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 獸足、鹿角與花謎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Riddle of Flower

 

M.S.Zenky◎ 著

 

第十一章 忠實咒


詹姆連滾帶爬地衝進葛來分多交誼廳,剛好撞見站在通往寢室的樓梯口的天狼星,他正依依不捨地撫摸海茵西絲的臉頰。

『天……天狼星!』詹姆上氣不接下氣地喊道,『天狼星!』

『幹什麼啦?』天狼星拍拍海茵西絲的頭,隨後不耐地看向詹姆,『你沒看到我正在忙嗎?』

『我……我找到了!』詹姆無視親妹妹一臉困惑地站在旁邊,匆匆忙忙地擠到她和天狼星之間,激動地握住天狼星的肩膀,『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超酷的地方!』

『超酷的地方?』天狼星皺著眉頭,數秒後他突然理解詹姆的意思,他看了小海一眼後,也反握住詹姆的肩頭叫道,『你是說……可以那個的地方?』

『沒錯!』詹姆用力點頭。

『可以那個?哪個啊?』海茵西絲無法理解地問。

『大哥哥在說話,小妹妹聽不懂到旁邊去。』詹姆擺了擺手,示意海茵西絲走開,然後他急切地問天狼星,『彼得呢?』

詹姆話才剛說完,交誼廳的入口跟著打開,一大群享用完萬聖大餐的葛來分多學生魚貫地走了進來。彼得一個人孤孤單單跟在提姆‧甘那尼等人身後,嘴邊還沾了點烤牛肉的蘑菇醬汁。

『嘿!彼得!』天狼星大叫,彼得嚇了一跳,但一看見旁邊揮動雙手的詹姆,他臉上立刻露出了笑意。

『這下全員到齊了,』詹姆快活地說,『我們快出發吧!』

詹姆說完轉身跑向彼得,一邊嘲笑他臉上的醬汁,一邊興奮地告訴他那天大的好消息,天狼星也跟著要跑過去時,海茵西絲不滿地拉住他的長袍袖襬。

『怎麼了嗎?』天狼星不解地回過頭。

海茵西絲嘟起小嘴冷冷地說:『你們要去哪裡?宵禁時間快到了!』

天狼星沒有回應,他拉開海茵西絲的小手,心不在焉地在她唇上親吻了一下後,隨即興沖沖地跑向在交誼廳入口處等他的詹姆和彼得,接著三個人一溜焉地鑽出胖女士的畫像。

 

 

距離宵禁時間只剩下不到十分鐘,雖然詹姆隨身攜帶著隱形斗篷,但是三個人一起躲在斗篷底下的話,行動會變得很不方便。詹姆只好以最快的速度在走廊上飛奔,天狼星負責拉著體力不佳的彼得跟在後頭。

很快地,詹姆來到七樓那面一片空白的牆壁,氣喘噓噓地喊道:『快、快!就是這裡!』

『這……裡?』天狼星停下腳步,雙手放在膝蓋彎著腰大口大口地呼吸,他眉頭深鎖地看著那面白牆,『詹姆,這裡什麼都沒有啊。』

『那是暫時的。』詹姆故作神秘地眨眨眼,『天狼星,你隨便說個願望。』

『變成億萬富翁?』

『不是啦,』詹姆說,『假設你現在急著做某件事,但你需要一個地方──』

『上廁所?』彼得小聲地接著說,天狼星發出狗吠般的笑聲。

『你們就不能想個高級點的願望嗎?』詹姆沒好氣地說,但他藏不住嘴角的些許笑意。

『好了,我想好了。』天狼星不耐煩地擺擺手,『接下來呢?』

『天狼星,你必須告訴我們你的願望,』詹姆說,『萬一我們每個人想的都不一樣……這個好地點說不定會崩潰。』

『說的好像這面牆是個活生生的人似的,』天狼星無可奈何地聳聳肩,『好吧,我是挺希望有個沒人打擾地方,能讓我跟小海好好約會,你們也知道,每天課程結束後,那些教室總是被一些高年級情侶捷足先登。』

