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八章 萬聖節

窗簾只拉了一半。

詹姆瞪著天花板的黑色眼睛眨了眨,他挪挪頭部,調整成一個能舒適睡到太陽升起的姿勢後,帶著嘗試的心情闔上眼睛。

『可惡。』

詹姆心裡暗罵,他又翻了個身,讓臉朝著窗戶──漆黑的夜空找不著一點星星,或許是今夜的滿月太過明亮,讓他連數星星幫助睡眠的方式也無法執行。詹姆這輩子還沒失眠過,有時想熬夜還會半途而廢,而他最引以為傲的,就是烈日當空在室外,連坐下都不用,直挺挺站著熟睡,對詹姆來說,世界上最簡單的事,莫過於『隨時皆可呼呼大睡』吧。

但今晚很不一樣,天狼星打呼的聲音明明很大,但他聽不見──鄧不利多教授慈祥和藹的柔和嗓音瀰漫在整間寢室,像是身處在由那嗓音集合成的水池中,一切一切的話語如同滔滔江水灌進耳中,他就快被那些話淹死了。

正因為鄧不利多說的話,才讓他想睡也睡不著──胸口悶悶的,好像在擔心什麼,又好像很煩躁,又有點難過──促使這種奇妙感覺的產生,不是因為達維受傷,不是因為渾拚柳,而是……

雷木思

當他問到雷木思到哪去時,鄧不利多為了讓他安心,給了他一個聽起來更不安心的答案。

『來,你們三個都需要知道這件事,』鄧不利多說,『雷木思‧路平的家裡有點事,不只這次,以後他也會臨時跑回家──我想,你們希望朋友間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更不應該隱瞞什麼,希望任何事都可說出來一起討論……但是,我們人總會遇上一些不想讓別人知道、而說出來朋友又沒有辦法幫忙的事……

『所以,我希望你們在雷木思回來後,不要去問他問題……直到他準備好、需要你們幫忙時,他自然會告訴你們的……』

直到他準備好……』

詹姆嘆了口氣。

『到底是什麼事讓你那麼煩惱呢?雷木思。』

 

 

過了平淡的兩天,四人組也因為少了一個人,而覺得空空洞洞的。詹姆、天狼星、彼得沒有人提出冒險計劃,他們反常地坐在圖書館中,書寫自己的作業。

直到週六早上,詹姆被天狼星搖醒(這真的很難得,通常都是詹姆最先起來的),那時已經八點多了,寢室只剩下四人組的成員。

『什麼事啊……今天星期六不用上課耶,讓我睡到中午啦。』詹姆埋怨。

『喂!』天狼星輕聲喊,並打打詹姆的臉,詹姆開玩笑地想跳起來打回去,卻被天狼星異常冷靜的表情嚇到,天狼星指指空了三天的床,而上面不知道什麼時候躺了一個人。

……』詹姆瞪大雙眼,正想高興大叫外加給那個人一個擁抱時,卻被天狼星和彼得拉住。

!』他們兩個嚴肅的要他冷靜下來。

詹姆點點頭,和另外兩人走到那張床邊。

雷木思不知道何時睡在床上的,他的臉慘白到不行,臉頰凹陷下去,嘴唇是紫色的,那件霍格華茲素色黑袍比原本還要破爛,他臉上、身上到處都是傷痕,像是被打的、被咬的、被野獸抓的一樣,而才幾天沒見,雷木思也明顯瘦弱許多──他睡得很沉,彷彿很多天沒睡了。

『他是不是生病了?』彼得問道,看到好朋友變成這樣,心裡有點難過,他記得他的母親就是這樣身體瘦弱、久病纏身的模樣──彼得可以拍胸脯保證,雷木思身上一定有病。

『要不要叫他起來,帶他到餐廳吃早餐?』詹姆憂心地問,『他看起來餓了好久……』

『他睡得很沉……』天狼星感傷地望著雷木思憔悴的臉,他把他修長的手緩緩放在雷木思額上,帶著一些些迷惑與一些些痛心,輕柔地一次一次拂過他淺色的瀏海,天狼星驚覺他手所碰觸到的皮膚,是冰冷、緊繃,溫度頗低的汗水沾染到天狼星的手上,似乎述說著他這幾天來悽慘悲涼的遭遇。

