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2  

   - 第三章 來不及發出的網誌 -

    本系列每週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啊……」

  林以寒還來不及大喊,曾仲行和那位神色有異的男生便鑽進教室裡了。

  她有些愣愣地站在池塘邊旁的空地上,約好要一起吃飯的周友瑤還在等她呢,但是此刻她的心臟跳動得莫名快速,她有一種感覺──那名突然出現、態度強硬的男子,可能要對曾仲行做出什麼不好的事。

  也許他是聽了系上謠言的學長?或者是支持馮竣茜的讀者?或者是……林以寒甩甩頭,阻止自己繼續胡思亂想下去,她唇一抿,帆布鞋又踏上文學院校舍前方的石梯,盡量保持冷靜地來到剛才上書法課的教室前,二話不說用力地推開緊閉的門。

  「喂!我答應跟你一組──咦咦咦?」

  眼前的畫面跟想像中的大相逕庭,那個高瘦男子沒有把曾仲行壓在牆邊威脅,也沒有將他推到椅子上厲聲逼問。

  他們兩人面對面站在講臺旁,擺放電腦的鐵櫃之前,高瘦男子正壓低嗓音小聲地說著什麼,曾仲行則雙手環胸盯著地板,偶爾摸摸下巴認真聆聽。

  當林以寒打開門,還緊張地脫口答應了曾仲行的同組要求時,曾仲行微微抬起頭,同給林以寒一個奪目的耀眼笑容。

  「我就知道妳會答應,」曾仲行驕傲地說,「嘴上說不要,身體還挺老實的嘛。」

  「不要說這種會讓別人誤會的糟糕話!」林以寒的臉唰地緋紅,她指著曾仲行鼻子大叫,「我以為你會被揍,才改變心意跑回來救你的耶!」

  「救我?妳在說什麼啊?我遭遇到什麼危險了嗎?」曾仲行抓抓頭,懶洋洋地轉頭環顧四周。

  「同學,這個女生是?」高瘦男子摸不著頭緒,他沙啞的聲音平淡地提出疑問。

  「喔,我來介紹一下。」曾仲行走到林以寒身邊,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高瘦男子旁,「這是我的直屬學妹,也是我哥徵信社的助手。」

  「咦?」林以寒抬起頭,看看男子又看看曾仲行,「是……是委託人嗎?」

  「對呀,是委託人,他想請徵信社調查事情,所以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妳了。」曾仲行又拍了拍林以寒的肩,然後回頭對男子說,「你有任何問題就問她吧,她會帶你去我哥那兒,剩下的就不關我的事了。肚子好餓,先走啦!」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林以寒緊張地叫道。

  「曾同學,我想你誤會了。」

  高瘦男子細長銳利的雙眼看著曾仲行的背影,「我並沒有要找徵信社的事,我是聽說了很多關於你的傳聞,才特地想來請你幫忙。」

  「多謝抬愛啊,」曾仲行回身搖了搖手,「除非是逼不得已扯入什麼案件,不然我是不接什麼案子的,我又不是偵探,徵信社也不是我開的,你還是去找真正的徵信社比較好。」

  「曾同學!」高瘦男子大步走到曾仲行面前,帶了點紫色的深黑皮靴敲得地板叩叩作響,「我真的需要你的協助,而且我也沒那閒錢去委託徵信社。」

  「我哥收費沒什麼原則,你跟他哭一下說不定會給個半價。」

  他抽出一疊有點被揉爛的紙,攤在曾仲行的眼前,「不管你有什麼樣的原則,請你先看看這篇文章吧!」

  「這是哪裡來的?」曾仲行原先帶著笑、不以為然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

  「找個地方說話,」高瘦男子苦笑,他一把將那些紙折好,收回黑色牛仔褲口袋,「隔壁巷子有一家新開的咖啡簡餐,你們應該還沒吃飯吧?到那兒吃頓午餐,我請。」

  「好,」曾仲行瞧了眼林以寒,「妳要來嗎?」

  林以寒低頭略作思考,隨後抽出手機撥給周友瑤,「喂……我突然有事……嗯嗯,妳一個人沒問題吧?好……真的很抱歉,我們明天再一起……好的,那Bye-bye!」

  林以寒將手機收進包包後,吐了口氣,對她的直屬學長以及那位高瘦男子點點頭。

  「走吧。」

  

 

