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08

- 第四章 暗室搶奪的資格 -

    本系列每週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林以寒猛地從床上坐起,冷汗莫名地占據了她的額間與後頸,劉海凌亂卻又溼漉地緊貼著皮膚。漆黑一片的房裡僅有書桌上的小檯燈幽幽點亮著,替她的臥室提供了唯一的昏黃光源。

  她難掩驚恐地轉動僵硬的脖子,原本毫無視線焦點可言的雙眼,被扔在床頭櫃上的另一道小光線吸引住,那是她升上大學後自己跑去辦的手機,正隨著急促的來電振動亮起白光。

  林以寒以手指輕輕按摩鼻梁後甩了甩頭,像是要甩掉剛才半夢半醒間腦海浮現的影像,她深吸幾口氣緩和了呼吸,才伸出手去拿那支包著白色果凍套的黑色手機──

  曾有許多不怎麼熟的學校同學,對於她使用白色果凍套,導致手機原本的樣式完全看不出來的舉動,感到非常不解。

  他們又怎麼能理解手機對林以寒來說,不過是尋常的聯絡工具,她甚至不需要有任何額外的特殊功能,像是照相機、MP3、錄影、網際網路什麼的。

  然而這支手機,除了家裡爸爸媽媽會撥打給她以外,就只剩馬車道徵信社的曾姓兄弟了。偶爾還會收到高中同學,像是邰佳燕等等的簡訊(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內容,常常是飯局邀約),在大學裡就算是系學會的幹部也不大會打手機給她。

  而她身邊自始至終沒有多少要好的同系同學,唯一要好的靈異少女周友瑤當然與手機、MSN一類的產物無緣(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周友瑤卻玩遍了各家線上遊戲)。

  瞟了眼床邊的鬧鐘,有著螢光的指針與數字告訴林以寒現在是凌晨三點四十分,離天亮還有三、四個小時,這種莫名其妙的時間到底會是誰打了她的手機?

  定睛一瞧,手機大大的螢幕上閃爍著「史上無敵霹靂絕頂聰明才華洋溢超級大帥哥」的字樣。

  林以寒先是皺了眉頭低聲罵了句「什麼東西」,下一秒則是差點考慮強行掛斷電話,但過了半晌,她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段打來,或許真的有什麼很要緊的事要說。

  她想到剛才不知道是作夢,還是自己胡思亂想所產生的影像,那害她在手機振動前驚醒的畫面……

  再次甩了甩頭,林以寒將右邊長髮塞到耳後,接起電話。

  「Good night!小丫頭!」

  「『Good night』這種話應該是睡前說的吧?這麼晚打來吵人是要討打還是討罵?」

  「唷唷唷,我們家的小丫頭說話越來越像她丈夫了,沒大沒小動不動就吐槽我!以前那個溫文儒雅、笑容可掬、體貼無比、甜美可人的徵信社祕書小丫頭呢?哭哭……」

  「哭死好了。」林以寒壓低音量,也壓低自己想對著話筒吼叫的衝動,「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我手機通訊錄上,你的名字那邊會被更改成這樣?你什麼時候動手改的?」

  「哎呀,這種事就算跟妳說『我會做喔』!妳也逮不到啦!好歹我也是附近社區三所國民小學的魔術社指導老師!」

  「我沒有心情跟你聊天,阿良哥。」林以寒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我明天一早還要跟瑤瑤到市立圖書館找資料。」

  「那麼美好的聖誕節假期不跟妳丈夫一起溫存啊?」

  「溫、溫什麼存啊!亂說話!再──見!」

  「啊啊!丫頭別掛我電話!我真的有要緊事要說──」

  「快說啊!」

  「妳手邊有電腦吧?開機後隨便打開一個網路瀏覽器。」曾伯良的語氣從一開始的玩鬧戲謔瞬間嚴肅起來,他這種整個人瞬間改變氣質的能力,就像演技高超的專業演員一樣,每一次都令林以寒感到吃驚與措手不及。