『冷汗……』天狼星說,『他到底怎麼了?』

『我也想知道,但鄧不利多不是說「等他準備好,他就會跟我們說了」?』彼得說。

『那就讓雷木思再睡一會兒,我們三個到樓下幫他留些吃的,不然桌上的餐點一定又會被那幾位大少爺吃光!』詹姆邊說邊換掉睡衣。

『嗯嗯。』彼得點頭附和,他隨手將窗簾拉到只剩一條縫隙。

『走了,天狼星。』詹姆向一直緊盯著雷木思的天狼星輕聲喊道。

『喔……』天狼星也輕聲地回應,才慢慢走至門邊,直到門闔上前一刻,他的視線從未離開過雷木思。

關門聲在這安靜房中顯得格外大聲。

一抹日光悄悄地由窗簾縫隙中篩落進來,灑在軟軟的地毯上,地毯被日光染成溫暖的金黃色。

確定朋友們走遠後,雷木思緩緩睜開眼睛。

『天花板……』雷木思望著被漆成天空般色彩的天花板,喃喃自語,『不是第一次躺在這兒,但看著這個一點也沒變的天花板,總覺得有點不真實……』

他並不是真的睡著,雖說這幾天他真的沒睡,也疲憊得要死,受的苦任何人都無法想像──能夠回到這個城堡,回到朋友的身邊,心中自有無限歡喜──但相對的,深深壓抑在心中最危險的秘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纏著他,若處理的不好,就連其他人也會因他而受到傷害。

『我從這世上消失了……會不會比較好……?』

這不是雷木思第一次如此問自己。

『但是……現在的我跟以前不同……我有他們,我的朋友們,或許……這輩子,我只交到這四位朋友……如果我從這世上消失了……他們會傷心會難過嗎?就算答案是會……他們也會繼續過自己的人生,依舊會笑、會快樂,也不見得每天時時刻刻都想起我……對……時間不會替任何人停下來……

『當我遇上那種事時……有人注意到我嗎?時間有替我停下來嗎?如果,我就要死了,太陽還是每天都從東方升起,月亮也每天都從西方落下,世界上所有的事都不會因為我而改變……那我的存在到底對這世界來說,有什麼樣的重要性呢?』

雷木思胡思亂想著,但一想到那三位好朋友的背影,心裡卻又暖了起來──未來會變得怎樣,他不知道,但他曉得,這輩子交到第一群的朋友,現在正在樓下替他準備早餐,他們擔心他,他們照顧他,他們喜歡他──

『這樣就夠了……至少現在這樣……就夠了……』

但是,未來呢

雷木思嘆了口氣,看看自己手上與身上的傷痕,眼睛慢慢滑下淚水,他隨便用被子擦擦臉,闔上眼睛,躺好。

『再睡一會兒吧……未來的事,未來,所以……以後再說……』

 

 

雖然學校禁止學生再接近渾拚柳,但霍格華茲的魅力有增無減。每到晴朗週末,便可看到一大群人坐在湖邊聊天,另一大群人在草坪上奔馳,還有一大群人待在魁地奇球場看著隊員練習(魁地奇球季即將開始),更多的人結伴在校園內亂晃、想盡辦法要摸熟校內的密道──只要學生們逮到機會,他們絕對不肯乖乖待在城堡裡,鑽研那些魔法與課本。

這天是萬聖節的下午,也是週末,中高年級生早就到附近的村子玩去了,只留下無聊到極點的低年級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好無聊喔……好無聊……好無聊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

『真無聊、真無聊、真無聊無聊無聊無聊……』

詹姆跟天狼星胡亂哼著(詹姆覺得自己亂哼還比包曼的歌好聽),這四人組正在綠油油的草皮上漫不經心散步著。

『都沒有什麼好玩的事可做嗎?』詹姆問。

『如果有我就不會在這裡慢慢吞吞地陪你們散步了!』天狼星回應。

雷木思一直沒有開口說話,從他回來到今天已經快一個禮拜了吧?雖然他溫柔的笑容還是掛在臉上,不過身為最要好的好朋友三人都很清楚,他心中並沒有如他笑容般快樂,但又礙於鄧不利多的叮嚀,他們還是決定不詢問相關的事。

或許是擔心雷木思,才會讓他們無聊的反常吧?

