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行

 

 

如浸泡在無望中寒冷,伸展雙手緊抱自己的軀體,渴求肌膚壓迫間飄落的一點溫暖。被千斤巨石壓住的黑,無法分開地黏著眼皮,一呼一吸都挾帶著溼潤潮水,墜落的巨響彷彿春日驚蟄。明明是無雨無雲的夜,一劍閃電卻擊中高塔,擊中孱弱的希望,擊潰他們的勇氣。

 

有人說過,施展索命咒的同時,可以聽見死神前來的咻咻風聲。然而他沒有聽見死神,只有足以震破耳膜的雷響,不停嘶吼、咆哮。

 

那雷聲,彷彿未曾止息一樣。

 

 

 

 

「啊!你醒啦!」

 

光線刺痛他的眼,睜開的下一秒,他再度闔上眼睛,並抬起手臂遮擋。

 

「啊啊──等等、等等,我關上燈。」

 

一枚甜甜的嗓音輕嘆,隨後跟上的是布鞋磨地的聲音。

 

寧靜中,牆之外,未聞雨卻見雷聲轟隆轟隆,如鼓般地擊撞著。

 

「好多了吧?」淡淡花香飄落,那枚嗓音在他耳邊坐下,輕聲細語地關切著他,「你可以睜開眼睛了,沒事的。」

 

如言照行,眼前的色調由黯淡的黑,轉成陰鬱的藍。一名眨巴杏仁大眼的女孩,正綻放笑容凝視自己,她在灰暗房中發光,令他忍不住不移開視線。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女孩清鈴地笑了。

 

腦部仍無法理解眼前狀況,自己渾身冰冷地躺在一張帶有女孩幽香的軟床上,而軟床被擺放在一間極具東方風格掛滿卷軸山水的房內,身邊坐了一名宛如畫中人物的女孩……而她好聽的聲音,說的是中文。

 

「我……」

 

「你在海裡。」女孩說,「我看你在海裡浮浮沉沉,氣候又不佳,怕你會被大浪捲走撞上暗礁,所以我擅自將你救起來了。」

 

「嗯……」扭動身子,背部肌肉僵硬痠痛,左腳小腿被貝殼割破的傷刺痛著。咬著唇,不發出哀嚎,妄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啊!你身體還很虛弱,別亂動啊!」女孩激動地安撫著他,「我娘正在替你煮粥,等你暖暖身子,休息夠了,再起來吧?」

 

「水……」口中說出的,是連他自己都毫無印象的喑啞聲音,舌頭像是黏在口腔內過久,難以駕駛。

 

「這兒!」女孩迅速地從床頭桌上取了溫水,那是用一只畫功精美的磁杯裝的,上頭畫了一隻對牡丹啼叫的杜鵑,接過後他迫不及待地喝了起來,「慢慢喝,島上最不缺的就是水──你要喝幾缸就有幾缸。」

 

「這樣就夠了。」交還水杯,靜靜地躺在床上看天花板的木雕,一句話也不肯說。女孩只是沉默,沉默坐在床邊,聽著遠方傳來幽靜的笛聲。

 

「那是我叔叔的笛聲,」女孩微笑介紹,「他吹得很好,對吧?」

 

「我不懂音樂。」隨便應答。

 

「你一個英國人,怎麼可能懂東方的國樂呢?」女孩不知從哪兒取來毛巾,溫柔地替他抹去額頭汗珠。

 

「怎麼知道我是英國人?」女孩十足的東方面孔,雖然髮色有點紅,而他從小便是黑髮、蠟黃皮膚,總有一堆人將他誤認為東方人,除了他那挺鷹勾鼻。

 

「傻瓜,」女孩吃吃笑了起來,「你的照片登得那麼大,全英國都知道是你殺了阿不思‧鄧不利多,還倒問我怎知道自己是英國人……」

 

「喔,」他平淡地開口道,「知道我是殺人犯,怎麼不把我抓起來換錢?要不妳的家族也能獲頒一兩枚爵位或榮譽獎章。」

 

「我們景家才不需要那個呢。」女孩吐吐舌頭,她起身走到門邊,「賽佛勒斯‧石內卜,你就好好休息唄!在這座島上,景家就是政府,我們都是我們自己的主人,在這兒不會有人趕你走、不會有人管你、不會有人把你交給魔法部……你想在這兒待多久,就待多久吧!」

 

語畢,關上雕刻精美的木門。賽佛勒斯‧石內卜垂下頭,乾了又溼溼了又乾,半個月未清洗的油黑髮全糾結在一塊兒,他頭昏腦脹地抓了一根頭髮,沉默觀察。

 

在這座不知名的自由小島上,連一分鐘都過得那麼長。

 

 

 

 

「函夏,妳從岸邊打撈起來的,究竟是什麼人啊?」廚房內早已不見母親的身影,顧著爐火和粥鍋的,是女孩的異卵雙胞胎姐姐景方夏,她在夏日洋裝外搭了件圍裙,微紅的秀髮隨著窗外海風絲絲飄動。

 

「是個通緝犯。」名為景函夏的女孩愉悅地說,她探手拾起木勺,舀了舀沙鍋內的小米粥。

 

「真有趣呢。」方夏輕輕地笑,「他犯了啥罪啊?」

 

「殺人罪。」函夏這回舀起一整勺的粥,吹起熱煙,想要偷嚐粥的味道,姐姐方夏趕緊阻止,動手奪過木勺。

 

「函夏,娘說過很多次,不能直接這樣試味道。」方夏耐著性子說,「妳瞧鍋還冒著煙,萬一燙著舌頭怎麼辦?」

 

「反正娘那兒多得是魔藥,擦點藥膏就沒事啦!」函夏淘氣地說,方夏忍不住推推她額頭。

 

「妳唷……帶了個殺人兇手回家,晚點被爹知道了,有妳好受的。」

 

「爹才不會多說什麼呢。」函夏笑了笑,「只要是客人,願意欣賞咱們家的音樂,管他黑巫師、吸血鬼,來到秦島就是客──不是嗎?」

 

「古靈精怪。」方夏疼愛地抱住幾乎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樣的妹妹,「熬這樣差不多了,記得吹涼一點再餵妳那殺人犯客人吃。」

 

「知道啦!」函夏取了兩塊溼潤厚布,一手握住一邊鍋柄,小心翼翼地走出廚房了。

 

方夏目送她出去,直到妹妹拐了彎,她的笑容與視線才轉移開。

 

廚房內的竹籠,罩著一隻待宰的肉雞,那是爹娘明日要準備給客人吃的美食。方夏一股怒氣衝頂,她取了挾炭的細鐵棍,冷不防從爐中挑出一枚燒紅的炭,面無表情地往肉雞無辜身體上砸。

 

轟隆雷響後一聲哀嚎,肉雞疼得羽毛亂飛。方夏扔掉細鐵棍,雙手還抱著胸,踱地走出廚房。

 

廚房隔壁,平日用來堆放雜物的廂房內,飄出陣陣悲絲笛鳴,方夏瞧了一眼廂房木門,低下頭不去聽裡頭男女私語,快步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地中海富有中國味的海島上空,一抹黑雲悄悄灑落一地細雨。

 

 

此為CWT42突發本試閱

更多介紹請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