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kykissx (炎楓)                                         看板  skykissx
  標題  麥田花觀後感 (下) 用一首歌慢慢地唱你(修正版)
  時間  Mon May 17 14:45:44 2010


麥田花觀後感 (下) 用一首歌慢慢地唱你

 

  本來第二篇的標題下的是綻放幸福的麥田花,但後來還是改了改成綻放燦爛的麥田花。因為幸福未必能開出燦爛的花,燦爛也可以是某種哀豔的姿態。就像某個學長說感謝那一段不怎麼愉快,但很美好的時光可能大多數的時候是痛苦掙扎的,但直到成品出現一切才值得的那一刻。我自己也不是很能吃得下太過黏膩的幸福,我總覺得笑很輕,很快就會被遺忘了。所以我會因為安安與滷蛋的感情微笑,甚至羨慕,我也很很欣賞他們有點像梁祝般的對唱。但總覺得像芝麻那樣沒有被愛過,鄭濤那樣曾經付出,但卻失落過的人比較合我的胃口。但也因為這幾個角色的對比,突顯了青春的樣貌。這樣的樣貌當然是美的,但可能有一點痛。可貴的是還是有溫度有希望的。


  學妹問我看得懂劇嗎?因為她看到劇本時覺得有很多層隱喻。我是覺得這是個相當複雜的劇本,我是蠻喜歡這樣深沉的劇本啦,因為可以一直想,而且經得起多次閱讀。複雜的原因誠如軟貓所說:「沒有一個角色是浪費的。」(扣除掉插花的村民的話),顯然編劇的企圖蠻大的,儘可能的讓角色性格鮮明,這讓我想到宮部美幸的《模仿犯》,每個配角好像都有自己的故事,都可以被讀者看見。不過這樣的做法很考驗編劇自己還有導演,要怎麼樣在有限的時間裡讓觀眾理解角色是怎樣的人,彼此間的關係,這一點相當的難。上半場如我上一篇所述,是不是很清楚的(也許是在埋梗),但下半場就徹底的爆發開來,用的手法是每場幾乎只有兩個角色,一對一對話,然後多線敘事開展角色。我不知道三個編劇是怎麼分工的,但也許這樣拆組的方式有利於分工,每個人可以挑幾對去寫。所以比較像是拼起來的浮士繪呈現大學乃至於人生的各個面相,而非單一主角的獨白。這樣會挑戰觀眾的喜好,但我個人是蠻喜歡這種處理的。




  值得一提的是,下半場舞台是上半場的鏡像,階梯移到右邊去,緩坡移到左邊,並且只見背對著我們,右邊前緣的果忘井沒了,同樣對稱的位子移到左邊又另一塊東西。也許在寓言著某種轉換吧。


  那我就分成幾組來討論劇情和角色




鄭濤:犬儒者?智者?


  上半場村民快樂的氣氛都會被這個不速之客打斷,他是潑人冷水的人,他是村民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但我喜歡這個角色的出現,因為他代表的是現實的那一方,他是夢想的影子。 他一直問小光說,你口口聲聲說你念了很多書,你出過海嗎?你要被那些捧你的村民迷惑嗎?那些人可能在你失去能力後就會唾棄你了,知道嗎?我想他年輕時,也曾是小光,一片光明的新秀,在眾人擁戴下的白色騎士。但他知道從雲端摔下來是怎麼樣的感覺,他曾經有一對潔淨的翅膀,但在逼視夢想後才發現是蠟做的,被強光刺盲全身被焚盡折翼,粉身碎骨。這樣你要他怎麼再相信他媽的夢想?這個角色是有恨的,這種恨,在阿丹唱預言謊言時展現到極致,我必須說你真的太厲害了,這樣的唱法讓我想到唱燃燒的孫楠還有唱北風的張鎬哲(唉呀...一不小心透露出年紀了),這種陽剛狂放是政大少見的,聽他唱完我似乎看見天龍八部的喬峰吶喊嘶吼與痛悔,全身起雞皮疙瘩。


  但他對小光的心情又很複雜,某一部份是帶有嫉妒之情,但又似乎看見年幼的自己,怕他痛自己痛過的痛(這種心情可以對照<偷盔我們家>裡描寫父母對小孩的保護),但卻又希望他能夠承繼自己的夢想。小光與鄭濤在一片設計圖下對話,然後他唱預言與謊言時,背後的投影相當厲害,是一張逐漸被水滲透的地圖,到底是怎麼做的,fucking awesome.