彼得也很安靜,他總是看著天狼星和詹姆搞笑,然後瞥瞥雷木思。

在這樣古怪的氣氛下,一行人走到一個小木屋前──他們看到開學時,那個帶他們搭船渡湖的巨人──魯霸‧海格,正坐在門口階梯,修理一把十字弓,一頭獵豬犬在他腳邊呼呼大睡,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副景象,天狼星居然毫不掩飾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啊?』詹姆用手肘撞撞他。

『那個……狗的樣子……牠……睡得跟某人好像……』天狼星邊笑邊說。

『哈哈。』彼得也笑了起來,此時那隻獵豬犬正好翻個身,將肚皮朝天曬著暖烘烘的太陽,黏稠的口水無法控制地自牠嘴邊空隙流了下來。

『我哪有……這樣啊……』詹姆咕噥道。

『喂!』那名巨人抬起頭來,滿面怒容地瞪著他們,『你們四個小鬼,從剛才到現在嘻嘻哈哈作什麼?』

四人著實地嚇了一大跳,詹姆與天狼星像是腳底生根似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彼得則抓著雷木思的手臂不斷發抖。

『來來來……你們都過來吧……』那個巨人說。

所有人一動也不動。

『我又不會吃了你們,通通過來吧!來啊!』

『你覺得他會殺了我嗎?』天狼星問,『我取笑他養的狗,會不會怎樣啊?』

『你是取笑,不是取笑吧?』詹姆不以為然地說,『我聽包曼說海格人滿好的……』

『你什麼時候那麼聽你哥的話啊?』天狼星說。

『哎!過去看看啦!』

四人心驚膽顫地往海格走去,海格雖然高大,滿臉鬍子,頭髮糾結成一團,不過他們都感覺得出來,這名驚人的巨人有一顆溫柔的心──這全都從他小小如黑甲蟲般的眼睛散發出來的。

『喔,過來就好,你們就是那四個跑去玩渾拚柳的一年級小鬼吧?』海格說,他拉拉十字弓的弦,『一個是黑髮、戴眼鏡,波特家的小鬼詹姆、一個是留著長黑髮很受女孩歡迎、布萊克家的小子天狼星;一個是乖巧路平家的孩子雷木思、還有一位是……佩迪魯家的小朋友彼得,說真的,這樣的組合還挺有趣的。』

『看來他沒惡意。』天狼星在詹姆耳邊說。

『怎麼,你們會怕我啊?』眾人面面相覷,海格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如此,難怪你們這些一年級小鬼從來沒找我聊天喔。』

『有其他的學生會來找你玩嗎?』彼得問。

『有時候會,最近少了很多,』海格說,『也不能怪誰,魁地奇球季到了嘛!我覺得今年的雷文克勞挺有冠軍相的……至於葛來分多那個瘋瘋癲癲的看守手當了隊長,不知道能不能打敗最近頗兇狠的史萊哲林。真期待第一場比賽。你們坐啊!』

海格將十字弓舉了起來仔細觀察,他拍拍獵豬犬身旁的空位。

『請問你在做什麼啊?』詹姆指著十字弓。

『修理這個可憐傢伙。』海格笑著說,『我是名鑰匙管理員、同時也是獵場管理員。每天晚上得去那邊森林巡邏,當然要有個武器在身。』

森林?』天狼星的眼睛閃閃發光,詹姆也一樣,彼得卻一臉驚慌。

『你們看看那邊,』海格指指不遠處的一大片黑森林,『那是禁忌森林,裡面有很多特別的生物,像是人馬獨角獸……在最深處還有一個蜘蛛谷!那些生物都很迷人啊……如果沿著森林邊緣走,會到達一座小牧場,那裡也有很多可愛的小奇獸!只可惜奇獸飼育學在你們三年級時才能選修……』

