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 獸足、鹿角與花謎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Riddle of Flower

 

M.S.Zenky◎ 著

 

 

第十七章 拂曉時的大修

一頭捲曲黑髮的多皮沙傑‧魯思凡,瞪大忿怒的綠眼,粗魯地甩開孱弱的夜后,夜后失去重心,差點摔倒在地,但在她摔倒前身體卻又神奇地恢復平穩。

詹姆不解地看著眼前的發展,說也奇怪,本來替夜后做事、說話的芭涵,卻依然故我地站在原地,絲毫不在乎夜后的安危。

『多皮沙傑……』夜后低吼,『為什麼是你?』

『從頭到尾,一直都是我啊。』多皮沙傑得意地撫摸光滑的下巴,『怎麼啦?刮掉鬍子後,就不認得我啦?』

『其實我們也沒打算那麼早現身,』一個女人的嗓音在詹姆頭頂響起,接著他感覺到自己被推倒在地,那個原本抓住他的吸血鬼一步步走向夜后,取下的面具扔到一旁地上,『但是誰叫妳沉不住去,想宰了我們的孩子呢?』

『你們的……孩子?』夜后恍然大悟地看著無辜的雪妃,步履蹣跚地往後退,『妳說那個半血丫頭……是你們的……』

『啊,正確來說,是莉莉絲在外頭跟別人亂來生下的孩子。』多皮沙傑毫無顧忌地說,他狀似親暱地摟住雪妃的肩膀,『不過那又如何?反正是個那麼漂亮的女兒,我就認啦。對吧,雪妃‧魯思凡?叫聲來聽聽。』

雪妃緊閉雙唇,輕聲啜泣著。

『這麼害臊啊?』多皮沙傑捏了捏她的鼻子,哈哈大笑,『妳這個小可愛。』

『另外五個人呢?』夜后啞著嗓子問道,『還不取下你們的面具!』

『不要那麼生氣嘛,親愛的夜后,』莉莉絲趴在其中一名蒙面吸血鬼的肩上柔聲說道,『他們都是妳身邊最得妳喜愛的護衛啊,妳認不出這些年輕力壯的身體嗎?他們真的很忠心耿耿呢!』

『只不過在喝了我們賞賜的人血後,就乖乖歸順了,』多皮沙傑猥瑣地笑著,『伊莉莎白,妳不能否認,人血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了,妳真該嚐嚐看,別步上尤靼那個老頑固的後塵。』

『是啊,伊莉莎白,妳的身體受到惡咒影響,一天比一天差。不過敢跟妳保證,只要妳開始喝人血,妳根本就不需要依賴伊蓋銳王子跟他的妻子,或是急著把夜王喚醒……妳自己就能保護好妳自己囉。』莉莉絲大搖大擺地晃到多皮沙傑身邊,撒嬌似地靠在他的肩上,『只是,一個不適合坐在最上位的人,就算再怎麼努力、喝下再多的人血,也無法把握好從天上掉下來的權力。』

『所以,妳還是乖乖把王位讓給真正適合的人吧!』多皮沙傑咆哮道,下一個瞬間,詹姆、天狼星、彼得、雷木思與艾蜜莉五人終於獲得自由,多皮沙傑領著另外五名蒙面吸血鬼,兇神惡煞地朝夜后飛了過去;莉莉絲則張牙舞爪地撲向伊蓋銳,沒有魔杖的伊蓋銳只能迅速閃開,和莉莉絲在吸血族聖地展開追逐戰。

『莉莉!』詹姆大叫時才發現聲音已經恢復,他無視在空中交手以一打六的吸血鬼們,鼓起勇氣直往倒在棺木前的莉莉奔去,『莉莉──』

『詹姆!』天狼星喊道,他本想追上去,但艾蜜莉攔住了他。

『詹姆他傻了你也要跟著一起傻啊?』艾蜜莉冷冷地說,『先去拿魔杖!』

『可是夜后說,這裡是吸血族聖地,巫師的魔法沒有辦法使用──』彼得小聲地說。

『吸血畜牲的話能信嗎?吃過一次虧、上過一次當,還學不乖啊?』艾蜜莉生氣地說,『霍格沃茲是個魔法能量匯集的地方,會變成吸血族的聖地只是因為他們比巫師早一步發現這裡罷了!又不是全天下的吸血族都是在源自於這裡!還不快去拿魔杖?』

艾蜜莉吼完,領著雷木思、彼得和天狼星一行人跑向牆邊,七根魔杖凌亂地躺在地上,艾蜜莉先撿起她的黑色魔杖,然後拾起伊蓋銳的黃褐色魔杖。她回過頭,紅眼迅速找到被莉莉絲追趕到爬上石壁的伊蓋銳,艾蜜莉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嘿!草帽!接著!』艾蜜莉揮動伊蓋銳的黃褐色魔杖數下,隨後奮力地朝半空中扔了出去。

伊蓋銳靈敏地從牆上跳起,在空中翻了個筋斗,準確無誤地抓住他的魔杖,他還沒安全著地,便急著對準骴牙裂嘴撲向他的吸血鬼莉莉絲,大聲地喊道:『司芎,司踹,阿踏克,阿嗽特!』