『你們可以到餐廳約會。』詹姆有點不高興地說。

『我們想享受浪漫的兩人時光耶,餐廳隨時隨地都有兩百個人在耶。』天狼星輕鬆地說,『好啦,現在知道我想要什麼有趣的地點了吧?然後呢?』

『我們三個都要認真想著你的願望,然後從那邊那個花瓶走到這邊的窗戶,邊走邊想。』詹姆說著說著,粗魯地推推彼得和天狼星要他們移動。

『詹姆,你不覺得這樣很蠢嗎?』天狼星說。

『專心想你的浪漫約會場地啦。』詹姆大聲地說,聽話的彼得居然閉上眼睛不斷碎碎唸著天狼星的願望,彷彿進到教堂向上天禱告的麻瓜。

『我們要這樣走多久啊?』走到第三趟時,天狼星忍不住問道,『不要跟我說一百次……』

『相信我,繼續走就對了──』

詹姆推著天狼星催促時,走在兩人前面的彼得突然停了下了,看著掛幔對面的牆壁大叫:『哇喔喔喔喔喔喔!』

『小彼得,你怎麼了啊?不要詹姆發瘋了,你也跟著瘋──哇喔喔喔喔喔!』天狼星也詫異地叫了起來。

雪白的牆上浮出一扇漆成粉紅色的雙開木門,白色的門把上頭還綁了粉紅色的蝴蝶結緞帶。

『看!出現了吧。』詹姆雙手扠腰驕傲地說。

『太酷了!』天狼星迫不及待地跑到門前,『雖然這個配色有點噁心……你剛才看到的門也長這樣嗎?』

『怎麼可能呢?我又不是你。』詹姆哈哈笑道,『我試了兩次,第一次是白色的門,裡面是個有錢人家溫室;第二次是普通木門,裡面是個超適合苦練魁地奇的場地──』

『那這次呢?』天狼星挖苦地說,『不要跟我說它變成布依緹‧天茍的房間了。』

彼得咯咯笑著,詹姆挑起一邊眉毛,天狼星握住門把,緩緩推開粉色木門。

一個他們這輩子看過最豪華的房間映入眼簾,房間的色調不是天狼星擔心的粉紅,而是奢華的紅色、金色與銀色,一張大概是四張霍格華茲寢室床舖大小的床安穩地擺著,床架上的帷幔浪漫地垂至地面,隨著不知道從哪裡吹來的風輕輕擺動,一種優雅的香水氣味散布在空氣中。

右手邊的牆上開了道顯然被施過魔法的落地窗,窗外的滿天星斗下是寧靜的小花園,雖然詹姆根本沒看到能通往花園的路。落地窗前有個矩形的小水池,水面上飄浮著不少玫瑰花瓣,池邊則令人納悶地擺了一個黃金大釜。詹姆走上前去,好奇地盯著大釜中沸騰翻滾的魔藥,在珠母光澤的閃耀下,螺旋狀的蒸氣帶著一陣誘人的香味,掃帚柄的木頭香、魁地奇球場的青草味,還有一種奇異的、類似花香的氣味,輕輕搔動詹姆的心弦。

意亂情迷水。』詹姆嘟嚷一聲,彼得不解地看著他。

『什麼東西?有種香味……』

『沒什麼。』詹姆推開彼得,不讓他注意到黃金大釜裡世界上最強大的愛情魔藥。

一套精緻的雙人桌椅靠著左邊的牆,金色的茶几上放著一對玻璃高腳杯,以及繫著銀色緞帶的酒瓶。

『嘿,你們看。』天狼星走到茶几旁,拿起冰冰涼涼的酒瓶,『香檳耶!』

『可以喝嗎?』彼得興奮地湊上前,不等詹姆回應,天狼星已經迫不及待地抽出魔杖,喊了聲咒語,香檳的軟木塞應聲迸出,雪白的泡沫傾瀉而出,不但噴到彼得的頭上,也淋得地毯溼了一片。不過彼得與天狼星的興致卻沒有因此消退,反而笑得更加開懷。

『這個房間實在是太棒了!』天狼星大叫,『它完全瞭解我需要些什麼!』

『我不否認這個房間的能力,但是,天狼星,』詹姆不高興地說,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張超大雙人床,『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你需要一張呢?』

『彼得,』天狼星裝作沒聽見詹姆不悅的疑惑,他喝了一口香檳後,愉悅地對彼得說,『你也來想出個主意吧,然後我們再到走廊上走三趟!看看這間房間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

『喔……嗯!』小心啜了口香檳的彼得慌張地放下高腳酒杯,點點頭。

『事不宜遲!我們快出去試試!』

『喂,天狼星,你不要故意無視我的疑問!』

天狼星抓住彼得的手,快步跑向出口,詹姆也繃著臉跟了上去。當粉紅色大門開啟,熟悉城堡氣味與場景出現在他們面前時,一個不友善的嗓音跟著響起。

『現在是宵禁時間,你們這群葛來分多三年級生在這兒做什麼?』

仍在為床的事情不開心的詹姆、咯咯笑著想再測試一次的天狼星、因為初嚐香檳臉頰浮現紅暈的彼得,全被這個嚴厲的嗓音嚇了一跳,他們左顧右盼想尋找那個聲音的主人時,一個矮小的影子從大花瓶後方走了出來。

『不出我所料,你們果然還是選擇了「萬應室」。』紅眼的女孩恢復原本稚氣的聲音,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

『艾蜜莉!』詹姆驚呼,『妳想嚇死我們啊?』

『如果你這麼想死的話,儘管繼續大呼小叫啊,波特。』艾蜜莉收起微笑威脅道,她走到詹姆等人身後,將約會房間的粉紅色大門關上,很快地,那片牆又變回空無一物的模樣了。

『妳剛才說這個地方叫什麼?』天狼星指著空牆問。

『「萬應室」,』艾蜜莉喃喃道,『一個在人們需要它時,才會存在並滿足需要的房間,我相信霍格華茲裡,除了我們以外,就連歷任的教職員工都不知道這個房間。』

『歷任教職員工的意思是……』天狼星問,『包括鄧不利多?』

『你再繼續喊他的名字,他很快就會知道了。』艾蜜莉瞪了天狼星一眼。

『可是……這麼說的話……』彼得難得開口說話,『艾蜜莉妳……早就知道這個地方了?』

彼得此話一出,詹姆與天狼星立刻皺著眉頭看向艾蜜莉,紅眼的女巫不以為然地回看他們,冷冷地反問:『是又如何?』

『那妳幹嘛不直接告訴我們啊?』詹姆問,『直接推薦這間「萬應室」給我啊,害我們三個在那邊緊張半天,為了完成我們之間的約定,我們已經整整半個月沒好好睡覺、好好吃飯、好好玩樂,連上廁所都變得有些障礙──』

