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 蔚藍之海的訪客

= 第一章 天橋上的紛爭(下) =

 

尤里西斯皺起眉頭,大手一把握住萊恩的左肩,將他整個人往後一拉,在此同時,他憑空抓住一枝學徒法杖,雙唇低沉地唸唸有詞起來。

風之精靈,契約締結,狂嵐揚昇!

一股強大的狂風從天橋的窗口湧入,風勢大到能輕易地將堆成小山的白石撐起,奄奄一息又失去意識的狄奧‧賴柏,嘴巴半開地倒臥在陰影之中。萊恩匆匆忙忙地衝上前,將他整個人從飄浮的石堆底下,連拖帶拉地救了出來。

「那邊三位彩花級的學姐,」海藍色的銳眼掃過,被喊住的三個少女小小地驚喜了一下,萊恩溫和地對她們說,「可以請妳們替狄奧作簡單的治療,並送他去治癒塔嗎?」

「好的。」其中一位綁馬尾的少女點點頭,帶領她的朋友召喚法杖,然後將昏迷不醒的狄奧圍了起來,旁邊一些圍觀的學徒也紛紛湊上前,看看有沒有需要協助的地方。

水之精靈,葵絲特珞,契約締結,」尤里西斯高舉法杖,對著飄浮半空的石塊沉吟道,「冰鏡結晶。

法杖前端憑空湧出泉水,宛如一條由低處往高處流動的湍急小河般,粗暴噴灑在每一個飄浮的石塊上。緊接著,以尤里西斯為圓心,一股比夜晚海風還要寒冷的氣流,漩渦似地颳動,隱約間,彷彿能看見淡白色的霧氣,像層薄紗似地罩住水流。

「這、這是……」妮可不敢相信地看著尤里西斯的魔法,喃喃自語道,「時間魔法的一種嗎?」

透著夕陽橙色光芒的流水靜止下來,色彩似乎受到霧氣的影響而減淡了許多,揮散不去的寒氣聚集在天花板上,破掉的孔洞被堵塞住,連個縫隙也沒留下。

尤里西斯面無表情地點點頭,他已收起學徒法杖,口氣平淡地對萊恩說:「修好了。」

「這是哪門子的修好啊?」萊恩的嘴角抽動,「能保證那些石塊再也不會掉下來嗎?」

「四十八小時吧。」尤里西斯說完,穿著靴子的長腿邁開大步,準備往學徒樓的方向前進。

「那不是才兩天而已嗎?」萊恩無奈地喊道,他正想跨步追上尤里西斯時,右耳忽然一陣吃痛,他忍不住停下腳步放聲哀叫,雙手慌張地捂住耳朵,「痛痛痛……」

萊恩‧桑門爾,你已經遲到三十分鐘了!」忿怒的蒼老女聲在萊恩腦海裡迴響,萊恩還來不及對傳遞至心中的聲音作任何回應,那被看不見的手擰住的右耳,突地遭強大力量拉住,將萊恩整個人拖離尤里西斯,直往反方向移動。原本仍在驚呼尤里西斯魔法的圍觀者,這下全被萊恩怪異的動作逗笑。

「嗚哇哇哇哇──好痛!」

你還知道痛啊?那你曉不曉得枯等他人的人,面對浪費掉的時間和失信的承諾時,內心的痛苦又有多大?

「我知道、我知道啦──我遲到是有苦衷──我可以解釋!」

我不想聽你解釋!限你三十秒內出現在辦公室門外!不准使用移動魔法!

「您都拖著我走了,我難道還有其他選擇嗎……」萊恩哀傷地說,俊秀的臉蛋勉強擠出哀傷的笑,慢慢退出人潮的他仍不忘揮著手向學徒們提醒,「記得,要平安地將狄奧送到治癒塔喔!很抱歉引起了那麼無聊的事件,還打擾到大家的休息時間……祝各位學期的最後一日快樂!」

「學期最後一日快樂!」

天橋上的魔法學徒們異口同聲地高喊著,每個人臉上都掛著不輸給萊恩的燦爛笑容,完全不覺得剛才的紛爭是什麼無聊事件──無論遭遇何種不愉快的事,都能樂觀進取地面對;無論發生什麼值得高興的事,都用像舉辦慶典般的心情歌頌。

