然他鐵定會讓妳體驗五馬分屍的感覺。」一身藍色的浮茹愉快地探出頭來,她手中拿著一大瓶家庭號可樂,咕嚕咕嚕地喝著。

  「浮茹老師,大清早就喝成這樣,不好吧?」亭佳學姐無奈地說,「今天第一堂課就是老師妳的《為惡基本理論》耶。」

  「哎呀哎呀,亭佳佳妳不用擔心啦,」浮茹一口飲盡可樂,空瓶往後一扔,左手手背輕輕揩了揩嘴角,「浮茹茹自己上的是《為惡基本理論》唷!就算喝得醉醺醺也沒關係的喔!」

  浮茹一蹦一跳地朝本部辦公室走去,但要越過門檻時卻碰一聲撲倒在地。

  「哼!浮茹茹是不小心摔倒的!」浮茹跳了起來,有些搖搖晃晃地說,她的臉揚起一抹酒紅,「浮茹茹才沒有喝醉!沒喝得醉醺醺!」

  喂喂,妳剛剛喝得明明是可樂、是無酒精氣泡飲料,最好會醉!

  望著浮茹連滾帶爬鑽進辦公室的小小身影,我的額上冒出冷汗蓋過剛才狂奔的熱汗,亭佳學姐湊了過來,瞇著眼輕聲笑著。

  「浮茹老師的體質比較特別,」亭佳學姐溫和地說,「我聽祭泠老師說過,浮茹老師在修煉『體』時,將自己修煉成『白天喝太多氣泡飲料會醉』的特殊體質。」

  這又是哪家小說不成熟又多此一舉的人物設定啊?整個莫名其妙!

  我只能苦笑看著一臉認真的亭佳學姐,然後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接受這家補習班發生的各種稀奇古怪的事──反正這裡就是不正常嘛……何必一天到晚大驚小怪呢?

  我叫唐芯苗,十五歲,臺北某間國民中學剛畢業。不久前結束攸關生命未來道路的第二次基本學力測驗,在等著成績公佈與學校分發的夏季假期中,誤打誤撞闖進一家詭異到極點的補習班。

  在死過一次、斷過一條手臂、嚇跑七魂六魄、喝下違約就會七孔流血內臟爆裂的契約水等等酷刑之後,順利成為這間補習班招生組的工讀生,但是當我披荊斬棘終於正式上班時,我才知道──

  這看似尋常的普通補習班,是一間專門收靈,也就是「鬼魂」的補習班,而他們的教學宗旨與崇高的理想目標就是……

  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墮落。

  每想到祭泠和我說過這句話,我就想往前撲倒乾脆昏死在地不要起來算了。

  「苗苗,妳也來吧。」不知何時從櫃臺旁一手一疊輕鬆高舉起海報的亭佳學姐突然說道,「我們要在中午前將所有海報貼完喔,知道嗎?我們一人分一疊,我去貼走廊和石橋,苗苗就貼教室跟本部的其他空間吧。教室裡不要貼太滿喔,將四面牆壁貼滿就好,天花板跟地板不用貼。」

  誰沒事會把海報貼去天花板跟地板啊?

  「如果我的推理沒有錯的話,苗苗妳一定在內心裡吐槽學姐吧!」阿傑貼完電梯的海報,推著眼鏡出現在我身後,「『誰沒事會把海報貼去天花板跟地板啊』,妳一定在內心裡這樣吐槽,我沒說錯吧?」

  我尷尬地對著阿傑傻笑──你怎麼不乾脆死在電梯裡啊?

  這位中分黑髮,戴著黑色矩形粗框眼鏡、目中無人、大言不慚的推理狂就是倪傑,他和很有氣質、溫柔可人卻擁有非人怪力的亭佳學姐,再加上我,我們三個人是這家「惡鬼補習班」僅有的「人類」。

  也就是說,其他上至班主任、老師,下至學生,全部都是鬼。

  「苗苗,妳不知道海報對靈的影響性嗎?」亭佳學姐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海報對構成靈本體的分子有阻隔與滲入的作用,靈遇到海報時,就只能選擇進入海報或是被擋下來,它們無法穿越海報跳到另一個空間。我是想說今天來的靈都是新生,應該還不會運用分子來進行空間的穿越,所以沒有將整間教室貼滿海報、不讓它們跑出去的必要。」

  等等等等等一下,為什麼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啊?妳說的是中文嗎?說的是人話嗎?