『海格先生,你好像對奇獸很有研究唷!可不可以多跟我們說一些有趣的東西啊?』天狼星興奮地說,他和詹姆互望了一眼,露出賊賊的笑容。

『當然可以,』海格說,『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聲明……別叫我海格「先生」,叫我「海格」好嗎?』

『這有什麼問題呢?海格。』詹姆說。

『這樣最好了,海格。』天狼星說。

『除了森林外,霍格華茲的湖內也有奇獸,像是滾帶落啊──牠們算是人魚的寵物,對了,湖內也有人魚,不過他們不像某些海域中的人魚那麼美麗,但他們喜愛音樂的程度是沒什麼不同的,當然,湖裡也有你們常見的大魷魚,所以千萬別想下去。』海格說,他拿起一個小錐子開始磨十字弓的木頭。

『聽起來挺不賴的。』彼得小聲地說,他憂心忡忡地看著正不斷交頭接耳友人。

『嘿,你們猜猜,所有奇獸中我最喜歡什麼奇獸呢?』海格問。

『是蜘蛛怪嗎?』詹姆問。

東非毒豹?』天狼星說。

狼人?』詹姆問,『狼人算是奇獸嗎?』

『還是鳳凰?』天狼星說。

『我覺得是美麗的獨角獸。』彼得說。

『不,都不是……你們猜得太普通了。』海格略作神秘地轉向雷木思,『你覺得呢?』

『如果以上都不是,』雷木思微微一笑,『該不會是吧?』

『答對了!』海格大笑。

『雷木思真厲害!』

『龍真是世界上最美的生物了!』海格說,『我真想養一頭龍。』

『可是,龍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危險的,我覺得……』彼得小聲地說。

『哎呀,只要能制住牠們,龍可是非常迷人的生物!』海格入迷地說。

詹姆突然停止和天狼星咬耳朵,他想了一下,問道:『欸,海格,你一定對龍很有研究囉?』

『當然。』海格把工具收進工具箱,看來他已經處理好那個十字弓了。

『你知不知道有一種龍──有著兩個如獨角獸角般銀白色的角,嘴長長尖尖的,全身佈滿銀白色的鱗片,有兩片蝙蝠似的銀白色翅膀和長長的尾巴──那是什麼龍啊?』

『這個,』海格放下十字弓,『應該是混種的龍吧?龍共分成十種──紐澳彩眼龍、威爾士綠龍、布里底黑龍、匈牙利角尾龍、挪威脊背龍、秘魯毒牙龍、羅馬尼亞長角龍、瑞典短吻龍、烏克蘭鐵腹龍、中國火球龍……好像也沒有你說的銀白色的龍,但聽起來又不像混種的……詹姆,你從哪兒聽來的啊?』

『在書上看到的,』詹姆很快地回答,『那是一幅畫。』

『喔,大概是某個傳說故事吧?』海格站了起來,『古時候常有用龍來看守寶藏的故事,在歐洲──英國──尤其是蘇格蘭這裡,最有名的龍故事就是《范拿思公爵》了。』

范拿思?』詹姆瞪大眼睛,『《范拿思公爵》?』

『是啊,范拿思的寶藏在幾年前還引起一股尋寶熱,不管是麻瓜或是巫師,大家都為之瘋狂,據說,范拿思的寶藏有在看守。』海格說。

『那范拿思公爵是巫師還麻瓜?』天狼星問。

『是巫師吧,』海格搔搔頭,『我也不太清楚,我對寶藏並沒有什麼興趣,再說,范拿思的寶藏到底藏在蘇格蘭愛丁堡的哪裡根本沒人知道,范拿思的後代也下落不明,聽說那寶藏是一筆相當龐大的數目,還收藏了許多珍奇寶物以及魔法書籍……而且范拿思在死前下了詛咒,只要他的寶藏一遭竊,這世界就會遭到毀滅。』

『拜託,人死了還那麼愛錢!』天狼星說,他又朝詹姆擠擠眼睛,詹姆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