『波特,謊言與真實我是分得出來的,』艾蜜莉瞇起紅眼,『你再繼續下去的話,我立刻讓你一輩子待在馬桶上不用出來了!』

詹姆識相地閉上嘴巴,故作受傷地走到天狼星身邊,和另外兩名好友緊緊靠在一塊兒。

『聊夠了吧?』艾蜜莉厲聲問道,『可以進去了嗎?』

『當然可以!』

彼得、天狼星與詹姆開心地答道,接著他們三人勾著彼此的手臂,再一次在那面什麼都沒有的牆壁前來回走動。艾蜜莉沉默地看了他們好一會兒後,才加入這個走來走去又不斷小聲私語的奇怪隊伍。

在他們結束第三趟行程時,空牆終於起了變化,這一次出現的是扇漆黑的厚重大門,一股神秘不可侵犯的氣息瀰漫開來。

『我們,』打頭陣的詹姆站在門前,深吸口氣後宣告道,『進去吧!』

詹姆轉動門把,走進再一次變化的萬應室,一個符合他們需要的完美房間……

深色大門砰地關上,三個男孩屏住氣息,看著染上灰色基調的萬應室。這裡看起來就像霍格華茲某個科目的專屬教室,但是最不一樣的是,這間教室裡擺了四張跟醫院廂房相當雷同的單人床,只是少了醫院廂房的魔藥味,以及老是擔憂個不停的龐芮夫人。

四張單人床倚著東邊的磚牆排排站,而西邊的磚牆是一個又高又長的深色木頭書櫃,詹姆好奇地湊了上去,手指一一滑過書背時,跟著唸出上面印刷的書名。

『《變形世界大門──從小開始》、《化獸大法》、《五百種通往化獸之王的道路》、《化獸師之王:萊肯‧巴貝多傳》……全都是變形學的相關書籍耶,等等……天狼星!快看這個!』詹姆激動地抽出兩本黑色封皮的書,書本封面上燙金的書名閃閃發光,『是《黑暗化獸》系列!一到三集都有耶!』

『哇喔!』天狼星跑了過來,他不敢相信地檢查詹姆手裡的《黑暗化獸》第一、第二集,又從書架上取下第三集迅速翻閱,『真的!是真的!真的是完整版的《黑暗化獸》!而且那種是全新沒被翻閱過的感覺耶!太酷了!』

『這樣一來,』彼得不好意思地瞥瞥艾蜜莉,『艾蜜莉就不用帶我們潛入禁書區偷書了。』

『真可惜啊!我們的約定好像變得不重要了耶,艾蜜莉。』詹姆看向艾蜜莉,『看在我們依照妳所說的,找到適合修煉化獸法的地方,而這個地方還優秀到免費提供我們需要的書,那麼妳是不是該想個別的好處來……』

『喔,當然,』艾蜜莉不慌不忙地說,『我之前說過,在你們找到合適地點、拿到需要的書後,我會再幫你們一個忙。現在這個忙,就可以直接跟發現萬應室這點抵消掉囉。』

『那怎麼行呢!』詹姆抗議,『這樣是我們三個吃虧耶!』

『你們哪裡吃虧了?真正吃虧的是原來的我吧?』艾蜜莉冷聲說道,『你們再繼續討價還價,我連說好的那個忙都不會幫!』

『不幫就不幫啊,誰稀罕啊?』天狼星冷哼,『現在有了沒人知道的萬應室,憑詹姆跟我的聰明才智,化獸法修煉成功那天已經是指日可待的了啦!』

『布萊克,你儘管繼續自以為是下去!』艾蜜莉氣憤地說,『你們這群準備踏上非法化獸師之路的傢伙、天真到以為獲得《黑暗化獸》就天下無敵的笨蛋!你們快點打開第一集第一章練習啊!我敢打包票,等你們揮動魔杖施展第一道符咒時,鄧不利多就會連同一大群魔法部官員闖進萬應室了!』

彼得瑟縮了一下,早習慣各種威脅利誘的天狼星正想反擊回去時,一直想佔便宜詹姆連忙擋到天狼星面前,笑盈盈地搓著手說:『好嘛、好嘛,我們又沒不要妳伸出援手──』

『──布萊克倒是恨不得我快點離開。』

『哎呀,艾蜜莉,別生氣嘛,』詹姆說,『妳說的話很有道理啊,畢竟沒有一件事逃得過鄧不利多的眼睛,即使他現在不知道萬應室的存在,但也許一個小時過後,他就突然出現在門口了啊。我懂、我懂。』

