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 ★ 綠藻蔓生の原野

= 第五章 愛琳的忿怒(上) =

 

每周二、四、六更新

 

萊恩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治癒塔的病床上。

他坐直身子、環顧四周,有些驚訝這裡的學徒竟然這麼多,放眼望去,每張病床都躺了人,大部份的人不是喝了魔法藥劑熟睡著,就是受了傷還未清醒。

「這是怎麼回事?」萊恩搔搔褐髮喃喃自語,「剛才……」

「萊恩!」

銀鈴般的嗓音輕柔響起,眨眼間,綁著黑蝴蝶結的藍色腦袋便衝進他的懷裡,萊恩的後腦差點沒撞牆再次昏厥。

「蒂芬妮……可以不要老是橫衝直撞的嗎?」萊恩無奈地說。

「她也是擔心你嘛,如果不是蒂芬妮一直護著昏倒的你,你現在就會像其他傢伙一樣渾身是傷、痛到得灌下十瓶難喝的魔藥才有辦法入睡呢。」

妮可、尤里西斯與端著一碗魔法藥劑的柔依跟在蒂芬妮身後走進病房,他們臉上都帶著程度不一的瘀青,尤里西斯的袍子還破了個大洞。

「我昏倒後發生什麼事了?」萊恩皺起眉頭,「好像很嚴重。」

「巴悉魯。」尤里西斯幽幽地開口,但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什麼意思?」

「都是愛琳‧巴悉魯幹的好事,」妮可不高興地在萊恩床邊坐下,「我真的摸不清她的脾氣,大家有得罪過她嗎?明明是看中她的才能才推舉她的耶,幹嘛發那麼大的脾氣?」

「到底怎麼了?」萊恩下意識轉向忙著攪拌湯藥的柔依。

「你昏倒後,大家繼續討論角色跟演員的事情,原先進行得很順利,一直到木精靈祭司化身的海蛇守護者那個角色……」柔依悶悶地說,「艾芙‧蘿蒂正在朗誦那位角色的特質時,愛琳剛好走進餐廳,她看到人這麼多,本來要轉身離開,但不曉得是誰喊了她的名字,推舉她飾演守護者……」

「愛琳就生氣了,」蒂芬妮放開萊恩害怕地說,「那是短短幾秒內的事,她把身上所有的蠱都放了出來,還讓蛇變得好大、好大,大家開始尖叫逃跑,但還是很多人受了傷……」

萊恩沒說話,只是揪著眉頭,像在思考些什麼。

「她被學院長找去,而一些資深教職員在會議室等待,」尤里西斯說道,「據說學院長詢問過後,會召開會議討論懲處。」

「怎麼這麼嚴重……」

妮可環抱著胸,邊咂舌頭邊搖頭:「嘖嘖嘖,這件事鬧得可大了呢,好像連黑卡帝會議那邊都派人過來關切囉,愛琳恐怕破校規紀錄了,全校大大小小的傷患加起來至少二十人呢。」

「不過,愛琳會這麼生氣也是有原因的吧?」柔依放下湯匙,有些擔憂地問,「她不是那麼情緒化的人,而且她也不會隨隨便便就傷害人……」

「但是愛琳的個性的確有點古怪,」蒂芬妮吐了口長氣,「這也是為什麼大家不敢接近愛琳。」

「再古怪也不致於出手傷人呀,」柔依握緊拳頭,「討論角色時一定有哪裡讓她覺得不舒服,她才會──」

「柔依,你們剛剛說愛琳發火,是因為大夥兒替她安排了一個角色,對吧?」萊恩捧著下巴思索道,「而那個角色,是守護湧泉的海蛇?」

「嗯,是那個角色沒錯,」妮可應和道,「那條海蛇為了保護湧泉,幾百年來都固守崗位,遵照海神的旨意,只要有心懷不軌的人駕船接近,就會製造風浪驅趕那些傢伙。」

「怪不得會惹火她……」。

「什麼啊?」妮可不解地攤手,「這角色不錯啊!盡忠職守、又那麼崇敬海神,比我分到什麼島國的大臣好太多了吧?」

「妮可,妳忘記了嗎?」萊恩放下手,藍眼半瞇起來,「十年前的莎蜜吉娜號船難。」

病房忽地陷入沉重的靜默,原先對愛琳有些不諒解的妮可,竟也神色驟變,哀傷地低下頭。

「……莎蜜吉娜號船難?那是什麼?」柔依困惑地問。

「十年前的重大船難,那應該是百年來塔拉索海域內最嚴重的一起,」萊恩凝視著柔依,認真解釋,「而愛琳是這起船難唯一的倖存者。」

柔依倒抽了口氣。

「這起事件第一個發現者的就是巴悉魯爺爺,是他從船隻殘骸中的一口箱子裡,找到一名瀕死的小女孩,用盡辦法救活了她,並收養為自己的女兒。她受到很大的驚嚇,幾乎所有的事情都不記得了。」萊恩閉上眼睛,「即便愛琳失去幼時的記憶,然而她經歷過船難是無法抹滅的事實,那艘船上說不定發生過比我們所知道還要恐怖的事。縱使她現在想不起來,但是心裡的傷痕仍然存在的──她怎可能扮演會引發船難的海蛇呢?」

萊恩語畢,沒有人發出聲音,就連呼吸在這裡都嫌吵雜。

傍晚的微風從窗外吹了進來,輕柔撫過室內所有的傷患。

「太多人忘記這件事了,大家不是有意的,」蒂芬妮顫抖地說,她搶過柔依手中的湯藥,「來,萊恩,先喝藥吧。」

「我不想喝,我沒有胃口。」

「不行,萊恩,這不是食物,要喝藥身體才會快快好起來。」

「放著吧,我想再睡一下。」萊恩翻了身,將白色的被單罩住自己的頭,「你們先走,我會盡快回去。」

在萊恩的堅持下,三名希森族後裔與海神聖女沉默地離開治癒塔。返回學院主梯時,四周還是鬧哄哄的,魔法學徒仍在針對中午花園餐廳的事件高談闊論。

對大部份的學徒來說,彩花學級的愛琳魯就是個愛穿紫衣、總帶著一條蛇、愛好巫術、神秘又危險的女學徒,再來也只記得她是魔法麵包R.U.I.的一員,曾教授海神聖女一些簡單的巫術。或許是寧芙的魔法學徒太過年輕,也或許是十年前的船難太過遙遠,天性樂觀的塔拉索人總是有辦法不讓慘劇佔據自己的腦容量。

因此,絕大多數的人,仍對愛琳的危險行徑十分不諒解,經過天橋下方時,柔依甚至聽到幾個高學級的男生,義憤填膺地認為學院應該對愛琳執行退學處份。

「……那是很知名的事件,過去在崔頓學院,課堂上都曾提過。」尤里西斯猝然說道,他領著大家快步遠離群情激憤的天橋。

「那種可怕的東西一般人哪會記得呀?」妮可埋怨道,「再說在崔頓念書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歷史事件的課程內容這幾年修改很多咧,說不定小我們一兩歲的學徒,他們課本上早就沒有船難單元了!」

「嗯,我去年準備檢定考時看過新課本,上面沒有寫到船難。」柔依幽幽地說。

「你看吧!」

「愛琳也沒有跟我提過這件事──我以為她……」只是比同年紀的人還要成熟罷了。柔依硬生生地把沒說出口的話吞回肚子裡。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這是存稿。

  FB粉絲頁限定活動!請點圖片前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