  那是一家座落在F大校園旁小巷子的新開幕咖啡簡餐店,隱身在冰店二樓的店面可能因為招牌和廣告宣傳不足的關係,所以沒有太多學生注意到。但是一推開位在一樓冰店旁的木頭小門,濃郁的咖啡香味便立刻撲鼻而來,香醇氣味頓時溫暖了全身。

  在高瘦男子的帶領下,三人坐到窗邊角落的四人座座位。點過餐後,林以寒喝著餐廳提供的檸檬水,抬頭打量著店內很有質感的古典風格裝潢。

  「剛才那疊紙……」曾仲行掛念地說,高瘦男子隨即拿出來遞給他,「謝了。」

  「那是我女朋友,魏芷沛的網誌。」高瘦男子無力地說,他的面容看起來非常憔悴。剛才在來這間咖啡簡餐店的路上時,三人都稍作了自我介紹,高瘦男子是文學院哲學系四年級的學生,名叫韓子恒。

  「我昨天晚上在她家發現的。」

  「在她家?可是網誌不是都會張貼在部落格上嗎?」林以寒問。

  「她總是那樣做沒有錯,但是這篇網誌沒有。」韓子恒悶悶地說,「昨天我和她的房東一起到她家開門時,家裡一片漆黑,只有臥室電腦的主機和滑鼠閃著一點光,我打開電腦螢幕後,就看見這篇未完成的網誌。」

  「所以說,你的女友這篇網誌沒寫完,也來不及貼到部落格上?」林以寒認真地思考著,「她人失蹤了嗎?」

  「我不想這麼斷定,但是我覺得失蹤的可能性很大。」韓子恒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開始書寫那篇網誌的時間,而時間是一個禮拜前。」

  「正確來說是九月十四日星期一的凌晨,」曾仲行已仔細迅速讀畢那疊紙,他將韓子恒女友的網誌轉交給林以寒,「你是她的男友,怎麼到昨天才注意到她失蹤?才找了房東去開門呢?你們沒有天天聯絡嗎?」

  「或者是吵架了?」林以寒邊翻閱那來不及發出的網誌邊問。

  「我們很少吵架,這幾個月來,她的工作很多,常常早出晚歸,我捨不得每夜打電話打擾到她的休息時間,芷沛她也不是個喜歡講電話聊天的人。我們反而比較常使用MSN,而她會一邊丟MSN訊息,一邊打網誌、傳相簿、更新部落格。」

  韓子恒一口氣將杯水喝完,若有所思地說,「她很用心經營自己的部落格,那是她的興趣,也是她獲得成就感的主要地點。」

  「嗯,從那篇網誌上看得出來。」

  林以寒本想邊聽韓子恒跟曾仲行的交談邊閱讀那則網誌,但她發現自己完全被韓子恒女友的文章給吸引住了──那是一篇第一人稱敘述,像是日記般的網誌,不過字數與篇幅都比一般部落格普通人的日記長上許多。

  內容提到她自己是位網路起家的模特兒,專拍網路拍賣的服飾,可是工作一直都不順利,在情況最走投無路的時候,她所精心經營的部落格上卻出現了一名支持者的留言,自此開始,她的事業運從谷底一口氣躍上天堂。

  她收到知名攝影師的邀請,替某本雜誌擔任模特兒,然後是部落格登上「星之都」的首頁,人氣指數扶搖直上,日前還接受了時下最受歡迎、以大學生為主要收視群的談話性綜藝節目的錄影邀請。

  隨著她的名氣越來越高,一些詭異的事也漸漸發生。

  來不及發出的網誌裡提到,她的留言板、網誌下的留言,最近出現很多奇怪的文句,那些留言就像是在回應她在現實生活的一舉一動般,看不見的網友們知道她冰箱裡剩下的菜、知道她家樓下便利商店剩餘的東西、知道她在後陽臺曬了哪些衣服……

  在她備感壓力,覺得身邊時時刻刻都有人在偷窺她時,她選擇把這件事告訴那個支持她的死忠網友。可是那名她極為信任的支持者,卻回以一篇變態的留言向她告白,並揚言會在深夜裡造訪她的家,她不管做什麼也逃不掉。

