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話 =

 酆都音樂連鬼都不想停步聆聽!

 

 

 

 

離開孤露家前,祭泠冷冰冰的手指輕壓著我的眉心,他低聲唸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後,竟然動手將引靈鎖纏繞在我的左手臂上。

「這樣苗苗就不會走丟囉。」祭泠愉悅地說,「我是銀鈴的主人,如果苗苗帶著銀鈴迷路的話,我們兩個可以產生共鳴感應,另外苗苗若遇到危險,銀鈴也能保護妳。」

「我才不會走丟咧,又不是小孩子。」

「但是苗苗在我眼中就是個小女孩呀。」

於是,穿著孤露提供給我當睡衣穿的白色女鬼服,眉心被下了咒,左手纏繞著魔器引靈鎖,我這個第二次來到酆都的人類,就要在頭號通緝犯的親密合作夥伴陪伴下,大剌剌地去逛酆都大街了。

我實在不懂,既然九皇是頭號通緝犯,據祭泠所說,活抓到他的懸賞金都高到能把整個冥府給買下來了,那人人都知道祭泠是九皇的搭檔,怎麼祭泠會沒被列入通緝犯名單裡呢?

跨出高高的門檻後,祭泠牽著我往濃霧瀰漫的寬廣街道中央走去,我忍不住回頭偷看我們走出來的那棟門口站著石獅子的綠屋頂建築,隨著我們的腳步越來越遠,它也像霧一樣消失在夜色之中。

祭泠的腳步輕盈,在寧靜無聲的大街上絲毫聽不見他移動聲音,相較之下,穿著草鞋的我走起路來摩擦聲不斷,整個就是招搖的要人家來抓我嘛……

我們拐進幾條小巷,又走回另一條大道上,酆都裡的建築都是清一色的中式傳統建築,除了少數的八角形高塔外,其他房子最高不會超過五層樓。街上一個鬼影也沒有,濃霧之中只能隱約看見沒有半片葉子的枯木,還有一些大宅邸門前的石獅子。

祭泠走得很快,心裡仍有些緊張的我幾乎要小跑步起來了,我一點都不希望祭泠剛剛開玩笑的「走丟」會真的發生,所以整個人都快要貼在他的手臂上了,如果這附近有路過的鬼撞見我們,一定會覺得我的模樣非常可笑吧。

「我們快到最熱鬧的中央大街囉。」祭泠興奮地說,他不時回頭看看我的狀況,「苗苗,妳的眼睛看得見了嗎?」

「看……看什麼?」我不安地反問。

「妳不用緊張,放輕鬆,看看妳的四周。」祭泠停下腳步,雙手反握住我的肩膀,把我推到他的面前,他那同樣冰冷的下巴輕輕抵著我的頭頂,「來,全身放鬆,將注意力全集中在眼睛上,這也能順便提升妳的眼力喔。」

我一點都不想提升我的陰陽眼能力啊!如果可以的話恨不得自己的眼力差到退步啊!

然而,祭泠所說的話總是有著神奇的魔力,不、或許是我心裡的好奇心被補習班訓練到逐漸能戰勝膽怯了吧,我竟然乖乖地照著祭泠的話做了!

「苗苗,做得很好。」祭泠溫柔的嗓音在我頭頂輕聲說著,「來,我們再試一次,把眼睛輕輕閉上,等我數到三時再睜開。」

把眼睛……閉上嗎?

「苗苗,注意囉。」

我聽話地照做,暫時不依靠視覺的關係,我的其他感官跟著敏銳起來。

「三。」

空氣中的寒冷溼氣和霉味已經取代了幽冥界特有的血腥味,原本城裡寧靜到只聽得見風聲和祭泠呼吸聲,現在卻有好多低語交談、啞嗓吆喝的人聲,一切毫不保留地鑽進我的耳朵裡,臉頰感覺到夜風拂過的冰冷,身上的衣物也隨著凌亂的風向擺動。

「二。」

祭泠喊了第二個數字,溼氣與霉味漸漸退散了,緊接著飄進我鼻子裡的,是各式各樣複雜的氣味,有生肉、有熟食、有魚腥、有腐敗的果香,而耳朵接收到的聲音也清晰了起來,不再是唏哩呼嚕什麼都聽不懂的模糊語言,我聽見有人在喊著「大特價」、「買一送一」之類的字眼,也聽見尖銳的女人聲正和另一個高亢的女人聲斤斤計較著菜錢,在我的後方有小孩子跌倒了放聲大哭,在我的右前方則有情侶正旁若無人地說著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語。