  「看苗苗一臉呆樣,我推測她一定聽不懂。」阿傑驕傲地昂起下巴說。

  「阿傑剛進公司時也是什麼都不懂啊,有什麼關係?」亭佳親暱地勾住我的手臂,「而且『海報作用』牽涉到《分子形變學》和《靈動學》的範疇耶。」

  夠了、夠了,我聽不懂啦,饒了我可以嗎?你們兩位沒看到我都快哭了嗎……我一點都不想瞭解什麼叫《分子什麼學》跟《什麼動學》的東西啦!

  當阿傑與亭佳學姐突然忘情、熱絡地討論起我無法理解的「學術」時,原被浮茹關上的辦公室門碰一聲敞開,那巨響彷彿有臺鋼琴從高空墜下,我們三人嚇了一跳,目光小心翼翼地拋過去。

  一名頂著葡萄紫般鮮豔短髮的小男孩,沉著一張幾乎浸沐在瀏海陰影下的慘白臉孔,那對又大又圓的紫色眼睛,冷冰冰地直視前方,他的身後彷彿籠罩著怨氣、飄著鬼火。

  「摧……摧摧……」阿傑的聲音變得好遠,我猛地轉頭一看,那傢伙和亭佳學姐已經退到大門外,抓著門楣不停發抖,獨留我一人站在小男孩骨摧的正前方。

  「摧摧,你不能隨便跑出辦公室啊,你的身體……」亭佳學姐緊張地說。

  「錯了。」骨摧不悅地低聲說道,他的左手緩緩舉起,手中握著一本好像是試聽講義的冊子。

  「錯了?怎麼會?」亭佳學姐一個箭步上前,取過講義翻閱,然後眉頭緊緊深鎖了起來,「怎麼會這樣……我昨天拿浪仙老師抄寫的正本給你時,明明檢查過了啊……怎麼會……」

  我走上前偷瞄那本講義,講義的每張頁面都呈現一種墨水暈開的慘況,上面的字根本看不清楚。

  「大概是浪仙用了什麼寵物的體液充當墨水書寫吧。」阿傑邊掏耳朵邊說,「那種放過一夜就會暈開的體液,這種事之前也發生過。」

  「我們已經做完了,一疊都在辦公室角落。」骨摧臭著臉說,「姐姐她看到時魂都要嚇散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萬指』的狀況,更何況姐姐昨晚還弄海報弄到很晚。你們要怎麼負責?」

  「喂喂,出問題的是浪仙,你怪罪到招生組頭上也不對呀,招生組又不負責教學事務。」阿傑說完後膽小地躲到亭佳學姐身後。

  「這本是《懾人藝術論》的試聽講義……」亭佳學姐翻著翻著身體緊張地顫抖起來,她恐慌地看著我,「是今天晚上的壓軸課程……」

  「壓軸?」我不解地回望學姐,她發抖的情況更嚴重了。

  「《懾人藝術論》,」亭佳學姐吞了口口水,「是九皇大人的專業科目。」


    ■


  「以後不要披頭散髮地跑來上班,很難看。」

  我下意識撫摸腦後固定盤起長髮的酒紅色蝴蝶樣鯊魚夾。

  雖然依舊是命令式的口氣,但他說這句話時,卻不像之前那樣殺氣騰騰了。或許跟我被他弄斷了一隻手臂,差點死在幽冥界有關吧。

  那就是九皇,這間補習班一個非常神秘又崇高的存在,補習班的大家對他總是畢恭畢敬。

  他不像其他教職員在辦公室擁有自己的座位,大家都說他不喜歡辦公、坐不住;他除了上課外,不常出現在補習班,我在這裡工作了一段時間,也僅僅見到他兩次面,一次是他替舊生補課順道殺死我,一次是他帶著我去俗稱地獄的幽冥界進行新進員工測驗,順道弄斷我的手臂。

  之後就連聚餐,也沒見到他了,那可是連班主任都願意拋下電視參與的聚餐啊!