  文章最後講到當晚,也就是那名支持者說要去找他的那晚、該篇網誌書寫的那個時候,她說自己聯絡不到任何朋友,並聽見房間外面有人的腳步聲。

  最後,文章斷然中止,像是被什麼殘忍的外力阻止般。

  林以寒有種在閱讀小說的錯覺,網誌裡提到的事若是發生在虛擬的故事裡,應該能發展成還滿精彩的故事,然而這卻是真正發生的事──如果韓子恒沒有說謊的話、如果這篇網誌真的是他女友遭到某個事件前所寫的話……

  服務生替三人送上餐點,熱騰騰的香氣刺激著曾仲行的胃部,他迫不及待地抓起湯匙享用。

  「這篇網誌上說的事是真的嗎?」林以寒讀完,將那疊紙擺到空座位前的桌子上。

  「關於芷沛工作部分的描述是真的,但支持者和偷窺留言的部分,我從沒聽她提起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發現這篇網誌時,原本試著想以芷沛的帳號登入她的星之都部落格──她的部落格不知道什麼時候關起來了──我想看看是不是真有那些留言,但是芷沛帳號因為閒置過久,已經被系統強制登出,所以無法查證。」韓子恒認真地說。

  「不過,我願意相信她,也相信她遭到那個帳號為『Phantom』的人的毒手。」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直接報警,請警察調查呢?」曾仲行問。

  「芷沛的父母已經報警了,但是至今沒有下落,而芷沛的父母……」

  韓子恒不悅地說,「他們覺得是我和芷沛爭吵,芷沛故意氣我才上演失蹤。畢竟她以前也發生過幾次鬧脾氣失蹤的事,自己一個人帶著行李訂了機票,飛去香港、日本旅行,把我們急得團團轉。」

  「這次不是嗎?」林以寒喝了口濃湯。

  「芷沛的護照在她的抽屜裡,她甚至連錢包、信用卡、金融卡、手機都沒有帶走。我和房東開門進去時,屋子是由內緊緊上鎖,所有的窗戶也如同芷沛網誌所說的緊閉。」韓子恒放下餐具,他抬起頭慢慢闔上眼,思緒像拋到遠方。

  「客廳沙發擱著芷沛的外套和上課用的書包,唯一沒上鎖的臥室裡整整齊齊,沒有被翻亂的痕跡,床上放著她工作完換下的外出服。

  「證件與錢包也擺在床上的小手提包裡。唯一比較奇怪的,就只有她的棉被與手機落在電腦桌前的地上,而桌上擺了一杯剛泡好,才喝了幾口的牛奶。」

  「聽起來很像是這樣──」曾仲行吞下一口飯後認真地說,「工作完回到家的魏芷沛,一如往常泡了杯熱牛奶,坐到電腦前打開自己的部落格準備更新,並回回網友們的留言。但是她卻在部落格上看到『Phantom』的可怕留言。

  「害怕的她將自己用棉被包裹住,握著手機向所有朋友求救,求助無門的她最後選擇把自己深埋內心的祕密打成網誌,卻在網誌完成前,就受到歹徒的攻擊。」

  「可是,她真的被攻擊了嗎?網誌裡說了,門窗都關好了,韓學長也說,他和房東進去時,門窗確實是由內緊緊反鎖──歹徒再怎麼神通廣大,也不可能解鎖闖入,犯案後還將所有的門鎖由內反鎖啊。」林以寒機警地提出質疑。

  「在看到現場狀況前,不能這樣妄下定論,或許魏芷沛家的門鎖可靠一些機關、小技巧,製造出由內反鎖的現場。」曾仲行轉向韓子恒,「韓學長,你有可能讓我們到你女友家調查嗎?」

  「如果房東願意,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等會兒方便帶我們去嗎?」曾仲行提出要求時,正在吃飯的林以寒差點沒噎到──她下午有門很重要的必修課啊,曾仲行自己也是,這傢伙打算蹺課嗎?