數道紫紅色光線刺向莉莉絲的胸口,引發巨大的爆炸,莉莉絲放聲尖叫,整個人向後飛,重重地撞上石壁。

『草帽,幹得好。』艾蜜莉笑著比了個大姆指。

『哪裡,』伊蓋銳氣喘噓噓地笑著回道,『是妳丟的好。』

『莉莉絲!』專心對付夜后的多皮沙傑忿恨地吼道,他粗暴地撕破夜后的長裙下襬,夜后的長指甲則在他光滑的下巴烙上血紅的傷疤,雙方說好似地分開,分別跳向兩面相對的牆。

夜后貼在石壁上大口喘氣,藍色大眼兇惡地瞪著對面的多皮沙傑,以及那五個背叛他的吸血鬼護衛。

『芭涵!』夜后大叫,『妳在發什麼呆!為什麼不加入戰鬥?就因為對手是妳那對該死的父母嗎?妳不是很恨他們嗎?』

『哼,笨蛋,』芭涵‧魯思凡走到正中央,冷冷地笑道,『妳還真的相信我……是站在妳這邊的間諜嗎?』

『呵呵呵呵呵──伊莉莎白──』莉莉絲的聲音從瓦礫堆中傳出,蒼白的臉上沾滿了塵沙,她跌跌撞撞地爬了起來,看起來毫髮無傷,『妳以為我親愛的女兒會背叛我嗎?是,是我們讓她到妳身邊當間諜,但另一方面,她也能傳遞一些,妳刻意隱瞞我們的小秘密呢。說老實話,如果沒有芭涵以身犯險,我們恐怕無法這麼順利地把妳一個人困在湖底,然後好好收拾掉妳唷。』

『芭涵!』夜后咬牙切齒地說,『妳竟然──出賣我?』

『咦,夜后?我沒有出賣妳呀。』芭涵俏皮地歪著頭說,『我依照你的吩咐,潛入霍格華茲,找到妳曾在尼斯湖畔看過一面的漂亮女巫;也依照你的吩咐,準備妳所指定的三束花送給她,讓她的命運慢慢地與吸血鬼連繫在一起;最後依照妳的吩咐,找到了伊蓋銳王子,並把他帶到霍格沃茲古城來囉。妳說的我都做到了,不是嗎?我的父母會收買妳的貼身護衛,還混進聖地……這都與我無關囉。』

『妳──』夜后本想大罵,身體的疼痛卻令她彎了腰,咳出絲絲細血。

『媽……』伊蓋銳憂心地看著夜后,他正想衝過去幫助她時,莉莉絲忽地竄到他面前擋住去路,『喲喲喲?小伊蓋銳會叫媽了啊?真感人!』

伊蓋銳正想高舉魔杖再施展一次猛擊咒時,兩名本在對付夜后的吸血鬼護衛突然降落在他兩旁,用力地勾住他的手臂,阻止他的行動,莉莉絲大笑著伸出利爪,正要刺入伊蓋銳的胸口──

司芎,司踹,阿踏克,阿嗽特!』

三道猛擊咒分別打中兩名護衛與莉莉絲,三隻吸血鬼分別向三個不同的方向飛了出去,莉莉絲再一次撞上石壁,她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卻忍不住輕咳了一聲,嘴角淌下鮮血。

『別動。』黑色魔杖指著莉莉絲的眉心,艾蜜莉的右腳囂張地踩住莉莉絲的胸口,這個舉動讓她咳出更多的血了。

『小妹妹,妳以為憑妳的力量,可以殺死吸血鬼嗎?妳的什麼怪咒對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呢,哈哈哈哈……』莉莉絲挑釁地說。

『那是因為,』艾蜜莉綻放出最燦爛的笑容,『我還沒展現出真正的實力呀。』

莉莉絲瞪大眼睛,一道灼熱刺眼的白光從艾蜜莉的魔杖冒了出來──莉莉絲還來不及尖叫哀嚎,她的頭部已經被轟成一團爛泥,死去的身體癱軟靠著石壁。

莉莉絲!』

多皮沙傑忿像頭失控的野獸怒地吼道,毛髮濃密的手臂用力指向艾蜜莉,留在他身邊的剩下三名吸血鬼護衛立刻撲了過去,艾蜜莉來不及轉身,天狼星與雷木思連忙上前再次各施了一計猛擊咒!雖然成功擊中兩名,但還是有一隻護衛用力勾住艾蜜莉的脖子,將她拖到旁邊的石壁上,對準她的頸子準備一口咬下──

整整──石化!

吸血鬼護衛的手臂立刻垂了下來,緊緊貼在大腿側邊,渾身僵硬地從石壁朝下地摔落。原本也會跟著從高處墜落的艾蜜莉,反應很快地變出一張小彈簧墊,然後安安穩穩摔在上頭。

『艾蜜莉!妳沒事吧?』雷木思與天狼星一塊兒跑了過去,一旁攙扶著夜后的伊蓋銳驚訝地看著全身鎖咒的施術者。

『不好意思,教授,』紅著鼻子的雪妃幽幽地說,『我學不了猛擊咒,只能……使用這種小符咒……』

『幹得太好了!』伊蓋銳開心地說,『葛來分多應該為此加個二十分!』

『別高興得太早……』負傷的夜后小聲喃喃,藍眼緊盯著仍貼在對面牆上的多皮沙傑。

那些剛被猛擊咒中過的吸血鬼護衛全都醒了過來,毫髮未傷地飛回多皮沙傑身邊,骴牙裂嘴的芭涵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對著背叛他們的雪妃叫囂:『我的妹妹!妳到底在做什麼啊?妳又想違抗我的命令了嗎?』

『艾蜜莉……』雪妃雙手握著魔杖緊張地說,『艾蜜莉是我的朋友……我不能……』

『妳的朋友?她殺了妳的親生母親耶!』芭涵咆哮,『耶誕夜的晚上,我問妳為何不快點勾引伊蓋銳王子時,妳同樣也用「德萊斯是我的教授,我不能」這種句子回應我!怎麼?妳現在是在練習造句嗎?』

