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 =

無密碼公開段落

 

   

依舊炎熱的十月底,某天準備收工回家時,亭佳學姐神神秘秘地拿了這個東西給我──


 

 

  

「學姐?」

我困惑地看看學姐,又低頭看看這張血紅紙張印著白色大字的……應該叫作「邀請卡」東西。

我的老天,這個東西是誰設計的啊?又紅又白的,搞得像要過聖誕節一樣!

「怎麼樣?苗苗很想來吧?霜輪超想參加的,可惜她得回老家一趟,」亭佳學姐愉快地笑了,「苗苗是不是覺得很興奮啊?」

「啊?」我錯愕地張開嘴巴,學姐這番話讓我更不解了。

是說,亭佳學姐這陣子的確也滿奇怪的,雖然在我們公司裡面根本沒有「不奇怪」的人,但是做事做到一半開始開小花呵呵輕笑,又或是吃便當時動作定格看著遠方傻笑,環繞在她身邊的粉紅色泡泡越來越明顯──

我、阿傑和霜輪一度以為亭佳學姐交男朋友,現正熱戀中,還差點開賭盤下注對方是什麼類型的,阿傑還恨不得召開跟蹤大會,誓言要拍到亭佳學姐男友的照片。

當然,這些嘴上說起來很快樂,但實際執行卻非常愚蠢的事,最後並沒有人去實行。

亭佳學姐最近異常的言行舉止,至今仍然是個謎。

若不是那張「邀請卡」上寫著「萬聖派對」,我恐怕還會把它錯認成亭佳學姐發喜帖了咧!

「學姐……這張……是誰設計的啊?」腦筋有點轉不動的我小聲地問道。

「邀請卡當然是摧摧、偎偎大量生產的啦!」

這我知道,所有印刷品都是從號稱我們公司人工影印機與人工電腦的雙胞胎姊弟──骨摧、骨偎──親手製做出來的,但是我的問題是「誰設計」,不是「誰做的」啊!我才不相信擅長畫圖的摧摧會設計出這麼低俗……啊,我是說「大眾化」的邀請卡啦!

不過亭佳學姐顯然不想搞懂我的問題,她開心地摟住我的肩膀,不停拍拍我的手背,要我好好保存那張「大眾化邀請卡」。

我無奈地看著邀請卡上的內容──

呃……萬聖夜啊……

這種一看就和惡鬼脫離不了關係的節日,還滿不討人喜歡的。

好吧,我承認自己心裡有疙瘩,打從認識這票惡鬼後……

不對,在和這票惡鬼扯上關係前,萬聖夜就一直是我大出糗的日子。誰知道現在的臺灣這麼熱衷這種西洋節日,還把它搞得像嘉年華會一樣,明明東方的鬼節大家禁忌的要命呢。

記得剛上幼稚園的時候,那所幼稚園也很應景地辦了萬聖夜派對,不過那倒也不是真的舉辦一個「派對」,而是讓小朋友們打扮成各種妖魔鬼怪──當然是西洋的──在幼稚園園所附近遊行,去打繞鄰居討糖果。

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這種活動的我,可能是年紀太小還是老師在講時注意力不集中,當天整個幼稚園就只有我一個扮成「普通的幼稚園生」,出這種糗就算了,但是當時的我顯然完全不懂什麼是「萬聖夜」!一進到幼稚園看到到處都是妖魔鬼怪,馬上被嚇得嚎啕大哭!跑來安撫我的老師──她扮成木乃伊──還挨了我好幾腳……

最後,束手無策的老師們還是打電話到我家,請家人把我接回去,我因此放了一天假。

自此之後每到萬聖夜,類似的事情總是會一再上演,不管是國小還國中班上的同學,永遠都會記得萬聖夜這個節日(但不記得哪天要中元普渡),而且永遠都會記得要扮得很可怕故意嚇我……小學五年級時,我還曾經在廁所被班上「七孔流血」的男生嚇到昏倒,最後又是請假收場。

萬聖夜對於我,它的意義大概是「放假」勝過「Trick or Treat」吧。

惡鬼補習班的學生、教師與員工,既然主要是由「鬼」所組成,在西洋鬼節這個重要的日子裡,一樣放了三天連假。

這對鬼學生和我來說,都是個非常美妙的萬聖夜禮物!

