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我與染上夕色的妳_小封面.jpg  【重要公告】 關於我在惡鬼經營的補習班|封面2023.png

最新作品《褪色的我與染上夕色的妳:九色曼荼羅遊戲》(台灣角川)2023/9/21 正式出版!

聯繫我、購買書籍請點傳送門:https://portaly.cc/mszenky

原創小說都在台角平台【Kadokado角角者】

讀書與工作心得會在【VUCOS方格子】

懶得追蹤不同平台的話,可以關注「Facebook臉書專頁」或是

Instgram(日常廢文限時動態較多請斟酌)」更新都會附上連結方便點選。

 


 

 

這些年也短暫用過幾個創作網站,最後沒想到會在角角者落腳,主要原因之一可能是平台的UI單純、直觀、圓滑吧,我在電腦、iPad跟手機上觀看文章都覺得滿舒適的。只好加入時剛好爆發徵文炎上事件⋯⋯老了對這些事就也圍觀看看而已,畢竟關掉網站後該過的人生比這還苦呢孩子們(?),真是青春有活力啊。

角角者上一月前會以日更連載青春校園日常小說《委託前請詳閱十分鐘說明書》為主,每日大概11點前後更新。

此外每個週六晚間六點固定發布難以分類的去年復健練筆的言情(?)短篇《異世界轉生事務局~死後成為社畜的我,與掌管異世界轉生事務的同居人~》

《惡補》也將以比較符合這個時代(?)的書名《關於我在惡鬼經營的補習班打工的那些事》進行填坑,目前會先將外篇與已完成的第二部一二集更新上去,應該要等《說明書》告一段落才能繼續寫下去(也要我救回舊電腦裡的檔案⋯⋯其實包含有貼在這個網誌上、出書版原稿還有所有的大綱設定都卡在開不了機的舊電腦裡)。

 

由於平時還有許多其他事物要忙,現在規劃是最多同時寫「一部新作+一部舊作」,之後如果心有餘力時間有夠,再看看同時能趕幾部。

對了,我後來選擇角角者還有另個原因——我挺喜歡它類似YouTube廣告分潤的設計,雖然用手機滑著讀文時,會因為跑廣告而卡卡的(可能我手機太爛?),但是這些廣告會分潤給作者,也就是說我就算沒有設定文章付費(全部開免費給大家看),也還是能有微薄的⋯⋯幾毛幾角收入?我是覺得這年頭,就算儲值購點滿容易的,但願意去購買點數看文章的人感覺很少⋯⋯仔細想想自己打手遊都當寧可當免費仔努力肝下去了⋯⋯有些平台底下會設置類似斗內鍵的東西,但看完會去按它的人,大概也只有平台上其他的創作者了,到頭來還不如就是卡廣告進來。

同人誌訊息也會以粉絲專頁公佈為主⋯⋯因為住所的變動(年底明年初又要再變動)還在苦惱要如何重啟執行。

目前現在最常用的是IG,IG訊息回覆會最即時,有要事無要事都可以透過IG找我。

 

我曉得自己有需多積欠大家的東西要償還,但也還是任性地依照自己的腳步來做。

很不希望又回到不久之前,變成那個將近五年無法寫屬於自己的故事的自己。

 


|以下都是些自我抒發的任性廢文|

這一次能夠打起精神不再恐慌不再陌生,而且還能充滿熱情的重拾文筆,我在想可能是很Lag的讀了相澤沙呼的《小說之神》的緣故,明明書出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在面對要寫小說時會產生無法下筆的恐慌至少有一年了,結果卻在2022年10月才買了這本(封面還是包著印有環奈劇照的電影版),才被它給療癒了。(當然忍不住恥笑說裡面的角色們啊,才一兩個月發現自己有創作或文字或小說恐慌症算什麼啊~你阿姐我可是躊躇了快五年呢)

不過一方面也有可能是我終於想通,為什麼前些陣子我怎麼樣都沒辦法寫小說的原因,但是上劇本課被老師逼著寫劇本是可以的,被公家機關逼著寫公文寫結案報告是可以的,被死線逼著寫企劃書寫預算表寫文案也是可以的,網路日常廢文可以寫,聽音樂會看表演看書的心得也可以寫(還很容易爆字數)⋯⋯唯獨我自己想寫的故事寫不出來,明明故事在腦子裡發漲不寫不行,明明大綱與設定都洋洋灑灑的完成了,但就是沒辦法寫。最嚴重的剛開始一兩年,我握著筆面對筆記本都會感覺到心臟跳動的方式很詭異,當然這些年我的胸背心臟附近也始終不舒服(這幾年我偶爾也會冥想、做瑜伽、吃素,婚禮前也固定運動)。(也許這樣講很民科⋯⋯但也就在十月,我在某個晴天上午嘗試了淨化脈輪的冥想,那天之後我幾乎也感覺不到異樣了@@)

十月另外一件要事應該是參與了犯聯第一次的詭祕日活動。能夠和憧憬的前輩們、一起在創作道路上努力的作家們共事,是件很幸福的事。每每看到群組裡正能量十足的發言,好像就能充電再次握筆寫些什麼了。

2017年秋冬發現自己對書寫小說恐慌時,很幸運受到好心人的協助支持,能夠在2018、2019年去上了台灣電影教育學會的編劇課(雖然我還是喜歡寫小說勝過劇本),真的學習到非常多,我竟然到這種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過往在寫作時,靠的都是直覺與本能霹靂啪啦自顧自地一直寫下去,很少會認真去注意一些大部分創作、寫作課程上會講到的類似技法的東西(?),甚至一直以來都覺得就是有「具有寫作才能」的人和不適合的人,但是上編劇課我才意識到,真正好的老師好的課程,就是能讓想說故事的人用專業的方式說出他心中的故事,無關乎才能、天份、才華,無趣的點子也可能透過各種技法使它變成感動人心的故事⋯⋯

之後來到疫情年代,剛好卡到了我的婚期,正好哪裡都不能去、東奔西走的演出工作也少了許多,於是就調養身心(如前所述的瑜伽啦冥想啦運動啦健康飲食啦茹素啦辟穀啦⋯⋯就差沒有唸佛經了(?))想辦法做好身材管理以面對拖了N年的婚禮。

之前我總將無法寫自己的小說怪罪於仇人,但我似乎從沒認真想過——為什麼遠離了仇人,我卻無法書寫?

甚至明明在仇人底下工作時,我還能完成M.W.P.P.第七集,偏偏一離開那個鬼地方,我連寄送同人誌的心力都沒有了?

前陣子我終於想通了,知道問題的根本後,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

因為那個人無視我那些年不計收穫的付出與努力,直到最後仍一口咬定我是為了讓自己大紅大紫,才利用他一手創立的玩意兒,他深信我根本不是為了成就他(們)的成功才去為他(們)做牛做馬。

所以我的潛意識一直在抗拒去做看起來是關乎自我實現的事,然後拚了老命全神貫注地和讓一起努力在兩年內將他的獨奏事業推上軌道。

——這五年來就是這樣。

 

 

而現在,我只是想把滿腦子的故事全都寫出來、全都寫完,而已。

20221110

arrow
arrow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