那是塔拉索人的精神,對於生命、生活、生存所該抱持的態度,即使不是每個人天生就如此,但他們還是願意效法,然後自然而然地融入自身。

萊恩看著天橋消失於璀璨的夕日光輝之中,被隱形手臂拉扯的右耳,好像也沒有那麼疼痛了。

 

★ ★ ★

 

「嗚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

隱形的手鬆開萊恩的耳朵後,粗魯地往他毫無防備的背部推了一把,萊恩頓時失去重心往前倒下,一頭撞開學院長辦公室緊閉的雙開木門,然後整個人撲倒在地。

「總算來了啊?」

那響在萊恩腦中的女聲變成實際迴盪的聲音,萊恩咬緊牙關,撐著地板慢慢站了起來,看著與院內其他場所迥然不同的學院長辦公室。

寧芙學院中,上自集合全校的祝日禮堂、餐廳,下至各科教室、學徒臥室,每棟建築要多雄偉就多雄偉、每個房間要多寬敞就多寬敞。然而明明地位最高、掌握最多權力的學院長,竟使用一個與萊恩自家的小房間大沒多少的地方,作為辦公室。如果不是地面鋪著白色的地磚、牆壁塗了白色的油漆,門的對面又是一整面的大落地窗,提供辦公室足夠的光線,那這間學院長辦公室,看起來大概會比家裡的倉庫還要小了。

「你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夥子,還沒出師的小小魔法學徒,竟敢讓我白白空等?」落地窗前,學院長嚴肅地訓斥著,因為背光的關係,她看起來就像使用黑色紙張做出的剪影一樣。

「對不起,學院長。剛才天橋那邊──」

「不必解釋了,萊恩‧桑門爾。」學院長猝然打斷萊恩的話,她彈響手指,身後的淡紫色窗簾立刻自動拉上,她繞過佈置許多紫色文具的辦公桌椅,氣勢凌人地來到萊恩面前,瞪大深邃的海藍色雙眼厲聲說道,「身為一院之長,我怎麼可能不清楚你和狄奧‧賴柏的爭執?還有妮可‧歐騰姆與尤里西斯‧危恩特的出手相助呢?」

即使不再背光,學院長的膚色仍比萊恩要黝黑許多,五官也深邃不少,她穿著附有寬大袖子的葡萄紫長袍,灰白色的長髮在腦後梳成紮實的髮髻,不過即使兩鬢斑白、臉上也佈有些許皺紋,但全塔拉索的人都知道,寧芙學院長的外表可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

「關於天橋毀損的事,真的很抱歉──」

「放心,」學院長再次打斷萊恩的發言,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危恩特家的長子,不是已經修復好了嗎?」

「尤里西斯那種隨便用冰雪魔法固定住的方式是哪門子的修好啊?」萊恩苦笑道,「他自己也說了,現在這種狀況只能撐上兩天,萬一兩天之中有學級較低的魔法學徒經過的話──」

「萊恩,你忘了今天是學期的最後一天嗎?」學院長彎下腰慈愛地拍拍萊恩的臉頰,「放輕鬆點。」

「可是,那些學弟妹反應不及的話,受到的傷害很有可能比狄奧還要嚴重啊。」萊恩有些激動地說,「狄奧他算是本屆人靈學級裡數一數二的資優生,身上隨時都有自我防禦的魔法保護著,所以──」

「哎呀,我叫你放輕鬆就乖乖放輕鬆嘛。」

學院長走到排滿磚頭書的櫃子前豪邁地擺擺手,三本厚重魔法書慢慢退下書皮、溶解紙張,變成一瓶紫紅色的珍貴葡萄酒。

她輕彈手指,瓶口的軟木塞「啵」地一聲彈開了,不偏不倚地落在萊恩的腳邊。

「吶,萊恩,」學院長笑著搖搖手中的酒瓶,「要不要來一點啊?這個對放鬆身心很有幫助喔。」

「我還沒未成年。」

萊恩閉上眼睛,徐徐地嘆了口氣。

  「奶奶,您忘了嗎?」


故事之後

  我、我想睡覺了(昏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