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要在推理後〉

 

註:本文與某名稱顛倒的知名小說及日劇完全無關

 

 

  黃色、白色、橙色各式各樣的乳酪堆疊在一起,形成美味的乳製品山脈;培根、火腿、豬腳、醃製過肉類、牛排、豬排、羊肉、雞肉滿坑滿谷,等著有緣人帶回家烹調成佳餚;更不用說那來自世界各地的蔬菜水果了,在這裡人們可以輕易買到歐洲的乳製品、智利的白蝦、甚至是南方小島特產的熱帶水果。

  紐約,這個名副其實的民族大熔爐,就連超市都有著截然不同的色彩。

  需要辛香料的印度人不會走進充滿生鮮全雞全鴨的中國人超市,不吃豬肉的伊斯蘭教民族也有他們專屬的Halal食材(指按伊斯蘭教律法屠宰的合法食物)。

  平時除了上課、讀書、運動外,高正杰偏好的休閒娛樂就是逛超市,即便口袋不深的自己常常只看不買,但這些充滿異國風情色彩的超市仍令他逛得留連忘返。

  然而,當那些從興趣轉變為工作、習慣、甚至是不得已一定要做的事時,所有的樂趣便會消失殆盡。就如同現在的他,必須對照手中抄寫密密麻麻的小紙條,將上半身彎進冷藏庫裡尋找指定的牛奶時,他突然覺得不回臺灣和家人朋友去北投泡溫泉的自己是個超級大笨蛋。

  「嘿!高正!高正!看啊!」

  令他更加煩躁的那個人,不顧旁人白眼的從超市的另一頭,邊以中文大吼大叫、邊奔跑過來,手裡還疑似抓著某個龐大的丟臉玩意兒。

  「這個『夭壽』便宜啊!我們買一隻吧!回去加菜!」

  「不要在公共場合用那麼低俗的字眼!」

  「哎呀,文字這種東西是很神奇的,如果你的心裡低俗,那聽到什麼字眼都會覺得很低俗啦,哈哈。」

  「不要試圖用那種模稜兩可的道理來說服我!」

  冰涼的風吹得高正杰發寒,他到現在還是找不到紙條上指定的牛奶品牌,不會是這家超市沒有吧?

  「哎喲,高正,看吶!這個真的很棒耶!」

  某個冰冰涼涼的龐然大物毫無預警地撞上他的臉頰,那個聽不進人話的室友居然敢做出這種挑釁的行為,高正杰心裡的怒火瞬間爆衝到腦門兒,他氣極敗壞地甩過頭,準備以英語對著室友破口大罵時──

  「高正!高正!火雞、火雞呀!」曾伯良興奮地揮動著右手裡一隻已簡單處理過的全火雞,「一隻快十五磅的雞只要二十五美元啊!好火雞,不買嗎?」

  看著那隻簡直從美國動畫裡跳脫出來的火雞,高正杰的怒氣竟然莫名地轉變成一股鄉愁,忿怒的神情頓時僵在那裡,像極一尊本就長著怒面的雕像。

  「……這麼便宜啊。」斤斤計較的主婦心態冒了出來,忘記自己正煩惱於鮮奶的高正杰,竟有些癡迷地看著那隻生火雞,「這一隻那麼大……應該能吃上兩個禮拜呢……」

  「怎麼樣?不錯吧?」曾伯良得意地抖了抖手中的雞,高傲地睨著內心動搖的室友,「這麼大隻雞,看是用烤的還是煮得都好,多麼適合今晚跨年享用啊!」

  「……你該不會打算一個晚上吃完這隻雞吧?」

  他雖然知道曾伯良的食量很大,但是一餐嗑光一隻雞也太浪費了!那個份量能讓他們活兩個禮拜呀!

  「有什麼不可以呢?嘿,高正,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跨年耶!身在異鄉的遊子,每逢佳節倍思親啊──」曾伯良憐愛地撫摸那隻雞充滿疙瘩的皮膚,高正杰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再說早苗應該會喜歡火雞吧?來自土耳其喜歡火雞也很理所當然呀……」

  「……果然是為了早苗,」高正杰嘆了口氣,隨手抓了瓶最便宜的鮮奶放進推車中,下一個目標是雞蛋和青菜,「她真的到紐約了嗎?你不怕她是隨口說說而已?」

  國分早苗是高正杰和曾伯良是之前去土耳其時的當地導遊,一個有著綠色眼睛的日土混血女孩,長相甜美的她,自然逃不過曾伯良的「糾纏」,不過她倒也態度翩翩地不強硬拒絕,或許和她一半的日本血統有關?