結果該死的公司居然要辦什麼鬼派對!還煞有其事地發了這張大紅色邀請涵給我……我能不去嗎?喔嗚……把我的假日還給我!

腦中胡思亂想小劇場演久了也是很累,我嘆了口氣,代表終止這個話題,如果一定得去,我還是會過去陪笑意思意思,或乾脆把自己灌醉(未成年請勿飲酒)在現場睡覺吧。

正打算收起邀請卡時,我突然發現卡片上有個很明顯的缺失,覺得不對勁的我連忙轉頭詢問亭佳學姐:「呃,學姐?這張邀請卡上沒有時間和地──學姐?」

偌大的辦公室,竟然只剩下我一個人,跟浪仙座位上方那根因壞掉而忽明忽滅的燈光。

一股涼意油然而生,我不由得環抱自己搓搓手臂。

還是快點回家好了,既然沒講時間地點,那我就當作不知道,然後故意缺席好了。

反正跟這票惡鬼同事扯上關係準沒好事。

 

 

十月三十一日不巧是星期一,而且期中考快到了,各科都開始進行一連串的隨堂測驗。

平常一遇到考試就更想呼呼大睡的我,或許是補習班的萬聖連假太令我興奮,一整天下來,竟然精神好到連舒榕都覺得我不太對勁。

「苗苗,妳是不是生病了呀?」

一起當完值日生鎖關好教室門窗後,我們背著書包沿著空無一人的走廊,往校門口前進時,舒榕憂心忡忡地問道。

「沒有啊。」

「可是妳的臉好紅喔,而且充滿活力。」舒榕眉頭鎖得更緊了,「會不會是甲狀腺機能亢進呢?」

「什、什麼?甲什麼?」

「甲狀線啊,要不然!」舒榕忽然停下猛地抓住我,「我們去醫院!」

「去醫院做什麼啊?」我驚恐地看著舒榕。

「苗苗這樣實在太奇怪了!我好擔心妳的身體!不到醫院做個全套健康檢查的話,我不會放心的!」舒榕漂亮的眼睛閃閃發光,「苗苗,妳就放心地交給我吧!我們家跟很多大醫院很熟,健康檢查的費用可以壓得非常低喔!」

「有、有那麼嚴重嗎?」看著舒榕那麼認真的表情,我整個人也不好意思起來,「其實……我只是因為公司放假,心情才會那麼好啦,而且昨天是星期天也不用上班,在家裡睡得很飽……」

「啊!公司放假?」舒榕詫異地大叫,「苗苗,妳被惡鬼補習班留職停薪了嗎?無薪假?」

「不是啦!哎呀!」我慌張地看看四周,幸好大部份的學生都離開了,舒榕剛剛說的話應該沒別人聽見,但為了避免她再隨口說出補習班的秘密,我連忙比了個「噓」的手勢,壓地聲音提醒道,「舒榕,公司的事情不能那麼大聲談啦……」

「喔,抱歉。」

舒榕不好意思地說,我們倆又繼續往前走,漸漸離開教室區走到大門之前的小廣場,指揮交通的服務隊同學與教官們已經不見了,只有門口的替代役和留下來晚自習的高三生,三三兩兩地站在門口交談。