『世界真的會毀滅嗎?』彼得害怕地問雷木思。

『只是個傳說故事罷了。』雷木思答道。

『好啦,你們也該回去吃飯了吧!還是要來嚐嚐我的手藝?』海格熱情地問。

『我們去餐廳用餐好了,最近級長和費格教授管我們管得很嚴。』詹姆故作可憐地說。

『是啊,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人跟蹤,我的隱私權都沒了。』天狼星說完還誇張地假哭一陣。

『哈哈哈,你們幾個小鬼真的是古靈精怪!快回去吧,越晚這外頭越黑喔。』海格叫醒他養的獵豬犬,『牙牙!』

『牠叫作牙牙啊?』雷木思看著那隻狗說。

『是啊,噫?那隻貓頭鷹是誰的?』海格突然說,其他人抬起頭看看不遠的淡紫色天空,一隻褐色的貓頭鷹平穩地朝這兒飛來。

瑞達加斯特!』天狼星高喊,『詹姆,是你家的貓頭鷹!』

『牠的腳上有張紙條!』彼得也說。

『不知道是誰寄的。』雷木思說。

『過來吧,瑞達加斯特,』詹姆讓貓頭鷹站到他的手臂上,並把信拆下來。

『你們就到餐廳去吧!我們有空再聊!』海格說。

『沒問題!』

『那是當然的!』

『再見囉。』

海格龐大的身軀移進小木屋的門,獵豬犬牙牙搖頭晃腦地跟著進去。

 

 

瑞達加斯特帶來的信是詹姆家中寄來的,瑞達加斯特在吃了點東西後便飛離餐廳──這天晚上的餐點很不一樣,似乎是為了慶祝是萬聖節。廳內燭光搖曳,餐桌前的巫師們快樂吃著萬聖節大餐,在霍格華茲餐廳裡,南瓜樣的蠟燭閃耀著橙光飄浮空中,被施魔法的天花板今夜顯得更加詭譎多變,那如同冬天黑斗蓬般的天空看不到任何星光,古怪的氣氛在餐廳裡蔓延開來。

詹姆一邊吃他的第二塊丁骨牛排,邊閱讀信上秀麗的字跡:

 

親愛的詹姆:

你離開家裡已經兩個月,過得可好?

你的爸爸和海茵西絲、希望都很想念你,你和你哥不一樣,一出門就消失似的,一點消息也沒有,包曼每個禮拜都會寫封信回來,告訴我們學校發生的事,而你呢?

我聽包曼說,你在霍格華茲組了一個四人組,是吧?而那四人組整個晚上都在霍格華茲校園跑來跑去,是吧?而且在不久之前,你差點害死一個同學,是吧?

你讀過那麼多書,怎麼會連一株『渾拚柳』都不知道呢?你對這種怪植物一定懂得比其他的學生多吧!為什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呢?還好鄧不利多說那個孩子沒有什麼問題!要不然我一定會『親自』到霍格華茲捻你回來!

不過,我也聽鄧不利多和包曼說,你們這四個小男孩在霍格華茲算是相當聰明的,也很受大家歡迎──這樣是最好,我希望你和你的朋友將來不要再出什麼問題了,好嗎?

總之,別再找大家的麻煩了,要是我再聽到你又闖了什麼禍,就等著收咆哮信!

好啦!下週開始就是魁地奇球季了吧,包曼被選為葛來分多候補追蹤手,希望你能幫他加油!

祝你萬聖節快樂

愛你的媽媽,凱薩琳

 