  林以寒爬下床,走到書桌前坐下,搖晃擱置在桌上、正執行磁碟重組執行到一半的筆記型電腦。

  那臺和曾仲行一起玩「夢不落島On-line」熟稔起來的老舊筆記型電腦,已經被妹妹搬去她的房間了,而林以寒替自己分期付款買了臺可以隨身帶著走的迷你筆記型電腦,無論去哪兒都可以寫報告、寫稿子,不過在去徵信社工作時她並不會帶著它,而是用徵信社的公司電腦寫稿。

  不知道為什麼,待在那個亂七八糟的徵信社辦公室寫作,比她在家裡反鎖著門閉關書寫、或是到寧靜無人的校內圖書館以筆記型電腦寫作,都還要能夠專心。

  「開了,然後呢?」林以寒看著臺灣最大的入口網頁首頁,小聲地對著手機另一頭問道。

  「搜尋『棲瞳鎮』。」曾伯良有磁性的嗓音說。

  林以寒的背脊突然一陣寒意,她以為曾伯良所說的正是幾個小時前聚餐討論的「七瞳」,但對方很快地推翻了她的想法。

  「『棲息』的『棲』、『瞳孔』的『瞳』。」

  林以寒改以左手拿手機,右手敲打鍵盤後,握著滑鼠點下「搜尋」──

 

  棲瞳鎮 搜尋結果約760個,以下為1-8個,-0.29秒

 

  「是要點選『棲瞳鎮綜合論壇』嗎?」 

  林以寒快速看了第一頁的搜尋結果,只有第一個搜尋結果是一名為「棲瞳鎮綜合論壇」的網頁論壇,其他搜尋結果都只是文句正巧有這三個字而已,比如什麼「找到稀有鳥類『棲』息地,專家雙『瞳』瞪大」之類的,和「棲瞳鎮」三字一點關係都沒有。

  「嗯,進去後登入這個帳號密碼,」曾伯良一個字一個字緩慢清晰地說,「帳號是『Player3』,密碼則是『xu6pu3c06』。」

  「第三個玩家?」林以寒看著不怎麼舒適但還滿有特色的論壇首頁,找到登入頁面後,慢慢敲下帳號,在她低頭看著鍵盤輸入密碼時,手臂上突然冒起一顆顆的雞皮疙瘩,她向曾伯良問道,「伯良哥,那個密碼是誰設置的?」

  「妳登入後就知道了。」

  頁面開始跳轉,很快地她又回到棲瞳鎮的論壇首頁,但不同的是許多原本顯示為「私密版塊」的版面,都已經可以看到裡面最新的動態,像是最新回應的文章、回應的網友與時間等等。

  在網頁接近頂端的中央,一個顯示為「您有新訊息」的文字與一枚眼球小圖不停地閃爍著。

  林以寒的印象中,似乎在網頁論壇裡也有著類似手機簡訊那樣的系統設計,便於管理者和一般論壇會員聯絡通知,也讓會員網友間的聯絡更為私人隱密。

  屏住呼吸,她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那行閃爍的文字,這個論壇的版本並沒有短訊息標題的欄位,而是直接截取訊息前幾行的內容,作為首頁顯示的未讀訊息提示使用。

  

  親愛的林以寒小姐,妳好。這是一封帶著萬分誠摯的邀請函……

  

  「這是什麼東西?」林以寒喃喃自語著。曾伯良沒有回話,手機裡隱約能聽見他壓響打火機的聲音。

  滑鼠游標移到那連結上變成一隻雪白的手,林以寒二話不說點選進入。

  「啊!」

  她的頭部毫無預警地感到一陣刺痛,那痛就像有人拿了什麼利器,硬生生敲入她的腦殼中一樣,她無法克制地驚叫一聲,整個人抱著頭彎下腰,左手緊握住的手機傳來曾伯良的聲音。

  「丫頭?」

  本以為曾伯良會揶揄自己,他的語氣卻與林以寒想像的全然不同,他像是隔著話筒也曉得林以寒是因身體不適發出叫聲,而不是因為其他的原因。

  「沒事……」林以寒咬緊牙關回道,她的頭已經不疼了,不過原本已乾了一回的冷汗又冒了出來,「今天晚上頭不太舒服,沒事的。」

  「頭不舒服?頭痛?」

  「差不多。」林以寒隨口回應道,她抬起頭趴在書桌上,論壇的訊息頁面已經載入完成了,「我看一下那封什麼邀請函短訊息的內容。」

  

