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比魯末日 Nibiru

FILE I:這種世界……還是毀滅算了

- 03 -

 

 

小提醒:如果此文部份描寫令您覺得不舒服或無法認同,建議您立即停止閱讀、並避免閱讀本系列;文中角色們的行為請勿模仿與學習。

他拋下正在翻找的抽屜,朝傳出聲響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那個聲音似乎知道剛才的自己失態了,她不再發出那麼失控的叫聲,反而變成低沉的「嗚嗚」聲,彷彿刻意用手或是其他東西掩住嘴巴般。

會是誰……姊姊嗎?」張光曦心裡暗忖,他慢慢來到通往家裡三個房間的走廊前,左手邊的門裡是他的房間,右手邊的則是他姊姊的,而走廊終點的,就是主臥室。

說不定只是爸媽他們……

「幹嘛忍住呢?舒服就叫出來啊──」男人低沉的聲音強硬地說。

「嗚……不……不行……啊……」

「有什麼不行的?我喜歡聽妳叫啊,平常在外面妳不是也愛叫得很大聲嗎?怎麼?換在妳家就都不行了嗎?妳在顧忌什麼嗎──」

「沒有……我沒有……不、啊………光曦……快六點了……光曦他……快回來了……」

「呵呵,是你兒子回來又不是丈夫回來,有關係嗎?」

一種可怕的寒意爬上張光曦的背脊,他的胃不停翻攪,喉間滿是噁心。

如果他的耳朵沒聽錯的話……如果那個聲音不是電視機發出來的話……他進門前,怎麼不先注意一下外頭的鞋子呢?假裝不知道,直接躲回房間處理傷口?還是故意去打個招呼?又或者是……

不知道是受到什麼鼓舞,那女聲不再壓抑,刺耳無比的呻吟響徹昏暗的張家,隱約間還能聽到低沉男聲喘氣的聲音。

張光曦想吐,他相信這絕對不是鴨舌帽男踹了他的頭好幾下的緣故,他整個頸背部又冷又麻,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樣。即使聽起來很不一樣,但那的確是她母親的聲音。只是,他從沒聽過她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跟姊姊、甚至是爸爸說話,像個什麼都願意承受、願意給予的小女人。

在他的記憶裡,母親就跟菜市場裡大呼小叫殺價的歐巴桑沒什麼兩樣啊!

「不行……真的不行了……光曦應該快到家了,他……不能看到……」

「我就是要他看到呢?那樣不是很刺激嗎?妳不是喜歡刺激點的嗎?」

「不是……但是……嗯啊……」

砰一聲,主臥室房門突地敞開,關著燈在床上糾纏在一塊兒的人影隨即彈開,順勢抓了離自己最近的一條被子包裹住赤裸的身體。

「誰!什麼人?」男人強勢的吼道,他裸著上半身,在極微微弱的光線下仍看得出他有副精壯的體魄。

臥室的燈閃爍了幾下後亮起,滾到角落的女人連忙用棉被捂住自己的臉,而那個男人仍雙手撐著床舖面對門口,姿勢就像一隻盛怒中的貓。

本來糾結成一團的劍眉,一看清楚入侵者的面孔後,警戒的神情頓時鬆懈下來,換上鄙夷的表情。

「喔……是你呀,張光曦,」濃眉大眼的男人慵懶地趴在床上,右手撐著故意歪一邊的腦袋,饒有興味地說,「怎麼沒留校參加社團活動呢?」

「我是圖書館研究社的,」張光曦冷淡地說,「我們平常放學沒有社課。」

「喔?既然是圖研社的,那去你最熟悉的圖書館寫作業、複習今天的課程也可以啊。」

「我習慣在家裡唸。」

「哈,不想唸書就不想唸嘛,什麼爛藉口,」男人冷笑,「不想讀書,不會找個女學生談談戀愛呀?就像我跟你媽這樣──」

「鄭老師!」和往常一樣略微沙啞的母親嗓音嚴厲地喊道,張光曦知道那是從角落的棉被堆裡傳來的。

「看吶,翻臉不認人了呢,」男人邊笑邊伸長手臂拍了下瑟縮牆角的棉被團,「平常約會時,『寶貝』、『老公』叫得可勤了呢。」

「鄭老師!請你不要這樣!」

「幹嘛啊?小妖精,」男人咯咯笑地爬到棉被團的身旁,將被裡的女人緊緊摟進懷中,「害臊啊?妳不是喜歡暴露給別人看嗎?現在妳兒子、我學生想當觀眾呢,我們來場特殊的性教育課教教他學校不教的事吧?」