『你懂個屁。』艾蜜莉小聲罵道。

『那麼偉大又睿智的艾蜜莉大人……小的可否問妳一句,』詹姆裝模作樣微彎下腰,就像古代準備接受國王加冕的騎士,『妳到底想幫我們什麼忙啊?』

『一個絕對能瞞過鄧不利多、魔法部以及全世界的方法。』艾蜜莉走近詹姆三人,壓低聲音微笑地說,『忠、實、咒。』

『種樹咒?』彼得不太標準地重述道。

『是忠實咒!』神色驟變的艾蜜莉吼道。

『不好意思喔,艾蜜莉,』詹姆搔搔他那亂到不能再亂的黑髮接著問,『忠實咒……是什麼玩意兒?我怎麼從來沒聽過?天狼星,你聽說過嗎?』

『沒,』天狼星搖搖頭,『我敢肯定《標準咒語》的一、二、三級裡都沒提過這玩意兒。那是妳自創的符咒嗎,艾蜜莉?』

『路平不在對你們而言影響有那麼大啊?』艾蜜莉忍不住翻了白眼。

『是呀,妳也一樣呢。』詹姆小聲喃喃,艾蜜莉立刻抽出魔杖指著他的鼻子,『當我沒說!』

『好吧,偉大的艾蜜莉,』天狼星不耐地問道,『妳能解釋一下啥是「忠實咒」嗎?』

『《標準咒語》裡提過誠信咒語,』艾蜜莉淡淡地說,『去年我們學過其中一個,契約咒。』

『喔,契約咒我記得,』天狼星插嘴,『某個老頭想用那道符咒逼我回家,還威脅要挖掉我迷人的雙眼。』

詹姆知道天狼星講的是他的父親獵戶座‧布萊克,那個將天狼星鎖在布萊克家地下室的變態。而經過艾蜜莉的提醒後,詹姆也漸漸想起,去年孚立維教授的符咒學課堂上,一個清澈響亮的聲音。

契約咒、不破誓和忠實咒,這三個咒語合稱為誠信咒,是巫師間訂定各種約定、藏匿各種秘密最好的三個咒語,當中除了契約咒以外,另外兩個符咒都需要第三位證人在場才能夠施展,而最困難的一個就是忠實咒了……』詹姆無意識地背誦出這段文字,天狼星與彼得都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目光打量他。

『喂,詹姆,』天狼星調侃道,『你是被伊凡附身了嗎?』

艾蜜莉挑起一邊眉毛,她盯著有些恍惚的詹姆說:『聽著,我會替你們施展忠實咒,由我擔任你們的守密人。忠實咒能用一個符咒把秘密藏到一個活人的心裡,只要我不將你們修煉化獸法的地點說出去,即使是當代最偉大的巫師,也絕對察覺不到。』

『妙招!』詹姆彈了起來,他差點伸手握住艾蜜莉的肩頭,幸好後者警戒地跳開了,尷尬的詹姆只好收回手臂,笨拙地比出大姆指,『艾蜜莉,妳真行!』

『廢話少說,時間緊迫,得快點動手才行。』艾蜜莉退了幾步,站到房間正中央的圓型地毯上,握著魔杖輕輕比劃,『你們三個,還不過來圍成圈圈?』

詹姆三人不敢怠慢,他們跟著踏上地毯,依照艾蜜莉的指示勉強站成個圓圈時,艾蜜莉的左手突然用力抓住詹姆的右手,然後把她那根漆黑的魔杖塞到兩人的掌間,一起握著。

『妳……』詹姆受到很大的驚嚇,這應該是除了海茵西絲與他的母親外,他頭一次碰到別的女孩的手,艾蜜莉的手比詹姆或是天狼星的要軟嫩許多,可是卻冰冷到宛如剛泡過冰水一樣。

艾蜜莉沒有理會瞠目結舌的詹姆,空出來的右手很快地又抓住彼得的左手,彼得嚇得差點腿軟跪倒在地,而站在艾蜜莉正對面的天狼星笑得東倒西歪。

『布萊克,』艾蜜莉冷冷地說,『握住波特和佩迪魯的手,快!別笑了!』

天狼星咬緊牙關防止自己又大笑起來,憋笑憋到不停發抖的他,費了一番功夫才握住好友的手。

『波特,我唸一句,你跟著唸一句。』艾蜜莉不等詹姆回應,便自顧自地跟著說下去,『詹姆‧波特、天狼星‧布萊克與彼得‧佩迪魯──

『詹姆‧波特、天狼星‧布萊克與彼得‧佩迪魯……

將以霍格華茲的萬應室進行化獸法的秘密修煉──

『將以霍格華茲的萬應室進行化獸法的秘密修煉……』

詹姆緩緩重述著,萬應室內相當沉默,艾蜜莉的魔杖也沒有出現任何變化。

『吾等將命艾蜜莉‧瑞斗成為此秘密之守密人──』

吾等將命艾蜜莉‧瑞斗成為此秘密之守密人……

天狼星的眼睛瞪大,只見艾蜜莉的魔杖杖端,開始冒出銀白色的火花。

縛縛,密鎖心!』艾蜜莉閉上紅眼,大聲叫道。

『縛縛──等等,妳可以再唸一次嗎,我沒聽清楚……哇喔!』

不需要詹姆重覆咒語,艾蜜莉魔杖上的銀白火花頓時變成一條條緞帶般的光線,亮眼的白光照得萬應室宛如白天,彼得與天狼星忍不住抬起頭,看著那些越來越長卻又隨風搖曳的柔軟白光飄落,將他們三人與艾蜜莉的魔杖連結起來。