  親愛的林以寒小姐,妳好。這是一封帶著萬分誠摯的邀請函。

  恭喜妳已經成為這場遊戲的第三名玩家了。

  在棲瞳鎮上,許多鎮民都渴望成為這場遊戲的玩家,而妳,不需要通過任何的選拔與考驗,直接擁有了玩家資格。

  妳可以愉悅地參與、也可以沉痛地拒絕,但是任何結果都與妳所作的決定息息相關。

  關於遊戲盛宴的詳細內容,我將以其他的方式轉達給妳。

  

  棲瞳鎮長

  

  「丫頭,看完了嗎?」似乎是聽林以寒久久不作聲,曾伯良猝然問道。

  「這是什麼東西?」林以寒來來回回讀了好多次,還是不懂自己是獲得了什麼東西的資格,但最讓她困惑的,是對方竟然曉得自己的本名,將自己與一個她完全沒接觸過的網路論壇連接在一塊兒。

  「邀請函,某個活動的邀請函。」曾伯良淡淡地說,「我和高正也有,分別是Player1Player2。我想我們收到的邀請函內容除了名字不同外,目前都沒有什麼不一樣之處。」

  「你和高警官的也是署名為『棲瞳鎮長』的人寄的嗎?」

  「當然。」

  「他是誰?」林以寒在論壇上搜尋了「棲瞳鎮長」這個帳號名稱,看到的資訊也只有「論壇管理員」、「發表文章數目」之類的玩意兒,甚至連信箱、性別都沒公布出來。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曾伯良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他跟著指示林以寒說,「丫頭,妳到『本鎮公所』母版下,尋找『活動大廳』,那是這個論壇自己舉辦活動時,張貼活動公告的專屬版面。」

  「嗯,進去了。」林以寒點了點頭。

  「整個討論文章中,最上方區塊不要管他,那是論壇每個版面都共通的置頂文章區,妳看到下方區塊裡,最新發表的一篇文章。」

  「下方版塊的第一篇嗎?」林以寒依照曾伯良所說的,認真轉動滑鼠滾軸翻找,「伯良哥,你指的是『棲瞳鎮冬季度假版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嗎?」

  「沒錯!就是那個!點它!」曾伯良的語氣又興奮起來,情緒彷彿瞬間被「南方小島」和「一百萬」給感染了。

  林以寒仔細地閱讀那個活動公告的內容,整體的公告格式並不像一般學校活動、政府或是什麼團體舉辦的活動那樣,將活動主旨、辦法、獎勵、日期、地點、注意事項等等種種資訊寫得清清楚楚、條理分明,而是先用一小段的現代詩開頭,營造出夏天海邊的感覺後,跳出一幅豔陽高照的沙灘風景照,下方才用平時常見的網路書寫那樣,極度口語散文式地寫出活動內容。

  就如同這個活動的主題一樣,活動內容也符合地要選出十三名幸運的論壇會員,也就是他們自稱「鎮民」的網友,在明年農曆年前,前往某個南方私人小島參加度假網聚──

  這個度假網聚好像是棲瞳鎮論壇創立以來,每年冬夏各舉辦一次的旅遊網聚活動,這種活動讓林以寒不由得猜想,論壇背後是不是有著什麼財力雄厚的公司集團撐腰。

  看著主文公告下方,其他鎮民的熱烈討論文章,林以寒依稀看出這一次的度假網聚,和以往的度假網聚極不相同。不僅參加人數大幅縮減,減少成十三名會員,還得經過篩選取得資格。

  據其他資深些的鎮民說法,以前網聚幾乎是有報名就可參加,而度假網聚在今年夏天首度舉辦,每一個版面的版主、副版主和論壇其他幹部,只要有空都可免費參加,一般會員也有二十名的資格。