  「可以,我下午沒課。」韓子恒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緩緩地站了起來,「我打個電話問問房東,你們有車嗎?芷沛家離學校騎摩托車約二十分鐘。」

  「當然。」

  「那太好了,真的很感謝你願意幫忙。」韓子恒壓抑著內心的激動,誠懇地向曾仲行鞠了個躬,才離席走向洗手間。

  「你在開玩笑嗎?你要蹺課去調查?你剛才不是還一直推讓不肯接這案子嗎?怎麼一下子就改變心意了?」林以寒握著湯匙和叉子,激動地逼問曾仲行。

  「『男人心,海底雞』啊!」曾仲行懶洋洋地舀著簡餐回道。

  「少胡言亂語了!你這個善變的傢伙!」

  「我可沒逼妳非得跟我去調查不可,妳如果不想蹺課就別跟。」

  曾仲行取了餐巾紙擦擦嘴,然後也推開椅子站了起來,「去一下廁所。妳好好考慮呀。還有,計畫一下我們什麼時候去做書法課的報告,要參觀展覽沒錯吧?」

  「哪來的我們,要去你自己去!我沒答應跟你一組!」

  「不,妳答應了。」曾仲行猛地抓著林以寒的椅背,彎下腰湊到她臉前狡詐地說,「在妳以為韓學長要把我拖進教室海扁,緊張兮兮跑進來時,妳自己說了什麼?回想看看吧。」

  曾仲行說完,愉悅地吹著口哨往洗手間走去,林以寒氣急敗壞地在座位上咬牙切齒,她恨不得將曾仲行吃到一半的餐點全部倒進垃圾桶。她的眼睛骨碌碌一轉,又停在放在她對面空位的那疊網誌。

  「總覺得……『I have brought you to the seat of sweet Internets throne.』這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

  

 

  房東是一位和藹可親的中年婦人,她不但替曾仲行等人開了門,還帶了家裡賣的烏龍綠茶請他們喝。另一方面,也替跟女友雙親合不太來的韓子恒帶來警局那邊的訊息。

  大意就是會再觀察、調查一陣子,確定魏芷沛失蹤後才報為失蹤人口,派出所警察還是要建議家屬先自己查查看,畢竟此處臨近多所大學,他們之前接到很多沒跟家裡人報備,就跑去畢業旅行的大學生案子。

  由於有前車之鑑,他們不太想浪費社會成本在「可能是一場誤會」的事件上。

  韓子恒向房東太太道謝之後,便領著林以寒與曾仲行走進女友的房間,白色為主的明亮臥室整整齊齊,就像韓子恒所描述的那樣。

  只是掉落在地上的棉被已經拾起,折疊在單人床的一角;桌邊沒喝完的牛奶杯也被拿去清洗,只留下電腦桌上一圈沒擦掉的乾涸水漬。魏芷沛的手機、證件和錢包都被她的父母帶走了,韓子恒苦笑地猜測,大概她的雙親怕自己拿那些東西去胡作非為。

  曾仲行稍微看了看魏芷沛的房間後,逕自去檢查了這間房子的所有窗戶與門,看不出有什麼辦法設計機關,好從外面製造出由內反鎖的狀態。

  當他回到魏芷沛的房間時,林以寒已經坐在開機的電腦前面,高個兒的韓子恒站在她身邊,兩人好像熱烈地交談著什麼。曾仲行有些莫名的生氣,他皺著眉頭走到林以寒身後,伸手繞過她的肩膀,奪走她緊緊握住的滑鼠。

  「你幹嘛啊?」林以寒迅速收手,不高興地回頭瞪視直屬學長,後者的鼻息輕輕吹在她的後頸上。

  「這句話是我該問妳的吧?」曾伯良看著螢幕上「星之都」會員的登入頁面,也猜著了幾分。

  「我和學妹在試芷沛的密碼,她的電腦裡只記憶了帳號。」韓子恒平靜地說,「我們剛才試過了芷沛的生日、我的生日,四碼、六碼、八碼都輸入過了,都不是。」

  「現在正要嘗試身分證字號跟學號。你可以把滑鼠還給我嗎?」林以寒不悅地說。

  「像你們這樣慢慢猜是要猜到西元幾年?再試下去很快就會被系統踢除,禁止登入了。」曾仲行將「星之都」的視窗縮小,打開自己的網頁式信箱,「學妹,妳起來。」

  「不然要怎麼做?伯良哥說過,一般人都會用生日、電話、身分證字號、班級學號、車牌號碼之類簡單的東西當作密碼啊,我們才想說試著猜猜看嘛。」林以寒邊說邊起身將位置讓給曾仲行。

  「我當然知道『星之都』的系統會擋掉打錯密碼太多次的帳號,畢竟要防止有心人事盜用會員的身分。但是不一個個慢慢猜又要怎麼做?暴力破解程式嗎?那一樣會被系統擋掉啊,而且你還要先弄出密碼典才行。」