『他們派妳來引誘我?』伊蓋銳訝異地問。

『是的……但是……該隱,相信我……』雪妃激動地說,『我是認真的……後來我……真的……』

『多皮沙傑,你居然連女兒的幸福都賭上了?』夜后憤恨地說,多皮沙傑聞言卻放聲大笑。

『伊莉莎白,妳又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呢?』多皮沙傑反問,『妳不也是為了守住自己的地位,不惜犧牲兒子的幸福還有一個無辜女巫的未來,逼迫他們成親嗎?既然咱們倆的思維那麼接近,我的妻子又剛死去,不如妳也忘了尤靼,嫁給我吧!』

『噁心透了!』一直默默守在莉莉身邊觀察並試著治療傷勢的詹姆終於開口罵道,他將懷裡奄奄一息的莉莉交給一旁的彼得後,握著魔杖氣極敗壞地對著多皮沙傑那票吸血鬼狂吼,『你的太太才剛過世耶!你這種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的畜牲,你以為娶了夜后,就能順理成章當上夜王嗎?』

『雷木思、天狼星,』艾蜜莉看準詹姆擺施咒的動作匆忙地說,『在詹姆唸完第一個咒語後,我們再一起用猛擊咒攻擊多皮沙傑!』

『好。』天狼星幹勁十足地答道。

『沒問題!』雷木思微微一笑。

詹姆吼完猛擊咒的咒語,但因速度太慢,遠在石壁上的多皮沙傑不慌不忙地往右一閃,便輕鬆躲掉那道紫紅色的光芒,就在他得意洋洋地想嘲諷詹姆時,三道強烈的紫紅色光線筆直地射向他的腹部!他低聲哀鳴,彎腰捂住腹部,一個血肉模糊的焦黑傷口漸次擴散。

『公爵!』

『爸爸!』

失去力量多皮沙傑應聲落地,無力地躺在地上抽搐著,擔憂的芭涵快步趕了過去檢察傷口,其他四名吸血鬼護衛將她與多皮沙傑團團圍了起來。

雪妃默默地站在原地,她不知道該不該也上前關心,就在她躊躇不前時,伊蓋銳的手輕輕地搭上她的肩。

『多皮沙傑對妳生母的死毫無感覺,妳卻對受傷的他感到難過?』伊蓋銳淡淡地笑著,『我該說妳太過善良了嗎?』

雪妃沒有回答,她皺眉低下頭,夜后飄飄然地來到他們倆身邊。

『伊蓋銳,謝謝你願意喊我一聲「媽」,』夜后笑著對伊蓋銳說完後,卻又繃著臉厲聲地對雪妃說,『至於妳,妳勇敢地反抗多皮沙傑,我很感激,但妳別高興的太早──這並不代表我已經接受了妳。』

雪妃欣喜的笑容因為這續話黯淡不少,但她還是微笑著。

『呼,這下事情應該解決了,功德圓滿了吧?』天狼星擦擦額間的汗說,『好久沒有戰鬥的這麼刺激了。』

『事情哪裡解決了啊……笨蛋……』艾蜜莉冷聲罵道,她的身體突然往旁邊一歪,雷木思連忙扶住她。

『艾蜜莉?』

『我沒事,』艾蜜莉撥開雷木思的手,『剛才宰掉莉莉絲的白日惡咒太耗體力了,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你們沒看到那群護衛,都吃了那麼多計猛擊咒,身上居然一點傷也沒有,再說,天狼星,你親愛的海茵西絲到現在還沒找著呢。』

『對耶,而且也沒看到實雷哥‧彼──』天狼星清清喉嚨,『我是說,帖普。』

『不管怎樣,我們先去幫忙彼得和詹姆,替莉莉做簡單的急救。』雷木思看著又跑回莉莉身邊的詹姆說道。

『不用那麼麻煩,』夜后淡淡地說,臉上帶著神秘的笑意,『因為那個女孩其實──』

一個沉重的『砰』聲阻斷了夜后的話語,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往夜后的身後看去,想要搞清楚古怪聲音的來源時……

雪妃‧默裘像隻斷了線的傀儡木偶,渾身無力地到在血泊之中,暗紅色的鮮血流到伊蓋銳與夜后的腳邊,染紅了夜后的白鞋、染髒了伊蓋銳赤裸的腳。

『真是個傻女孩啊……替愛人的母親擋下這一擊,就能獲得對方的信任了嗎?太天真了!』綠眼暴突出來,五官變得更加歪斜猙獰的多皮沙傑,正得意地舔著沾滿血液的手。在他身後不遠處,連同他的親生女兒芭涵在內的五名吸血鬼,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雪……雪妃,』伊蓋銳不敢相信地跪下,他痛苦地將她的身體翻過來,大口喘氣的雪妃腹部破了一個好大的洞,汩汩鮮血正瘋狂地流出,『雪妃!』

『伊蓋銳,放開她!巫師孩子們,你們快點逃!別管受傷的人!快點離開這裡!』夜后一個箭步擋在所人面前,她敞開雙手像隻保護小雞的母雞,『這傢伙吸乾他部下跟女兒的血!他已經不是普通的吸血鬼了!妳們對付不了他,快點離開!』

詹姆匆忙地抱起莉莉,雷木思則扶著艾蜜莉,天狼星抓緊彼得,驚慌失措地看著夜后與模樣古怪的多皮沙傑。

『妳以為他們還活著離開這裡嗎?』

多皮沙傑抬高下巴嚎叫一聲,幾乎和一架小飛機機翼一樣長的黑色翅膀從他背上竄了出來,翅膀上長滿了銳利如獸牙的尖刺,從那些尖刺表面呈現的灰紫色來看,它們顯然是有毒的。多皮沙傑又再吼了一聲,他的身體整個強壯起來,肌肉全部鼓起,撐炸了身上寬鬆的長袍,他看起來就像麻瓜電影裡,被改造過的肌肉怪獸。

