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us,降雷=


| 個人網站 | 作者介紹 | 最新出版 | 近期活動 | 小說索引 | M.W.P.P.系列 | 常見問題 |

E-mail:msmoonshine1022●gmail.com(●→@)
網誌小說連載:閉鎖密室】►每週三、五更新         【M.W.P.P.】►獨家連載/暫停
點選書名閱讀 魔法禁止】►每週六上午10:00獨家連載/加密  【惡啊~補習班!】►獨家連載/暫停
新作限時刊載 夜‧魔市】►每週一、四更新

close08

- 第八章 羈束於心的競賽 -

    本系列每週三、五更新

     巴哈小屋POPO原創Lag更新中

  「所以望小宸是跟曾大哥一起來的喔?」

  於是,三人便站在樓梯口閒聊了起來。

  情況有點出乎林以寒意料之外,她本來是抱持著一切都豁出去了的心態來到瞳貝嶼,不告訴任何人自己的行程,以家庭出遊為由,瞞騙最親近的曾仲行關於這三天的計畫。但是卻在瞳貝嶼上遇見其他還算熟稔的朋友……這究竟是巧合?還是齊嵐的計謀?

  「對欸,像曾大哥那樣的Cosplay愛好者,會是棲瞳鎮的鎮民也不意外。」

  文紹旻看起來心情很好,不過在林以寒的印象中,他幾乎都是這樣帶著溫和迷人的笑容,怪不得讀者群都以年輕女性為主。

  「而且這次資格賽的題目感覺就很推理,對曾大哥來說應該很得心應手吧!」

  「是呀……」林以寒覺得自己的笑容相較之下有些僵硬,腦中無數的思緒不停翻攪著──

  文紹旻是個聰明的男孩子,雖然他的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好像很需要大姐姐的照顧一樣,可是她和他在網路上相處過一段時間,加上文紹旻又很崇拜曾伯良,他不太可能這三天內都沒發覺徵信社一行人的異狀,而且……

  「那位警察也是Cosplay迷嗎?」文紹旻毫無猶豫的開口問道。

  林以寒嚇出一身冷汗,她忍不住輕輕抓著文紹旻的袖子,往走廊深處靠近點,不時回頭探看一樓大廳的狀況,幸好距離有些遙遠,否則高正杰的真實身分就要曝光了!

  「你是笨蛋嗎?」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周友瑤瞇起眼睛幽幽地說。

  「怎、怎麼了嗎?」文紹旻瞪大無辜的雙眼,來回看了看周友瑤和林以寒好一會兒,才有點明白地壓低音量問道,「難道說……望小宸妳……和曾大哥、高警官他們……是為了調查什麼案子才來參加網聚的嗎?」

  「差不多那個意思。」林以寒淡淡地說,她內心仍在掙扎著要讓文紹旻知道多少,「拜託你,關於我們三個人的身分、徵信社的事,還有我們三個其實私下很熟的事……不、我們五個不止是網友這件事,千萬要保密……」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望小宸希望我怎麼做我就會怎麼做的。」文紹旻點點頭笑道,「這種感覺好像參與了什麼大案子的調查欸!真讓人興奮!這樣一來我晚上就能偷偷找你們聊天了,不然我還在擔心這兩個晚上會無聊到只能不停打稿子。」

  「你本來就該不停打稿子吧。」周友瑤輕聲吐出這句話後,自顧自地走下樓梯。

  「瑤瑤?」林以寒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摸不著頭緒,靈感少女真的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嗎?

  「我要冰塊。」周友瑤頭也沒回,飄忽地說完後便逕自走向廚房。

  「望小宸,」文紹旻依舊輕聲細語地問道,「可以稍微透露一點案情讓我知道嗎?這個案子是跟網聚裡其中一人有關?還是和棲瞳鎮論壇有關?還是有人委託你們調查那一百萬的真實性?」

  「這個嘛……」林以寒苦惱地摳了摳臉頰,「我覺得這些問題你還是直接問伯良哥好了,畢竟我只是個小工讀生,沒有權力決定能讓別人曉得多少案情……真的很抱歉。」

  「幹嘛跟我對不起呢?這本來就是妳該做的考量啊!」文紹旻呵呵笑了幾聲,「那等案子解決了,再告訴我詳情吧!」

  就在林以寒感到窩心想道謝時,走廊上突然響起一聲巨大的關門聲,她和文紹旻不約而同地回過頭,卻什麼也沒看到。林以寒慢慢地瞇起眼睛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

  「有什麼東西嗎?」文紹旻問道,他是在某個網路影片的案子裡,知道林以寒擁有可以看見另一個世界的事物的能力。

  「應該沒有。」林以寒轉向文紹旻,「我不太確定,我的眼睛不是每次都能看到。不過剛才瑤瑤沒提到這裡有靈體的話,那應該就是沒有了,而且你不是也聽見了嗎?」

  「對耶。」文紹旻的眼睛轉了一圈,他忽地拍手大叫,「我知道了!可能是『天然萬事通』做的!」

  「天然什麼?」林以寒差點沒掏掏耳朵,她剛才好像聽見對方口中冒出奇妙的名詞。

  「『天然萬事通』啊……對了,望小宸不算是真的鎮民,」文紹旻不太好意思地抓抓頭髮,「他是鎮上臺灣旅遊版的版主,知道很多事情,常常幫想出遊的鎮民看自助旅行行程,對臺灣各地的風景、古蹟知識瞭若指掌到像一本百科全書一樣!