  「沒有人叫妳用那種東西。」曾仲行手腳明快地從信箱裡下載了個容量很小的程式檔,只見他打開載好的程式,幾個黑底白字的視窗開啟又關掉,最後跳出一個須輸入東西的對話框,「你女友的帳號是?」

  「我來。」林以寒將游標移到對話框空白處,修長的手指同時壓下鍵盤的Ctrl與V兩個鍵,並搶在曾仲行之前按下Enter

  縮小的「星之都」網頁自己放到最大了,頁面正在跳轉,不一會兒,一個幾分鐘前仍顯示「部落格關閉」的畫面,便被名為「Color」、充滿秋天楓紅的部落格取代了。

  「妳好無聊,這有什麼好爭的?」曾仲行瞪了林以寒一眼,他知道這個學妹還在氣蹺課跟書法課分組報告的事。

  曾仲行同時打開部落格與留言板兩個視窗,三人擠在電腦螢幕前,瞪大眼睛想看看魏芷沛所說的留言到底是怎麼回事……

  

  留言人:noone123

  主題:(悄悄話)

  留言時間:2009-09-14 01:45:11

  留言內容:妳害怕了嗎?手機播不出去,對不對?電話沒人接,對不對?線上沒有人,對不對?男朋友不理妳,對不對?不要害怕,妳不需要害怕,很快就會有人去幫助妳,去救妳了。就是那現在令妳內心充斥著恐懼、布滿了矛盾的人……

  來源:258.213.53.28

  

  留言人:who444

  主題:無(悄悄話)

  留言時間:2009-09-13 22:22:14

  留言內容:妳泡好牛奶了啊?好香呢,就跟妳剛才洗澡時用的牛奶沐浴乳一樣。

  來源:250.317.100.55

  

  留言人:phantom

  主題:Dear Angel(悄悄話)

  留言時間:2009-09-12 23:47:28

  留言內容:恭喜妳獲邀錄影,但是下次再有電子媒體邀請,請妳先與我討論,可以嗎?演藝圈的黑暗不是Angel妳該觸碰的,在妳決心墜入深沉之黑前,請通知我、呼喚我,我願替妳開啟明亮的通道,即使玷汙了我自己。

  不,我早已與黑共舞,連同心也是。秋天到了,天氣會稍微寒冷,務必保重身體。

  來源:248.353.79.716

 

  版主回覆:謝謝你的關心,Phantom!能夠參加現在最紅的節目的喜悅讓我沖昏了頭,我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才會在錄影結束後那麼久說出這件事。

  但是也有很多人在其他受邀上節目的MD部落格裡,知道了這個消息了。能夠往演藝之路發展一直是我心裡的幻想,這次能夠親身去接觸、參與我真的很開心、很開心。

  雖然大家都說演藝圈很黑暗,但我願意自己一個人跳進去與它奮戰。真的很謝謝你,Phantom……網誌那兒回了你的留言,看看吧。

  

  留言人:路人

  主題:穿黃色細肩帶吧

  留言時間:2009-09-25 03:13:14

  留言內容:妳性感相簿裡第十三張照片那件,穿起來很好看,它已經晾乾了。

  來源:300.37.42.27

  

  留言人:妳家樓下

  主題:無

  留言時間:2008-12-25 03:13:14

  留言內容:妳太久沒吃飯了,樓下便利商店的壽司盒還剩一盒,去買吧。

  來源:393.252.802.984 

 

  看了留言版最新的五則留言後,三個人沒有人發出聲音,房間裡就只聽見電腦主機嗡嗡運作的聲響。然後,韓子恒頹喪地坐到床上,雙手抓著頭,黑髮被弄得凌亂。

  「我從來沒想過她的留言版上會有這樣的東西,」韓子恒抬頭看著曾仲行,薄唇顫抖地說,「那有兩篇是沒登入的會員匿名留的,一般網友都看得到啊……只要在部落格的連結上就可以連到留言版、看到上面的爛留言!為什麼我從來沒想過要這麼做?」

  「韓學長,你平常不會看你女友的部落格嗎?」林以寒小心地問。

  「會是會,但是我也只看部落格而已。」韓子恒布滿血絲的眼睛移向林以寒,「而且是匆匆掃過,我很不喜歡她張貼自己的照片供來路不明的網友點閱,天曉得會被什麼樣的人看到──所以我自己也會多做停留,平時在網路上還是靠MSN聯繫。」