「苗苗真的不要緊的話,我也就不勉強。不過,如果有健康檢查的需要,還是可以跟我說喔!」

這個嘛……我想我再繼續跟惡鬼當同事下去,還來不及健康檢查就會先暴斃了。

「好,謝謝妳。」不過舒榕真的很可愛,看她那麼關心我,我還是很高興。

「那,我先走囉。」舒榕笑著指指暫停在校門口的名貴黑頭車,她家的司機準時來接她囉,「苗苗,明天見。」

「明天見,Bye-bye!」

「對了,」舒榕從手提袋裡抓出一大把糖果,塞到我的外套口袋裡,然後笑著對我說,「不搗蛋就給糖!萬聖節快樂!」

迷人的身影翩然地跑離我,完全不給旁邊等晚餐的高三學長攀談機會,身手俐落的舒榕迅速地往車內一鑽,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愣愣地摸摸口袋那把糖果,先是懷疑舒榕那句「不搗蛋就給糖」是故意講錯還是真的講錯,隨後思緒便飄到「萬聖節快樂」這句話上……

我突然想起亭佳學姐塞給我的那張邀請卡,記得我好像把它塞在公司抽屜裡了。

應該……不要緊吧?

亭佳學姐邀請我,已經是上個星期四的事了,後來她也沒再提起,辦公室內也沒有人在討論,而且一點過節氣氛都沒有。

難不成……其實根本沒有萬聖派對這件事?

我想到那天晚上,我研究完邀請卡,想轉頭問學姐時間地點時,學姐居然無聲無息地不見了。

呃,不會是被鬼學生整了吧?

我的寒毛忍不住豎了起來。

「算了。」

拆了一顆舒榕給的糖果放進嘴裡,酸酸甜甜的,是葡萄的味道。

不管了,回家睡覺吧!

做了這個決定的我隨即往左一轉,準備走向回家路上第一個十字路口時,一個龐大的影子飄飄然地從天而降,毫不害氉地擋住我的去路!

「搞什麼啊……」

我口裡喃喃抱怨著,想說應該是什麼被風吹下來的黑色塑膠袋,學校裡的男生常做這種事──把垃圾袋做成降落傘往下丟、或是把考爛的考卷折成紙飛機亂射──不以為意的我出手想撥那個幾乎要打到我臉上的塑膠袋,好清出一條路能繼續往前走,沒想到這個動作,卻讓我的手臂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抓住了!

「咦?」

這時才發覺不太對勁的我,連忙抬頭一看──

「看起來很笨的,妳好大的膽子,竟敢攻擊本王。」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再熟悉不過的嗓音穿進我的耳裡,不知所措的我呆愣地看著那個背對著夕陽的「黑色塑膠袋」。不對,那根本不是什麼黑色塑膠袋啊!雖然他背著光、五官全黑成一片!但是那頭靛色長髮、黑色襯衫、骷髏皮帶和渾身殺意的氣息……

嗚啊啊啊啊啊啊──那棵笨蛋韭菜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這裡學校耶!雖然公司離這兒不遠,但他沒事跑來我們學校做什麼啊?該不會是想殺放學後還逗留校園的學生滅口,當作補習班新生吧?不對啊!現在又不是招生的時機。

「妳看、妳看……」

「好帥喔!」

「他是演藝圈的人嗎?妳有看過他嗎?」

「我們去跟他要即時通好不好?」

「妳去啦。」

「妳去幫我要啦。」

耳邊傳來女生嘰嘰喳喳的交談聲,她們顯然被九皇的外表吸引住了,什麼晚自習啦、訂好的晚餐還有明天的模擬考都不重要了,喔,還有被九皇粗暴抓住的我也不重要,她們壓根沒看到她們的小學妹正在受欺負,只顧著猜拳推派代表來跟九皇要即時通帳號。

這根韭菜是原始人啦!他不會用電腦哪來的即時通帳號啊啊啊啊!

九皇深藍色的眼睛瞪向那票女孩子,明明充滿殺氣,那些高三學姐卻開心到快要升天了,九皇的怒氣看來要被她們搞得不停升高,再不想辦法離開,市二中恐怕要發生命案了!