  「我之前和同出版社的作家要出遊,他也幫了很大的忙,剛剛抵達這裡聽到傳說大說他也來網聚時,我真的超級高興的!只不過……」

  「他不好相處嗎?」

  「有那麼一點點,」文紹旻尷尬地笑著,「在棲瞳鎮上他給人熱心親切大方的感覺,可是本人卻是很害羞沉默的高中生,大家完全料想不到……」

  「很多人在網路上與現實裡給人的感覺相差很大呢。」林以寒感同身受地點了點頭。

  「話是這麼說,但歐加諾可是一眼就猜出──這麼說好像不太好──有點自閉自閉的宅男就是天然萬事通……」文紹旻嘆了口氣。

  「我一開始也想保持神祕,讓其他人猜不出我在鎮上的身分,但是歐加諾一眼看出就算了,沒想到艾比姐姐會是我的書迷,之前還參加過我的簽書會。」

  「這樣聽起來,那個叫戰神歐加諾的人好像很厲害呢。」

  「他真的很厲害啊!」文紹旻開心地說,「應該說,棲瞳鎮上本來就藏著許多厲害的人!這一次網聚雖然只有十三個名額,但到目前為止出現的,都算是有一定知名度的鎮民喔!能夠看到名人鎮民的真面目實在太幸運了!」

  「寒冰冰──寒冰冰小妹妹──」

  林以寒正要詢問一些關於來參加網聚的鎮民資料,好多瞭解一下這些陌生人時,樓梯下方卻傳來曾伯良故作嬌柔的呼喚聲,她差點沒把早餐給嘔出來。

  「曾大哥在叫妳耶。」文紹旻聽到曾伯良的聲音,整個情緒又更亢奮了,他快步走到樓梯口,對著樓梯下方圍著一條充滿荷葉邊粉紅色圍裙的曾伯良揮手打招呼。

  「哎呀!這不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弟弟嗎?」曾伯良像遺忘了來到瞳貝嶼原意似的大呼小叫,「好久不見啊!你怎麼跟寒冰小妹妹那麼熟啊?在樓上聊了那麼久?」

  「寒冰?」文紹旻不解地看向林以寒。

  「那是我棲瞳鎮上的會員名字……」林以寒聳聳肩,「當然是胡謅的。」

  「原來如此!」文紹旻輕快地大聲說道,「這個漂亮女孩是我的忠實讀者啦!她認出我來,忍不住就聊了起來了!」

  「要聊下來一起聊啊!我們在準備午餐喔!十三人份有點多,需要多點人手……」曾伯良邊說邊往廚房方向走,「順便看看天然老弟願不願意走出房門,我們可以安排個擺放餐具的工作給他。」

  「好的!」文紹旻回應完,在曾伯良消失於他們眼前時,轉頭對林以寒說,「望小宸的作家身分也是保密的嗎?」

  「嗯。」林以寒微微點頭,她小聲說,「那個、我還不是作家……」

  「那麼為了和妳自然地暢快聊天,寒冰妹妹可以委屈點,假裝成我的頭號粉絲嗎?」文紹旻嘻嘻哈哈地問道。

  「是沒關係,這樣也好……」林以寒像想到什麼似的張大眼睛,「等一下,寒冰妹妹是什麼啊?我年紀比你小嗎?」

  「望小宸比較喜歡被叫成寒冰姐姐嗎?」

  「話也不是這樣說──可以別加稱謂嗎……」

  「那麼就叫妳寒小冰好了,就這麼決定了!」

  文紹旻敲定後,右手往前一伸,身體微微地前傾彎腰,意思像是要林以寒先行下樓一樣。林以寒被他的舉動逗笑了,明明看起來就像在模仿電影裡的紳士,被個子小巧的文紹旻做出來卻有種特殊的喜感。

  「所以寒小冰也要叫我小乖乖喔。」

 

  三天兩夜的網聚裡,準備三餐原本一直是抵達的眾人心中最困擾的一點,要怎麼樣分配工作?有哪些人的廚藝好?又有哪些人害怕走進廚房?