  不過今年夏天舉辦的度假網聚需要繳付報名費,而明年的冬季度假網聚什麼費用都不需付,更重要的是──

  在這一次的網聚中,將由十三名參加者彼此競賽,有機會獲得一百萬新臺幣的高額獎金,甚至還有其他精美好禮……

  這麼誇張的活動獎品,也在棲瞳鎮其他版塊裡吵得沸騰,有些鎮民激烈反對大家參與這個活動,認為世界上沒有這麼好的事,活動背後絕對另有隱情,一百萬獎金說不定也不是真的獎金,而是論壇上使用的虛擬貨幣。

  不管各派鎮民如何看待這個「棲瞳鎮冬季度假版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的活動,大部分耗在棲瞳鎮論壇時間很久的會員們,全都躍躍欲試地投了報名信給棲瞳鎮長,等著參加第一階段的資格賽。

  「伯良哥……」林以寒吞了口口水,腦子裡的疑問變得更多了,「我們拿到的玩家資格,就是這個一百萬爭奪戰的資格嗎?」

  「棲瞳鎮長的邀請函裡並沒有提到,我讀過包括其他版面在內的所有活動公告,就屬這個活動最為接近。」曾伯良自然地回覆道。

  「事實上其他版面的活動本來就該排除才對,畢竟邀請我們的人是使用『棲瞳鎮長』的名義邀請,別的版面活動主要負責人不大可能是論壇最高管理員。」

  林以寒沉靜了一會兒,右手食指靈活地轉動著滑鼠中央的滾輪,細微的嘎吱嘎吱聲隨著她手指的速率在寧靜夜裡作響著。

  「你會去嗎?」林以寒開口問道,她覺得自己的喉嚨有些乾燥。

  「怎麼?丫頭看到一百萬心動了嗎?」曾伯良說完呵呵笑了幾聲。

  「不是,我只是覺得整個狀況很怪──伯良哥那兒拿到三組這個論壇的帳密,來路不明的帳號卻用我的本名配合鍵盤上的英文字母組合出密碼,邀請我們參加一個在網路論壇中也是怪異到極點的網聚活動,還有機會獲得一百萬!我在想──」

  林以寒像是想緩和緊張的情緒般說道,「會不會是詐騙集團?要不要報警?」

  「傻丫頭,我們身邊不就有個刑警嗎?」

  「也是……」

  「丫頭,」曾伯良頓了一下,他認真地說道,「妳不好奇我怎麼得到這三組帳號密碼的嗎?」

  「正想問呢。」林以寒揉揉眼睛後,關了筆記型電腦,倒回軟綿綿的床上。

  「剛才高正載我回家時,在徵信社樓下,一個遊民給我的。」

  「遊民?」如果曾伯良不是用那麼正經的語氣說話,林以寒一定會以為他在開玩笑,「遊民有地方上網?還會玩論壇?」

  「是呀是呀,那遊民趴在高正的愛車上,頭不停地撞擋風玻璃,撞到頭破血流後,挖出自己的雙眼,用他的眼睛沾他自己的血液,在高正的車窗玻璃上寫下這三組帳密。」

  「伯良哥,你說的……是……」

  「是真的。」曾伯良斬釘截鐵地說,「高正正在樓下處理呢,那名挖眼的遊民被一輛根本不會經過我們附近大路的砂石車碾斃了。」

  「所以……」林以寒的眼睛骨碌碌地轉著,不好的推測在腦中萌生。

  「另外妳有空可以看看這個論壇的『私家偵探』版。」

  「那是棲瞳鎮論壇自己開設的網路徵信社嗎?」

  「不是,」曾伯良輕聲笑了幾聲,「那裡面有著關於『馬車道徵信社』滿滿的討論串喔,我們一起經歷過的各種稀奇古怪的案件,在上面都有詳細的資料和熱烈的討論呢,以後妳要建檔直接到那兒去找好了。