  「欸……妳不覺得很奇怪嗎?」一直目不轉睛看著電腦螢幕的曾仲行說。

  「什麼很奇怪?這裡每篇留言都很奇怪啊。」林以寒沒好氣地說。

  「在看了魏芷沛那篇沒發表的網誌後,我是假設這些發騷擾留言的網友,和那個可疑的『Phantom』是同一個人,所以一以魏芷沛的帳號登入來到留言版時,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這個上面。」曾仲行用他的食指關節敲敲螢幕上的其中一組「來源」。

  「你是指留言者的IP位址嗎?」韓子恒跟著注意那些留言者的「來源」,「他們的IP都不一樣……不就不是同一個人了?」

  「不能這樣說,IP只對一般正常使用網路的人來說,有像地址一樣的作用。」

  曾仲行拖拉著視窗右側的捲軸,繼續看更早之前的留言,「如果是對網路熟悉的人,而且擁有某種犯罪意圖的話,他們理當會注意不要洩露自己身分,所以這些IP很有可能經過程式變造。」

  「這樣很奇怪嗎?你不是都知道答案了?」林以寒反問。

  「妳仔細看看之前的其他騷擾留言,幾乎都是四組IP在變化,即使是不同帳號的IP還是有一樣的時候,而可疑Phantom的IP,卻從未變過。」曾仲行雙手環在胸前,他認真地表示,「而我覺得最奇怪的,是這些IP的數字。」

  「數字?」林以寒看著Phantom的「來源:248.353.79.716」好一會兒,看不出什麼。

  「以我們常用的第四版IP位址來看,都是由三十二位元組成,通常都以八位元作為單位,因此這三十二位元就會被分成四個部分,中間就會用這三個小數點分開。」

  曾仲行移動滑鼠,讓游標一一框起那三個小點。

  「本來IP就是用二進位來表示,但這樣的表示法不容易記憶,所以會轉換成我們所看到的十進位表示法。也因為是由二進位轉換成十進位,加上每一個部分都是由八位元組成,所以我們所看到的IP十進位值,絕對是介於零到二五五之間。」

  「你的意思是……」林以寒有些愣愣地說,「像Phantom的IP裡,『353』跟『716』是不可能出現的?」

  「依照我的瞭解應該是這樣沒錯,妳看,還有個IP裡出現了『984』。就我們目前看過的騷擾留言中,沒有一個留言的IP位址是落在正確的數值之內。」

  曾仲行繼續解釋,「如果是打算運用網路犯罪,變造IP位址也不可能會變造成這種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位址。丟個東西讓追查者跑去別的國家,遠比丟個不存在的東西讓人頓時察覺有異來得好吧?」

  「那些莫名其妙的網友為什麼要這麼做?」韓子恒冷著沙啞的嗓音問。

  「我怎麼會知道?」曾仲行直截了當地說,「我又不是電腦方面的專家,只是提出我觀察到的不合理之處罷了。也許對方這麼做沒有什麼意義,只是好玩、只是為了混淆視聽之類的。我們只要從這堆不合理中,找到一個合理的關鍵就足夠了。」

  「話是這麼說……」韓子恒頓了頓,突然反應過來,「所以你找到什麼關鍵了嗎?」

  「是啊,這些故弄玄虛的IP位址,反而證明了『Phantom』和其他留言者是同一個人的假設。」曾仲行得意地笑了。

  「天底下可沒有誰這麼無聊,會號召朋友一起變造IP後,刻意找個網路美女一起嚇唬她。既然現在鎖定了『Phantom』這傢伙,只要揪出他,就可以找到你女朋友的下落──」

  「啊!」就在曾仲行說得正起勁時,一旁的林以寒突然放聲大叫。兩名被聲音嚇到的男生不約而同回頭看著她,林以寒不好意思地微微低頭,臉頰染了一點點紅暈。

  「我想到……那個Phantom說的話,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了。」

  「哪句話啊?」曾仲行向韓子恒討了魏芷沛失蹤前來不及發出的網誌影本翻閱。

  「『I have brought you to the seat of sweet musics throne.』」林以寒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她緊張到渾身發抖,「那是《歌劇魅影》裡,『The Music of the Night』的歌詞……」

 

 