白光四射了好一陣子,不再增長的緞帶光線突然脫離艾蜜莉的杖端,優雅地移到動艾蜜莉的胸前,她的黑髮狂舞著,光線照得看不清楚五官,那些緞帶白光像擁有生命一樣,一溜煙地全鑽進艾蜜莉身體裡!

當最後一條緞帶消失時,緊閉雙眼的艾蜜莉毫無預警地鬆開詹姆與彼得的手,跟著雙腿一軟,倒在地毯上失去意識。

在場的男孩們全部愣住了,他們不知所措地看著倒地的艾蜜莉,然後又不約而同地抬起頭,茫然地看著彼此。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詹姆問。

『忠實咒成功了嗎?』彼得害怕地問。

『應該成功了吧,那麼多白白的東西跑到她那裡。』天狼星不負責任地推測。

『可是最後一句話我沒有跟上耶,』詹姆鬆開天狼星的手,『就是最重要的咒語部份啊。』

『也許咒語只要艾蜜莉自己喊就好了吧?』天狼星說,『看她都昏倒了,這個符咒消耗的力量鐵定很多,她應該本來就有昏倒的打算,才會叫我們到大毯這邊來。』

『那……現在該怎麼辦?』彼得著急地問,『要送艾蜜莉去醫院廂房嗎?』

『怎麼送?我們要抱著她然後一起躲在隱形斗篷下嗎?』詹姆說完便蹲下檢查艾蜜莉的呼吸與脈搏,『她應該沒啥大礙,呼吸的聲音聽起來很像睡著了在打呼。』

『不能這個樣子吧?』彼得問,『艾蜜莉幫了我們很多忙耶──』

『天知道她的忠實咒有沒有效。』天狼星說。

『哎呀,彼得,別擔心了。』詹姆扶起沒有知覺的艾蜜莉,咧嘴微笑,『現在就是那邊那些單人床派上用場的時刻囉。天狼星,快過來幫我一起抬她起來。』

『你可以用魔杖啊。』天狼星提議,『我不想碰小海以外女孩子。』

『我都抬了一半了,你就不能早點提醒我嗎?』詹姆抱怨完,鬆手讓艾蜜莉滑回地面,然後抽出他的魔杖指向艾蜜莉。

浮浮,殭屍行。

在艾蜜莉飄浮起來的同時,詹姆下意識地壓壓胸前的口袋。

一只小巧的玻璃瓶,差點從口袋掉了出來,而裡面的神秘液體,正開心地閃透著珠母光澤。

 

 

莉莉起了個大早,她坐直身子伸伸懶腰時,綠色大眼不由自主地看向一旁的床舖。

那張床的棉被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仍整整齊齊地堆疊在床尾,蓬鬆的羽毛枕頭相當飽滿,在在證明了床舖的主人昨晚並沒有回來。

『早安啊,莉莉。』已經換上長袍、梳洗完畢的布依緹‧天茍,花枝招展地走進寢室,她為了化妝無論再冷的天氣都能早早起床,但莉莉深深覺得她今天的青蘋果綠眼影十分奇怪。

『布依緹,早。』莉莉沉思了一會兒,還是決定開口詢問,『妳有看到艾蜜莉嗎?』

『啥?妳說瑞斗?』布依緹坐回床沿,從床底下拉出一個豔紫色天鵝絨外皮的珠寶盒,挑出粉紅色珍珠耳環與大紅色寶石耳環,對著鏡子比來比去,『我起床時她就不在床上了。』

『昨天我們要睡覺時,她也還沒回來,』莉莉擔憂地說,『她是不是一整晚沒回來?』

『莉莉啊,妳管她那麼多幹嘛?她被《預言家》封為「戰神」耶!就算宵禁時在城堡裡閒逛,或是跑進禁忌森林裡慢跑,都不會有事的啦!』布依緹推開附有鏡子的珠寶盒,右手拿著粉紅色耳環、左手拿著大紅色耳環,興奮地比在自己的耳朵上問道,『幫我看、幫我看,今天的妝戴紅色好還是粉紅色好?』

莉莉皺著眉頭,她很想說都不適合,除非布依緹擦掉那個可怕的眼影,但她不想破壞布依緹難得的好心情(也許跟艾蜜莉沒回來有關),只好眛著良心說:『都好。』

『那我就各戴一只吧!』布依緹開心地下了決定,莉莉撇過頭,有點悶悶不樂地盯著艾蜜莉的空床。布依緹感覺到莉莉的憂心,連忙大聲地說,『我說,莉莉啊,妳有閒功夫擔心瑞斗,不如多關心一下雪妃。』