  「對啦,就連之前妳被女鬼吳月惟糾纏的『修羅道事件』內幕也有喔,還有人快幫我老弟、妳丈夫辦起後援會呢。」

  「太誇張了!怎麼可能?」林以寒驚訝地又再度從床上坐起。

  「當初鄧肯就是在這個論壇看到我們的資訊,才會跑去上次的同人誌販售會現場碰碰運氣。」

  「伯良哥,那個叫棲瞳鎮的論壇到底是怎麼回事?」林以寒有些無措地低著頭,各種思緒在腦中不停翻攪,「總覺得……總覺得……它好像一直默默地……和我們牽扯上……」

  「這個問題,」曾伯良又停頓了一會兒,林以寒猜測他可能在吐煙,「丫頭啊,妳也猜得到答案吧?」

  「答案……」

  林以寒抿薄雙唇,大大眼睛緊緊閉上。

  如女孩般柔順的烏黑長髮不像往常她印象中地綁成一束,而是輕柔地自肩上披了下來。一張蒼白清秀的面孔,對著她漾起笑靨,那笑令他的雙眼瞇成彎月,誰知道那對眼睛的背後,藏著不為人知的可怕力量?

  「是齊嵐吧。」

  林以寒近乎嗚咽地低聲吐出這句話,她的頭又開始痛了,這一次連好久沒有跳動的眼皮也跟著瘋狂跳動。

  不知道為什麼,今夜齊嵐的臉不停地浮現在她的腦海,像是作夢夢到,也像是在她闔眼時,他就出現在他床邊緊盯著她看似的,每每齊嵐的臉一浮出,她的頭便彷彿受到無形的銳利凶器狠狠穿刺,每一次的攻擊都比之前那次更深入、更嚴重、更加痛苦。

  「論壇的名字也頗有他的風格,取自『七之瞳』的諧音,而且如我所推測的,他把妳視為國分早苗的替代者。」

  「可是我不是啊……」林以寒虛弱地喊道,頭部的刺痛越來越嚴重,這回比剛才任何一次都要持續得更久更久,她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講出那個名字的緣故,那個人的其中一對眼睛可以控制別人的心智……

  「丫頭,妳的聲音聽起來不對勁,」曾伯良關心道,「抱歉這麼晚把妳吵醒,妳還是快點睡吧,接近學期末,大學生不是各個都在忙碌、爆肝嗎?」

  「那這個邀請函、還有冬季網聚……」

  「我和高正會負責調查,決定採取什麼行動後再通知妳,妳可別又擅自作主,莽莽撞撞地跑去回信說要一個人參加啊!丫頭,妳和之前的妳不一樣了,身邊又多了個我家笨老弟死命疼著妳。」

  「我知道。」

  林以寒咬牙,用盡力氣提出最後一個問題。

  「那麼……這件事……能告訴仲行嗎?他、他是我們之中唯一沒被邀請的……帳密、帳密不是只有三組?」

  「這個嘛……」

  曾伯良沉吟了五秒,幽幽地給了林以寒這樣的答案。

  「妳自己衡量看看吧。」

  

  騎著摩托車,曾仲行難得獨自一人在空蕩蕩的街上亂繞。

  聖誕節他也難得起了個大早,本來打定主意要替林以寒買個速食店的昂貴早餐送去她家,陪她吃完後再一塊兒到郊外走走,豔陽高照的冬季對臺北人來說非常難得,更何況又是個只有他們就讀的大學放假的節慶假日?

  曾仲行約在上午八點半踏進離林以寒家最近的麥當勞,他撥通電話想給她來個Morning Call,沒料到接手機的卻是周友瑤,她用她一貫飄忽不定的語氣說出林以寒去了洗手間、她們人在森林公園對面的市立圖書館做報告,可能要在那兒待到傍晚。