  馬車道徵信社依舊維持著它一貫的雜亂風格,加上總是耐心打掃整理的林以寒開學了,沒辦法像暑假那樣,天天在徵信社待上八、九個小時。

  曾伯良坐在皮製辦公椅上,穿著寬鬆短褲的他,側著身子將雙腿抬到辦公桌上不停抖動,Ishioka窩在曾伯良的大腿上,即便他的主人抖腳弧度大、頻率又快,牠還是能睡得香甜。

  曾伯良的右手握著滑鼠,正在臺灣最大的部落格服務網站「星之都」上隨便亂逛,懶洋洋地掃視著首頁上的美女照片。

  擱在地上被報紙蓋住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曾伯良的右手放開眷戀已久的滑鼠,不肯把腳正常放在地上的他,有些吃力地彎下腰、伸長右手,從報紙堆底下挖出灰白色有些發黃的電話,他叼著煙,半瞇起雙眼看著上面顯示的號碼。

  「又是鄧肯,」曾伯良喃喃自語,又把電話丟回地上去,任它自己大聲響著,「早上才通過電話而已啊。」

  Ishioka抬起睡眼惺忪的臉,對著曾伯良打了個大哈欠,後者抓抓那隻紅貴賓的頭,又抓抓自己的頭,在刺耳的電話鈴聲中,繼續做著一分鐘前所做的事。

  接下鄧肯案子已經兩個禮拜了,曾伯良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委託人,每天照三餐問候就算了,每次向他詢問一些資料時,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裝傻,搞到現在,曾伯良還是不知道鄧肯女友「奈奈」的長相,和其他關於失蹤案有用的資料。

  可能是沒接鄧肯電話的罪惡感使然,曾伯良的右手再度放開,他伸長右臂繞過頭頂,從左邊牆上的木板架子上,抽出一張草草寫了幾個字的白紙,幾本厚重的書和資料夾頓時從架子上墜落下來,發出巨大聲響。

  曾伯良掏掏耳朵,看著那白紙上遼草到無法辨識的字跡。

  「Ishioka啊,你說該怎麼辦才好呢?」曾伯良吐了口煙,慵懶地對腿上的紅貴賓犬說,「幸好那個Ken付錢還滿爽快的,不然真想把這個Case丟給小老弟做啊……」

  從鄧肯身上,曾伯良只得到「奈奈」的本名「陳婷娜」,與所就讀的大學、畢業高中等資料,他試著將陳婷娜放到Google上搜尋,也只找到她入學國立C大日文系的資訊。

  曾伯良上週三一早到了C大想找找陳婷娜入學時填寫的學生資料,上面應該也有她的照片,但是校方基於保護學生隱私與安全立場,怎麼樣都不肯配合。

  到日文系探聽消息時,那些花枝招展的日文系女孩們全逃得遠遠的,他只好勉為其難地硬著頭皮問男同學。

  男同學身上當然沒有陳婷娜的照片,他們也跟她不熟,對陳婷娜的印象,就只有「長得很正」四個字而已,到底是有多正?怎麼樣的正法?那些男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們當然也沒聽說過陳婷娜玩Cosplay的事,更不曉得她的暱稱是「奈奈」。

  最後,曾伯良好不容易打聽到陳婷娜的好朋友是誰時,他已被三、四個教官給團團圍住,苦口婆心外加威脅利誘地「請」出校園外。從學校下手碰壁的曾伯良,改從網路下手,他同樣使用了奈奈的星之都帳號「nanasuru」搜尋,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除了鄧肯提供給他的那個部落格「奈奈@角扮時間」外,只有幾名攝影師或是同人誌愛好者的相簿,放了自己拍攝的奈奈的Cosplay照片,而那些擺了照片的同好和奈奈也沒交集,聊了幾分鐘的MSN與即時通便斷了聯絡。

  曾伯良深深吸了口煙,然後讓煙霧從舒張的鼻孔噴出,他緊盯著油漆脫落的天花板。事情不順利成這個樣子,就連他破解了奈奈星之都的帳號,登入她的部落格後臺,看遍那數量稀少的悄悄話留言後,也沒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依照鄧肯與奈奈系上同學的說法,可以推測陳婷娜是個面貌姣好的女孩,她喜歡Cosplay並且熱衷於此,卻不在系上大肆宣揚,而那些Cosplay照片沒有一個角色是看得見陳婷娜長相的。