  在曾伯良三人來到別墅前,大廳裡的戰神歐加諾、傳說F、艾比姐姐和伊娃,正在討論準備食物的問題,其中艾比姐姐對這件事的反應特別大,她似乎覺得那作女僕模樣打扮的工讀生梁心怡,應該要負起烹飪的工作。

  「她一天可以領一萬塊欸?拿那麼多錢,唯一的工作就是穿著女僕裝走來走去嗎?她以為她是模特兒還是Show Girl?」

  另一方面,一來到別墅便關在房間裡耍自閉的天然萬事通也很讓大夥兒煩惱,歐加諾甚至毒舌地說:「這如果是推理小說或是《柯南》一類的動畫的話,天然萬事通絕對會是第一個被凶手殺掉的免洗角色。」

  但是曾伯良的出現,卻讓僵化的場面柔軟下來,他聽也不聽其他人的抱怨和意見,直嚷著肚子餓,把行李隨便亂扔後,就拉著高正杰走進廚房,並巧妙地安排工作給大廳裡的其他鎮民,不一會兒整個場面就受到他的主導。

  包括一直很有意見的艾比姐姐在內,加上暱稱草莓搖擺的周友瑤,七個人擠進與餐廳做為開放式設計的寬闊廚房,分工合作動手準備起十四人份的第一餐了。

  在林以寒與文紹旻踏進廚房時,他們只剩下將熱騰騰午餐端到餐桌上的工作。

  走廊上的藍色老爺鐘噹噹響起,正午十二點的冬季日光從餐廳旁的大窗戶篩落進來,灑在兩張十人座的木頭大餐桌上,擁有長椅背的木椅陰影伏貼地面,使得色彩鮮明的別墅室內呈現一種宛如油畫般的美麗氛圍。

  將十四份沙拉與分量十足的羊小排一一擺到座位前方後,忙了好一會兒的眾人脫掉圍裙、放下袖子,心滿意足地各自尋找位置坐了下來。

  「沒想到連那個女僕妹妹的份都準備了呢。」伊娃讚許地說。

  「冰箱的菜很豐富,小梁妹妹也說,每天早上那位開船載我們的大叔會運新鮮的食材過來,不怕餓肚子。」傳說F邊說邊從一旁架上取下一瓶紅酒。

  「雖然沒有廚師,三餐要自己料理讓人很不開心──不過幸虧有杰哥在,我們才能吃到不輸給餐廳的道地希臘菜!」艾比姐姐一改不久前的忿怒,滿臉笑容地對著坐在她對面的高正杰說,「杰哥看起來那麼有男子氣概,沒想到連做菜都那麼有一套呢!」

  「這些稱不上道地,也不能說是希臘菜……」高正杰平靜地說,「只是有人吵著要吃羊小排罷了。」

  「哈,不好意思啊!」曾伯良已經迫不及待啃起主餐了,嘴邊沾染了紅紅的醬料,「杰哥啊,平常看你那麼宅,足不出戶似的,做菜還滿厲害的嘛!」

  高正杰不著痕跡地斜眼瞪視相識多年的好友,心裡暗暗抱怨著幾年前兩人在國外同住時,三餐根本都是他在料理的,現在居然還敢故意開他玩笑。

  「不等還沒到的鎮民了,我們就各自開動吧!」眾人裡看起來年紀最大的傳說F宣布道,他還沒享用面前的餐點,紅酒卻已經喝掉半瓶了。

  「我上去叫一下天然,他的份都準備了,不吃可惜。」伊娃放下刀叉起身走了出去。

  「伊娃,你小心點啊!說不定門一開就看見屍體喔?哈哈哈──」戰神歐加諾開了很讓人不開心的玩笑,林以寒差點忍不住將刀叉丟過去。

  第一頓瞳貝嶼的午餐,就在海浪的沙沙聲與各成小團體的歡樂交談中展開了,當伊娃勾著一個頂了西瓜皮髮型、戴細框眼鏡、穿著高中制服的男生出現後沒多久,那綁著馬尾的梁心怡總算跌跌撞撞地跑進餐廳,她上氣不接下氣地對著眾人鞠躬道歉。

  「對不起!我又遲到了!大家──大家都到齊了嗎?」梁心怡抬起頭時發出驚呼,「好豐盛喔!這是外賣送來的嗎?」

  「小梁,這裡是孤島,哪來的外賣啊?」艾比姐姐不以為然地說,「而且手機也收不到訊號。」

  「對、對不起……」

  梁心怡又鞠了一次躬,林以寒冷眼看著兩張餐桌的所有男生,他們正以一種憐愛小動物的眼神,入迷地看著馬尾少女,就連她左手邊的曾伯良也是看得魂都飛了,在場就只有她右手邊的文紹旻完全專注在解剖羊小排的工作上,頭抬也不抬。

  「艾比姐姐,可是有網路線喔。每個房間都有一臺還不錯的電腦,要玩魔獸世界或是上棲瞳鎮論壇下載電影都可以,剛才天然大整個人就陷入一款新的線上遊戲裡面呢!」伊娃提醒道,並親暱地以手肘撞撞一旁沉默的天然萬事通,「對吧?」

  「咦?」梁心怡定睛看著全場,「還有三位客人沒到嗎?」

  「妳不是去接他們了嗎?」戰神歐加諾反問。

  「我本來以為是要接他們……可是……」梁心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輕巧地往旁邊一靠,「在碼頭等了一下下,汽艇大叔卻載了這兩位過來──來!大家一起鼓掌歡迎她們吧!」

  縱使大夥兒都搞不清楚狀況,但全場的男生都很給面子地用力拍起手來,曾伯良還誇張地吹了口哨。隨著高跟鞋吵雜的叩叩聲響起,那兩位受到熱烈歡迎的訪客一踏進餐廳,掌聲不減反增地更熱情了!