  掛掉電話後,曾仲行買了一份豬肉鬆餅的早餐套餐和熱咖啡,跨上摩托車在附近閒晃。一方面曬曬太陽,另一方面,他還沒拿定主意要帶早餐回宿舍吃,或是到也在附近的徵信社吃。

  即使一路上金色的陽光曬得他很溫暖,卻也曬不到內心那一點點小小的失落,特別是周友瑤說的那句「她沒有告訴你嗎」。

  他也很清楚林以寒的個性,她本來就不是那種什麼事都一古腦兒地朝自己身上倒的女孩子,就算有心事也會想藏在心裡自己默默承受、靜靜解決。

  就像之前潛進齊嵐家荒廢的別墅,解救了那些網路模特兒後,目睹不小心被馮竣茜緊緊抱住的自己,她臉上的喜悅與期待瞬間被陰影遮住,最後什麼也不說地轉身跑開。

  不過像當日行程這種事情,而且又是假日的行程,不是平日上學、上班那種規律行程──應該可以稍微提一下、說一聲吧?

  昨天平安夜下午他們一塊兒去看了電影、在東區兜兜繞繞、再前往韓式燒肉店聚餐、送她回家,相處的時間都快十二個小時了,關於和周友瑤相約做報告的事,她隻字片語都沒提到。

  這讓想送早餐的自己像個大傻瓜。

  他決定不回寢室了,免得在學校撞見不想撞見的人,更免得室友馬世勳中午睡醒時,劈頭就嘲笑自己沒約會。

  摩托車拐進小巷子,小心地穿越菜市場,曾仲行抄了捷徑,不一會兒便來到徵信社藏身的老舊公寓前。

  停好車子、取下安全帽後,他先被巷口大馬路上的採圈痕跡吸引住,又被公寓門邊不遠地上、一點點沒清洗到的黑色小點抓住目光,那看起來像是血跡。

  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了嗎?曾仲行在心裡自問,開了一樓大門,緩緩爬上位在四樓的徵信社。

  貝殼風鈴一如往常清脆作響,今天可憐的紅貴賓Ishioka吃得飽飽的,窩在沙發上呼呼大睡,曾伯良難得好心地給牠自己穿舊的泛黃汗衫當被子,連曾仲行走進門也沒注意到。

  辦公桌背後,可以看見隔壁國中操場的方形大玻璃窗並沒有拉上窗簾,凌亂的辦公桌上東倒西歪地擺著兩杯空豆漿紙杯,印有永和豆漿字樣的塑膠袋掉在地上,吃一半的燒餅擱在還沒閱讀過的今日早報上。

  曾仲行走到親哥哥放滿Cosplay服裝、道具和裁縫用具,一個活像倉庫的Cosplay個人工作室門邊,裡面的服裝一件都沒少。

  從地上與前天一樣雜亂的程度判斷,曾伯良應該是一早就匆匆忙忙出門了,而且出門的原因、前往的地點都不允許他做太誇張的打扮,辦公桌上的兩個空杯很有可能代表著,不久前有另一個人來找他,兩人一塊兒出門了。

  曾仲行覺得那人應該是高正杰警官,他們大清早不在,或許和剛才看見的血跡有關?

  也有可能是流浪貓狗,或是老鼠的血跡。

  曾仲行於心中做了另一種解釋,他坐到被冬日曬得暖呼呼的附輪辦公椅上,對於自己開始出現大量刑案方向的思想,不由得露出有些傻氣的微笑。以前會作這種推測也都是看了新聞導致,如今自己怎麼開始動不動都要胡亂推理一番?

  在辦公桌上清出一塊空間,曾仲行將熱騰騰的早餐一一擺好,準備享用。他喝了口味道普普的美式熱咖啡後,右手握住滑鼠搖了搖。

  果然,一進門就聽見主機運轉的聲音比平常多又大聲……曾仲行看著眼前從漆黑轉變成花白的電腦螢幕暗暗想著,每次出門都那麼隨性,會離家幾天都不知道,這種老舊電腦還敢成天開著?