「一!」

祭泠喊道,他的右掌跟著在我肩上一拍,我不知道是身體自己決定要我睜開眼睛,還是被祭泠那個動作給嚇到了──不過不管祭泠做了什麼,我眼前所看見的一切,遠比他所做的還要令我震驚,即使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站在酆都大街上,看見鬼城居民活生生地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但是,像這樣站在它們之中,彷彿自己是它們的一份子般,確實是我的第一次。

而這一次我所看見的,比上次匆匆路過時所看見的,還要清楚──

這是一條又長又寬的超級大馬路,雖然空氣還算潮溼,但地上黑色的泥土卻乾巴巴的。黑馬路的兩旁全是清一色五層樓高的中式建築,它們的建築樣式大同小異,不過屋瓦的顏色卻五花八門,一點統一性也沒有,有的屋頂色彩可能是搭配著商店販賣的商品內容,像離我們最近的蔬果店就是青綠色屋頂,可是我完全無法理解它隔壁的魚店為什麼是粉紅色的屋頂。

馬路上方,長長的黑線從左邊建築拉到右邊建築,上頭掛滿點燃蠟燭的白色燈籠,燈籠有著黑色毛筆字寫的大大「酆」字,如果不是這些燈籠掛得又多又高,乍看之下還滿容易聯想到辦喪事時掛的燈籠。另外每間房屋的屋簷下,也都有著圓形的白燈籠。

中央大街上,有許多人間辦喪事時常用的東西,被當作裝飾一樣使用。像那個我每次不小心在電視新聞上瞄到,都會冒出一堆雞皮疙瘩的「招魂幡」,竟然被它們拿來寫店名、寫特價品資訊,當成招牌一樣使用。

黑色的土地、灰色的建築、白色的燈、空中不斷飄落的白紙,單調的黑灰白組合出熱鬧華麗的鬼城大街。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來來往往的鬼魂,在我眼中,它們的外型跟一般人差不了多少,只是有點透明,大部份的鬼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古裝,即使有滿多鬼頂著人間界流行的髮型,但它們還是很入境隨俗地換成傳統古裝,倒是有很少數頭上插滿髮簪、梳出又高又黑髮髻的鬼,卻迫不及待地把拼貼迷你裙、牛仔褲、娃娃裝、騎士皮夾克等等流行服飾,直往身上套。我仔細地朝那群鬼看了一下,才發現它們是在搶女裝店的特價商品,看來人間界流行的東西,在酆都反而流行不起來。

「苗苗,我們靠邊走。」祭泠又牽起我的手,快步地朝左邊靠去,一輛接著一輛由骷髏馬拉著的馬車飛也似地穿了過去,地上揚起一片黑色的沙塵,如果祭泠沒有及時帶我離開的話,我們兩個早被馬車撞飛了。

「咳咳,酆都的交通怎麼這樣啊,它們沒看到我們嗎?」我的眼睛被沙塵弄得逼出眼淚。

「它們看得到啊。」祭泠忍著笑意說,「妳可別忘了,鬼靈是沒有實體的,所以就算馬車、汽車、飛機撞上它們,也會毫無阻礙地穿過去。」

一聽到祭泠這麼說,我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

「你、你的意思,假如、假如我們剛剛沒有閃開的話……」

「那麼我們擁有實體的事就會漏餡兒囉。」祭泠仍開心地笑著,彷彿我們被發現真實身份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一樣,「苗苗,妳放心吧,鬼靈的反應和頭腦都沒有我們好,就算車子真正撞上我們,我也能及時帶妳離開大街,到沒有人煙的地方避避,幾分鐘過後鬼靈們就會忘了剛才車子好像撞到東西的事了。」

「原來有沒有實體,腦力會差這麼多啊?」

即使祭泠拍著胸脯保證,只要有他在,我們就能大搖大擺逛街逛到累再回家睡覺,但我還是很不安心地緊抓著他的手,小心翼翼地逛著,深怕會跟那些走路都不看路的透明阿飄相撞。

「苗苗,建議妳能避開鬼城居民的目光還是盡量避開喔。」祭泠在我們逛街時不斷提醒道,「雖然有我的術法和銀鈴保護,但酆都來往的鬼實在太多,有時候會有偽裝的鬼差混淆其中,它們都能一眼認出妳不該來到這裡。」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我認真地點頭。