  「太誇張了吧……」林以寒鼓掌的速度卻緩了下來,她的嘴角尷尬地抽動著,「這個網聚到底要被帶往什麼樣的世界啊?」

  那是兩名穿著裙式套裝、戴著超大墨鏡、剪了現在很流行的鮑伯短髮的高%女子,她們看起來就像模特兒一樣,即使脫掉腳上高到嚇人的高跟鞋,林以寒相信她們絕對不比高正杰矮。

  兩名高佻女子面無表情,動作也絲毫不拖泥帶水,她們其中一人穿著純黑的套裝,另一位則是純白的,不知道為什麼,林以寒看她們並肩站在一塊兒,總會聯想到黑白無常之類的神祇。

  「這兩位是『棲瞳鎮冬季度假網聚,南方小島一百萬爭奪戰』,負責擔任現場監督的執法者喔!等一下下午餐進行時,就由她們兩位來解說這一次爭奪戰的競賽辦法!希望大家可以耐心聽!」

  梁心怡又再次行禮,曾伯良索性站上椅子用力拍手,不停「好、好、好」地大叫著。

  「小梁妹妹,我們有準備妳的午餐喔。」傳說F熱情地招呼梁心怡到他身旁空椅坐好,後者倒也毫無起疑地坐下了。

  「兩位漂亮的美人兒,不好意思,我們不曉得妳們會來,所以少準備了兩人份的餐點──不過!兩位放心!我們的大廚在這兒!」椅子上的曾伯良邊說邊一把揪起正在喝檸檬水的高正杰,「兩位要吃什麼?我們馬上叫大廚去準備!」

  「我什麼時候變成大廚了啊?」高正杰低聲反問。

  「不需要。」黑套裝的女子冷冷地說,「我們自己會處理,請你坐下。」

  「還有三名玩家未到場。」白套裝女子像沒聽見曾伯良的話,自顧自地說著,語氣一樣冷淡。

  「我沒辦法跟汽艇大叔聯絡,但是照這個時間看來,應該是客人自己耽誤到了,才會一直沒有現身……」梁心怡微微垂著頭小聲說道。

  「我們即將開始進行解說,依照規定,解說時不在場的玩家,即宣布喪失資格。」黑套裝女子說。

  「既然那三位玩家未到場,」白套裝女子從口袋裡掏出一臺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個人數位助理,指掌上型電腦),以數位筆靈活地在螢幕上比劃著,「我們將要宣布他們失去參與遊戲的玩家資格,他們之後若到場,會強制驅離他們。」

  「未到場三名玩家為Player5Player6Player13。」黑套裝女子也拿出一模一樣的PDA說道,她邊看邊走到窗邊,準備動手拉下窗簾。

  「執法者希洛尹在此宣布,Player5Player6Player13,喪失──」

  「哇啊啊啊!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給本大爺等一下!停住!STOPSTOP──」

  一個黑鴉鴉的人影像棒球員一樣滑壘滑進了餐廳,林以寒倒抽了口氣,她顫抖地抬起雙手捂住口鼻,不斷在心中大喊著「到底要誇張到什麼地步才可以啊」。

  「幹!我警告妳們喔!快把東西放下!本大爺可是殺掉很多腦細胞才搞到這一百萬爭奪戰的資格的!妳們不要憑著自己身材好、身高高就隨便奪取我應有的資格!