  「她昨晚就到了。」曾伯良趾高氣昂地說。

  「那怎麼沒來找我們?」高正杰來到蔬菜區,抓起一把牛蕃茄觀察,「她在紐約還有其他朋友嗎?」

  「有啊,一個她在京都讀高中時同班的女生,高中畢業過來了,說不定比我們還熟紐約呢。」曾伯良吃力地將火雞夾在腋下,裝模作樣地模仿高正杰的動作抓起一把蕃茄端詳,「她們早上說要去走布魯克林大橋,下午會去喝個茶,晚上再來打擾我們。」

  「布魯克林大橋有什麼好走的?」高正杰不以為然地說,「你確定那個日本女生熟紐約嗎?」

  「哎呀,你覺得無聊,女孩子覺得浪漫呀。」曾伯良擺擺手,「所以,火雞,可以煮吧?」

  「你不是已經決定了嗎?幹嘛問我?」高正杰將蕃茄放進籃中,然後移動到生菜前面,「怪不得你不想去時代廣場倒數,幾個月前明明天天吵著要去。」

  「嘿嘿嘿,比起去跟那些陌生的年輕美國妞肢體接觸,我還是喜歡和漂亮的混血兒吃火雞、喝紅酒──啊!對耶!酒!」曾伯良像想到什麼似地大叫一聲,飛快地將火雞塞進高正杰的懷裡,整個人大呼小叫地又朝另一個方向奔去。

  高正杰默默地看著曾伯良遠去的背影,再看了看懷裡的火雞,一個疑惑油然而生。

  「火雞這種東西……要怎麼處理啊……」

 

 

  「高正,你知道美國人聖誕節、感恩節時為什麼要吃火雞大餐嗎?」

  「為什麼?」

  穿著圍裙的室友不怎麼感興趣地反問,反正曾伯良這個人並不會因為對方沒答腔而停止他想講的話題,和他同居、同學、同生共死那麼久,「接話」對高正杰而言已經是一種反射動作了。

  「歐洲人很愛吃烤鵝,但他們移居到美洲這塊新大陸時,還沒有學會怎麼養鵝就需要吃鵝了,然而美洲盛產的火雞早被印第安人訓練妥當,新居民索性將火雞當作鵝料理食用,發現竟然無比美味,從此以後火雞就成了美國人的大餐啦。」

  「喔。」

  高正杰一點也不在乎曾伯良說話的真實性,比起搭理身邊那位只會出一張嘴的同居人,先想辦法料理好眼前這隻火雞還比較重要。他努力回想著曾經看過的烹飪節目,依稀記得處理火雞時的重要畫面──像是徒手挖空火雞的肚子,再填入香料、調味品,接著放進烤箱烤──這些步驟他仍有微薄的印象,但更詳細的部分,諸如調味料有哪些、份量多少、烤多久、烤前是不是要在表皮塗抹額外的醬料……這些控制美味的關鍵他完全無法掌握。

  「怎麼啦?我們家的御廚‧廚神高正也有不會的料理嗎?」曾伯良饒有興味地靠了過來,賊溜溜的眼珠子斜睨著高正杰。

  「吵死了,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家御廚了啊?」高正杰不悅地回道,「再說平常三餐我也是煮給自己吃而已,你不是都靠速食店就是Deli(主要賣醃製肉品,可搭配為三明治的熟食店)解決。」

  「還有美女雲集的派對啊,」曾伯良曖昧地眨眨眼睛,「別忘了你的室友很受歡迎唷。」

  高正杰懶得回覆,他繼續盯著那隻火雞,發呆了三秒後,決定先做起司洋芋,抓了一籃馬鈴薯仔細清洗。

  「嘿,高正,你怎麼不先烤火雞啊?烤火雞需要時間吶!」曾伯良拍拍手腕說道。

  「你這麼閒,不會過來幫忙嗎?」

  「哎哎,為了迎接美麗的大小姐,我這個執事可是很努力地在清掃家裡呢!」

  「請問回到家後你瞎忙兩三個小時,到底清掃家裡哪些地方了啊?」

  「嗯……像是我的腸胃啦,裡面廢物堆積如山呢,不過我已經快速地將它們排洩乾淨啦。」

  「我一定會和大小姐如實稟報你完成的偉大『清掃』工作,阿良。」

  「哎呀,不要這樣嘛,親愛的高正,」曾伯良湊上前去,刻意在高正杰耳邊用一種黏膩的噁心嗓音說道,高正杰差點把手中的刷子丟到他臉上,「我知道,你跟我買的火雞很不熟,所以早就替你準備了『必勝工具』。」