「抱歉,沒辦法讓妳盡心地逛街。」祭泠苦笑道,「我考慮的太不周詳了,身上也沒帶錢,這樣好像完全喪失了逛街的樂趣了。」

「沒關係啦,真的沒有關係。」我擠出微笑回應,「反正……這裡的東西,我也不敢買回去……」

我們走過好多家服裝店,可能是冬至外加新年快到了,每家店都掛出超低價的優惠活動,那些鬼魂們搶衣服都搶到在空中飛來飛去,還有很多鬼都搶到原形畢露,上一秒還是人模人樣地扯著一根褲管,下一秒卻自己爆炸成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的屍塊,直往敵人身上攻擊。

這裡的商家排列完全沒有規律,像是百貨公司與菜市場的綜合體,我很討厭那些賣肉品、賣食物的店面,老闆們雖然很好心地現宰、還提供試吃,但是幽冥界的動物個個都長得像浪仙的寵物一樣怪,鬼魂們的吃相又都比我的惡鬼同事們難看,更可怕的是,大多的加工食品不是呈現發霉發臭又有毒的樣子,就是長得噁心無比,真搞不懂鬼魂們為什麼能毫不在乎地把那些玩意兒吞進肚子裡。

「祭泠,」我看著一個只有頭的小孩鬼魂,把嘴巴張到半張臉那麼大,吞下一個很像用人頭做成的臭酸奶油蛋糕時,終於忍不住別過頭提問了,「酆都的鬼,為什麼都吃那麼可怕的食物啊?剛才孤露準備的料理並不是這樣啊。」

「這就是鬼體與鬼靈的差別。」祭泠輕鬆地解釋,「酆都的居民都是鬼靈,鬼靈是沒有實體的,因此食物對它們而言有著最大影響力的不是它們美不美味,而是氣味。氣味要夠強烈,在進入鬼靈時才能被吸收,至於更詳細的解說會牽扯到《分子形變學》的高階理論,苗苗應該沒辦法理解。」

「喔,沒關係啦,我大概知道了,」為了不讓祭泠感到愧疚,我急忙說道,「總之就是鬼靈得吃那些發臭、壞掉的可怕食物,才能刺激它們的嗅覺,把這些食物吸收掉。」

「是的,苗苗還是一樣反應很快呢。所以九皇一直很討厭酆都的食物,孤露也才會跑到邊境市集那裡買冥府官員採購的食材。」祭泠開心地說,我們快步地走過傳出可怕惡臭的「鯨魚屠宰店」,「在幽冥界裡,除了官員能依法修煉成鬼體外,其他私自修煉者都是犯法的,一旦被發現,就會依謀反的罪名遭到通緝。」

奇怪?怎麼話題一下就跳轉了呢?剛剛不是還在講鬼吃東西的事嗎?

「但是,祭泠你說過,你和孤露都沒被通緝啊。難道冥府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嗎?」

「苗苗,妳千萬別把冥府想得太高竿,妳也見過不少鬼差,他們可是冥府最『親民』的代表呢,苗苗覺得他們有比酆都居民聰明嗎?」祭泠說完後,竟然呵呵地笑了起來,他用單手重新拉好白圍巾,「不過,冥府應該是不曉得我的存在,他們知道九皇身邊有個使用引靈鎖的搭擋,但始終搞不清楚那個搭擋是誰,之前我還聽說有鬼在幽冥界謠傳枉囿改使用引靈鎖了呢。」

「枉囿……是枉城補習班的負責人?」

「是呀,」祭泠微笑,「至於孤露,他對冥府而言還有一些利用價值吧?所以冥府才會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換成我們搬來酆都開補習班,冥府絕對會在一個時辰內想盡辦法破壞掉所有的保護措施,把我們殺得措手不及呢。」

沒想到那個娘娘腔、又愛演的孤露,會是個連冥府都很看重的角色啊。

我們停止敏感的閒談,停下腳步對旁邊地攤上的古物很感興趣,祭泠不擔心大衣沾到沙塵地蹲了下來,綠眸認真地掃視著那些看起來像極古墓陪葬品的東西。

我對陪葬品一點興趣也沒有,只好靜靜站在旁邊看祭泠挑,偶爾抬頭觀察那個打盹的老闆,它戴著一頂超大的斗笠,整著臉都隱藏在黑影下。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個老闆好像沒有其他鬼那樣透明。