  「老子告訴你們!我家超窮的!正需要這個一百萬來周轉!所以絕對不能取消我資格啦!妳們要取消另外兩個隨便妳們!但是我不能取消──

  「我的名字是『馬世勳』,四隻腳很會跑的那個『馬』,世界的『世』,然後是勳章的『勳』,不要搞錯喔!有沒有聽到!」

  一身黝黑活像猴子一樣的馬世勳激動地又叫又跳,林以寒近乎絕望地遮住自己的視線。

  「這個人好像是你弟弟的同學?」高正杰挨到終於坐在椅子上的曾伯良耳邊問道。

  「我對男的沒興趣,不知道欸。」曾伯良啃完最後一塊羊小排,順手拿走高正杰的其中一塊。

  「海參。」同樣是F大中文的周友瑤沒頭沒腦地吐出這個名詞,林以寒忍無可忍地噗嗤一聲差點笑倒──靈感少女曾把她們系上比喻成海底世界。

  「寒小冰,妳認識他啊?」文紹旻以唇語問道。

  「系上學長。」林以寒則以氣音回應。

  「他看起來不太聰明欸……跟妳、還有草莓搖擺的氣質差很多。」文紹旻說,「他居然解得開『海盜博弈』?」

  「我想是第十三個解開的吧。」林以寒隨便應道──她也深刻覺得以馬世勳裝滿棒球的腦子,恐怕無法通過那個連文紹旻都說很困難的資格賽,除非……

  極度不好的預感無限湧出,就像海浪停止不了自己一直拍打岸邊那樣。

  「庫珞伊,Player6抵達。」白套裝女子語畢,在PDA上用力一點。

  「他是六號耶!據說玩家號碼是依照回寄資格賽答案的先後順序排列的,號碼越少的就是越早寄的,他完全看不出來有六號的……」

  驚訝無比的文紹旻話還沒說完,也像林以寒那樣倒抽了口氣,只是沒有捂住自己的臉,薄唇發抖地吐出兩個字,「姐……姐?」

  「哇喔,這個地方真漂亮,好像真的身在地中海一樣呢。」一個頭髮挽起來,化了淡妝的年輕女子一搖一擺地走了進來,「哎呀,還有看起來很不錯的希臘菜呢!果然來網聚真的是選對了!」

  「這不是那個記者嗎?」高正杰也愣住了,他低聲問著。

  「丫頭的同學和朋友、丫頭朋友的姐姐兼我們的朋友、我家老弟的同學……」曾伯良沉下臉,原先看來有點滑稽的笑容變成不懷好意的笑,「那個傢伙搞了這麼多熟人來,究竟想做什麼呢?」

  「要讓我們有所顧慮,無法放手一搏?」高正杰冷冷地說。

  「很有那個可能。」

  「庫珞伊,Player13也抵達了。」白套裝女子不耐地繼續點著PDA

  「啊!我是十三號玩家啊?真幸運!」

  身為記者的文紹秋似乎比平常還要聒噪,她笑咪咪地對著所有愣住的人們揮手自我介紹,「哈囉,大家好,我是第十三號玩家──這樣介紹大家應該不知道我是誰啦──我是臺灣時事版的版主,陽春白雪,這三天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囉!」

  「喔喔喔喔!是陽春白雪!」傳說F驚叫。

  「那個分析時事超厲害的陽春白雪是女孩子?」戰神歐加諾也難得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姐姐也是鎮民?而且是時事版的版主?」林以寒緊張地問文紹旻。

  「不,她工作那麼忙,哪有時間管什麼版……」文紹旻搖了搖頭。

  「請你們到空位上坐好,」黑套裝女子幽幽地說,「解說要開始了。」

  「好、好、好!走吧,馬爺,你少趴在地上丟人現眼了。」自稱「陽春白雪」的文紹秋拎起馬世勳,走到傳說F那一桌去,「這個黑漆漆的小夥子就是成人短片版的版主『煞氣a馬爺』喔!」

  「你就是馬爺!」

  「馬爺你好啊!我每天都超期待你上線的欸!」

  場面突然熱絡了起來,馬世勳竟然受到前所未有的歡迎,整個餐廳頓時變得吵吵鬧鬧。

  白套裝女子見狀,不滿地拍了拍桌子,餐桌上一些離她較近的刀叉跳彈起來,所有人才又安靜地將注意力轉向她。

  「希洛尹,只剩下Player5了。」黑套裝女子提醒道,「直接刪除資格?」

  「是,主人說不得講求人情,遊戲中只有道理與規則。」白套裝女子回道,抬起右手,朝PDA輕輕劃下──

  「妳們兩位小姐是機器人嗎?為什麼腦筋會直線思考到這種地步?」

  冰冷又不停發顫的雙手這一次完全遮蔽住自己的面孔了,林以寒非常清楚,不管是身體的抽搐還是體溫的流失,絕對不是受到氣候影響所導致。如果她的勇氣足夠,她好想推開椅子站起來,逃離這個餐廳,閃躲那個正在踏入這塊領域的人的視線……

  「寒小冰,那個人不就是──」

  文紹旻說了什麼,林以寒已經聽不見了,她腦中全被那個人的臉龐、聲音和他們共同擁有的回憶占據。

  「阿良,齊嵐這傢伙,真的毫不留情。」高正杰無奈地說,輕輕叉起沙拉裡的生菜享用。

  「我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狀況,沒什麼好訝異的。」曾伯良對著好友微微一笑,細長手指端起裝了香檳的高腳酒杯,「即使竭盡所能地逃開、避免,也還是抵擋不住呢。」

  穿著花襯衫的私家偵探饒有興味地打量著踏進餐廳、看起來認真過頭到有些笨拙的少年,他舉起酒杯向少年致意,對方白了他一眼後,正經八百地舉起右手。

  「我是Player5,第五號玩家,棲瞳鎮綜合論壇上使用的帳號暱稱是『曾仲行』。」

  自稱「曾仲行」的曾仲行,無視其他正努力憋笑的鎮民,毫不羞澀地大聲說著。

  餐桌的某一角,曾經在網路遊戲中大肆取笑過某人把本名當暱稱使用的林以寒,整張臉早被害羞與緊張染成一片鮭魚般的緋紅。

 

  曾仲行在文紹秋和馬世勳待著的那桌坐了下來,他的位置正好背對著隔壁桌,如此一來他不需要面對林以寒,忍耐心裡因為疑惑產生的些微怒火,林以寒也不會因為他走進了自己的視線,而更加自責與不自在了。