『雪妃?雪妃怎麼了嗎?』莉莉驚訝地問,綠眼隨即看向雪妃‧默裘的床位,床舖的主人仍縮在被窩裡熟睡著,棉被隨著她的呼吸慢慢起伏。

『她前天從掃帚上摔下來後,就一直不太舒服,跟我們去活米村時也是硬撐的。』布依緹瞟了莉莉一眼,『妳都沒感覺到嗎,莉莉?』

『對不起,我真的沒注意到。』莉莉抓了紅金色相間的葛來分多圍巾披上,赤著腳匆匆忙忙趕到雪妃的床邊,雪妃整張臉都埋在棉被裡,只露出一頭烏黑的秀髮。莉莉小聲地輕喚,『雪妃?雪妃?』

『妳幹嘛吵她啊?』布依緹皺眉問道,她正忙著挑選今天要戴在頭上的毛帽,『讓她多睡一下不好嗎?』

『可是,如果身體真的出狀況的話,還是去找一下龐芮夫人比較好啊。』莉莉說,她伸手隔著棉被輕輕拍拍應該是雪妃肩膀的部位,『雪妃?』

淺橄欖綠的眼睛露了出來,但是雪妃仍將半張臉藏在棉被裡。

『妳哪裡不舒服?魁地奇比賽完不是已經去過醫院廂房了嗎?那時龐芮夫人說了些什麼?需不需要布依緹跟我扶妳去醫院廂房?』莉莉急切地問,雪妃沒有出聲,只是搖了搖頭。

『欸,莉莉,我已經打扮好了耶,需要我做苦工也在我打扮前說啊。』布依緹收好所有配件抱怨,『萬一不美了怎麼辦?』

『沒事,我沒事的。』雪妃啞聲說,她的眼神有點恍惚,『妳們醒了先去吃早餐吧,我再睡一下就沒事了,只是頭有點暈。』

『需要幫妳跟德萊斯教授說一聲嗎?』莉莉擔憂地問,她們今天一早要上的是大受歡迎的黑魔法防禦術,『還是要報告麥教授……』

雪妃搖了搖頭。

『雪妃,如果真的不舒服,千萬不要硬撐喔,』莉莉蹙著眉頭,『可以請病假,麥教授會通融的。』

『不用、都不用,』雪妃喃喃地說,『我只需要多睡一點……』

『要替妳打包一些培根嗎?』莉莉跟著問,『空腹上課會讓身體更不舒服。』

『好吧。』雪妃勉強地點點頭。

『既然已經知道雪妃需要什麼幫助了,親愛的莉莉,』布依緹突然出現在莉莉身後,手裡還拿著一大堆瓶瓶罐罐與魔杖,她咧嘴微笑,『妳可以開始梳妝打扮了嗎?』

『我以為是梳理盥洗。』莉莉面有難色地回過頭說。

『欸,莉莉,妳都已經十三歲了,怎麼能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呢?』布依緹不以為然地搖搖魔杖,『女巫的青春有限,更何況霍格華茲內那麼多男生暗戀妳,妳當然得多加注意自己的儀容囉!』

『什麼男生?』莉莉不太高興,『不要亂說。』

『哈哈,害羞囉,莉莉。』布依緹戳戳莉莉的臉蛋,愉快地說,『不知道是誰收到那束花後,不但捨不得丟掉,還去研究了一大堆符咒、魔藥,想辦法不讓那束花枯萎呢?』

布依緹邊說邊指向擺在莉莉床頭櫃上的花瓶,開學晚宴結束後出現在莉莉床上的那束鮮花仍插在裡頭,紅色鬱金香與紫色鬱金香仍綻放著鮮豔的色彩與甜美的芬芳。

『我只是……』莉莉想要辯解,卻突然被哽住。

『捨不得就說捨不得嘛。』布依緹開心地說,『妳還是很期待送花者的現身吧!讓我猜猜會是哪個帥氣的男孩子,當然小天天要先袪除囉,畢竟他有個討人厭的女友了嘛。會做這麼浪漫又肯花錢的事的,應該比我們大上幾歲吧?所以就是四年級以上的葛來分多男生──』

『好了啦,別亂猜了。』莉莉推開布依緹,臉上有著淡淡紅暈,『就算真的是男生送的,那他也該親自現身解釋清楚啊,但是都過了那麼久,一點跡象也沒有。再說男生又不能進女生寢室,所以……所以……』

『妳是想說──那束花是別的葛來分多女生,因為不明原因,比如「感謝妳」之類的,才送花給妳嗎?』布依緹翻了個白眼,『開什麼玩笑啊?這種說法太誇張了,我敢打包票,即使是三歲小孩也不會相信是女生送的!對吧,雪妃?』

『可是男生進不了寢室是事實啊!』莉莉大叫。

『他可以委託葛來分多的女生拿進來啊。啊哈!』布依緹驚呼,『若是這樣的話,那送花者的身份就有更多可能性了!雷文克勞的男生也能請葛來分多的女生送……這下範圍就擴大到四個學院了耶!』

