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話 =

 人人都想成為親愛的主唱大人

 

 

 

 

「苗苗的這個提案很好!」

明亮的掌聲在我身後響起,前廳圍座的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去。

「豔主任?」

火紅的高跟鞋叩叩地像踏著舞步走了過來,大夢初醒的豔甩了甩赤色長髮,用她紅色的繩子重新梳綁成馬尾。

「豔主任,苗苗的提案可行囉?」祭泠難掩喜悅地問道。

「有何不可?」豔大方地揀了張椅子坐下,翹起修長的美腿輕快地說,「這是個非常優秀的提案呢。」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假裝研究著杯子裡細微的裂痕。

我一直很怕豔主任,她既是惡鬼補習班的主任,九皇對她的態度也比對待其他同事的態度要好一點,雖然我不清楚豔主任是不是也有著像九皇那樣特殊的身份,但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領導者風範,在九皇不在時總變得更加耀眼。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我總覺得豔其實沒有很喜歡我,每次惡鬼們遇到什麼狀況,或者在開會討論時,她常常詢問我這個路過的打工小妹想法,也許是想訓練我吧?可是我每次都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然後每次都被祭泠搭救。

所以……能夠被豔稱讚,真的很難得,我的心跳比剛才想到組樂團的提案時跳得還要快。

「你們回想看看,現在人間界的電視節目裡,哪一類的綜藝節目最受到觀眾歡迎呢?哪一類的節目是大家爭先恐後搶著上的呢?」豔搖搖豎起來食指問道。

「山珍海味瓊漿玉露節目?」孤露愉悅地說。

你指的是美食節目吧!不要用那麼複雜的詞彙描述這麼簡單的東西!

「電視冷笑話冠軍?」祭泠思索了一下說道。

並沒有那種節目!開這種節目是想要電視臺倒閉嗎?

「政論節目?」我小聲地胡亂答道。

「嗶!都不對,我說的可不限於臺灣而已喔。」豔雙手交叉在胸前比劃出一個超大的叉叉,然後她嫣然一笑,「是『歌唱選秀節目』。」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祭泠和孤露異口同聲地興奮叫道,一副「歌唱選秀節目」是多麼了不起的答案似的,我只好繼續默默喝著剩沒幾口的厭世玉漿。

「所以豔主任的意思是要在下和諸位合作,在酆都掀起一股歌手選秀的風潮嗎?」孤露拚命地點頭,「在下明白了,如此一來酆都私塾亦可形成自身特色,化身為三界中第一家願用音樂讓世界更墮落的惡鬼塾。」

「但是這樣不可行吧,」祭泠突然冒出了反對的聲音,「如果我們用選秀作為號召,實際上卻是在招收補習班學生的話,那後來知道真相的鬼靈們一定無法接受,畢竟它們是懷抱著能在幽冥界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希望,才會加入我們的。」

「懷抱著幽冥界歌手身份出道」聽起來有夠詭異的,完全不輸給孤露那番「用音樂讓世界更墮落」的宣言,你們就這麼喜歡把感覺上相對的事物湊在一塊兒嗎?

「我的意思當然不是要酆都私塾用歌手選秀手法招生啦,剛才苗苗的提案也不是這個吧。」豔閉著眼睛擺了擺手。

「可是,豔妳明明說……」

「我只是說歌唱選秀節目在人間界很紅,你們仔細想想,它確實讓不少人類有了追逐無聊音樂夢想的機會,但促使他們創造這個機會的,最大的功臣其實是──」

「群眾。」祭泠淡淡地接道。

「沒錯。」火燄般鮮紅的雙眼猛地睜開,豔勾出妖媚的甜笑,「我們必須創造出一個能吸引全酆都,不、甚至是吸引全鬼城的樂團!在幽冥界掀起風潮!讓所有的鬼靈崇拜我們!追隨我們!讓它們成為我們信徒!如此一來,它們全都會乖乖簽了賣身契投入酆都私塾了啊!」