『快走!我不是叫你們別管受傷的人了嗎?』夜后吼完,飛上前以身體擋下了一掌,『啊!』

夜后撞上牆,她的左手臂上有著毒刺留下的傷口,三秒後,她頓時覺得自己的左手完全麻痺了。

多皮沙傑看也不看年輕巫師們一眼,他醜陋的眼中只存在著夜后的倒影,沉重的腳步慢慢逼近癱在牆邊的夜后。

『伊莉莎白,妳是打不過我的,既然妳不可能和我結婚,那妳乾脆感染我吧,給我永生不死的力量。』多皮沙傑柔聲說道,『反正妳也活不了多久了,為了避免讓那麼神奇的血液失傳,還是快點感染我吧!』

『休……想……』夜后咬牙切齒地罵道,『永生不死……一點……都不好……』

『那是妳不懂得享受啊,伊莉莎白,更何況妳拖著一具病厭厭的身體,哪會知道生永不死的好呢?』多皮沙傑微微一笑,『雖然我已經找到比永生不死更加完美的養生之道,妳也曉得我對於夜王的寶座更感興趣點,但是今天能這麼順利地破壞妳的計策,都得感謝我的一位巫師好朋友呢。那位好朋友要的不多,他只想要獲得永生不死罷了。所以囉──』

『休想!』夜后吼道,『你這個……和黑巫師……狼狽為奸的畜牲!』

『哎喲,什麼黑巫師?我的好朋友可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多皮沙傑慢慢說道,『黑、魔、王。』

好不容易趕到門口,卻無法打開石門逃出去的詹姆一行人,正貼著牆壁束手無策時,幾乎癱在雷木思身上的艾蜜莉突然掙扎地想要起來。

『艾蜜莉,妳做什麼啊?』雷木思叫道。

『他提到黑魔王……』艾蜜莉邊咳邊說,『那隻吸血鬼跟湯姆‧瑞斗是同一掛的……我要……我要宰了他們……我……』

『妳這個樣子衝過去只會被宰,』天狼星說,『不如快點幫忙想辦法,看要怎麼樣才能打開這片該死的門!』

『來吧,夜后!』多皮沙傑單膝著地跪在夜后面前,敞開黑色的翅膀已經強壯到不符比例的手臂,『感染我吧!咬我吧!』

你作夢!』所有人猛地回頭,身上沾滿雪妃鮮血的伊蓋銳,不知道什麼時候跳上擺著夜王棺木的臺子,他伸出食指,忿恨對多皮沙傑說,『只要真正的夜王甦醒,你這個畸形的怪胎就等著領死吧!』

多皮沙傑仰天長嘯,就算他的力氣再快,也比不上伊蓋銳咬破手指,在棺木上劃道自己鮮血的速度。夜后驚喜地撐起身體,想目睹期待已久的夜王甦醒時刻,然後,伊蓋銳抬起沒穿鞋子的腳,一把踢開棺木蓋子──

 

 

當鄧不利多帶著一整隊的正氣師出現在草坪上時,麥教授心上的一塊大石終於放了下來。

正氣師們輕鬆地迎戰從湖底爬出的行屍,各個學院的學生都從交誼廳跑了出來,衝上占星天文塔觀看這場難得一見的戰鬥,原本擔心害怕的神情全都消失,換上的是彷彿欣賞一場精彩魁地奇賽事一樣的輕鬆心情。

鄧不利多快步走進城堡,教職員們立刻湧了上去,七嘴八舌地想解釋目前的狀況。但是鄧不利多只沉聲問了一句:『艾蜜莉和該隱人呢?』

教職員安靜下來,他們紛紛朝麥教授投以目光。

『艾蜜莉,帶著波特那票男孩消失了,』麥教授有些自責地說,『而我到處找不到該隱的蹤影……不過……』

『不過?』鄧不利多挑起銀色的眉毛。

『我在黑湖通道盡頭的鐵柵門前,發現昏倒的佛蘿倫斯,』麥教授認真地說,『柵門外的湖畔邊有很新的泥巴腳印,而且不止一個人,每個腳印都朝向湖面,沒有折返的痕跡。』

『這麼說,是潛到湖裡去了嗎?』魯霸‧海格一說出推測,幾名選修課的教師便輕聲竊笑。

『很有這個可能。』鄧不利多大表贊同,那些嘲笑海格的教師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可是,為什麼要到湖裡去呢?』算命學的薇朵教授不解地問,『行屍剛從湖裡爬出來,不管是那些不見蹤影的學生還是該隱,都沒道理潛進湖裡啊。』

『會不會是古城的密道?』孚立維尖聲說道,教職員們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鄧不利多沒有回答孚立維的推測,此時橡木大門再次打開,渾身被雨與汗水溼透的正氣師們走了進來,為手的黑髮正氣師正經八百地向鄧不利多報告:『校長,霍格華茲內的行屍已經完全消滅了,屍體們已經縮小,交由魔法部相關部份帶回去處理跟分析,如果發現是「誰」在使用行屍的話,會立刻報告校長。』

『好的,辛苦你們了。』鄧不利多面無表情地說。

『那麼我們留下三位正氣師巡視固守霍格華茲,其他人就先行撤隊了。』

『等等,傑克森。』鄧不利多突然喊住準備回去收隊的黑髮正氣師領袖。

『還有什麼事吩咐,校長?』

鄧不利多微微一笑,口氣輕快地問道:『你們……能對付突變過的吸血鬼嗎?』

 

 

兩個看起來和高年級生差不多年紀的女孩,毫無預警地從棺木裡一前一後地摔了出來,她們一個是金髮綠眼,另一個是黑髮綠眼,兩人的長相並不相似、氣質也不相同,卻都是擁有驚人美貌的美女,只可惜她們呆然的神情與鎖骨上方淌著血的齒孔說明了一切。

『笛兒?吉兒?』夜后驚恐地尖叫,『不──為什麼她們會──』

多皮沙傑也愣住了,他無法理解理應裝著尤靼身體的棺木,為什麼會冒出兩名已經死去的貴族吸血鬼?