四個學院。莉莉一聽到布依緹說出這樣不負責任的推測,心臟突然漏了一拍,某個熟悉的面孔逐漸浮現,但她連忙甩甩頭,不願面對心裡想到的第一位異性。

『但是──』

『我也覺得是男生。』

躺在床上的雪妃掀開棉被,露出漂亮但卻病厭厭的面孔,本來膚色就偏白的她毫無血色,這下看起來跟窗外的雪沒啥兩樣了。

『雪妃……』莉莉困擾地看著她。

『妳們知道那兩種花的花語嗎?』雪妃看向花瓶裡的鬱金香,但是她的目光彷彿放在更遙遠的地方。

『不知道,』布依緹坐到雪妃身邊感興趣地問道,『花語不是麻瓜的玩意兒嗎?雪妃也有研究啊?』

『嗯,』雪妃不好意思地笑了,她有氣無力地說,『我有位要好的親戚很喜歡花,小時候常聽那位親戚說些關於花的事……』

『那麼莉莉收到的那束花,是什麼意思啊?』

『紅色鬱金香的花語是「愛的告白」。』布依緹發出噁心的驚呼,莉莉則無奈地嘆氣。

『那紫色呢?紫色?』布依緹好奇地逼問。

雪妃看向露出一條隙縫的窗戶,窗外是片寒冷的冰天雪地,她若有所思地喃喃。

『紫色鬱金香的花語是──「永恆的愛」。』

 

 

莉莉與布依緹來到餐廳時,赫然發現艾蜜莉已經悠哉地坐在位置上,邊喝著黑咖啡邊無趣地瀏覽德萊斯教授規定要讀,關於滾帶落的短篇論文。

莉莉本想坐到艾蜜莉身邊,質問她昨晚的行蹤,但一看到艾蜜莉的對面坐著吵吵鬧鬧的詹姆與天狼星──他們正忙著用湯匙與湯碗互拋玉米片,彷彿在重現什麼中古世紀的大戰──立刻打消了念頭。而艾蜜莉的旁邊是結束探親行程的雷木思,他正虛弱地向彼得解釋那篇關於滾帶落的文章。

『我們坐這裡!』

布依緹拉拉莉莉的袖子,興奮地指著一票女生間的座位,莉莉皺起眉頭,那個位置離艾蜜莉實在太遠了,但不希望詹姆一大早就破壞她的好心情,莉莉還是無可奈何地走了過去。

『早起的蜘蛛精有爬蟲吃!』布依緹說著天茍家奇怪的俚語,『這個位置實在是一等一的好座位呢!』

『因為前面擺著妳最喜歡的炒蛋嗎?』莉莉看著布依緹面前一大盆奶油炒蛋。

『不!莉莉,炒蛋算什麼啊?』布依緹粗暴地勾住莉莉的脖子,戴滿戒指的右手指向前方,莉莉愣愣地順勢看去,在史萊哲林長桌處,一個褐髮男生正忙著切香腸,『瞧!這裡可以不被任何人擋住,一邊享用美味早餐,一邊欣賞實雷哥‧彼特的英姿!』

莉莉皺起眉頭,取了點炒蛋後平靜地說:『我對史萊哲林的王子沒有興趣。』

『幹嘛這麼說呀?妳不是跟史萊哲林的石內卜挺要好的嗎?』布依緹說,『還是妳比較喜歡石內卜那種特殊到無人能比的類型?』

聽出布依緹話中諷刺的莉莉不滿地用力放下刀叉,金屬餐具敲著桌面發出清脆聲響,她生氣地瞪著布依緹:『我跟賽佛勒斯只是好朋友,在進霍格華茲前就是了,請妳不要那樣說他。』

『我又沒說什麼──』布依緹自討沒趣地聳聳肩。

正當莉莉開始享用炒蛋時,上百隻貓頭鷹尖聲叫著飛進餐廳,牠們在眾人的頭頂上盤旋,然後將各式各樣的信件與包裹扔到收件者的桌上、腿上或是頭上。

莉莉看準一隻衝向自己草鴞,不慌不忙地捧起餐盤,接著一份最新出爐的《預言家日報》便掉到她的桌上。

『妳訂了《預言家》?』布依緹有點驚訝。

『嗯,』莉莉微笑,『我暑假就訂了,我們也到了該多瞭解國家大事的年紀,不過送報的貓頭鷹顯然誤會成是我的麻瓜雙親訂報。昨天去活米村郵局派了封信後,他們才終於修正收件人的名字。』

『噢,那你爸媽應該會把舊的報紙寄給妳吧?』布依緹說,『他們會使用貓頭鷹嗎?』

『麻瓜可以用麻瓜的方式寫信來霍格華茲,』莉莉說,『我的姊──某個親戚曾這麼試過。但是我想我爸媽應該會希望,等到耶誕假期結束時,我再把舊報紙帶回霍格華茲慢慢研究……』

