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前的遊記,託讓先生與風動琴揚樂集的福,有幸陪同上山。

  之前讓先生都與Judy's口琴樂團茱蒂口琴樂團)前往表演,然後久久才接一次電話或上一下MSN,然後往往是大家都在睡覺的時候,等到結束行程下山碰面時,又開始哇啦哇啦分享一大堆在武陵的事情

  對於標題有點苦惱就是,我可以怪說是台灣的四季越來越莫名其妙嗎?本來標題想叫「春天的尾巴」,但其實五月才算是春天的尾巴吧?不然叫「春天的軀體」好了(怎麼有點怪怪的)。

  其實在初春時電視、網路到處都有武陵農場的資訊,因為民眾們瘋了似地想去上山賞櫻,媒體的力量真可怕。雖然我也想賞櫻,但一想像美麗的櫻樹下是滿坑滿谷的人潮......那我還是賞平時的樹葉就好了。

  先簡單解釋一下為什麼會上山。

  在武陵農場中有許多提供遊客住宿的地方,像是武陵賓館、休閒農莊、露營區什麼的,那其中屬新建高級旅館的武陵富野渡假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每晚都會舉辦的高山音樂會,邀請臺灣的演奏家、演奏團體駐館演出。遊客們可以在用過晚餐後,前往百坪會議室泰雅廳欣賞一個小時(八點半到九點半)的音樂饗宴,而九點半之後也是每晚都有台北市立天文館的志工老師帶領夜間觀星的活動,看完星星,大家再到SPA館泡個澡,最後才舒舒服服的回房休息這樣。

  之所以有幸上山,是因為讓先生是十六號到二十一號晚上的表演者,故以家屬(?)與工作人員(?)的身份(其實是行李),一起逃避都市的喧鬧,躲進山林裡修身養性(啥?)了。

  不過那陣子的我染了還滿嚴重的感冒,而且一波接一波,上山時還很擔心因為呼吸道感染導致睡眠時會發出詭異的聲音(據說當年去日本畢業旅行時我就會發出怪聲,不是打呼聲,是很像貓叫之類的),所以準備了口罩,誰知道第一個晚上口罩就被我搞丟了。

 

  十六日一早,本和讓先生相約在台北車站,想一起前往風動琴揚其中一位樂手的家集合。但是很久沒處理頭髮的讓先生,為了在舞臺上能有正常一點的髮型,一早就趕去住在東南邊的髮型師友人家理髮。

  簡而言之,我們遲到了非常久。

 

  出發那天天氣不怎麼好,但是花博還是很多人去,這是坐紅線(淡水線)經過圓山站時拍攝的花博參觀人潮。

 

  不過,費了一番功夫上了彥甫的車後,才知道車子有點小問題(好像是上橋時熄火之類的),因為要跑山路,所以一行人又去了辰諭爸爸推薦的修車行檢查車子。

  一修就是一個小時多,據說車子出發前幾天才作過檢查沒有任何問題,幸好在正式上路前先出了點問題,萬一拋錨在山路上就囧了。

 

  修車場有兩隻大狗狗,一隻是咖啡色的哈士奇。兩隻眼睛非常特別,左眼是淡淡的灰藍,右眼是琥珀色的。

 

  讓先生隨身帶著口琴與烏克麗麗打發時間,不過那陣子他比較常彈烏克麗麗,因為這樣嘴巴就可以亂唱歌。

 

  約中午時總算順利上路,但在市區內遇上了塞車,上高速公路通過雪隧抵達宜蘭時也好像一點多兩點了,午餐多靠彥甫夫婦準備了超多零食還有蘋果裹腹。

  在宜蘭一望無際的路上奔跑時,還遠遠看到很漂亮的希格瑪花園民宿,藍綠色的城堡屋頂超明顯的,自從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在那邊被求婚後就對那個民宿印象深刻(我才沒有想去咧)

  一路上睡睡睲睲,腳上擺著辰諭新買的Keyboard(比安全帶有用),我除了國中時去過一次冬山河以外(記憶模糊),臺灣東部一整個很陌生,另外旁邊的讓先生睡昏了又是個路癡,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哪裡。