『誰啊?』天狼星說。

『我媽。』詹姆把信收進口袋,拾起刀叉繼續奮鬥。

『是不是罵你達維的事啊?』天狼星邊賊笑邊說。

『要不然咧,你那什麼表情啊。』詹姆說。

『你該不會因為你媽的一封信,就想放棄我們聽到的有趣消息吧?』天狼星問。

『比如什麼?』詹姆把空的盤子推開,拿了點焗通心粉。

『進入禁忌森林、潛進湖裡、找范拿思的寶藏……』天狼星看著天花板,輕鬆地說。

『啊?你們不是真的吧?』彼得訝異地說,『進入禁忌森林會耶!我們也不可能跑進湖裡呼吸吧?我們又怎麼去找寶藏呢?那只是一個傳說……』

『我們總不能在校園裡無聊過一生吧?』天狼星說,『那一定會悶死的……』

『總比被殺死、被淹死好吧?』彼得說,『死不是一件好事,我們如果只是因為好奇心、好玩,而失去生命,那是不對的……』

『彼得……你很膽小耶!』天狼星開玩笑地說。

『我贊成彼得的話,我們不該這麼做……』雷木思輕聲說。

『詹姆,你就說說他們嘛!』天狼星撒嬌似地對詹姆說。

『我想,我們在這七年中,總有機會進到森林、潛進水裡吧!所以……』詹姆認真思考了一下,他放低音量,『我想找范拿思的寶藏。』

『那是一個傳說,』彼得差點跳起來,『而且是會毀滅世界的傳說耶!』

『傳說不都有事實根據?』天狼星挑挑眉毛。

『我想起來了,』雷木思吃了顆薄荷糖,『我們上次去藏畫閣時,不是看到那幅銀龍的畫嗎?是不是就是指范拿思的寶藏?』

『沒錯、沒錯,就是那個啊!』天狼星說,『上面不是有字,而且,欸,詹姆,你會背呀!該不會就是暗示藏寶處的謎題吧!』

范拿思‧奧可‧艾福‧偉塔‧立提,沉睡、血、醫、傷、與痕,於光芒顫慄處羽化。跫音,倒在靈魂最深的盡頭,最壞與最好的僅有一線之隔──最遙遠的,我守護的就在那兒……為了最長遠的利益……』詹姆說,他又解決掉一盤魚排,拿了杯南瓜汁喝,並打了一個飽嗝。

『完全不懂什麼意思……』彼得說,

『慢慢解開就知道了嘛!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填飽肚子!』詹姆說完,又開始找東西吃。

『你有那麼餓嗎?』天狼星不悅地說,『照我說來,現在該好好的思考這個謎題。』

『你們真的要去啊?』彼得的嘴唇開始發白,大概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幾個十一歲小鬼,居然會想跑去找那個沒有人知道到底是存在不存在的寶藏。

『害怕了嗎?』詹姆問。

『這個……我是覺得……』彼得吞吞吐吐說不出話。

『嘿,你們在討論什麼啊?』布依緹‧天茍雙眼發亮的湊了過來,一屁股往雷木思旁的空位坐下。

『不關你的事。』天狼星厭惡地說,『女生!』

『喔喔,你們不要以為我什麼都沒聽到喔,我的順風耳可是天茍家最有名的呢!你們說的是──』布依緹小聲地說,『范、拿、思、的、寶、藏,是吧?』

『哎呀!居然被妳聽到了,』天狼星故作訝異的樣子,但他的語氣帶著瞧不起的意味,『煩那死得飽脹……是詹姆的新綽號,他又煩、睡覺又常睡死、不到飽不到脹、絕對不停止吃東西,真是豬一隻喔。』

『少跟我扯東扯西,你以為我什麼都不懂嗎?說到范拿思的寶藏,我血液中那股尋寶的熱誠就沸騰起來了,什麼藏畫閣裡的畫,什麼謎題,我告訴你!既然這件事讓本小姐知道了,就甭想把我排除在外,否則,你們在出發尋寶前,就會被校方制止的喔。』布依緹一副『你們完蛋了』的表情。

『最好是這樣。』詹姆說。

『我們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要真的去……』雷木思急忙解釋。

『別那麼小氣嘛!你們別忘了天茍是著名的尋寶巫師家庭耶!(『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天狼星對詹姆說)咳!沒禮貌──總之,一旦找到寶藏,我拿六份,你們拿四份,這樣不就得了。』布依緹說。

『妳胡說什麼啊!』

『我沒看過像妳那麼不要臉的女生!』

『妳以為我們真要去尋寶啊!』

『走開啦!天茍什麼啊!』

『你們真的不是一般吵,到底在搞什麼?』莉莉‧伊凡也靠了過來,『布依緹,你怎麼和這幾個自大狂混在一起啊?我們到那邊去!愛麗絲知道一種愛情魔藥的調法,她現在要說喔,一起去聽吧。』