  「曾大少爺,你的自我介紹酷炫爆錶欸!」馬世勳對曾仲行比了個大拇指,「不過場面有點冷掉就是了啦!」

  「Player6,請你保持安靜。」白衣套裝女子厲聲提點道,本還想繼續說些什麼的馬世勳頓時張口愣在那兒,過了半晌才恢復正常。

  曾仲行暗暗地環顧四周,大略地打量了在場的眾人(當然極力避免與林以寒四目相交),偌大的餐廳裡塞了十三名棲瞳鎮鎮民,一名打工妹妹和兩位高%的「執法者」,一共十六個人。

  除去他認識的親哥哥曾伯良、高正杰、林以寒、馬世勳和文紹秋,竟然還有兩張熟面孔──家開葬儀社的周友瑤與和林以寒有點親近的文紹旻,這樣一來這棟別墅裡彼此關係密切的人,就占了半數……

  這會是齊嵐刻意安排的嗎?曾仲行心想,雖然種種跡象都顯示了棲瞳鎮與這次網聚,絕對和齊嵐脫不了關係,但實際上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足以證明這點……唯一能和齊家扯上關係的,就只有瞳貝嶼島主的身分了,不過對方也只是出借私人小島辦活動。

  黑色套裝的女子放下窗簾,餐廳隨即陷入一片黑暗。

  不一會兒,一陣像是什麼輸送帶運轉的微小嗡嗡聲響起,一塊緩緩下降的投影布幕,在突然亮起的投影光線照射下,出現在大家眼前。白衣套裝的女子拿出一枝雷射筆,現場頓時變得彷彿公司行號的會議室,或是進行分組報告的大學課堂上。

  「恭喜十三位玩家擁有參與本次遊戲的資格,我是負責現場監督的執法者希洛尹。」白套裝的希洛尹微微點頭。

  「我是庫珞伊。」站在窗邊的黑套裝庫珞伊面無表情地說,「請各位玩家一邊用餐,一邊聆聽本次遊戲的進行方式與事項解說。」

  空白的螢幕上突地跳出棲瞳鎮的論壇首頁,小巧的白色箭頭游標在上頭滑動著。

  曾仲行瞇起眼睛,於黑暗中再次環顧了現場一圈,他看見天花板上有著單槍投影的設備,但是現場卻沒有任何與電腦相關的物品……他暫時停住心裡的疑問,將注意力再次拉回螢幕上。

  「這是各位熟悉的棲瞳鎮,也是這場遊戲,或是說競賽裡,作為背景和目標的一塊。」

  希洛尹淡淡地操縱著雷射筆,紅點在上面奔走著,「各位可以發現,在首頁最上方多了一個新的區域,名為『瞳貝嶼.百萬爭奪戰』,底下有著三個討論版,『瞳貝嶼』、『站方公告』和『觀戰討論』,其中與各位有關的,是『瞳貝嶼』這一塊。」

  隨著希洛尹的話語終結,那游標像是有人控制著一樣,迅速地點入「瞳貝嶼」討論版。

  一進入「瞳貝嶼」,在場便有人倒抽了口氣,曾仲行的神色更加凝重──十三個子討論版一字排開,首當其衝的第一個版版名為「Player1:名偵探」,緊接著是「Player2Jay」、「Player3:寒冰」、「Player4:戰神歐加諾」……

  十三名玩家與十三名玩家的暱稱作為版名,在「瞳貝嶼」中蠢蠢欲動。

  「如各位所見,你們每人於『瞳貝嶼』中都擁有一個專屬的討論版。」希洛尹平靜地說著,「討論版的版主就是你們十三個人,在三天兩夜的遊戲進行時,你們必須經營自己的板面,從中賺取三樣東西。」

  「一、棲瞳鎮的論壇虛擬幣『瞳幣』。」庫珞伊接著說,畫面拉大聚焦在某個會員的個人資料上,一枚金幣樣式的動態小圖閃爍著金光。

  「二、棲瞳鎮觀戰鎮民的人氣票數。」希洛尹開口,畫面轉移到一串數字前的獎章圖樣。

  「三、玩家個人的升級經驗點。」庫珞伊說完,畫面又開始移動,最後停在一個有著紅色血液的小圖上。

  「瞳幣、票數、經驗點,這三樣論壇虛擬數值就是各位必須各自努力大量賺取的東西,也會是各位獲得一百萬的關鍵。」希洛尹淡淡地說,棲瞳鎮的網頁畫面又跳回最初什麼都沒有的一片空白。