  記得Z媽打電話還關心時很好奇為什麼我們從宜蘭上去,其實武陵的地址是屬台中區,但它整個很靠台灣中央的感覺所以讓先生一度跟我說在南投(還有去清境的路上也會看到武陵農場的標誌的樣子),再加上桃園有個武陵高中,所以武陵到底在哪裡身邊親友一直搞不太清楚。後來聽彥甫解釋才大概知道狀況──

  據說從台中那邊走中橫的話,山路非常難跑,而從宜蘭的話,是順著蘭陽溪的河谷平緩地往上爬,好跑許多。之前讓先生總說上武陵的山路很可怕他不敢開,但我對山路的印象,連家裡去嘉義大埔的歐都納渡假村的路都比蘭陽溪這條恐怖。

 

  蘭陽溪的河谷不知是缺水的關係還是本來就這樣,看不到溪流只看到一堆石頭。不過再往上爬一點時,就會開始出現很多很多的高麗菜園!

  一球一球長在地上的高麗菜還滿漂亮的,雖然那天天氣不好,缺少光線灑落的感覺,但在河谷裡時我還真的有那麼一點想到魔戒的電影。難怪之前有新聞說要把宜蘭打造成台灣紐西蘭什麼的。

  在宜蘭縣與台中縣交界處(好像叫南山?)前的加油站稍微停車休息上個廁所後,又繼續開往武陵,此時距離目的地還有約一個小時的車程。

  然後坐在後座的讓先生與辰諭先生都睡著了(好像兩個人都會暈車),莫名其妙睡不著的我就目睹了山路上超誇張的濃霧,沿著山路往上爬,總是其中某個方位的路段都是霧,而某個方位又沒有霧,那個霧濃到就算打了燈還是看不清楚路在哪裡......在濃霧裡開了約二十分鐘到半小時左右,眼前又突然一片明亮,天氣整個放晴......比電影還驚人。

  好啦,我是都市小孩少見多怪。

 

  因為氣候不佳的關係,我沒拍什麼照片(尤其是前幾日的雨天),再加上彥甫十分專業,帶了單眼還有我本來差點在上山前衝去買的Nex 5。

 

  總之,在一大堆文字的描述中,我們抵達了武陵農場

  武陵農場在雪霸國家公園內,是個被雪山山脈圍繞形成的長型山谷,我們居住的富野渡假村前方就是育有櫻花鉤吻鮭的七家灣溪。

  在武陵農場四季十二個月都有不同的自然美景,如初春時美到爆炸人也多到爆炸的櫻花,四月時則有滿園白色的蘋果花和紫藤,夏季有很多的水果、此外夜晚的星空好像可以看見清楚的銀河,秋季同樣是紅到爆炸的楓葉,冬季高海拔的山林會有置身歐洲的錯覺。

  說到高山農場多會想到武陵和清境,我在四五年前第一次去清境,那時已經開發得有點誇張了,這幾年又出現非常多歐式建築的民宿,總有點搞不清楚上清境到底是要看看大自然,還是買一大堆伴手禮、被肥綿羊玩弄、窩在歐式民宿裡拍照了......武陵很顯然的,天一黑、夜一深,外面就是山,拿著手電筒也不大敢亂跑,更不會有半夜想去買鹽酥雞的念頭。

 

  武陵富野渡假村的外觀,簡單的現代建築,加上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象徵原住民的圖紋。

 

  入口大廳,大廳和旁邊客房的樓層因地形關係頗微妙的。

 

  大廳一角,照片的左手邊方向是櫃臺,服務人員都很親切,還跑去跟他們借了好多次小螺絲起子(修口琴用)。牆上掛著武陵的四季景色。

 

  電梯、樓梯在進入大廳的左手邊,再過去則是SPA水療館,電梯的對面則有迎賓飲料「麥香紅茶」,有點溫溫的。

  讓先生說冬天時會放暖呼呼的薑茶。

 