怎麼感覺好像要創立什麼邪教一樣。

「喔喔喔喔喔喔喔!」孤露拍手大叫,「此主意實在太完美了!真不虧是惡鬼第一軍師豔啊!」

是惡鬼邪教教主吧……不過話說回來,我忽然也覺得組成樂團是一個還滿不賴的主意,記得祭泠他們總是說一般的鬼魂思考很直線式,感覺就很容易成為盲目追著樂團跑的瘋狂粉絲,這個策略應該會滿成功的才對。

「豔主任,我有個小問題,」祭泠開口說道,「如果我們組樂團吸引酆都居民,但當他們知道真相是我們在替孤露的補習班招生,那結果還是一樣?」

「祭泠,這你就不懂了,」豔搖了搖手指,「你可別小看這個樂團的魅力,當民眾陷入信教般的瘋狂崇拜時,我們要它們跳奈河它們就會跳、我們要它們跟神靈界宣戰它們就會拿著武器衝上天!」

既然組樂團吸收鬼魂變成惡鬼的策略那麼好用,那幹嘛還開設惡鬼補習班啊?搞個樂團或弄個邪教不是快多了嗎?

「還有第二個問題,」祭泠眨了眨鮮綠的雙眼溫和地說,「當初九皇想創立惡鬼補習班時,我們也討論過要不要以新興宗教或是流行樂團的形式達成我們的最終目標,這些方式看起來都比補習班有效率多了。不過當時九皇卻回答我──」

「無論是新興宗教,抑或是流行樂團,第一它們並沒有佔領一塊固定地域,據地為王的必要,也就是說,所有信奉追隨的靈,不會自主到達某個定點加入我們,並跟著我們進行任何的惡鬼修煉,相較之下,補習班的系統會更適合我們的最終目標。」

九皇的聲音清晰穩重地傳了過來,我眨了一下眼睛後,他已經擠身坐到祭泠與孤露中間了,長長的靛色披在背上。

「第二,宗教與樂團必須不定時舉辦高調活動,諸如傳教說道的集會,樂團也需要發行專輯、單曲,舉辦簽唱會、演唱會,這些舉動都太過囂張了,那會讓我們始終曝露在陽光之下,等同明著向下界的鬼差、上界的偽君子宣戰,」九皇面無表情地冷聲說著,「但惡鬼補習班不一樣,招生時我們發傳單、打電話訪談,我們是在暗處一個個拉攏靈們,要舉辦活動,像是旅遊、檢定考試這些,也不必四處拋頭露面。」

「所以小九是反對我們組樂團幫助孤露囉?」豔不客氣地問道,原本喜悅的孤露立刻淚眼汪汪地看著九皇。

「本王從沒說過要幫助這個像女人的傢伙。」

「嗚哇哇哇哇──九皇大人不要對在下這麼絕情嘛──」

「你這混蛋不要有事要拜託本王時,才開口閉口叫本王『大人』!」

「嗚嗚嗚嗚哇哇──九皇殿下──」

「也不准叫我『殿下』!」

「好啦、好啦,你們兩個別吵了,真是的,」豔左右手的食指分別塞著兩邊的耳朵,她皺著秀眉不耐煩地說,「反正我已經決定要用『組樂團』的方式,來替孤露的酆都私塾招生了,合約我已經寫好放在桌上,就等小九和孤露兩位簽章囉。」

滾到地上就要開始互相毆打的九皇和孤露停下動作,衣衫不整地看著豔扔到圓桌上的兩份A4紙,朱紅色的墨跡看起來好像血書。

「看完就咬破手指蓋印吧,」豔笑著說,「合約簽定後,我們將長留在酆都,直到酆都私塾順利招收到三名以上的學生才可離開,留於酆都這段期間,所有吃喝拉撒住宿問題,都由酆都私塾的負責人孤露負責,無異議的話快點簽一簽,好準備招生的工具啦。」

我靜靜地坐在原位上,看著九皇和孤露鬥嘴蓋印,也看著默默打量他們、不發一語的祭泠側影。這段等待的時間內,我雖然好幾次都像湊過去仔細看看合約上的文字,那兩張合約卻不時被要簽的兩人揉來丟去,又差點被撕裂。

那上面,似乎寫著不能說的、惡鬼補習班的真正名字。

 