「九、九皇大人。」我連忙開口取回九皇的注意力,「請、請問,您來我們學校……要做什麼?」

「萬聖派對,」九皇的腦袋果然轉了回來,他趾高氣昂地說,「本王發了邀請函給妳。」

嗚啊!居然是為了萬聖派對那事來的──糟了!

「那個邀請函,亭佳學姐拿給我了,不過……」

「那妳身上穿的是什麼?」

「咦?」我愣愣地低頭看看自己,「這是學校制服啊。」

「參加萬聖派對,穿學校制服是正確的嗎?」九皇瞇起雙眼,「有穿著學校制服的鬼嗎?」

怎麼沒有?我們公司裡不是一大堆嗎?被霸凌或是升學壓力搞到瘋掉跑去自殺的高中生鬼魂明明就很多!

不過我完全不敢說出心裡的吐槽,只能看著九皇咧出尷尬的傻笑。

「給本王過來。」

九皇用力扯動我的手臂,我猜我手的皮膚一定被他掐得又紅又紫全是瘀青。

「九……九皇大人,您要帶我去哪……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話還沒說完,九皇便把我攔腰抱起,毫不顧慮旁邊有一票女高中再看他,整個人飛躍起來,蹬了校門口的大門一下,像有輕功一樣迅速地跳上對街的民房屋頂,靛藍的長髮與橘紅的晚霞形成強烈對比。

「九皇大人?」

即使九皇這樣抱著我亂跑已經很多次了,但他每回都那麼突然的來這麼一招,還是會嚇到我快心臟病發。而且他好像不覺得,對一個女孩子做這種公主抱動作,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

我還想再開口提問,但九皇似乎不想理我,他專注地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像在評估每一次樓與樓間的距離和跳躍的力度。我就這樣窩在他的懷裡,靜靜地看著他那不該存在於世上的俊美側臉……

呃,我在說什麼啊……

我連忙別過有點發燙的臉,輕輕拍了拍雙頰。

清醒點,唐芯苗,這個傢伙帥歸帥,但他骨子是棵韭菜啊!而且還是會胡亂殺人的韭菜啦!

 

 

 

 

2011萬聖節賀文:

既然討厭萬聖節為什麼要舉辦愚蠢派對?

= 下 =

由此前往↑密碼有喔


 

 

 

 


【Free Talk】

  各位好,這裡是Zenky。

  不好意思啊啊啊──萬聖賀文又變成快十二月才刊出來了。是說這回還沒寫到分歧結局就已經快兩萬字了(掩面)。

  本來是想整篇賀文都用密碼鎖起來,或者是結局處才鎖密碼,但這一次結局會寫得略短(我是這麼希望啦,問題是現在才開始寫結局A),而且這樣還要發好幾道密碼給之前參加萬聖賀文活動的朋友。

  所以我決定這次賀文所有的密碼只有一個,到時候選結局時大家輸入同樣的密碼就好囉。

  至於現在,因為結局還沒寫完,我就先貼不用密碼的公開段落。無意外週末完整版應該可以張貼,參加活動的朋友也可透過私噗收到密碼這樣>w<

  老規矩,密碼請不要公開告訴任何人,要交流請私下交流。

  密碼真的都不難(正色),我也不會回覆答案給任何來信詢問的同學喔,不好意思>"<

  以上。

 

【關於賀文活動】2011/12/15更新

  本次為2011年10月在【M.S.Zenky噗浪】河道舉辦的【萬聖節賀文老梗活動】。

  Part1:http://www.plurk.com/p/ej5r77  Part2:http://www.plurk.com/p/ej6flo

  Part3:http://www.plurk.com/p/ej7ccy  Part4:http://www.plurk.com/p/ej8ncb

  Part5:http://www.plurk.com/p/ej9cn1  加碼題:http://www.plurk.com/p/ej9ncl

  總結:http://www.plurk.com/p/eji3t0

  其實這一兩年賀文活動幾乎都是在我的噗浪上突發......沒有噗浪的同學文友也不用因此特地辦個噗浪啦,下次發提示時我會再多注意一下的>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