  第一天到時已經很晚了,搬好行李、Set好器材樂器後,大家就匆匆忙忙先去吃晚餐。

  這六天五夜在富野渡假村的三餐都是一樣:

  上午:Bafe歐式自助早餐

  中午:半自助式火鍋,提供藥膳與酸菜白肉兩種湯底,肉品的話每人會有一張肉品券取一種肉。

  晚上:Bafe歐式自助餐

  其中晚餐菜色是第一天跟第三天一樣,第二天跟第四天一樣(就我們住宿的時候)。遊客的話好像也選擇合菜。我在官網上還看到有「野宴服務」,就是可以提著竹籃帶著餐巾跟餐點去附近涼亭野餐啊啊啊好少女。此外宵夜還提供泡麵給大家(畢竟沒有地方買宵夜吃XD)。

 

  用過晚餐後,就殺回會議室彩排練習了。練到表演開始前回房間著裝、抓個頭髮、喝個水、泡杯茶,再匆匆回到坐得滿滿的泰雅廳,八點半,高山音樂會準時開始。

 

  本日的Openning是葉加瀨太郎的《情熱大陸》,後來《情熱大陸》幾乎是每天的開場。

  介紹一下「風動琴揚樂集」的團員,是說應該現在網路上應該除了彥甫夫妻放的Live影片以外,就只有我的網誌找得到這個團體。

  這是一個成軍不久的樂團,編制也較為特別,是由口琴、鋼琴和電子琴Keyboard三種琴組成的三重奏,口琴擔任主奏,大多數時間負責主要旋律的部份,而電子琴有時候負責打擊、有時候加上特殊的音效(如《雪之華》裡的Buling、Buling的音效)、有時候扮演不一樣的樂器(如鄧麗君歌曲時的古箏)。演奏樂曲類型很多,華語流行音樂、日語流行音樂、影視戲劇配樂、卡通動畫配樂、懷舊歌曲、爵士、探戈......等等都有,古典的部份這次主要是每場安排一首的鋼琴獨奏,主要演出內容會視當天聆賞的觀眾調整變動。除了最基本的三重奏外,也會加入人聲演唱的部份。

 

  這位是鋼琴手兼Keyboard──周辰諭老師,是TTC國際牌電子琴講師俱樂部的會長(目前不確定TTC是不是改組織名了,也不確定有沒有什麼變動),是讓先生2009年前往德國參加世界口琴節大賽時的鋼琴手。看起來非常年輕,有天晚上表演完辰諭與彥甫夫婦去泡SPA時,遇到熱情的伯伯,伯伯很擔心他們虐待童工(這是聽轉述)。辰諭老師對於恐怖片很有研究的樣子(為什麼要補充這個?)。

 

  左手邊同樣是鋼琴手兼Keyboard手的陳彥甫老師,同樣是TTC國際牌電子琴講師俱樂部一員,為前任會長和現任副會長(的樣子)。攝影方面也很專業,講話很風趣。隨行帶著家眷妍蓁,幫忙攝影錄影拍照。每場演出時會有一首曲目擔任主唱。

  右手邊是口琴手李讓老師,使用的口琴有半音階口琴與十孔口琴,視樂曲風格使用不同的琴。偶爾的演出裡會安插彈奏烏克麗麗(Ukulele,夏威夷小吉他、四絃琴)與人聲主唱。曾獲2009年世界口琴節大賽中半音階口琴爵士組與十孔口琴民謠/藍調/鄉村組,兩個組別的雙料冠軍,此外亦是Judy'口琴樂團的半音階手,亦會參與地下樂團的演出、電影配樂製作等。在武陵的高山音樂會裡每場會安排一首09年口琴大賽的曲目。

  我的工作大概是專業的暖口琴手。我的手掌很暖,讓先生的半音階如果冷冷的吹會黏膠片,所以吹奏前要先暖琴這樣......