站在棺木旁邊的吸血鬼王子伊蓋銳困惑地看了看倒地的屍體,然後絲毫不害怕地探頭往漆黑的棺木內部看去──

『你就是……夜后思念已久的王子,伊蓋銳嗎?』一個沙啞的聲音嗡嗡作響地問道。

『是的,』伊蓋銳不確定地回應那個聲音,『您是……夜王嗎?』

下一個瞬間,一隻野獸利爪忽地抓住伊蓋銳的臉,輕輕鬆鬆地將他提離地面。

『太驚人了,』天狼星咂咂舌頭,『吸血鬼睡個覺再起床後,會變得那麼厲害啊?』

『那個氣息,不對勁。』艾蜜莉虛弱地說,『跟多皮沙傑……沒什麼兩樣……』

一雙修長的腿,緩緩地走出黑暗的棺木。

獸爪右手用力地將伊蓋銳甩了出去,他重重地摔在雪妃旁邊。而仍是人類模樣的左手,輕鬆地攔腰抱著一名嬌小的黑髮少女,詹姆和天狼星一眼便認出她。

『海……海茵西絲!』詹姆驚恐地叫道。

『那個人不人、獸不獸又鬼不鬼的傢伙難道是──』天狼星錯愕地說。

只剩下左臉是原本帥氣模樣的實雷哥‧帖普,用它變形的右臉扯出難看的笑容,囂張地從金色臺子上跳了下來,他張開一對不輸給多皮沙傑的毛茸茸大翅膀,灰色的眼睛裡佈滿血絲。

『為什麼是你?』夜后啞聲尖叫,『尤靼呢?我心愛的尤靼?為什麼實雷哥那傢伙會在尤靼的棺木裡?』

『這都該問妳親愛的吉兒啊,』實雷哥醜陋地笑著,『喔,我忘了,她再也不能說話了,真可惜,我懷念她高超的接吻技巧的。』

『實雷哥……』多皮沙傑柔聲說道,『原來你這小夥子,跟我是同類人啊?吉兒和笛兒那兩個傻丫頭那麼迷戀你,沒想到你竟然捨得吸乾她們的血?你那懸壺濟世的雙親知道後,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呢?』

『他們不會有任何感想,』實雷哥舔舔嘴唇,『我也了他們。』

『實雷哥!』夜后怒吼一聲,提著孱弱的身體想衝上前時,多皮沙傑扯住她的長髮,輕易地將她撂倒,她的頭皮幾乎要被多皮沙傑扯起來了!

『到一邊去,伊莉莎白,』多皮沙傑甩開夜后冷冷地說,『妳現在除了流有永生之血外,已經一點用處也沒有了,閃到一邊去!』

『永生之血……嗎?』實雷哥歪著頭微笑,『正好,我就差那麼一步,只差永生之血,就能成為新一代的夜王了。我連屬於我的夜后都已經找好了呢,雖然沒有浪漫的鮮花。』

實雷哥貪婪地嗅著海茵西絲的髮香,天狼星與詹姆氣得幾乎要對他射出一百道猛擊咒。

『你們兩個,不要輕舉妄動。』雷木思制止道,『你們難道沒有發覺,他們已經不是我們認知中的吸血鬼了嗎?』

『實雷哥,你這小子還真大言不慚,躺過夜王的棺木,就等於成為夜王了嗎?』多皮沙傑冷哼。

『只躺過棺木似乎沒啥了不起,』實雷哥柔聲地問,『那麼、親手毀掉長眠中的夜王,將他的頭擰下來,身體大卸八塊後,再碎屍萬段,然後丟入烈火中焚燒殆盡……這夠了不起了吧?』

『你真的那麼做?』夜后哭喊道,她看起來瞬間蒼老許多,『你真的殺了尤靼?殺了夜王?』

『是啊,親愛的夜后,』實雷哥給了失去意識的海茵西絲一個吻後,小心翼翼地放下她,他活絡著肩頸慢慢走到多皮沙傑面前,『夜王雖然擁有其他吸血族無法比擬的力量,但說真格的,他睡著時,比一個麻瓜小孩還要好對付呢。上百年的老骨頭只要我輕輕一捏,就會碎成纖細的粉末喔。』

『不可能……不可能……』夜后無法接受地晃著腦袋,『尤靼不可能死的……不可能……』

『接受事實吧,伊莉莎白,妳心愛的尤靼已經掛了!』多皮沙傑湊在夜后臉龐說道,『現在的妳只有兩個選擇:選我、或是選那個殺了妳愛人的垃圾!以妳的能力已經無法同時打敗我們倆了,妳不如直接感染我,給我妳的血液和力量,讓我替妳和前任夜王報仇!』

『不……不……』

『夜后,妳不是一直很厭惡多皮沙傑、一直想找機會殺了他嗎?沒有力量的妳,如今可以依靠的,就只剩我了。』實雷哥著魔似地喊道,『將妳的仇恨付諸行動,狠狠地咬我吧!然後感染我吧!讓成為新任夜王的我替妳除去多皮沙傑,殲滅這個和黑巫師暗自聯繫的吸血族叛徒!』