一陣嘈雜尖銳的噪音猛然打斷我的思緒,我的耳朵又被攻擊了,這次的恐怖聲音根本是浮茹加豔的打呼聲再乘以一百倍那樣不舒服!我忍不住掩住耳朵,皺著眉頭四處張望,想知道那個亂七八糟的聲音到底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然後,我在對街看見一個很搶眼的組合,那個搶眼並不是令人驚豔的搶眼──

是令人恨不得當場扭斷它們脖子的搶眼。

在古物地攤的正對面,三個尖嘴猴腮又乾乾癟癟的鬼魂,正在演奏國樂器。站在最左邊的那位手上拿著嗩吶,不斷吹出殺豬般的叫聲;最右邊的鬼魂坐在地上,一副很投入似地拉著腿上的二胡,那聲音就像有個女人痛苦地刺耳尖叫著一樣;正中間的鬼魂動作瀟灑地撥著古箏,只是除了嘎吱嘎吱的噪音外我什麼也聽不出來。

我痛苦地打量著那三隻鬼,鬼的面前並沒有擺碗等著別人給錢,也沒擺塊布放商品,所以我馬上刪除了「行乞」和「叫賣」兩個選項。

我觀察了老半天,最後終於在古箏的前方看見一個長條型的盒子,裡面整整齊齊地插著一整排CD!

沒錯!我沒有看錯!幽冥界流行的東西實在太挑戰我的刻板印象了!它們既愛穿古裝、愛聽國樂,卻知道怎麼燒錄音樂CD!

緊接著,中間彈古箏的開始唱歌了,不、我無法確定它到底是在唱歌,還是在哭著慘叫……

我再認真地看了他們好幾眼,居然在他們背後的牆上看到幾乎與磚牆同色的一整排海報,上面用優雅的行書寫著「幽冥界天團新專輯發售」等等字樣。

開什麼玩笑?這種鬼吼鬼叫還敢自稱幽冥界天團?

好吧,也許鬼的品味就是這樣吧,看它們都吃那麼噁心的東西了……

「苗苗,妳在看什麼?」祭泠看完古物後一件都沒買地走了過來,他好奇地順著我的目光看向對街,眉頭微微皺起,「喔……是流行樂團啊。」

「祭泠知道?」我訝異地看著他。

「我無聊回酆都亂晃時,常常看到他們在辦簽唱會,或是像現在這樣在街頭表演。」祭泠無奈地笑了笑,「它們還滿紅的,雖然我一直不知道它們的團名。」

「這樣叫作『滿紅』的?」我掩著耳朵不敢相信地反問。

街道上來來往往的鬼魂看也不看它們一眼,全都輕飄飄地無視它們自顧自往前走……這個什麼鬼樂團真的紅嗎?

「是呀,」祭泠苦笑著聳聳肩,「這就是酆都的音樂水平。」

就在我還想吐出滿腹針對那個鬼樂團的疑惑時,另一個超越這支鬼樂團好幾千萬倍、史無前歷難聽、活像完全不成曲調的出殯樂隊、全由音癡擔任樂手的可怕巨響,從中央大道的尾端開始逐漸轟炸了過來。那個專心演奏著音樂的「鬼天團」也受不了了,它們停止演奏,全跳起來對著突然出現的巨響咒罵,右邊那位手中的二胡弦還被突然其來的聲音給硬生生震斷!

緊接著,一個穿著血衣的女子,站在人間往生者出殯時常見的超大花車上,扯著喉嚨驚聲尖叫,她身後是有半車亂吹奏的鎖吶手,另外半車應該是想把弦全拉斷的二胡手。

祭泠也忍不住把手指塞進自己耳中,並用示意我往後退幾步,好讓那個噪音花車能順利通過。

我一邊照做,一邊看著大街上的鬼魂們驚惶失措地四處飛走、瞬間跑光,很顯然它們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音樂。

當我看著花車上的花排出「幽冥音樂榜十週冠軍‧酆都美聲天后」等字樣時,差點沒一頭撞向身後的牆壁──這種音樂、這種歌聲哪裡美聲了啊?到底是鬼魂的審美觀太怪,還是這些在幽冥界玩音樂的鬼毫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剛才熱鬧非凡的大街現在都人去樓空了,還誇耀稱霸什麼鬼榜十週有意義嗎?大家聽了都會想再自殺一次吧!