  C大日文的同學又說,陳婷娜平時不太在學校出現,只有點名、交作業和考試時才會看見她,她不參與系上與校內的活動,看起來總是很忙。

  此外她的打扮亮眼,那些男同學說她每次出現時,沒有一次是穿著同樣的衣服、提了同樣的皮包,也有幾個男同學說,陳婷娜身上的東西都是名牌貨。

  玩Cosplay準備道具、服裝、假髮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與成本,加上同學的描述,陳婷娜似乎是個物質生活不缺乏的女生。

  鄧肯也說他女友自己一個人在學校附近租房子,據他的瞭解,陳婷娜並沒有什麼固定的打工,家裡雖然每月都會提供生活費,但那費用也非常有限。

  「明天再去一趟C大好了。」曾伯良撫摸著Ishioka的肚子熄了煙,順手將煙蒂丟到幾步外地上的煙灰缸後,他的右手控制滑鼠,在「星之都」首頁畫面上,點選了「重新整理」指令。

  充滿動態圖片廣告的「星之都」頁面重新載入,曾伯良的桌上型電腦花了一點時間,才重新跑出「星之都」那會隨著時間變化的首頁。

  當白天來到「星之都」時,背景會是一座反射著曉日光輝的金色城堡;過了中午,城堡旁的草地上會飛舞著好幾隻像是小精靈的東西;傍晚時,城堡則會被酒紅色夕陽染色,幾隻小鳥翻過橙色天空離去;夜晚是「星之都」首頁最漂亮的時候,難以計數的星星襯著首頁資訊閃閃發光,城堡是優雅的銀。

  被染成紅色的首頁上,網管推薦的美女圖片與熱門部落格又重新排列了一次,曾伯良歪著扁嘴,將游標移到突然爆衝成第一名、名為「晴川亞」的部落格。

  「喔喔喔喔,小亞的部落格重開了啊!」曾伯良喜悅地笑了,他立刻壓下左鍵,頁面迅速跳轉。

  「晴川亞」是網路模特兒晴川亞的同名部落格,她是一位膚色黝黑,帶有西方黑人女星般性感的網路美女,在今年七月突然爆紅,和另一位也是同時竄紅的美女「Kumiko」同樣走性感路線。不過晴川亞的性感更加野性,她很喜歡印有豹紋的物品,相較之下,Kumiko的性感帶了些明亮清純。

  部落格是在九月二十三日凌晨突然關閉的,到今天整整關了八天,網路上一些討論網路美女的論壇與社群議論紛紛。

  畢竟以往會有知名網路美女、模特兒突然關部落格,多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造成部分網友暴動,跑去洗版、鬧事,或者是牽扯到新聞案件,湧入太多的喧譁群眾。

  「晴川亞」關閉前沒有發生任何事件,之前幾天也看不出有什麼跡象促使關閉。

  曾伯良在雜亂的辦公桌上找到煙盒和打火機,又燃起新的煙,

  電腦畫面被一片蔚藍晴空與湛藍大海籠罩,一名有著小麥色健康肌膚的女孩,穿著黃色印有扶桑花圖案的比基尼,頭戴大大的草帽,燦爛地笑著,身體上的水珠反射著豔陽閃閃發光。那是柳亞晴今年八月拍攝的照片。

  部落格上沒有新的文章,最新的那篇仍是九月二十二日下午發表的義大利麵餐廳食記。

  曾伯良吐了口煙,隨後點選連結進入晴川亞的相簿,當頁面載入完成的同時,他興奮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整張臉都要貼上螢幕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新的!養眼唷!」

  在晴川亞的相簿頁面多了一個以「未命名」為名的新的相簿,相簿的封面圖片拍攝了一名女子的脖子到上半部的胸部,重點似乎著重在主角的鎖骨上,但是真正吸引了曾伯良的,卻是那引人遐想的乳溝。

  即使相簿名稱前有著小小的鑰匙圖案,他也不以為意,那表示這個相簿是鎖起來的。通常比較露骨的相簿都不會直接公開出來,而破解密碼對曾伯良來說,是觀賞美的事物前必要的考驗──一個很輕鬆的腦力激盪。

  點入相簿,空蕩蕩的畫面上,一個長條型的白色空格閃著游標,等待網路使用者輸入正確的密碼。在白格子上方,黑色的新細明體給了短短的,亂碼般的提示。

  XMWMCHCHLM(Love)。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