『住口!』多皮沙傑咆哮道,『我才是新的夜王!』

『不,你錯了,』實雷哥笑著,若只看他仍維持正常模樣的那半張臉,那個笑容依然帥氣,『我才是。』

兩隻吸食同類血液、追求強大力量的吸血鬼同時張開翅膀,朝霍格沃茲古城那看不見盡頭的天花板飛去,激烈的打鬥聲自黑暗的空中傳送下來,不時落下數滴黑色黏稠的血液。

『海茵西絲!』天狼星放開彼得的手,飛也似地往倒在地上的海茵西絲奔去。

『放心,她沒事,毫髮無傷。』伊蓋銳淡淡地說,『我站在棺木旁邊時,就聽見她的呼吸聲了,實雷哥只是讓她睡著而已。』

天狼星鬆了口氣,他扶起海茵西絲熟睡的臉,然後幽幽地望向一旁摟著雪妃的伊蓋銳。

『教授,』雷木思和其他人也走了過來,雷木思改不掉習慣地喊著伊蓋銳的稱謂,平靜地坐了下來,『也許,集合我們的力量,可以治好雪妃……』

『我知道幾個古老的治癒符咒,』艾蜜莉有氣無力地說,『大家一起施展的話,絕對可以……』

『沒用的,』伊蓋銳苦笑,『再古老的符咒,也是巫師發明給巫師用來治療普通人類的魔法,那救不了吸血鬼,更何況又是混血的半吸血鬼?』

沉默籠罩眾人,就連艾蜜莉也不再開口了,眼見氣氛尷尬,伊蓋銳只好負起責任。

『莉莉呢?詹姆,你檢查過莉莉的傷勢,她還好吧?或許艾蜜莉剛才提到的符咒可以派上用唱?』

『沒有那個必要,教授,』詹姆看著依然昏迷的莉莉說,『她並沒有受傷。』

『咦?』彼得不敢相信,『可是……莉莉流了好多血耶!而且我們都看到百合花裡,伸出一把劍,劍穿過莉莉的身體……』

『那個頭髮很亂的男孩沒有說錯,』夜后不知何時出現在大家身旁,她的臉色像麻瓜使用的白紙一樣慘白,她苦澀地笑著,『那把劍,只是我加諸在百合花束上的幻覺,血液也只是一種特殊的魔藥,雖然我現在是夜后,但請你們別忘了我也是霍格華茲的畢業生。』

『媽媽,妳做這些事,弄得好像莉莉一定會犧牲一樣,都是為了要我答應娶她?』伊蓋銳愣愣地說。

『是的,這個計劃蘊釀好久、好久,我還以為它一定能成功呢,誰知道……』夜后啞然失笑,『雖然擁有夜后身份,但我顯然還是個不成熟的女巫,更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媽媽……』

『伊蓋銳,我虧欠你太多了,』夜后淡淡地說,『所以,我決定要替你做一件事。』

夜后說完,突然偎近雪妃,然後張嘴咬破自己的手腕,大量的鮮血湧了出來,滴進雪妃的口中,眾人無不倒抽了口氣。

『媽媽!』伊蓋銳驚叫,『妳這是在做什麼?』

『這是我唯一能補償你們的,雪妃是為了保護我,才會遭到多皮沙傑毒手,』夜后柔聲地說,藍色眼睛看著不斷流血的傷口,『我無法感染她保住她的性命,因為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吸血族,繼續保有永生不死的血液。但是,要救她的話,還有這個辦法。』

『就像多皮沙傑跟實雷哥一樣,喝下同族的鮮血嗎?』伊蓋銳痛苦地問。

『是的,對吸血鬼來說,最好的藥,就是我族的血。』夜后感嘆道,『當年帖普醫生就是用自己的血拯救了不少吸血族,沒想到如今他唯一的獨子,竟然……』

『但是,媽媽,妳這麼做的話,妳的身體不就──』

『我的身體早就撐不住了,體內有著三十年前戰爭時,某個正氣師殘留在我身體內的白日惡咒,那道符咒一天一天地侵蝕我的身體,永遠治不好,而我又是不死之身,』夜后微笑,『伊蓋銳,你希望媽媽在永恆的時間內,永遠痛苦難挨嗎?』

『當然不希望。』

『那就對了……』夜后說話的聲音只剩下微弱的氣音,她的眼皮沉重地蓋了下來,『好了,雪妃的氣色漸漸好起來了,我能做的……就只剩這樣了……啊,你們聽!聖地外頭有別的人過來了,伊蓋銳,我親愛的兒子,還你這群優秀的年輕巫師,你們就要得救了。』

『呃,夜后,』天狼星無奈地說,『我的耳朵聽力是葛來分多裡數一數二的好的,可是我沒聽見任何聲音啊……』

『真的有聲音,真的有啊,』夜后躺了下來,她看著沒有盡頭的天花板,輕快地說,『你們看啊,霍格沃茲古城的天空打開了,人們期待已久的晴天終於來了,當燦爛的日光照在我身上的時候,就是這一切爭端結束的時候,也是屬於我的悲劇落幕的時候。』

夜后的喃喃像是施有魔法的預言,詹姆發現自己的黑袍上,出現第一點淡淡的金色光點後,他緩緩抬起頭看著天花板時,那片混沌的黑暗正漸漸轉淡,淡到他彷彿看得見天空的藍、雲朵的白,還有久違的太陽。

在空中打鬥的多皮沙傑與實雷哥發出哀嚎,他們不再糾纏在一塊兒,反而東倒西歪地撞向牆壁,痛苦地嘶吼著。他們突變的強壯身體冒出陣陣白煙,就像肉塊放在鐵板上烤過一樣,其他早已失去生命的吸血鬼們也跟著冒煙。對吸血鬼而言最致命的武器──陽光,正殘忍地奪走他們的力量。

湛藍的天空完整地出現在眾人眼前,多皮沙傑和實雷哥像兩塊著火的隕石一樣,迅速地墜落地面。

雷木思與艾蜜莉脫下長袍蓋住伊蓋銳與雪妃的臉,詹姆打算脫下自己的給夜后時,夜后虛弱地婉拒了。

『這樣……就夠了……』

『可是,夜后,妳在冒煙耶。』詹姆難過地說,雖然他的本意是想開個玩笑,讓大家放輕鬆點。

『沒關係的……』夜后的藍眼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她尋找已久的孩子,悄悄地掀起蓋住頭部與臉部的長袍,不捨地看著母親。