鄭濤與村長


  鄭濤的恨有一部份也來自於他與村長的一段情。「你知道嗎?那個人本來可以是你。」「他們不需要你,可是我需要你」,這兩場戲(這場和小光與他)讓鄭濤這個人立體化了。


--


小光:眾人的期盼不是我的歸宿


  老實說,我聽到小光說要和鄭濤在一起,我都會想到BL的方向去耶XD,我是覺得小光這個角色一來是因為其他支線太精彩,所以被吃掉了,二來是在演出上不知是經驗不足亦或是緊張,所要呈現的張力不足。不過面對鄭濤的歌聲,相形之下就會被冷落了。不過反過來說,鄭濤究竟是怎麼轉變接納小光的,這方面小光與鄭濤的戲可能要多加著墨,當然也有可能是在劇本設定上就沒有照顧到的部份。但小光角色是重要的,尤其是他具有眾人期盼的能力,但他最終選擇了忠於自己。


  這其實很難,我想到社團學姐的故事。學姐是個很優秀的人,外表出眾政治系法律系雙學位,考上科法所。但她後來選擇了轉學考到實踐設計,從大二開始念起,後來又考上研究所,然後現在人在國外念設計。印象非常深刻,她說,可能大家一路上來可能都很優秀,但很多時候書讀的好只是怕丟臉。而不是做你真正想做的。很多時候,你有能力做好,但不見得你就真的很喜歡這件事。但要捨棄一條安全的路,一條眾人期盼的路,很難。這樣的決斷也出現在小光與小麥的意見分岐,同樣也出現在吉兒與她妹妹安安身上。



--


I love you too much to make you stay


  投影上呈現的是 ,枯木,遠方的閃電,流動的銀河。小麥、阿海、安安與吉兒,兩兩成對,平行的站立著。這讓人想到這一場的副導周羿伶在前作<偷盔我們家>雙舞台的處理(詳見:之前寫的:偷盔我們家:家是一道珍貴的疤)


  小麥在經歷過阿海的說謊後,又面對小光不想去黃金麥田的打擊。「現在連你也要離開我了,是吧?」;安安想要留在種花花草草,而不是和姐姐一樣留下來,吉兒的睿智能幹也是在下半場才展現,而在開場的時候,她鄙視安安只知道玩花草而沒有偉大夢想的部份,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許這對姐妹的關係,妹妹總是仰望著姐姐,姐姐的背影大的妹妹喘不過氣,妹妹有自己的想法,像小光有自己的想法一樣。不知不覺,小光與安安都長大了,有自己的路要走了。這部份我覺得隱喻的是親子關係,空巢期的父母要怎麼面對自己一路帶大的小孩要離自己而去?或是也可以隱喻著最好的朋友或情人要去留學或是有大事業,會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恐懼。自私點想會想要留你在身邊,但為你想的話會希望你能實現自己的夢想,何其矛盾。就像Corrinne May 的歌"fly away"所唱的"I love you too much to make you stay",安安和姐姐說那聯成一片心的倒地鈴是我的心意;這樣動人的姐妹之情,在電影《聽說》也可以看見;小麥抱著弟弟說:「等你征服完所有的海洋後,我在黃金稻田等你。」



  我愛你至深,所以不能讓你為我停留。




  阿海:若你知道真的我,你還會和我在一起嗎?


  我一開始以為阿海是音樂演出的蕭芸安演的,因為之前有聽她唱過歌,也是一種好聽的中音。不過這個美麗的誤會不妨害我對阿海的評價。我喜歡阿海以女反串男的中性特質,如果鄭濤是喬峰的話,阿海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楊過。當然,他是一個浪子,不知道定下來是什麼,但他見到了小麥,他似乎就找到漂流的答案了(但他對小麥的情感如何出現,初遇她時看不太出來,也許就是那首你會記得這樣唱開始吧)。阿海騙小麥有黃金麥田,其實是想吸引小麥的注意,實際上他對未來也是很迷惘沒有答案的,他對愛情也說不個準,因為他也是很流離的人。我在想也許面對自己喜歡的對象,我們都會像站在針尖那樣,很不安吧。很想表現理想的那一面,深怕對方發現我們並不是那麼完美。其實,我卸妝之後並不那麼漂亮,你愛上我哪個部份呢?我的希望與恐懼你又知道多少呢?你知道嗎?之前在你面前,我都是空氣,我只能誇耀自己很行很罩,什麼都懂,什麼都行 ,我一點示弱的餘地都沒有,我怕讓你看到這個很糟的自己,I am a creep,真正的我配不上你,所以我只好偽裝,只求你看我一眼。


