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公關店!(下)

 

「若離職的夥伴願意回來搬走他的床,店長會向校長申請經費購買新床。」瑠奈輕鬆地說,「倘若那位夥伴不打算要那張床了,我們也不需要浪費多於的資金買床,不是嗎?」

「好啦、好啦,反正你最會精打細算了。」優格鼓起腮幫子,半瞇著眼瞄向炅昊,「不過,訓練這傢伙的工作不會落到我身上吧?」

「你不是也約了伴遊嗎?如果有工作,那本日的訓練就由我一人負責好了。」瑠奈帶著他們在走廊盡頭右手邊的房門前停了下來,然後對著身旁的兩人燦爛一笑,「當然,如果沒有工作的話,由身為室友的你一起訓練新人,那是再好不過了──」

「……瑠奈,你是不是聽到我的伴遊取消了?」

「嗯?聽到什麼?」瑠奈笑得更開心了,「天氣這麼冷,要大老遠陪客人去合歡山滑雪,說不定還趕不回今晚的班,任哪位公關都會想用肚子痛之類的理由推辭約會嘛。」

「……你絕對聽到我跟客人通話了。」

優格抽著嘴角冷冷地說道,緊接著,他一把搶過炅昊的破爛行囊,空出來的左手用力扭動門把、撞開門,再順手將炅昊的行李扔進房內,然後「砰」聲關上門板,整個動作流程不到三秒鐘。

「行李放好了,職前訓練可以開始了吧。瑠奈,你就先去處理制服的事吧,其他的事情──」優格折著自己的手指,指關節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水藍色大眼盯著茫然的炅昊,「我這個室友兼前輩,一定會好好訓練他的唷。」

優格歪著頭,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那個,優格前輩,男公關如果就是牛郎,那牛郎不就是男……」

正在教炅昊認識店內酒類與價位的優格抬起頭,有些不耐地望著炅昊。

「菜鳥,你今年幾歲啊?」

「呃,十八歲,大學一年級。」

「才十八歲而已嗎?」優格托著下巴,蹙起眉頭,「比我推測的還小欸,你不會是小學就長這樣了吧?

「你是想說我『少年老成』嗎?」

「不是,我壓根覺得你是個年紀很大的大叔,」優格說完,突然拍了炅昊的肩膀一下,笑容滿面地說,「連腦袋都停在古代。」

炅昊沒有回話,他垂下頭繼續看著列出酒類介紹的薄型平板電腦,據說他必須在今晚開店前全部背起來,一想到那些英文名稱和數字金額,他的頭就開始隱隱作痛。

「在二十年前那場大災難過後,其實全亞細亞的特種行業、風俗業早就消聲匿跡了,一些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文化也變得很不完整。特別是在舊日本風靡一時的男公關俱樂部。」

優格搶過炅昊手中的薄型平板電腦,手指靈活地滑動了幾下,那份酒類表格頓時被一張張色彩鮮豔、畫面華美的照片取代。

「二十一世紀初,舊日本的男公關店出現了不一樣的發展──拿東京的歌舞妓町來說,四處都能看到宛如偶像明星照片般的海報、宣傳,甚至是情報誌唷。」

那些照片內,場景的華麗程度,完全不輸炅昊現在身處的環境,而其間也不時出現西裝筆挺的俊男,或坐或站或喝酒的照片,姿態、造型、外表,還真的像極了藝人。

「男公關的主要工作,其實就是帶給客人快樂和幸福而已。在夜晚陪著女性飲酒作樂,聊天唱歌、跳跳舞或是變個魔術,聽她們發些牢騷,說笑話逗逗她們……我們Host of Horror的工作內容也是這樣,很輕鬆呢。」

「可、可是,店外那些十八禁的牌子……」

「那是店長和那隻鳥收集回來的裝飾品啦,都是古董貨,價格很貴呢。」優格咯咯笑了起來,露出小虎牙,「那隻鳥說掛奇怪的牌子會讓店裡氣氛更好!」

「到底是想讓什麼樣的氣氛更好啊……」炅昊困窘地繼續追問,「所以,店裡不會發生一些……嗯,十八禁之類的事嗎?」

優格挑起一邊眉毛,他將舊日本男公關店的照片關掉,然後似笑非笑地看著惶恐的炅昊。

「男公關的工作就只是帶給客人快樂和幸福而已。什麼十八禁的那在舊日本的法律上也是禁止的呢,嘻嘻。再說,Host of Horror特地模仿了舊日本男公關店的外型、包裝、制度、經營模式等等,但是你別忘了,我們這邊終究還是魔法學園的門面吶。」優格閉上水色眼睛說,「除了當男公關、排遣女生的寂寞外,也是學園大門的守護者唷。」