 

「教室室的四周周已經設好很棒棒的結界了!圭峰峰還在所有的縫隙隙放了消音水水喔!」睡了頓飽覺的浮茹開開心心地蹦跳進來,她小巧的臉蛋上多了幾道像是油墨的髒污。

「非常好,」男版豔滿足地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面向他隨意站著的我們宣佈道,「各位,簡單來說這次的『搶救酆都私塾計劃A之嘶吼吧惡鬼樂團』,就如剛才簡報所說的那樣,有沒有人有問題要提出的呢?」

在這個和廢墟沒啥兩樣的地方,哪來的投影設備和電腦讓你做簡報啊?

沒錯,九皇和孤露打打鬧鬧到天都亮了,所有人都睡醒了,才乖乖簽完合約。

接著,睡飽的其他惡鬼們一聽到要組樂團大鬧酆都,睡眼惺忪的他們精神都來了,連早餐都不吵著吃,紛紛自動地衝到孤露答應可以充當練團室的教室,暴力地把木頭桌椅亂踢亂踹,推到教室某個角落堆成宛如縮小版聖母峰的椅子山,然後轉身著手進行防止噪音流出私塾的隔音加強工作,豔也把握時間開始解說這個樂團計劃。

「豔豔!豔豔!浮茹茹有問題!浮茹茹有問題!」浮茹舉著右手蹦蹦跳跳地叫道。

豔靠向歪斜又凹凸不平的黑板,懶洋洋地說:「妳說吧。」

「吶吶,」浮茹歪著頭喃喃地問,「所以所以,什麼是樂團團啊?可以吃吃嗎?」

「豔,不需要回答這個問題,時間緊迫,我們直接討論樂團編制吧。」九皇突然插入浮茹和豔之間,高大的他瞬間把像個小學生的浮茹完全擋住。

「小九九討厭厭!浮茹茹在跟豔豔講話耶!」浮茹氣得邊跳邊叫。

「分到工作後妳管好自己的部份就夠了!不需要──」九皇惱怒地回頭大罵,浮茹立刻安靜下來,一對藍色大眼無辜地眨動,九皇的怒顏隨即冷卻下來,他語調和緩地繼續說道,「知道那麼多……」

「浮茹,」祭泠趕緊上前蹲在快哭出來的浮茹旁邊,語氣溫和地安撫著,「我們為了幫助孤露招生,現在要組成一個臨時的幽冥界流行樂團喔。所謂的樂團啊,就是很多人聚在一起玩音樂的團體喔。」

「玩音樂樂?」浮茹張嘴哼了幾一小段像是兒歌的東西,兩隻小手在嘴前又抓又捏的,忙了一陣子後,她皺著眉頭回望祭泠,「浮茹茹不知道怎麼玩玩,音樂樂不是聲音音嗎?聲音音又摸摸不到。」

「所以要拿樂器呀,」祭泠耐著性子說,「在樂團裡每個人都有他要負責的位置,有的人彈吉他的、有的是鼓手,也有人負責張嘴唱歌。」

「喔喔!浮茹茹懂懂了!豔豔──」浮茹雙眼一亮,欣喜地高舉雙手衝到豔面前要叫又跳,「豔豔!浮茹茹想唱歌歌!讓浮茹茹負責唱歌歌!」

「嗯,浮茹平時常哼歌是唱得不錯,不過……」豔面有難色地托著下巴說,「酆都的居民會不會不買帳呢?畢竟幽冥界裡會迷戀小女孩歌手的靈,應該都滾到十八層地獄某一層去了……」

「啊啊啊啊啊──不管、不管、不管不管啦──浮茹茹要唱歌歌!浮茹茹就是要唱歌歌!」

「我也覺得讓浮茹擔任主唱並不妥,如果要在酆都的望鄉臺辦演唱會招生的話,那現場的主唱恐怕需要帶動氣氛,浮茹的能力應該無法勝任。」祭泠苦笑道,他的右手輕輕撫摸浮茹的頭頂,「如果豔主任沒有想到什麼好人選的話,我滿願意毛遂自薦、嘗試看看的。」

喔喔喔,祭泠跳出來說要擔任主唱耶!他的聲音那麼溫柔,唱起歌來應該很吸引人吧!