  曾仲行把奶油與糖漿小心抹在鬆餅上,不使用刀叉,徒手將豬肉片放進兩片鬆餅之中,像是三明治、漢堡之類的享用起來。他右手始終握著滑鼠,但當眼睛看清楚螢幕上展示出來的畫面後,他再也沒有移動滑鼠了。

  曾伯良離家前,電腦螢幕停留在「棲瞳鎮綜合論壇」的「活動大廳」版,一篇名為「棲瞳鎮冬季度假版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的文章上,下方工具列上還有縮小的Word文件,名稱也跟這文章相同,曾伯良似乎將這篇文章作了備份儲存起來。

  曾仲行咬著鬆餅,看完了這個詭異的活動,他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只是也贊同部分反對參加這活動的會員意見──一個小小的網路論壇,哪來的一百萬獎金?

  活動本身疑點太大,可行性太低,也讓曾仲行失去仔細研究其他相關討論的動力。

  他轉而點入哥哥的帳號資料裡,想知道像他哥這種怪人,和馬世勳那種血氣方剛的大學生,到底為什麼都會被「棲瞳鎮」這個莫名其妙的網路論壇吸引?又都用這論壇做些什麼……

  進入會員中心的個人資料後,曾仲行又感到一次失望,曾伯良的帳號是新的,什麼特別的資訊都沒有,像是「最愛版塊」中,馬世勳就塞滿了一堆關於成人影片的討論版,但曾伯良的卻是空蕩蕩的。

  最讓曾仲行失望的,是他那奇怪的哥哥,居然取了「Player1」這麼無聊的帳號。

  或是說?這根本不是他的帳號呢?曾仲行心想,游標移到「短消息」連結上。

  也許是新委託人的帳號,或是為了調查什麼案子,才匆匆註冊的……

  這樣的念頭剛起,又瞬間被曾仲行自己打破了,豬肉鬆餅才咬了一口,他的左手便懸在半空中。

  

  親愛的曾伯良先生,你好。這是一封帶著萬分誠摯的邀請函。

  恭喜你已經成為這場遊戲的第一名玩家了。

  在棲瞳鎮上,許多鎮民都渴望成為這場遊戲的玩家,而你,不需要通過任何的選拔與考驗,直接擁有了玩家資格。

  你可以愉悅地參與、也可以沉痛地拒絕,但是任何結果都與你所作的決定息息相關。

  關於遊戲盛宴的詳細內容,我將以其他的方式轉達給你。

  

  棲瞳鎮長

  

  「難道說……」曾仲行開啟電腦裡一種可以破解密碼星號,看出米字或是黑圓圈原本是什麼字的小程式後,得到Player1的密碼,曾仲行看著那行字喃喃唸著,「258201305328258201305328,這是中文電碼的『曾伯良』……」

  曾仲行突然靈機一動,登出Player1的帳號後,回到登入頁面,在空白的帳號處打下「Player2」,開啟一個中文電碼的搜尋網頁,輸入「高正杰」三個字的中文電碼。不一會兒帳號便登入順利,立刻跳轉到首頁,曾仲行趕緊打開Player2的短訊息信匣。

 

  親愛的高正杰先生,你好。這是一封帶著萬分誠摯的邀請函……

  

  「果然也有。」

  曾仲行大口大口狼吞虎嚥地解決掉豬肉鬆餅,隨便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擦手後,專注在電腦螢幕上,整張臉幾乎貼了上去。他像是想到什麼,突地抬起頭,忍住手指的顫抖,在鍵盤上打下Player3,以及「林以寒」的中文電碼……

 

  登錄失敗,您還可以嘗試4次……

 

  曾仲行鬆了口氣,既然沒有林以寒,那Player3會不會是自己?或是根本沒這個安排?

  從「棲瞳鎮」的諧音,到「私家偵探」版面裡大量關於馬車道徵信社的詳細討論,曾仲行壓根不相信這個論壇和齊嵐毫無關聯。

  現在又在這個「玩家」帳號裡看到那種摸不著頭緒的短訊息,他怎麼樣都無法不想到昨天晚餐時,曾伯良將與齊嵐的對決稱為「晚宴」,而照他所說的,齊嵐又只想遊戲人間,對於所有人事物都只抱著「好玩」的心態而已。

  那麼使用了「玩家」字眼,替曾伯良與高正杰申請「棲瞳鎮」帳號的行為,好像還滿符合的?