  「妳們的意思是,只要這三個數值在第三天活動結束前達到最高的話,就能獲得一百萬嗎?」傳說F打破了玩家們的沉默。

  「就算三樣數值達到最高,也不見得能獲得獎金。」

  庫珞伊瞬間否定了所有人的希望,戰神歐加諾聽了,不以為然地冷哼了一聲。

  「剛才所說的,只是各位玩家賺取資本的途徑,真正決定勝負的,是在本島現場進行的『棲瞳鎮造鎮競賽』。」

  空白畫面再度跳轉,這回映入眾人眼中的,是一座灰濛濛、被濃霧籠罩的小村莊,曾仲行試著專注於上,想看出村莊的樣貌,卻只隱約間看到幾棵枯木張牙舞爪的影子,和幾幢破舊宛如廢墟的中國風建築。

  「這裡就是『棲瞳鎮』。」希洛尹說,「一座被詛咒纏繞的小鎮,關於它的故事,等會兒各位回房間使用電腦經營個版時,可以在置頂的文章上讀到『棲瞳鎮長』所寫的城鎮故事,在此執法者不對城鎮背景多作解說。」

  「你們十三人要做的,就是利用於個版上賺得的資金,於造鎮競賽中獲得勝利。」

  庫珞尹說完,畫面跳成一個3D立體的建築物透視圖──那是他們現在所在的別墅透視圖,畫面拉大後,視野一頭自玄關鑽入,不一會兒便停留在大廳的區域,那瞬間只有骨架的透視圖搖身變成現場實境。

  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場多了一個約莫兩座撞球檯大的桌子,上面發散著幽幽藍光,布滿一條條像是紙上遊戲「大富翁」地圖打亂後的道路,而且還製作成精美的實境模型,不僅有地勢坡度,就連張牙舞爪的枯木,都像是從剛才那個一閃而逝的棲瞳鎮圖片裡搬出來的一樣。

  「這好像大富翁的地圖喔。」馬世勳驚嘆地說,「高科技化的大富翁。」

  「這是各位玩家,」希洛尹的雷射筆輕輕一掃,十三個有著可愛動畫畫風的3D小人偶同時跳了出來,他們帶著笑臉搖搖擺擺分成四組人馬(其中一組有四個人),分別前往矩形地圖外圍的四個角落,「共有東南西北四個鎮口,那是各位的起始點。」

  「『棲瞳鎮造鎮競賽』的遊戲方式就如同各位曾經接觸過的『大富翁』遊戲,每一回合十三名玩家皆由擲骰子決定走的步數,並依據停留的方格,進行購地、建屋、遭遇事件、或是攻擊他人的動作。」庫珞伊說。

  「攻擊他人?」艾比姐姐發出驚嘆,「我怎麼不知道大富翁裡有這種規定?」

  「一些電腦版的大富翁有啦,艾比姐姐妳就別大驚小怪了。」伊娃呵呵笑著說。

  「各位玩家需使用於論壇上獲得的『瞳幣』來進行購地、建屋等動作;『經驗點』則是替各位玩家進行等級提升,隨著等級提升,玩家的能力也會跟著增強,如此一來遇到戰鬥事件時,將獲得較高的獲勝率。」

  希洛尹淡淡地說,「只有兩名玩家停留於同個方格時,才會觸發戰鬥。但平時的回合,玩家可自由決定是否要攻擊他人。」

  「至於『人氣票數』的部分,」黑衣的庫珞伊繼續說道,「每回合擲骰子前,都將統計一次人氣票數,最高票者於該回合可擁有一次『幸運機會』,可抵銷掉包括破產與死亡在內的不幸。

  「若該回合沒有使用到這次『幸運機會』,則『幸運機會』會隨機轉變成一百萬以內的『瞳幣』。」

  「一百萬?這麼多?」馬世勳又發出聲音了。

  「是指『瞳幣』,論壇虛擬幣。」文紹秋小聲地提醒道。

  「每位玩家的基本資產是五百萬,會隨著個版的經驗和遊戲提升或減少。」希洛尹說。

  「每位玩家的初始生命點是一百,會隨著等級和戰鬥與遭受攻擊而提升或減少。」

  庫珞伊說,「至於遊戲勝負的判定如下:破產的玩家即喪失遊戲資格、生命點歸零的玩家即喪失遊戲資格──但上述狀況若遇到該回合該玩家擁有『幸運機會』,將可抵銷一次。十三名玩家中僅有一人獲勝,可獨得一百萬新臺幣獎金。」

  「所以我們這三天要玩到別人破產外加沒命,才有機會得到一百萬嗎?」伊娃無奈地問,「那另外十二個也太可憐了吧?」

  「這樣才有趣啊。」戰神歐加諾冷笑一聲。

  「不,另外十二位玩家也擁有資格賽的酬勞,一人將在賽後獲得十萬元新臺幣的獎金。」希洛尹說,「此外,到了第三天最後一回合,若檯面上還有兩位以上的玩家,則以──包含城鎮中所擁有的土地與房屋在內──的所有財產比較,以財產多者為勝。」