「你當主唱的話,就能勝任演唱會現場了嗎?」九皇馬上提出反對意見,「祭泠,你別忘了你的體的缺陷。」

他還是跟以前一樣,雖然語氣那麼冷淡、講的話那麼不好聽,事實上說這些話的用意都是在擔心祭泠的身體狀況。

「唱歌和體的關係又不大。」祭泠微笑道,「九皇,你不必太擔心我,我沒事的,既然沒有人想當主唱的話──」

九皇不等祭泠說完連忙插嘴道:「演唱會現場又噴火、又噴乾冰、又放炸彈的,你的體承受的住嗎?」

你是把演唱會當成折磨人的地獄嗎?作舞臺效果噴火噴乾冰就算了,放炸彈是怎麼一回事啊?

「豔,我反對祭泠擔任我們樂團的主唱,」九皇雙手插進皮褲口袋,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如果沒人能勝任這個職位,本王很樂意親自下海。」

什麼嘛!那個急著討論樂團編制的是你!用奇怪的理由逼退祭泠的也是你!說了老半天!結果是你自己想唱嘛!

「哎呀呀,小九啊,我是承認你的舞臺魅力極佳,在幽冥界也跟我一樣擁有許多的粉絲追隨,」一直站在後方研究那個椅子山的浪仙也走過來加入戰局,「不過你有沒有想過,你是冥府通緝傳單上永遠的第一名!哪天我們在望鄉臺開了演唱會,鬼差也會衝進現場大開殺戒。」

「浪仙,想當主唱的話就憑真本事來搶,少用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混淆視聽。」九皇邪惡地笑著,右手手指不停重覆著「握拳、鬆開」的動作,「在場除了孤露、祭泠和人類以外,有誰沒在懸賞單上?不管誰當主唱、不管我負責哪個位置,一旦我們樂團開演唱會,冥府知道臺上有我們,都會衝進來大開殺戒。所以『被通緝』這個理由和『誰當主唱』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豔平靜地說,「關於被通緝和懸賞單上有高畫質照片這件事,我已經有應對的辦法了,倒時候開演唱會,每個人的妝都會濃得不得了,此外我們也會用假名登臺,如果有必要,大不了有的人戴口罩、有的人戴墨鏡,或是統一戴半邊面具囉。」

「既然要戴面具的話,當然由我這個熟悉各大歌劇、音樂劇的浪漫惡鬼擔任主唱囉,」浪仙誇張地轉身,不停原地扭腰擺臀像在跳什麼民族舞蹈一樣,「我啊當年和做生意的商隊在邊境混時,晚上都會在帳篷外載歌載舞,當時沒有人不知道『惡鬼中的歌劇魅影』就是我呢!」

「我們組的團是流行樂團,音樂劇那種東西不要來攪局。」九皇狠狠地說。

「小九,你怎麼可以歧視音樂劇呢?音樂劇裡也是運用了不少流行音樂啊!」

「時間緊迫,你想要我們公司停擺多久?決定是流行樂團就是流行樂團,練個一天、半天,明後天就準備租下望鄉臺上去開演唱會了!哪有十天半個月陪你搞音樂劇?」

「哎呀呀!豔啊,你看小九都故意轉移話題啦。我不過跟祭泠一樣毛遂自薦,小九就能抹黑我要弄音樂劇。」浪仙嘟嘴抱怨道,「豔──我以前跟一些西方的鬼學過聲樂嘛,你知道我有音樂底子的啊,就讓我當主唱嘛。」

「豔,千萬不能答應讓浪仙當主唱,他的審美觀酆都居民不會買帳的!」

「那你全身掛滿骷髏酆都的靈就會買帳嗎?它們已經看膩骷髏和黑夜了,它們現在需要的是金光閃閃的華麗夢幻新世界啊!」

「吵──死──了!都給我安靜!」豔用力地拍擊身後的黑板,幾塊磚牆碎片落了下來,豔又換回甜笑,親切地說,「不然我們依照輩份來決定好了,在場誰的輩份最大,就由他來當主唱吧。」

所以連豔你自己都想當主唱嘛!