「不要開這種玩笑,放開我!也請你快點離開!」

「有什麼關係啊?妳看光曦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啊,說不定他有戀母情結呢……」

「胡說八道什麼!光曦是我兒子,怎麼可以──」

手不再發抖了,後頸也不發麻了,雖然身體仍是冷的,胃也還在翻攪,但張光曦訝異自己目睹真相後的反應竟如此平靜。隔著一張床,那無視他存在又繼續翻滾起來的兩人,就好像電視機裡的畫面一樣,有聲音、有影像、甚至對著自己說話,但實際上是虛假的、不真實的。

鄭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用什麼方式鑽進母親的被子裡,嚴酷的斥責逐漸變成欣喜的嘻鬧,兒子突如其來的打擾除了給他們短暫的驚嚇外,顯然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他抬起腳,緩緩退出主臥室,甚至還替他們按下喇叭鎖,關好房門。

張光曦拖著仍有點發疼的腿,沉默地走進自己的房間,鎖上。

 

- Nibiru -

 

「光曦,會不會餓?還沒吃晚餐吧?」

黑暗的臥室裡,窩在棉被底下的張光曦抓來枕頭,煩躁地掩住自己的耳朵,但是房外母親的叫喊聲還是粗暴地刺入的耳中。

「光曦,媽媽下麵給你吃好不好?」

「呿,」他轉過頭,面無表情地靠著柔軟的床舖,「留給鄭某人吃吧。」

「光曦,你開門好嗎?媽媽有話跟你說……」母親的嗓音聽起來更加沙啞了。

過了幾分鐘,一直緊閉的兒子房門終於打開了,面色蒼白的張光曦出現在門後,冷眼看著靠在牆邊偷偷拭淚的母親。

一股厭惡感油然而生。

「啊,光曦,謝謝你開門。」母親換上親切的笑容,就像一張畫好笑臉的面具,她邁步走到門邊,一手推動門板,想將房門打得更開,「我可以進來嗎?媽媽想跟你談談。」

張光曦沒有回話,他默默地轉身走進房裡,冷淡地坐到床上,雙眼盯著黃褐色的木頭地板。

門呀地一聲關上,母親鎖好門後,微笑地來到張光曦面前,然後也不管張光曦願不願意,用力拉起他的右手,朝他瘦弱無力的手掌裡塞了一疊東西。

「這是媽媽給光曦的小禮物,」母親笑著說,「光曦可以拿去買任何想要的東西。」

張光曦無神的雙眼漸漸睜大,母親的雙手收回後,他仍緊盯著掌中的那疊玩意兒。

「不過……光曦要答應媽媽一件事喔。」母親搭著他的肩膀,雙唇貼在他的耳邊小聲說道,「媽媽跟鄭老師的事,請光曦幫忙保密,不能跟任何人說,尤其是你爸爸,知道嗎?」

張光曦抿抿嘴唇本來想說些什麼,但喉嚨卻乾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母親親暱地摟了摟他,又拍了拍他的背,折騰了一陣子,才放過面前的兒子。

「光曦想吃麥當勞嗎?媽媽去買好了,我也好久沒吃了呢,麥香雞餐可以嗎?」

見兒子依舊保持沉默,母親索性假裝兒子已經同意了,逕自離開昏暗的房間,抓了鑰匙出門買她總嫌不健康、不營養又昂貴的速食當母子倆的晚餐。

直到家門重重地關上時,張光曦仍面無表情地盯著母親塞給他的東西。

街燈白色的光線透過窗子照了進來,替他手裡的一大疊白花花的一千元鈔票,打下層次分明的光影。

 

NEXT ►

 


-FREETALK-

  應景文再一回!

  是說我用一個夢中夢的惡夢開啟了這一天(遠目),是個被背叛的惡夢,我在夢裡痛哭大概兩三分鐘就突然醒了,但是跑到另一個夢裡也一直記得前一個惡夢。

  其實前幾天半夜也作惡夢,不過比較獵奇,我看到那位事主下半身掰逼用血肉模糊的腰立在柏柚路上驚恐的看著自己時,我就驚醒了,發現窗外天還很黑。

  關於本文......嘛,其實我覺得「小妖精」這種稱呼用在床事上很老派(所以才給這兩位偷情男女使用啊)。

  看到小妖精三個字一再出現,我腦中只有「妖你媽」三個字。

  不過也真的是某人的媽啦(茶)。

  關於末日,是的,末日降臨了──因為本人的魔3稿子還沒修完,只好先逃命了掰(手刀跑)。

  還有《魔法禁止2》心得募集中!

 

 

創作者介紹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