 

  然後,拖鞋注目。

  其實是因為讓先生在上武陵前一天(週五),腳上某種疾病突然惡化,很擔心會蜂窩性組織炎的關係,就盡量不穿悶起來的鞋子,但表演不能穿涼鞋,只好穿襪子再穿拖鞋。然後這六天五夜也無法泡SPA,餐點裡的海鮮也全部避免掉,我也跟著沒泡SPA加不吃海鮮。

 

  音樂會作為最後一首曲子的多是《霍爾的移動城堡》。(為什麼在講完腳病後要講這個?)

  表演結束,接著是觀星活動,但因為頭兩日天空不作美的關係,實在看不到什麼星星......

 

  眼睛睜開,房間外面是片竹林庭園。

  這一次住的是四人房,然後在房內小和室板上再加一張床。

 

  十七日也是一個陰雨綿綿的日子,這是讓先生多次上武陵以來第一次下雨。(好吧,我很幸運,第一次來就下雨

  其實飄雨的武陵也有種夢幻的朦朧美,但就是下雨要撐傘很不方便。

 

  富野門口望去是整山的樹林,還能看到稜線。

 

  在門口停車處的外圍有個短短的木棧步道,設有投幣望遠鏡(是說好像可以跟富野租借望遠鏡與畫架喔)。

  遠處紅色屋頂建築物是遊客中心,近一點的是生態展示的館。

 

  雲雨霧繚繞有種仙境的感覺。

 

  偶爾雨雲中可以看到微藍的天空。

 

  從富野旁的斜坡往下走時,在生態池旁邊有棵柳樹。

 

  下雨天也就不走遠了,直接到位在富野下方的生態展示區、永生昆蟲館跟溫室晃晃。

 

  有點歐式感覺的蛾或是蝶的門牌。(在網路上看到別人遊記的照片,初春時這個鐵拱門是整個襯在粉紅色的櫻花之中......)

 

  這邊展出的昆蟲標本好像是位老先生製作收藏的,後來捐贈出來作為生態展示。

 

  昆蟲館外被樹籬環繞的灰磚小道。

 

  昆蟲館旁的植物溫室,很有生命力的感覺,剛好這個時候又有點陽光照進來。(後來查一下資料,是說這個花室多種了些蝴蝶喜歡的植物,整個環境也塑造成蝴蝶喜歡的樣子)

 

  不知道叫啥,感覺好像可以食用(喂)。牌子擋住了,只隱約看到牡丹之類的字。

 

  可愛的三色堇。

 

  優雅的海芋。其實每年春天都想找讓先生去陽明山採海芋,結果都排不出時間,一年延一年XD

 

   盆栽們。

 

  

  超級有味道的小門!總覺得我肉眼看到的顏色更鮮豔一點,然後更明亮些。

 

  黃黃的那個不知道是啥,有點像毛地黃──就之前花博在新生園區花海種超多超漂亮,花有點像吊鐘的感覺,但其實全株有毒的花──不過毛地黃有黃色的嗎?仔細看好像長得也不太像。

  (後來終於想起為什麼要拍這張了,好像是因為看到「羽扇豆」的關係......羽扇豆英名是Lupine,中文又稱魯冰花,那Lupine會讓我聯想到什麼就不多說了

 

  其實想拍光影,但拍不出來。

 

 

  這個溫室有種界於人工、原始、自然之間的感覺,走來走去時還會有圓圓的蜜蜂飄來飄去。

 

  從溫室出口拍外頭的石磚小道。

 

  本來想分三篇寫完的,想說也沒有拍很多照片啊......但是越寫好像越覺得分成四、五篇會比較輕鬆點。

  所以決定在這邊先暫告一段落這樣。

 

  那就依照去年的新加坡行規矩,在最後面用一張閃照來結束這回合!(喂)

 

  請大家準備好墨鏡,不然就是快點關掉這個頁面!

 

 

 

 

↓電梯下樓↓

 

 

 

出發當日,捷運上的讓先生、我和遺失的口罩。

 

 

 

 

  武陵農場‧官網:http://www.wuling-farm.com.tw/index.php

  武陵富野渡假村官網:http://www.hoyaresort.com.tw/wuling/

  風動琴揚樂集武陵富野高山音樂會Live錄影Youtube頻道:http://www.youtube.com/user/liaz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