『莉莉寶貝,妳來得正好!我從這四人組探聽到一個大消息!就是那個……ㄈㄢ……』

『布依緹‧天茍小姐,如果沒什麼事的話,請不要隨意坐在別人的位置上好嗎?』艾蜜莉冷冷地走了過來,她的懷裡抱著一隻很小的動物。

『為什麼?這椅子又沒寫上妳的名字──等等,妳手裡抱那個是什麼髒東西?』布依緹用一個天狼星看到女生時常有的表情看著她。

『東非毒豹的嬰兒啊。』艾蜜莉輕鬆地說。

『什麼什麼什麼?』布依緹嚇得跳起來,匆匆忙忙跑到莉莉身邊,『那種鬼東西怎麼可以帶進學校咧!我……』

『我什麼我?』艾蜜莉坐回剛才布依緹坐的地方,把那個貓似的動物抱給布依緹看,『太不用功了,天茍小姐,這只是普通的貓──牠的腳受傷了,等會兒要帶牠去治療。』

『哼!我懂了!』布依緹漲紅了臉,『妳跟他們是一夥的!妳也想得到范拿思的寶藏!』

『布依緹,妳說什麼?』莉莉不解地看著她,『范拿思的寶藏?那是什麼?』

『喔,妳倒是說說看我為什麼一定要得到寶藏呢?』艾蜜莉用自己的碟子裝了點牛奶給貓喝。

『是妳叫我說的喔!因為妳、大家都知道,妳、沒有朋友!但是呢!妳如果拿到寶藏,就會有一大堆人接近妳了!這樣妳就不會孤孤單單一個人了……就是這麼簡單。』布依緹毫無顧忌地說。

『是嗎?』艾蜜莉說,『錢買不到人心,這樣得來的人,根本不是朋友。』

『哼!總之,要尋寶一定要找我!否則我就報告老師!』布依緹趾高氣昂地抓起莉莉的手,『我們去聽愛麗絲說愛情魔藥的事,走!』

莉莉一臉莫名其妙地被布依緹拉走。

『可惡,被這個臭女生知道了。』詹姆抱怨。

『女生不是好東西。』天狼星說,他盤裡的牛排一口都沒吃,但已被他切成粉末。

『喔,原來天茍沒有說謊,你們真的要去尋寶。』艾蜜莉邊和小貓玩邊說。

『那跟妳無關。』天狼星說。

『是嗎?你們看到藏畫閣裡的那幅畫,沒錯吧,畫有一條美麗的白龍和寶箱的油畫──其他畫像一定警告過你們,那幅畫會喚醒邪惡帶來災禍,』艾蜜莉說,『看你們的表情就是這樣!那我就告訴你們……那幅畫是葛林戴華德的經典傑作之一,任何有腦子的巫師都不想看到葛林戴華德的畫……這樣懂了吧?』

『誰是葛林戴華德?』彼得問。

『那麼好奇就自己去查啊。』艾蜜莉不高興地說,她把貓丟給雷木思,『你們幫我把這隻小貓交給焦壺教授,我就幫你們一個忙。』

『什麼忙?』彼得又問。

『我們為什麼非得要答應妳?』詹姆說。

『因為你們非常需要有人做這件事,』艾蜜莉挑了顆櫻桃放進口中,然後站了起來,『我會幫你們封住某個人的嘴……就這麼說定了。』

『喂!』天狼星大喊,艾蜜莉卻自顧自地走掉了。

『她想幹嘛啊?』詹姆問。

『該不會是要殺了……天茍吧?』彼得說。

『我不覺得是這樣,』雷木思和那隻貓玩了起來,牠的前臂上有一個深深的刀傷,『她既然會幫助這隻小貓,就不會隨便亂殺人。』

『最好是這樣喔。』天狼星說,『可以上甜點了沒啊!』

在隔了幾個座位的走道上,一名臉色陰冷的學生打量著那四人組,他的嘴角泛起一陣冷笑。

『喂,賽佛勒斯,你在看什麼啊?』

   『沒什麼……』是石內卜,他理都不理他的同學,逕自走到史萊哲林餐桌。

   『詹姆‧波特……這下有好戲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