「但是……」

「我們的顧客群,多是投資贊助魔法學園經營的大企業、有錢人家,上流社會人士、聯邦政府高層,甚至是學園內名望很高的魔術士,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有吶。大家來就是來玩的,來認識好看的男孩子,交交朋友的。只有你這種思想猥瑣的老成大叔,才會一直想到奇怪的地方去。」優格不以為然地仰起下巴,冷哼了幾聲,「先提醒你唷,千萬別想用什麼糟糕的方式挽留客人,被店長還有那隻鳥,或是瑠奈之類其他前輩發現,是會受到非常可怕的懲罰唷。」

「我、我才不會做什麼糟糕事呢!我只是有點擔心……」炅昊無奈地說,「這個學園好歹也是全亞細亞最高級的,用男公關店這種東西當門面……真的沒問題嗎?怎麼不考慮書店啦、古董店、電動玩具店、普通的餐廳之類的?」

「沒辦法嘛,」優格順手關掉電腦,一派輕鬆地笑道,「因為老闆對男公關店很感興趣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樓店面的深褐色大門突然砰地打了開來,強勁的風挾著沙塵跟著吹了進來,炅昊的眼睛幾乎要睜不開了,他抬起手臂擋在額頭上,勉強半瞇著眼看向敞開的大門。

「喔喔,大家伴遊工作都提早結束了呢。」優格拋下電腦,興高采烈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深褐色地毯走道的另一端,出現五名身高身材都不一樣的人影,很有氣勢地站在那裡。他們背著光,使得臉部全籠罩著黑影,看不清楚面孔。不過隱約間,炅昊發現他們都穿著一樣的三件式黑西裝,就跟瑠奈穿的款式一樣。

「瑠奈,這個看起來很蠢的,不會就是趙校長的新玩具吧?」一個低沉粗啞的聲音問道。

「嗯,他能當男公關嗎?」一個細小宛如女孩的嗓音懶洋洋地說。

「這個類型的男生,我家旁邊垃圾場隨便都撿的到呢。」另一個溫柔的男聲說。

「別這樣嘛,說不定這位新人有什麼特殊的強項呀。」很有磁性的男性嗓音輕快地說。

「這……這些人是……」炅昊不知所措地抓著沙發椅背,緊張地盯著那五個宛如戰隊般登場的人影。

大門再次砰地關上,店內光線總算照亮五個人的樣貌。

「炅昊,」站在前方最中間的瑠奈,提著一件罩了大塑膠袋的西裝步步走近炅昊,「這四位也是你的前輩,Host of Horror的男公關們──」

「月靈。」

前排最右邊,身穿黑色蘿莉塔洋裝的男孩細聲輕嘆,他的個子嬌小到宛如小學生,頂著黑色妹妹頭短髮,一對明亮的琥珀色眼睛緊盯著他。

「凱特。」

前排左手邊,身材瘦削、綁著銀色馬尾的俊美少年溫柔一笑,笑瞇的雙眼一睜開來,藍綠異色的雙眸頓時發散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阿甩。」

後排左邊,留了一頭浪漫深綠色捲髮的高壯男子,露出潔白牙齒燦爛笑著。

「還有我,店長燕霆。」後排右邊,褐髮綠眼、擁有成熟大叔般粗獷頹廢氣質的男性用力拍拍胸脯,豪氣干雲地大聲喝道:「歡迎加入Host of Horror,張炅昊。」

 


Free Talk

  忙到不小心積欠了一堆工商文沒寫(掩面)。

  本來有安排好時間,一週兩篇剛好的,但一忙就忘了,然後一口氣堆到月底才爆發出來QAQ

  請大家忍耐一下QAQ

  關於工商文,那是我參加部落格廣告網站的站內服務之一,我可以從多種試用與體驗中挑選自己感興趣的,但是!雖然挑了感興趣的,那並不代表自己一定試用的到!

  還得看抽選或廠商挑選......(另外這些試用是沒有獎金的,應該說只有少部份個位數甚至只有幾百人中只有一位會有獎金,也是由廠商挑選(雖然我最近決定會得到獎金大概也是用抽的)

  反正,是還滿有趣的服務,運氣好可以得到些想要或是需要的東西(但通常運氣都沒那麼好)。

  今年下半年還滿常槓龜的,但十二月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一堆試用都被抽中,而且幾乎都是保溼產品(遠目)。

  不喜歡工商文(就是廣告文啦)的朋友請避免閱讀>"<抱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