「豔如果當主唱的話,我們樂團就同時有男主唱和女主唱了呢,我也願意當豔的合聲!」浪仙瞬間改變立場倒向豔那邊,九皇整張臉都揪結在一起了。

「豔變男變女變得再厲害,也沒辦法同時又是男又是女在臺上唱歌!」

「那又不是重點啊,誰說我們樂團要搞男女對唱的啊?」

「圭峰哥,大家在吵什麼主唱啊?那很重要嗎?」

「嗯,好像吧。」

「那我要提議我姊姊當主唱!喂、喂!讓我姊姊當主唱啦!」

「反正依輩份的話,就是我贏得主唱的位置。」

「豔主任,不管九皇怎麼說,我還是想嘗試看看擔任主唱,這是我給自己的新挑戰。」

「祭泠,只要本王說要當主唱的那天,就連你也不可以跟我搶!」

「哎哎哎,不是已經決定讓豔當主唱,我負責和聲了嗎?」

「不對、不對!先說說的先贏贏啦!浮茹茹是第一個個要當主唱唱的!浮茹茹才是第一一名!」

「安──靜!」

豔扯開嗓門兒放聲大叫,那個音量和音色讓我想起電影裡的恐龍叫聲,恐龍叫聲持續了將近一分鐘,其他搶著當主唱的惡鬼才閉乖乖閉上嘴巴,豔得意地傲視眾人,最後那頓鮮紅的眼睛飄到我的身上,其他人也跟著看了過來──

呃,這個眼神的意思,應該不是叫我當主唱吧……

「苗苗,妳是這個樂團提案的提案人,也是我們之中唯一的年輕人類,應該對於『流行樂團』很瞭解吧?」豔的甜笑看起來就像是如果我的答案不好,她就要把我給殺掉一樣,「依妳所見,我們這群惡鬼之中,誰最適合擔任主唱呢?」

「啊……」我驚恐地看著這票惡鬼,他們五顏六色的漂亮眼睛全都瞪得老大,還不時摩拳擦掌等著我說出答案。

嗚哇哇,豔根本是想要我死嘛!不管我說誰都不對啊!只要不是講九皇的話,我就會被九皇殺死,但是選擇九皇的話,又對不起其他人和我自己的良心啊!

唐芯苗,振作一點,妳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才對!兩全其美的辦法──

我的眼睛溜溜轉著,像放空一樣看往遠方,那個一直窩在邊緣不發一語的真正主事者孤露和我對上視線,而竟然愉快地伸出兩根手指頭比了「Yeah」的手勢。

我都快死掉了,你還在那邊幸災樂禍!

在我還在暗暗咒罵孤露時,他那個比了「Yeah」手勢的手又多伸出一根手指,數秒後,又再翹起最後的小指──

原來如此!

「我覺得,」看了孤露的提示,我恍然大悟地對豔說,「每個人都可以是主唱,只要大家高興,要兩個主唱、三個主唱、四個主唱都是可行的。」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主唱嗎?」豔的眼睛閃閃發光。

「愚蠢人類,妳在說什麼傻話,」九皇不以為然地說,「照妳這麼說,所有人都當了主唱,誰來負責樂器?那我們乾脆別搞流行樂團,弄成合唱團算了。」

「不是這樣,」我認真地繼續說,「我們不見得要有固定的主唱,假如真的辦了演唱會、出了唱片,那會演唱的歌一定不止一首嘛,所以……」

「苗苗的意思是……大家可以輪流當主唱?」祭泠瞭解地點點頭,剛好站在他後面的孤露對我比了大姆指。

「這個主意還滿不錯的。」豔讚許道。

「是呀,如此一來就人人有歌唱了呢。」浪仙也愉快地接受這個答案了。

可是,還是有人堅持著自己的立場,讓整個討論又繞回原點。

「不要要!」浮茹是第一個反對的,「這樣樣的話,豔豔一個人唱的歌歌都會比我們們多一倍倍!」

我是不知道浮茹的數學好不好,但一個人唱幾首歌這種事不是現在能決定的吧?