  當然,阿海與小麥最後和解了,就在那一片山茶花海中,他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他知道未來不是一個地方而是目光看往同一個方向。即使迷路了,有你在身邊,也有很不一樣的風景。





最後一組是蔡婆與芝麻


  芝麻:「如果沒遇上那麼多轉彎,怎麼來到你身旁」(註1)


  我還蠻喜歡芝麻這個角色的,好啦,滷蛋的天然呆也不錯啦,眼睛瞇成一條線實在是不容易,但個人更愛破碎的角色。關於芝麻,軟貓那一篇談的蠻多的,但我覺得他和蔡婆的互動是相當有意思的。第一個是從果忘井到蔡婆湯,將果忘井的水煮沸了,就成了蔡婆湯(這也許是孟婆湯的轉喻)。果忘井的水喝了就能忘記過去,我們需要遺忘嗎?如果我們失去了記憶我們還是同一個我嗎?第一次的見面,我覺得蔡婆看到芝麻的那個瞬間,演員還沒有到位,或者說這真的很難演,可能是我看過屏風的《京劇啟示錄》對那一幕印象太深,所以相較,但芝麻卻逃走了,這一段相當好,也為後來的對話埋下伏筆。那芝麻是個怎樣的人呢?他有點像阿海,但比較像是一個沒被愛過的人,被遺棄的人。有點像痞子英雄裡的陳在天吧,流浪漢和浪子還是不一樣的,阿海是怕抓不住,芝麻是不敢抓,因為他不曉得什麼時候老天又會將這樣的愛收回去,所以他很彆扭,不知道怎麼回應。好怕失去,所以不想擁有。




  劇情的高潮便是芝麻對蔡婆說:


  「如果沒有受過那些傷,我就不會知道你對我這麼好」


  這個在節目本上看到這句對白還好,但兩位演員實在是太厲害了,一講完這個我就掉淚了。蔡婆的回答也很動人,自從他兒子不見了,村裡的人勸他喝果忘井的水忘了吧,但她不想忘記。芝麻最後擁著蔡婆說:我們回家。蔡婆這一幕演的超好,她露出受寵若驚的樣子,然後轉身,欣慰地連說三次,好,我們回家....我們回家....我們回家。又驚又喜,她反而像是那個被遺棄很久被找到的孩子。如果能投最佳女演員,我會因為這樣投你。果忘井水被淚水煮沸,化遺忘為記憶的蔡婆湯,「此後再不渴」。






所謂的當下之河


  這裡是羅陀斯,就在這裡跳躍吧! 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


                                           馬克思 <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




  看過一些所謂的公路電影或是城市奧德塞(Urban Odyssey)的電影,講的多半是主角們藉由一個旅程完竟自我的過程,重要的是過程而非結果。因此,黃金麥田是否存在,不是我最care的,就像偷盔我們家的那個頭盔一樣。旅途中
他們各自發現不一樣的目標,還是一路來到了黃金麥田,遇見了曾居於此的,阿當與夏嚇,卻發現麥田早已荒蕪,並且根本沒有當下之河。我原本以為會是活在當下就是我們的當下之河這樣的處理,但是當阿海說,「下雨了,這不就是當下之河嗎?」,真的是感動地全身發麻。




  最後,人物一一出場,和開場的大合唱相互呼應,但此時的合唱意義也不同了。非常熱鬧與嘉年華式的慶典,歷經磨難後的回歸。觀眾的掌聲也像一場驟雨,涓滴成河,在繁花上再生繁花。



--
註[1]: <花都開好了> 電視劇薔薇之戀主題曲

 

 


轉錄自:http://www.wretch.cc/blog/skykissx/

    ptt2.cc  看板  skykiss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