莉莉話才剛說完,又有一隻貓頭鷹扔了東西到她桌上,她還來不及看仔細新的物件,身邊的女孩全都站了起來,大呼小叫地讚嘆,一旁的布依緹更激動得發出彷彿報喪女妖般的尖叫。

『莉莉!莉莉!是──是──』布依緹幾乎喘不過氣,她的嗓門兒大到連赫夫帕夫、雷文克勞桌的人都忍不住伸長脖子看個究竟,『是花!是花耶!一定又是那個暗戀妳的神秘男子!』

『小聲點。』莉莉困擾地說。她抽出魔杖,膽顫心驚地看著躺在《預言家日報》上的花。

這一次出現的,不像開學宴時丟在她床上的鬱金香那樣,是一大束用漂亮的紙與緞帶包裝過的花束,而是一朵孤伶伶的花,纖細的青綠嫩莖垂下十朵白色的鐘形小花。

『這個花是……』莉莉喃喃道,『鈴蘭?』

下一秒,又一隻貓頭鷹飛來,扔下一朵盛開的向日葵。

『喔喔喔喔!這次是鈴蘭跟向日葵嗎?』布依緹叫道,『雪妃沒來實在太可惜了!她一定能輕易讀出這位神秘男子想表達的意涵!不過只有兩朵……實在不太大方耶。』

布依緹話剛說完,餐廳門外又傳來吵雜的振翅著,緊接著幾十隻大大小小的貓頭鷹爪上全抓著一朵花──可能是鈴蘭,也可能是向日葵──牠們像是想告訴眾人一樣,繞著被施了魔法的天花板盤旋飛舞好幾圈,才一個接著一個將花朵放到莉莉的面前。

當最後一隻瘦小的貓頭鷹放下一朵還沒完全盛開的向日葵後,阿破‧普哥不悅地關上餐廳大門,防止又來一大票送花的貓頭鷹,耽誤學生們用餐的時間。

莉莉茫然無措地看著堆在《預言家日報》上的那些花朵,臉紅得像一旁的蕃茄醬,仍端著早餐餐盤的手不停發抖。

『那些貓頭鷹的花是給誰的啊?』

『還用問嗎?當然是葛來分多的莉莉‧伊凡啊!之前她房裡不是就莫名其妙出現過一束花嗎?』

『梅林的鬍子啊,也太浪漫了吧!我好想認識這個有心的男孩喔!』

『妳慢慢作夢吧,那個男生喜歡的是伊凡好嗎?哪輪得到妳啊?』

『真令人羨慕!我長那麼大,連一根草都沒收過呢!』

『可是這位送花者並沒有送任何卡片或字條耶,這樣莉莉也如果回應他的心意?』

『也許……這個神秘男子,還會再送第三束、第四束花喔!』

『哇喔──浪漫斃了!』

餐廳內的學生們全都交頭接耳起來,大肆討論著莉莉與她神秘的愛慕者。唯獨平時最吵鬧的詹姆四人組,反常地沉默下來,尤其是詹姆,他的臉色難看到不輸給香腸旁的醃黃瓜,他怒目瞪視著莉莉桌上的花束,一股怒火在他心裡燃燒。

『這主意真的挺不賴的呢,』天狼星感興趣地說,『我該學起來,下一次也給小海一個驚喜吧!』

『不准!』詹姆吼道,但因為餐廳實在太吵了,他的聲音變得很微不足道。

『怎麼啦,詹姆?』天狼星不解地看著好友,詹姆則氣極敗壞地站了起來,還用力推了一下喝都沒喝的麥片粥,牛奶灑了一桌。

『我先去教室了!』詹姆抱著課本冷冷地說,『你們慢用!』

說完,詹姆便一溜煙地沿著走道跑出餐廳,拋下面面相覷的三位朋友。

『他發什麼神經啊?』天狼星不滿地抱怨,『只不過是一堆花罷了,他如果真的受不了,可以主動展開攻勢啊!』

『什麼攻勢?』彼得不解,『詹姆受不了什麼?』

『也許……詹姆還沒意識到自己的感覺?』雷木思微笑地說。

『那也太遲鈍了!』天狼星不耐地撥撥瀏海,『我敢打包票,整個葛來分多……不,整個霍格華茲都看得出來他對有意思!連石內卜都懷疑那些花是詹姆送的!』

『我不曉得這件事。』雷木思皺起眉頭,『是我不在時發生的?』

『對,昨天。』彼得說,『石內卜跟蹤我們……』

『既然石內卜會懷疑詹姆,那就表示,送花的人並不是石內卜。』雷木思輕撫下巴,『也難怪詹姆會那麼生氣了,一下子出現兩名勁敵。』

『哼,石內卜算哪根蔥?』天狼星冷笑,『我如果是莉莉,我才不會選他咧。』

『但他們是進霍格華茲前就玩在一塊兒的朋友,』雷木思認真地說,『他們之間的友誼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在我看來,石內卜那傢伙除了想她以外,根本就──』

『天狼星,』雷木思厲聲警告,『不要用那種字眼!』

『那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彼得依舊狀況外,『詹姆……他究竟是……』

  『哎,小彼得,你到底有多蠢啊?』天狼星不耐地看了彼得一眼,『你該不會到現在還看不出來──詹姆那傢伙喜歡莉莉‧伊凡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