「本王和浮茹想法相同,」九皇忿怒地瞪著我,「輪流當主唱只會造成新的困擾,倒時候歌出來,大家都搶同一首歌怎麼辦?被分到不喜歡的歌、不適合詮釋的歌又怎麼辦?」

「小九說的也有道理呢……」豔摸著下巴再度點了點頭。

哎,你們這些惡鬼立場都跳來跳去的,再討論下去都要吃中餐了。

「在下有個提議。」

一隻雪白的手從青綠色的古裝寬袖下伸了出來,一直難得沉默不語的孤露終於加入戰局,他笑容可掬地看著我們,不等豔給他發言權,便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不如以抽籤決定,諸位意下如何?」

「難得孤露說了句有腦的話,」九皇冷笑,「就抽籤決定吧。」

「好!抽籤籤!浮茹茹籤籤運很棒棒的!」

「人類,」九皇的靛眼瞪向我,「還不去做籤?」

「喔、是……是的……」我轉身正要往迴廊走,回到後面屋舍拿紙筆時,孤露卻攔下了我,他溫溫地對我搖了搖頭,然後左手伸進右手寬袖裡摸索。

「唐姑娘不必麻煩,在下已有準備。」

孤露的左手抽了回來,拳頭裡緊緊握著好幾根捲成竹籤狀的紙束。

「孤露啊,你動作還真快呢。」浪仙讚美道,右手不安份地接近那串紙束籤,「那……先抽的先贏!」

「啊啊!不公平平!不公平平!浪仙仙怎麼可以先偷偷抽抽?浮茹茹也要要!」

浮茹大叫一聲,小巧的右手立刻粗暴地擠了過來,緊接著其他惡鬼的手也橫衝直撞地對準紙束籤亂抓一番,一陣混亂後,安然無事的孤露手上就只剩兩根紙束籤了。

「唐姑娘,」孤露細小的眼睛都瞇成線了,他的左手朝我的臉又逼近了些,「妳也抽一根吧。」

「啊?有準備我的份?」

「當然。」

老天!為什麼要連我這個人類都算進去啊?我就不能當個後援會會長、宣傳、或是經紀人之類的角色嗎?

「抽吧。」孤露溫和地催促道,他的笑容給了我不舒服的感覺。

我身後那些搶到籤的惡鬼們,終結了看籤時的安靜,一個接著一個放聲大叫起來。

我嚇得隨便抓了根紙束,雙手顫抖地慢慢把紙籤打開。

萬一抽到「主唱」籤怎麼辦?我不會唱歌啊!那那那萬一抽到其他樂器什麼鼓手啊、鍵盤手啦、吉他手,那又該怎麼辦?我什麼樂器都不會啊啊啊──

籤已經全打開了!我的手感覺得到強被攤平的紙束皺巴巴的觸感,我用力地眨眨眼,吞了口口水後,湊上前仔細瞧著紙上秀氣的毛筆字跡。

彷彿有股冷水從我頭上淋了下來,那瞬間身後惡鬼們的慘叫突然變得好有共鳴,我也忍不住抱著頭用盡全身力氣大叫!

「這是什麼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姑娘抽到什麼呢?竟會如此高興?」孤露笑得好開心,他平靜地讀完了自己的籤。

「孤露!籤是你做的嗎?」

「是的,是在下精心製作的,趁諸位在爭執主唱寶座的時候。」

「那拜託你告訴我!」我抓著籤飛奔到罪魁禍首面前,快要崩潰地逼問道,「為什麼流行樂團編製裡會三角鐵啊啊啊啊啊?」

「唔?唐姑娘不覺得三角鐵的聲音很清脆嗎?」孤露睜開淺綠色的小眼睛說,「而且學起來很簡單呢,唐姑娘應該會想要負責簡單又重要的位置吧?」

「三角鐵那種東西根本不需要學吧?我寧可打響板或是敲木魚咧!」我絕望地吶喊著,然後渾身無力地問道,「孤露……你是不是搞不清楚流行樂團裡有哪些樂器編制啊?」

但是孤露還來不及回答我,我身後的惡鬼同事就成群結伴帶著怨氣和怒氣走了過來,他們將孤露團團圍住,同時亮出手中皺巴巴的籤紙。

「哎呀呀,沒想到我居然會抽到這麼熟悉的樂器呢,真是可惜。」浪仙拿著寫有「小提琴」三個字紙嘆氣,一旁的雙胞胎派了骨摧當代表,他皺著眉頭不大高興地看著「鍵盤」兩個字。