  「說明到此結束。」庫珞伊斷然宣布,投影螢幕熄滅後嗡嗡上升,窗簾也跟著拉起,冬日再次照亮了整個藍白色調的餐廳,「有任何問題嗎?」

  「關於回合的部分,」傳說F舉手問道,「那個一回合是怎麼算的啊?就是我們要睡在大廳不停地擲骰子輪流嗎?那怎麼有足夠的時間回房間經營個版?」

  「一個小時只有一回合,今天下午三點整將準時展開第一回合,十三名玩家輪流擲過一輪骰子後,這一回合即結束,等到四點才進行第二回合,中間的時間,玩家可自由運用。」

  希洛尹說道,「然而玩家們也不需要每回合都到場,在棲瞳鎮論壇上設有現場的視訊連線,可以透過電腦網路觀看和下達購屋建地的指令,不過玩家若不在大廳現場,就算取得『幸運機會』也不得使用。」

  「除此之外,每晚十二點整是當天的最後一回合,凌晨一點至六點間將停止遊戲進行。」庫珞伊跟著補充,「還有任何問題嗎?」

  「聽起來……」戰神歐加諾半瞇起眼睛,「好像很有趣呢……」

  「來這裡度假,玩個大富翁就有機會得到一百萬呢。」艾比姐姐看了看自己的指甲彩繪,「真是有趣極了。」

  「我可以請問最後一個問題嗎?」傳說F又舉起手發言,「關於個版的經營……有任何的限制嗎?」

  「沒有限制。」庫珞伊冷冷地說,「任何方式、手段都可以。」

  「現在就可以開始整理個版了嗎?」伊娃邊問邊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

  「是的。」希洛尹說,「每間房間都有個人電腦與網路線,請自行使用。」

  「那還等什麼啊!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伊娃興奮地大叫,「各位鎮民,伊娃我呢真的很想要拿到一百萬,所以決定不能輸在起跑點上,大家慢慢享用午餐囉!三點見!」

  瘦削的伊娃連珠砲似的講完一串話後,便拋下才吃一半的午餐,迅速衝出餐廳往樓梯奔去。

  「我吃飽了,謝謝招待,先回房囉。」戰神歐加諾放下餐具,緩慢地擦拭嘴巴後站了起來。

  「哼。」艾比姐姐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我也告辭了,你們慢慢吃吧。」

  緊接著,傳說F、天然萬事通,甚至是周友瑤,也略微點頭告知後離開了餐廳,兩名執法者姐姐更帶著女僕梁心怡往大廳走去,似乎要布置場地──餐廳的人氣頓時稀薄起來,過於安靜的場面讓刀叉碰撞的聲音變得異常明顯。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馬世勳受不了場面的安靜,和想像中二樓各房間裡飛快的打字聲、滑鼠按鍵聲,「一想到他們可能先賺了一大堆錢就很不安!我帶去房間吃!別阻止我!」

  「欸,小馬……」曾仲行本想拉住同寢好友,對方卻一溜煙地跑開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快點上論壇準備一下好了。」文紹秋對著曾仲行眨眨眼睛,「待會兒見囉,小帥哥。」

  「紹秋姐──」

  如此一來,曾仲行這桌,只剩下他自己孤獨一個人了,他莫可奈何地垂頭嘆了口氣。

  「怎麼啦?戰友走光了,覺得很沮喪嗎?」曾伯良大口喝掉整鍋的番茄海鮮湯後嘲笑般地問道。

  「什麼戰友……」曾仲行不想回頭,他冷冷地說,「這是個人的戰爭,哪來的戰友可言?」

  「沒想到曾仲行小老弟竟然會這麼想呢。」曾伯良嘻嘻笑著,「真令人失望啊。」

  「如果你指的是『造鎮競賽』的話,它確實是個人的戰爭。」曾仲行抬起頭,看著牆上綠意盎然的懸掛式小盆栽,「但有誰規定,個人的戰爭只能一個人戰鬥呢?」

  「所以,你和阿良的想法一樣囉?」高正杰猝然問道,他似乎有些詫異。

  「一個人的力量絕對比不過一群人的力量,孤軍奮戰在這場遊戲裡只有吃虧的份,因為那所能掌握的資訊會相對的非常不足,」曾仲行依舊沒回頭,他的眼珠骨碌碌轉動著,「這些道理,那些先行離場說要好好經營個版的玩家,自己也很清楚。」

  「總而言之,在收集到足夠的資訊,搞清楚整個遊戲的情勢和玩家的個性、思考模式前……」曾伯良一口飲盡檸檬水後,轉向身後方形的藍色窗戶,微笑地望著一碧如洗的天空輕快地說:「結為同盟,會是最好的第一步。」

  「就像是資格賽裡的『海盜博弈』那樣。」曾仲行語畢便站了起來,他瞧也不瞧隔壁桌一眼,逕自往樓梯走去。

  林以寒不發一語,沉默地看著他慢慢遠去的背影。

  「寒小冰好像很擔心他……」文紹旻溫和的嗓音響起,他好奇地問,「那個人不就是寒小冰系上的學長嗎?」

  「對,是我的直屬學長。」林以寒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轉向文紹旻,她停頓了數秒後,以一種認真無比的口吻緩緩地說,「也是我的男朋友。」

 


 

- 《棲瞳鎮》(上)完 -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可以繼續更新嗎?T^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