  「那隻火雞明明就是我買的,」高正杰用力強調最後三個字,「什麼必勝工具。」

  「就是這個啊──」

  曾伯良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一本嶄新的食譜,高正杰有時候覺得他的室友身上應該藏著哆啦A夢的口袋。

  那本綠色封皮的食譜,封面印著一隻烤得金黃的火雞,大大的「火雞」字樣印在正中央。

  「真沒想到你這種從不下廚的人也會有食譜。」高正杰有些欣喜地接過食譜,這下那隻火雞就不會被糟蹋掉了,他迫不及待地開始翻閱。

  「為了我家親愛的大小姐,我這個執事當然要料事如神,什麼都得事先準備好才行啊。」曾伯良驕傲地挺起胸膛,「不然哪有資格成為大小姐唯一的執事呢?」

  「你一直『大小姐』東、『大小姐』西的不煩嗎?老管家先生。」

  「不不不,請叫我英俊的執事先生,管家跟執事給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做的事分明相同……等等,阿良,」高正杰突然停止翻書,鏡片後的雙眼猛地瞪大,不敢置信地看著手中的火雞食譜,「這本食譜該不會──」

  悅耳的門鈴聲響起,曾伯良二話不說拋下手中、身上所有的雜物,t像是腳踝穿了長有翅膀的飛行鞋般,飛快地離開廚房。

  「恭候大駕啊!我的大小姐!」

  數秒後,一個銀鈴般的女孩子聲音亮起。

  「大小姐?伯良哥,你又迷上哪部電影了嗎?」

  「哈哈哈,非也、非也,在下只是想展現地主應有的禮儀嘛,」曾伯良洪亮的聲音傳進廚房,「對吧?高正,早苗是我們倆的大小姐唷──」

  「阿良,先不談那個了。」高正杰陰沉的臉從廚房門邊緩緩冒出,他看起來快昏倒了,低沉的嗓音毫無力氣地輕聲說道,「你給我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食譜啊?」

  「啊?就是很基本的火雞食譜啊,有那麼難懂嗎?」曾伯良無法理解地跳了起來,邊碎碎唸邊走進廚房,「你不是號稱英文很好嗎?怎麼連食譜都看不懂……還需要我這個天才出馬……啊喔喂呀!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曾伯良的身影走進廚房的同時,他那不耐煩的碎唸忽地轉成驚恐的叫喊,這讓獨自一人留在客廳的國分早苗燃起了不安。

  「你還好意思問我!這本食譜不是你買的嗎?」

  「是啊!上面印著火雞字樣跟火雞圖片又放在食譜區,不就是要教人怎麼烹調出火雞料理嗎?」

  「就算真的是這樣,你應該也要確定一下裡面書寫的語言啊!」

  「可是封面寫著『火雞』,那不是英語嗎?」

  「問題是現在內容全是土耳其文!你要我怎麼煮?拿字典來翻,還是一個字一個字查線上翻譯?」

  「也只剩這些辦法了,你就將就點吧,高正大少爺。」

  「我這樣是哪門子的大少爺啊!作決定跟亂搞的分明是你自己!」

  「看來,還有的吵呢……」坐在沙發上的早苗拿起電視遙控器,慵懶地轉著頻道,每一臺都為了迎接新的一年,正緊鑼密鼓地準備倒數,「我真的……吃得到跨年大餐嗎?」

  國分早苗在心裡暗暗想著各種可能性,就在這個時候,脫掉圍裙的高正杰跟收拾笑容的曾伯良說好似地同時從廚房內跑了出來,一個抓了自家鑰匙,一個抓了紙、小冊子、數位相機和錄音筆,兩人無視電視機前的早苗,一臉嚴肅地準備開大門再繼續往外衝,動作著急的彷彿大樓即將倒塌得快點逃生似的。