「孤露,請問『特殊樂器』指的是什麼呢?」豔搖晃著手中寫了「特殊樂器」的籤紙問道。

「有時候一些歌曲的編曲為了讓它更多樣化,就會加入不同的樂器,若全由Keyboard的效果編製,在下覺得聽起來不夠真實。所以在下認為敝團,偶爾應加入如二胡、古箏、琵琶之類的國樂器。」

「孤露露,那浮茹茹這個呢?上面的字歪歪歪歪扭扭扭扭,像小蛇蛇一樣,浮茹茹看不懂懂。」

「那是西洋文,直接音譯為『貝斯』,乃指低音樂器,」孤露解釋道,「但在此在下是用以簡稱『低音吉他』,即『電貝斯』。」

「孤露,」九皇銳眼掃視過每個人的籤後問道,「你抽到什麼?」

「在下負責的並非重要職位。」孤露邊說邊對折起那張籤,分明不想給別人看。

九皇冷冷地命令道:「把你的籤亮出來。」

「就說沒啥好看了……」

「交出來!你這個心理有鬼的娘們兒!」九皇大喝一聲,孤露瑟縮了一下,還是不好意思地重新攤開手中快爛掉的紙籤──

五個被浮茹形容成像蛇的英文字,以不搭嘎的毛筆標準地寫了出來。

「Vo……Vocal?」

我喃喃地唸了出來,然後看著那個笑瞇瞇的小黃瓜惡鬼。

原來這個故作安靜的孤露,從頭到尾都妄想著主唱的位置,還特地做了籤讓大家抽,原來只是想讓自己順理成章的擔任主唱!

「啊啊,『惡鬼樂團』的編制都決定好了呢!」孤露愉悅地宣佈道,「失禮了,在下是『惡鬼樂團』的主唱,還望各位多多指教。」

  孤露!你這個黑心黑肚的超級大惡鬼!

 

 

  ──待續──

 


【Zenky的福利透客泰姆!】

  噹噹噹!大家還記得本篇在冒天PO時,有舉辦一個小小活動嗎?

  沒錯,就是這個活動→ [閒聊] 猜猜看誰是親愛的主唱大人吧~

  答案已經揭曉了,嗯嗯,沒錯,答案就是本章結尾的那個黑心黑肚的傢伙~孤露

 

  所以要恭喜【西瓜精】!!!(西瓜來領獎喔~)

  因為猜中主唱大人是誰,所以可以獲得指定文一篇(我看看四月春假時貼不貼的出來吧XDD)。

  請西瓜精參照以下格式填妥,然後直接回在本篇底下喔~~~~(雖然網誌可以鎖密碼,但目前還不想讓惡補純潔的角色們出現什麼H......(艸))


 [1]可以指定BL、GL、BG配對,但謝絕亂倫文(如兄弟、父子)。

 [2]可以指定會員亂入的夢小說(如讓自己當女主角)。

 [3]不可以指定任何BL、GL、BG的「H」劇情片段。

 [4]指定文範圍為【惡補】。

  請複製以下表格填寫,然後回覆在本篇中:

  *會員名稱:
  *指定文系:惡鬼補習班
  *指定文章名:(可不填)
  *指定角色:(人數不限,主要角色,務必填寫)
  *指定劇情:(可不填)
  *指定結局:(可不填)
  *悲文還是喜文:(可不填)
  *其他:(如有其他需要可以寫在這裡)

 

  另外感謝影偞、ka0snow、乂月依乂、靛青、桜、柱子、佛羅多、疑耶、Ariz、羽殤醉月、nell501、adsl51129、柳霜泠、歌亟的熱情參與>///<

  以後有活動都會盡量在網誌上舉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