數十名正氣師從天而降,他們警戒地用魔杖對準每一具吸血鬼屍體,在確定吸血鬼們全部喪失生命與行動能力後,慢慢聚集到夜后的身邊。

『伊蓋銳……』夜后的身體正在融化,看起來非常疼痛的她,卻仍笑著,隔著黑袍布料撫摸王子的頭髮,『尼斯古堡……就交給你囉……帶著雪妃回到尼斯湖去,整頓我族……』

『是的,媽媽。』伊蓋銳閉上和她母親一模一樣的眼睛。

『一切都麻煩你了,年輕的夜之王,』夜后喃喃道,她的眼皮緩緩蓋上,『伊蓋銳‧魯思凡四世……』

鄧不利多哀傷地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同時,夜后──伊莉莎白‧魯思凡,魯思凡三世的妻子,已在太陽的照耀下,結束了她的生命。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鄧不利多一反常態地沒把闖進吸血鬼爭鬥的大家,集合在他的辦公室裡,談論些關於此次事件他們所不知道的內幕,或是一些能調劑心靈的哲學思緒。但是鄧不利多這一回,只找了伊蓋銳‧魯思凡、雪妃‧默裘,還有艾蜜莉。

色彩濃郁的豔夏翩然降臨,即使這個學期已接近尾聲,而且擋在快樂暑假之前,仍有永遠不討喜的考試週,但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卻比之前開心爽朗了不少。

也許,天氣真的會影響人們的心情吧。

在燦爛的金黃日光下,走過青蘋果綠的校園草坪,穿越城堡蓊蓊鬱鬱的樹林,不一會兒,猩紅色的蒸氣火車便亮眼地出現在大家面前,月台上擠滿急著上車返家開始放暑假的霍格華茲學生。大家忙著把行李扔進車廂內、忙著尋找空的包廂、忙著與親密的好友同學們擁抱道別,一年級新生無不依依不捨地望著不遠處的城堡屋頂,然後興奮地談論詹姆‧波特等人闖進吸血鬼鬥爭的事件,其中一位葛來分多男孩不斷堅持,天狼星‧布萊克在那次事件裡,已經被感染成一隻吸血鬼了。

彼得獨自一人孤孤單單地拖著沉重行李箱,在月台上慢慢走著,他其實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拋下,明明前一晚詹姆和天狼星還大聲吆喝要一起搭火車回倫敦,雷木思也保證會幫忙彼得搬他過重的行李。可是今天早上,彼得一睜開眼睛,整間寢室已經空得只剩下穿著睡衣的他,還有仍在呼呼大睡的卜瑞登‧威樂希。

『嘿,彼得。』提姆‧甘那尼突然從火車內探出頭來,『你在找天狼星嗎?他在我前面一個包廂!』

『謝啦!』彼得欣喜若狂地提著行李衝上車,好不容易來到提姆說的包廂門口時,他卻整個人傻住了。

天狼星確實在包廂裡,他一掃和海茵西絲苦戀時的陰霾,恢復往日不輸給吸血鬼的俊美帥氣,當窗外的陽光灑在他身上時,彼得相信全霍格華茲的女孩都會迷倒在天狼星的腳下。但是,彼得不太確定這些女孩子中,包不包括一向給人女強人印象的葛來分多魁地奇隊長,提娜‧威巴斯。

然而,提娜此時正撒嬌地偎在天狼星的懷中,兩個人親暱地鼻子碰鼻子,那可怕的粉紅色畫面簡直比戶外的豔陽還要刺眼。

『怎麼了?彼得?為什麼不進去?』雷木思突然出現在彼得身後,他旁邊還跟著面無表情的紅眼艾蜜莉,彼得支支吾吾說不出話,雷木思沉默地看了包廂內部一眼後,嘆了口氣,『彼得,天狼星已經這個樣子一個月了,你應該早點習慣才對,雖然我不太喜歡他的行為,不過──』

『聽說他期末考週時,一天和一個女孩子接吻,』艾蜜莉冷笑,『和小海分開,似乎在他心上留下很深的傷呢。』

『可是……就算他想交很多個女朋友,也不需要找提娜吧?』彼得驚呼,『提娜、提娜已經畢業了啊,而且她好像想去參加職業隊的甄選……那很不穩定,不是嗎?』

『彼得,你擔心太多了。』雷木思苦笑,『說不定等車到了王十字車站時,他和提娜已經分手了呢。』

『天狼星又不是為了結婚生子談戀愛。』艾蜜莉挖苦地說。

『艾蜜莉!』莉莉的聲音與她深紅色的秀髮同時出現,她皺著眉頭不太高興地說,『妳幹嘛丟下我一個人啊?妳知道我不想單獨跟那個傢伙處在同一個空間!』

『莉莉,妳被吸血鬼抓走、差點被迫嫁給吸血鬼王子時,詹姆可是比妳的父母還要擔心妳呢。』艾蜜莉笑著說。

『我知道啊,這件事妳已經鉅細靡遺地說過一百萬次了!』莉莉沒好氣地說,『而且我的父母又不知道我被吸血鬼盯上的事,這樣比較的基準點根本不對!』

『是是是,完全不對、不對,妳說的都對,』艾蜜莉微微一笑,『莉莉,妳對詹姆的成見太深了,妳不像妳所認為的那樣,他並不是一個全身用缺點所組成的傢伙。』

『不,在我看來,他的確就是充滿缺點!』莉莉氣呼呼地說,『艾蜜莉,妳忘了他早上居然想餵我吃麥片粥耶!在眾目睽睽之下!你不覺得他太誇張了嗎?』

『挺貼心的啊。』艾蜜莉輕快地說,雷木思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好啦,天狼星和提娜已經親密完了,我們要坐在同個包廂嗎?』