「苗苗,我們先回去吧。」祭泠靠在我耳邊大聲地說。

我無法回應祭泠,只好用力點頭,祭泠好看的臉扭曲得不像樣,他彎下腰將我抱起,然後靈巧地跳上一旁的建築,盡可能地加快腳步,將噪音發源地遠遠拋在身後。

 

 

一踏進酆都私塾的庭園,便看見孤露披頭散髮地在門前來回踱步,即使他穿著白布衣,看起來還是瘦削的像根蔬菜。

「噯呀!」孤露抬頭發現我跟祭泠回來了,連忙甩著袖子,匆匆忙忙地朝我們跑來,「祭泠、唐姑娘,你們上哪兒去了啊?在下好擔心你們啊!是不是在下哪裡招待不周?在下願意改進、願意改過,你們儘管跟在下說啊。」

「不是你的問題,孤露,」祭泠蹲了下來,替我解開手臂上的引靈鎖,「你真的很好客,料理也很好吃,我們相當感激。」

「那你們為何不告知在下一聲,就跑了出去呢?」孤露哭喪著臉身體不停上下搖動,「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呢?」

「我們沒有亂跑啦,」我按摩著自己的手臂不太好意思地說,「我跟祭泠都失眠了,所以就到街上去逛逛,開開眼界,還滿好玩的。」

「噯呀,祭泠,下次要帶唐姑娘外出,記得和在下說聲啊。」孤露的語氣活像個老媽媽,他手足無措地在原地轉來轉去,「不然在下會愧疚死的,一發覺得你們不見了,在下差點使用了預視呢。」

「這點小事不需要動用到那麼強大的力量啦。」祭泠微笑,我們三人一起走過迴廊進了前廳,在乾乾淨淨的圓桌前坐下,「不好意思,孤露,讓你這麼操心。」

「回來就好了、回來就好了。」孤露坐好後輕拍自己的胸口數下,心情還沒平靜下來,又慌慌張張地站了起來,「在下去拿點厭世玉漿出來……」

「孤露!」祭泠一把拉住孤露的袖子,他像個女孩子一樣抿著唇轉了過來,「不用了,我和苗苗準備要睡了。」

「睡前一杯幫助睡眠啊。」孤露終於收起擔憂的神情笑了出來,他拿起胸前的眼鏡項鍊揮了揮,一只裝著滿滿厭世玉漿的酒瓶和三個小杯子便飄了出來,孤露好心地倒好飲品後遞給我們,「如何,唐姑娘?上回有任務在身,都是走馬看花,這回可有好好逛逛咱們的鬼城啊?」

「嗯,」我吞下飲料後快速地說,「看到很多跟人間界不一樣的東西,滿有趣的。」

「不過你們這趟出去才花了半個時辰,中央大街要認真逛起來,兩個時辰都逛不完呢!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孤露歪著頭好奇地問道。

「是因為遇到一些流行歌手的關係,」祭泠笑著說,「有個好像什麼『美聲天后』的,開著花車在遊街,我跟苗苗受不了,才提早回來。」

「喔……是遇到那個報喪女鬼啊,」孤露搖了搖頭,「在下真不明白,幽冥界這兒沒多少鬼愛聽那些絲竹,那些流行歌手、流行樂團,怎麼還能歷久不衰、屹立不搖呢?」

「剛才花車一開過,街上的居民就一哄而散了呢。」我跟著說。

「可見居民們多麼厭惡酆都的音樂啊,」孤露苦笑,「在下記得寅時那位報喪女妖似是會在『望鄉臺』開演唱會,兩位撞見的應該是她的進場遊行。」

我腦子突然閃過一個奇妙的念頭,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為什麼不可以呢?不知道這個提案可不可行……我必須再確認一下……

「孤露,」我看著孤露淺綠色的細長眼睛問道,「酆都居民是不喜歡音樂,還是是不喜歡酆都現在的音樂呢?」

「酆都居民雖是鬼靈,但它們生前也都是人,像琴棋書畫這些,它們生前審美觀如何,死後也不會有太大的不同。」孤露搔著長髮說,「所以在下認為,酆都居民並非不愛絲竹樂,只是現有的絲竹樂太難入耳了……」

「那實在是太好了啊!」

我開心地跳了起來,可能平常很少這樣高興得蹦蹦跳跳,孤露和祭泠有些訝異我的反應,我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喉嚨,盡量保持平靜。

「我是想說……既然酆都居民不討厭音樂,只是沒有好音樂跟好歌手受到它們的歡迎,那……不如……」

我的話還沒說完,祭泠便一副好像明白我要說什麼似的表情,但他還是微笑地看著我,讓步繼續講下去。

  「不如我們組個樂團,用音樂來替酆都招新生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