  「杰、伯良哥,你們要去哪裡?」早苗滿臉疑惑地問道。

  「有人墜樓了。」高正杰咬著下唇說道。

  「一隻小丑墜樓了。」曾伯良補上這個事件裡最令人費解的關鍵字。

  一個巨大的「砰」聲猛地響起,緊接著距離這裡不過五層樓的地面上,路過的行人與住在學生公寓的目擊者們紛紛扯開嗓子放聲尖叫,還有人嚇得哭了出來。

  看來高正杰與曾伯良所言不假,而且案件背後一定別有一番故事……

  「跨年晚餐怎麼辦?」早苗搶在兩人未出門前直截了當地問,她會排除萬難在這年年尾趕到紐約,為的就是赴曾伯良兩人的跨年之約啊。

  「只好請大小姐您稍等一會兒囉。」曾伯良裝模作樣地做了個華麗的鞠躬動作。

  「是啊,等我們調查完這起事件──」

  「──就會立刻回來與大小姐您晚餐的。」

  兩人一搭一唱很有默契地說完話,轉身鑽出大門,一溜焉跑得不見蹤影。

  國分早苗無奈地關上房門,有點自討沒趣地倒回沙發上。

  「調查完才吃晚餐……」早苗打了個哈欠,「看來年不用跨了呢。」

  握著搖控器又轉了兩圈電視頻道後,早苗不曉得是哪根筋不對,居然側著身、伸長脖子,試圖從現在的位置上看向廚房──

  半隻未烹調的火雞搶眼地擱置在櫃檯上,一本寫著「土耳其」等字樣的綠封皮食譜遺落在地。

  早苗遲疑了一陣,看看播放著千篇一律節目的電視,再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廚房與被拋棄的食材。

  「那本土耳其文食譜……該不會是故意為我準備的吧?」

  大老遠坐飛機而來、本該被當作大小姐款待的早苗,暗暗下定決心,她離開柔軟舒適的沙發,拿起高正杰隨手亂扔的圍裙,再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食譜,然後踏著拖鞋走進堆滿食材的廚房。

  「火雞……大餐嗎?」早苗翻開寫著家鄉語文的食譜,悄悄地來到裝有窗戶、能看見夜景的爐邊,好奇的她將臉貼上冰涼的玻璃,一雙漂亮的眼睛往下看──

  圍觀的群眾在馬狹小的街道上,圍出一個接近圓形的空地,一個戴著詭異小丑頭、身著七彩小丑衣服的人,頭破血流、成大字型地躺在地上,兩個愛管閒事又絲毫不畏懼這種場面的黃皮膚大學生,就站在距離小丑不到一公尺遠的地方。

  早苗打開水龍頭,邊看著樓下小小的人影,邊以冰冷的水清洗雙手。

  「呵……晚餐若在推理後,『大小姐』早就餓死了。」

  她勾起淡淡的微笑,喃喃地自言自語著。

 

〈晚餐要在推理後〉完

 

【Free Talk】──改自鮮網版後記

  新年快樂!

  這裡是M.S.Zenky!新的一年還請大家繼續多多支持XD

  其實本來預計要用新作品的第一集連載跨年,結果因為新坑沒寫完的關係,撥了點時間很臨時的寫了這篇......應該算是賀文的東西(遠目)。

  這是我近年來最短的一篇賀文了!寫起來毫無負擔啊啊啊啊!

  關於與本文標題相反的那知名日本小說和日劇,我得承認自己還真的沒看過......(不過Z媽非常喜歡日劇版──她也只看過日劇)書寫的原因,跟我前幾天發的噗浪、FB動態有關,就是Z媽把片名講的反的事情。

  原本打算連同「害高正和曾伯良拋下烹飪與早苗的案件」都寫進文章裡,但是因為臨時要想特別的兇殺案梗有點難,如果還要把案件辦到水落石出,那這篇賀文大概到2013年都寫不完(毆飛)。

  最後就以這種「很日常」的短文方式呈現,當作《七瞳咒物》系列的前奏曲吧!(誤)

  是的,2012年,【閉鎖密室】這個專欄將連載《七瞳咒物》這個系列!

  大家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全新的系列,也可以當作《閉鎖密室》的前傳,寫的是曾伯良與高正杰在紐約求學時的故事,每集故事背景不見得都在美國啦,會以有點懸疑冒險的方式呈現。(鮮網Zenky的推理驚悚專欄將以每日2000字左右字數進行日更;而Zenky的網誌則是週更整個章節)

  以上!

  因為趕不上跨年場,所以《七瞳咒物》首發將改在除夕夜跨大年初一晚間大家守歲時推出,敬請期待!

  謝謝大家<(_ 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