  印壞講義事件怎麼處理的呢?

  在亭佳學姐的一聲令下,我與阿傑被迫吵醒喝可樂喝到醉倒的浮茹,拜託這位一早就來補習班的老師聯絡浪仙。只見浮茹搖搖晃晃地打開電梯,對著裡頭大聲喊叫,下一秒銀髮金眼穿著華麗誇張巴洛克式服裝的浪仙,隨即騎著一隻長得像「被壓扁的大象」樣生物出現,心情很好地跟大家打招呼。

  亭佳學姐和他說明講義狀況時,他一臉不以為然,直到學姐說出關鍵的「九皇大人」四個字──

  「唔,有些棘手。」浪仙的臉不再閃閃發光,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細框眼鏡,「我桌子裡只剩下九皇寫的正本了,如果用正本去做複製的話,偎偎的萬指承受得了嗎?」

  浪仙金色眼睛停在骨摧的小臉上,後者不悅地冷哼一聲,雙手環在胸前。

  「承受不了也要做啊,難道要等晚上九皇大人來了,一口氣滅掉我們所有人的魂嗎?」

  「很實際的問題,」浪仙嘆口氣,逕自往辦公室走,「好,我拿正本給你們,印壞講義這件事請務必保密,不然我跟我的寵物會被──」

  浪仙比了個割喉嚨的動作,亭佳學姐和阿傑非常能體會地點點頭。

  「苗苗,海報交給我和阿傑吧。」我招生組的兩位前輩搶走因屬我工作範圍的海報,亭佳學姐依舊是一手一疊,阿傑拿得量較少,卻需要兩手很吃力地捧著,「妳跟摧摧他們去辦公室重新製作講義,大釘書機在我桌上。我們兩個忙完會立刻去幫忙的。」

  亭佳學姐話一說完,便帶著阿傑大剌剌走過擺了小沙發的溫馨空間後拐彎,在那條灰白走廊的盡頭停了下來。早已痛苦到臉紅脖子粗的阿傑,辛苦地空出一隻手,探向盡頭牆上那不斷冒出熱氣的厚重木門。

  我愣愣地目送他們開門走出去,走向紅色的血肉與火燄充斥的世界。

  記得剛來補習班時,亭佳學姐曾跟我介紹過補習班的地理環境。

  補習班的入口、玄關和本部辦公室是位於人間界臺灣臺北的立銀大樓地下,另外隔出一個空間使用。來到補習班更需要通過種種關卡,以防止無辜的普通凡人誤闖,雖然名義上是人間界,但離幽冥界也就是地府已經不遠了。

  補習班總共有四間教室,分別以東、南、西、北命名,這些教室連同班主任「豔」的辦公室,是被建設在幽冥界最外層另外製造出來的空間裡。要抵達那些空間,必須通過學姐她們剛剛走的那扇門,然後走過一條「據說」有結界保護的幽冥界石橋通道,才到得了。

  那些具有連接兩個空間作用的石橋通道,就蓋在幽冥界之中。雖然幽冥界飄遊的鬼魂們會受到結界影響,而無法看到我們在石橋上來來往往,但是──

  我們如果願意的話,是看得到它們的,包括它們在地獄裡受苦受難的模樣。

  學姐說,目睹其他鬼魂受苦,能讓上課的學生們更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不被地府約束的「惡鬼」。