 

  登錄失敗,您還可以嘗試3次……

 

  「我也沒被算在那之內嗎?」曾仲行喝口咖啡自問,「還是密碼不再是中文電碼?畢竟中文電碼似乎是老哥他們的共同記憶。」

  皺起眉頭,曾仲行突然在Player3下,以未切換成中文的輸入法方式,輸入了「林以寒」的名字。

  登入成功的字眼浮現,短訊息匣裡也有一模一樣的邀請函,曾仲行咬著唇,改嘗試登入「Player4」的帳號,但中文電碼的自己名字無法登入,「y/5j/4c;6」這個密碼又不吻合論壇系統允許的密碼字串。

  曾仲行將後頸靠上椅背,絕望地閉上雙眼。

  「這種害人又誇張的晚宴就讓給老哥你和高警官去參加吧,我和以寒可不想牽扯進去。」

  「噗,是啊、是啊,你是不用牽扯進來,但是丫頭恐怕不能。」

  「他將以寒當作什麼早苗?」

  果然如此,自己果然被排除在外了。

  種種跡象都顯示出,林以寒將代替國分早苗的位置,曾伯良三人組中唯一喪命的一員。

  「可是以寒不是早苗啊!」曾仲行對著天花板罵了一聲,沙發上的Ishioka嚇得跳了起來。

  他討厭這種感覺,明明自己是林以寒的男朋友、最親密的人,卻在這種緊要關頭派不上用場、被排除在外,眼睜睜看著女朋友一步步陷入危機中……而且……

  「她看過邀請函了。」

  曾仲行看著Player3的上次登入資訊,IP與Player1,也就是曾伯良使用的登入IP不同,但登入時間差不多,由此可知,Player3的登入不是曾伯良做的,很有可能就是林以寒自己登入的,那邀請函也被讀取過。

  「這樣重要的事,為什麼也要瞞著我?」

  曾仲行有些惱怒地一口氣關掉所有瀏覽器視窗,氣憤自己的無能與無可奈何,像喝酒一樣一口氣飲盡難喝又冷掉的美式咖啡,雙手環在胸前,瞪著電腦螢幕上塞滿圖示的桌面發愣。

  被夕陽染成昏黃的山、隨風擺動的野草、振翅歸家的麻雀、悄悄攀上天幕的月亮,半山腰大馬路旁空蕩蕩的公車站牌前,他故作平靜地在她耳邊喃喃,其實心裡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卻因為羞怯與畏懼,最後只做了回想起來很怪的告白。

  他仍記得那天林以寒在自己懷裡的觸感,那時候她的頭髮被風吹得凌亂,髮絲卻不停搔弄著自己的面頰。

  即使在一起到現在,當他每晚倒在寢室床上,準備進入自己熱愛的思考時間時,她的香氣仍繚繞在自己身邊無法散去,他總無法專注思考一些事情,心思全被林以寒占據,那是他跟之前女朋友交往時,從未發生過的事。

  被稱為例行公事的約會、每次見面必有的爭吵,都被吐槽式的小鬥嘴,和她講不過人時鼓起來如同河豚一樣的可愛表情取代。

  「妳願意成為我生命最重要的那個人嗎?」

  既然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怎麼可以若無其事地放著她走入齊嵐布下的遊戲裡?

  縮小在工具列上閃爍的Word文件夾,再次引起曾仲行的注意。

  「『棲瞳鎮冬季度假版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曾仲行皺起眉頭,托著下巴再次詳閱那份被備份下來的活動公告,「『一百萬』、『爭奪』……像遊戲一樣嗎?」

  坐直身子,他重新打開IE瀏覽器,很快就在「我的最愛」中找到「棲瞳鎮」的網址。

  暖呼呼的冬陽毫無預警地消失,厚重的灰雲從北方速度飛快地過來,不一會兒便遮住了整片天空。

  曾仲行不多作考慮,在登出Player3帳號的同時,他迫不及待地點擊進入「註冊新帳號」的頁面,然後像回想起什麼似的,迅速於帳號欄大剌剌敲下──

  「曾仲行」,這三個中文字。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