『如果這個包廂會有詹姆‧波特的話,那我的答案是「」!』莉莉甩過頭,不高興地往車尾其他包廂走去。

『嗯,她大概會跟天茍待在一起吧,』艾蜜莉自言自語著,『不然自從默裘和草帽離開霍格華茲後,天茍少了可以說話的對象,安靜了不少。』

『天茍真的跟雪妃很要好耶。』彼得喃喃地說。

『那是因為雪妃太安靜了,要成為天茍的好朋友,唯一的條件就是「乖乖聆聽天茍說的每一句話」,』天狼星拉開包廂門,瞇著眼睛問道,『你們幾個要在外面站多久啊?快點進來啦!』

彼得聞言不敢怠慢,連忙鑽了進去,天狼星幫忙擺好他和雷木思的行李箱。

『艾蜜莉,那妳呢?』雷木思問道,他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

『我似乎該去保護莉莉,避免她的耳朵被天茍的聲音炸掉?』艾蜜莉平靜地說。

『也是……』雷木思頓了頓,褐眼有些飄忽不定,他做了一陣子心理準備後,才終於開口說,『那個……艾蜜莉,暑假的時候,我會邀請詹姆、彼得還有天狼星來我家玩,在添德爾村的馬茲洞……妳知道的……』

『嗯?』艾蜜莉靜靜地盯著雷木思,後者的臉頰揚起少見的紅暈。

『我是想說,如果你跟莉莉有空的話……』

『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

列車外傳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那聲音像被施過魔法一樣又大又亮,天狼星、彼得和提娜都忍不住把頭伸到車窗外一探究竟。

『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莉!』

詹姆抱著一大束由紅色鬱金香與百合花組成的花束出現,月台上就屬他最顯眼。好不容易躲進只有布依緹一人車廂的莉莉,連忙別過頭假裝不認識這個傢伙,沒想到詹姆眼尖地居然衝到她面前,然後二話不說猛然下跪。

紅色的玫瑰花瓣無預警地從天而降,一片一片地飄落月台,月台上與列車內的霍格華茲學生們都被這個人工美景給吸引住了。

『哇喔!詹姆大手筆耶!』天狼星的上半身全伸到火車外了,他驚喜地大叫,『這個是用什麼魔法搞出來的啊?』

『如果你知道它的原理,你也會替我弄一個一模一樣的浪漫場景嗎?』提娜嬌羞地問道,天狼星愣愣地看了她一眼,然後露齒微笑。

『你──你這個大笨蛋!你在幹什麼啊?』

『莉莉,聽我說──』

我不要聽!

紅色鬱金香與白色百合花花束被莉莉打落地面,她氣喘噓噓地看著目瞪口呆的詹姆。

詹姆楞了一下,下一秒,他敞開手,毫無預警地向她靠近,一步步一步步,近得莉莉都能數出他鼻頭上的汗珠了。

隨後,那附近的車廂與月台爆出一陣如雷的歡呼。

『詹姆都成功了,那我呢?』

看不到窗外『詹姆求愛實況』的雷木思喃喃地問道,艾蜜莉不以為然地冷瞪他。

『他真的成功了嗎?』艾蜜莉微笑,『你未免也太小看莉莉了。』

 

 

──《花謎》完──

 


【Free Talk】

  大家好,這裡是Zenky。不知不覺間,《花謎》居然線上更新完畢了!

  這應該是四五年(還是五六年?)以來,繼《巫祭》後終於又一次在網路公佈出M.W.P.P.系列的結尾~

  其實打從我開始把M.W.P.P.系列自製成同人本開始,在會場顧攤時往往會聽到路過的同好拿起試閱本竊竊私語(那個,我生性害羞不好意思招呼客人,真的只是顧攤而已(毆飛))。

  諸如「這個我看過也,很好看」,然後另一個說「那你要不要買」,然後另一個又說「可是網路上就看的到了耶」(那個,其實當年網路上只看的到第一集跟第二集啦)。

  咳咳,我要說的重點就是──沒錯,《M.W.P.P.》全系列,網路上都看得到。

  所以如果經濟方面真的不許可,或家裡受限較多的朋友,其實可以等待我網誌這邊的緩慢更新......畢竟這系列字數真的很多,自費印刷印出來的成本......(遠目)因而影響售價,比市面上的商業書確實要貴了點。(同人小說的價格我就不知道了,雖然一直有親友說我定價太低,問題是大部份的讀者都是學生,學生手頭比較不寬裕,我還是希望能定在大家可負荷的範圍內)

  然後,或許有人會說,「既然網路都看得到,妳幹嘛要出成同人本?」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毆),可能,想把曾經做過這麼瘋狂的事,一直讓它持續下去,並且有個甜美的結果吧?

  就像某腰斬商業誌一樣,雖然誓言著會把它寫完並在線上更新,但到最後......其他商業誌甚至是MWPP的書寫進度永遠會被我擺在那一部作品之前。

  如果沒有要求自己在寒暑假CWT出MWPP系列,或許這系列就永遠停在《花謎 第四章 斜角巷採購團》的一半了。

  總之,歸根究底就是我這個人如果不給自己要求,東西很容易放爛下去(毆飛)。

  咳咳,接下來,如果有空的話,會陸續更新第四集《飄浮的魔眼》(不過到暑假前更新次數應該不多......),手邊也在處理第四集通販,以及趕第五集的上冊。

  Zenky將會參加7/7星期六在台北舉辦的Harry Potter ONLY!目前尚未收到攤位號碼,等收到後會再上來發個正式的小廣告喔~

  以上。謝謝大家的支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