  「好啦,新來的小妹妹,我知道亭佳那種氣質少女很美味,但現在妳的工作可是跟我這位貴公子一起處理九皇的講義喔?」

  一隻有華麗蕾絲滾邊的白手套搭上我的肩,然後繞過我的脖子,將我拉進手套主人──浪仙的懷裡,這位管理補習班財務的老師不懷好意地打量著我,嘴角微微上揚。

  「浪浪浪浪浪浪仙老師!」

  我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浪仙身高比我高,力氣也比我大,而他自命風流倜儻,只要看到雌性生物就會拋媚眼,若對方五官還算端正,就會直接「動手動腳」了。

  「嗯嗯,」浪仙另一隻手挑起我的下巴,我眼前變得白茫茫一片,這傢伙的髮色和服裝都太閃亮,閃亮到我都要瞎了,「雖然第一眼看到時總覺得有點寒酸呆傻,但看久了是還滿可愛的啦,算是塊可以再琢磨的寶石原石呢。豔的眼光真好呢!也難怪祭泠那麼力保妳留下來。」

  「浪浪浪浪仙老師,請你放開我好嗎?現在最要緊的是處理九皇大人的……」

  「浪仙仙,你在幹嘛啊?」

  細柔甜膩的聲音從本部辦公室傳來,藍色捲髮有些毛燥亂翹的浮茹雙眼發紅,鼓著腮幫子冷冷看著浪仙,她就站在門口,手裡握著一柄水藍色的精緻陽傘,她身後的骨摧也是冷酷地看著我們。

  「我在調戲苗苗呀。」浪仙這傢伙直言不諱地說。

  「我、們、沒、有、時、間、玩。」骨摧咬牙切齒地說,他伸出右手食指輕輕搖晃著。

  在我們都沒注意到的時候,浮茹早已繞到浪仙身後,舉起她手裡的藍傘,重重地朝浪仙頭頂敲下去。後者立刻放開我,抱著頭蹲下來嗚咽呻吟。浮茹露出陰險的笑容,嘴裡發出「嘻嘻嘻」的笑聲,不停轉動手裡的傘,最後用傘尖抵住浪仙的後腦杓。

  「浪仙仙,你工不工作呀?」浮茹唱歌般地問,「要工作就快點,不然藍波波要放靈囉,我餵了藍波波好幾隻浮遊靈,它好像成長得很棒棒喔。」

  「妳以為我會怕妳的威脅嗎?」浪仙瞇起眼睛緩緩站起,他的手想往腰間探去,「要打架的話,我隨時奉陪。」

  「浪仙仙心愛的強哥哥也成長得很棒棒喔。」浮茹彷彿沒聽見浪仙的話,她自顧自大聲地說,「藍波波應該會很高興的吧,如果點心是強哥哥的話……」

  「妳居然打我家強哥的主意?」

  「不然剛剛載你來的扁象象看起來也很好吃呀。」

  浮茹話音甫落,一把銀色細長的西洋劍便從浪仙腰間憑空竄出,浪仙優雅地抓住劍柄,劍柄後端懸綁著一條金色繩子,繩下繫著一枚圓形的黃金墜子。當浪仙開始舞動劍身時,一陣陣尖細宛如動物鳴叫的聲音不絕於耳。

  浮茹笑得很開心,她單手握傘和浪仙的劍快速互擊,速度快到在我看來只是一塊塊色塊。

  「喂!」骨摧不耐地喊道,眼神裡滿是怨念,「沒時間管他們了,他們不打到中午便當來絕對不會罷休。」

  「可是那本講義的正本不是在浪仙身……」

  我話還沒說完,骨摧別轉身進辦公室,他的右手亮出一本靛色封皮、上頭燙銀字寫著《懾人藝術論試聽講義》的薄冊子。

  「你什麼時候……」

  「像妳這種人類,就算花上十輩子的時間也無法理解我們。」骨摧頭也不回地如此說道。

  看來我的平凡在這家莫名其妙的補習班,還是非常格格不入,而且總是被瞧不起啊。

  不過我可不想為了融入他們,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陰曆七月一日巳時,惡鬼補習班招生月正式開始。



※ 著作權所有,禁止轉載!首發於冒險者天堂www.ezla.com.tw

全站熱搜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